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黑暗骑士不可脱 (不要脱人家的暗黑骑士啦)
  4. 第一卷 #艾尔林 #想成为OL #黑暗恶魔之门的使用者
  5. 第一章 「脱掉吧」
  6. 繁体版

第一章 「脱掉吧」
2017-06-22 16:04:51

		

「鞍马启治」将手臂高举过头。
他抬高左膝,向前踏出左脚,将重心放在左脚上。左手的手套折进腋下,留意着扭腰及转动肩膀的动作,放在缝线上的食指跟中指同时施力──投出。
四缝线快速直球。笔直向前延伸的球──一边冒出黑烟一边分成好几个,上下左右晃动,然后被吸入捕手手中。
「好球!」
担任裁判的班导师以夸张的手势如此宣告。
那颗变化过头的球让启治脱下手套举起双臂,他用手指顶住另一手的掌心,比着T字形喊道:
「暂停!」
捕手听到启治喊暂停,便朝着投手丘冲了过来。
「怎么了,鞍马同学,刚才那球很棒啊。」
她一边掀开捕手面罩,一边担心地问道。
「嗯,我也觉得……那球很棒……但……好像跟我投出的球种……不太一样呢……是黑暗骑士同学你……做了什么吗?」
启治稍微拉低外套的拉链,一边语无伦次地问着,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在捕手面罩下的──是漆黑头盔。护胸底下则是漆黑铠甲。连护膝底下也有着漆黑胫甲。
没错,「她」──「黑暗骑士」在全身都包覆着漆黑铠甲的情况下,又在外面穿上了捕手的防具。
虽然铠甲是全罩式,看不到长相,但光听这美妙的嗓音,任谁都会认定她是女性。
「是啊,我听说捕手必须负责协助投手,所以我使用了黑暗力量。」
「啊~原来是黑暗力量吗?」
启治决定装懂,因为黑暗骑士的口气实在太理所当然了。
「那么,那颗球现在在哪里?」
启治改问下一个问题。
因为戴着漆黑臂甲的缘故,没有适合她的手套,所以与其说是接球,不如说是球被吸入了她那黑亮的手掌中。
「就在这里喔。」
滋滋滋滋滋……一个像是黑色漩涡的东西突然出现,接着球就从那里面掉了出来。
「……球……原本是在哪里呢?」
这显然已经超越不懂装懂能够应付的程度了。启治虽然困惑,还是试着询问。
「是在黑暗空间里面。我打开了黑暗恶魔之门,将球保管在没有空间也没有时间的地方。」
「……真是方便啊~」
「因为入口只有手掌大,如果要我连打击者也变不见,我会很为难的。顶多只能让那根棍棒消失吧。」
「连球棒也能变不见吗,超方便的耶~」
「嗯,任恶门在黑暗力量中是便利性最高的。」
「咦,咦,咦,咦,你刚才是说『任意门』吗?」
「我可没有这么说──我说的是『恶意门』。」
「那跟说了没两样嘛!应该说你完全被『任意门』牵着鼻子走了吧!你喜欢哆啦A梦吗?」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黑暗骑士将头扭向一旁。
「咦,可是刚刚你明明说了任意门──」
「我根本没听过什么哆啦A梦,也不知道作者是F还是A。」
黑暗骑士不想让别人知道。
因为她认为,要是被人得知象征恐怖的黑暗骑士其实是个动画宅,就会失去名望。
「你一定知道……」
启治低声说着,没有追问下去。他并不打算破坏黑暗骑士的心情。
「好了,闲聊就到这边为止,比赛继续进行吧。」
「好……那个……黑暗骑士同学……你是人类吗?」
「啊哈哈哈哈!你这男人真是有趣啊!那你觉得我看起来像什么呢?」
启治认真地询问,黑暗骑士却捧腹大笑。
「这个嘛……就外形来说的确是人……但是……」
启治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显得相当困惑。
「……这个嘛,让我这样回答你好了──你认为超人是人类吗?」
黑暗骑士抛下这句话后,就走回打击区了。
启治闻了一下曾被吸入黑暗空间里的球,但并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味道。就只是颗普通的棒球而已。
总之,继续打棒球吧,他高举起手──把球投出。
球分成好几个,急速上升又急速下降,眼看着就要碰到地面时,又突然停住,往好球带的方向猛烈加速。
「好球!」
充满干劲的裁判竖起拇指。他是老师,而现在在这里打棒球的是学生们。
这群学生刚参加完开学典礼,几乎跟初次见面差不多。
基于「为了加深彼此的情谊」这种理由,第一天的课程老师选择了棒球。
想要变得熟稔,团队合作是最好的,拥有共同的敌人也不错。班导师认为运动正是对加深情谊相当有效的手段。
「暂停!」
启治再度举手,黑暗骑士立刻掀开捕手面罩,露出漆黑头盔,同时冲向启治。
「怎么了,鞍马同学?」
「我还是认为超人不是人类……该说是超级人类还是外星人吗……」
「果然如此,其实我也这么想。我们很合得来呢。」
「还有,你把捕手面具掀起来了啊。」
「因为戴着很难说话啊。」
「……是喔。」启治说不出口。「既然如此,把头盔脱掉不就好了」这种话,他怎样都说不出口。
「我承认,我的确是超人般的存在,就算在我的世界里也是。」
「啊,所以你果然是来自异世界的人吗。我就觉得你们那边的流行还真后卫啊。」
「……你果然……不愿意跟异世界的人友好相处吗?」
虽然因为头盔的关系,无法看到黑暗骑士的表情,但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落寞。
「啊,不,我反而很乐意呢。」
启治难为情地补上这句话。但他说不出口。
他无法说出自己也是「超人」的这件事。
无法说出启治看到黑暗骑士和自己一样外表明显异于常人,也拥有明显胜过他人的力量,却完全没有加以隐瞒的打算,便对她产生了超越敬意的想法。
「喔,这样啊!你真是个好人呢!」
黑暗骑士紧握住启治的手,让他不禁有些脸红。不知为何,他觉得那冰冷的臂甲有点温暖。
在那之后,黑暗骑士还是驱使着黑暗力量量产好球,使球赛的一局上半在无趣的情况下结束了。
到了一局下半,一名虽然投不出魔球,但能投出不错的快速球的爽朗青年,在一人出局,一垒有人的情况下对上了打者黑暗骑士。
他对黑暗骑士投出的第一球就是暴投。
「没事吧,黑暗骑士同学!」
蹲在打击预备区的启治担心地问道。
「啊,没事,没事。」
黑暗骑士挥着手回答,要启治别担心。
但接下来的第二球也是暴投。
接连两球都瞄准了漆黑头盔。
「啊哈哈,没事,没事。」
然后,到了第三球──笔直往前飞去的球,又划出了相同的轨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喝啊──!」
原本大笑着的黑暗骑士丢下球棒,从打击区跳了起来。
她只跳了一步,但那可是几乎紧贴着地面,一跃便抵达投手丘的一步。
她打开黑暗恶魔之门,一把有着红色刀身的剑倏地现身。
「噫!」投手害怕地蹲了下来。
他并没有想挑衅黑暗骑士的意思,只是因为太紧张,导致球投得乱七八糟而已。
但黑暗骑士却误会了。她误认为对方是已经征服世界的异世界帝国所派来的刺客,目的是杀死已无用武之地的黑暗骑士。
她挥下那把一边不停冒着黑烟的剑。
但是──那把凶器并未伤到青年。
一道听来颇为清脆的声音「啪」地响起。没错──黑暗骑士被攻击了。
出乎意料的反击。
她很惊讶,非常非常惊讶。
戴着漆黑头盔的她──被人打了一巴掌。
没有实质的伤害,却是很有效的精神打击。
「黑暗骑士同学,不可以这样,请你恢复理智。」
是启治。全身如烫熟的铁一样鲜红的启治,挡在她跟青年之间。
他的运动服变得破破烂烂,袖子像是某个快打旋风的角色一样被撕掉了。
「鞍马同学……」
对不起。我失去理智了。是我不好。黑暗骑士说不出这些话。
「黑暗骑士同学,用剑是不行的。想在这世界活下去,你必须──舍弃你原本世界的常识才行。」
黑暗骑士一言不发地收起剑,转过身朝打击区走去。
隐藏在铠甲中的少女,心脏剧烈跳动着。
(鞍马同学他……速度比我快,想法也比我正确。更重要的是他的眼神……这种令人颤栗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她忘不掉启治认真的眼神,以及他如风般的动作、瞬间判断力跟行动力。
黑暗骑士希望在自己的世界中也有像他那样的人存在。
──某种难以用情感言喻的事物令她心焦。
至于刺客与否的事,早就被她抛诸脑后了。
后来课堂上所教的内容,她完全听不进去。
(啊……这种胸口像在燃烧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和黑板相比,启治更吸引她的目光。明明只是一张正在打呵欠的脸,看起来却闪闪发光。
(快转头看我……快转头看我……快点~转头看我~)
她试着送出黑暗意念。
结果启治竟然真的转头看了她一下。
怦通────────!
只不过是眼神交会而已,就让黑暗骑士把脸趴到了桌面上。
简直像是鸟被子弹打到一样。
然后她就这样从椅子上滑落,在教室地板上滚来滚去。
(我跟他四目相交了!跟他四目相交了啊──!)
喀啦喀啦喀啦……喀啦喀啦喀啦……
虽然漆黑铠甲外头还有学校制服,但教室里还是响起了有如石头滚动般的声音。
(冷静下来,我要冷静下来。我们刚才不是还互看不顺眼地在说话吗?)
她深呼吸好几次,让心情平静下来,回到座位上。
(我到底是怎么了呢?)
黑暗骑士到了午休还在烦恼。
那幅情景连在周遭的人眼里都显得很异常。
「黑暗骑士同学打开便当后一直没有吃,是没有食欲吗?」
启治边和同班同学「辻本丰」吃饭,边担心着黑暗骑士。
不是在上课时倒在地上就是对他传送吵杂的意念。他觉得这些全都是自己的责任。
「不,她只是因为戴着头盔才没办法吃东西而已吧。」
但同班同学的意见并未传进启治耳里。
「我明天还是送东西给她表示歉意吧。」
「……为什么?」
「因为我伤害了她的自尊心。」
启治一边以哀伤的眼神看着黑暗骑士,一边缓慢地吃着午餐。
「虽然黑暗骑士是挺怪的,但你也不遑多让啊。」
丰决定聊聊别的话题。
但他们所讨论的黑暗骑士不小心和启治四目相对,为了抑制又跳得飞快的心脏,她改变身体的方向,戴着臂甲的手紧握成拳。
「有……有什么事吗……?」
因为她突然改变身体的方向,坐在隔壁的女学生露出了僵硬的笑容。那是个留着长发,乍看之下好像很乖巧的少女。
「啊,不……唔……希望你可以给我一些建言。」
虽然黑暗骑士并不是因为有事才转向旁边,但她想到正好可以趁现在请对方听听她的心情。
「建言……要找人商量的话,我是很乐意啦。」
「我记得你的名字是──」
「魔步……小恶魔在步行的魔步。请多指教。」
「……感觉和我有点类似呢。虽然我觉得『小』这个字和名字应该没关系──请多指教。」
「啊……嗯。我也觉得我应该可以和黑暗骑士同学相处得很好。所以,究竟是什么事呢?」
「老实说,我只要一想到某个男生,胸口就会很难受,这是生病或怎么了吗?」
「……嗯──你有咳嗽或觉得想吐吗?」
「没有。」
「只觉得不舒服?」
「就是因为不会不舒服,才反而觉得害怕啊。」
「原来如此。那么,你所谓的『想到某个男生』──具体而言是想什么呢?」
「只要是他的事情我都想知道,或是妄想未来要对他做这个做那个。还会有股想要闻闻他味道的冲动。」
「原来如此。OK,我明白了。」
「喔,你明白了吗!快告诉我!这种心情到底是什么!我身体出现异状的原因是什么!」
「那是──『杀意』喔。你前世的父母或朋友肯定惨遭他杀害了!」
乍看之下很乖巧的少女魔步露出魔女般的笑容,握着拳头斩钉截铁地说。
「……是这样吗,这是我至今从未体会过的杀意。不过我还想问你另外一件事。」
「好啊,无论什么问题我都可以回答你──反正还满有趣的。」
「我该怎么做才能经常和他在一起,了解更多有关他的事情呢?」
「当然是入侵他家喽!你只有跟踪他这条路可走了!」
第一眼看到时以为很乖巧的少女魔步露出魔女般的笑容,握着拳头斩钉截铁地说。
「入侵他家的确是个好办法──但是,如果我做出这种间谍行为,他会不会讨厌我呢?我不想被他讨厌。」
「只要不被揭穿就好啦。在这个国家,只要没有报案就不算是犯罪喔!」
再看一眼之后觉得很像魔女的少女魔步,握着拳头斩钉截铁地说。
「但是,他还没看到过………………我的脸呢。」
「也就是说,那个人只见过你穿铠甲的样子。那事情就简单啦,黑暗骑士同学。」
「你的意思是?」
「只要脱掉就好啦!」
魔步露出与外表给人的印象相同的魔女般的笑容,握着拳头斩钉截铁地说。
「要脱掉这个有点──」
「这么说来,为什么你要戴着那种头盔啊?」
「唔──这是国家机密喔。」
「嗯。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因为我………………是娃娃脸。」
她压低声音小声说道。
「啊,所以穿那件铠甲也是出于同样原因吗?」
这出乎意料的理由让魔步哑口无言。
「嗯,是为了掩饰我的体型。要是让人知道身为帝国恐惧象征的黑暗骑士长了一张娃娃脸,那就没有人会害怕黑暗骑士了。」
「原来你是为了藏住娃娃脸才穿着那个的啊。」
「嗯。」
「那我觉得你还是脱掉就好喔~」
就算只有自己也好,真想看看她真正的长相──魔步这么想。
那一天,鞍马启治回到家后换上黑色T恤,把毛巾绑在头上,以拉面店老板的模样作着料理时──叮咚一声,门铃响了。
因为应该没有人事先说要过来,所以启治觉得很纳闷,但他还是走向了玄关──结果发现那里站着一个有着一头金发和翠绿色双眼的美少女。
她的年纪应该是国中生左右吧。少女的身高比启治矮,拥有看起来不像日本人的端整五官,有张可爱的娃娃脸。身上的服装则是制服。
和启治同一间学校的制服。
「我是神!我可以进去里面吗?」
少女带着笑容展开双臂。总觉得她的身后猛然发出了亮光。
「不行。」
砰!启治关上了门。
叮咚──门铃响起,启治打开了门。
「我是社长!请让我在这里工作!」
「既然是社长,就应该已经有工作了吧。」
砰!叮咚!
「我是家政妇!请让我在这里工左!」
「你说太快了,话都听不清楚了。」
砰!叮咚!
「我是离家出走的少女!请让窝里左!」
「有内情的话不太方便喔。」
砰!叮咚!
「那我到底要怎么说才对呢?」
「朋友的话倒是可以让你进来。」
砰!叮咚!
「鞍──马──同──学,来──玩──吧──」
「你一开始就应该这么说了吧……所以,你到底是谁。看你穿着制服,应该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吧?」
「我们是同班同学。」
「嗯,我们班有像你这样的女生吗,为什么女生会跑来我家?」
启治再次仔细地观察少女。
从她的金发和翠绿色的双眼来看,可能是从国外来的,或者至少可以确定她的父母并非都是日本人吧。年纪应该是国中生左右,也有可能更小。
个子很矮。不过应该超过一五〇公分吧。胸部丰满,该长肉的地方都有长肉。
有可能是娇小的身材使她的胸部看起来特别丰满。
童颜巨乳。
这是启治对她的第一印象。
「那个,因为在那场让同学互相熟悉的棒球比赛里,鞍马同学实在太帅了……」
少女害羞地低下头。
「原……原来你有参加那场棒球赛啊。那果然是同班的啊。好吧,请进。」
启治虽然很犹豫要不要让她进来,但他才刚进入高中就读,想要交些朋友,所以虽然感到疑惑,还是先让她进屋了。
于是,少女就这样成功入侵了鞍马启治的家。
少女心想。
(啊,终于来到这里了。虽然差点就失败,但魔步的建议似乎是正确的。)
没错,她就是黑暗骑士「里面的人」。她反过来利用启治不知道她真正长相这一点,为了接近启治而脱去铠甲来到这里。
「你叫什么名字?」
被启治这么一问,少女胆怯了起来。她是黑暗骑士,本名是「艾尔林·拉格纳·华特」。她正在思考如果说出这个名字,有没有可能使自己的身分曝光。
「呃……请叫我艾莉。」
「……………………艾莉?」
没问题吧,没问题吧?艾莉的心脏像警铃一样跳得飞快。
启治稍微想了一下,抹去了对艾莉这个名字的异样感。
根据启治的判断,既然都有爱理这种名字了,只是重音稍微不一样而已,在这个连写成火星却念作Jupiter的怪异名字都四处横行的时代,根本没什么好稀奇的。
「这样啊。请多指教,艾莉。进来吧,我带你去里面的房间。」
(安全上垒────!)
艾莉在心里回忆起棒球赛时班导师所做的夸张动作。
启治的家是有厨房和两间卧室的公寓。
艾莉望着右手边的浴室和左手边的厨房,穿过短短的走廊,打开门继续往里面的房间走。进入房间后,她看到了正小声播放着新闻节目的电视和玻璃桌,地上则铺着从来不曾折起的棉被。
艾莉深呼吸一口气。
(这就是……鞍马同学房间的味道……怎么会这么香啊……)
她很含蓄地在棉被的一小角坐了下来。像间谍一样潜入这里让她感到愧疚。
「喝乌龙茶可以吗?」
「唔……啊,好。」
(好险!难得学习了近代日本语学,差点就错过使用时机了!)
艾莉一边注意不让启治认出自己就是黑暗骑士,一边以笑容蒙混过去。
她目送启治走出房门,往厨房走去后──
就猛然扑向了枕头。
她把脸埋进去,不停地挥动双脚,享受启治的世界。
滚动滚动……滚动滚动……咻!
短暂享受了棉被和枕头的触感后,艾莉回到原本的位置抱着膝盖坐好。
同时──启治把宝特瓶夹在腋下,拿着两个杯子走了回来。
真惊险。要是再晚个零点一秒,启治就会发现她正在确认他棉被的触感了。
「所以,你的目的是什么?」
启治在地毯上直接盘腿坐下,一边把乌龙茶倒进杯子一边问道。
「啊……嗯。其实我只是想来打扰一下而已。」
艾莉带着笑容回答。为了不让启治起疑,她只能笑了。
「这样啊。」
………………两人陷入了沉默。
该说什么才好呢,该问什么才好呢?艾莉一时想不起来。
「那个……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这是个很没礼貌的问题。虽然她很怕问这个问题,但她就是为此而来的。
「咦,呃……一直都没有喔。」
「这样啊。」
艾莉虽然如此低语,却在心里摆出了胜利姿势。
跟射门成功的足球选手一样,往前冲并一边用膝盖滑行一边举起双手的胜利姿势。
「那么,你有喜欢的女性之类的吗?」
「嗯~~唔嗯~~啊,我有觉得在意的女孩子喔。」
启治闭上眼睛,抱着胳膊,脖子往旁边一歪,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下,结果想到了某个人物。
「是……是是是是是是谁啊!」
同班同学的脸瞬间在艾莉脑中一字排开。
「你来得正好,我刚好想就这件事问问别人的意见。」
「好!不管是什么事情,我都会瞬间帮你实现!」
「好像神灯魔神会说的话啊。嗯,这个嘛……我想要替一位女性作菜。」
「是那个你在意的女孩子吗?」
「嗯。所以我想请你替我尝尝味道。」
启治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又离开了房间。
艾莉在不会被启治看见的位置不满地鼓起脸颊。
(这段恋情,必须防患于未然!)
艾莉燃起了斗志。
如果只是觉得在意,应该还有机会才对。
然后──启治端出来的料理让艾莉瞪大了双眼。
白色的圆盘上摆着沙朗鸭。简直就像是艾莉在异世界的帝国曾吃过的宫廷料理。
(多么美丽的料理啊……)
艾莉的世界里没有鸭子。
但是,像沙朗牛一样用火慢慢烤成中间呈粉红色状态的肉类料理,在艾莉的世界里是最高级的料理。
一个普通的少年竟然在如此狭窄的房间里作出这样的料理,艾莉对此相当惊讶。
「艾莉,你的口水流下来了喔。」
「啊!对……对不起!这样很粗俗对吧!跟野狗一样没品对吧!」
「不,我很高兴喔。」
(啊!好耀眼!他的笑脸怎么会如此耀眼!而且还是对着这么卑劣的我!)
艾莉忍不住展开双臂,不是从下方,而是从左右两侧把手伸进来遮住脸。
「你那是什么古早偶像的姿势啊。好了,总之先吃吃看吧。」
(吃……)
眼前有准备好的餐具。
那并非刀叉……而是筷子。
艾莉拿起筷子,用右手和左手各拿一根,试图以使用刀叉的方式切鸭肉。
「……筷子的拿法和用法错了喔。」
听到启治的话,艾莉吓得身体抖了一下。
「咦!…………是……是这样吗?」
艾莉很焦急。她担心要是无法好好使用这个世界的工具,自己的身分就会曝光。
但是她的担心只是杞人忧天。虽然她的头发和眼珠的颜色已经让启治认为她并非亚洲人,但还不至于觉得她来自异世界。
「要拿刀叉给你吗?」
「不!我这样就可以吃了!我要吃给你看!」
接着,艾莉紧紧地握住筷子,然后──「唰!」地用力插进鸭肉里。
「嗯,原来如此。这样也不对呢~」
「那……那么,你可以教我吗?」
她战战兢兢地抬眼看着他问道。她很怕启治会觉得她是个麻烦的女人。
「可以啊。虽然我不知道我的拿法是不是正确的……」
「正确不正确根本不重要!我学鞍马同学的拿法就可以了!这样就可以了!」
「为什么你的说话方式有点川平风{注:指日本艺人川平慈英}……那么,呃……食指要这样,中指则是这样……跟拿笔的感觉有点像……」
艾莉的心脏怦通怦通地快速跳着。
启治很仔细地从头到尾……实际上是只有手啦,但以仔细教导的意思来说是从头到尾详细地教导她。
他的脸近在咫尺。
这让艾莉非常非常高兴,非常非常非常高兴。
艾莉照着启治所教导的拿法拿着筷子,然后直接──
「唰!」地刺进了鸭肉里。
「你是那个吗,蜜蜂转世投胎吗?」
「好好吃喔!哇──这是什么啊──」
沾满了酱汁的沙朗鸭。艾莉第一次体验到其滋味,甚至感动了起来。
「真的吗,谢谢。」
启治露出了有点害羞的笑容。
艾莉则展现了如同花朵绽放般的笑容。
谢谢。启治只说了这么一句话,就让艾莉觉得好像要升天了。
(啊,这种心情实在太舒服了。虽然魔步说这是杀意,但这心情是无法用它来形容的……一定是我的表达方式太幼稚拙劣,魔步才会误会成杀意吧……那么这种感情到底是什么呢?这种像在燃烧发烫,却又很甜蜜的感情……啊,鞍马同学……啊……)
她用容易冰冷的手按住发热的脸颊,羞怯地扭动着身体。
「你在做什么?」
「啊……没……没什么!哎呀,话说回来,这真的很美味耶。这个酱汁实在太绝妙了。」
「是吗,这是我试着用原创配方做的。」
「这个大蒜的香味──」
「啊,我没有用大蒜。」
「没有用呢!嗯!的确没有大蒜的香味!」
艾莉虽然慌了手脚,但还是像在说「我也这么觉得」似的装出很了解的样子。
「还有其他发现吗?」
「还有……姜的……香味……?」
艾莉偷瞄了一下。她一边窥视启治的脸色,一边断断续续地问。
「里面有放姜喔。」
「对吧!果然有姜的香味对吧!」
「是啊。姜很好用。艾莉也经常下厨吗?」
「咦!嗯……嗯,当然了……我是女孩子嘛!」
艾莉自豪地抱着胳臂……说了谎话。
「那个酱汁还有点独门配方喔……你吃得出来吗?」
「……是那个对吧,以酱油为底对吧?」
「没错没错,酱油是基底,然后呢?」
「然后,呃……这个嘛~有红酒的甜味……吗?」
艾莉没什么自信地偷瞄着启治的表情说道。
「没有放红酒。我用了比较甜的酱油。」
「没有放呢。嗯,的确没红酒的甜味呢……啊,有柚子的香味……吗?」
「嗯,我有放柚子。」
「是吧!有放对吧!嗯嗯。然后是……醋?」
「那不是普通的醋喔。」
「…………柑橘醋………………应该不是吧。」
她一看到启治稍微皱起眉头──就立刻否决自己说的话。
「米醋?」
「也「也不是对吧!」」
启治差点就要说出「也不是」了。
「…………葡萄醋。」
「喔!猜对了「是吧!」」
只是列出知道的醋,竟然就猜对了。艾莉的眼睛闪闪发光。
「啊……」
「怎么了?」
「我说不定有放大蒜。」
「是吧!有放我说过的东西对吧!我一开始说过的东西。」
「啊,不对。我最后还是把它换成姜了。」
「是吧!原本想放大蒜,但后来换成姜了呢!我懂我懂。从味道就感觉得出来了。原来如此,是因为从味道可以感觉到你的犹豫,所以才会在一开始说出大蒜啊。嗯。」
「不过,独门配方不是那个喔,我为了呈现出浓醇又有深度的味道而放了某种东西……果然还是很难猜吗?」
「啊──我知道。很浓醇又很有深度呢。这应该是那个吧~」
「没错,就是那个。」
「辅酶Q10。」
「对不起,那是什么啊!不是那个啦。」
「不是对吧!不是叫那个对吧!那么……呃……负离子?」
「………………」
「也不是……英特尔?」
「………………」
「也不是…………梦?」
「………………」
一阵有如可获得高额奖金的猜谜节目般的漫长沉默袭来。
「………………那个,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
「咦?」
「只要一下子就好,请别看这边。」
「嗯,我是没差啦。」
启治一转身背对艾莉──
艾莉就扑向棉被,在上面打滚。
(完全不知道!猜不出来──!)
滚动滚动……滚动滚动……咻!
享受了启治的味道后,艾莉神情严肃地说。
「请给我提示。」
「啊,已经可以了吗?」启治转过头来,答道:「我使用了鸭子的某个部位。」
「………………鸭子的……」
艾莉不知道鸭子是什么。但既然启治说了部位这两个字,就可以推测它应该是跟牛或猪一样的生物。
而且,还可以假设刚才吃的肉就是所谓的「鸭子」。
「鸭子的……前脚?」
「前……前脚,它还有后脚吗?」
「啊,不是……是鼻子的部位……」
她一边看着启治的表情一边探寻答案。
「也不是……是心脏之类的?」
因为启治露出了「哦!」的表情,艾莉便继续追问:
「内脏!是内脏对吧!」
「答对了。我放了鸭肝,以肝酱油为基底。」
「那……那个……」
「嗯?」
「如果答对的话有奖赏吗?」
「奖赏……你已经在吃了……那要摸摸头吗?」
启治其实是在开玩笑,但──
「就那么做吧!拜托你了!」
因为艾莉强烈要求,他便把手伸向她那漂亮的金发,温柔地抚摸。
(这就是……摸摸头吗……曾被称为黑色灾难的我,竟然被他像婴儿一样对待……不过,感觉非常舒服。真希望能永远保持这样。)
艾莉像是睡着的猫一样闭上眼睛,乖巧地让他一直抚摸。
启治也有种好像自己多了个妹妹或女儿的感觉。
「所以,艾莉,你的目的是什么?」
「咦?」
「你应该不是只有过来玩,而是有什么真正的理由吧?」
「不不不!我真的没有在想什么愧对良心的事情!我只是想接近鞍马同学而已!真的只有这样!真的!」
「嗯,这样啊。」
就算有真正的目的,也不会在这里说出来吧。于是启治放弃了追问。
「对了!鞍马同学,你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想做的事情啊……」
艾莉突然想起了某句话。
男人是狼。你会被吃掉喔。
「……你要吃掉我或玩弄我吗?」
「咦,什么,咦,哪一种,是吃还是玩?」
「你不吃我吗?」
「在艾莉的眼里,我看起来像是巨人或僵尸吗?」
「不不不!怎么看都只是个使风者而已啊!」
「………………你知道些什么,你是老爸派来的吗?」
启治的眼神瞬间变得很锐利。
那眼神和那时候一样。是令人背脊发凉,杀手般的眼神。
虽然是用来威吓人的眼神,但艾莉只要能被启治看着就很兴奋了。
(啊……如果能被他的双眼注视,就算他恨我也或许也无所谓。)艾莉一边这么想,一边慌张地解释:
「啊……那个……在棒球赛的时候,你不是反击了我……黑暗骑士吗。我只是在猜想,你那时好像使用了风的力量。」
「我还以为自己成功地没让人发现我用了风之力哩。」
「为什么呢,很帅啊!非常帅!」
「正如你所言,我的家族代代都有操控风的能力,但只要使用那个力量,全身就会变得红通通,衣服也会变得破破烂烂的………………我觉得很土。」
「也是呢。太过强大的力量,是不应该……展现出来的呢。」
艾莉发出了干笑。因为她毫不隐瞒地使用着黑暗之力。
和启治完全相反。这会不会代表他们个性不合呢?
她不想被启治讨厌。
这样的情绪在艾莉心中不停翻腾着。
(啊!等等!如果鞍马同学在意的女孩子吃了这道菜,会不会就此迷恋上他呢?)
艾莉颤栗不已。
因为自己现在就已经被迷得神魂颠倒了,所以绝不能让「启治在意的女孩子」吃到这道菜。
「那个,这道菜……」
「嗯?」
「我觉得辣度不够!」
艾莉的眼里燃起了熊熊的嫉妒之火。
「咦,辣度,为什么?」
「呃,那是……一种风潮!」
「啊~在高中女生之间很流行的意思吗?」
「没错没错!就是那样!」
「嗯……辣度吗……」
艾莉不着痕迹地伸手在背后打开黑暗恶魔之门,取出了一个玻璃瓶。
「这个!加这个怎么样!」
那是一个装着诡谲紫色液体的神秘小瓶子。
「艾莉,你总是随身携带那种东西吗?」
「因为这是现在的风潮!」
「原来如此。为了能加到任何料理里,所以才随身携带啊。」
启治接过感觉像是装了香水的瓶子,打开瓶盖。
没有任何气味的酱汁。
他滴一滴在手指上,舔了一下──
「这……有西洋山葵的味道呢。或许满适合鸭肉的。」
「就是所谓的秋葵对吧!」
「嗯,不是啦,不过……嗯,这个还不错。」
启治保持着很平静的态度。但内心其实是──
(好辣──!啊──!好辣!辣到想杀人!这就是高中女生的辣度吗!)
他的舌头正痛苦地打滚着。虽然嘴里正陷入牛仔竞技状态,但他没有表现在脸上。
他不想在第一次见面的可爱女孩子面前露出狼狈的模样。
启治有点明白那些明明到了游乐园,却坚持不坐云霄飞车的人是什么心情了。
「我想现在的高中女生应该会用五滴左右吧~」
「喔……这样啊。喔……」
启治咕噜咕噜地喝着乌龙茶,把茶含进嘴里让麻痹的舌头休息。
(哼哼哼,想必连平常只会说「咻哇!」的超人力霸王,吃了这个危险酱后也会说出「好辣!」吧──好好品尝它吧,鞍马同学的心上人。)
艾莉暗自窃笑着,没让启治察觉。
隔天的午休时间,鞍马启治非常紧张。
他手里拿着包得很漂亮的便当盒,提把的地方用花包法绑成像一朵盛开的花。
他拿着便当盒,不断地偷看黑暗骑士。
没有问过她的意见就擅自作了便当,她肯吃吗?
「你在犹豫什么啊,要送给她的话就快去啊。」
知道整件事的情况,在启治眼前吃着午餐的同班同学「辻本丰」无奈地这么说。
「但是……」
「那干脆由我帮你拿给她吧。」
启治拉住打算站起来的丰的袖子,慢慢地站起来。
「知道了啦,我去就是了。」
「没错没错。反正横竖都得去,就快点去吧。」
不管是行动还是情绪全都被他看穿了。真是敌不过丰呢。启治一边搔着头这么想,一边走向黑暗骑士。
「有什么事吗?」
黑暗骑士没有把脸转过去,只小声地这么说。
铠甲底下的心脏正怦通怦通地剧烈跳动着。
「黑暗骑士同学没有带便当吗,我看你昨天跟今天好像都没有吃。」
「……我没带。」
「太好了。」启治把手放在胸前,笑着吐了一口气。
「如果你愿意,请尝尝这个吧!之前打棒球时揍了你,这也算是表达我的歉意。」
「嗯。」
她收下了启治递过来的便当。
「什么什么,你收到什么东西了啊!难道那就是黑暗骑士同学想杀的人?」
她没听到魔步得意窃笑的声音。
(我真是个厚脸皮的女人!连谢谢都说不出口!)
砰!她用力敲了一下桌子。明明还想跟他说更多更多话,却因为紧张而说不出来。这样的自己太窝囊了。
她一语不发地打开便当盒──里面放了色彩缤纷的配菜和白饭。
主菜让她觉得很眼熟。
「这是酱汁,请务必沾着吃。」
「嗯。」
酱汁放在红色盖子的鱼型瓶子里。
「那不就只是酱油吗?」
魔步哈哈大笑地说。
但她心里其实很高兴。
听说在黑暗骑士的世界是不吃午餐的,但在这种情况下她绝对会吃。
然后,如果要吃的话,就只能拿下头盔。
(鞍马同学,这可是个妙招啊。)
「啊,黑暗骑士同学,你是不是不会用筷子?」
启治想起艾莉不会用筷子的事,很后悔没有事先准备刀叉。
「不,没问题的。」
她将鸭肉淋满酱汁,像拿笔一样拿起筷子,敲了敲桌面把前端对齐。
她已经跟启治学过筷子的用法。虽然这件事没有问题,但当她打算拿下头盔时,又察觉到另一件事。
(如果把头盔拿下来,我是艾莉的事情就会曝光……启治就会知道……我是个突然跑去他家的,粗线条又卑鄙的女人。)
黑暗骑士焦急了起来。
她非常担心启治会讨厌她。
结果──黑暗骑士放下了筷子。
「咦,你不吃吗?」
魔步惊讶地问道。
黑暗骑士举起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滋……地用黑色漩涡把料理吞没。
那是黑暗恶魔之门。
黑暗骑士打开黑暗恶魔之门,先暂时把料理关在黑暗世界里,然后再移到嘴里,这样不用拿下头盔也可以顺利吃到料理。
「咦,你刚刚把它吃掉了?」
魔步忍不住又看了一次。
「味道如何?」
「嗯,酱汁调得很不错。基底是略甜的酱油,有姜和柚子的香味。然后应该还放了一点葡萄醋吧──而且,这个富有深度又浓醇的味道…………原来如此,是肝吧。将鸭肝煮融当成肝酱油使用……还有……这里面……放了危险酱。」
「好厉害啊──!不愧是黑暗骑士同学!话说回来,原来那叫危险酱啊!」
启治相当佩服。
只吃了一口。只吃了一口就全部说中了。
事实上,黑暗骑士是先以艾莉的身分从启治口中知道了答案,但启治完全没想到艾莉和黑暗骑士会是同一个人。
黑暗骑士深深感受到了启治的憧憬之意,但她没有多余的心力感到喜悦。
(好辣啊─!好辣好辣好辣好辣啊!第三个辣是「痛」的意思!好辣又好痛!好痛的辣度!辣味好痛啊!──但是我又不能表现出仓皇失措的样子!)
头盔下的黑暗骑士正在哭泣。因为太辣了,汗水和眼泪不停地流下。
虽然很想把它全部擦掉,但要擦就必须拿下头盔,所以只能忍耐。
「黑暗骑士同学吃东西时不用餐具呢~」
魔步一脸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亏她还想说终于可以看到头盔下的脸了。
要让黑暗骑士脱下头盔没那么简单呢。她如此理解。
她不知道黑暗骑士为了去启治家而把铠甲脱了的事。
「我也吃一点好了~」
魔步这么说道,把筷子伸向便当,但黑暗骑士却紧紧抓住她的手臂,阻止了她。
如果魔步吃了,「高中女生的超辣风潮」这个谎言就会被拆穿。
黑暗骑士急着想解决这个危机,便把配菜一样接一样地用黑色漩涡吞没。
「啊~你要一个人独占啊~」
觉得很可惜的魔步只好吃起了自己的便当。
虽然只要吃一口就会被那辣度击垮,但启治作的料理又不能剩下。与其留在黑暗空间,她更想将它化为身体的一部分。
危险酱的辣度仅仅一滴就令人仿佛置身地狱般。
而沾满沙朗鸭的酱汁里,放了多达五滴的危险酱。
但她还是想吃完。
就算身体会被辣得四分五裂。
「真的很好吃。」
她用尽了全力才挤出这句话。
「谢……谢谢你!」
启治很高兴。因为黑暗骑士完全明白他的用心。因为她一分钟不到就把菜全部吃完了。因为艾莉说的事情是对的。
启治忍不住对黑暗骑士敬礼。
然后稍微点头打个招呼,回到了座位。
这时,黑暗骑士想到了一件事。
(等一下。既然他请我吃这道菜,那就代表……鞍马同学在意的女性……是我,是我吗?)
黑暗骑士捂着脸颊,羞怯地扭动着身体。
光是猜想心上人和自己可能是两情相悦,就让她觉得快升天了。
「辛苦啦~」
丰向回到座位的启治搭话。
「……嗯。」
「喂喂喂,你那不干不脆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啊?」
「我的表情很不干不脆吗?」
「很不干不脆喔。好像觉得很高兴,但又有点害羞的表情。」
「你还是一如既往地对我了若指掌啊。」
「我还是一如既往地对你了若指掌喔。」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才好?」
「你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接受现况,一个是不吃午餐。」
「不吃午餐?」
「你现在是这么想的:她吃了我作的菜,好开心喔~不过等一下,这不就代表班上所有人都知道我对黑暗骑士同学有意思吗。这下子不妙了,高中生活才刚开始没多久,就要成为大家嘲笑欺负的对象。」
「就是这样,你很清楚呢。」
「没错,就是这么清楚明白。所以呢,你看那女孩。」
丰的手指所指的是──黑暗骑士。
「比黑暗骑士还要再更远一点,在门的前面。」
教室后门前方。那里有一位正戴着耳机读书的少女。
以高中生来说,少女的脸长得很稚嫩。感觉是个可以用儿童票搭公车的女孩子。
「反正你眼里大概只看得到黑暗骑士同学吧,但那女孩好像没有带便当喔。」
「这样啊。」
「所以啦,只要把你自己的便当送给她,你就可以从迷恋黑暗骑士的变态家伙升级成无法对有困难的人坐视不管的可疑家伙了。」
「那算是升级吗──不过,她愿意收下我的便当吗?」
「愿不愿意接受不是问题。只要能表现出你并非只偏袒一个女生,而是对任何人都平等相助的样子就行了。」
「原来如此。」
「好啦,快去成为班上的大红人吧。」
启治拿着自己要吃的便当,再次朝少女的方向走去。
(唔!他又过来了!)
黑暗骑士很高兴。无论多少次,无论是什么时候,她都想和启治在一起。
但是──启治却无视了黑暗骑士。
这让黑暗骑士相当惊愕,但她又不能把视线移过去。
黑暗骑士跟启治一样,都认为不能被别人知道自己对启治有意思。
所以她抱着双臂,故意不去看。
但她又很在意。比谁都在意。
所以她集中意识,仔细聆听启治的声音。
魔步虽然对她说了些什么,但她完全没有听进去。
「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尝尝这个吧。」
启治把本来是自己要吃的便当放在他不认识的少女桌上。
这句话让黑暗骑士的心跌入了谷底。
(启治的心上人就是那家伙吗!他作给我的便当果然只是在替昨天的事赔罪而已。也就是说只是顺便吗!显然我只是拿来垫档的,她才是真正的对象──)
黑暗骑士趴伏在桌上。
在她的身后,戴着耳机的少女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启治。
跟猫一样的大眼,小巧的嘴唇。
「…………」
少女不发一语地微微点头,收下了便当盒。
她的双眼始终盯着启治。
黑暗骑士在头盔下窃笑。
(鞍马同学的心上人啊!你就好好品尝危险酱的滋味吧!我会一边看着你全身流出各种液体痛苦挣扎的样子,一边前往厕所的!)
少女打开便当盒,没发出半点声响。她淋上酱汁,把鸭肉送进嘴里。
「味道如何?」
「…………味道不错。」
少女只淡淡地说了这一句话。
(怎么可能!)
黑暗骑士忍不住转过了头。
戴着耳机的稚嫩少女若无其事地大口吃着便当。
(就算可以忍耐辣味,也不可能忍住眼泪才对!是因为她很擅长吃辣吗?)
黑暗骑士相当惊愕。她很想睁大双眼表示惊讶之情,却因为眼泪而无法睁开眼睛。
这也难怪。
因为那个便当原本是启治自己要吃的。
所以他没有使用危险酱,跟昨天黑暗骑士在启治的家里,以艾莉的身分所吃的东西是同样的状态。
「哦~那我也可以吃吃看吗?」
魔步实在很好奇那道菜的味道,所以就拿着筷子站起来,走到了少女所坐的位子。
「……如果他不介意的话。」
少女抬头盯着启治的脸,停下了筷子。
「嗯,请用吧。」
「太好啦~让我尝尝吧~」
魔步吃了一口。
「好好吃!还满好吃的嘛!真有你的!」
魔步用力地拍了拍启治的背,以她自己的方式夸奖他。
(这是怎么一回事,魔步也很会吃辣吗,还是说现在真的有超辣风潮?……啊!难道那里面没有放危险酱吗!既然如此──就代表她果然真的是他的心仪对象!而我的那一份是惩罚游戏吗!)
黑暗骑士不停地偷瞄魔步。
她很想现在马上找魔步商量,但──
魔步正在和那个少女用红外线功能交换电子邮件地址和电话号码。
她很想问,但是不敢问。
黑暗骑士一边怨恨着自己内向的性格,一边站起来走向厕所。
「辛苦啦~」
启治一回到座位,丰就把便当盖递给他。
上面放着从丰的便当分出来的白饭和配菜。
「你叫我不要吃午餐,却还是把便当分给我呢。」
「因为我也想成为班上的大红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