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4
  5. 猫咪狂三(Cat KURUMI)
  6. 繁体版

猫咪狂三(Cat KURUMI)
2017-06-23 09:44:00

		

蓝天白云,空气十分闷热。
是典型的初夏气候。耀眼夺目的阳光照射四周,火辣辣地灼烧著柏油路。蝉儿性急地发出鸣叫声,将闲静的住宅区点缀得热闹非凡。
狂三心情愉悦地哼著歌,踏著缓慢的步伐,只身一人走在住宅区。
这名少女在肩头的位置用发圈将她漆黑的长发系成两束。在这光是站著就浑身冒汗的天气,狂三穿著长袖女用衬衫和单色长裙出门,却一滴汗都没有流。她若是停下脚步站在原地,加上她那令人屏息的美貌,搞不好会有人以为她是个作工精细的洋娃娃呢。
「……呵呵,算是前进了一步吧。」
狂三一脸愉悦地呢喃,舔了一下嘴唇。
将精灵的灵力储存在体内的少年。虽然在亲眼目睹之前还半信半疑,但他确实存在。
只要吃掉他,狂三就能得到三名精灵的灵力。得到即使使用【十二之弹(Yud Bet)】也绰绰有余的庞大灵力。
「呵呵……不过,士道是我最后的乐趣……」
狂三如此说著,同时举起左手一张一合,重复了几次这个动作。
她那曾经失去过一次,利用【四之弹(Dalet)】再生的手。
就在这个时候──
她的胸口产生一股轻微的冲击,随后前方传来「呀!」的轻声尖叫。
「哎呀?」
狂三将视线往下方望去,便看见一名年约小学四年级的女生一屁股跌坐在她的脚边。看来,她似乎撞到了正在走路的狂三。
「哎呀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呀。」
说完,狂三朝女孩伸出手。女孩抖了一下肩膀,战战兢兢地握住狂三的手。
狂三将那名女孩拉起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膝盖。于是,女孩垂下了头。
「那……那个……对不起。我在赶时间……」
「不会,彼此彼此。我也在思考事情。」
狂三如此说道,同时上下打量观察那名女孩。她穿著和狂三呈现对比的清凉服装,却也和狂三完全相反,额头上晶莹剔透的汗珠正闪闪发光。原来如此,看来她说自己在赶时间是真的。
「不……不好意思,我……」
「喔喔,你不用在意我。你赶时间吧?」
「真的……很抱歉。」
女孩再次深深地行过一礼后,打算跑走。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突然停下脚步,接著从手里的包包拿出一张类似传单的纸张递给狂三。
「那……那个……这个给你……」
「什么?」
狂三歪著头,疑惑地将视线放到纸上。
纸上印著一张戴著大红色项圈的三色猫照片、寻猫的文章,以及周边的地图和联络方式。看来她养的猫咪不见了,正在寻找它。
「不好意思……如果有看到它……麻烦你联络我。」
「好。」
狂三随口附和,于是女孩再次深深低下头后迈步跑走。跑了一会儿,她被不平稳的地面绊了一下,差点跌倒──好不容易调整好姿势,再次跑了起来。感觉……好像又会撞到别人。
「不是寻人,而是寻猫啊……」
狂三「呼」地吐了一口气,再次阅读手上的纸张──然后随意折起,放进口袋。
「不好意思……我也没有闲到能腾出时间去帮你找猫。」
如此说完,狂三便继续在路上前行。
没错。她现在没有时间理会那种事。
要做的事情像山一样多,然而时间有限。狂三可没办法为寻找失猫这种芝麻小事拨出一秒的时间。
「…………」
然而──
狂三一语不发地停下脚步,拿出纸张,从鼻间哼了一声。
「……这么说来,之前补充的『我们』还没有执行过任何一件任务吧。」
她呢喃著这种事情,再次踏出脚步朝小巷弄走去。
「突然派她们进行实战或谍报任务,她们可能会感到却步……或许有必要先对她们进行一些轻微的训练。」
狂三走到阴暗的小巷深处后停下脚步,用脚跟踢了一下地面。
于是,原本盘踞在狂三脚下的影子在一瞬间增加面积,扩大到几乎填满整个小巷。
狂三弹了一个响指,扩展到地面和围墙上的影子便同时长出白皙的手──接著有好几名少女从影子中探出头来。
绑成左右不均等的头发以及刻划在左眼的时钟表盘。没错。尽管身上穿著的衣服和发型不同,从影子中出现的少女全都长得和狂三一模一样。
「──『我们』。」
狂三如此说完,「狂三群」只凭这句话便察觉了狂三的意图,有人嘻嘻嗤笑冲出小巷,有人跳上民宅的屋顶,有人则是再度潜进影子中──分散到整个街头。
◇
「啊……已经完全是夏天了呢。」
士道走在艳阳高照的小巷中如此低喃,微微伸了一个懒腰。
时间是下午一点三十分。由于今天不用上学,士道想早点把菜买好而前往商店街……然而,阳光比想像中还要毒辣。老实说,他现在觉得早知道就等太阳没那么烈再出门就好了。
「唔,士道,你怎么了啊,看起来没有精神呢。」
然而,走在士道前面的少女却与他呈现对比,表现出精力充沛的样子到处蹦蹦跳跳。
这名少女拥有一头如夜色般漆黑的长发以及梦幻般的水晶眼瞳,只要见过一眼就可能会一辈子将她的身影烙印在心里。她就是给人如此独特印象的少女。
不过,如今她一身夏天的轻便服装,加上她天真无邪、朝气蓬勃的姿态所营造出的活泼气息,掩盖住了她神秘的形象。
她是夜刀神十香,士道的同班同学兼邻居,同时也是──过去被士道封印灵力的精灵之一。
今天,她一看到士道要出门买菜,就嚷嚷著:「我也要去!我也要去!」迅速地准备好,跟著出门。
「哈哈……你真是有活力呢,十香。」
「嗯!因为刚吃完午餐!」
十香挺起胸膛。士道再次露出苦笑,跟在像小狗一样蹦蹦跳跳的十香后头,在路上前进。
「唔?」
此时,走在士道前方的十香突然停下脚步,冷不防地蹲下,窥视停在路旁的车底。
「嗯?你在做什么啊,十香?」
「唔……」
士道靠近十香后,十香便朝车底下伸出手摸索了一会儿,接著拉出一只小猫。
「猫……猫咪?」
士道一双眼睛瞪得老大。那是一只戴著红色项圈的三色猫。或许是因为从暗处突然被拉到明亮的地方,只见它眯起眼睛感到很刺眼的样子。
「如果它本来在睡觉就不要硬是吵醒它了。不过,它待在车子底下可能会有危险。」
士道这么说了。十香用力摇摇头。
「不是的,士道,你看。」
说完,抱著三色猫的十香转身面对士道。
仔细一看,发现三色猫的左后脚正微微渗出血。
「啊……它受伤了啊。」
「嗯。可以帮它治疗吗?」
「这个嘛……家里顶多也只有紧急治疗的医疗用品而已,还是交给专家处理比较好……好,虽然方向有点不同,我们先绕去动物医院吧。」
「嗯!」
十香用力点了点头,猫咪也「喵──」了一声做出回应。
「喔喔,它听得懂我们说的话吗?」
「不会吧,怎么可能。不过……既然它戴著项圈,表示是有人养的吧,而且也很亲人。其实能找到它的饲主是最好不过了──」
就在这个时候,士道突然转过头望向后方。
因为他感觉到好像有人盯著他的背后。
「唔?你怎么了吗,士道?」
「嗯……刚才好像……」
士道说著环顾四周,却没发现任何异状。
士道搔了搔脸颊,轻轻歪过头。
「不……没事。我们走吧。」
「嗯!」
十香精力充沛地点头回答。
「……哎呀、哎呀、哎呀。」
狂三从小巷子窥探大马路,微微皱起眉头。
她收到其中一名分身发现三色猫的消息,赶往现场一看……情况似乎有些奇妙。
狂三的视线前方是一名抱著三色猫的美少女,和一名与她并肩走在一起,看起来个性温柔的少年。
狂三对他们的长相十分熟悉。没错……他们正是夜刀神十香和五河士道。
「这下子……伤脑筋了呢。」
狂三将手抵在下巴,发出低吟。没想到偏偏是狂三的捕食对象和守护他的精灵捡到了走丢的猫咪。
老实说,是狂三不太期望遇到的状况。
当然,狂三的〈刻刻帝(Zaphkiel)〉是最强的天使,被士道封印住力量的十香根本不足为惧。如果利用蛮力把小猫抢过来,想必是轻而易举的事吧。
不过……事态并非如此简单。
比如说,假如狂三出现在两人面前……她究竟该说些什么才好呢?「把猫给我」?不行不行,就算说得这么直接,那两个人也未必会答应。要是两人反过来问她为何要抢走猫咪,她会回答不出个所以然。
「该怎么办才好呢?」
就在狂三陷入思考的时候,身旁传来和狂三的嗓音一模一样的声音。往声音来源望去,发现是刚才找到猫咪的分身从盘踞在墙面的影子中探出上半身来。
狂三从鼻间哼了一声,视线落在手上的寻猫传单,接著再次望向士道和十香的背影。
「有许多办法可行,又不是非得由我亲自将猫咪交到那孩子手上不可。既然如此,就得让士道和十香察觉到有人在找那只猫咪。」
狂三说著,微微举起拿著传单的那只手。
士道与十香改变当初预定的目的地,从前往商店街的路上朝动物医院前进。
就猫咪的受伤情况看来,并不是会立刻危害到性命的重伤。不过要是放著它不管,恐怕会身体衰弱,引发感染。十香尽量平稳地抱著猫咪,两人快步走在平时不怎么会经过的路上。
「所以,士道,动物医院到底在哪里啊?」
十香温柔地抱著猫咪,用单手替它遮挡阳光,边走边询问。士道像是在思索一般,望著上方回答:
「我记得从这条路直直走,走到大马路后往左走就能看到。但我平常根本不会去动物医院,所以记得不是很清楚。」
「唔……原来如此。那我得好好记住怎么走才行。」
「咦?」
「要是又发现像这家伙一样受伤的动物,我得知道怎么带它们去才行。今天幸好有你在,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真是对我自己的不成熟感到惭愧呢。」
「哈哈,说的也是。不过,如果没有你,我根本不会发现这家伙的存在喔。」
士道说完,十香露出开朗的表情回答:「……喔喔!」
「呵呵,这家伙可真是幸运。还好有我和士道在!」
十香将嘴角弯成新月的形状,抚弄猫咪的喉咙。猫咪舒服地发出叫声,扭动著身体,像是在表达「不要停」似的。
「唔,这家伙真是可爱。摸这里很舒服吗?」
或许是看见猫咪的反应而感到心情愉悦吧,只见十香开心地继续抚弄猫咪的喉咙。于是,猫咪再次发出「喵喵」的叫声,舔起十香的手指。
「喔喔……!士……士道!把这家伙带去动物医院后要怎么办呢?不……不能养它吗?」
「咦?不行喔,它戴著项圈,必须找到它的饲主才行。」
「唔……唔……说的也是呢。不……不过,要是没找到……」
「这个嘛,那么到时候……」
士道话才说到一半,十香便以认真的眼神凝视著他。士道脸颊冒出汗水,继续说道:
「……我就先向琴里确认你的房间能不能养宠物。」
「喔……喔喔!」
士道说完,十香眼睛露出灿烂的光芒,紧紧抱住猫咪。
「喂、喂,它受伤了,别抱太紧……」
就在这个时候,士道抽动了一下眉毛。
因为矗立在士道两人前方的围墙上张贴著一张类似海报的东西。
士道剎那间还以为是选举海报,然而──并非如此。印在那张纸上的并非人的头像,而是猫咪的──
「!士道!你看!软绵绵的,好有弹性喔!」
「嗯?」
就在士道想确认那张纸上的详细内容时,身边传来十香的声音,拉走了他的注意力。
一看才发现十香正一脸兴奋地按压三色猫的肉球(当然是没有受伤的前脚)。
「触感好……好棒喔,士道!这是什么啊!」
「喔喔,那是肉球。狗和猫的脚掌都有。」
「肉球……?」
十香微微歪了头后,像是发现了什么事情似的猛然瞪大双眼。
「肉的……球。该不会肉丸子是用这个煮的吧!」
「不是。就字面上来解释确实很容易误解,但肉丸子并不是用肉球煮的。」
士道摇摇头否定。脑海里好像浮现了恐怖的想像。
「唔,原来是这样啊……好,我决定了!你的名字就叫肉球吧!」
十香如此吶喊,「嗯、嗯」地点著头。
「喂……喂喂,得先找到它的饲主啦。你会不会太心急了一点?」
「才不会呢。就算要找饲主,在找到之前也会烦恼要怎么叫这小家伙吧。而且……就像士道帮我取名一样,我也想帮这家伙取名字。」
「嗯……是这样啊。」
士道点了点头──就在这个时候,他轻轻「啊!」了一声。
因为就在他跟十香对话的时候,两人早就经过了刚才围墙上贴的纸张。
「……没看到就算了吧。」
虽然有点在意……但也不是非得特地绕回去确认的东西,现在把这只猫带去医院才是最重要的。士道搔了搔头,和十香两人一起加快脚步前往动物医院。
「…………」
等士道和十香经过之后──
狂三从围墙暗处现身,粗鲁地撕下贴在围墙上的传单。
没错。狂三预测了士道和十香会经过的路,比他们先行到达,尽可能将这张寻猫启示张贴在显眼的位置。
只要那只三色猫能回到小女孩饲主的身边,就算不是狂三的功劳也无所谓。这样反而还正合狂三的意。
实际上,只要士道能察觉到这张传单的存在,应该会立刻拨打记载在上头的电话号码吧。如此一来就万事解决,你开心我开心,大家都开心。
然而──现实却没有那么顺利。十香竟然在绝妙的时间点出声干扰,害士道完全忽视了这张传单。
「啧……差一点就能让士道发现了,十香还真是会挑时间捣乱。」
狂三一脸不耐烦地说完,理应空无一人的地方传来嘻嘻的嗤笑声。
「哎呀哎呀,没让他发现呢。」
「这下子该怎么办呢?」
「果然还是别用这种迂回的手段,直接向他们要猫比较好吧?」
容貌和狂三一模一样的「狂三群」从围墙、墙壁还有地面探出头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著。
「住口,『我们』。我还有其他计策。」
「你这么说,是打算怎么做呢?」
其中一名分身歪著头询问。狂三从鼻间哼了一声,将手上的传单对摺。
「作战的方向是对的。总之,只要让士道发现这张传单的存在就行了。」
狂三一边说一边将传单摺成复杂的形状。
「哼哼~~肉球~~肉球~~肉肉球~~」
「这首歌是怎样啊……」
或许是非常喜欢那只猫吧,十香嘴里哼起神秘的自创歌曲。士道和十香并肩走著,无力地露出苦笑。
就在这个时候──
「嗯……?」
士道在路上停下脚步,回头望向后方。
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扔到自己的背上。
「唔,你怎么了啊?」
「没有,刚才……」
士道移动视线──低头望著下方,抽动了一下眉毛。
「这是……」
他如此说著弯下膝盖,捡起掉落在他背后的东西。
掉在地上的似乎是用类似传单的纸张摺成的纸飞机。
看来刚才的触感是这玩意儿造成的。四周不见人影……但大概是附近的小孩恶作剧扔的吧。
「奇怪?这张纸……」
士道疑惑地皱起眉头。他发现这纸飞机并非用夹在报纸中的那种传单摺的,而是用家庭式印表机列印出来的东西,上头印有图像和文字,而且还很细心地在机翼的部位用手写上「请打开」的文字。
「……这文字涂鸦的用词还真有礼貌呢。」
士道脸颊流下一道汗水,将手放在摺痕处,打算按照指示拆开纸飞机。
「唔?那是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十香兴味盎然地探头看士道的手边。
「嗯?喔喔,这是纸飞机。好像有人用这个射我。」
「纸飞机?那是什么?」
「这个嘛,顾名思义就是用纸做的飞机。像这样扔出去的话,它就会飞起来。」
「你……你说什么!」
士道做出扔纸飞机的姿势说完,十香眼睛便散发出灿烂的光采,将手上抱著的猫温柔地递给士道。
「士道,帮我抱这家伙!」
「咦?喔,好。是可以啦……」
士道轻轻点了点头,接下猫咪。十香随即从士道的手中拿走纸飞机,然后将手臂往后拉,朝天空扔出纸飞机。
「飞吧!」
「啊……!」
士道发出声音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十香的臂力可能刚好搭配上气流,只见纸飞机就这么飞往远方。
「喔喔,真的耶!好厉害喔,士道!纸真的跟你说的一样飞起来了呢。」
「喂……喂喂!」
士道还没确认那张纸上写了些什么就被十香扔了出去。士道仰望著纸飞机飞去的天空,皱起眉头。
不过,那本来就是有人恶作剧扔向他的。如果把纸张打开来看,上面大概会写些「打开来看的是笨蛋」之类的话吧。士道做出这个结论后,叹了一口气。
不过,十香可能是敏锐地感受到士道表情的变化,只见她缩起肩膀,露出一脸抱歉的表情。
「士……士道……刚才那个该不会是不能扔的东西吧……?抱……抱歉,我马上去找──」
「喔喔,不用了,没关系。是我不好,不该做出扔纸飞机的动作。反正也没写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你就别在意了。」
「可是……」
「别管这个了,我们快点把这家伙送去治疗吧。好吗?」
士道面带微笑将猫咪递给十香。于是,十香扬起原本无力垂下的眉毛,露出充满决心的眼神望著士道,点了点头。
「十、香、啊啊啊啊啊啊……!」
狂三从墙后探出头,瞪著士道和十香渐行渐远的背影,一脸懊悔地咬牙切齿。
她就是领悟到光是贴在围墙上不会被士道发现,才将传单摺成纸飞机直接朝士道射去──保险起见,她还写上提醒文字,竟然又被十香妨碍。
「不只一次,还来第二次……!是跟我有仇吗……!」
狂三愤恨不平。周围又传来了声音。
「这个嘛,应该跟你有著深仇大恨吧。」
「毕竟你之前大闹了一场,还想吃掉士道嘛。」
「咦……你该不会以为没人恨你吧?」
分身群像是打地鼠的地鼠一样,从盘踞在周围的影子中探出头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说道。狂三一脸不耐烦地咂了咂嘴,「咚!咚!咚!」地轻轻敲了她们的头。
「好痛!」
「呀!」
「呜呜,好过分。」
分身群按著头,对狂三投以怨恨的视线。
不过,狂三丝毫不介意,凝视著士道和十香的背影,咬牙切齿。
「我绝对──不饶她!虽然我不想使出这个手段,但既然如此,我也只好奉陪到底了……」
「你……你打算怎么做?」
其中一名分身一脸纳闷地提出疑问。狂三瞥了她一眼后,静静地开启双唇:
「传单已经不晓得飞到哪里了。那么,就只能改变计画了……!」
「改变计画……怎么说?」
「──很简单。只要把那只猫从士道他们身边引诱过来就好。」
「……!」
狂三说完的瞬间,出现在周围的分身群脸上同时染上了战栗之色。
「你……你该不会,要使用那招吧?」
「不可以,太危险了!虽然是为了猫咪好,但没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吧!」
「请你重新考虑!万一被发现,你的那副模样就会被士道他们看到喔!你不可能不知道那代表什么意义吧!」
这些人不愧是和狂三相同存在的分身,光凭一句话似乎就洞察了狂三的意图。
然而,不论她们如何阻止,狂三的决定仍然不动如山。
「给我住口!这已经是关系到我面子的问题了!无论是多么微不足道的小事,只要胆敢妨碍我的目的,不管是谁我都绝不轻饶!」
狂三如此吶喊后,便和好几名分身一起消失在盘踞于地面的影子当中。
「好……只要弯过那个转角,马上就到了。」
「喔喔,太好了呢,肉球。这样子你就不会再觉得痛了!」
士道指著前方的转角,于是十香用力点著头说了。而猫咪也发出「喵呜」的叫声回应她。不过就在那一瞬间,十香和猫咪同时抖了一下,然后开始东张西望地环顾四周。
「嗯,你怎么了?」
「唔……好像有什么叫声。」
「叫声?」
听十香这么一说,士道竖起耳朵仔细聆听。的确如十香所说,听见了猫咪「喵~~呜,喵~~呜」的可爱叫声。
「……嗯嗯?」
士道感觉到奇特的异样感,因而皱起了眉头。士道并不是精通猫语,但是──总觉得这个叫声莫名娇媚,好像蕴藏著引诱别人的声调。
就在这个时候──
「啊!」
十香大叫,随后猫咪跳出十香的怀里,拖著左后脚跑向小巷子。
「士道,肉球跑走了!」
「我知道,我们快追上去吧,十香!」
「嗯!」
士道和十香迈步奔跑,追逐猫咪。
对方是动作敏捷的动物,照理说应该追不上才对。不过,如果对方后脚受伤就另当别论了。猫咪和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近──
「嘿!」
就在进入小巷的前一刻,十香抓住了猫咪。
「很好,我抓到了喔!」
「喔!干得好,十──」
比十香慢一步到达的士道在此时突然止住话语。
理由非常单纯。因为猫咪打算进入的小巷子里展开了令人完全意想不到的光景。
「……狂……狂三?」
士道因困惑和惊愕而颤抖著声音呼唤这个名字。
没错。巷子里有一名少女,名为狂三。是过去曾经转入士道等人班级的同班同学──同时也是凭藉自己的意志杀人,人称「最邪恶精灵」的少女。
这样的她,却像只猫咪一样四肢跪趴在地,发出猫咪被人抚摸时那般娇媚的声音。要士道不感到混乱才是强人所难吧。十香也跟士道一样,瞪大双眼凝视著狂三。
插图010
「…………啊……!」
过了一会儿,狂三似乎也发现了士道和十香的存在。她抖了一下肩膀后僵住身体──随后拍了拍膝盖站起身来。紧接著捏起裙襬,优雅地行过一礼。
「呵……呵呵呵,好久不见了呢,士道、十香。」
说完,狂三将嘴唇弯成新月的形状。她的脸上浮现令见者冻结的狰狞笑容……照理说,应该是这样没错,但不知为何,她的额头却微微冒出汗水。
「你……你在做什么啊……」
「…………」
士道询问后,狂三的笑容便冻结住,沉默了片刻──
「唔……唔……」
不久,她心浮气躁地胡乱搔了搔头发,「啪!」一声弹了一个响指。
于是,盘踞在她脚下的影子瞬间缠绕她的身体──形成一套以鲜血和黑夜色彩装饰的洋装。灵装,守护精灵的绝对盔甲。
「什么──」
摇身一变进入战斗状态的狂三猛然指向十香怀抱里的猫。
「你……你管我在做什么,把那只猫交给我!」
「咦?猫……猫吗……?」
听见这过于突然又没头没脑的要求,士道不禁皱起了眉头。
就在这个时候,士道好像听见盘踞在周围的影子传来这样的声音:
「结果还是落得这样的下场啊。」
「一开始这么做就不用丢脸了……」
……是因为太过混乱而产生幻听了吗?
士道有点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露出困惑的表情。结果十香对狂三投以充满警戒的视线。
「你说……猫?是指肉球吗?」
「对,没错。」
听见十香凶恶的语气,狂三表现出一副终于恢复冷静的模样,点头称是。
「我并不打算在这里跟你们开战。只要你们乖乖把猫交给我,我跟你们保证会息事宁人,立刻离开。」
「开什么玩笑!谁要把猫交给你啊!」
十香大喊,在手臂施力护住猫。于是,狂三用手指抚过嘴唇,露出邪魅的笑容。
「哎呀哎呀,还真是英勇呢。不~~过──凭你现在的力量,可是无法阻止我的喔!」
「唔──」
十香因战栗而皱起脸孔,一只脚向后退。
实际上,十香也十分理解自己与狂三在战力上的差距吧。十香曾经和狂三对战过一次──当时折纸和真那也在场,却还是吃了败仗。若是现在打起来,十香和士道肯定完全没有胜算吧。不过,尽管在如此危机的状况下,士道在意的却是别的事情。
「狂三……」
「嗯?什么事?」
「那个……啊。你为什么想要这只猫啊?」
「…………」
士道提出疑问后,狂三便抖了一下肩膀,但脸上依旧挂著狂妄的笑容。
没错。士道感到纳闷的是这个问题。
就外表看来,这只猫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力量。士道一时之间还以为狂三想用她的广域结界〈食时之城〉吸取猫的时间,不过……锁定寿命明显比人类短的小动物未免太没效率了吧。
「那是因为……」
「因为什么?」
狂三有些难以启齿地含糊其辞后撩起头发,并且移开视线。
「……随……随你去想像吧。」
多么不得要领的答案啊。士道再次皱起眉头。
狂三如此说道的瞬间,十香像是发现了什么事情似的赫然瞪大双眼。
「你……你该不会……是打算把肉球的肉球拿去煮成肉丸子吃吧!」
「谁会这样做啊!你……你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想法啊!」
狂三忍不住大叫出声。
「……呃,你有资格这么说吗?」
士道脸颊流下汗水如此说完,狂三便皱起眉头「唔!」了一声。
「总……总之!把那只猫交出来!如果你们想反抗──我可就难保你们的性命喽。」
说完,狂三举起手,随后有两把枪从影子飞到她的手中。一把是老旧的手枪,另一把则是枪身较长的步枪。
不过就算狂三这么说,十香还是不可能乖乖交出猫。十香露出凶狠的表情瞪著狂三。
「我怎么可以把肉球交给像你这种──危险的……女人啊──!」
如此吶喊的瞬间,十香的身体发出淡淡的光芒。虽然十香的灵力已遭士道封印,但在情绪激动或是精神状态不稳定的情况下,灵力有时候会透过路径逆流回十香身上。
就在那一瞬间──
十香怀里的猫咪可能是被她的高声吶喊和神秘的光芒给吓到,只见它跳到地面,跑向大街的方向。
「!糟了──肉球!」
十香赫然惊觉并大喊,慌慌张张地伸出手。
不过──抓不到它。猫咪掠过十香的手,就这么冲到车道上。
而与此同时,刚好有一辆车朝猫咪驶去。
「……!」
士道屏住呼吸,在思考怎么做之前,双脚便已经朝地面一蹬,迈步奔跑。
然后一把抓住奔向车道的猫咪后,在身体触碰到地面之前抱住猫咪,护住它小小的身躯。就在这个时候,汽车驾驶大概也察觉到异常了,「叽叽!」的紧急剎车声穿过士道的鼓膜。
「士道!」
紧接著传来十香的尖叫声。不过──就算十香显现灵装急忙赶过去,应该也来不及了吧。士道僵住身体,准备承受接下来想必会袭击全身的冲击。
士道拥有非凡的回复能力。虽然不会减轻疼痛,但被车撞到这点程度应该不至于丧命。他在一瞬间做好心理准备,紧咬牙根。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
「〈刻刻帝〉──【七之弹(Zayin)】。」
他的耳边传来狂三的声音,然后他的身体并没有被汽车冲撞,只是因为扑向猫咪的冲劲而滚到地上。
「咦……?」
士道怔怔地发出声音,坐起身子。接著看见原本在车道上奔驰的汽车就在距离士道仅数公分的面前停了下来。
并非停下车子,而是──静止不动。
没错。在剎那之后原本应该会猛然撞到士道的汽车宛如只有它存在的空间被隔绝在时间的流逝之外,完全静止。由于紧急剎车而微微前倾的车体、变形的轮胎,甚至连坐在驾驶座的汽车驾驶染上惊愕的表情都全然静止。
「这……是……」
士道目瞪口呆地呢喃。不过,士道对这难以置信的光景似曾相识。
〈刻刻帝〉──【七之弹】。狂三的天使所拥有的停止时间的力量。
「哎呀哎呀,你还在悠闲个什么劲啊?」
头上传来狂三无奈的声音,证实了他的猜测。
同时,士道感觉到后颈被人抓起,随后身体被轻易地扔向人行道上。
「呜哇……!」
由于事发突然,士道来不及护住身体减轻冲击,就这么一屁股跌坐在地。不过下一瞬间,宛如不受时间流逝影响而停在原地的汽车响起尖锐的剎车声,轮胎冒著烟,前进了数十公尺后──才终于停下来。
汽车驾驶急忙下车,四处张望后,一脸疑惑地歪了头,再次坐上车奔驰而去。
「士道!你没事吧!」
十香语带哀号地说著,并朝士道跑了过来。士道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平安无事。
「抱歉,都是我不小心才会……!」
「不会,不是你的错。话说,刚才的……果然是……」
士道一脸纳闷地皱著眉头说完,十香也露出相同的表情点点头。
「嗯……嗯,没错,是狂三的天使。」
「她……救了我?这究竟是──」
士道一脸困惑地呢喃。十香指著士道的胸口大喊:
「!啊,士……士道!肉球呢?」
「咦?奇……奇怪?」
士道看向自己的手边,然后瞪大了双眼。
因为原本应该紧紧抱在怀里的猫咪竟在不知不觉间失去了踪影。
接著,像是要回答这个问题般传来嘻嘻嗤笑的声音。
往声音来源望去,身穿灵装的狂三悠然站在那里,手上还抱著那只三色猫。
「啊……!狂三,你这家伙──」
「呵呵呵,猫咪我收下了。那么,士道、十香,再见喽。」
狂三轻轻行了一个礼后,抱著猫咪潜进扩展在脚下的影子中。
十香急忙追上去──然而,已经太迟了。在十香的手触碰到狂三的前一刻,狂三的身影便已完全消失在影子之中。
「唔……肉……肉球────!」
十香的吶喊声响彻午后的街道。
◇
之后,士道和十香按照当初的预定前往商店街买菜,不过……十香一直闷闷不乐。
看来是非常惦记被狂三带走的小猫吧。就算士道对她说「晚餐就做十香你爱吃的菜吧」或是「你爱买多少黄豆粉面包,我都买给你」,她也只是随便应和,一直心不在焉的样子。
……老实说,要是这种状态持续下去可能会有危险。士道打算请求〈拉塔托斯克〉的指示,迅速买完菜后踏上归途。
「我说十香,你别那么担心啦。」
「……嗯,我知道,我没事。」
十香听了摆出固作坚强的表情回答。士道脸颊流下一道汗水,不知所措地皱起眉头。
「嗯……」
当然,士道也同样担心猫咪。结果还是不知道狂三的目的为何。
但士道更担心十香的精神状态。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她心情开朗起来呢……
结果──
「啊……!」
就在士道边走边思索著这种事情的时候,十香突然大叫出声。
「!怎么了,十香!发生什么事了吗?」
十香发出和刚才忧郁的心情截然不同的声音,士道大吃一惊,连忙抬起头。十香将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并且指向前方。
前方有一名年幼的女孩正抱著戴了红色项圈的三色猫走在路上。
「是……是肉球!」
「咦?不会吧──」
就在士道打算继续说出「怎么可能」之前,十香已经迈步冲了出去。
然后来到女孩的面前,朝她的胸前伸出手,压按猫咪的肉球。
「!没……没错!是肉球!」
「咦……什么?」
士道一脸狐疑地眯起眼睛,看著猫咪的脸。的确,长得很像。
「请……请问……有什么事吗?」
就在这个时候,士道发现抱著猫咪的女孩子露出一脸不安的神情。这也难怪。通常想都不会想到会有一对陌生男女突然跑过来,还按压猫咪的肉球吧。
「喔……喔喔……不好意思。」
士道简单地道歉后,继续说道:
「那个……啊,我可以问你一件奇怪的事吗,那只猫是你的吗?」
士道询问后,女孩便战战兢兢地点了头。
「对……是我的没错。」
「你看,你果然认错了啦。你仔细看看,这只猫的脚并没有受伤不是吗?」
说完,士道指向猫咪的左后脚。
没错。这只猫跟刚才的猫不一样,身体毫发无伤。确实长得很像,但无庸置疑是别人,不对,是别猫。
「不对!不可能!这个触感肯定是肉球!」
「喂……喂喂……」
十香不肯妥协,猛力地摇了摇头。女孩像是发现到什么事情似的发出「啊!」的一声,抽动了一下眉毛。
「大姊姊你们,该不会……也看过玛丽吧?」
「玛丽?」
「是这孩子的名字。其实……它已经失踪好几天了……就在刚才,有一位漂亮的大姊姊帮我找到了它。」
「咦……?」
士道不禁发出狐疑的声音。
然后,再次看向猫咪的左后脚。
──那只宛如时间倒流而完全没有伤口的脚。
「……不,怎么可能嘛……」
士道轻声呢喃,并且搔了搔脸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