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短篇集 DX.1 转生天使也疯狂
  5. Life.2 疯狂哥哥假面
  6. 繁体版

Life.2 疯狂哥哥假面
2017-06-23 12:26:04

		

「呼——这下子有得忙了……」
我——兵藤一诚在一间超大房间的正中央叹了口气。
我现在和伙伴们一起来到社长家——位于冥界的吉蒙里家的宅邸。说是宅邸,其实就是一座很大的城堡。
昨天晚上,社长的妈妈联络我们说「明天有点事情想请你们帮忙」。结果,今天一来,社长的妈妈一开口就表示——
「我希望你们可以将莉雅丝乱买的东西整理整理,或是处理掉。」
似乎是这么回事。
听说社长在日本买了什么稀奇的东西就会送回老家来,导致宅邸里的社长房间都被搬进去的东西占据了。
像是日本武士的铠甲、新撰组的羽织、东京铁塔的迷你模型等等,全都随意堆放在里面。广大的房间都被日本的名产、特产给占满了。啊,连木雕的熊也有,而且还有好几尊!
原来社长在老家的房间塞满了这么多日本货啊。
「……就是因为状况是这样,我才不想让大家看到嘛……」
社长红着脸害羞地这么说。
……以前我们来冥界的时候,社长坚持不肯让我们参观她的房间,原来是有着这样的理由啊。
穿着低胸礼服的社长妈妈对这样的社长郑重表示:
「要怪就怪你在买东西的时候没有事先规划。真是的,就连用钱的方式也和你父亲大人一样……看来今后得重新审视你的零用钱了。」
……喔喔,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呢。社长的妈妈长得和社长一模一样,要说有哪里不一样的话也只有头发是亚麻色这点而已吧。
真是太年轻了。和社长站在一起说是姐妹也会有人信。根本就是美少女。
不过,恶魔可以随自己的喜好改变外貌,所以看不出实际年龄就是了。但是长得美倒是不会错。
就像这样,我们为了将社长房间里的东西搬到地下仓库去或是处理掉而不断行动。
「社长,木雕的熊有这么多个,要不要处理掉几个啊?」
木场这么问,害社长慌张了起来。那些是北方土产当中常见的那种木雕熊。
「等、等一下,佑斗!那些孩子们每一个我都取了名字,全都是很重要的——」
「当然可以,佑斗先生,请你处理掉吧。留一个就够了。」
社长的妈妈打断了社长的发言,斩钉截铁地这么说。
「可、可是,母亲大人!日本有句俗话说万物皆有生命!」
「莉雅丝,我不会说你受到日本的异文化影响是一件坏事,但是这个和那个是两码子事——这些全部都是一样的熊型摆饰。丢掉吧。佑斗先生,我以她的母亲的身份命令你。拿去丢掉。」
「不————!鲍伯!大吉丸!雷恩——————!」
社长的妈妈做出无情的指示,木场只能说声「不好意思」道了歉,便拿着木雕的熊走出房间。社长见状,发出悲痛的惨叫。话说回来,那些熊的名字还真是国际化啊!
社长在兵藤家是个举止优雅的大小姐、大姐姐,一旦回到老家就会表现出我们不知道的反应,感觉特别新鲜。刚才的互动也让除了我以外的大家都轻轻笑了出来。
是说啊,社长妈妈那对丰满的乳房在我眼前不停晃动,害我一直忍不住看过去。穿那么低胸的服装,胸部会变成那样也是无可厚非。
「不好意思,想顺便麻烦各位,莉雅丝大小姐和各位眷属在人类世界缔结契约时所得到东西也只有传送到地下的宝物库没有整理,因此想请各位也帮忙一下。」
这时,做女仆打扮的葛瑞菲雅双手抱着东西-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么说。
『好——!』
我们也以充满活力的声音如此回应。
这样啊,在人类世界缔结契约得到的东西是送到这个家的地下宝物库来啊。得知了意外的事实之后,我们依然忙着整理东西。
—○●○—
「来,请喝茶。」
「呼——心情放松多了。」
我们喝着爱西亚冲的茶,在宝物库的角落稍事休息。
真不是我在说——宝物库超大的!说是宝物库其实也不只一个,还分成好几个区域,地下室最底下的一楼整层都是宝物库,听说光是面积就有好几个东京巨蛋大。
也就是说,这里是代代相传的宝物保管处啊。其他世家大概也是这种感觉吧。
而且宝物还依等级区分,并且依照类型更进一步分门别类。由于面积太过广大,眷属缔结契约得到的东西的区分工作根本就是负重练跑,超累人的……大家也都显得有些疲惫了。
超级有钱人的资产、财产果然不同凡响……这样就算事业经营不善,光靠宝物库里的宝贝也可以撑好一阵子了吧?
将来要独立的话大概也会打造一个这样的宝物库,我得趁现在好好学习一下这里的构造才行。
不过,那还得先升格并打造一座城堡,否则就没意义了。那大概会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吧……
正当我一面喝茶,一面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有个人在暗处对我招手——
(一诚,过来一下。)
那个红发男子是瑟杰克斯陛下。找……找我吗?我左顾右盼了一下,除了我以外的人都没发现陛下,于是我指了指自己,瑟杰克斯陛下也点了点头。
我立刻跑到瑟杰克斯陛下身边。是说陛下今天回到老家来了啊?
「有什么事吗,瑟杰克斯陛下?」
「嗯。难得一诚来吉蒙里家一趟,而且看看时期,我想也差不多是时候了。我有点东西想给你看。跟我来吧。」
听陛下这么说,我狐疑地歪了一下头,但还是决定跟着瑟杰克斯陛下走。
离开地下室进到居住区之后,前进了约十分钟左右。这间宅邸果然大到有剩!虽热来过这里好几次了,但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这里是哪里啊!
「就是这里。」
瑟杰克斯陛下在一扇作工豪华的对开门扉前停下脚步。
陛下打开那扇大门,带我进去。里面是——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巨大的银幕!哇啊——椅子排得像剧场一样!甚至还有二楼!前面也有舞台,还设置了灯光设备呢!
这里是吉蒙里家的私人剧场吗?
瑟杰克斯陛下把受到震慑的我留在原地,在一楼的中央座位区坐下。
「过来这里吧。」
「是、是的。」
我遵照瑟杰克斯陛下的吩咐,在陛下左边的位子坐下。
「请、请问,这里是……?」
瑟杰克斯陛下回答了我的问题:
「这里是娱乐我们邀请的来宾的地方。主要是在我们吉蒙里家的人要表演什么的时候使用……不过顶多好几年才会用一次这里的设备。」
好、好几年才会用一次……这里真的很多闲置的豪华处所呢。
正当我为了有钱人的价值观感到困惑时,身旁的瑟杰克斯陛下拿起放在他右手边的一本看似相簿的东西并且打开。我偷看了一下,内页收纳了好几片带有各种花纹的板状物。上面还以恶魔文字写了些字句……莉雅丝……第一次入浴……?
……这是什么?心生疑问的我问了出口。
「这是……?」
瑟杰克斯陛下拿出了一片薄板。
「你当作是冥界特有的影像纪录媒体就可以了。这是从远古时代一直流传下来的东西。人类世界的摄影机也已经在现在的冥界流通了,不过七十二柱的上级恶魔家多半都还是使用这种冥界特有的产品。可以算是传统吧。摄影工具的构造现在也已经做得很像人类世界的摄影机了。」
哦——原来有这种东西啊。瑟杰克斯陛下在手上展开魔法阵,将刚才拿出来的那片薄板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剧场随即变暗,银幕上也出现了影像。整个剧场都是靠魔力在运作的吗?
「我想给你看个好东西。这本收集册记录的是莉雅丝的成长——而接下来要播放的,是莉雅丝幼年时代的影像纪录。」
社、社长的幼年时代……?
「我……我非常有兴趣!」
我根本是兴致勃勃!居然能够看到社长小时候的校样!我知道了,瑟杰克斯陛是想让我看社长的影像收集册才带我到这里来的啊!
但为什么只有我呢?不能和其他眷属一起吗?就在我脑海里浮现这些疑问的时候,影片已经开始播放了。瑟杰克斯陛下也露出灿烂的笑容说:
「呵呵呵,对吧?那么,我们就来看看吧。」
啊,这个人!一脸就是想拿社长的成长纪录给别人看的样子!要是社长后来知道了应该不太妙吧?
『呆瓜兄长大人!笨蛋一诚!』
感觉她会超生气地这么大骂……虽、虽然很害怕,但我还是想看!
我不敌自己的好奇心,选择了看下去。
「接下来要播放的是我要去工作的时候,莉雅丝来给我送行的纪录。」
这样啊,感觉是家人间令人莞尔的一幕呢。
啊,我忽然想起来了。我好像听社长说过这件事。公务繁忙的瑟杰克斯陛下偶尔也会回老家,这种时候她经常目送陛下离开。
根据社长之前所说,我记得是……
〇莉雅丝•吉蒙里的回忆兄妹篇
『那么,我该回魔王领了,莉雅丝。』
『好的。兄长大人,路上请小心。』
『嗯。下次我回来的时候,再跟你说说生命之树和天使。』
『好的,麻烦你了。』
嗯,应该是这种感觉吧。那时我觉得这很像严谨的上流阶级的对话,还很向往呢。
就在我回想着这些的时候,影像当中现了一个人影。是和现在没什么两样的瑟杰克斯陛下。
出现在银幕上的是瑟杰克斯陛下与社长的妈妈,带着大批佣人站在宅邸的门前。社长的妈妈也和现在没有两样,还是那么美!
『那么,母亲大人,我该回魔王领了。』
『好,为了冥界,你要恪尽职守。』
这应该是出发前的问候吧……奇怪,怎么没看到最重要的社长……?我找着找着,便听见一道可爱的声音。
『葛格大人——!』
抱着小熊布偶的小不点社长奔向瑟杰克斯陛下!
这、这也太可爱了吧!之前社长也曾经变小过,还是和那个时候一样可爱呢!
话说回来,葛格大人?她刚才叫的是葛格大人吗!
影片里的瑟杰克斯陛下带着笑容抱起小社长。
『怎么啦,莉雅?』
瑟杰克斯陛下轻柔地这么说,但小社长可爱的脸蛋早已哭成涕泗纵横了。
『……葛格大人答应要念书书给莉雅听的……却要离开了吗?』
『抱歉,莉雅,我突然有工作要处理,现在就必须回去魔王领了。』
瑟杰克斯陛下感觉有点伤脑筋的样子,小社长则是抱住了陛下。
『那莉雅也要跟!』
『真是伤脑筋啊。』
瑟杰克斯陛下一脸伤脑筋地笑了笑,这时,社长的妈妈试图将小社长拉开。
『莉雅丝,不可以给兄长大人添麻烦。瑟杰克斯肩负着对冥界而言非常重要的使命。』
小社长听了还是一直闹脾气,缠着瑟杰克斯陛下不放。
『不要——!葛格大人是莉雅的葛格大人!』
『哈哈哈,莉雅真爱撒娇啊。』
这样的一幕在我眼前展开。
社、社长!这和你之前告诉我的内容有点不太一样吧?葛格大人是怎样!书书是怎样!别说上流阶级的对话了,映照在我眼前的,根本只是一个最喜欢哥哥的小女生在闹脾气吧!纪录影片中的社长妈妈叹了口气。
『瑟杰克斯,鼻血流出来了喔……真是的,莉雅丝都被你宠坏了……』
不好意思,社长的妈妈。正在看影片的我也快要喷鼻血了,您的女儿就是这么可爱!
「这个时候的小莉雅也好可爱啊!」
——!坐在我身边的魔王陛下带着笑容流着鼻血,连眼泪都掉下来了——!
「小时候的莉雅丝总是跟着我到处跑。无论何时何地,她总是东一声『葛格大人』、西一句『葛格大人』地找我撒娇。我也会陪她睡觉觉,还会帮她洗澡澡……啊啊,小时候的小莉雅……已经回不去那个时候了……只存在于影片当中……可是,现在的小莉雅也长成一位出色的淑女了,这样也相当不错……」
——脑粉啊!根本是个溺爱妹妹的哥哥!而且还一个人自言自语又突然有所领悟!
他是魔王耶!各位,这个人可是传说中的魔王路西法啊!
『母亲大人,我可以带莉雅——』
影片里的瑟杰克斯陛下抱着粘在他身上不肯离开的小社长这么说,但社长的妈妈摇了摇头。
『不可以。你在说什么啊……老公,你也说说他吧。当上魔王的儿子是这副德性的话,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对冥界的民众交代……』
社长的妈妈看着镜头说。
……难道,正在拍摄这一幕的人……这时,一道熟悉而且很绅士的声音传进我的耳中。
『……小莉雅……耍任性的表情,也好棒啊!』、
……是声音听起来颇为兴奋的社长的爸爸。
你们父子俩是在干嘛啊!
「对了,这个时候父亲大人一面流着鼻血,一面看着莉雅丝的模样而泪流不止呢。」瑟杰克斯陛下如此补充说明。原来是这样啊!社长会那么任性都是爸爸和瑟杰克斯陛下宠出来的!啊啊,仔细一看,影片里的那些佣人也都露出苦笑,像是想说「又来了」似的。影片里的社长妈妈再次重重叹了口气。
『……我们家的男人怎么都这样……』
我也这么觉得,社长的妈妈。可是,这个小社长实在是太可爱了,难怪两位会如此溺爱她。我相当能够体会吉蒙里家男性的心情。
正当我像这样苦笑的时候,瑟杰克斯陛下从收集册里拿出一片新的纪录薄板,并以魔法阵转移。
银幕上的影像随之一变。
「接下来是她和苍那一起玩的时候拍的。」
和苍那会长一起玩?出现在银幕上的是小小的社长小小的苍那会长!她们两位
『不要——!这只熊熊史黛拉是葛格大人送给莉雅的——!』
『小气鬼莉雅!借人家玩一下有什么关系——!』
同时抢着一只布偶熊——
接着,惨剧就在我眼前发生了。
啪滋!
一道撕裂声响起。布偶熊的耳朵被扯掉了。
看来,壮烈的玩具争夺战当中出现了犠牲者。
小社长和小会长茫然地看着这个状况。
『啊……史黛拉的耳朵断掉了……』
隔了一拍之后,小社长放声大哭!
『呜呜……葛格大人送给我的史黛拉的耳朵断掉了啦————!』
小会长见状,也哭着开始道歉。
『呜哇——!对不起,莉雅——————!』
『『呜啊——————啊啊!』』
眼见两人同时嚎啕大哭,双方的亲人分别抱住了她们。是瑟杰克斯陛下和利维坦陛下。
『哈哈哈,不可以哭喔,莉雅。等一下再拜托女仆帮你把耳朵缝回去吧。』
『哎呀,小苍也不可以哭喔!你已经乖乖说对不起了,要跟人家好好相处才行呀☆』
两人抱着自己的妹妹,哄着她们。
瑟杰克斯陛下和利维坦陛下笑了出来。
『看来,我们都太宠妹妹了呢。』
『是啊,不过我已经把她教得很有规矩了喔。』
『要说规矩的话,我对我家莉雅的要求也是很严格的喔。』
『不不不,我们家的管教比较——』
……影片中的两位魔王陛下平静地开始争论了起来。带着哭累的小社长和小会长到床上哄她们睡着之后,两位再次唇枪舌战了起来。
『……赛拉芙露,看来还是有必要一较高下吧?』
『是啊,你说的对,小瑟杰克斯。我也觉得必须分出高下才行。』
散发出奇妙的魄力和霸气,两人大喊:
『我们家的小莉雅比较可爱!』
『不对!我们家的小苍比较可爱!』
『跟我过来!我拍了小莉雅第一次表演唱歌的珍贵影片保存了下来!』
『我也从家里带了「小苍第一次一个人换衣服」的影片过来,就是为了在这种时候播给你看!』
他们两位对彼此秀出纪录影片的收藏本,完全展现出身为哥哥、姐姐溺爱妹妹的一面,狠狠瞪着彼此!
……瑟杰克斯陛下和利维坦陛下还会做这种事情啊……该怎么说呢,我心目中对魔王陛下的印象一次又一次改观了呢。
——这两位魔王陛下真的没救了。
这时,社长的妈妈再次现身于影片当中。
她皱着眉头,眼角不停抽搐地说:
『你们两个!这是在做什么啊……?』
社长的妈妈现身,让瑟杰克斯陛下和利维坦陛下都全身僵硬了起来。
『母、母亲大人……这个嘛,该怎么说呢……应该算是在聊莉雅丝和苍那吧……』
『阿、阿姨大人!我们绝对不是在吵架……』
面对吞吞吐吐的两个人,社长的妈妈散发出充满震撼力的气焰,拳头不住颤抖。
『……身为魔王的你们竟然为了争谁的妹妹比较优秀而吵,你们以为这样有办法肩负起这个冥界吗!瑟杰克斯!跟我过来!今天我绝对不会轻易饶过你!赛拉芙露也过来!你母亲和我从学生时代就是朋友!所以你等于是我的女儿!过来和瑟杰克斯一起好好反省反省!』
『遵、遵命……』
『遵命,阿姨大人……』'
两位都一把年纪了,却像这样被社长的妈妈带走——而且他们两位还是得扛起冥界未来的魔王陛下。
「哈哈哈,我和赛拉芙露这个时候在母亲大人面前都不敢造次呢!」
瑟杰克斯陛下豪迈地笑着如此表示……我看现在也是吧?而且在魔王夫人葛瑞菲雅面前也一样不敢造次……
不过魔王陛下炫耀妹妹的行动可还没结束。
—○●○—
『今天,真是非常感谢各位,能莅临我的发表会。』
小社长在舞台上,带着紧张的神情,略显僵硬地问候观众。
纪录影片换成以这个剧场为舞台的,小社长的钢琴演奏会。
「这是小莉雅第一次举办钢琴演奏会……我们邀请了各个名家的贵宾,让她在这里演奏钢琴……」
瑟杰克斯陛下溺爱妹妹的说明依然持续着,而尽管嘴角开始有点抽搐了,我依然看着社长的纪录影片。
……我不知道该做何反应才好!不,看社长的成长纪录是很开心,也让我感到很荣幸!但是,身旁的妹控魔王陛下时而欢笑、时而流泪,带着丰富的表情热烈地对我畅所欲言,实在让我有点跟不上他的脚步!
这就是那种「我对这个话题非常有兴趣,但是听人家讲到超乎必要地兴奋,反而感到有点退缩」的常见状况。
这时,瑟杰克斯陛下从怀里拿出一只装饰精致的怀表,确认时间。
「哎呀,已经这个时间了啊。继续待在这里会让大家起疑吧。」
瑟杰克斯陛下停止播放,将回到手边的薄板放回收集册里。我用眼角余光瞄了一下那本收集册——不小心看见了一片标题上以恶魔文字写着「秘密」的薄板。
瑟杰克斯陛下察觉到我的视线,便开了口:
「这片吗?这是……嗯,说的也是……」
瑟杰克斯陛下突然停止说明,摸着下巴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是、是怎样……?
陛下自言自语地说了句「嗯,就这么办吧」之后,就传送了那片薄板,银幕上便再次出现影像。
出现在银幕上的——是小时候的社长的睡脸。她在、床上和布偶熊一起睡觉。
「……睡脸?社长正在睡觉?」
「嗯。这片薄板啊……」
影像一变——出现在银幕上的依然是睡脸。这次是在沙发上睡着的时候。
之后的影像一变再变,也一直都是社长的睡脸。
……这该不会是……
「这片是集结了社长的睡脸剪辑而成的吗?」
瑟杰克斯陛下点头回答了我的问题。果然是这样啊。
「这是随着莉雅丝的成长一起拍摄,累积而成的睡脸画面特集。在纪录影片当中也是数一数二的珍宝。原则上,她年纪还小的时候都拍得到……但是再怎么说,莉雅丝长大了以后就没办法拍她的睡脸了。记录到一半就中断,真是令人遗憾。」
瑟杰克斯陛下一面叹气,一面这么说……那是当然了,社长小时候也就算了,对已经上了高中的社长做那种事情的话,可是会被分类成变态喔!
「所以说!」
瑟杰克斯陛下转过来面对我,握着我的手说:
「能够在我之后继承这个工作的,就只有一诚了。你应该也很想让这一度中断的,名为纪录的宝物复活吧?」
他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啊!
「这、这是什么意思?」
「今后就由你来拍摄莉雅丝的睡脸了!」
…………呃……
我不知该做何反应,但瑟杰克斯陛下高举拳头,振振有词地说:
「既然决定下来,事情就好说了!很好!关键就是今天晚上!」
「咦?咦?」
当下无法理解的我,没想到当天晚上就差点走上极度偏差的变态之道。
深夜。
吉蒙里家的社长房间也整理完了,我们已经回到兵藤家来。
在这个大家都已经熟睡的时段,我和瑟杰克斯陛下待在位于顶楼的空房间里。
「真是个适合拍摄睡脸的好夜晚。你也这么觉得吧,兵藤队员?」
这么说着的,是身穿看似在某电影里保护某市的某蝙蝠男的角色扮演服的瑟杰克斯陛下。这已经完全超越可疑人士而成为变态了……顺道一提我是穿睡衣。
「……是啊,瑟杰克斯陛下。」
瑟杰克斯陛下竖起食指左右晃了晃。
「不对。我不是瑟杰克斯。我是『小莉雅的睡脸摄影队』的队长,哥哥假面!」
瑟杰克斯陛……哥哥假面摆了某种奇特的姿势,还一副自以为很帅的样子!
算我求您了!回某市去吧!不对,回冥界去吧!这里很和平的!您的存在反而会扭曲这里的和平啊!
我对这位陛下的印象只有穿着角色扮演服玩耍耶!他真的有在做魔王的工作吗!
「听好了,兵藤队员。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用这台摄影机拍下莉雅丝•吉蒙里最私密的睡脸。拍摄是你的工作。必须由你拍摄才行。」
说着,哥哥假面将手持摄影机交给了我。
「……说穿了,我一直都和她睡在一起,趁那个时候拍不就好了?」
我不以为意地试着表示意见。我觉得这应该是最快的方法了吧……然而,哥哥假面摇了摇头说:
「不行。这样子程序上就不对了。听好了,兵藤队员。拍摄睡脸的时候,就是要心怀些许歉疚,同时蹑手蹑脚地偷偷逼近,潜入房间内,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拍摄发出可爱鼾声的偶像、女明星,乃至于心爱的女性,这样才有意义!」
……就算您说得这么慷慨激昂也一样啊……这样根本是变态吧,怎么想都是变态的所作所为!应该说,有什么好程序不程序的!我受够这个魔王了!
「您对葛瑞菲雅也做过这种事情吗?」
「是啊。」
「结果呢?」
「差点死掉。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意识到死亡的逼近。」
根本不行嘛!根本是生死关头啊!那是当然了,就算是再怎么亲密的人,做出这种变态般的举动只会让女生觉得恶心或是生气吧!应该说,对方可是和利维坦陛下并称的最强女性恶魔,就算是闹着玩而已也真的杀得死人吧!
「不过,你放心吧。这要行动的是你。我想,我应该不会有事。冥界就交给我了。」
「呜呜,我怎么会认识这种人啊……」
我也只能哭了!恶魔业界的首脑这样对我施加压力啊!
每次和瑟杰克斯陛下变得更亲密一点,我就会见识到他鬼扯的一面!人人都说四位魔王私底下很夸张,而日子过得越久我就越能强烈感受到其中的缘由!
「我希望一诚能够继承这个行动!能够负责拍摄莉雅丝今后的睡脸的人,就只有你一个了!我只能托付给你了!你就当作这是继承仪式吧!好了!我会在这个房间对你下达指示,那么,出击吧!」
陛下就这样目送我离开!呜呜,这是什么状况啊……居然还得陪魔王陛下满足他的兴趣……而且还希望我继承下去……
我将对讲机装在耳朵上,走出位于顶楼的空房间。
目的地是二楼的我的房间。社长和爱西亚睡在里面。我原本也和她们一起就寝了,是在确认社长和爱西亚都睡着了以后才到顶楼来的。
溜出我的房间时是很顺利,不过现在要为了拍摄溜回去,不知道有没有办法不被她们发现呢?
……我尽可能消除了气息,小心翼翼地蹑手蹑脚前进。我到底在干嘛啊?这里是我家耶,怎么会搞到像在当小偷啊?
不,还是别想这些好了,只会越想越难过而已。
走下楼梯,来到四楼时,对讲机传出了说话声。
『现在前进到哪里了?完毕。』
「呃——到四楼了。完毕。」
『收到。前进吧,完毕。』
我们如此对话。感觉就像是间谍行动。瑟杰克斯陛下听起来好像很认真,但又好像非常乐在其中。
……现在我已经不会多说什么了。正当我准备继续下楼的时候——
「……一诚?」
忽然有人对我搭话。楼梯那边也传来脚步声——是身穿夏季和服的朱乃学姐!是把头发放下来,已经准备要睡觉的朱乃学姐!她刚从楼下走上来。
「……朱、朱乃学姐……!」
糟糕了!没想到会在这里撞见朱乃学姐!我顿时困惑了起来,表情也变得僵硬!
「……怎么了?这么晚了还在这里……」
朱乃学姐一脸狐疑的样子。啊,她手上拿了宝特瓶装的茶。看来是半夜口渴,所以下去一楼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吧。不过,时机也太不凑巧了!
我用没多少容量的脑袋思索着该如何蒙混过关……结果脱口而出的——
「我、我想见朱乃学姐……」
是这么一句话,还带着僵硬的笑容!
这可是非常不得了的一句话!居然在深夜对着住在一个屋檐下的女生说「我想见你」!根本就是夜袭宣言!说真的我是很想夜袭啦,不过真的那么做的话会被社长杀掉的啊!
尽管觉得不太妙,我依然苦思着接下来该如何是好……至于朱乃学姐,她露出含情脉脉的眼神,红了脸颊。
……呃——这到底是什么反应啊……
「我好高兴……一诚竟然来找我……」
朱乃学姐贴了过来,紧紧抱住我!透过夏季和服的轻薄布料,可以感觉到朱乃学姐的弹嫩肉体的触感啊——————!胸、胸部的这种触感是……里面没穿吗!
我的身体隔着一层薄布感觉到胸部的弹嫩!会死!这样会死人的!
我喷出鼻血了。这个状况对现在的任务而言非常不妙!趁现在乖乖吐实的话,或许可以仰赖朱乃学姐的协助吧?
「那、那个,朱乃学姐……其、其实……」
尽管我打算说出真相,朱乃学姐依然说着「我好高兴,一诚……」,看起来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而且,她看到我手上的摄影机了!这个没办法辩解了吧!说是来见她的,手上却拿着摄影机,这种状况根本不可能吧!
「……摄影机?难道,一诚和我……那个的时候,想用摄影机拍下来吗……?」
她误会了!在深夜要求她让我用摄影机拍下来,这种举动未免也太变态了吧!再这样下去,朱乃学姐会讨厌我的!
但是,朱乃学姐一点也没有感到厌恶的迹象,只是害羞地扭动身子。
「……一、一诚的兴趣还真是特殊啊……你、你想拍下第一次,留作纪录啊……可是……如果一诚想这样的话,我……」
朱乃学姐满脸通红,不知道在自言自语什么。怎么办!朱乃学姐好像对我有所期待!我、我该如何回应她才好?老实说,我很想放弃和魔王陛下玩耍,和朱乃学姐享受夜晚的乐趣啊!
正当我烦恼着该如何对应时,哥哥假面的声音从对讲机传入我的耳中。
『碰上什么麻烦了吗?要是发生了什么问题,就把摄影机对准目标,按下蓝色按钮。完毕。』
也不知道淸不清楚我这边的状况,哥哥假面告诉了我突破这个状况的方法。把、把摄影机对准目标……按下蓝色按钮?啊,是这个按钮吧。
按下按钮之后——随着空气微微震荡的嗡嗡声,镜头那边冒出了一个小型的魔法阵!而朱乃学姐正面承受了魔法阵的影响!
「……哎呀……?」
朱乃学姐的眼神变得黯淡,失去了意识,整个人当场一软。我在她摔到地板上之前顺利抱住了她。
『那台摄影机搭载了许多能够突破困难的功能。按下蓝色按钮,就能对目标施放催眠魔力。完毕。』
哥哥假面如此补充说明。
……刚、刚才从摄影机冒出来的是催眠魔法阵!也太多功能了吧,这台摄影机!
「……我被家里的人发现,不知道该如何因应,用摄影机的功能让她睡着了。完毕。」
『收到。请继续执行任务,完毕。等等,在那之前先将那个人带回寝室搬上床,完毕。」
「收到。唉……」
我一边叹气,一边将睡得正香甜的朱乃学姐搬回寝室的床上。
将朱乃学姐搬回床上躺好之后,我离开了她的房间——这时,我感觉到有人的气息!
「……喵……学长……?」
这次现身的是睡眼惺忪的小猫!猫耳和尾巴都冒了出来,一副睡昏了头的样子!对喔,小猫和朱乃学姐的房间在同一层楼!
应该说,她的睡衣只有一件白衬衫!嗯——虽然我不是萝莉控,不过这个打扮确实让我感受到一种未知的魅力!
如果是平常的小猫,看见深夜拿着摄影机出现在四楼的我一定会感到狐疑而追问到底吧!然而——
「……呜喵……学长……厕所喵……」
厕、厕所……?小猫一面揉着眼睛,一面对我这么说。而且还跑过来抱住了我!
「……好好好。」
我抱起小猫。
——!这、这个手感……!白衬衫底下没有摸起来像是内裤的触感!尽管身躯娇小,在我手中留下的却是确切的女体的柔软!
小猫俏丽的臀部对我强调着充满刺激的软嫩触感!没穿内裤!这肯定没穿内裤!小猫啊!不可以不穿内裤!穿一下内裤好吗!屁股的肉肉!屁股的肉肉啊——!应该说,她上半身也没穿胸罩对吧!
敞开的白衬衫的间隙当中可以看见引人脱序的微微隆起正毫无遮掩地呈现在眼前!
小猫想睡觉的时候就是如此毫无防备!平常的她应该会对着色心大开的我出拳才对!但是,现在她只是「呜喵……」地叫着,还贴着我的身体磨蹭!这就是猫又的必杀技吗!
可恶!我的学妹也太可爱了吧!
拼命维持着理性的我,带她去上了厕所。
然后,我将小猫也带回房间哄她上床睡着之后,总算离开了四楼。三楼有我爸妈的房间,所以我更加小心谨慎地走下楼。
最后,我终于来到自己的房间前面。
……明明是在我家,又是我的房间,为什么我得这么辛苦才能够移动到这里来啊?我烦恼不已。这时.我的烦恼的根源,妹控魔王陛下说话了:
『报告现状。完毕。』
「抵达目的地,准备攻坚。完毕。」
『祝你幸运。完毕。』
唉……好了,还是赶快拍下社长的睡脸,结束这个事件吧。
我小心翼翼地转动门把,以免发出声响。打开门之后,我走进自己的房间里。
我消除自己的气息,同时一步、两步……小心翼翼地走向自己的床。
社长和爱西亚在我的床上睡得正香甜。
……盖在社长身上的被子有一半以上都掀了开来,穿着性感睡衣的诱人模样呈现在我的眼前。
布料轻薄的红色性感睡衣。太惹火了!诱人的美腿大胆地裸露在外,肩带也从肩膀上滑了下来,露出大半个乳房!
胸部!臀部!大腿!眼前的状况都可以用这个三连段来唱首歌了吧!
这让我重新体认到,自己每天晚上都和穿得如此性感的大姐姐一起睡觉。最近因为一起睡这件事变得太过正常,我躺上床就会自然睡着。
和社长以及爱西亚三个人一起睡觉,已经变成我理所当然的生活了。
仔细想想,社长睡着睡着就会以这个模样抱住我,回过神来才发现我把胸部当成枕头在睡的状况也不时会发生。
——极致的女体,就在触手可及的位置,身边不远之处。
……咕嘟。
我咽下水。然后当场抱住自己的头!
明明处于这么优渥的环境之中,为什么一直到现在这个当下都没有出手啊!没骨气也该有个限度吧!唔喔喔喔喔喔!太窝囊了!我太窝囊了啊————!
『怎么了,兵藤队员?完毕。』
妹控魔王陛下的声音传进烦恼的我耳中。对喔,我正在陪哥哥假面玩这个疯狂的游戏。
「没有问题,只是青春的纠结罢了。目标就在眼前。接下来将开始行动。完毕。」
『收到。拍摄睡脸之后请尽速归队。完毕。』
嗯。陛下说的没错。还是快点拍摄睡脸,回楼上去好了。从这里回楼上去说起来也很奇怪就是了。这里明明是我的房间啊。
话说回来,这张睡脸还真是可爱啊。社长果然又漂亮,又可爱!
我好像稍微可以了解瑟杰克斯陛下「想要拍摄睡脸」的心情了。他是想要将这个瞬间记录下来吧。这确实是值得留作纪念的可爱睡脸。
而他想要我继承这个工作啊……或许也不错。有那么一瞬间,我不小心这么觉得。
好了。我拿出摄影机,准备拍下社长的睡脸。
就在这个时候,社长的眼睛缓缓张开!
「……哎呀,一诚?……怎么了?」
社长一边揉眼睛,一边开始从床上缓缓起身!糟糕!她醒了!
困惑的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光是把手放到身后藏起摄影机就已经费尽全力了!
「这、这个嘛,只是觉得社长的睡脸很可爱——」
我这么说的时候,眼神不断游移。社长打了一个呵欠之后,露出笑容说:
「哎呀,你怎么突然说这种话啊?」
社长溜下了床,过来抱住我!还用她的极致乳房紧紧贴住我的身体!好柔软啊!
唔喔喔喔喔喔!果然,社长的胸部才是最棒的!而且她站起来的时候,肩带完全滑掉,乳房、乳房就从敞开的睡衣底下露脸了——!就连粉红色的尖端的状态都是那么完美!
社长伸手环抱住我的颈项,把脸凑过来对我呢喃!
「……今天用不同于以往的方式就寝如何啊?」
「不、不同于以往的方式……?」
鼻血狂流的我这么问,社长便「呵呵」地露出煽情的笑!
「没错,把身体贴得比平常更近一点。」
「贴、贴得更近,是吗?」
「是啊’我们两个一起裸睡如何?裸身贴在一起睡觉,只有这样。不过,之前我们也做过这种事情,好像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吧?」
「……不、不会!超棒的!」
全裸抱在一起?这、这是表示不能做色色的事情吗?还是可以?这个状况应该是只能全裸抱在一起而已吧!不过,一个不小心直接发展到一发不可收拾的事态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吧!
没办法啊,年轻男女全裸抱在一起的话,只有朝那个方向前进一途了吧!
可是,我现在正在和哥哥假面——瑟杰克斯陛下一起执行睡脸拍摄作战啊!
不、不对!这种时候我真想忘掉那种作战睡下去!魔王陛下!老实说,我想放弃拍摄睡脸直接就寝了!社长的乳枕超棒的!
就这样顺其自然下去好像也不错,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
『兵藤队员。怎么了?兵藤队员,还没拍到吗?完毕。』
哥哥假面的声音透过对讲机传进我的耳中。
「……我觉得……刚才好像听见兄长大人的声音耶。」
从对讲机外露的些许声音让社长有所反应!现在是深夜,仔细听或许是听得到!
社长眼睛半闭,以眼神扫过我整个人。然后,她发现了我耳朵里的对讲机和藏在身后的摄影机!
她收走摄影机,从我的耳朵里拿出对讲机塞进自己耳中。
「这个声音……是兄长大人?这是怎么回事?」
社长以睥睨的眼神看着我……
「呼哇啊啊啊啊……发生什么事了~~?」
连爱西亚都醒了!
瑟杰克斯陛下,作战失败。我们出局了。
—○●○—
「这是怎么回事?」
眼角不住抽搐,不开心到极点的社长逼问我们。爱西亚在她身边提心吊胆地看着这个状况。吵醒你真是抱歉啊,爱西亚。
在那个顶楼的房间里,我和哥哥假面一起被罚跪。
「这是有理由的。」
哥哥假面试图说明。这时,社长叹了口气。
「在那之前,兄长大人,请脱下那个不知道是眼罩还是头巾的东西。」
哥哥假面摆出完美的姿势,如此宣称:
「呼哈哈哈哈!我不是你的哥哥,莉雅丝•吉蒙里!我是『小莉亚的睡脸摄影队』队长,哥哥假面!」
「要我叫葛瑞菲雅……叫嫂子大人来吗?」
社长面无表情地这么说。哥哥假面——瑟杰克斯陛下立刻拉开戴在头上的东西道歉。
「抱歉,是我没错,莉雅丝。」
好弱!太弱了吧,哥哥假面!你就这么怕老婆吗!
然后,瑟杰克斯陛下开始恳切地叙述状况之所以变成这样的来龙去脉。
想要拍下可爱的妹妹留作纪录,打算和我一起拍摄长大的妹妹的睡脸并且单方面将这样的想法托付给我等等,讲得一清二楚。
社长的表情已经超越了生气的范畴,变得满脸通红,最后甚至浑身颤抖了起来。
「……莉雅丝,你怎么了?」
看见妹妹不太对劲,让瑟杰克斯陛下心生疑惑。这时社长对我和瑟杰克斯陛下动怒了!
「呆瓜兄长大人!笨蛋一诚!一诚也真是的,要是你说一声的话,我……居然和兄长大人一起做出这种事情也想拍我的睡脸……兄长大人也就算了,如果是你的话,我……」
社长以带着微愠的眼神看着我,眼中微微泛着泪光——
接着便猛然一转身,快步离开了房间。
「啊,莉雅丝姐姐!」
爱西亚也跟了上去。
「那、那个,我就不行吗?」
魔王陛下似乎因为妹妹的一句「兄长大人也就算了」而大受打击。
「是啊,当然不行。」
——!冒出了第三个人的声音!我转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见到的是浑身散发出浓密而恐怖的气焰的银发女仆!是葛瑞菲雅!她、她是什么时候来的啊!
「瑟杰克斯陛下,事情我都听说了。走吧,我们回去。」
葛瑞菲雅拎着瑟杰克斯陛下的后领,拖着陛下移动,接着就立刻在脚边展开了转移型魔法阵。
「是、是我不好。饶了我吧,葛瑞菲雅。」
「回宅邸之后我再慢慢听您说,可以吧?」
葛瑞菲雅展现出她的魄力,让瑟杰克斯陛下脸色发白!
嗯,好好反省吧,瑟杰克斯陛下。好,瑟杰克斯陛下就交给葛瑞菲雅吧。至于社长——
「一诚先生,你应该有话要对大小姐说吧?」
葛瑞菲雅也对我这么说。
「是!我去向社长道歉!」
没错,我得道歉才行!尽管是被迫陪瑟杰克斯陛下玩耍,我试图在没有得到社长允许的状况下大拍她最私密的模样却是千真万确。
我这个仆人简直糟透了!一定伤到她了!
听我这么说,葛瑞菲雅微微一笑。
「很好,这样就对了。好了,瑟杰克斯陛下,和我回冥界去吧。」
「好、好吧。剩下的事情交给你了,一诚……哎呀,真不知道我接下来会怎样……」
目送他们两位转移离开之后,我连忙赶回自己的房间。
我房间的门就这么开着。我往里面一看——床上的被子鼓鼓的。我想,一定是社长窝在里面吧。
……我太顾虑不周了,而且还有点乐在其中。简直太糟糕了!根本就是变态!我的好色精神已经燃烧到足以伤害社长的地步了!
「……对不起。」
我一面道歉,一面走向床铺。
「就算是配合瑟杰克斯陛下的消遣而非我所愿,我也太过于顾虑不周了……居然想拍摄你的睡脸。可是,请你听我说。」
我吐露出最真实的心情。
「你的睡脸好可爱!真的非常可爱……让我也有点明白陛下的心情了……真的让我很想直接和你睡在一起。」
我继续说下去。因为我觉得不能在这里停下来,一定要让社长知道我的心意才行。就算被骂也没关系,至少要将我最真实的心意传达给她知道!
「我把你当成家人看待。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感到非常舒适,也强烈希望今后能继续和你同床共枕。这并没有性方面的意涵……不不不,应该也不是没有性方面的意涵……我到底在说什么啊……?不,抱着你的感觉真的很舒服……」
不行!思路偏到奇怪的方向去了!够了——!别再拐弯抹角了!一口气全说出来吧!拿出勇气来啊————!
「今后我也想和你睡同一张床!让我一个人看见你可爱的睡脸吧!——请你和我一起睡!」
我完全吐露出自己的心情了!呼、呼……如果这样也不行的话……不,那就明天也继续道歉,不能气馁!我的心情一定可以传达给她!对我而言,社长是——
床上的社长有了动作。然后,她从被子里探出头来——
咦、咦、咦咦——————————————————!
看见从被子底下冒出来的东西,我吓到眼珠都蹦了出来!
「……怎、怎么会……一诚学长……原、原、原来你是这样看待我的啊……」
是金发的女装少年——我的学弟加斯帕——————————!
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管我如此惊讶,加斯帕红着脸说:
「……我、我很高兴,可是我是第一次碰上这种事情……我们又同是男生……」
别再说了!加斯帕的长相是很可爱没错,但你是男的耶!我对男人没兴趣!
「应该说,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我、我今天在这个家过夜……因、因为只要有纸箱我大致上就没问题了……就在这里的空房间叨扰……」
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对、对喔!小猫和这个家伙是好朋友!就算一起玩到半夜之后就这样住下来也不足为奇!不过,他为何出现在这个房间?
「因、因为我一直睡不着……想、想说一诚学长会不会还醒着,就跑来这里……结果看到一张大床,又不知为何没有任何人在……所以就有点想躺躺看好不好睡……」
这个家伙是在我们的行动被社长发现之后上去顶楼的时候跑进来的!我的天啊!我、我完全以为是社长回房间来了!
加斯帕露出下定决心的表情,铿锵有力地说了!
「一、一诚学长不嫌弃的话,我也愿意和学长一起睡喔……可、可是,请不要对我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喔,我、我是男生嘛……」
「谁会对你怎样啊笨蛋!」
哇啊————啊啊!太糟糕啦————!害他产生奇怪的误会了啦——!
匡啷!
这时传来了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我转过头去看见的是社长和爱西亚!掉下去的是放了点心的托盘。
「……一诚,这、这是怎么回事……?」
社长的眼角不停抽搐,身上散发出危险的气焰!
「社、社长!爱西亚也在!你、你们上哪去了啊?」
「我们去了厨房。莉雅丝姐姐说『这种时候就是要吃点心泄愤!』所以……」
爱西亚如此说明!她说什么?厨房!气到受不了的社长决定大吃泄愤吗!所以才没有立刻回房间来!
社长浑身发抖——眼神也变得锐利了起来!
「和兄长大人的问题!和加斯帕的问题!我要你陪我厘清各种问题到天亮,一诚!」
「遵、遵命————————!对不起——————!」
于是,一直到天空露出鱼肚白,我不断向社长道歉,解开误会。
真希望我可以不用再配合瑟杰克斯陛下的兴趣了,但就算我这么想,往后还是得被迫配合陛下吧。
葛瑞菲雅,救救我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