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黑暗骑士不可脱 (不要脱人家的暗黑骑士啦)
  4. 第一卷 #艾尔林 #想成为OL #黑暗恶魔之门的使用者
  5. 第五章 「差不多该认真奔跑了吧没路斯」
  6. 繁体版

第五章 「差不多该认真奔跑了吧没路斯」
2017-06-22 16:04:51

		

隔天,鞍马启治吓了一跳。
都发生那种事情了,Noie竟然还正常地来学校上课。
难道她以为自己的身分没有被发现吗?
还是说,是启治太武断了,黑暗骑士凯尔和Noie其实是不同人?
不,不对。
Noie的右臂受伤了。大概有骨折吧,还用三角巾吊了起来。
她会和黑暗骑士凯尔在同一天受伤,受伤的位置也是凯尔被指弹击穿的地方吗?
那代表黑暗骑士凯尔──的确就是Noie。
不管怎么样,启治都有事要找Noie。
他把便当盒洗干净带来了。
他以为Noie不会来学校,所以原本打算把它放在桌子的抽屉里。
启治在早上的班会开始前走向Noie,在她面前的座位一屁股坐下,并把便当盒放在桌上。
「我把这个洗干净了。」
他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
毕竟他们昨天打成那个样子。
就算现在挥拳揍向她也不奇怪。
「这样啊。」
Noie只回了这么一句话,然后把便当盒收进书包。
没有表现出任何感情。
「………………我问你。」
启治别过头不看她,小声地问道。
「什么?」
Noie回应时也没有看启治的脸。
「为什么要杀黑暗骑士同学?」
「………………」
Noie正在烦恼该不该回答他。
「你如果要杀她的话,应该是随时都可以动手才对。为什么要选择昨天的那个时间?」
因为Noie什么都不说,启治便把脸转向了她。
看到启治认真的眼神后,Noie明白了。
明白自己再怎么找借口掩饰,他都不会停止追问。
就算是说谎也好。
但是──Noie不想说谎。
虽然昨天是被情绪冲昏了头,但她已经用了一晚的时间,好好地正视自己所做的事情。
「………………我的任务是监视黑暗骑士华特。」
那是一项极为机密的任务。这是她第一次把任务内容告诉其他人。
「为什么必须监视她呢?」
黑暗骑士舍弃了原本的世界,想在这个世界成为OL。
这样的黑暗骑士应该没有必要监视才对。
「我们帝国靠着我们黑暗骑士征服了世界。但是,帝王在想,在我们之中拥有过于强大力量的顶尖黑暗骑士华特,会不会在征服世界后连帝王也打倒,将帝国纳入自己掌中。」
「这是常有的事情呢。就跟项羽和刘邦相争时的韩信一样。」
「所以华特她离开了帝国。借此表示她没有要谋害帝王的意图。」
「黑田官兵卫好像也是这种感觉呢。强大有时候也是种悲哀。」
「但是,我们黑暗骑士全是孤儿,没有地方可去,没有可以依靠的对象。所以华特来到了这个世界──但是,帝王还是恐惧着华特。」
「所以才会派Noie出马吗?」
「没错。我的任务就是看清华特『有没有谋反的意图』,视情况杀了她。」
「既然如此,又回到最一开始的问题了,为什么要在那个时间点动手呢?」
「……因为华特她正打算做下流的事情。」
「下流的事情?」
Noie拿出录音带播放器,更换了里面的录音带,然后把耳机交给启治。
她看到启治戴上耳机后,就把录音带往前倒了一段并开始播放。
『好!就这样射吧!射啊射啊射啊射啊射啊!』
『我要射喽,真的要射喽!』
『『射进去啦啊啊啊啊!』』
『启治先生也射一次吧!』
『好。』
『嘿嘿嘿~我刚才碰到前面一点点喽。』
那是启治曾听过的声音A和曾听过更多次的声音B。
「………………这是……」
启治的脸忍不住变红了。
没有比被录下来的自己的声音更让人难堪的声音了。
「黑暗骑士做了两件不能原谅的事情。她伤害了黑暗骑士的名誉和尊严,又偷睡了即将成为我丈夫的男人。这已经足以对她处以死刑了。」
Noie用力地握住拳头。
黑暗骑士是「恐怖的象征」,这件事是有意义的。
为了守住这项意义,他们不知道舍弃了多少自我。
只是所在的世界改变而已,就轻易地变成不知羞耻的女人,这让Noie十分愤怒,认为这是不可原谅的事情。
启治用力皱起眉头,闭上眼睛,像要把隆起的眉头压回去似的竖起右手食指抵在那里。
「呃,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接着,他一边伸出左手打断Noie的话,一边拿下耳机,在脑中整理情况──
「Noie,你搞错了。」
启治神情严肃地说道。
「咦?」
Noie眨了眨眼睛。
「首先,这不是黑暗骑士的声音,而是我一个叫艾莉的朋友。」
「………………是这样吗?」
「然后,我们并不是在做什么下流的事情,只是在玩足球游戏而已。所谓的射不射,指的是要射门还是传球的问题;碰到前面一点点这件事,也是我以为球是我射进的,但其实是艾莉趁机推了一把才成功射门的。」
「…………啊。」
Noie涨红了脸,为了不让人看到这副模样,她用双手把脸遮住。
她搞错了。
她犯下了最不能犯的错误。
她觉得既羞耻又抱歉,难堪得不得了。
「全部都是你误会了。」
「……但是,那个声音的确是──」
Noie原本想说那的确是黑暗骑士华特的声音──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即将成为我丈夫的男人是怎么一回事?」
但启治却已经推进到下一个话题了。
「……我会成为你的妻子。」
Noie有点害羞又有点高兴地低声说道。
「等……等等等等等等!咦,这是怎么一回事?」
启治相当惊慌。
因为已经明白Noie袭击黑暗骑士是基于误会,所以启治对Noie不再抱持着敌意,声音也恢复成之前对「朋友」说话的口气了。
「嗯,我们已经交换便当和度完蜜月了吧?」
Noie像是觉得理所当然似的以愣住的表情说道。
「蜜月──我们去过了吗?」
Noie迅速地伸手一指。她指的方向是──
「啊!是那次约会啊!不不不,我并没有那种想法喔!」
「咦?」
「你为什么要露出晴天霹雳的表情?」
「我们不是只差办婚礼而已吗?」
「不是。」
「…………啊。」
Noie涨红了脸,为了不让人看到这副模样,她用双手把脸遮住。
连这个世界的常识都搞错,实在太丢脸了。
「那么……你对我……没有半点喜欢的心情吗?」
「……不,呃……喜欢……是喜欢啦。但是怎么说呢,是朋友的喜欢吧。嗯。」
「用文具来比喻的话?」
「文……文具!呃……那就……跟原子笔一样喜欢。」
「胶状墨水,还是乳化墨水?」
「咦……这听起来有点陌生的说法是怎样,那就乳化吧。」
「哦~这样啊~」
Noie很高兴地露出微笑。
虽然启治只是随便回答而已,但似乎选中正确答案了。
「不过,有一件事我很在意。」
「什么事?」
「我当时听到的声音的确是华特的。」
「艾莉的声音?」
启治回想了一下。
要说很像的确是挺像的,但口气和态度完全不一样。
不,不过,如果是真的的话。
以时间序列的角度来考量,不管是内裤一样或直接叫启治名字的事情,都不太可能那么偶然吧?
黑暗骑士是艾莉。
被Noie这么一说之后,他开始有这种感觉了。
「难道说,艾莉真的是……」
「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
教室的门喀啦一声被打开,黑暗骑士从走廊走了进来。
时间算得刚刚好。
在推论出真相前本人就出现,让启治脑中模糊地逐渐膨胀的思绪之云顿时雾散。
「……华特。」
Noie眯起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情敌。
但是,因为对自己误会而想杀死她这件事感到愧疚,Noie马上就不再瞪着她,很不好意思地垂下双眼。
「凯尔。我可以深切地体会到你的误会。实际上,你的攻击也的确是非常痛。」
「我可以献上我的生命,你愿意原谅我吗?」
Noie知道自己做了无法挽回的事情。
「我不会因为这样就原谅你。」
「……这样啊。」
Noie正在烦恼该怎么样才能赎罪。
就算献上性命也无法被饶恕的罪。既然如此,她究竟该怎么做才好?
「在你低头道歉之前,我绝对不原谅你。」
黑暗骑士这段出人意料的话一度让Noie愣住,但她立刻就回过神来。
「真的很抱歉。」
然后深深地低下头。
她们这时说的话用的全是祖国的语言。但就算是启治也知道她们说了什么。
「好!我原谅你!」
黑暗骑士坚定地说道。
因为对方太过轻易地原谅自己,Noie不禁张大了嘴巴。
「为什么你愿意原谅想杀你的我?」
黑暗骑士杀人不需要理由。
违抗命令的人会被当场杀死,然后游街示众,这是她们世界的常理。
如果道歉就原谅的话,是不会有威吓作用的。
黑暗骑士必须冷酷无情。
所以就算会被杀,Noie也打算接受。
但是──
「不管是你杀了我还是我杀了你,都会有其他黑暗骑士被派来这里吧。然后,为了打倒那个新来的黑暗骑士,又会有下一个骑士过来。」
「………………啊。」
Noie察觉到了。
黑暗骑士华特死了之后,下一个被盯上的就是自己。
在黑暗骑士全部灭绝之前,这种负面连锁都不会结束。
「你想在这个世界找到新郎。我想成为OL。我们两个人的共通点就是都想留在这个世界。我没说错吧?」
「没错。」
「所以,我有个提议。只要你怠忽职守,一直向上面报告我没有谋反意图,我们就能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你不这么觉得吗?」
「………………啊,这听起来非常美妙。」
「所以,我打算原谅你。」
「太棒了,黑暗骑士同学。」
启治看到事情似乎能圆满收场,松了一口气。
「不过,为什么你能够这么宽容大量地原谅我呢?」
Noie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要是换成自己被追杀的话,如果对方像现在这样低头道歉,她应该会把对方的头砍下来扔到外面吧。
这才是黑暗骑士的常识,她对这种行动不会产生罪恶感或同情之心。
义务。教育。职责。概念。
黑暗骑士华特为什么舍弃了这些呢?
「我在这个世界知道了一个故事。虽然标题有点想不起来──有个青年为了准备妹妹的结婚典礼而出门去某个王国买东西。但是那个王国却十分冷清。青年听说那是因为暴虐的国王滥杀无辜之后,便心想:『真的假的!这国王真是太扯啦……我不能让他继续活着!』开始策划要暗杀他。」
「这么突然?」
青年一听到国王杀人就说不能让国王活着,这种想法让Noie露出了纳闷的表情。那简直就跟黑暗骑士的思考方式一样。
「的确很突然。所以,青年的暗杀行动以失败告终,被关进了监狱,但青年对国王这么说:『我的妹妹就要结婚了,能不能放我出去三天咧?』」
「等一下,黑暗骑士同学。那个人真的是用关西腔吗?」
启治虽然还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故事,但还是觉得不太对劲。
「哎呀,你就把这当成是角色特色吧。然后,凯尔……不对,田中Noie。如果是你,听到因暗杀失败而入狱的人这么说,你会怎么做?」
「立刻砍下他的头。应该说,我根本不会把他关进牢里。」
「嗯。我们黑暗骑士的确会那么做吧。但是,那个『暴虐的国王』却答应了他。」
「明明很暴虐?」
「嗯。明明是残虐的暴君。青年对国王提出了一项条件:『相对的,我会把我的好朋友带来,如果三天后我没有回来,你可以绞死他没关系。』」
「那家伙真是太恶劣了。就算被暗杀也不奇怪。」
Noie一边这么说,一边觉得心情很复杂。这个青年不就和自己一样吗?
因为自己一时冲动而打算暗杀黑暗骑士华特。
结果暗杀失败,被逼迫必须遵守条件才能获得原谅。
即便如此,她也没想过要找朋友来代替自己受死。
「国王回答了:『好呗!如果你在三天后的日落前没有回来,我就杀了他!』」
「等一下,黑暗骑士同学。国王也是关西腔吗,这不是发生在关西的故事吧。是更偏向欧洲那边的吧?」
「我不太清楚那是哪个地区的故事。」
「就算……是这样……他的好朋友并没有答应吧?」
「他的好朋友是这么说的:『好呗!』」
「……真的吗!」
这位好友接受了有可能会被杀死的请求,让Noie相当惊讶。
「就这样,青年回到家里,硬是在雨中举办婚礼,然后尽可能地喧闹庆祝到最后一刻。」
「咦!他不是只有参加结婚典礼而已吗?」
「嗯。因为那是只要晚上出发的话就能在早上抵达的距离,所以他才想尽可能地大肆庆祝一番吧。」
「他的好友在这段期间是被关在监狱里吧?」
启治也对这名青年的行动感到不耐。
「嗯。」
「这家伙真的太恶劣了。」
「然后,到了最后一天,青年有点睡过头了。」
「咦咦咦咦咦咦!他竟然还睡觉!」
发出惊讶声音的人是启治。
「但是没问题。青年觉得肯定来得及,所以就慢慢地做好出门的准备后,才朝王宫出发。一开始虽然还有点着急,但后来就哼着歌悠哉地行走了。」
「……不,给我着急一下啊,你这混蛋。」
Noie甚至开始感到愤怒了。
「当他要越过河流的时候,因为昨天下雨,泛滥的河水化为浊流,冲毁了桥粱。青年便蹲下来哀叹:『不会呗~这样我过不去啊。』但他也没有多余的时间绕路了。」
「所以说只要在婚礼结束的时候就马上出发不就好了吗?」
青年把事情的优先顺序排得乱七八糟,做事也毫无计划性。Noie的心思全放在这个故事上了。
「后来青年勉强靠蝶式游到了对面,但也已经精疲力尽了。他说:『不行,我已经走不动了。好友,抱歉……你就去死呗。』」
「呐,黑暗骑士同学,这个故事是《奔跑吧,梅洛斯》对吧?」
启治听到这里之后,终于想起那是什么故事了。
「不,不是。但你这句话反而让我想起故事标题了。标题是《差不多该认真奔跑了吧没路斯》。」
「才没有这种作品呢!这和梅洛斯有什么不同啊!」
「因为梅洛斯不会游蝶式。」
「……那我就把它当成完全不同的作品,继续听下去吧。」
「嗯。在那之后呢,哎,虽然一下子被山贼袭击,一下子暂时失去意识睡着了,但最后还是勉强赶到了。」
「到头来还是有赶上啊?」
「嗯。到头来还是赶上了。于是那名青年受到了热烈的掌声和喝采,国王说:『我没想到你会真的回来,那么……就原谅你呗!』并且无罪释放了青年。」
「无罪赦免!这么突然?」
「嗯。好像是被遵守约定的青年感动了。我看到这个故事的时候觉得非常震惊。这个国王实在是太『温柔』了。」
「……我也很感动。」
「完全接受如此差劲的人说的所有话,连他要暗杀自己也不在意,还把他的罪行一笔勾销。明明心胸如此宽大,却被称为残虐的暴君。」
「……和黑暗骑士很像。」
「没错,所以我要原谅你。因为我要成为『温柔的黑暗骑士』。不管世人把我说得有多残酷。」
「……我也想和你一样。」
两名黑暗骑士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彼此。
「那我也原谅Noie好了。」
「咦,啊,对喔……我也有想过要杀了你……对不起。」
「不,那件事就当作是两败俱伤吧。比起那件事,我更在乎你窃听的事。」
「啊……对不起。」
Noie把便当盒设计成双层底的部分拆开,从里面拿出窃听器。
(我已经不需要这个了。)
她把用不到的窃听器塞进了还没来学校的魔步的桌子里。
「这样子事情就算告一段落了呢。」
「嗯。」
看到启治放松地吐了一口气,黑暗骑士也暂时安心了。
为什么她会讲了那么久的《差不多该认真奔跑了吧没路斯》的故事呢?
那是因为启治快察觉到事情的真相了。
察觉到艾莉就是黑暗骑士本人。
所以她拼命地说着与这件事无关的话题,想让他就此遗忘。
然后,这项计划看起来似乎成功了,但──
「啊,对了对了。黑暗骑士同学的名字该不会是叫艾莉吧?」
(没有彻底蒙混过去──!)
黑暗骑士抱着头在教室的地板上滚来滚去。
滚滚滚……滚滚滚……咻!
回到座位上并冷静下来的黑暗骑士又说起谎来了。
「……我忘了。」
「咦?」
「……忘了自己的名字。」
这招叫作苦肉计。
「神藤魔步」叹了一口气。
下午的课被健康检查取代,大家一起有时大声吵闹,有时拖拖拉拉地穿过走廊,走向保健室。
(唉~结果还是没有看见黑暗骑士同学的真面目啊~)
她教唆Noie装设窃听器,又介绍黑暗骑士去应征她能够收购的打工场所。
这一切都是为了看到黑暗骑士的真面目。
但是,她的计划全都落空了。
魔步对这件事抱着先入为主的观念。
她认为黑暗骑士不会轻易地脱下铠甲。
所以她完全没想过黑暗骑士会脱下铠甲,然后几乎每天都跑去启治家。
「那么,请大家按照五十音顺序排成一队──」
听到女老师说的话,大家便一个接一个,缓慢地排成一列,就在这时──
「啊,那我要排在最前面呢。」
黑暗骑士直接走到了前方。
「是啊,因为是『A』开头{注:黑暗骑士的日文发音第一个字是「A」}嘛。」
黑暗骑士发出铠甲碰撞的声音走在队伍的最前方。
由于被用来隔离的蓝色布帘遮住,变成与保健老师兼校医独处的状态。
这位校医是在今年春天毕业后就进入这间学校工作的,新来的校医。
这位校医所负责的高一女生健康检查的第一个对象。
让校医心想「好,鼓起干劲加油吧!」的对象──是黑暗骑士。
(来……来来来来来来了一个不得了的家伙啊!)
校医的身体颤抖起来。
不知道该怎么做,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话。
开始胡乱猜测她是不是基于宗教因素才不能脱下铠甲。
另一方面,黑暗骑士十分烦恼。
(很不妙。非常不妙。启治同学慢慢察觉到我的真实身分了。这种时候该怎么办!冷静一点!这种时候,身分快被揭穿的时候……如果是柯南会怎么做!)
黑暗骑士满脑子都在思考自己是艾莉这件事会不会曝光。
那种郁闷的心情形成黑暗气场,把她的全身都包住了。
校医也不敢说得太直接,便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把听诊器放到漆黑的铠甲上。
……………………什么也听不到。
果然行不通。
隔着铠甲无法听到肺的声音。
只能说出口了。
虽然正在和不知道会被怎么样的恐惧对抗,但还是只能说出口。
「………………那……那个……」
校医下定决心,战战兢兢地说道。
「是。」
黑暗骑士小声回答。
「只!只要上面就可以了!可以请你脱下来吗?」
连在隔帘外等候的魔步也听到了这句话。
(哎~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嘛~不过,这是不可能的。黑暗骑士不可能那么简单就脱掉铠甲。)
魔步心想「这下子大概要花一点时间了」,叹了一口气。
「唔,一定得脱吗?」
「我已经试过了,真的一定要脱。拜托你了!」
校医跪下来拜托她。
(没用的啦。还是快点放弃,随便在病历上写点什么吧。)
魔步小看了校医。
她觉得校医应该放弃检查黑暗骑士。
但是──
「………………好,我知道了。」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黑暗骑士很轻易地就把铠甲脱掉了。
铠甲下穿着跟越式旗袍很像,布料很薄又开高衩的连身裙。
黑暗骑士把连身裙脱掉,连里面的胸罩也解开后,校医不停地对她低头道歉。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那我就失礼了!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校医急忙把听诊器靠上去,听了心跳声和呼吸声。接着把她的身体转过来,从背后听肺部的声音,并检查背脊弯曲的情况。
「好了,已经没问题了。可以穿上衣服了。」
「唔,已经结束了吗?」
黑暗骑士一直心不在焉。
她一直呆呆地在思考启治的事情。
「那个,虽然非常难以启齿……」
校医又很不好意思地对穿上铠甲的黑暗骑士说道。
「什么事?」
转过来面对着校医的头盔长得非常可怕。
校医咽了咽口水后──
「能请你把头盔也脱下来吗?」
小声地说道。
对隔帘里的情况十分在意的魔步一直竖着耳朵偷听,所以当她听到校医说出不可能实现的提议时,便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那是不可能的。对黑暗骑士来说,头盔是她的身分认同。要她脱掉头盔就等于是叫她放弃当黑暗骑士。不要再继续了──黑暗骑士不可脱啊!)
魔步摇了好几次头。
要黑暗骑士脱掉头盔是不可能的。
她在昨天面试的时候就透过监视荧幕确认过了,也对启治当时说的话十分赞同。
要是她这么简单就脱掉的话,那魔步到目前为止做的努力又算什么呢?
「唔,不能不脱吗?」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黑暗骑士散发出来的压迫感变强了。
虽然那是因为她想快点结束检查,然后去消除启治的怀疑,但校医却误以为她生气了,慌慌张张地快速说道:
「啊,呃那个青春期的女生很容易得到弥漫性毒性甲状腺肿或桥本氏甲状腺炎!所以一定得检查甲状腺才行!还有眼睛也一定得检查一下,所以……」
「这是绝对要检查的吗?」
(看吧,我早就说过了。她不会那么简单就──)
「是……是的……」
「………………OK。」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好随便!)
魔步震惊到都快站不住了。
那昨天面试时启治那段充满气势的发言又是怎么一回事?
「绝对不能告诉其他人我是娃娃脸喔?」
「啊,好。感谢你的配合。」
黑暗骑士脱掉头盔,迅速地整理了一下头发。
轻盈的金发散开来,「艾莉」就这样登场了。
看着那张与日本人相差甚远的可爱脸庞,校医忍不住低声说了句「好可爱」。
(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啊……)
魔步终于找到了能让黑暗骑士脱掉铠甲的方法。
(只要拜托她脱掉就行了。)
如果有什么希望她做的,直接用简短易懂的话告诉她是最好的办法。
根本不需要做那些奇怪的猜测。
这就是所谓的朋友。
另一方面,黑暗骑士也找到了一个问题的答案。
(有了,有办法了。)
结束健康检查的黑暗骑士一从隔帘的另一侧走出来,魔步就对她招招手叫她过来。
「我有点事情想要拜托黑暗骑士同学。」
「嗯。我正好也有事情要拜托魔步。」
这两个人的「请求」正好是互利的。
魔步想要看黑暗骑士的真面目。
黑暗骑士不想让启治知道自己的真面目。
可以同时满足这两件事的方法。
那就是让魔步假扮黑暗骑士,自己则以艾莉的身分登场。
艾莉已经说过自己和启治就读同一所学校,所以就算突然出现也不奇怪。
两个人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出现。
这是最适合否定「同一人物」的说法的情况。
而且,启治很尊重黑暗骑士的身分认同。
他肯定不会叫她把铠甲脱下来让他确认。
这样子就能守住黑暗骑士的秘密了。
人会说谎。
黑暗骑士所说的小小谎言,是跟蜡烛的火焰一样渺小的东西。
后来它不断地延烧,但现在则被扑灭了。
一切都进展得很顺利,但是──
「咦,华特?」
回到教室的Noie,对于眼前有两个黑暗骑士的情况感到困惑。
没错,Noie也认得艾莉的长相。
消失的火焰又悄悄复苏了。
黑暗骑士艾莉的火焰今后也会不断地扩大延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