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短篇集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回忆录
  5. 第三章 魔术讲师格伦 无谋篇
  6. 繁体版

第三章 魔术讲师格伦 无谋篇
2017-06-22 18:51:22

		

「嗯……这个要怎么办呢……」
这天晚上。
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魔术讲师格伦,正在寄宿着的瑟莉卡大宅的房间里叹息。
「东西确实可以通过这个方式炼成……炼金釜的使用方法也明白……虽然是明白……」
格伦再次看向自己手中的书。
「但是用这个方法,就搞不懂『为什么能炼成这个』的原理了……」
格伦叹了无数口气后,把书本敞开着盖在身旁的小桌子上,自己躺到床上去。
「唉……要怎么办呢……」
重复完同一句话后,再下意识地看看安稳燃烧着的烛台火焰照亮的四周。
四周的墙壁都被与魔术有关的书埋没,一点装饰品都没有。
这原本是瑟莉卡的书房。小时候的自己因为想看书而泡在这个房间,最后把这房间作为了自己的卧室。
为了转移注意力,格伦回想了一下儿时的记忆。这时——
咚咚咚。
「喂,我进来咯,格伦」
敲了几下门以后,她没等格伦应门就把门打开了。
是端了一个木制托盘进来的瑟莉卡。盘子上有包括茶壶在内的一套茶具。
「我泡了茶。你要喝吧?」
「……嗯,喝」
这敲门不是没意义么……格伦把这句话咽回口中,老实地接受瑟莉卡的好意。关于敲门这事就算说再多次也没用,格伦早已明白。
「哼哼,这是我费心弄到的埃克尔产特级茶叶。你满怀感激地喝吧」
「红茶不都差不多么」
「哼,你这不识货的家伙」
就算如此,瑟莉卡还是得意洋洋地把托盘放在小桌上,动作娴熟地准备起来。
用筛子把茶水滤出来,来回在两个已经加热好的杯子里倒满深红色的红茶。热气浮上,清爽的芳香飘荡在四周,刺激着鼻腔。这确实与平时喝的有所不同。
「来」
瑟莉卡从砂糖罐里舀一勺,放入杯中轻轻摇匀,然后再把那杯茶递给格伦。
(确实很好喝……这什么茶啊)
在嘴碰到茶的瞬间,浓郁的香气与柔和的风味温柔地拂过鼻腔与舌头。
不论是有多外行,都能明白这茶非比寻常。
「唔……」
格伦不甘心地沉默了。
瑟莉卡夸耀地观察着格伦不甘心的样子,一边享受着高雅的芳香,一边以优雅的动作把茶杯凑到嘴上……
「咦?」
忽然,她察觉到小桌的一角上盖着的书。
瑟莉卡用空着的那只手拿起书本,看了被打开的那一页的内容。
「哦?这是学院的炼金术实验的教科书?」
「……嗯?啊,是啊。我负责的班级明天要上炼金术的实验课」
「原来如此,是在备课么。你也真是越来越像个讲师了」
「住嘴,你管我」
瑟莉卡笑了笑闹着别扭地喝着茶的格伦,继续看书。
「嚯,真是怀念……红魔晶石的炼成吗?最近的学生做的东西越来越难了……」
瑟莉卡一边喝茶一边看着书上的文字,然后停下了。
「……嗯?从魔矿石直接变换炼成吗?啊,原来如此……要用炼金釜啊。确实这个方法是简单。这就是最近的流行做法么……也对,时代的洪流无法阻挡啊」
瑟莉卡哼地笑了一声,把书盖回桌上。
「红魔晶石在我心中的炼成方法当然还是分解再结晶法……确实分解再结晶法已经老掉牙了,现在也没人会去做……」
「分解再结晶法……么」
格伦呆呆地回应瑟莉卡的话。
「哦?格伦,你记得么?分解再结晶法」
「……这不是废话么。以前你教我的时候,我用过很多次啊」
「是没错。唉,忍不住想起来啦~第一次用分解再结晶法炼成红魔晶石时你那惊讶开心的样子……嘿嘿嘿……」
「快,快忘掉,笨蛋!」
格伦面红耳赤地咒骂着笑嘻嘻的瑟莉卡。
(唔……分解再结晶法么)
这句话点醒了格伦。
如果是这个方法的话,炼成产物的原理和步骤就很明了了。
对元素与物质进行操作的炼金术的真谛,就是对世界上的构成各种元素·物质的『根源素』的排列变换。
根源素排列变换的过程,能用被称为『炼成式』以记号的形式描述出来。分解再结晶法的『炼成式』是从头到尾都非常明确的。
而将必要的素材全部扔进锅里,照着既定的顺序咏唱咒文,按照既定的方法操作炼成釜就能得到产物的近代流行做法无法解释这些。
(但是,要是实验课用分解再结晶法的话……结合催化剂要怎么办?)
分解再结晶法是无论如何都需要『结合催化剂』这个试剂的。但在以炼金釜这种方便的器具为大潮流的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地方再卖催化剂。并且因为那个试剂无法长时间保存,连瑟莉卡的仓库都没有。必须自己合成催化剂了。
(但是,这个催化剂的合成又麻烦,又花时间……需要合成大量的试剂给每个学生用……从现在开始搞的话,通宵是没跑了)
格伦看向房间一角的落地钟,一脸忧伤地叹了口气。
一直盯着格伦看的瑟莉卡突然一口气喝完茶,兀自说道。
「啊,对了,我今晚好像不小心忘记锁地下魔术工坊的门了……最近也没确认试剂的库存,或许会莫名其妙少些什么东西……」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瑟莉卡毫不在意格伦无奈的视线站了起来。
「那,茶喝完了,我也差不多该睡觉了」
瑟莉卡动作迅速地把茶具收拾好。
「你也要赶快睡哦?熬夜是健康的大敌……嘿嘿」
「………………」
瑟莉卡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沉默的格伦,迅速走出了房间。
房间被寂静所支配。
格伦呆呆地望着盖在桌上的书。
——最后。
「哼,真是愚蠢」
格伦哼了哼鼻子,继续躺在床上。
「为了合成催化剂熬夜?为什么我非要为那帮家伙做到这种地步不可啊……」
格伦叽里咕噜地说完,把手枕在脑后,翘起二郎腿。
「臭小鬼们用炼金釜就够了!我要睡了!晚安!」
就这样。
格伦闭上了眼。
「………………」
……第二天。
在魔术学院的炼金术实验室,站在讲台上的格伦高声宣布。
「今天的炼精术实验不用炼金釜!要用古典的分解再结晶法!」
「「「「咦————!?」」」」
格伦出乎意料的宣言让班级炸开了锅。
「又突然说出这种出人意料的话……」
面对格伦一如既往的奇怪行径,希丝缇娜极其无奈用手按住太阳穴。
「我不想再吐槽老师的心血来潮了,但老师是不是忘了,想要用分解再结晶法炼成红魔晶石是需要结合催化剂的。我们可没时间在课堂上合成这种——」
就在这时。
梆!格伦像是甩出王炸一样把一个金属盒子砸在桌上。
「别担心,我没有忘。我已经准备好够全班同学使用的催化剂了」
「咦!?这,这是怎么……?」
「哼!其实我有个熟人非常擅长合成这类药剂!为了上课,我特地让他赶工做出来了!谁让我有那么强的人脉呢……」
格伦得意地说着。不知为何他双眼都有浓厚的黑眼圈,身体像睡眠不良似的摇摇晃晃。
「总之,今天的炼金术实验就决定用分解再结晶法炼成红魔晶石。谁敢反抗我小心我让他挂科」
「太蛮横了……」
「别这么说嘛,希丝缇。老师一定有他的考虑的,一定是这样」
格伦一如既往的奇怪行径让希丝缇娜无奈地叹气。露米娅则负责劝诫希丝缇娜。
虽然学生们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但『既然班主任这样说了,那也没办法』这样的想法还是渐渐占据了主导……的时候。
「我我坚决反对!」
有一个气得双肩颤抖的学生站起来。她是格伦班上的一个双马尾少女,名字叫温蒂。
「分解再结晶法这种哪怕不是魔术师的普通人也能用的老掉牙手法,绝对不是目标成为真魔术师的我该尝试的!」
「看你那么笨手笨脚的,其实只是不想过多动手摆弄仪器和药品吧?」
「你闭嘴!吉卜尔!」
她马上厉声回应眼镜少年吉卜尔的讽刺。
「总,总之!我想要利用炼金釜以及咒文控制体系炼成产物!这种手法,才是与真魔术师相称的华丽炼成法!」
「呼,真魔术师……呢」
格伦像是认同温蒂的话一样点了点头。
「好吧,我懂了。既然你说到这个份上,就让你用炼金釜吧」
格伦太过轻易的妥协让全班再度炸开了锅。
「……但是!炼成的产物不能是红魔晶石。而是紫炎晶石」
「……咦!?」
温蒂表情僵硬了。
「不做红魔晶石……而是紫炎晶石……?这,这也太强人所难了!我们还没学过紫炎晶石的炼成法,而且与之相对的炼金釜的用法也没掌握!就算你突然让我做这个我也做不出——」
这是,格伦开始嗖嗖嗖地在黑板上写字。
于是黑板上出现了两个各种各样的符号与数字排列出来的式子。
「上面的是红魔晶石的排列构造式,下面的是紫炎晶石的。你看,红魔晶石和紫炎晶石的构造几乎是一样的,只是水素和火素的值稍有不同。你是说你没法做出和红魔晶石这么相近的东西么?嗯?温蒂君?」
「这,这个……」
「如果理解了排列构造式和炼成式后再去使用炼金釜的话,基本就能自由自在地合成各种物质。你知道怎么炼成红魔晶石,而不知道怎么炼成紫炎晶石就证明你没有真正理解根源素排列变换的炼成式。你口中的真魔术师只能通过学过的肤浅知识炼成产物吗?」
「唔……」
完全被打败了的温蒂不甘心地低下头。
「总之,今天就用分解再结晶法。要让你们理解炼成式,这种老掉牙的,麻烦的手法是最合适不过了」
格伦坏笑着在学生们的坐席间穿行,走向实验室一角的素材仓库。
「你们就当是被我坑了,试着做一次吧。结果肯定会让你们大吃一惊。毕竟,用这种办法制作的红魔晶石和天然物不同……」
来到素材仓库,打开仓库的双开门的格伦——僵住了。
「…………」
分解再结晶法炼成红魔晶石,需要以一种被称为『辉石』的水晶状矿石作为主材料——
「辉石……用完,了……?」
格伦神情僵硬面色惨白,冷汗从额头流下来。
「呜哇,辉石居然一点不剩了……」
因沉默地僵直住的格伦而有些惊讶的希丝缇娜,从格伦背后窥视仓库内的情况。
「啊啊啊啊啊啊!?大混蛋!辉石不是炼金术里最基本的素材之一吗!?不管怎么说也要记得补充药品吧!」
「那个……老师,怎么了?」
露米娅担心地问道。
但是格伦只是汗流满面,一语不发。
「哎呀哎呀,看来你很困扰呢,老师」
温蒂夸耀胜利般对格伦说。
「没办法了,既然辉石没库存,我们就只好照着预定计划,使用炼金釜从魔矿石开始炼成……」
「……自习」
「咦?」
突然面向学生的格伦瞪大双眼说。
「接下来你们自习一个小时!」
「这,这是什么意思……」
格伦毫不理会希丝缇娜的问题——
「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事到如今我怎能退让啊啊啊啊啊啊——!!」
以迅猛的势头踢开实验室的门,在走廊上一路狂奔起来……
利用强化身体能力的魔术,白魔【身体强化(Physical·Boost)】将自己的身体能力强化到快要对肉体造成损害的程度。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格伦发出奇怪的嚎叫声冲出学校,在费吉托的街道上奔跑着。在人群中穿行,来到商业区。
「把辉石交出来!」
然后,冲进贩卖各种可疑魔术素材的商店大喊。
「噫!?打劫的!?」
因为格伦的面目实在太狰狞,素材店老板不禁发出了惊叫。
「别说废话快把辉石给我!」
「我给,我给!我会给的!请,请一定要放小的一条生路——!」
「喂!你别说这种会让人家误会的话!我是让你卖给我!」
「咦!?」
「多少钱!你敢开价我就敢买!我这边时间很紧的!不快点的话催化剂就要作废了!」
还没缓过神来的店主回答。
「呃,呃~照现在的行情,辉石可以以18利尔,5库勒斯的价格卖给您——」
「噗——————!」
18利尔,5库勒斯,意思就是金币18枚加上银币5枚。
「怎么可能!为毛区区辉石要卖那么贵啊!?这差不多是老子一个月的工钱了!」
「就,就算您这么说……现在辉石的价格正在飞涨……而且,辉石都是论桶卖的,所以……」
「……哈?桶?」
「看,就是那个,那就是辉石的桶。里面装着辉石」
店主的手指向了一个和格伦差不多高的大桶。
「你特么是智障吗!我怎么可能要那么多啊!?我只要5公斤的——大概一个小罐子那么多就够了!你取一点卖给我呀!」
「不,那个……我们不零售的……再说本店基本是接大单生意……」
「咕~~别开玩笑了!那么多辉石我用来干嘛都不知道啊!」
「啊,南城区的商业街应该还有零售的商店……」
「你以为来回一趟要多少时间啊……我现在很紧急啊……」
格伦双手挠头纠结了片刻……
「啊啊啊可恶!就用这个凑合吧!卖给我一桶!」
格伦破罐破摔地把皮包砸在柜台上。
「啊,是,谢谢惠顾……」
「好,确定!我这个月又确定要吃希路缇树了!昨天才刚发薪结果就碰上这种事,可恶啊啊啊啊啊!」
然后,又花了15分钟办理魔术品的购买手续与鉴定手续——
「快点,快点快点~~~~!」
「请别着急……魔术品的交易要按照魔导法,手续是很复杂的……」
交易手续终于结束了。
格伦急躁地将已经空无一物的钱包塞回口袋,把大桶扛在肩上。
「咦!?难道是打算扛着回去吗!」
「不然还怎么样!?」
「没有货运马车或是推车之类的……」
「怎么可能有!唔啊啊,好重……就算用魔术强化了身体能力,重的东西还是很重啊……!」
「路,路上请小心……」
格伦没有再管吓蒙了的店主,一边咒骂着一边走出商店。
就在这时!
「就是这里!之前街坊邻居举报说这家店被强盗入侵了!」
「还说听到了店主的惨叫——!」
费吉托的几个警察慌忙地堵在格伦面前。
「咕……」
格伦面色惨白。
「你,你看!正打算把店里的东西扛出去的那家伙绝逼是强盗!」
「可恶的强盗!竟敢在费吉托生事,不会让你得逞的!」
「啊,不,不是……这是我花钱买下来的……」
「别说谎!我们已经接到报警了!」
「再说,哪有蠢货会在不准备推车或马车的情况下买这么多东西!」
「周围的居民都已经店主的惨叫声了!」
「有什么话等到局子里再说吧!你先老实就范——!」
「就你大爷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扛着大桶迅速跑路。
「啊!?强盗逃跑了!」
「快追!快追啊啊啊啊啊!」
「没时间了!谁有工夫搭理你们啊啊啊啊啊!」
完全解放魔力,将身体能力再强化一个境界。强行增幅身体能力让格伦全身有种被碾压的感觉。他朝魔术学院冲去。
「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要碰上这种事啊!?好想回到无职家里蹲的生活啊啊啊!!」
费吉托里回荡着惨叫。
「哈——哈——哈——嘶——总之,哈,咳咳咳——!」
全班同学都用一种微妙的眼神看着刚刚回到教室,站到讲台上的格伦。
「嘶,嘶,辉石和触媒已经分配给所有人了吗……?哈,哈,好了么……?啊,啊……那现在开始实验!先按照我说的,尽可能将辉石切碎,放到碾钵里碾成粉末……」
「那个,老师,我能问一句吗?」
希丝缇娜惶恐地举起手
「嘶,嘶……干嘛?」
「那个……老师没事吧?」
希丝缇娜的视线看向另一个方向。
她眼中的是散发着异常强大气场的,巨大的桶。
「你是问我……哈,哈……的体力有没有事?还是问我现在……感觉如何……?」
「呃……两边都有」
「明摆着两边都不行啊!」
「说的也是」
格伦泪流满面地大喊。希丝缇娜无奈地叹了口气。
「可恶……明明好不容易能像个人一样活着了……明天的午餐又是树枝了……」
露米娅安慰着丢脸地哭起来的格伦。
温蒂冷漠地看着这一幕,哼了哼鼻子。
「……哼,服了你了,竟然自掏腰包坚持让我们做这种老掉牙的实验……」
她看向自己的实验桌。
「或者说,是其中什么奥妙值得他做到这一步吗……?真是没办法……」
眼前是被一分为二的辉石以及被纸包起来的一方催化剂,还有这次实验要用到的各种玻璃仪器和小火炉——总之就是一些列基本的炼金术实验道具。但是,唯独没有炼金釜。
「唉……为了今年能华丽地战胜希丝缇娜,我好不容易练习了炼金釜的控制技巧,这下全白费功夫了……」
温蒂一边抱怨着,一边拿起辉石和道具开始试验。
在格伦的指导下,学生们的实验顺利进行。
把辉石磨碎,溶在装有特殊魔术溶剂的烧瓶中。用火炉加热,再用冰袋冷却,加入各种各样的试剂。反复进行提纯操作,将不纯物滤掉,渐渐改变物质的构造排列……
在学生们做实验的同时,格伦还在炼金术实验室前方的大黑板上不停地写字。
「刚刚发生的反应,让这里,变成这样……这个部分的灵素被移走两个……土素和气素取而代之以这个顺序加入进来……」
在满是数字,记号和式子的黑板上画出新的箭头,然后写上新的式子。又用横线划掉某个记号,在后面补上新的记号,把计算结果写在下方。
「简而言之,刚才就发生了这样的序列变化。想要证据的话,可以看构造排列式的这个部分。这个根源素的排列规则是不是有点熟悉?没错,这就是红宝石的排列顺序。所以这里才会变成红色」
「原,原来如此……」
学生们佩服地倾听格伦的解说。
他们似乎终于察觉到格伦讲解的这些本质的排列变换原理是无法用炼金釜的高速炼成解释的。
「但是,这个顺序还和红魔晶石的差很远不是吗?所以,为了更加靠近红魔晶石的根源素排列,要加入微量的红铅矿。提醒你们红铅矿的称量一定要小心哦?用量稍微错一点点的话整锅东西就要废了」
说完,格伦开始来回走动巡视学生们的实验。
「好有趣呢,希丝缇」
在用天平称素材质量的时候,露米娅对身旁的希丝缇娜说。
「虽然有很多麻烦的步骤,但总有种自己正在一步步制成红魔晶石的感觉对吧?」
「嗯……没错」
希丝缇娜小心翼翼地把砝码放到天平一侧的盘子里,等待中间的指针稳定下来。
「这个溶液要怎样转化成那种结晶体,这确实是不可思议……露米娅说的没错」
确认了已经停摆的指针读数后,希丝缇娜呼地松了一口气。
「这个炼成的理论解释得很透彻。现在才能明白,只要第三步不加纯水素晶的粉末,就能制作紫炎晶石了」
「没错,嗯,果然老师好厉害」
「……嗯」
希丝缇娜模糊地应了一声,看了看正在巡视实验的格伦。
格伦上课的质量本来就高。
刚刚担任魔术学院讲师的时候因为各种情况,他上课很不认真。而现在他认真起来,那重视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高质量授课也是全校有名。
不过,从刚刚就任开始就展现的『讨厌魔术』的态度现在依旧没改,在上课的时候也偶尔对魔术说三道四。这是格伦的缺点。
虽然是有这个缺点……但在今天的魔术实验中甚至没发生那种事。
今天的格伦无比认真。
他两眼有明显的黑眼圈,表情憔悴,看上去身体不佳,走路摇摇晃晃的。然而他并不在意这些。
主材料辉石也是自掏腰包买的,之前所说的拜托老朋友制作催化剂这一点也很可疑。从他那睡眠不足的样子来看,催化剂肯定是他熬夜自己做的吧。
(到底是有什么驱使讨厌魔术的老师做到这份上呢……?)
与以往大不相同的格伦,让希丝缇娜感到十分惊讶与困惑。
「好,现在大部分工序已经弄完了,接下来就是往体系中加入魔力的步骤」
「呜哇,来了!」
「我最讨厌这一步了!」
学生们看着试验台上小小的金属注射器和筒状过滤器发出不安的声音。
「嗯,虽然我想你们知道用法,但还是解释一遍。先用圣水洗干净注射器,然后用注射器抽一点自己的血,再把注射器插到过滤器上注入血。这样一来,富含生体魔力的的透明血清水就会落到下方的接受盘中……大家应该很熟悉这些步骤了」
对此一清二楚的学生们都面露苦涩。在魔术实验中使用自己的血对魔术师来说是极其普通的一件事,然而不论是谁都无法习惯这个自残的步骤。
「将提炼出来的血清水一点一点地滴入刚才制作的溶液中就行。我之后会在黑板上写明这个时候将会发生什么现象,你们先开始——」
就在格伦敦促学生们开始做的时候——
「我不要」
有学生斩钉截铁地拒绝了。
是温蒂。
「我坚决反对这道工序」
「啊……?」
「为什么我偏要做出伤害自己高贵的肌肤的行为呢?」
希丝缇娜忍不住反驳温蒂唐突的无理取闹。
「喂,温蒂……你事到如今还说什么?抽血的操作我们至今为止也做过很多次了?你干嘛偏偏要在今天说不愿意呢……?」
「她就是在闹别扭」
吉卜尔露出嘲讽的冷笑回应希丝缇娜的话。
「你看,她不是笨手笨脚的么?因为这次实验课突然被要求做步骤很多的实验,她变成全班实验进展最缓慢的一个了」
「你闭嘴,吉卜尔!」
面红耳赤的温蒂为了遮羞盖过了吉卜尔的话。
「总,总之,我坚决反对这个操作!如果我嫁人之前身体有伤痕的话你要怎么负责啊?那,那个,绝不是因为实验进展缓慢而感到不甘心想要闹别扭发泄一下!」
温蒂双眼含泪,愤怒地咬紧牙关。
「哎哟喂……」
格伦发出无奈的叹息。
温蒂综合成绩在希丝缇娜,吉卜尔之后,名列班级第三位。对出身于出有优良传统的大贵族,自尊心很高的她,实验进展缓慢是不能容忍的。
「真是,没办法啦。我知道了,你就用我的血吧」
全班的视线集中在格伦身上。
以格伦的性格,他一定会说『那你不做也罢,随你吧』……之类的话。来者不拒,去者不留,就是格伦的基本风格。
因此,说出这话的格伦把大家吓得不轻。
看来他无论如何都想让学生们完成这个实验。
「如果你还有什么难题我都能帮你解决,别这么说嘛。实验还差一点就完成了,加把劲吧?」
「啊,唔……既,既然如此……那个……」
温蒂难堪地看向一旁。
格伦没管太多,麻利地将绳子困在自己左上臂,用注射器从左手抽血。
(咕……睡眠不足再加上疲劳……恐怕是因为轻度的魔力缺乏症吧,就抽一管子都感觉有点虚……)
格伦勉强保持住清醒的意识,将灌满血的注射器交给温蒂。
「来」
「……这个,真的能用来做实验么?老师的血,总有一种很污的感觉……」
「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我可以哭吗!?我哭给你看啊!」
「……开玩笑的」
温蒂接过装着血的注射器,把脸扭到一旁。
「那个……老师……」
「嗯?」
循声回头,发现单马尾少女琳有些不好意思地站在面前。
「那个……对不起……能拜托老师也给我一点血吗……?」
琳戴着口罩,还时不时痛苦地咳嗽。看来她是感冒了。
是感冒那就没办法了。不能让生病的学生在课上抽血——这是校规。
「好吧,没问题」
格伦像是在安抚惶恐的琳似的笑起来,接过注射器。
像刚才一样抽血——
(……唔……哦……)
眩晕感再次袭来。
格伦强装冷静,把注射器还给琳。
「来」
「非……非常感谢老师!」
看到这一幕的男生们面面相觑,然后都坏笑地对格伦说。
「啊!老师!拜托也请给我一点血吧!」
「呃其实我感冒了——咳咳咳……!」
「你们也太不要脸了吧!其,其实我今天也感觉不舒服——」
「啊,咦?好奇怪啊~我好像发烧了——」
格伦直勾勾地盯着吵吵闹闹的调皮男生们。
「喂,你们也太过分了吧!」
希丝缇娜忍不住站起来。
「不要总给老师添乱!这点小事自己解决啊!你们还是魔术师吗!」
「好~对不起啦~我们会自己干——」
就在这时。
「……可以啊」
格伦幽幽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陷入沉默。
「感冒那就没办法了……我……来把血分给你们吧……大家一定要坚持到最后……哦?」
感觉如此爽朗地说着的格伦双眼已经对不上焦了。
「咦?不,老师,我们只是……单纯地想开个玩笑……」
「来,把注射器给我吧」
「……呜」
面对表情平和但又莫名透着压迫感的格伦,学生们畏畏缩缩地交出注射器。
噗,啾——
「来,下一个」
「呃,那个,老师……我们还是自己去……」
「哈哈哈,你们别勉强啊?没问题的,包在我身上,好吗?」
「……呜」
噗,啾——
「好,下一个」
「等,等一下,老师!?连续抽这么多发真的没问题吗!」
希丝缇娜慌张起来打算劝阻……
「没问题,越抽反而感觉越爽了……」
然而格伦回以爽朗的微笑。
有点不太正常的格伦让希丝缇娜很不安……
「好了,下一个……」
噗,啾——
「下一个……」
噗,啾——
「下一个……」
噗,啾——
「下一个……」
…………
……
「呐,呐,瑟莉卡!还没吗?还没好吗?」
「哈哈哈,你冷静点格伦,这种东西最需要耐心了」
格伦突然发现。
在仿佛褪色了似的背景下,自己和瑟莉卡正在进行炼金术实验。
自己的视线矮了很多,但不可思议的是这并没有什么不舒服。
「好,最后通过这个玻璃管把氢氧化钠溶液倒进去,中和体系……一,二,三,嗯好了,你打开看看吧」
格伦迫不及待地打开金属盒的盖子,取出放在里面的玻璃圆筒。
「呜哇……」
看到圆筒内容物的瞬间,格伦瞪大了眼睛,表情焕发出光芒。
「这是红魔晶石……?」
「没错,厉害吧?」
「嗯!我从没见过这样的红魔晶石!因为——」
「老师~~~~!你振作一点啊老师~~~~~!」
「……嗯?」
身体被来回摇晃的感觉将褪色的景象吹飞。格伦的意识回到了现实世界。
「嗯?这里是……?」
环顾周围。这是魔术学院的炼金术实验室。自己正呈大字型躺在地上。
希丝缇娜蹲下来摇晃着格伦,包括给格伦膝枕的露米娅在内,全班同学都围在格伦身旁一脸担心地端详着他。
「老师,太好了……你终于醒了……毕竟倒得那么突然……」
露米娅安心地舒一口气。
「嗯?发生啥事了?我记得……好像刚刚完成红魔晶石的炼成……」
「才没有!还有很多步要做呢!怎么,你睡傻了么!」
格伦像是要甩开希丝缇娜刺耳的吼叫声似的摇摇头直起身,站起来。
「真是的!身体不舒服就别拼命抽血啊!要是出人命了该怎么办!?」
「老师,我们姑且给你打了增血剂……效果可能不是很好。你感觉如何?」
露米娅担心地问道。
「嗯,没问题,刚才因为一下抽了太多血意识模糊了。不过现在没事了,感觉好多了」
「……太好了,请不要在乱来咯」
另一方面,希丝缇娜别扭的态度依旧没有改善。
「讨厌!真不让人省心!虽然老师努力到这种地步是很值得敬佩,但也别太人担心呀!」
「不好意思啦」
「真的没问题吗?你今天从一开始就很不对劲,觉得不舒服的话干脆终止实验去医务室……」
「都说了没事了。好了,实验继续进行」
放下心来的学生们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但是。
「话说,白猫……」
「怎么了?」
「我老是给你添麻烦,不好意思啊……」
「……哈?」
「话说,你还真是个可爱而又优秀的学生啊。真的,完美无缺,有你这样的学生是我的荣幸啊……」
「「「「呜哇!不行了,这家伙疯了——!」」」」
同学们再度骚动起来。
「你,你什么意思嘛!」
希丝缇娜的喊叫声夹杂在其中。
之后,实验照着执意要进行下去的格伦的意思,稳步地进展着。
经过了几个步骤。通过像虹吸管一样的玻璃器具将产物溶液蒸馏,将蒸馏出来的深红色澄清液体放入圆筒形玻璃容器中,再把玻璃容器放进金属盒子内。
「……经过以上的步骤,我们总算是达到了红魔晶石的构造排列式。只要你们理解了这个过程,大部分的第七火素序列的晶石上都能轻松地用炼金釜炼成」
实验告一段落后,格伦开始给安下心来地喘口气的学生们讲解。
「呃,这个暂且不说,之后就要开始不可逆的结晶化过程了……总之只需要等待结晶『长出来』」
格伦咔咔咔地在黑板上写完要点,回头看向学生。
因为实验马上就要结束了,实验室中弥漫着一种松懈的气氛。
「喂喂喂,你们别大意哦?等结晶生长出来也是炼金术的内容。在这个阶段如果有激烈的温度变化,湿度变化,冲击,震动都是不行的。为了不让桌子有所摇晃请大家镇定一点——」
就在这时。
「格伦·勒达斯,你这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轰,实验室的门伴随着巨大的声响被撞开了。学院的魔术讲师哈雷走了进来。因为他狠狠撞开了门,似乎整个教室都在摇晃。
「是你把我的药草菜园踩坏的么——!!我听说你扛着一个奇怪的大桶在我的菜园里狂奔!这次我决不饶过你!我要向你提出决斗——!」
「都说了不能有震动了,你这畜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以风一般的动作冲到哈雷面前,将黑板擦塞到哈雷嘴里。
「咕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看也不看在实验室门外地地板上痛苦挣扎的哈雷,慌忙地打开又关上学生们的金属盒子,查看里面的情况。
「没,没问题吧!?没有因为刚才的冲击而过快结晶吧!?应该没事吧……唔,太好了」
确认了一圈之后,格伦舒了口气。
被他吓到的学生们都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老师……果然是太累了……」
「看来是的……」
露米娅表情复杂地笑着,希丝缇娜也只好叹息。
「你,你,你这混蛋……想杀了我吗,格伦·勒达斯……!」
哈雷把黑板擦从嘴里抽出来,怒不可遏地走到格伦面前。
「咦?蛤……那啥前辈?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你这家伙……真是时刻都在挑衅我啊……」
太阳穴上青筋暴起的哈雷揪起格伦的衣襟。
「我听说你似乎把我的药草菜园踩坏了!你要怎么赔我啊!」
「噫……那个地方是前辈的菜园么……对不起,我当时在赶路……」
格伦漫满怀歉意地低下头。
「菜园我之后会负全责修好的,所以……能不能放我一马?」
「不,不行!因为你心底里还是瞧不起我的!」
「不,这种事……………………才没有呢」
「这些省略号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啊!」
「其实,Hard Gay前辈是我非常敬重的前辈老师之一啊」
格伦以一脸好青年的样子爽朗地放话道。
「这是你至今为止给我弄错的最糟糕的名字了!」
正相反,哈雷面红耳赤,感觉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决心不再退让的他朝格伦丢出手套。
「总之,快捡起手套吧!我要用魔术决斗和你决一胜负!」
「……我知道了。如果这样能让前辈消气的话……」
在学生们紧张的注视之下,格伦略显无奈地伸手去捡手套……
「啊啊啊啊啊啊——!」
他好像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全速跑到窗边。途中胡乱地踩了一脚地上的手套。
顺带一提,用脚踩对方手套的行为对对方魔术师来说,是最大最严重的侮辱。
「○×△□○×△□~~~!?」
哈雷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
(……好过分)
这时,学生们的心声达成了一致。
格伦完全不管学生们和哈雷,而是紧紧贴在格子窗上大喊着,仿佛世界末日要降临。
「下雨啦!这天居然要下雨!?可恶!我都说了剧烈的湿度变化是不行的——不能这样下去了!」
拿起旁边的试验台上放着的小刀,轻轻划破手指,来到实验室的一角。
「将黑魔【空气调节(Air·Condition)】的咒术付咒在房屋四角,构筑结界,抵抗室内的温度变化!可恶,来得及吗!」
格伦迅猛地在墙角写起魔术式。
「格,格,格伦·勒达斯……你,你这混蛋……」
哈雷全身颤抖着抓住格伦的肩膀。
「啊!前辈,正好你在这!」
格伦像找到救星般喊道。
「请前辈也来帮我构筑结界吧!不如说——快给老子动手!」
「笨……为,为什么我非得干那种事不可!?」
「你发什么呆啊!快点快点快点!话说你这家伙没有指示就不会行动吗!你这愣头鱼!三流!」
「你这充满恶意的说法到底是怎么回事。太不讲理了……」
被骂道这种地步的哈雷已经不再愤怒,反倒变得冷静了。
「拜托啦!学生们的实验马上就要完成了!之后不管是决斗还是说教都随便你啦!」
「……切!」
只要一拿出『学生』这个筹码,哈雷也不好回绝了。
「我之后绝对会把你大卸八块的!」
哈雷忍住愤怒,不情不愿地开始在房间一角写起魔术式。
「呼……赶上了……」
窗外哗啦哗啦地下着雨。
格伦软瘫在实验室的一角,放心地舒了口气。
「……那么,你做好觉悟了吧?格伦·勒达斯」
已经等不及要开战了的哈雷站在格伦面前。
「我们出去打,你可别以下雨为理由推辞哦?」
「……我知道了」
格伦也厌烦地站起来。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战斗。伤害别人以及被别人伤害的事,我都经历了太多。人为什么就不能对别人再温柔一点呢……我,一定永远都无法明白吧……」
「……啊?」
「但是,如果除了战斗以外没有别的方法斩断这仇恨的连锁……拯救被幽深的黑暗侵蚀的前辈的心的话……我会为了拯救你而战!哈……(?)前辈!」
「为 什 么你这么理所因当地成为了正义的伙伴啊!?你到底脑补出怎样的故事了!」
已经不想在和格伦耗下去的哈雷打开实验室的门。
门外随即有什么小东西通过哈雷脚边涌了进来。
「咦!?」
看到那个东西的刹那,格伦猛地朝它扑了过去。
「咿呀————!」
哈雷也被连带扑倒,咕噜咕噜地摔到走廊上去。
「好烫啊啊啊啊啊——!烫烫烫烫烫烫烫烫!」
格伦一边抓着那个东西一边大喊着。
那个小东西是——
「火老鼠?为,为什么火老鼠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希丝缇娜也被突然闯入的侵入者吓得不轻……
「不,不好了——!召唤出来的火老鼠不受控制了——!」
隔壁教室传来了这样的惨叫。
「难道是召唤术的实验课上出了什么问题!?」
「大,大笨蛋——!?到底是哪个蠢货搞出来的——!」
拿着火老鼠的格伦抱怨道。
「有这些家伙在的话周围的气温会急剧上升!我都说了温度变化是不行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老,老师,糟糕了!」
露米娅面色惨白地指向走廊对面。
小小的火老鼠成群结队地向格伦班级所在的实验室冲来。
「来了,非常多——!」
火老鼠是拥有一双大眼睛的,很可爱的魔兽。然而在格伦眼中它们已经是一大群恶魔了。
成群的火老鼠穿过格伦脚边入侵实验室,肌肤能感觉到周围的气温在快速上升。
「别开玩笑了!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了不成!我不会让实验失败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已经杀红眼了的格伦跑来跑去,把火老鼠一只一只地捡起来,
「不行的!老师你这样会被烧伤的!」
「至少先加上【接触保护(Try·Resist)】的咒文——!」
「没这功夫!」
格伦双手抱着一大堆可爱的火老鼠,拼命追逐并捕捉在走廊上奔走的火老鼠。
「哎呀哎呀……老师真是太无谋了」
这时,吉卜尔略显无语地站起来。
「忘记了吗?火老鼠是害怕冷气的,它们的活力会随着体温降低而下降。也就是说,用黑魔【白霜(White·Out)】就能一网打尽了」
然后,吉卜尔对在地板上来回逃窜的老鼠举起手。
「喂!等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个实验也受不了冷气的啊啊啊啊——!」
格伦大喊道。
然而太迟了。
「<洁白之冬岚>——!」
吉卜尔使用一节咏唱。
这样一来格伦的三节咏唱式肯定来不及防御——而且他双手都抱着火老鼠,没办法使用【愚者的世界】。
「我 不 会 输 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格伦冲到吉卜尔左手释放出的冷气前方,用身体挡下了冷气。
「老,老师——!」
「先,先别管我……!」
全身开始结冰的格伦在严寒之中颤抖着作出指示。
「——所,所有人,都用上【接触保护(Try·Resist)】,迅速把火老鼠抓住并带走……听到了么……?」
然后。
格伦的身体开始倾倒。
睡眠不足,肉体疲劳,轻度的魔力缺乏,贫血,烧伤,冻伤……这一整天格伦受到的各种各样的伤害终于突破了限度。
「接下来就……嗯,不好意思……我……已经……不行了……」
啪。
格伦趴倒在地上。
「老,老师!?快醒一醒啊,老师!」
「唉,谁让你那么乱来!男生们,快来帮忙!把老师抬到医务室去!」
听着露米娅和希丝缇娜渐渐远去的声音——
格伦的意识掉入黑暗之中。
…………
结果,火老鼠的事件顺利解决了。格伦失去意识后,别班的同学也赶来帮忙。多亏希丝缇娜冷静的指示,绝大多数火老鼠都被迅速逮住了。她立了一大功。
而大家担心的实验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哈雷给实验室构筑的结界比想象中的更具有稳定温度湿度的功能。这也要感谢超一流天才魔术师哈雷。
最后——
「呜哇!好厉害!」
「这个真的是红魔晶石吗!?」
过了一段时间,玻璃圆筒里自然生长出来的红魔晶石让全班同学们又惊又喜。
「好大……原来红魔晶石能长那么大啊……」
「……确实让人吃惊。就算是天然的晶石也很少有那么大的」
「这个结晶也太漂亮了……鲜艳的深红中透着亮光……」
「和天然物不同,这里面不含别的杂质……有这么漂亮也难怪呀」
学生们拿出炼成的红魔晶石,对着光源观察。他们因取得意料之上的成果而欢闹着。
如果使用炼金釜的话,肯定只能得到豆粒大小的晶石。所以这特别让人惊讶。
「…………」
另一方面。
温蒂离吵闹的人群稍远一点的位置,静静看着自己炼成的红魔晶石。虽然大小稍微逊色于别人的,但就笨手笨脚的她来说,这已经是足以让她兴奋得跳起来的成功了。
「……格伦老师,吗」
说实话,她并不是很喜欢格伦上的课。格伦上的课一直都贯彻合理与实践主义,没有她眼中的优雅与沉稳,显得不大气。
对把魔术当成一种古老而传统的贵族教养来学习的温蒂来说,格伦的课不合她意。她曾一度考虑过申请转班……
但是,看到今天格伦的奋斗,她呆呆地想着……
「嗯,还是再多在让格伦老师教我一会儿吧」
她嘴角拧起,用手紧紧握住了自己炼成的红魔晶石。
在医务室。
躺在床上打鼾熟睡的格伦面前。
「真是……太让人操心了……」
希丝缇娜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不停地抱怨着。
「一定要养成能冷静判断『有能力做哪些事』的习惯啊,不然总有一天会发生无法挽回的事……唉」
「啊哈哈,好啦好啦……」
坐在希丝缇娜一旁安慰着她的露米娅伸出手,摸摸格伦的头。
「感谢老师一直以来都为我们拼尽全力」
「呜咕……」
睡得半死的格伦嘴角划出笑容。
看来是在做什么美梦。
…………
……
「这是红魔晶石……?」
「没错,厉害吧?」
「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红魔晶石!因为——它像太阳公公那样美丽,闪光!」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