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黑暗骑士不可脱 (不要脱人家的暗黑骑士啦)
  4. 第一卷 #艾尔林 #想成为OL #黑暗恶魔之门的使用者
  5. 第三章 「搞笑短剧履历表」
  6. 繁体版

第三章 「搞笑短剧履历表」
2017-06-22 16:04:51

		

「────那就只能窃听了!只能安装窃听器啦!」
「神藤魔步」对着电话另一头强硬地说道。
铺着黄色地毯的四坪大房间里有着显眼的粉红色窗帘、粉红色枕头、粉红色棉被和粉红色玩偶。红色透明的置物架上放着许多饰品和内衣。
唯一比较有品味的茶色衣柜已经使用很久了。
这里是魔步的房间。
穿着无袖背心和短裤,头发绑成双马尾的魔步,把履历表摊开来放在透明的桌子上,用手指转着原子笔玩。
「──对。对对对。那就加油吧!好的好的。」
魔步高兴地挂断电话后,便说了句「接下来……」并对眼前的人露出笑容。
「哎呀,话说回来,没想到黑暗骑士同学会来我家呢。」
「打扰到你了吗?」
在这个被暖色系包围的世界里,有一位穿着漆黑全身铠甲的少女。
「不不不,我很高兴喔。所以,你希望我告诉你什么呢?」
「魔步,你会觉得女性还是至少要会作一样料理吗?」
「这个嘛,我觉得无论是男是女都要会下厨比较好。」
「就跟电弧焊接一样对吧。」
「为什么『无论是男是女最好都要会』的事情是用电弧焊接来代表啊?」
「电弧焊接和料理不都是女人的兴趣吗?」
「那我还真不想拥有那种兴趣呢~」
「请指导我吧……拜托了。」
黑暗骑士后退一步,诚恳地向魔步叩头跪拜。
「你用那种跟浅野内匠头{注:江户时代的大名浅野长矩,因砍伤高家吉良义央遭将军德川纲吉判切腹之罪}一样的说话方式对我低头,让我有种会被砍的预感啊~好可怕啊~被拒绝了就会发生可怕的事啊~」
「因为我不能输。」
「这样啊~总之,你先抬起头吧……我说啊,黑暗骑士同学你不去工读吗?」
「公主?……穿着这副铠甲的话就没办法呢。」
「啊~制服的话的确是行不通呢~」
魔步想起了黑暗骑士在学校时的样子。
泛着光泽,凹凸不平的黑色铠甲上套着制服。
如果穿那样去接待客人的话,客人肯定不会光临的。
「我制服了喔。」
「…………制服了?」
魔步听不太懂黑暗骑士所说的话,噘起嘴把原子笔夹在鼻子和上唇之间。
「嗯。如果没有我应该就无法成功吧。」
黑暗骑士得意地说道。
「是喔……反正就某种意思来说,那个样子也算啦。」
魔步用自己的想法把「制服了」解释成「现在穿的铠甲就是制服」的意思。
「嗯。那是以黑暗之力达成的。」
黑暗骑士颇为认同地不停点头。
「……总觉得……我们的对话从刚才就一直不能组在一起呢。」
魔步一脸纳闷地歪了歪头。
她还是觉得很奇怪。达成这两个字应该和铠甲没什么关系。
「因为是公主啊。」
「咦?」
「你是在说『不当公主吗?』和『不能组在一起』的谐音笑话吧?」
……滴滴滴……叮!
「啊~难道是你把工读跟攻读搞混了?」
魔步终于找到了答案。
「嗯?」
这次轮到黑暗骑士疑惑地歪头了。
「虽然发音一样,但不是攻读学位的攻读,而是指用来形容雇用方式的工读。我刚才说的制服指的也不是制服谁的意思,而是指衣服。」
「啊……啊~原来是那个啊。」
黑暗骑士缓慢地点点头,装出已经明白的样子。
「……黑暗骑士同学,你并没有听懂吧?」
但是瞬间就被拆穿了。
黑暗骑士觉得很不好意思。
她不能让人知道象征帝国的可怕的黑暗骑士其实是个笨蛋。
不能再让魔步继续追问下去。
「不……我是……明白的喔?」
所以她逞强了。不能让人知道她把工读听成公主,也不能让人知道她把制服的意思搞错了。
「真的吗~?」
这种情况她已经遇过好几次了。
而且她也已经掌握了回避的方法。
「这么说来,魔步啊,你之前搞错了一件事喔。」
在被继续追问前质问对方。如果对方还不罢休的话,就转换方向,改聊别的话题。
黑暗骑士一边在脑中准备这个方法要用的话题,一边等待回覆。
「咦,有这回事吗,抱歉喔。」
黑暗骑士是个笨蛋,而且还在不懂装懂。魔步早就看穿这点,并对自己的判断很有把握。所以她没有继续深入追问,而是配合了黑暗骑士的话题。
「不,我并不是在责怪你。原因应该是我的表达方式太暧昧了吧。以前我问你这种内心烦躁的感觉是什么,当时魔步的回答是『杀意』。但是,我怎么想都觉得那不像杀意。」
「啊~是脑子里只想着那个人的事情吧。」
黑暗骑士在心里呼地吐了一口气。
看来是蒙混过去了。
「是的。当你说是杀意的时候我就有想过了,那和我平时感觉到的杀意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嗯~我记得你是说胸口很苦闷,脑子里只想着那个人对吧?」
魔步把原子笔放在桌上,集中精神思考。
「就是这样。」
「你今天来这里学料理也是想要作给那个人吃。」
魔步抱着胳臂,闭上眼睛。
「喔,就是那样。你的观察力真敏锐!」
「那你有觉得胸口被勒得很紧的症状吗?」
魔步闭着眼睛仰头面对天花板。
「有!」
「当那个人跟其他人说话的时候,你会觉得很讨厌?」
魔步把脸转回来,以正经的眼神看向黑暗骑士。
「嗯,我好歹也是黑暗骑士,竟然有这么不符合身分的想法。」
被魔步说中内心想法的黑暗骑士相当亢奋。
「然后,那是黑暗骑士同学你从没体会过的情感。」
「嗯。答案是什么!快告诉我!」
「是嫉妒!那肯定是在吃醋!」
魔步紧握着拳头强调自己的主张。
「竟然是吃醋!……………………感觉很像!」
轰──吃醋这个词从黑暗骑士的头顶贯穿至脚尖。
「是吧,很像对吧?」
魔步得意地说。
「这实在是太贴切了。要在这世上找到这么贴切的形容应该不简单。」
黑暗骑士战栗不已。她没想到魔步说的话会这么令她信服。
「在贴切方面,我可是无人能出其右的。」
「是啊,太贴切了,可以跟西新井不倒喵{注:西新井大师寺的吉祥物}和《笑园漫画大王》里出现的某角色的相似程度匹敌。」
「啊~那的确是很像呢~」
这次换成魔步不懂装懂了。她根本不知道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的外号就叫贴贴切魔步吧──」
「嗯,我不要那个外号。那么,回到刚刚的话题──」
魔步跟黑暗骑士一样,也岔开了话题。
「要不要和我一起工读呢,地点是餐厅。」
魔步拿起原子笔,在手指上转着玩。
「……所以,如果我这么做,厨艺就会变好吗?」
「……黑暗骑士同学,你自我介绍的时候不是这么说了吗?」
魔步开始叙旧。
开学典礼后,聚集在教室里的学生们和班导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当时,热情过头的班导师要学生们一个个站在黑板前自我介绍。
虽然超过半数的同学面有难色,但或许是因为第一次见面,所以大家都不敢抱怨,乖乖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和举出一项将来的梦想。
就在每个人都小声地说着无伤大雅的梦想时──
轮到黑暗骑士上台了。
她的鞋子发出了不常听到的「喀锵喀锵」的脚步声。
在漆黑的铠甲上套着学校制服的模样明明很奇怪,步伐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威严感。
那悠然前进的身影吸引了以魔步和启治为首的所有人的目光。
「我是黑暗骑士。」
那是魔步第一次听到黑暗骑士说话的声音。
「我的目的是在这个世界度过余生。将来的梦想是一辈子可以年收入两亿。没错──我是为了成为OL才来到这里的!因为我要拿到高中毕业证明!」
这段话让所有学生同时忘记了如何呼吸。
大家都很明白她所说的意思。
虽然很明白,但又不太明白。
魔步还记得那是一种很不可思议的感觉。
「阻挡我完成霸业者,唯有一死。以上。」
喀锵喀锵喀锵。
虽然不太明白她说的意思,但又很明白。
魔步还记得那是一种很不可思议的感觉。
听到那段自我介绍后,魔步就对黑暗骑士产生了兴趣。
想知道更多。全部都想知道。想把黑暗骑士──扒个精光。
不,不只是魔步。
启治也──更加向往她了。
「如果黑暗骑士同学想当OL,想在这个世界活下去……而且想提升厨艺,累积工读经验可说是一举两得喔!」
「有……有这么好的事情吗……」
「怎么样,要不要一起打工?」
魔步带着魔女般的笑容这么说。
「……好吧。那就全交给魔步处理了。」
显然隐藏了什么内情的妖艳笑容。
但黑暗骑士还是选择听从魔步的话。开始觉得想要帮助她。
「那么,这个给你。」
魔步把履历表和原子笔直接推到黑暗骑士面前。
「……这是?」
「履历表。」
「……履历……表……」
黑暗骑士不是这世界的人。她连找工作时需要履历表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吗?」
「我完全知道。」
她只看一眼就明白那是用来填入什么东西的纸。
没问题。这一定也能克服。
她如此判断,然后不懂装懂。
黑暗骑士自负地认为自己的日语程度已经算是相当精通了。
虽然都是透过动漫画学到的东西,但应该够用。
「那么,首先在这里写下名字。」
魔步知道黑暗骑士什么都不懂,但还是让她填写履历表。原因之一──是为了更了解黑暗骑士。
「名字……」
沙沙沙沙……
「嗯,用日文写。」
魔步把上面写着跟蚯蚓一样扭曲的文字的履历表夺走,拿出新的履历表放在黑暗骑士面前。
「嗯。抱歉。」
(冷静!我要冷静!)
她趁魔步没注意的时候深呼吸一口气,重新写下名字。
艾尔林·拉格纳·华特……这是黑暗骑士的名字。
「哦~」第一次知道她名字的魔步一边愉快地露出微笑,一边下达新的指示。
「性别……不要写♀,写女好了。出生年月日你写帝国历大概没人看得懂吧。好歹写西元年。」
「西……西元年吗……原来如此。」
根本不知道什么西元年的黑暗骑士只能僵在原地。
「啊……嗯,先写年龄吧。」
魔步吓了一跳。黑暗骑士写的年龄是十五岁。
黑暗骑士真的和他们同年级。
(我还以为她年纪肯定比我大呢。)
她稳重的态度中可以感觉到一丝稚气,原来是因为年龄的关系。
魔步从年龄推算出西元年,让黑暗骑士填进表内,并要她写下住址、电话号码和E–mail等联络方式。
问题是接下来要填的东西。
经历。
魔步很烦恼。黑暗骑士肯定会写什么帝国的事情吧。
「黑暗骑士同学,你之前是去培育骑士的学校上课吗?」
「不,我只有跟师父学习而已。」
「……那就先写正就读高中吧。」
「啊……我曾经在黑暗洞窟修行──」
「……那就先写正就读高中吧。」
「好,我知道了。」
黑暗骑士按照魔步的指示──不小心以帝国历填了年份。
但是,已经觉得重写很麻烦的魔步就这样无视了。
写到右边那一页的时候,出现了证照栏。
「证照是什么啊?」
「啊~黑暗骑士同学有没有什么证照呢,国家专业证照之类的。」
「嗯。想不到有什么能写的呢。」
「那就只好写假资料啦。」
「假资料!做这种事没问题吗?」
「没关系没关系。基本上应该是不会考你,如果对方深入追问,你就笑着回答『我记不太清楚了』就好。就算拿到了证照,也没有人会把内容全部记下来的。」
「魔步,你是个很狡猾的家伙呢──我不讨厌喔。那要写什么呢?」
「这个嘛~总而言之,最需要的──是『簿记二级』吧。」
「那是什么?」
「喔,简单来说就是记帐啦。要让对方明白自己会管理钱财。」
「二级这两个字也有意思吗?」
「到三级为止感觉还算是基础程度,二级的话就会给人很可靠的印象了。换句话说──二级比较值得信赖。」
「二级比较值得信赖吗……一级不行吗?」
「才上高中就写一级的话不是很假吗,二级比较可信。」
「原来如此。」
黑暗骑士一边点头,一边用日文平假名写下簿记二级的发音。
魔步看到后便低声说道:「竟然是用平假名写啊……」
「不过,写这种假资料不会怎么样吗?」
「会怎么样喔。」
那是当然的啊──魔步表情呆楞地这么说。
「喂,你这家伙!」
黑暗骑士一副很傻眼的样子。
「只要不被揭穿就不算造假啦!」
魔步用力握拳。
「真是个穷凶恶极的家伙啊──我不讨厌喔。」
「恶极?获得胜利的恶就叫正义喔。而且我一直都是正义的一方。」
黑暗骑士轻笑了一声。魔步的想法和黑暗骑士曾经侍奉的帝国皇帝一样。
(到头来,我还是被率直的人吸引了呢──就算对方走的不是正道。)
「还有呢,栏位这么宽,只写『簿记二级』的话感觉很寒酸呢。」
「说得也是。那就把秘书证照也写进去好了。」
「那也是很值得信赖的吗?」
「有秘书证照感觉比较好呢。不但给人一种认真的印象,也会有种社会常识丰富的感觉。」
「有的话会比较好吗……」
黑暗骑士便补写了这一项。
秘书证照 有很多。
「竟然是写『有很多』啊~」
魔步没有提醒她这里也应该写级数才对。
因为她对这份履历会变成怎样很感兴趣。
「不写比较好吗?」
「嗯~这个嘛……就像黑暗骑士同学你所说的,只写簿记也不太够,我看你还是补上好了。」
「还有呢?」
「写两项应该就够了吧。也不是写愈多就愈好。」
「我想到我还有一项证照了。」
「哦,什么什么,驾照吗?」
「杀人许可证。」
「…………那就写上去吧~要威胁人的时候也可以用。」
听到不熟悉的单字,魔步静止了五秒,但最后还是允许了。
杀人许可证。
只有这个单字她写得特别好看。
「这样就好了……那么,接下来的兴趣、特技要写什么呢?」
「兴趣啊~这个嘛~留下印象是很重要的,写点奇怪的兴趣或许会比较好。」
「例如?」
「嗯~收集两千圆钞票之类的。」
「哇──好没用啊──收集两千圆钞票到底想干么啊?」
「故意收集大家都没有的东西,会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喔。」
因为魔步充满自信地这么说,黑暗骑士便写下了「收集两千圆纸钞」。
「如果要我拿出来给他们看怎么办?」
「只要说放在家里就好啦。面试官不会特地跑去你家确认吧。」
「你真的是个很狡诈的家伙呢。」
黑暗骑士以感到错愕的声音对试图用装傻来贯彻谎言的魔步说道。但魔步却像是被称赞似的抓着头害羞起来。
「你有什么特技吗?」
「太多了,我不知道该写哪些才好。」
「嗯~写别人做不到的事情就可以了吧。」
「只有我才做得到的事情吗……我曾经一个人攻陷有五万士兵的堡垒。」
「嗯,虽然很厉害,但感觉不是什么特技呢~」
「我一直以为一骑当千是种特殊技能,难道不是吗?」
「好吧,那就写上去好了。」
「接下来是……」
「尊敬的人物……我拿到连这种栏位都有的履历表吗~麻烦死啦~」
「我有尊敬的人物喔。」
「哦?是谁是谁?」
「黑暗卿。」
「…………黑暗卿啊……那个人做了什么?」
「空手打倒白熊。」
「哇~」
「潜入冰点下的海里。」
「为什么好像都是在寒冷地方发生的轶事啊?」
「还会发出光束破坏城堡喔。是我的黑暗老师。」
「突然变成科幻风格了呢。不行不行,这样不行。必须写跟日本这个国家更有渊源的人才行。」
「……嗯~」
「日本史里有什么人名让你印象深刻的吗?」
「坂本龙马。」
「喔!这个不错这个不错!就是这个就是这个!」
「那就写坂本龙马吧。」
「啊,等一下。龙马太普通了,这里还是刻意写冷门一点的吧。」
「你的意思是?」
「写西乡隆盛之类的……啊,写大久保利通好了。绝妙的立场呢,大久保利通。」
「是吗,我完全不知道那家伙做了什么耶。」
「他可是比什么龙马还要活跃很多喔。如果对方问你什么问题的话,只要回答『他被暗杀了好可怜』就好了吧?」
「嗯。那就这么写吧……还有地方要写喔。」
「下一个是应征动机啊。这里是最重要的,对方会问你为什么想在那里工作,或是为什么会选择那里。这是要确认你有没有热忱喔。」
「……但我连要去哪里工作都不知道耶?」
「是啊~所以必须写不管应征哪里都没问题的内容。」
「我完全没有头绪。」
「嗯~想减轻双亲的负担之类的?」
「我……没有双亲。」
「咦,抱歉。」
「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道歉,但我是战争孤儿。连在哪里出生的都不知道。」
「那么,你就写想让抚养自己长大的重要的人轻松一点……之类的?」
「那就这么写吧。」
「最后一栏是本人要求呢。」
「我的要求?」
「对对对。不过,因为写得太啰唆也不行──就写希望工作的时间之类的……黑暗骑士同学的话──就写希望能穿着铠甲和头盔工作?」
本人的要求。
希望对方做的事情。
黑暗骑士抱着胳臂思考出来的结果是──
「想要得到满满的爱。」
「不,呃,不是那样的……」
这出乎意料的本人要求让魔步哑口无言。
「咦!啊……我……抱歉,刚才说的……是开玩笑!」
「这样啊~是说给谁听的呢?」
魔步愉快地笑着注视黑暗骑士。
她很高兴戏弄黑暗骑士的题材又增加了。
「就说了是开玩笑了!」
因为太过害羞,黑暗骑士用力地挥着手否定了。
后来,魔步打电话给餐厅,确定黑暗骑士的面试日期是在星期一晚上九点。
到了隔天,黑暗骑士心中充满了不安。
她躺在床上一直想着要快点睡,结果不安的情绪、过去的失败和不幸的事件就在脑子里一直盘旋。
她在床上滚来滚去,希望可以不去想那些事情,结果陷入恶性循环。
今天她也遭遇了各种不幸的事。
想要把档案删除,结果不小心做成捷径。
想要玩网路游戏MMO,却看到上面写从半夜开始下载的话要四小时才会结束,所以她就这样放着跑去睡觉,结果醒来发现电脑因为windows系统更新重新开机,下载失败了。
忘了自己正在泡速食炒面,看起漫画来。
想把信封封口黏好,打开胶水的瓶盖,结果连里面的盖子都一起拔起来了。
袜子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跑进了小石头。
走进百货公司美食街里的日本料理店,发现正在举办「高级鳗鱼饭特卖」,因为海报上面写着「鳗鱼和奈良酱菜是绝配。可以完美中和鳗鱼的油腻。请务必品尝看看」,所以就点了高级鳗鱼饭──结果里面却没有附奈良酱菜。
前一天才去过电器行,今天浴室的灯泡就坏了。
因此,她决定思考有关启治的事。
想和他见面、想触摸他、想和他说话、想闻他的味道。
光是妄想启治的事情,那些失败的回忆就消失了,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
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什么都不做,只是一直浪费时间的生活。
用只想着启治来终结的一天。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再这样下去我会变成废人,变成废物黑暗骑士!对了!只要去找他就好了啊!)
只要用快乐的回忆盖掉痛苦的回忆就行了。
这样一来妄想也会消失,或许晚上就能好好睡觉了。
黑暗骑士迅速地站了起来,想要穿上铠甲──但又停住了。
(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如果现在去找他的话,会不会被骂呢?我不想惹他生气。)
黑暗骑士外出时总是穿着漆黑铠甲。
所以她所拥有的衣服就只有内衣和学校制服。
黑暗骑士拿起了制服。
她决定不以黑暗骑士的身分出门,而是再次以艾莉的身分去见他。
如果是艾莉的话,就算惹他生气──她应该也只会沮丧三天左右吧。
叮咚──
「鞍──马──同──学,来──玩──吧──」
启治带着纳闷的表情走向玄关,迎接这位在深夜时来拜访的客人。
「艾莉?」
还不知道是谁的启治战战兢兢地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一名制服美少女。
「这么晚了实在很抱歉……但我跑来玩了──果然还是不行吗?」
「可以喔。进来吧,喝乌龙茶可以吗?」
获得允许的艾莉像花朵绽放一样露出笑容。
(鞍马同学果然是个好人。就算突然有客人来访也不会面露难色。)
艾莉一边穿过短短的走廊,打开门走进房间,一边察看启治的样子,发现他正在找杯子。
艾莉轻轻地把门关上,在启治进来之前──扑向了棉被。
(鞍马同学的味道……这寝具的触感……真是太棒了。)
滚滚滚……滚滚滚……咻!
在棉被的一小角坐下来的同时,启治走了进来。
如果再晚个一秒──
「话说回来,艾莉……」
「是!什么事!」
心脏像是要飞出来似的猛跳了一下。
她很担心启治会发现她是个会品尝棉被触感的不检点女人。
「虽然你说你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但我连隔壁班都去看过了──可是就是没找到艾莉耶。」
启治把乌龙茶和杯子放在桌上,在坐垫上一屁股盘腿坐下。
启治的眼神很正经。
笔直地注视着艾莉。
「咦!那个……」
糟糕──艾莉吓得退缩了。她没办法直视启治的眼睛,只能一直盯着乌龙茶。
只要不被揭穿就不算造假。
但是──同班同学这个谎言,只要到了隔天当然就会被揭穿。
(果然还是不该来吗?)
但她已经进到启治家里了。艾莉觉得启治是为了揭穿她的谎言才会让她进来的。
「难道说,艾莉你──」
把乌龙茶倒进杯子并递给艾莉的启治并未看着她的眼睛。
(怎么办!快想个借口!该说什么才好?)
为了让假的变成真的,或者说至少为了度过现在的危机,她必须绞尽脑汁。但是,装着智慧的袋子和装着忍耐的袋子不一样,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打开的。
启治在继续往下说之前先停顿了一下。
然后,他以严肃的表情带着歉意说道:
「──你跟家里处得不好吗?」
「咦?」
「因为你就这样穿着制服来我家啊。你应该也不太去学校对吧,所以我在想你是不是有什么不想待在家里和学校的理由。」
「…………嗯,呃……我平常……啊!打工!我平常都在打工!」
艾莉灵光一闪。
反正她未来也的确是要去打工,用这当理由的话,被揭穿的可能性应该不高。
「原来如此~所以你跟父母说要去学校,实际上是去打工啊。那种心情我可以明白。」
启治也同样对父母说了谎,离开故乡山村,并因此向往起「人类」的世界。
「至于理由嘛……呃……」
她一时之间什么也想不到。因为害怕随便乱说话会产生矛盾,所以在思考着该怎么蒙混过去。
「啊,好了,就说到这里吧。这应该是你不想提起的事情吧。」
「……谢谢你。」
「……总之,不管理由是什么──如果不想待在家里,也不想去学校……随时都可以来这里喔。只要你不嫌弃房间这么小的话。」
听到启治不好意思地这么说,艾莉露出了放心的表情。
启治以为她是因为没有被深入追究才露出安心的表情,心想「没有追问详细情况果然是对的」,但是实际上──艾莉只是在想「逃过一劫了……」而已。
「……那么,我明天还可以再来吗?」
「嗯,你要每天来也可以喔。不过我有时候可能不在家。」
「真的吗!听到你这么说,我觉得非常感动!」
「啊,对了。既然艾莉你在打工,就代表你写过履历表吧,能给我一点建议吗,我上网查过了还是不太明白。」
在艾莉出现之前,启治正在填履历表。
因为他不想再靠父母给的生活费生活了。
他把填到一半的履历表在桌上摊开,拿起笔。
「包在我身上吧!现在的我一定能写出比世界上任何人都热情的履历表!」
艾莉拍了拍胸口。
她很有自信。因为她前几天才跟履历表奋战过。
「左边的基础资料是可以很快填好啦,但是右边的项目就怎么样都……」
「啊~我明白,我也苦恼了一阵子呢~」
艾莉颇有同感地想起与魔步的对话。
「那我问你──首先是证照栏。我根本没有驾照或其他证照啊。但是履历表有栏位空着感觉又不太对~艾莉,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写呢?」
「是!这个嘛~」
艾莉抱着胳臂,一边用食指轻敲脸颊,一边回想。
魔步教她填的时候,证照栏好像是──────
「簿记………………应该可以吧。」
「咦!勃……勃勃勃勃勃勃起{注:日文中「簿记」与「勃起」的发音相近}!」
启治惊讶地睁大眼睛。这意想不到的词汇让他忍不住看了艾莉两次。
「你就写簿记二级吧。」
在艾莉认真的眼神催促下,启治虽然觉得很纳闷,还是把它填进了证照栏里。
「二级……我反而比较好奇三级和二级有什么差别呢。」
「二级比较可靠。」
虽然很想在前面加上「印象中」这三个字,但她确实记得曾和魔步有过这样的对话。
「是硬度{注:日文中「可靠」与「坚硬」的发音相同}的问题啊!那我更想知道每一级的基准是什么了。」
「高中就拿一级感觉有点假呢。」
「原来太年轻是不能拿一级的啊!那至少写个『正在努力取得』吧。也许能蒙混过去。」
「再来──」
艾莉闭上眼睛,努力用脑中的挖土机挖掘记忆。
「图书证!」
「咦!图书证是什么!」
「有这个会比较好。你就写有很多图书证吧。」
「呃,虽然有是比较好啦……但这适合写在证照栏吗?」
「嗯~但是,只写簿记的话好像不太好~」
「也是啦。那就写上去好了。但我完全不懂那有什么用意,真的是这样写吗?」
「就是这样写!我也是这样写的!」
「啊,这样啊。艾莉也这样写的话,就比较有说服力了。」
「然后还有杀人许可证喔~」
「才没有呢!根本没发行那种东西!写上去会被骂吧!」
「那也写成『正在努力取得杀人许可证』不就好了吗?」
「这样不是更容易给人精神异常的印象了吗!」
「没问题的!这样绝对会被记住!履历表的冲击性是很重要的!」
「……总觉得被记住的『理由』也有分好坏。」
「好了!我们继续写吧!」
艾莉很开心。
能和启治一起做事情让她非常开心。
「接下来是──兴趣啊……我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兴趣呢。」
兴趣……兴趣栏好像是──
「写能够留下深刻印象的比较好!」
艾莉得意地竖起食指说道。
「呃,是这么说没错啦,但顶多就是写看书或欣赏电影之类的吧。变成能够活用很多图书证的情况了呢。」
艾莉闭上眼睛,认真地回想。
「我觉得收集假钞还不错!」
「假钞!这再怎么说都不太妙吧!」
「就是要故意写大家都没有的东西啊!」
「呃,那的确是大家都没有的东西啦。」
「如果对方叫你拿出来给他们看,只要说放在家里就行了。」
「那不就会到家里搜索了吗!条子会介入吧!」
一想到说出「放在家里」之后的事情,启治就忍不住叹气。
「好啦,下一个是什么呢?」
但是,看到艾莉充满自信的笑容后,想叹气的心情也变淡了。
「是特技呢。」
对特技这项记得很清楚的艾莉不假思索地说──
「是一骑当千呢。」
「你想开打吗!拥有伪钞的事情被抓包,被警察包围后就展开无双!应该说这算是特技吗?」
「咦!这不算吗?」
「呃,虽然我不太清楚,但这该解释成特殊技能还是特别技能,应该有差吧。」
「那就写砍人等级九或新人类等级九之类的吧。」
「为什么全是以战斗为前提的特殊技能啊?」
「好!下一个下一个!放马过来吧!」
艾莉像接到内野滚地球的守备选手似的,一边用右拳打着左掌一边向前推进。
「呃,接下来是尊敬的人物啊……选了有奇怪项目的履历表呢。」
「你有什么尊敬的人物吗?」
启治尊敬的人物。知道答案的话,就能当作赢得他好感的依据──艾莉这么想,往前探出身子询问。
「嗯~」启治本来很想说是黑暗骑士,但他察觉到不能这样说。
在烦恼一阵子之后──
「坂本龙马之类的。」
艾莉的表情顿时亮了起来。
一样。启治和自己说了一样的话。
光是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扭起身体,享受着幸福感。
但是,她必须想起来才行。当时魔步的确说过,写坂本龙马是不行的。
那个时候她写了什么,魔步说写谁比较好?
印象中──好像是「什么隆【Taka】盛」和「什么利【Toshi】通」。
因为她怎么样都想不起全名──
「写小崇小敏【Taka and Toshi】好了。」
「欧美化【Oh my God】!为什么会突然冒出小崇小敏啊!」
启治把含在嘴里想润喉的乌龙茶全都喷出来了。
他没想到会出现搞笑艺人的名字。
「后来被暗杀了。」
「才没被杀!那是什么资讯啊!而且真的很可怕耶!」
杀人许可证啦,假钞啦,暗杀啦。
艾莉的建议根本是用来写「黑社会」履历表的。
「继续写吧~继续写吧!」
因为艾莉以很有节奏感的口气这么说,启治便心不甘情不愿地照她的指示填写。
「好了。啊,下一个是应征动机吗……」
启治心想。
照之前的情况来看,艾莉一定会把应征误解成死亡{注:日文中「应征」和「死亡」的发音相同},然后叙述起死亡的理由吧。
这个问题就算不认真回想也能轻松挖掘出记忆,所以艾莉不假思索地回答了。
「想让父母从重担解脱。」
「是杀人动机吗!已经跑到死亡动机前头了耶!但就算不写这个,警察也会因为假钞到家里来搜索啊!」
启治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证照栏上写着的「正在努力取得杀人许可证」映入他的眼帘──
「这个!之所以想取得杀人许可证,是因为想杀害父母,却一直得不到许可吗?啊!我……是要我暗杀小崇小敏吗?拿到杀人许可证之后就去暗杀吧──不会给人这种感觉吗?」
「没问题的。只要不被发现就不算犯罪!」
艾莉握紧拳头强调道。
「不不不不!这里就有自白的证据啊!这就是一项会导致我被冤枉并逮捕的材料啊!」
「这样就大致完成了喔。」
「最后只剩下本人要求栏了──真是的,艾莉说的真的是对的吗,这样写真的没问题吗?」
启治的心里终于产生了不信任感。
他到目前为止都照着艾莉说的写,但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写的全都是奇怪的内容。
那简直就像是轻小说作家靠着冲劲完成稿子,出书后拿起来再看一次,却觉得「根本全都是谐音冷笑话嘛!」而想重写的心情。
本人要求栏…………艾莉低着头小声说道:
「想要……得到……满满的爱。」
启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然后摸了摸为自己绞尽脑汁出怪点子的艾莉的头。
「谢谢你。很有参考价值喔,艾莉。」
艾莉觉得非常非常开心,满脸洋溢着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