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黑暗骑士不可脱 (不要脱人家的暗黑骑士啦)
  4. 第一卷 #艾尔林 #想成为OL #黑暗恶魔之门的使用者
  5. 第二章 「动圈型头载式耳机女」
  6. 繁体版

第二章 「动圈型头载式耳机女」
2017-06-22 16:04:51

		

「辻本丰」很擅长分析人类。
一两句话、眼神、脸部表情、手势、靠在椅子上的姿势、喝水的方式。
他善于从这些细微动作看出对方的情感。
根据丰的分析,那个少女对谈情说爱毫无兴趣,不擅长和人来往或交谈,无法拒绝别人的请求,不会表达自己的主张,也不主动采取行动,是个只会将情感藏在心里生活的人。
这样的她,应该是这种「角色」的她──
「…………给你。」
「给我?」
她把便当还给了启治。
(我也有看错人的一天?)
丰一脸狐疑地抬头看着少女。
少女一如往常地戴着耳机。
那个便当盒和包装方式,都和启治之前给她吃的便当一样。
「…………因为你之前请我吃便当。」
「所以是回礼吗,其实你不用这么客气啦。」
启治虽然这么说,但语气听起来有点开心。
因为收到女生送的便当是「符合人类的青春」。
便当里的样子也和昨天启治所作的完全相同。连配菜的位置都忠实重现了。
然后──是味道。
启治马上吃了一口,感到相当惊讶。
连味道也完全一样。
他忍不住「哦──」了一声。
那个酱汁可是他自创的。没想到她只吃了一次就能完美重现──启治对她怀抱着既惊讶又尊敬的心情。
「你叫什么名字啊?」
丰也拿起一块鸭肉,同时对她搭话。
他试图用少女对偷吃行为的反应,看清她的想法。
「你应该……先……报上名字。」
不悦。虽然面无表情,但脸上的确显露出不悦。
「我是辻本丰。是辵字边上方有两点的辻喔。如果不是两点的话,在用笔画算命的时候就不是大吉了──那你呢?」
「……Noie。田中……Noie……N是大写的……Noie。」
少女田中Noie看着启治的脸报上名字。
「Noie有汉字吗?」
「新……大写的数字三……还有忍者的者。」
「竟然是新参者【Noie】!为什么字跟发音完全无关啊!虽然很帅气啦!」
「一旦说出田中Noie这个名字,不知道为什么……就会有种很想说『去田中家集合』的感觉啊。」
丰大口嚼着白饭这么说。
「啊~的确会想说『八点在田中家集合』呢~」
启治则一边对丰露出笑容一边表示赞同。
「……我无所谓,随便你们叫吧。」
「没有啦,我们只是开玩笑。」
启治怕她不高兴,以有些恭敬的态度这么说后──
「玩笑……啊,原来如此。田中『的家』和我的名字『Noie』的发音是一样的{注:此指日文}。真是个巧妙的玩笑。」
「……是这样没错……但被你这样说明,感觉有点害羞。」
启治一边轻声笑着,一边吃着Noie作的便当。
──另一方面,看着启治这副模样的黑暗骑士,身体不停地颤抖。
她紧握着一样是买来作为回礼的罐装可乐,颤抖到发出喀哒喀哒的声音。
(这是怎样!那个小丫头是怎样!那个和我们同班的小丫头!)
好不甘心。
黑暗骑士也和少女想着同样的事情。
想一边说:「今天我带了自己作的便当~」一边把便当交给启治。
然后打算和他一起开心地谈天说笑,约好要一起出国旅行等等,并聊点跟马丘比丘有关的话题。
但是黑暗骑士完全不会作菜,所以她放弃了以上的种种计划。
她想说至少要表示一下谢意,就买了可乐。
结果在烦恼要不要拿去给他的时候就被抢先了。
黑暗骑士原本在担心启治会怎么想,所以想去又不敢去,但事已至此,她也没办法再保持冷静了。
黑暗骑士连忙冲向启治。
「鞍马同学!这个给你!」
然后毫不犹豫地把可乐递给他。
「谢……谢谢。」
启治虽然高兴地露出微笑,但黑暗骑士却觉得那是礼貌性的笑容。
「…………啊。」
这时,Noie轻叫了一声。
「怎么了?」
Noie目不转睛地盯着罐装可乐。
「……不可分离【Non-detachable end】的留置【Stay-on tab】式拉环的易开罐【EOE】……好想开。」
这是Noie的表情第一次产生变化。
羡慕的眼神闪烁着光芒。
「那是什么咒语啊。Non……Non-de……」
Non-detachable end这个词汇太拗口了,丰没办法再复述一次。
启治和黑暗骑士也呆住了,不知道她想说什么。
于是,启治试着把罐装可乐递给了少女。
虽然不知道她想做什么,但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可能和罐子有关。
少女接过罐装可乐后,把手指放在易开罐那不可分离的留置式拉环,俗称拉环上面,喀一声打开。
噗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唰唰唰唰…………
那情景跟喷泉一样。
三五〇毫升的可乐和泡沫将现场的所有东西都喷湿了。
甚至喷到了天花板上。
不知道是黑暗骑士在颤抖的同时注入了黑暗意念,还是热膨胀的关系,喷射的力道十分吓人。
四人只能呆呆地望着像是打开了洒水器似的可乐泡沫。
这个时候~出现的彩虹~或许是~早熟的妖精~做的好事吧。
「………………对不起。」
黑暗骑士微微低下头道歉。
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不不不,这不是黑暗骑士同学的错啦。如果我拿到罐子时有注意到它是膨胀的就没事了。」
启治用袖子擦拭沾到脸上的可乐。
「应该说,因为力道实在太强了,根本没有人能阻止啊。」
丰以用来包便当的布擦拭桌子。
「…………三磁头闭环双主轴式的携带式播放器……」
播放器变得湿漉漉又黏搭搭的。
机型大概也很旧了,所以经过刚才的事件后,它失去了功能。
Noie陷入了绝望之中。
「我会赔你的,真的很抱歉。」
启治很不好意思地对好像随时都会哭出来的Noie这么说。
「不!是我!是我的错!和鞍马同学没关系!」
黑暗骑士也愧疚地不停低头致歉。
「不不不,是我才对。」
「不不不不,是我。」
就在他们互相摇头说是自己的错,为此争论不休时──
「啊,顺带一提,这件事跟我完全没关系喔。」
丰很快就从互相推托责任的情况中脱逃了。
星期六,启治利用学校的假日约了人在车站见面。
Noie失去播放器时的悲伤表情。
他无法忘记那悲伤的表情,提议了好多次之后,Noie才终于答应要让他赔偿。
所以他也很有诚意地回应她,说一整天都由他请客。
启治把背靠在剪票口前的柱子上,耐心地等待Noie抵达。
「……好慢啊。」
他忍不住小声嘟囔了一声。
他看了看时钟,时间是十一点十五分。已经比他们约定的时间晚一小时以上了。
「……什么好慢?」
结果有个声音回应了他。
………………不敢置信的启治哑口无言地绕到靠着的柱子背后,看见Noie就站在那里。
而且依然穿着学校制服。
「……Noie同学……你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我们约好十点在这里等。」
她该不会是按照约好的时间准时来到这里的吧?
「你为什么不叫我一声呢?」
「……我们的约定没有这一项。」
启治伸手扶着墙壁,反省自己是否该说得更详细一点。
「那我们快点出发吧。距离这里大约五站的车站应该有大间的电器行。」
他一边用PDA确认地图,一边走向剪票口。
基本上他在等待的时候就已经确认过好几次了,但在找不到其他事可做的时候难免会重复做同样的事情。
喀锵。叮咚!
启治正在确认地图的时候,Noie被剪票口挡了下来。
「你在做什么啊!你没有车票或月票或IC卡之类的东西吗?」
启治慌慌张张地回头走向Noie。
「……我听你说今天要请客。」
「所以没带钱包吗……」
启治一边低头向周遭的人们致歉,一边向车站人员说明情况,请对方让他暂时从剪票口内出来后,为了掩饰害羞的情绪,便有些强硬地拉着Noie的白皙小手朝售票机走去。
「唉,约时间碰面的时候也是一样,真希望能事先说一声啊。」
虽然他只是在发牢骚,没有要获得答覆的意思,但他稍微看了一下Noie的反应,发现她正双眼发亮地看着售票机。
「怎么了?」
她的眼里简直就跟看到太空梭的少年一样充满了梦想。
「……好……好帅……」
「这该不会是你第一次见到售票机吧?」
「这种机型……是第一次看到。」
启治对点头承认的Noie产生了亲近感。
Noie肯定是哪个不常出门的大小姐吧。
「你一定很辛苦吧。」
启治感慨地说。
「……好想做。好想放进去……」
她一边喃喃说着如果在别的场合会被当成变态的台词,一边不断地抚摸售票机。
「呃,要先把零钱放进去……」
嗯嗯……嗯嗯……
她一边轻轻点头,一边仔细聆听说明。
好不容易买完票,通过剪票口了,她的双眼还在闪闪发光。
因为她试图再穿过剪票口一次,启治只好拉着她的手走向月台。
这一次她对电梯产生了兴趣。
(我懂!这种心情我懂!)
启治相当感动。
因为自己当初也是这样。
对任何东西都觉得很新鲜。
而且……对人类、对文明充满憧憬。
搭上电车后,Noie像个孩子一样跪在椅子上,目不转睛地望着窗外。
坐在她旁边的启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并未阻止她。
他不想阻止看起来很幸福的Noie。
就这样,他们来到了隔壁城镇。
以车站数来说是相隔五站的地方。
因为他们住的地方很乡下,不搭到这么远的站就找不到大型量贩店。
当启治正想立刻前往目的地时──
「……我口渴了。」
Noie却朝着别的方向走去。
「啊~说得也是。那就买点喝的……」
启治也正好觉得口渴。因为也没有很急,他就跟着Noie走了。
Noie迅速地踏进了附近的咖啡店。
那个地方──是这个城市最时髦的咖啡店「Blue Star Buffalo」,俗称星巴弗。
是和启治完全无缘的世界。
启治下意识停下脚步,呆呆地张大嘴巴,被那精美的店面装潢震慑住。
对启治而言,时髦是个神圣的领域。
不时髦的人只要踏进去,就会立刻被咂嘴和轻蔑的眼神袭击。
学校的制服可以说是正式服装。
唯一可以将时髦置之度外的打扮就是正式服装。
但是,启治他──
既然Noie已经走进去,那他也只能跟着进去了。
(唔!不行啊!我的时髦力不够啊!)
启治弓着背把身体缩得小小的,努力不与任何人视线交会地进入店内。
他觉得自己的心情就像要前往战场一样。
「欢迎光临~」
(唔!店员的声音怎么这么可爱啊!)
他被击穿了。一上战场头部就被击穿了。
启治一瞬间停下脚步,但还是勉强忍耐着排进了队伍里。
一站到排着队的「时髦士兵」后面,就体会到自己的穿着有多么不合时宜,令他觉得很羞耻。
(唔!除了我之外的男性,看起来都像是中村直人!)
队伍一点一点地缓慢前进,启治一边等待出场时机到来,一边烦恼该点什么饮料。
(唔!对了!就参考Noie点的吧!)
正当他打算干脆点和Noie完全一样的东西时,轮到Noie点了。
「大杯榛果加咖啡果冻奶泡增量黑摩卡可可碎片星冰乐。」
(唔!这是什么咒语啊!这已经超越时髦的层次了!是曼谷的正式名称吗!竟然比我能瞬间记住的文字数多了差不多四十字!)
排在她后面的启治相当困扰。
究竟该点什么才好呢?
他一句咒语都不知道,就算想模仿也什么都记不得。
「欢迎光临~您要点什么呢?」
穿着绿色围裙的大姐姐对启治露出笑容,他后退了一步。
(唔!该该怎么点才会看起来很时髦啊!)
启治看了看菜单,上面全是不认识的单字,根本看不懂。
总觉得排在后面的客人正在催他快点选。
愈是焦急就愈无法理解菜单的内容。
汗水不断滴下,弄脏了菜单。
启治用充血的双眼看向店员。
「请……请给我咖啡。」
「呃……哪种咖啡?」
「哪种!呃……这个嘛,随便帮我做一杯就好。」
「那……呃……有分冰的和热的,您要哪一种呢?」
「……请给我冰咖啡。」
「那……呃……大小呢?」
大小……大小……
明明只要写SML就好了,这间店却时髦地写着STG,有够难懂。在启治的脑子里,所谓的STG就只有射击游戏的略称这一个意思。
虽然可以根据价格大略猜出大小差异,但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念──
「………………大……大概这么大。」
只好用手表达大小。
「咦!这有点难懂呢。」
露出为难表情的两人面面相觑。
感觉到自己已经不可能变时髦的启治只好快速地伸手一指。
「………………和那个女生点一样的就好。」
他的手指着Noie。
因为向Noie求助实在太丢脸,这应该可以说是最后的手段吧。
「啊,好。呃……她点了什么来着?那位客人……点的……应该不是咖啡吧?」
「……………………也是呢。」
「……………………是……」
启治十分沮丧。
既然如此,就只能抛下羞耻心和面子──
「Noie,救救我!」
就这样,启治的咖啡店初体验结束了。
泪眼汪汪地向Noie求助的样子是多么地狼狈啊。
那一定和时髦差了十万八千里吧。
而且,应该没有第二次了。
启治擦去泪水,走出咖啡店。
当他正想直接前往电器量贩店时──Noie低声说了一句话。
「我……一直很饿。」
不是肚子饿了,而是一直很饿。也就是说,她是在表示自己忘了肚子很饿这件事。
约定的时间是早上十点,现在已经过十二点了。
从早上开始就什么也没吃的启治也饿了。
「啊……那就在那间咖啡店……」
转头一看,时髦的殿堂正悠然伫立于眼前。
启治没办法再次踏入那个战场。
也没有勇气再次走进才刚走出来的店家。
「……在那里吃比较好吗……我其实比较想吃越光米。」
Noie以愣住的表情这么说,并打算回去那间时髦的店时,启治紧抓住她的肩膀阻止了她。
「不!还是算了吧!要吃饭的话去别间店!」
虽然不知道启治为什么要拼命拒绝,但Noie还是点了点头。
因为家里会送生活费给启治,所以他过着不需要烦恼金钱的生活──就算如此,太贵的餐点他还是请不起的。因此,启治想起了在这附近有一间他常去的店。
「吃吉牛之类的可以吗?」
那是在全国拥有一千家以上分店的有名牛井餐厅。启治想起这附近有间俗称吉牛的「吉永屋」。
「……太喜欢。」
带女孩子去那种地方实在太不解风情了。
「太喜欢?啊,是很喜欢的意思吧。」
「……不对。不是很喜欢,是太喜欢。」
「什么意思……」
Noie牵起启治的手,用纤细的手指在掌心滑动。
一……人……、……
「太?在这种情况下是不会用太的喔。」
「……太喜欢才是正确的。」
「是正确的吗?」
「因为……太是『更大』的意思。」
「是这样吗!我第一次听到呢!」
「……那我问你。」
Noie有点不悦地把脸凑了过来。
「好……好。」
「太平洋和大西洋……哪个比较大?」
「……………………应该是……太平洋吧。」
「大将军与太合,哪一边的官比较大?」
「应该是……太合吧,太合啊……对喔,是太合。」
「大正{注:日本年号。西元一九一二年~一九二六年}和太古哪个比较久远?」
「…………这……嗯……是太古吧。」
Noie猛然展开双臂。
「有什么东西比太阳更大,又有大这个字?」
「………………我想不出来。」
「换句话说?」
「我想……太喜欢或许是正确的。对不起。」
「…………好,既然已经太满足了──去食牛吧。」
「咦!什么?」
「…………去撕牛。」
「好可怕!咦!什么,所以你的意思是吃吉牛OK吗?」
Noie点点头。
「走吧。太步前进。」
然后就以不弯曲膝盖的方式大步往前走。
「啊,大犬座(Laelaps)的某颗星好像比太阳还大喔。」
想到这件事的启治对Noie的背影说道。
结果Noie倏地停下脚步,肩膀微微颤抖。
「因为是英文……」
「咦?」
「因为是英文……所以不算!」
「因为是英文所以不算啊~那就没办法了呢。」
启治接受了Noie的回答,两人走向吉永屋。
启治本来一直住在山里。
在宅邸里过着只会见到认识的人的生活。
过着不去学校,跟着家庭教师学习的生活。
为了成为历史悠久的使风者一族的领袖,不,是为了成为「神」,启治获得了各式各样的事物。
想要的东西都能获得的人生。就算不想要也会被给予的人生。
就在他对这样的人生感到十分无趣的时候,他遇见了牛井。
「粗糙的美味」。
这种粗糙的美味让启治感动不已。
那是他完全不知道的世界。
启治开始向往「一般人的生活」。
他想要逃离一切欲望都被满足的生活。
……所以他故意挑毛病,从那里溜了出来。
为了让自己活得像个人。
一走进名为吉永屋的牛井餐厅,店员就带着笑容对他们说「欢迎光临」。
「大碗牛井肉汁和洋葱多一点不要肥肉冷饭加蛋。」
启治在坐下之前就点好了想吃的东西。
「好好好,跟平常一样是吧。」
店员似乎不用全部听完也知道他要什么,轻轻地挥手回应他。
(……那是什么,听起来跟咒语一样……好帅。)
和启治一起坐下的Noie感到害怕。
害怕牛井餐厅里杀气腾腾的气氛。
男人们手上的饭碗和筷子喀喀喀地互相碰撞,把饭一口一口送进嘴里。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默默地不停埋头猛吃。
这里简直就跟战场一样。
像是在说「女人不准进来」的视线。连旁边的人的饭也会抢来吃的压迫感。
Noie虽然很害怕,但并不讨厌这种气氛。
(……我不想认输。)
她不想点这里的招牌菜,也就是普通份量的一般牛井。
她想点不会被人小看的食物。可以像用槌子猛敲一样,给在场的人们重重一击的那种。
Noie望着薄薄的菜单,陷入了沉思。
(鳗鱼井……这个……看起来很好吃。价格也几乎是其他的两倍……嗯……点这个吧。不过……这会是内行人才喜欢的东西吗?)
突然间,她看到店里的海报上写着「可制作主菜增量的大碗餐点」这几个字。
(……就这个!)Noie双眼一亮,举起了手。
「来了来了,要点餐是吧~」
一名亲切的店员大哥快步走了过来。
「……我要主菜增量的大碗鳗鱼井。」
Noie一脸得意地这么说,但──
「…………这个我们无法提供。饭少一点的话倒是没问题。」
(搞砸了──────!)
Noie苦恼地抱住头。
丢脸死了丢脸死了。
但是,她并没有把想法表现在脸上。因为Noie也有所谓的尊严。
「…………那么……」
因为她没想到会无法提供,所以并没有考虑其他的点餐选择。
「……给我普通份量的就好。」
输了。完全输了。
Noie把双手手肘靠在桌上,竖起前臂,手掌交扣放在嘴前,以俗称THE碇源堂的姿势陷入了低潮。
吃完午饭后,启治和Noie终于去了电器量贩店──
「到处都找不到耶。CD随身听不行吗?」
他们找不到Noie要的携带式播放器。
「……不行。」
Noie的播放器是用来播放录音带的。
她并不是想听音乐。
而是要用来听自己拥有的录音带。
在录音带早就已经停产的现在,想要寻找那种播放器,大概只能去某些二手商店,或者是用网路拍卖的方式购买吧。
(应该在网路上买才对吗……)
他们逛了各式各样的商店。像是感觉什么都卖的「唐某某某」,或者是「某某手创馆」,甚至连便利商店也去看了一下,但是很可惜的,这些地方都没有卖。
天色愈来愈昏暗,两人的对话也变少了。
「抱歉,最后还是没找到。」
「……不是你的错。」
「我回到家会在网路上找找看的。这样你愿意原谅我吗?」
「………………不原谅。」
(明明一开始连接受我的道歉都不太情愿的。不过,毕竟我带她白跑了这么久,这也难怪。)
「…………如果你请我吃那个的话我就原谅你。」
「咦?」
Noie的手指所指的地方──是一间名叫「吉罗拉莫」的拉面店。
不知道是因为这附近没什么拉面店,还是有被杂志报导过,客人在外面排成了队伍。
「……我想吃拉面。」
「没想到你其实挺爱跟风的嘛。但那边的拉面女生不太能接受喔~」
「因为太喜欢,所以能吃。」
「这样啊。」
因为Noie都这么说了,他们便排起了队。虽然是翻桌率很高的拉面店,但要等到餐点端上来似乎还是得花点时间。
「……我在想一件事。」
大概是为了打发时间吧。Noie主动找启治交谈。
「嗯,什么什么?」
因为启治也想打发时间,所以不管Noie要说什么都打算和她聊。
「为什么拉面店的名字会是人名呢?」
「呃,虽然不是所有拉面店都是用人名,但的确是满多的呢。」
「我想……拉面……一定就是想办法从『美味的人类』身上榨出汤汁的食物。」
「这……这是什么意思?」
启治忍不住多看了Noie的脸一眼。
Noie带着认真的表情继续讲述论点。
「拉面非常好吃。」
「是很好吃。」
「不过,拉面有所谓的秘密配方。不为人知的味道──那就是从人身上榨出来的汤汁。」
「啊~的确是有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调味之类的东西呢。」
「绞尽脑汁──听说有这种说法。」
「原来那是在说拉面吗!」
「固若金汤──听说有这种说法。」
「那么,就算你说的是对的,拉面是用人身上榨出来的汤汁做的好了,那又和店名有什么关系?难道说──」
「没错……我认为那是被丢进汤锅里的人的名字。也就是说,这个吉罗拉莫拉面使用了吉罗拉莫先生榨出来的汤汁!」
Noie用力握住拳头,替她的论证下了结论。
但是,已经预料到她会得出这个结论的启治马上说道:
「明明是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配方,却拿来当成招牌呢。」
「………………啊。」
Noie想起自己说过的话,察觉到矛盾后,倒抽了一口气。
「真要说的话,要怎么做才能知道吉罗拉莫先生是『美味的人类』呢?」
「……把他咕噜咕噜地煮到烂。」
「这么突然?」
「像这样……让他进入冒充成浴缸的汤锅……」
Noie用手势形容汤锅的样子。
「不要说得你好像看过一样。」
「……………………我是看过。」
Noie心虚地转头背对启治。
「你看过!你看到了什么!」
「吉罗拉莫。」
「进入汤锅的吉罗拉莫?」
Noie不肯直视启治眼睛地点了点头。
「我和他眼神对上……然后就瞬间躲起来了。」
「真的假的啊,吉罗拉莫拉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吗?」
「……嗯……不过,我想……吉罗拉莫……会不会其实不存在呢?」
Noie像是想蒙混过去似的试图谈一些正面的话题。
「不,如果单指叫吉罗拉莫的人的话,应该是存在的。主要位于义大利附近。」
「不过,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吉罗拉莫──就在我的心中。」
Noie把手紧握贴在胸前,仰望天花板。
「不是在汤锅里吗!喂?」
启治探头窥视Noie的脸,想与她四目相交,但Noie像是要逃避吐槽似的别过头去。
「你不是有看过吗,喂!好好看着我的脸说一次嘛。可以吧?」
她几乎要旋转整整一圈地别过头。
「还有,你刚才说了不是什么大问题对吧,是吧,『太』到哪里去了,嗯?」
「我并没有用『太』取代『大』,因为现在的我还没有想说『太好了』的感觉。」
「啊,这代表你还觉得有点受伤喽?」
「对。」
「那么,对不起!我说得太过头了!所以──吉罗拉莫是类似妖精的东西吗?」
听到启治不太正经地这么回答,Noie眼睛一亮,回过头用手指着启治。
「就是那个!冠上了守护精灵之名!」
拉面店的招牌冠上守护精灵之名这个结论让Noie十分感动。
「呃,没那么夸张啦……」
启治原本只是想开个玩笑,却被Noie当成正确答案了。
「……这么一来,不是以人名命名的拉面店也说得通了。」
「就算是来来轩这样的名字也行?」
「那是要召唤精灵的意思。」
「啊~嗯,也不是不能这样解释啦~」
他们聊着聊着,来到了售票机前面,但Noie并没有像在车站时那么兴奋。看来她曾经使用过。
说也奇怪,启治还没问Noie要选哪一个,她就哔一声按下了启治也想吃的「小碗猪肉拉面」。
这间店的拉面就算是小碗也有一定的份量。
是个完全抄袭了某个有名拉面店的店家。
「要放大蒜吗?」
被店员这么一问,他们才知道这时可以点自己想要的配菜。全部都是免费的,想拿多少就拿多少。
「「大蒜多多蔬菜多肥肉多。」」
一模一样的选择。
启治和Noie看了一眼彼此的脸,用力地握手。
然后一同大笑。
两个人都想着同样的事──
点餐方式跟念咒语一样呢。
最后,他们只有逛街并一起吃了午餐和晚餐,就结束了这趟赔罪行程。
虽然没有达成原本的目的,但Noie看起来很满足。
虽然都是在吃东西,Noie却觉得很开心。
因为在她目前的人生中,和人吃饭本来就是件几乎未曾经历过的事。
当他们前往车站,准备搭乘电车回去时,突然遇见了某个人。
「咦,黑暗骑士同学?」
「鞍马同学──还有……小丫头。」
黑暗骑士把背靠在柱子上,站在他们眼前。她抱着双臂,两脚交叉,拿着一个塑胶袋。和在学校时不同,她的铠甲上并没有穿制服。
「你在那里做什么?」
启治猜想她是不是跟谁约好在这里见面,便一边转头环顾四周,一边走向黑暗骑士。
「嗯。因为我觉得你们肯定就在这个有电器量贩店的城镇上。」
黑暗骑士的身体离开了柱子。因为她认为就这样靠在柱子上跟启治说话,会显得很失礼。
「你一直……在等我们吗?」
她说不定是在等自己。一想到这里,启治就觉得很不好意思。
「不……也没有……而且我等一下还要跟魔步一起去吃饭。」
「啊──只是碰巧遇到啊。」
黑暗骑士迅速地把塑胶袋递给启治他们。
「嗯?」
「……碰巧……真的只是碰巧……我刚好有一台携带式录音带播放器。所以,这个给你们。」
「碰巧……」
接过塑胶袋的启治确认了一下里面的东西,虽然有点使用过的感觉,但那是一台状态保持得很好的播放器。
「就这样。可乐的事情──请原谅我。」
黑暗骑士转身背对启治他们,踩着喀锵喀锵的脚步声向前走。
「黑暗骑士同学。」
「嗯?」
「……为什么你知道我们会去电器量贩店,还把这个拿过来呢。我们有可能早就已经买到了不是吗?」
「那种东西没有地方在卖吧,这点小事我还是知道的。」
「……黑暗骑士同学真的很厉害呢~」
逐渐远去的被漆黑铠甲包裹的背影,看起来非常巨大。
但是,黑暗骑士并未说出真相。
其实她跟启治他们一样,和魔步一起在街上到处寻找,却没有找到,才回去拿了自己的播放器。
她虽然看到了启治他们,却不敢跟他们打招呼。
──而且,她一直在车站等着他们。
「哎呀,能遇到黑暗骑士同学真是太好了。」
启治坐在回程的电车上,满脸笑容地说道。
「……过分。」
马上就开始使用黑暗骑士给的播放器的Noie小声低语。
「咦?」
「……约会的时候不准注意其他女生。」
Noie不悦地把头转向一边,悲伤地低语。
「…………约……约约约约会!」
启治相当惊慌。
约会。该怎么说呢,那是一对男女感觉很不错地一同逛街,一起心跳加速地创造甜蜜回忆的行为。
启治对约会只有这样的理解。
但是,所谓的「甜蜜回忆」有着无法抗拒的魅力。
「这个……就是约会吗?……但是……」
「但是?」
「约会不是一件让男女双方都心跳加速的事情吗。呃,虽然因为发生了很多事,我的心的确跳得很快……但Noie你一直板着脸,只有我一个人心跳加速的话,就不算约会了──」
启治不是很了解约会这种东西。
要怎么样才能算是朋友呢;要怎么样才能算是恋人呢;要怎么样才能算是约会呢?
他以前隐居在山里时,曾听家庭教师说过。
说过约会要做什么。
答案是「要做会让男女都心跳加速的事」。
启治絮絮不休地说了一大堆后,Noie牵起启治的右手,把他拉到身旁,然后──猛然敞开了衣襟。
启治忍不住满脸通红。
因为她突然对启治露出了胸口。
(粉红色的!好可爱的……胸……胸罩!那是胸罩吗!)
他从没有这么目不转睛地看过女生的衣服里面。
因为只有敞开衣领,光线不是很够,但那应该是粉红色的胸罩。
启治还来不及细看,Noie就把他的右手拉进自己胸前。
简直就像是把体温计夹在腋下一样。
尺寸不大,但确实存在的乳房和手指紧紧相黏。
「怎么样?」
「……怎么样……感觉像是用了很不错的派皮?」
「我的心脏──一直跳得很快。」
心脏的脉动怦通怦通地传到了掌心。
但是,启治自己的心跳声却比Noie还要响,跟太鼓一样。
那是他第一次体会到的感触。
他的身体发热又发红。鼻子不断地伸长,他拼命用左手压住它。
(糟糕!欲望!我体内的「欲望」在高涨!)
他不是因为羞耻才变红。
而是变成跟使用风之力时一样的体质。
「为什么──会……」
为什么变成这样─启治想问的是这个,但Noie却误解成「为什么心脏会跳得这么快」。
「因为你施舍东西给我。」
「施舍……啊,是指便当吗?」
「因为你给了我爱,所以星期四是沙拉纪念日。」
「我并没有放沙拉吧?」
虽然启治很想一直摸下去,但他想到这里是公共场所,便急忙抽回了手。
「呃,总而言之,那种小事你不用──」
碰。
为了掩饰刚才感觉到的极致幸福,启治试图谈论各种话题,但Noie却在这时靠到了启治肩膀上。
「喂,Noie──」
她就这样戴着耳机睡着了。
(竟然突然睡着,简直就跟小孩子一样。)
启治偷偷把耳朵凑到在身旁睡着的Noie的耳机上。
(她到底在听什么呢?)
因为把耳朵凑近还是听不到,启治便把耳机稍微移开,然后才终于传出了一点声音。
『伊布,哈坎奇米基。这个已经说过了啦。这个已经说过了啦。』
(………………)
『伊布路,哈坎奇诺德。就算你这么说~就算你这么说~』
(………………什么啊?)
『亚罗路,海泽利可。再见了,要小心夜晚的盗贼喔。再见了,要小心夜晚的盗贼喔。』
(………………这是什么啊?)
『伊伦,扎奇。杀了你。杀了你。』
(………………这是教材啊!什么语!这是什么语的教材啊!是我没听过的语言啊!而且好像还有很多听起来很危险的话!)
『巴鲁。昨天,阪神和金州勇士和西雅图海鹰和东京绿茵赢了对吧。昨天,阪神和金州勇士和西雅图海鹰和东京绿茵赢了对吧。』
(这怎么可能只有两个字!两个字是要怎么把棒球和NBA和NFL{注:国家美式足球联盟的简称}和J联盟{注:日本职业足球联赛的简称}的内容表现出来啊!这几个比赛的日期有没有重复也是个问题!这是新闻节目吗!单人新闻节目吗!)
虽然想问的事情堆积如山,但启治没办法问。
因为在聆听这段跟咒语一样,不知道是什么语言讲座的录音带的过程中,启治自己也睡着了。
甚至睡到错过要下车的车站。
为什么巴鲁这两个字会用来表示这么长的句子呢?这个谜团的答案将在一一四页后揭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