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短篇
  5. 十香 NOTICE
  6. 繁体版

十香 NOTICE
2017-06-23 09:44:00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图源:uiop031
翻译:血瞳洞幽
一边大幅度的挥着手,一边向士道的身边小跑了过去。有着像被造物者钟爱所创造的精致的面容,反映着神秘的颜色水晶般的双眸,以及那使人会不自主想要接近的笑颜。明明已经看过好多次了,士道还是会不由自主为那容姿而出神。
【士道?】
【啊….抱歉,等很久了吗?】
士道想要糊弄过去一样一边摇着头一边说着。士道已经为了避免迟到尽量早的从家里出发了,但是十香好像在比那还早的时候,就在约定的地点这个广场上等着了。
【不,我也是刚到】
但是十香精神满满这么说着,一边牵起士道的手。
【嗯,那么出发吧,士道】
【啊,也是呢】
士道也轻轻地点点了头,反握住十香的手,在广场上走了起来。是的,今天是十香约定好的约会的日子。
虽说季节已经进入了秋天,但是阳光依然非常暖和,非常适合约会的日子。
嘎——
【……】
正走着的时候,士道不经意间抬头看向天空。
大厦鳞次栉比的天宫站日常的风景,但是在那之上的空中,现在却正漂浮着一个巨大的球体。
不,球体…这一表达真的是正确的吗,完全搞不懂。【那个】不是真正拥有准确的实体的存在,而好像是将整个空间扭曲之后所表现出的的样子。具体来说就好像通过放大镜将整个景色扭曲一样,换句话说,就好像是通过沾在玻璃窗上的水滴看向外面一样。
而且,不知原因如何,但好像能看到【那个】的只有士道的样子。在街上行走的行人们,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自己头上漂浮着的巨大的扭曲存在。不,就连〈Ratatoskr〉的人和精灵们都没有感知到那个存在。
完全就是说不清道不明暧昧的存在。如果不是〈Fraxinus〉的观测机在那之上观察到微弱的灵波的话,士道就要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脑子出了什么问题了。
【姆,你在听吗,士道】
【! 啊….】
正在考虑这些的时候,被十香搭话了,士道稍稍的被吓到了。
【抱歉啊,稍微发了下呆】
【那倒是没关系,不过士道难道注意到了什么吗】
【啊,不是那回事了】
士道一边有把话题糊弄过去,一边拍了拍自己的脸。虽然,也可以老实说是稍微有些在意那个谜一样球体,但是十香也不例外的注意不到那个漂浮在空中的巨大的球体。说了的话,只会白白给十香增添不安罢了。
而且,比一切都重要的是,现在必须专心在与十香的约会上要说不可。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这才是对付那个球体的办法。
通过〈Fraxinus〉的观测机观测得出来的结论是,不知为何从那个球体之中发出的灵波的波型,就好像是从十香开始,直到现在被士道封印灵力的精灵们的波长的复合一样。
于是,〈Ratatoskr〉从中推测,那个球体的发生原因好像是,精灵们无意识下感觉到的对某物的感情,压力之外某物所形成的。
于是,为了应对那个,士道这几天都在持续和精灵们的单人约会。
耶俱矢,美九,四糸乃,夕弦,琴里。然后是十香。
就如同〈Ratatoskr〉推测的那样,随着士道与精灵们约会的进行,球体所发出的灵波,也逐渐的变弱了。
计算上,只要今天和十香的约会完成的话,那个球体就可以完全的被消除了。
正因为如此,今天的约会才绝不能失败。
【不】
注意用十香听不到的声音这么说着,士道一边摇了摇头。
才不是这样,今天的约会是十香为了士道专门准备的计划。
虽然,确实有些在意球体的事情,但是在那之前,如果不从心里去享受与十香的约会的话,那么对十香就太失礼了。
【好的,今天一定好好开心起来啊,十香】
【哦,交给我吧,士道】
士道刚说完,十香便拍着胸口,夸张的点着头。
【然后呢,今天要去哪里呢】
【嗯?姆,今天就….】
十香刚说到这便停了下来,就像被吓倒了一样,睁大了眼睛。
【这么了,十——】
【危险,士道】
十香打断了士道的话,一边拉动士道的手,另一只手挡向了士道的上方。
【诶,哇?】
突然手被人用力拉动,失去平衡,士道就这样跪倒在了地上。
一瞬间,士道完全搞不懂十香在干什么,但是下一瞬间,就从士道头上传来了物体破裂的声音,然后,不断有类似石块之类的东西打在了士道的头和背,以及周围的路上。
【疼疼疼,什么啊,这是】
士道用手遮住头之后,稍微清理一下头发和肩膀,抬起了头。
稍微捡起了些掉下的东西,仔细看了之后,发现是有这奇怪形状的茶色的碎片,起初还不知道是什么,但当士道看到了一起掉下来的土块和仙人掌之后,就明白了。
【啊…花盆吗,这个】
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上方。一只猫从附近的公寓阳台上探出头来,又扭向一边走掉了。
【士道,受伤了吗】
十香十分担心的看了过来,而且在那眼中,还隐约闪烁着灵力的光芒。
看样子是,将要砸在士道头上的花盆,被十香击碎了。
基本上被封印的灵力,在遇到这样造成精神状态不稳定的危险时,会产生某种程度上的逆流。
【啊,没关系哟,谢谢你救了我,十香】
【姆,没受伤的话就太好了】
十香像放心了一样这么说着,看向了花盆落下的方向。
【但是,真是太危险,到底是什么——】
十香刚这么说着,就再一次停止了话语,睁大眼睛。
看到了十香这个样子,以为会再次落下什么。士道也看向了上方。
但是,却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没有。林立在左右建筑物,晴朗的天空,还有就是谜一样的巨大球体。和之前看到的一样景色,世道奇怪的歪了歪头。
【怎么了,十香,发生了什么吗】
【士道,那个是什么啊】
【那个?哪个啊】
【就是那个啊,士道看不见吗】
十香一边说着,一边再一次用力指向天空。
【天空中飘着好大的丸子啊】(译者注:这个丸子指的不是吃的)
【诶】
因为十香的话,这次换士道瞪大了眼了。
十几分钟之后,士道和十香来到了离刚才所在地方不远的一间咖啡店里。
本来的话,好像当时打算在商店街用好吃的把肚子吃的饱饱的再开始散步的。但是现在比起十香可以注意到那个球体,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
【再确认一遍,十香,你现在可以看到那个球体吗】
说着,士道指向了窗外,从林立的大楼之间,稍微可以看到巨大球体的底端。
十香顺着士道指的方向看去,严肃的点了点头。
【姆,看得到】
【但是,直到刚才为止还看不到的,对吧】
【姆,刚才才看到】
【这样吗…】
士道用手抵着下巴,一边小声说道。
到之前为止,还看不到球体的十香,突然就能认识到那个存在了。那个理由到底是什么呢,士道沉思着。
【啊…】
突然,士道好像注意到了什么。说一起来好像十香开始注意那个球体,是在击碎将要砸在士道头上的花盆的时候。准确的说的话,那时十香取回了一点被士道封印的灵力。虽说还没有达到可以可以显现限定灵装或者天使那种程度,但是确实那时候的十香体内带有微弱的灵力。
【那个,难道是不拥有灵力便看不到的吗】
士道摆出了复杂的面容,轻微的点了点头。
如果这个假说成立的话,说不定就能搞懂只有士道才能看到那个的原因。士道虽然不是精灵,但士道的身体里保存着迄今为止封印的六人份的灵力。
而且士道忽然想起来,前几天出现在士道面前的狂三的事情。确实她也和士道一样,看得到那个球体的样子。
【姆…】
十香搞不清现状一样歪着头,注意到了那个表情,士道才发现自己确实考虑事情考虑的太出神了。
【啊,抱歉】
虽然一瞬间确实有在考虑,将这些话告诉十香真的好吗。但是,既然十香已经能看到那个了,就算现在再对十香说不要注意那个,也是不可能的吧。而且,如果因为这件事再增加事项的不安的话,那才是真正的本末倒置啊。
考虑到了这点,士道就将现在的情况大致的告诉给了十香。
某天早上起来,便能看得到那个的事,以及,经过分析,那个散发着和精灵们的灵波相似的波长的事。最后,为了解决那个要和大家约会的事。都原原本本的告诉给了十香。
【哦,原来是这样啊】
把全部话都听完的十香,失神的睁大了眼睛。(译者注:我知道这句话,出现好多次了,但是没办法,原文就是这样啊)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这样的事啊】
然后,十香露出复杂的表情,再度看向窗外。
【….原来如此,这次的约会是为了解决那个啊,突然说要和大家约会什么的,稍稍有点吓到了呢】
【唔……】
被十香这么说了,士道不禁稍微冒出冷汗。
【不是这样的,那个怎么说呢…确实最初的理由,或者说起因是那个没错。但我也非常期待今天和十香的约会啊】
听到士道慌慌张张的解释,十香很失落的摇了摇头。
【我明白的,如果是因为那个球体才能和士道一起约会的话,不如说反而要感谢那个】
十香重新注视着士道说着。
【十香…】
【但是……姆,怎么说呢,那个是我们的灵力所产生的吧,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感谢那个,但是对于跟大家造成困惑的事情还是很内疚啊】
【不是啊,实际上那个什么危害也没有造成,而且本来也不是十香你们的错啊,所以,就不要在意了】
【但是….】
【就算被这么说了,也不可能说不在意就不在意吧】
【诶?】
【姆?】
就在这时,突然从旁边被人插话,士道和十香吓得抬起了头。
然后,不禁屏住了呼吸。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就在士道他们坐的桌子旁边,一个少女的身影出现了。
被天使羽毛般的发饰束缚住的金发,冰冷的看着二人的双眸。岁数的话,好像比士道稍微小一点。但是那冰冷的氛围却将少女身上仅存的那点稚嫩完美的中和掉了。
虽然少女身上穿着白底上绣着黑线的制服,但是却完全搞不懂是什么学校的。然而少女挎着的背包上,却挂着好几个与少女冰冷的氛围一点都不搭的可爱的布偶。
看到了那个身姿,士道不禁吸了一口气。
这绝不是第一次看到这位少女了。
【你是…】
是的,世道在之前就见过这位少女。
虽然没有说过话,但是从几天前就不断地遇到这位少女。有时是在地铁的站台,有时是在夜晚的街上,甚至有时是在士道的家中。
现身过好几次了,但每次都在不经意间又消失了。就好像幽灵一般的少女。这样的少女突然现身,甚至还被搭话,不被吓到才不正常吧。
【你,你倒是谁啊】
十香意外似的皱起了眉头,紧紧盯着少女的脸。
对于十香的这个反应,少女叹了口气。
【果然,能看到我啊】
【诶?】
对于少女所说的,士道稍微有些在意的地方.[能看到我]那到底指的是….
正当士道考虑着这些的时候,咖啡店的店员把刚才点的料理端了上来。
【让您久等了,特制的汉堡肉咖喱】
【哦,哦,谢谢】
就在士道正困惑着应对的时候,少女就好像不经意似得,用手遮住了店员的双眼。
【喂。你在干什么啊】
【嗯?】
然而在世道这么说了后,少女没有回答,反而是被遮住双眼的店员不可思议的做出了回答。
【怎么了,难道和点的东西不一样吗?】
【诶?啊,不是,没问题】
【姆?…】
士道和十香都诧异的挑了挑眉,明明都被少女挡住了双眼,店员却什么奇怪的反应都没有。
是的,就好像完全看不见少女一样。
【那么就请你们慢用】
轻轻行了一礼后,店员就离去了。
目送完店员后,士道和十香的视线又回到了少女身上。
看到这幅场景,少女稍微叹了一口气。
【嘛…简单说明的话,就是这样了】
【这样是指…难道除了我们之外,都看不到你吗?】
【就是这样了】
少女简短的做了回答,便拉开了椅子坐了下来。
【还没做过自我介绍呢,我是万由里,《雷霆圣堂》的管理人格。】
【《雷霆圣堂》……?】
因为没听过的名字而稍微歪了歪头,于是被称作万由里的少女,仰起了脸,看向了窗外。
【迷之球体…这么说的话,你们更容易理解吗?】
【诶!?】
【啊……!】
听到万由里这么说,士道和十香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啊,那个….是你做的吗?】
【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那个球体,不是因为我们的灵力产生的吗?】
被十香这么问了之后,万由里稍微闭起了眼,点了点头。
【那个认知没有错哦,我也正想这么说呢。】
【什么…?】
十香带着困惑的表情说道,于是万由里好像无可奈何一样叹了口气,看向了士道。
【本来的话,是没有打算在你们面前现身的,但是,没办法了,如果因为对《雷霆圣堂》的不安,而影响了裁定结果的话,就太不公平了。】
【稍,稍微等一下,从刚才开始到底在说什么啊,你到底是什么人啊。而且,那个球体《雷霆圣堂》是……】
听到士道抛出的一个接一个的问题,万由里就好像是要安抚兴奋的狗一样摊开了手。
【稍稍冷静一下怎么样,正在被周围注视着哟,虽然对我来说是没什么关系啦。】
万由里做出了看向周围的样子。
士道也跟着看向周围,但是马上就住了口。如果站在旁观者的视角上的话, 士道就只是在向什么人都没有的地方喋喋不休的说着什么吧。客人们不时的看向这里,小声地说些什么。
【……】
小声的咳了一下,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
于是这次换成十香,探出身子向万由里提出质问。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可是从最开始就完完全全没搞懂哦。】
【诶诶】
万由里轻轻的点了点头,继续了刚才的话。
【我,还有那个《雷霆圣堂》,简单地说的话就是[System]。】
【system…?】
【是的,当一定程度上的灵力聚集在一起后就会自动出现,裁定《器》是否合格。】
【《器》,难道指的就是我吗?】
士道额头稍微渗出了汗珠说道,灵力聚集的事,那个除了不断封印精灵的士道之外,就不可能再有其它人了。
【嘛,就是那样了】
【但是,说成裁定,如果最后不合格的话,会怎样?】
【那个时候…】
看到士道满脸紧张的问道,万由里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天空,就好像要指向空中漂浮着的《雷霆圣堂》一样。
然后在那之后,便将指向天空的手指指向了士道,发出[砰]的声音,就好像用枪将士道的心脏击穿一样。
【就这样吧】
【喂喂……】
士道的脸像痉挛一般抽动着,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因为万由里那卖萌一样的行为,刚才为止的紧张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但还是明白听到了非常不得了的事呢。
但是看着那样的士道,万由里叹了口气,耸了耸肩。
【其实也没必要那么紧张啦,毕竟以现在的状况看来,是没有《雷霆圣堂》出场的机会了。】
【诶?】
【这是几天的监视后做出的结论哦,如果不是这样,就算再怎么被精灵们看到《雷霆圣堂》的样子,也不会像这样和你接触的。】
【是这样吗】
世道这么说了之后,万由里再一次耸了耸肩。
【诶诶…不过虽说如此,但是联系到今天约会的结果,最后会发生什么都还是未知数哦。】
【…….】
因为紧张,士道的脸上再次滴下了汗珠。
但是,那也是没办法的吧。虽说之前就在警戒那个球体了,但还没想到会发展到一旦有什么的话,就会被攻击的地步。
是从士道的表情上感觉到紧张了吧,万由里保持放松的心情,吐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嘛,总而言之加油吧,尽量不要让我们有出场的机会哦。】
这么说着,便转过身,向外走去。
然而。
【……?】
就在刚想迈动脚的时候,万由里的身体便停住了。
理由的话很简单,因为想要离开的万由里的袖子,被十香抓住了。
【……怎么了?】
万由里意外似得歪了歪头。
于是十香用十分认真的眼神盯着万由里说道。
【万由里,你说过要检验士道的吧?】
【…是这样没错啊】
在万由里回答之后,十香大大地点了点头。
【那么,一起来就好了】
【……诶?】
【……哈?】
因为十香出乎意料的发言,士道和万由里同时发出了诧异的声音。
【……然后呢,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就算你问我这样的事。】
万由里做着半月眼向士道询问到,士道也只能用十分困惑的表情这么回答。
虽然这么说,这也是没办法的吧。实际上就连万由里自己,都没想过士道能够解释清楚。单纯只是做出询问而已,为现在自己所处的不可思议的状况。
因为不管怎样,现在的万由里可是被十香牵着手,正走在车站前的广场上。
【那,到底打算去哪里啊,十香】
【姆,好的地方,再稍微等一下。】
就算问向本人,她也只是高兴的嗯着,给些意味不明的回答,而且一边不断地摇动着和万由里牵在一起的手,一边在人群中前进。
万由里的脸上渗出汗珠,一边看向自己和十香牵着的手。
【…话说,这个,不奇怪吗?】
【姆,什么啊?】
【不是,为什么我会和十香牵着手啊?】
【姆….难道你很讨厌吗?】
因为万由里的话,十香露出了很抱歉的表情。
【啊….】
看到了那个表情,突然就不知道说什么了,被那么纯粹的眼睛看着的话,莫名其妙就感觉好像自己做了坏事一样。
【……虽然不是那样,但是这是十香和士道的约会吧,所以就——】
【哦!】
被万由里这么说了,十香突然睁大了眼睛说道。
【是这样啊,道歉了,士道】
【不,也没有啦】
因为十香的话,士道略微露出了苦笑。万由里好像无可奈何似得耸了耸肩,就要松开十香的手。
但是。
【那样的话,士道,万由里空着的手就拜托了。】
【诶?】
因为接下来十香那预料之外的发言,万由里发出了诧异的声音。
【诶 ,诶?】
不,这么说不正确。不只万由里一个,被搭了话的士道也做出了惊愕的表情。但是,被十香那闪亮的双眸盯着请求了,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于是像放弃了一样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很尴尬的表情看向万由里。
【…那个,可以吗?】
【…随你喜欢啦】
万由里视线游离着说道,于是过了几秒,士道小心的牵起了万由里的手。
【…….】
比自己的大得多,士道的手。因为那份感触,万由里稍微吃惊了一下。但是不知为何,感觉如果被士道知道了就会输了一样。万由里努力使自己不在意那一点,保持原来的表情继续走了起来。
但是,怎么感觉有点紧张,万由里轻咳了一下,保持着原来的视线向士道搭话了。
【……话说啊,《Ratatoskr》真的允许了吗,这个。不是完全没有约会的样子了吗】
【连那种事情都知道了吗?】
士道吃惊的回答道,然而万由里却哼了一下。
【我说过了吧,我可是从大家的灵力中诞生的啊】
【啊,是这样啊,好吧,….虽然刚才和琴里联络过了,但是只是被告知了,就暂时保持这样吧】
【那到底是打算干什么啊】
万由里一瞬间皱起了眉……但是很快便像放弃了一样吐了一口气。
确实,如果是她的话一定会这么说吧,在知道具有某种程度的风险上,做出攻击。万由里感觉上理解了。因为毕竟琴里也是形成万由里的灵力的持有者之一啊。
于是,就这样走了有一段时间,突然万由里感觉到了从被十香握着的手上传来很大的拉力。
【哦。找到了,就是那个】
然后,十香很开心的喊道,跑向了街边的一家店里。必然的,万由里和士道也被带着跑了起来。
【哇——】
【什么啊!】
然后十香突然停了下来,万由里撞向了十香,然后万由里又被士道撞个满怀。
【啊,抱歉啊】
【也没关系啦】
万由里游离着视线简短的说道,然后看向十香停下来的店。
看起来好像是面包房的样子,连路边都飘着刚烧好的面包的香味,让人不知不觉就饿了。
十香熟练地走进走进店中,取了三个黄豆粉面包,拿向了收银台。
【就麻烦你结账了】
【好的,黄豆粉面包三个,一共三百九十元。】
【姆,那么就拜托了】
十香元气满满的点了点头,从提着的包中取出钱包付了账。然后就那样走出店门,将黄豆粉面包一人一个分给了万由里和士道。
【首先的话,不管这么说都必须是这个,尝一下吧,很好吃的哦】
说着,十香露出了太阳般灿烂的笑容。
【……】
万由里将那个接了过来,看了几秒后,稍微张开了口。
【….谢,谢了】
【姆!】
十香满脸笑容的点了点头,万由里不知如何是好的看向士道。
【好不容易来一趟,尝尝怎么样】
【…也是呢】
万由里打来了包装,轻轻地咬向了还热着的面包。
散发着香气的面包口感,微微带些甜味的黄豆粉,本来应该完全不搭配的日式味道和洋点心的味道,却在口中完美的融合了,多么不可思议的味道啊。万由里不由自主的睁大了眼睛。
【哇,好好吃啊】
【恩,不错吧,这里的黄豆粉面包可是绝品啊】
是因为自己喜欢的东西被夸奖了吧,十香笑眯眯的吃起自己的面包。完全是一副美味的吃着好东西的少女的样子。万由里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的表情,嘴角也放松了下来。
但是,却在这时和做出了同样表情的士道四目相对了。
【啊】
【……怎么了?】
马上又变回了原来无表情的样子,并带着稍微的威压感问道。士道只好苦笑着回道【不,没什么】。
万由里是有着裁定者身份的审判者。绝不能被还不确定作为灵力的器是否合格的对象小看了。万由里突然很不高兴的背过脸去,嘴一鼓一鼓的咬着面包。
从那之后过了几分钟,等着士道和万由里吃完的十香再次牵起了万由里的手。
【好的,那么下一个就是那里了,要走了哦,万由里,士道!】
【啊,慢点啊】
【喂?】
两人都被十香拉着,再次走了起来。
【到底在干什么呢?那两个人】
就在离天宫站不远的街上,藏在建筑物阴影里的耶俱矢吃惊的嘀咕道。
【疑问。确实,理解不能。】
于是,为了回答这个问题,和耶俱矢有着仿佛镜像般的容貌的双子的姐妹,夕弦也同样做出了吃惊的样子回到道。
不。不只是夕弦一个,左手套着布偶的少女——四糸乃,戴着帽子和太阳镜的少女——美九,也藏在阴影里,看着街上的状况。然后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但是那也是没办法的吧,耶俱矢她们的眼中看到的士道和十香,明明是在约会中却没有牵着手,甚至都没有走在一起。
【难道,吵架了吗?】
【嗯,但是看起来又像是很高兴的样子呢】
四糸乃稍微歪了歪头,然后,左手上带的布偶——四糸奈回答道。
确实正如四糸奈所说的,虽然两人之间隔了微妙的距离,十香却还是很高兴的笑着。士道虽然稍微有些困惑的样子,但是也看不出心情不好。因为无法理解这个状况,耶俱矢她们的头上都飘起疑问符。
就在这时,美九好像注意到了什么似得,摸起了下巴。
【但是怎么说呢,那俩个人又好像正牵着手的样子。】
【诶?怎么看那两个人都是分开着的啊?】
【不不不,不是那样。】
说着,美九便指向了两人之间不自然的空隙。
【达令和十香之间如果再加入一个人的话,看起来不正好是三个人正牵着手吗?】
【就加一人…?】
耶俱矢再次盯向了两个人,确实像美九说的,看起来就好像正牵着一个看不到的人一样。
【恩,但是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呢】
【颤栗。那倒是幽灵吗】
夕弦就好像被吓到一样缩起身子说道,但是脸上却一点都害怕的样子。
但是,美九却【no no no】的摇动手指。
【请再好好看看,如果达令和十香之间的人,是一个小孩会怎么样呢?】
【诶?】
【所以就是这么一回事啦。现在我来扮演十香,四糸乃,达令就拜托你了】
【哦…诶?】
突然被搭了话的四糸乃,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美九却毫不在意那些,用可爱的动作向四糸乃搭话了。
【士道,那里有一家人哦。】
【诶、啊,啊…是的呢,十香】
四糸乃虽然害羞的脸都红了,但还是做出了回答。怎么说呢,果然四糸乃是非常老实的孩子啊。
于是,美九兴致勃勃的接着说道。
【很幸福的样子呢,我也想要和士道的孩子呢。】
【诶诶!?】
【咳咳!?】
【狼狈。难道十香说了那种事吗】
因为美九的话,四糸乃被吓到了,耶俱矢也呛到了,就连夕弦脸上也渗出了汗珠。
但是美九却毫不在意似得向四糸乃眨眨眼示意继续。
【诶,那个的话还太早吧…】
【是么,那么就先为了那个时候来练习一下吧!撒、士道,来和孩子一起玩吧】
这么说了之后,美九便牵起了四糸乃左手上带着的[四糸奈]的手,四糸奈【呀】的叫道,好像害羞似的扭动着身子。
看到了那个样子,耶俱矢和夕弦,以及四糸乃都咽了一口口水。(译者注:其实我不想这么翻,因为我觉得这种表达很不雅,但我想不到更好的了。谁有更文雅的,可以推荐一下。)
【是这样啊,那个是在模仿家族出行啊】
【惊愕。那个就像孩子一样的十香会想到这里啊,稍微有点吓到了。】
【然后呢,十香,请继续。】
但是,提出这个想法的美九,却一边牵着[四糸奈]的手,一边浮现出恍惚的表情。
【唔嘿嘿,达令和十香的孩子吗….一定很可爱吧。我一定要让她叫我[美九妈妈]啊…】
【……】
三人都默默的看着这幅场景。
【好的,接下来就是这里了】
十香下一个带万由里来到的是,距离刚才的面包房只有五分钟行程的游戏中心,伴随着一排排的娃娃机和音乐游戏的音乐,一副热热闹闹的样子。
【这里?】万由里的知识
【姆!游戏中心啊,知道吗?】
【嘛,好歹算知道吧】
万由里说着稍微点了点头,万由里的知识,都是在人格形成的时候从原来的精灵她们之中汇集过来的。游戏中心就是充满各种游戏设施的地方这点还是知道的。
虽然这么说,这也不过[知识]罢了,却没有真正见过。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游戏,万由里还是稍微感到了有点激动。
但是,万有里却摇了摇头重新提醒自己,自己是裁决者,自己的使命是,要对士道是否具有保存灵力的资格进行判定。
这仅仅是为了对士道和十香的约会进行观察。搞错了这点,自己玩起来了可不行。万由里为了将心情平静下来,做了深呼吸。
然而。
【好的,那么士道、万由里,一起玩吧!】
被十香那精神满满地声音叫到并拉起了手,仅仅是一瞬间,万由里的决意便成了无用功。
于是马上慌慌张张的向十香的背影搭话了。
【我的事情就无所谓了,你和士道一起玩吧】
【姆…万由里不想和我们我们一起玩吗?】
于是,十香便带着悲伤的眼神看向万由里。万由里【唔….】 的闭上了嘴。
之前开始就这么想了,十香的这个表情真是太犯规了,不知不觉就感觉这边做出了不好的事一样。
【虽然没有那样的事啦】
万由里这样回答道,十香的表情又明亮了起来。
【那样的话就行了,撒,要玩些什么呢,正好是好机会,不如就找些可以三人一起玩的游戏吧】
很开心的这么说了后,十香便开始在游戏中心找了起来。
【…….】
拿到十香这个样子,万由里只好看向士道,而士道也只能苦笑着耸了耸肩。
【这样不是也很好嘛】
【我这边可是一点都不好啊】
万由里做出了半月眼,叹了一口气。然而这样两人的心情也不可能发生变化。而一边十香已经带着闪闪发光的双眼,向士道和万由里招呼道。
【士道、万由里!这个游戏的话可以三人一起——】
然而就在这时,十香的话突然停止了。
开朗的笑容也僵硬了起来,而且开始发出不稳定的紧张感。
【…?怎么了?十——】
正说着,万由里便注意到了士道的方向。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就在那里了呢,紧紧贴在士道背上,一位少女的身影出现了。
与肩齐平的短发,人偶般精致的面孔。——她的容貌也存在于记忆中。鸢一折纸,士道的同班同学 ,而且也是与精灵敌对的AST中的一位魔术师。
【诶!?】
慢了一步,世道不由屏住了呼吸。
折纸保持着那样用手环住士道的腰,从肩口处看向士道的脸,并开口道。
【为什么不来健康诊断呢?】
然后,说出意味不明的话。
不,那话语本身的话万由里是明白。,但是,在这个状况下为什么会冒出健康诊断的话题呢,完全搞不懂。
【诶……?】
看起来好像士道本人也是一样,保持着非常困惑的表情回答道。
但是,折纸却一点尴尬的样子都没有,继续道。
【健康是比什么都重要的,最好现在马上接受】
【不,不是,现在到底在说什么啊】
【马上接受】
【那个…】
【马上接受】
【…好,好的】
万由里稍微皱起了眉,现在正是和十香约会的过程中,不管有什么原因,都不能接受和精灵对立的魔术师的提议。关于这一点,可要减分了。
……但是,如果万由里和士道处在同样的处境下,恐怕也不是不能理解士道的处境。但是话说回来,本来万由里也不是用点数来给士道评分的。
就在万由里正考虑这些的时候,站在前边的十香走了过来把两人拉了开。
【你在干什么呢,鸢一折纸!快从士道身边离开】
【你才是不要擅自插手我们的事,士道之后要接受折纸先生的心跳心跳健康诊断】
【为什么是个明显就很可疑的名字啊】
然后,两个人的唇枪舌战就开始了,就算在吵闹的店里,两人的声音还是很醒目,周围的客人们的视线都朝这里聚集过来。
【——这样就没完没了了,干脆用游戏来决胜负吧,如果你赢了,我就老老实实的离开,但是,如果我赢了,世道就要和我一起去那里的全身大头照机里呆一个小时】
【我也正这么想呢】
十香愤愤的吐了一口气后答应了折纸的提案。此情此景,万由里不禁用手扶额,叹了一口气。本来正在约会的就是十香,根本就没必要接受那个提案的。看来是被折纸的激将法给骗到了。
【那么就来决胜负吧】
【哦!】
说着,两人便坐在了格斗游戏的操作台前。
然后投入了硬币,选好了角色,比赛就开始了。
【哦哦哦哦哦!吃我这招…】
开始之后,十香便用很吓人的气势摇动着操纵杆,于是十香的角色便连续不断的使出拳头和踢击,但是折纸的角色却将它完全的防御了下来。
【唔——】
折纸有节奏的操纵摇杆和按钮,发出了技能。于是折纸的角色便全身升起了光芒,将十香的角色吹飞了。
【啊?刚才的是什么啊】
十香明显地发出了狼狈的声音。
【……】
万有里小小的叹了口气,实在是不在一个等级啊。嘛,所以折纸才会引诱十香用这个决胜负的吧。
虽说这样,这样下去十香就要输了,作为裁定者这实在是无法容忍的结果。
【没办法了】
万由里走向了正在决胜负的折纸,悄悄的伸出双手,挠向了折纸的侧腹。
【…嗯?】
被突然地触碰感吓到的折纸,一瞬间失去了集中力,已经聚好的技能消失不见,甚至还被十香的拳头打中了。
【….谁?】
折纸吃惊的看向周围,但是很快便又将视线回到了游戏画面上。
这也是没办法的吧。因为在折纸的身边没有任何人。——除了一般人看不到的万由里。
【…嘿】
【…!】
看准了时机,万由里再次挠向了折纸,折纸虽说没有发出笑声,但却因为失去了集中力,败给了十香。
【哦!太好了,我赢了啊,士道】
十香很高兴的喊道,禁不住跳了起来。
看到了事情全貌的士道,虽然露出了苦笑的表情,但是猜到万由里的意图后,还是点点头默许了。
【啊,看到了哦,不是很厉害嘛,十香】
但是,折纸却不能承认这一点。虽然看不到,但是她确实感觉到了有什么在干扰她。
【有人干扰我,我要求重来】
【啊!终于找到你了,折纸小姐】
【从医院跑出来,在这里做什么呢】
看了一下,发现那里站着一位穿着来禅制服的小巧的少女,和一位穿着白衣(比起医生来更像是技师)的少女。看起来像是折纸的熟人的样子。
【…呃,小惠、米尔德雷德】
折纸表情稍微扭动了一下这么说了后,两位少女向折纸的方向走了过去。
【好了,快点回来吧,大家都很担心你哦】
说着,牵起了折纸的手。
但是折纸却很快甩了开来,用像体操选手一样的身法越过人群,逃到了游戏中心之外。
【折纸!】
两人赶忙慌慌张张的追了上去。
还留在现场的的士道、十香,然后还有万由里,暂时都只能呆呆的看着她们的背影。
【姆…那么,我们开玩吧】
听到重新打起精神后的十香的声音,士道轻轻点了点头。
于是在游戏中心玩了一段时间之后,万由里和士道又被十香拉着,带到了别的地方。
【这次的话要去哪里呢,我倒是觉得我差不多该离开了】
万由里一边谈起一边说道,然而十香却露出什么不可思议的表情问道。
【姆,为什么啊】
【就算你说为什么,这是十香和士道的约会吧,为什会要我跟着啊】
【但是万由里的职责是要观察士道的事吧,那么在最近的地方观察的话是最好的吧】
【不,那个】
【而且,万由里不是也很开心吗】
【呃….】
被这么说了,万由里稍微脸红了一下。
确实第一次来游戏中心,感觉非常刺激,也稍稍有点为游戏着迷了。
【但是,那个和这个是不同的话题】
【好了啦,快点这边】
十香又是不由分说的抓住了万由里的手,加快了脚步。
离开了大道的十香走向的是,离车站有一段距离的复合商业设施——天宫五重奏。
大型的购物中心和各种各样的餐厅,电影院聚集的地方。看起来像是和友人一起的学生们,一起出行的家人,还有的话,就是关系很好的情侣。那样的人们聚集在这里。看得出是非常繁华的地方。
穿行在那样的人群中,十香毫无迷惑的向某个地方前进着。
【就是这里了】
【这里是?】
【水族馆?】
看到十香指的建筑物,士道和万由里同时发出了疑问。
是的,水族馆,那个建筑物也存在于万由里的[知识]中。正是作为观察水生动物生态的一种设施。
【恩姆,有好多好多不同的鱼哦】
正说到这的十香,却停了下来,稍稍用担心的表情看向万由里。
【但是哪,万由里,虽说有好多鱼,但是不能吃它们哦,毕竟它们不是饭啊】
【那种事当然知道了…】
【是吗?那么就没问题了】
十香满意地点点头,走向了水族馆。入场的时候,投入了三人份的票钱后,却被收钱的人说【两人份的就行了】。
虽然搞的十香有点摸不到头脑,但是想到了别人是看不到万由里的。勉强的点了点头。嘛,不过十香自己好像有点难以接受一样,便将票钱交给了万由里。
就这样,三人进入了馆内,向深处走去。
走过一段昏暗的路后,来到了宽阔的地方。
【哇….】
看到了里面的景色,万由里不由得发出了惊叹。
被巨大的拱形水槽所覆盖,隧道一般的空间。就好像自己身处海中一样。数不清的鱼和海豚在那里自在的游来游去。就好像幻想的场景一样。
【好厉害啊…什么啊,这都是】
游戏中心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就算作为[知识]知道了,还是无法和实际亲眼看到后的震撼相比。而且还是这么壮观的场景,看来要有一段时间回不过神了。
【…哈哈】
【——呃】
因为士道小声的感叹,万由里终于回过神来。看了一下,发现士道和十香正和蔼的看着万由里。
万由里哈的吸了一口气后,轻轻拍拍脸颊,回到了原来的表情。万由里是裁定者,因为这种事情被小看了可不行。
看到这的士道和十香,只能遗憾的苦笑了一下。
【为什么啊,明明很可爱的】
【姆,就好像小孩子一样。】
【….唔】
果然,露出了那样的表情。万由里羞的脸都红了,移开了视线。
【比起那个,要走了啦】
【姆】
【啊,也是呢】
万由里这么说了后,两个人笑着点了点头。……不知怎么就变成了要为两人带路样子。这样就好像自己在水族馆里玩得很开心一样。变成这么意想不到的结局,
万由里不由得抱起了自己的头。
可是,在这之后的景色一瞬间就将那种想法给吹飞了。
比先前那个更大的水槽中充斥着的广阔而又深邃的深蓝色空间。浑身剔透的水母群,在玻璃形成地板下游动的小型鱼,在小型的水槽中游动着的,五彩斑斓的热带鱼群。
面对着一个接一个的梦幻般的场景,万由里不由得就被吸引了目光。在最初的时候还能明白自己的任务,但到了后来就完全将那些抛诸脑后,和十香一起游玩了起来。
——于是从那之后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在水族馆里稍稍有点玩够了的三人,坐到了休息处的长凳上喝起了在自动售货机里买到的饮料。
【….恩,怎么说呢,之前我可能稍微有点小看了那个,真厉害啊】
听到万由里说出这像投降一般的话,十香非常高兴的点了点头。
【是吧!?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也吓到了呢】
【嗯嗯!特别是那个,翻斗鱼,那个好厉害啊,比想象中的还大呢】
【那个胖乎乎的的鱼吗?】(译者注:这句可能翻得不对,因为十香说的是拟声词,而且我也没见过这鱼啊)
就这样,万由里开始兴奋地与十香交流感想。
但就在这时,万由里注意到士道那微笑着向这边开来的视线。
【…咳咳】
故意的咳了一下,万由里重新摆正了姿势。
然后,万由里突然想到了之前就很在意的事情,重新看向了十香。
【说起来啊,十香,问你一个问题好吗?】
【嗯,什么啊】
【是关于今天的路线的,这个和最开始准备不一样吧,为什么变更了呢】
【哦,连这点都知道吗】
【那个啊,嘛,好歹我也是观察者啊】
万由里这么说了后,十香恍然大悟一般点了点头,接着说道。
【姆,按照最初的计划的话,是要在商店街一边大吃特吃一边游玩的….但是如果万由里也加进来的话,还是这样的话更好吧】
【是在意着我的肚子吗】
【啊,不是那样的——只是万由里说过想要知道士道的事吧,想要知道士道作为灵力的器是否合格。】
【恩,虽然是那样?】
【那样的话,还是这个路线更加适合,今天我们去的地方,全部都是之前士道带我去过的地方哦】
【——】
因为十香的话,万由里睁大了双眼。
确实,一旦被人提醒后就能注意到了。面包房,游戏中心,以及水族馆。全部都是以前是想何时到一起去过的地方。
【而且…】
十香好像想到了什么样的继续说道。
【我呢,被士道带到这些地方的时候,非常开心、非常快乐啊。所以我想万由里肯定也想来这里不会错的。】
【诶?】
对十香这番话产生疑问的,却不是万由里,而是士道。
不过即使这样也是没办法的吧,毕竟万由里距今为止一直都保持着极力与裁定对象保持距离的样子。
但是十香却用非常直接的目光看着两人,继续说道。
【因为,万由里说过的吧,自己是从精灵的灵力之中产生的。那样的话,根本就不可能不喜欢士道吧】
【————、哈…哈】
对那番话语。
【哈哈哈哈哈哈…】
万由里意外的笑了出来。
【万由里…?】
【姆….?怎么了,我说了很奇怪的话吗?】
被突然笑出来的万由里吓到了么,士道和十香都睁大了眼睛。
万由里笑了一会后,重新看向了十香。
然后,察觉到了。
在自己的眼前,一直笼罩的阴云的正体。
【啊,是这样吗….】
万由里是有着裁定者任务的观察者,是针对灵力的器是否具有资格的鉴定者。
但是那个答案,不是早就呈现在眼前了吗。
十香,是曾一度对世界感到绝望的精灵。
赋予了那样的少女笑脸的少年,是不可能不具有保存灵力的资格的。
她存在的本身,便是万由里所追求的答案。
然后——
【……受教了呢】
万由里自嘲般的叹了一口气。
将十香刚才说的话,在脑内仔细回想后便明白了。
直到刚才都没有意识到呢…不对,是自己刻意不去意识这一点吧。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十香精心准备的约会路线的关系,不过现在已经明白了。
借着意外事态的借口,在士道面前现身的原因。
明明可以逃走,却一直被十香牵着手玩到现在的原因。
另外就是,在这段时间里,开心到无法抑制的原因。
这些全部都是因为,一直埋藏在心中的,这份感情啊。
从那之后,大约过了三个小时。
坐在了高台公园的长椅上,看着夕阳辉映下的街道的景色,士道少少的吐了一口气。
在水族馆之后,十香的护卫也没有结束,连着百货公司和商品街之类的,十香将所有曾和士道一起去过的地方都介绍给了万由里。
然后到快要日落的时候,说着最后收尾的地方一定要在这里,十香她们来到了这个公园。
这里是士道和十香第一次约会最后到访的地方,也是士道肯定了十香并向十香伸出了手的地方。确实对与十香来说,这里是最特别的地方也说不定。
【…】
士道悄悄的看向了万由里的方向。
万由里正用非常平静的表情,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街道。
最初的时候她还是一副蹭蹭的样子,但是随着和士道他们一起在街道上游玩,万由里的表情也稍微软化了一点。特别是在水族馆的休息处那次突然地大笑后,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开始跟着十香一起经常笑了起来。
到了现在,已经和十香好到了就想交往了十几年的友人一样。
不过那是当然的也说不定。如果万由里说的话都正确的话,万由里本身就是从精灵们灵力之中诞生的存在,那样的她,和十香关系不好的话才是真正不可能的。
突然,就在士道正考虑着这样的事的时候,万由里突然放松了表情站了起来。
【万由里?】
听到被士道叫到名字,万由里保持原来的步伐向前走了几步,转过身来看向士道和十香。
【我要发表了——】
对于突然向表演一样说出这番话的万由里,士道和十香不禁歪了歪头。
万由里很有趣的看着那样的两人,继续说道。
【调查的结果,承认五河士道作为的灵力容器的资格,裁定者,万由里】
【啊——是这样吗】
对于万由里的话,士道敲了一下手,虽然经过了好多事之后已经快忘了,但是万由里本身是为了判断士道是否具有拥有灵力的资格,才出现的。
从士道的表情中察觉到了他在想什么了吧,万由里耸着肩,苦笑了一下。
【那个表情是怎么回事啊,你该不会是忘了吧?】
【啊。那个…】
【嘛,也没关系啦,总而言之,先恭喜你了】
说着,万由里拍起了手,看到万由里这么做了后的十香,也跟着拍起了手。
【哦哦,恭喜了啊,士道。】
不知道怎么,被这么正式的祝贺了后,比起放心,反而是羞耻心更胜一步。士道苦笑着挠了挠头。
万由里微笑着看着那样的士道和十香,大大的行了一礼。
【因此,判断《雷霆圣堂》的发动是不必要的,进行回收】
伴随着万由里的话语,天空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声音。
然后下个瞬间,覆盖着天宫市的巨大的隐形球体稍稍开始颤动起来,放出淡淡的光,消失在了空气中。
【哦哦,那个巨大的消失了啊】
【真的啊,怎么说呢,好厉害啊】
对于这么壮观的场景,士道不由自主就看呆了。
除了士道和十香之外,谁也看不到的,但却以具有绝对的存在感身姿一直漂浮在那里的不可视的天使。本来在危害和问题出现前,将其消除才是士道的目的。可是真要到了这个时候,心中却产生了微妙的感慨。
不久,那个球体——《雷霆圣堂》 就完全的从空中消失了。
看到这番场景的万由里,静静的吐了一口气。
【这样,我和《雷霆圣堂》的任务都完成了】
【万由里….?】
听到这句话,士道不由自主的喊出了万由里的名字。
然而与此同时,万由里的身体也开始发出淡淡的光。
是的,就好像刚才消失的《雷霆圣堂》一般。
【这是…】
【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士道和十香都吃惊的睁大了双眼,看向了万由里。
对于那样的视线,万由里带着十分困扰的表情,苦笑了一下。
【为什么要做出那样的表情啊,——最初的时候我就说过了吧,我是《雷霆圣堂》管理人格,既然任务已经完成了,变成这样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那个——】
确实正如万由里所说的,士道在潜意识中也理解了也说不定。但是经过和万由里一天的接触,不知不觉便忘了这点。
因为今天一天都跟在身边的少女,那个身姿,完全就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啊。
【再呆一会不行吗,我在最初的时候也想着必须要回到邻界里去了。但是,被士道拉住了手,然后就这样留在了这个地方,那样的话,万由里也可以…】
然而对于十香的这番话,万由里却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行的,那样的事我是做不到的啊】
【怎么会这样啊…】
十香都快哭了出来,然而万由里却微微的笑着,抱住了十香。
【不要哭哦,我啊,是从大家的灵力里诞生的存在,如果十香哭出来的话,就连我也会感到悲伤的。】
【万由里…】
万由里一边抚摸着十香的头 ,一边继续说道。
【我这不是消失哦,我只是要重新回到精灵们的身体里罢了,呜呜…所以要帮我转告给其他的精灵们,要是变得不幸福的话,我可是不会允许的哦】
【姆….姆….】
十香将脸埋在万由里的肩上,点了点头。
万由里再次摸了摸十香的头之后,退了一步,从挂在肩膀上包里取了什么出来,递给了士道和十香。
【这是……】
【嗯……】
士道和十香看向了手上的东西。
那是一个小小的海豚钥匙圈。确实,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是在刚才去的水族馆里卖的土特产。
万由里又从包里取出了一个一样的,摇了摇。
【…哈哈,一样的呢】
这样说着露出了小小的笑容,突然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似地急忙说道。
【才不是因为别人看不到我就偷偷拿的哦,这是好好使用了十香给我的入场费买到的】
这么说来,确实在进入水族馆的时候,十香给了万由里入场费分的钱,用那个钱买了这个钥匙圈啊…不过估计也只是将钱放到店员面前罢了。
【万由里……】
被士道叫到名字,万由里稍微笑着说道。
【可不要搞错了哦,才不是要你们把这个当成我,才给你们的啊】
说着万由里闭上了眼,仰起脸对着天空。
【今天,真的非常开心啊,所以,拜托了,请笑着为我送别好吗,虽然今天的一切都如泡沫一般,但是和你们在一起的时间,真的非常幸福啊】
【…恩,约定好了】
【姆….我也是】
看到士道和十香都点了点头后,万由里露出了今天最耀眼的笑容。
【谢谢,最喜欢你了,十香——还有也最喜你欢了,士道】
留下了这番话语,万由里的身体和光一起消失了。
万由里拿着的海豚钥匙环,也掉在了地上。
士道无意识的向那个伸出了手。
今天的一天,虽然很短,但是和万由里在一起的场景不断在脑中回映着,眼眶也不自觉地热了起来。
看到士道这个样子,十香不由得摸向了士道的肩膀。
【十香——】
然而当看到十香的表情时,士道便停止了话语。
虽然眼睛已经红透了,但十香还是紧咬着嘴唇来使自己不哭出来。
【…….啊,是的呢,十香】
士道大大的吸了一口气,放下了伸向前方的手,将渗出来的眼泪擦掉。如果说不悲伤是不可能的。但是万由里说过了,想要看到士道和十香的笑脸而不是眼泪。
所以,士道和十香都不能哭。
【是的呢,….万由里现在已经回到我们的身体里了,如果哭了话,马上就暴露了呢】
【恩…】
士道这么说了后,十香吸了吸鼻子,更加用力的点了点头。
看到十香这样,士道微笑着摸向十香的头。然而就在下一瞬间。
【哇!】
【狼狈。呀!】
从后方传来了这样的声音,士道们不由的看向那边。
八舞姐妹,四糸乃,美九,四人重叠着倒了下来。看起来是藏在那边的花坛处偷看士道的时候,不知谁弄换了平衡,就这么倒了下来。
【哦,大家都来了吗】
被十香这么说了,精灵们都尴尬地笑着站了起来。然后向注意到了什么似地,跑到了士道的身边。
盯着两人的脸看了一会后,稍微歪了歪头。
【你们两个,发生了什么事吗,眼睛好红哦】
【难道….发生了什么悲伤的事情吗…?】
说着,四糸乃露出了担心的表情。
【不….】
士道摇了摇头,向前踏出一步,拾起掉落的海豚钥匙环。
【悲伤的事情才没有呢,今天是最棒的一天了】
【姆是的呢,真的是最好的一天了】
对于两个人的话,精灵们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士道和十香微笑着看着这样的精灵们之后,再次抬起头看向什么都没有的天空。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短篇 十香 NOTICE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短篇 十香 NOTIC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