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4
  5. 平凡折纸(Normalize ORIGAMI)
  6. 繁体版

平凡折纸(Normalize ORIGAMI)
2017-06-23 09:44:00

		

「我问你,五河,所以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
「…………!」
某一天,折纸正在来禅高中二年四班的教室准备下一堂课要用的东西,突然听见一句震动鼓膜的话语,因此抽动了一下眉毛。
她定住头不动,移动眼珠子望向右方后,看见两名男学生。
一位是坐在椅子上一脸嫌麻烦的少年──折纸的恋人五河士道,而另一位则是他的朋友,把手抵在桌上的殿町宏人。
「啥?干嘛突然问我这个……」
士道皱起眉头一脸厌烦地回答。于是,殿町摊开手上的笔记本,转动著笔。
「这个嘛,因为我这个月花太多钱了,荷包扁扁啊。所以就想说做一份你的个人档案来卖,赚点零用钱喽。」
「你说拿去卖……是能卖给谁啊?哪有人会想买那种东西……」
「你错了,意外地有潜在需求喔。被代表来禅的两位美少女追求的酒池肉林王,可是有不少男生想向你学习呢。只要打上『士道大师传授的桃花秘诀』之类的标题拿去卖,应该会挺有市场的喔……」
「别……别闹了啦!谁要帮你干这种勾当啊!」
士道一脸受不了地挺起胸膛。
不过殿町仍不死心,用宛如软体动物般的动作依偎士道。
「为什么──有什么关系,又不会少块肉!你就当作帮好友一个忙嘛~~」
「出卖别人资料的家伙,才不是我的好友咧!」
士道伸直了手推开殿町靠过来的脸。
他就是讨厌这种事。假如是平常的折纸,可能会挺身阻止殿町或是替士道解围。
然而,折纸没有任何行动。
理由很单纯。因为折纸也很好奇士道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像是身高、体重等身体方面的资料,或是家庭背景、有几个亲人这种外在资料,在某种程度、个人也调查得到,但关于士道情感方面的要素,在折纸引为自豪的庞大资料库当中也是属于十分稀有的情报,搞不好有些只能对同性友人透露的秘密。如果殿町编纂的士道档案中记载著折纸无从得知的情报,卖方开多少价,她可能都会买。
「好啦,拜托你啦一」
「我不要!」
「唔……那我就随便写,拿去卖喽!」
「是、是,要怎样随便你!」
「那我就写说……五河士道其实对女生没兴趣,喜欢的是男生……」
「等一下!你干嘛乱写啊!」
「怎样啦,你自己说随便我写的啊!」
「乱写也有个限度吧!」
「是喔,那你就回答我啊~~」
「唔……!」
士道一脸懊悔地发出呻吟,不久便像是举白旗投降似的叹了一口气,胡乱搔了搔头发。
「喜欢怎样的女生喔……就一般的女生啊。平凡最迷人。」
「呜哇,竟然说出最无聊的回答!」
「你很烦耶。不需要有趣吧!」
士道眯起眼睛说道。殿町微微耸了耸肩后,提起笔在笔记本上书写。
「……平凡最迷人。」
折纸在隔壁座位上听到了这个回答,用谁也听不见的声音复述这句话,轻轻握起拳头。
然后,瞥了一眼士道另一边的座位。
那里坐著一个女学生。她是夜刀神十香,拥有一头如夜色般漆黑的长发以及水晶眼瞳。光是将她的容貌映上视网膜,折纸就感觉自己的幸福一点一滴地流逝,令人不悦。
虽然现在装作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上学,但她可是带给人类、世界莫大的灾害,名为「精灵」的怪物。
而且不知为何,这个女人经常纠缠折纸的恋人士道,每次都来破坏他们两人的蜜月时光。对折纸来说,她是比夏天夜晚在耳边嗡嗡作响的蚊子还要令人厌烦的存在。
──不过,士道刚才清清楚楚地说了,平凡的女生最迷人。
没错。士道果然不喜欢精灵,而是喜欢像折纸这种平凡的女生。折纸面不改色地从鼻间呼出气息。
就在这个时候,或许是感受到折纸的视线,十香回头望向折纸。
「……唔,你是怎样,有事吗?」
「没有啊。」
折纸悠然说完便将视线转回前方。没错。这就是胜者的从容,才没时间理会败者──
「…………!」
此时,折纸抽动了一下眉毛。
──平凡最迷人。
她在心中再次复述了一次士道说的话。
折纸既是打倒精灵的AST部队的其中一员,同时也是以外科手术将电子零件埋进头部的巫师。说是「平凡」,似乎有些牵强……?她的脑海里掠过这样的疑虑。
士道是折纸的恋人。既然士道说「平凡最迷人」,那么折纸当然也是「平凡女生」之一。不过……折纸也是个女生,在这个年纪自然会在意一些芝麻小事。
再说,事到如今她无法取出埋进头部的装置,也无法离开为了替父母报仇而加入的AST。
「……至少得在其他方面取得平衡。」
折纸如此下定决心后,紧咬牙根抬起头。
就在这一瞬间,折纸开始执行成为平凡女生的计画。
○步骤1 拉低成绩
平凡的女生到底是什么样子……正当折纸思考著这件事情的时候,脑海里最先浮现的是学业成绩。
这是最贴近高中生活的顺位。用数字对外表现「平凡」,成绩是再适合不过的方法吧。
仔细想想,折纸进入这所高中就读以来,考试几乎都考满分,排名自然经常是全年级第一。说是平凡,的确有一点极端。
而且,大家常说头脑太聪明的女生会令人敬而远之。当然,士道不可能因为这种理由讨厌折纸,但最好还是事先排除不安因素吧。
所幸对折纸来说,成绩根本无关紧要。考试成绩,只是能考多少就考多少罢了。
折纸「嗯、嗯」地点了点头后,决定先试著取得普通的学业成绩。
「……受不了,殿町那家伙,给我记住……」
士道在第四堂课上课的时候,一脸不耐烦地拄著脸颊,皱起眉头。
结果在那之后,殿町问了他一大堆问题直到开始上课。虽然他随便回答敷衍了事……但只能祈祷不会有学生上了殿町的当。
尽管如此,他也不能老是把心思放在这件事上。现在正在上第四堂课世界史。士道吐了一口悠长的气打起精神,一边伸懒腰一边望向在黑板上写下文字、通称小珠的冈峰珠惠老师。
「大家注意,这里很重要,要好好背起来喔。」
小珠老师说著转身,拿起放在讲台上的教科书。
「好了……那么,有人知道下一题的答案吗?」
接著她如此说道,慢慢转动脖子环顾整个教室。
不过,看来没有一个学生举手。小珠将眉毛皱成八字形,露出苦笑。
「嗯……这题有点太难了呢。没办法。那么,鸢一同学,请你回答。」
小珠搔著脸颊呼唤折纸的姓名。
这是小珠──不对,是在这个二年四班授课的大部分老师都会使用的最终手段。当没有人愿意回答或是解不出正确答案时,学校第一的秀才鸢一折纸便是担负此项任务的头号人选。
「…………」
坐在士道左边的折纸一语不发地缓缓站起身来。
一如往常的上课光景。之后,折纸会以冷静且毫无抑扬顿挫的声音回答出无可挑剔的正确解答,然后小珠会轻轻拍手并夸奖她:「回答得很好。」只要是二年四班的学生,都看过好几次这样的过程,想必今天也会再度上演。
然而──
「──我不知道。」
折纸以一如往常的声音和语调回答。听见她所说的话,教室的空气在一瞬间冻结。
「……咦?」
士道也不敢相信刚才听到的话语,一脸疑惑地环顾四周。是不是有人模仿折纸说话……他的脑海里掠过这种愚蠢的想法。
不过,班上的同学也露出和士道类似的表情,将视线投注在折纸身上。只有坐在士道右边的十香觉得大家看起来很奇怪,瞪大双眼四处张望。
「呃,你说什么……」
其中,小珠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似的捶了一下手心。
「啊!你……你该不会是不晓得我在问哪一题吧?你……你要好好听课才行啊。我刚才问的是第三题──」
「不是。」
然而,折纸摇摇头打断小珠说话。
「我知道你在问哪一题。我只是单纯不知道答案而已。」
「…………」
小珠僵住身体呆愣了好一会儿后,整张脸冷汗直流。
接著,她表现出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粉笔和点名簿从讲桌上掉落。她来回踱步,最后绊到脚,当场摔倒。
「老……老师!你没事吧!」
学生大叫出声。小珠举起不停颤抖的手,摇摇晃晃地原地站起来。
「也……也也也是,鸢一同学也有有有有有有有有有不知道答案的时候呢……好……好了!让我们打起精神来考小考吧!好吗!」
小珠以不由分说的语气说完便开始发考卷。班上的同学平常都会发出不满的声音,唯独今天都默默无语地将考卷一张一张往后传。
「好……好了,那么……开始作答!」
小珠如此说完,所有同学便同时将考卷翻到正面。
说到小珠本人,则是趁大家将精力放在小考上的时候,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开始收拾刚才弄掉的粉笔和点名簿。
过了十分钟后──
「──时间到,那么,把考卷从后面传过来。」
小珠总算恢复了冷静。大家听从她的指示,将考卷传到前面。
然后,小珠照顺序收集传到第一排的考卷──
「噫!」
最后,当她拿起靠窗那一排的考卷的瞬间,露出看到不可置信的东西的表情,屏住了呼吸。
她脚步踉跄,用力撞上墙壁,就这么瘫倒在地。
「老……老师……?」
「你怎么了!」
「小珠,你没事吧?」
同学们不是露出担心的表情就是一脸纳闷地出声关心她。就在这个时候,似乎有人被尖叫声吸引,走廊传来拖鞋的声音,教室的门被猛然打了开来。
「发生什么事了,冈峰老师?从刚才开始你们班就很吵喔。」
探出头的是一名中年男老师。他是担任学年主任的数学老师。大概是在隔壁班上课吧。
「啊……呜……咦……!」
不过,只见小珠老师依然铁青著一张脸,像是被冲上陆地的鱼一样嘴巴一张一合地指著手上的考卷。
大概是觉得很奇怪,男老师走到小珠的身边,拿起她手上的考卷。
然后,将视线落在考卷上──
「什么……!」
他在一瞬间露出和小珠一模一样的表情,随后心急地走到士道的旁边──折纸的座位。
「鸢……鸢一……?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的话,最好去保健室……」
「没有,我身体好得很。」
「那……那么,这是……」
男老师一边说一边将小考的答案卷放在折纸的桌上。
「咦……?」
就在这个时候,士道瞪大了双眼。因为他刚好坐在折纸的旁边,所以看见了小考考卷。
那张──只写了一半答案的小考考卷。
「我只是看不懂问题而已。」
「什……什么……」
折纸以若无其事的口吻说完,男老师便在一瞬间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随后表情染上愤怒,走回小珠身边。
「冈……冈峰老师!你到底是出了什么考题!竟然让鸢一折纸解不出来……!」
「我……我出的是很普通的问题啊……只要平常有听课就能考满分!」
「但是实际上,她却说她看不懂题目啊!啊!你该不会做出考题出得很普通,却要学生用某个国家的少数民族语言回答这种乱来的行为吧──」
「我……我才没那样出呢……」
小珠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回答。
折纸表现出一副面无表情却又带点复杂的神情看著这幅光景。
「…………」
真是失策。折纸看著展开在教室前的光景,在桌面下握紧拳头,指甲陷入手心。
她本来打算在士道面前表现出平凡女孩的模样,却意外引起不必要的注目。这样子完全造成了反效果。
「……不过,我还有其他方法。」
折纸的计策尚未用尽。她再次下定决心,露出锐利的视线,轻轻点了点头。
○步骤2 女生就是爱聊天。
「当──当──……」响起熟悉的钟声,表示下课时间到了。
结果,老师们在那之后依然表现出仓皇失措的模样,根本无心上课。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应该有重大的事情扰乱折纸的心,令她没办法专心念书。老师们体贴地对折纸说「有什么事情尽管找老师商量」、「我们学校也有积极地在处理霸凌事件喔」或是「每个星期一、三、五,学校都有生活指导老师当班喔」这类的话,然后离开了教室。
折纸将那些话当作耳边风,思考著下一个趋于平凡的计画。
──根据听来的情报,女生似乎是话匣子一打开就聊不停的生物。
虽然折纸原本就沉默寡言,找不出跟同年代的女生聊天有什么意义,但重新观察过后,她发现班上的女生每到休息时间就会分成特定的小团体,开心地聊著天。这一定就是平凡女生会做的事情吧。
聊天的内容天南地北,但都是些聊不聊都没差的无关痛痒的废话。原来如此,与其说她们透过聊天来共享重要的消息,倒不如说是从「聊天」这种沟通行为本身得到某种快乐吧。
理解这一点后,事情就好办了。幸好现在是午休时间,折纸也打算马上执行和朋友一边聊天一边吃午餐的计画,便拿著便当从座位上站起来。
「…………」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她发现了一件事。
那就是班上没有折纸平常能随意聊天的朋友。
这下子可伤脑筋了。折纸咽下一口口水湿润喉咙,并且望向整间教室。
因为在战场上团队合作是不可或缺的必要事项,所以折纸在AST时多少会跟队员们沟通。但立场换成学校班级,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跟同学们说话,他们会回应,但也仅止于此。
不过,折纸可不会在这里认输。
她宛如锁定猎物的猛禽般眯起眼睛,悄悄地接近将书桌并在一起的女生小团体。
「士道!来吃午餐吧!」
十香如此吶喊,将自己的桌子和士道的合在一起。
「是、是……嗯……?」
士道回应十香,同时感到有些奇怪,因此歪了歪头。
平常折纸会和十香在同一时间将书桌靠过来,但今天却没有动静。
士道疑惑地望向折纸的座位,发现折纸手里拿著便当静静地离开座位,走向在教室前方并桌的三名女生。她们是经常照顾十香的三人组,亚衣、麻衣,还有美衣。
三人开心地谈天说笑。折纸站到她们的身后──
「──让我加入。」
一开口就以毫无抑扬顿挫的声音如此说道。
「咦……?」
亚衣、麻衣、美衣同时发出声音,皱起眉头环顾四周,然后──望向折纸。看来,她们一时之间没有发现那句话是折纸说出来的。
士道也十分明白她们的心情。只要是这个班级的人,通常都不会认为沉默寡言、不常与人来往的折纸会说出这种话吧。
不过,折纸却直勾勾地凝视著三人,再次开启双唇:
「让我加入。」
「呃……呃……」
亚衣一脸困惑地搔了搔脸颊。
「你的意思是……想和我们一起吃午餐吗?」
「对。」
「是没关系啦……但你怎么突然想和我们一起吃?」
「我想聊天。」
「!这……这样啊……那你坐吧。」
美衣疑惑地说著,并且移动到旁边的座位。
折纸点点头后,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加入三人的小圈圈。
「…………」
「…………」
「…………」
该说果不其然吗?先前还有说有笑的三人之间充斥著尴尬的沉默。
不过,折纸表现出没有察觉到这种气氛般的态度,打开便当盒后一脸纳闷地歪了歪头。
「你们……不聊天吗?」
「喔……喔喔……要……要啊……」
麻衣有些坐立难安地说了……就在这时,她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似的「啪!」地拍了手。
「啊,对……对了!大家知道吗?听说车站前的双子星大厦有新的复合式精品店要进驻喔。好像会举办开幕特卖会,要不要去逛逛?」
「咦!真的吗?好耶,我们一起去吧。我刚好想要买夏天的衣服I」
「是吗?真要说的话,亚衣该买的是新泳衣吧?去年的还穿得下吗?」
「我可不想被你这个万年幼儿体型的人说咧!」
「什么,你竟敢这么损我!」
「──复合式精品店?」
折纸歪了头,加入三人的对话。
「喔喔,该怎么解释呢。简单来说,就是卖衣服和杂货的店。」
「鸢一同学你也有兴趣吗?」
「啊,话说鸢一同学你平常都去逛什么样的店啊?」
听见三人的提问,折纸轻轻点点头回答:
「生活上最基本的衣服,我都在网路上买。」
「哦~~是这样啊。啊,不过,我偶尔也会上网买衣服。」
「嗯、嗯,很方便。」
「可是,亲自去逛街挑选也很有乐趣喔。」
美衣说完后,折纸一瞬间做出思考般的动作,接著开口:
「说到逛街,我知道一间特别的服饰店。」
「咦,在哪里?」
「天宫大道的小巷子里。」
「是喔,我不太常逛那里呢~~那是怎么样的店呢?」
「卖一些其他店家不常见的商品,我也曾经光顾过几次。遇到关键时刻时,是非常有用的店。记住这家店不会吃亏。」
「那是怎样,好棒喔。我下次想去逛逛呢你在那家店买了什么东西?」
看见三人的反应,折纸有些骄傲地点点头,继续说道:「女仆装,还有学校泳装。」
「咦……!」
「另外还买了狗耳朵跟狗尾巴套组。」
「…………」
听见折纸说的话,三人你看我、我看你。
「我买的是新品,但他们也有卖二手货。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二手货的价钱反而比较贵。大概是骨董货吧。」
「…………」
「你们要去吗?」
折纸询问后,三人便用力摇了摇头。
插图009
「对……对了!」
亚衣发出精神百倍的声音重新开启话题。她从书包拿出一台小型数位相机。
「你们看这个,这是我之前买的,怎么样啊~~」
「啊~~那是什么,好可爱喔!」
「咦~~来拍、来拍!」
「好啊。鸢一同学也一起拍吧。来,笑一个。」
「喀嚓!」一声,亚衣按下快门。麻衣和美衣比出的动作,但折纸则是面无表情地看著镜头。
「咦,好好喔。你买多少?」
「嗯,两万圆左右吧。打工的薪水下来了,所以我就买了。」
「呜哇,好贵喔!你真有钱~~」
「──说到相机,我最近也买了一台。」
折纸再次加入话题。
「咦,鸢一同学你也会拍照吗?」
「是喔,真意外呢~~」
「你买了什么样的相机?」
「最新型的CCD。」
「咦……!」
听见折纸的发言,现场再次刮起一阵寒风。
「只要藏得好,连专家都难以发现。」
「…………」
「想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们买。」
折纸说完后,三人又猛力地摇了摇头。
「啊……对……对了、对了!别说这个了!」
这次换美衣面向亚衣,改变话题。
「现在重要的是,为什么亚衣在这种时间点买相机吧。」
「啊!该不会是跟岸和田同学有什么进展吗……!」
麻衣眼睛闪闪发光,望向亚衣。
不过,亚衣垂下双眼,耸了耸肩并且摇头。
「不好意思辜负了你们的期待,不过我们完全没进展。就算我主动邀约他,他也爱理不理的。我果然还是没希望了吧……」
「没这回事啦!岸和田同学是草食系男生,得由亚衣你主动出击才行!」
「没错、没错!再接再厉!不可以放弃!」
麻衣和美衣热情地提出意见,折纸也点头表示同意。
「我赞同她们的意见。面对内向的男生,只能由我们女生主动引导了。」
「喔喔!鸢一同学发表了大胆的意见!」
「咦!鸢一同学,你该不会是肉食系女生吧?」
麻衣和美衣反应夸张地大喊,拍了拍亚衣的肩膀。
「你看,就连鸢一同学都这么说了,你要继续进攻。」
「没错没错。积极地进攻吧!」
「嗯……嗯,说的也是。我会加油!」
亚衣握紧拳头,像是重新下定决心似的用力点点头。
于是,折纸轻轻颔首替她打气。
「──让我来传授一个非常有效的魔法给陷入情网的你。」
「咦?魔法?」
「哦,鸢一同学意外地拥有一颗少女心嘛~~」
「有什么关系嘛,亚衣,感觉好像很灵验呢。就请教一下鸢一同学吧~~」
麻衣和美衣说完后,亚衣便点点头回答:「好……我知道了!」
「是什么样的魔法呢,鸢一同学?」
「就是这个。」
于是,折纸从口袋拿出一个小瓶子,放到桌上。
「这是……?」
「咦,好像是很正规的魔法呢。」
「好棒喔,然后要怎么做?」
「──用手帕沾取适当的量,摀住他的口鼻。」
「咦……!」
听见折纸的发言,空气第三度凝结。
「他会昏倒。」
「…………」
「接下来就可以生米煮成熟饭了。」
三人再次使劲地摇摇头。
「那家伙在做……做什么啊……」
士道脸颊冒出汗水,呻吟似的发出低喃。
○步骤3 女生都喜欢可爱的东西。
步骤2执行的结果十分完美。
折纸吃完午餐后,一脸满足地点著头,瞄了士道一眼。
士道似乎也正好望著折纸的样子,两人在剎那间四目交接,士道慌慌张张地移开视线。
折纸在心中握拳摆出胜利的姿势。士道好像也对折纸不同于平常地表现出女孩子的一面感到怦然心动。就算只有这个午休时间,她应该遥遥领先那个可恨的夜刀神十香吧。
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折纸想起刚才和三人组聊天的内容。
她们在午休时间即将结束时对折纸说:「对……对了,鸢一同学你为什么讨厌十香啊?」「嗯……就是说啊。看见那么可爱的女生,通常情绪会很高亢吧。」「对啊~~」不知为何,觉她们的语气听起来像是要拚命转移话题一样……不过,大概是自己多心了吧。
没错。在普通女生眼里看来,夜刀神十香──那个讨厌的精灵似乎是「可爱」的东西。
而且──听说普通女生大多喜欢可爱的东西。
光是想像,胃部就一阵翻腾,令人作呕。但如果那就是平凡女生的定义,折纸也无可奈何。为了士道,折纸已经做好觉悟要面对任何牛鬼蛇神。
「…………」
折纸锁定放学后,开始集中精神。
「士道,回家吧!今天晚餐吃什么!」
在班会结束的同时,收拾好书包的十香将身体探到士道的桌上。看到她有精神过了头的样子,士道不禁露出苦笑。
「你也未免太心急了吧。不过……要煮什么好呢?冰箱也没剩多少食材了,回家的时候顺便去商店街一趟吧。」
「喔喔!买菜吗!」
士道说完,十香眼里便闪耀著灿烂的光彩。
「士道、士道!」
「……好啦好啦,最多只能买两样喔。」
士道无奈地耸耸肩,竖起两根手指。看十香的表情就大概理解了。难得要去商店街,她大概想买什么东西吃吧。
而实际上,士道似乎猜对了。十香精力充沛地点点头回答:「嗯!」
与此同时,有一道人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十香的背后。是折纸。
「夜刀神十香。」
「晤?」
一听到折纸呼唤自己的名字,十香原本开心至极的表情一瞬间垮了下来。
「你这家伙干嘛,有事吗?」
十香丝毫不隐藏她的敌意,露出锐利的视线,转头瞪视折纸。
然而不一会儿,她的表情却转为惊愕与困惑交织的模样。
理由很单纯。因为折纸突然一把抱住她。
「什……你做什么啊……!」
「…………」
折纸一瞬间皱起眉头,露出彷佛压抑著呕吐感的表情。不过,折纸立刻恢复原本的神情,开始抚摸十香的头。
「好可爱、好可爱。」
十香挥动手脚挣扎,但折纸依然没停止她的动作,用呆板的声音如此说道。总觉得……这幅情景莫名令人毛骨悚然。
「你这家伙……!」
十香好不容易甩开折纸抚摸她头的手,拉开距离。
「你……你这家伙!突然这么对我,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因为你很可爱,所以我才摸你。是一般的女孩子会做出的正常行为。」
「你……你的目的是什么!」
「没有什么目的啊。硬要说的话,就只是想跟你好好相处罢了。」
「什么……!」
听见折纸说的话,士道和十香异口同声说了。
「如果你们要去买东西,希望能让我一起去。」
「开……开什么玩笑!谁要带你这种人去啊……!」
「冷……冷静点,十香。」
士道安抚愤怒的十香,望向表情丝毫没改变的折纸。
……今天的折纸好奇怪,明显不正常。
在第四堂课的时候也是这样,午休时间的举动也不像平常的她。之后在课堂上也心不在焉的,还以为她是不是发烧了。
不过……即使折纸再怎么奇怪,对士道而言,现在这种状况也不全然都是坏事。
因为那个折纸──那个恐怕是士道认识的人当中,最讨厌精灵的AST队员鸢一折纸小姐,竟然说出想和十香好好相处。
或许正如十香所说,她搞不好有什么目的,也可能只是一时兴起,心血来潮罢了。
可是,无论她基于什么理由,这都是近乎奇迹的好机会。
「我说,十香。折纸都这么说了,带她一起去也没关系吧?」
「什么……士……士道!你相信这家伙说的话吗!」
「不……也不是啦……但是,不能带她去吗?」
「唔……唔……」
十香露出左右为难的表情。不久,她猛然竖起一根手指,指向折纸。
「你……你可别会错意了!因为士道想带你去,我才勉强答应的!」
「…………」
折纸听了像是有些不耐烦似的,一瞬间抽动了一下眉尾。但又像刚才一样,立刻恢复原本的神情,点了点头。
「我好高兴。」
「噫……!」
折纸说完后,十香像是感到惊吓般抖了一下肩膀。
「……喂,你走路就走路,不要靠我这么近好吗!」
「这是适当的距离。」
「明……明显过近了吧!」
「我只是做出一般女生会做的举动而已。女生最喜欢可爱的东西了。」
「哈……哈哈哈……」
士道看著并肩走在商店街的十香和折纸,露出苦笑。
不对,说是并肩……可能有些语病。因为折纸紧贴著正常走路的十香。十香觉得很讨厌,想要拉开距离,而折纸又再次黏上去……因为不断上演这样的场面,所以行进方向渐渐走偏。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十香是情非得已,但感觉折纸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折纸……?你没事吧?你是不是在勉强自己……」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士道询问后,折纸便以不容分说的语气回答。她很显然是身体不舒服,但是……似乎想要当作没这回事。
「这……这样啊……」
既然本人都这么说了,士道也不好意思再追究下去,只好作罢。
就在这个时候,被折纸紧追不舍的十香发出虚弱的声音:
「士……士道……」
十香看起来越来越可怜了。士道抓了抓头,再次大声对折纸说:
「我……我说啊,折纸。十香看起来也不好走路,别黏她黏那么紧也没关系吧?」
「……那是,普通的行为吗?」
「咦?嗯嗯……我想大概是吧。」
「是吗?」
折纸轻轻点头后,意外听话地和十香保持距离。十香唉声叹了一口气。
可能是松了一口气的关系,十香的肚子同时发出「咕噜咕噜咕噜……」的可爱声音。
「唔……士道,我可以吃点东西吗?」
「嗯,可以啊。这一带的话……啊,那里有卖可丽饼。」
「喔喔!可丽饼啊!不错耶!」
十香的表情为之一变,露出开朗的神情,跟刚才截然不同。
结果那一瞬间,折纸一个箭步从十香的旁边冲了出来,旋即买了一份可丽饼,又回到十香的身边。
「拿去。」
然后,将那份可丽饼递给十香。
看见这出乎意料的举动,十香脸上浮现警戒的神情,往后退了一步。
「你……你想干嘛?」
「……?你不喜欢巧克力香蕉吗?」
「不,我超爱的……但问题不在这里。」
「拿去。」
折纸再次将可丽饼递给十香。十香露出怀疑的眼神瞪著折纸,慢慢伸出手接下可丽饼。
然后闻了闻味道,舔了一口奶油,确认食物没问题后再大口咬下。
「……唔,好好吃喔……」
十香如此说道。对折纸拿给她的东西产生先入为主的想法与舌头还是感受到甜蜜的滋味,这种矛盾的心情令她露出复杂的神情。
不过,好像真的很好吃。十香更豪迈地大口咬下第二口可丽饼,脸颊沾上鲜奶油。
就在这时,折纸抽动了一下眉毛,随后迅速将脸凑进十香,舔掉沾在她脸颊上的鲜奶油。
「噫……!」
十香抖了一下肩膀,脸色一片铁青。
可是,折纸毫不在意,表情纹风不动,用食指点了一下十香的鼻子。
「真是个粗心鬼。」
「……!……!」
十香慌乱得眼珠子直打转,用手按住刚才被折纸舔过的脸颊,往后退了一步。
然而,折纸没有移动。她维持点了十香鼻子的姿势停在原地。
「喂……喂,折纸……?」
士道觉得很奇怪,将手搭在折纸的肩膀上──
「呜……呜哇!」
结果,折纸就这么倒向地面。
◇
「嗯……」
折纸发出轻声呻吟,同时张开眼睛。
她立刻明白自己正躺在床上。她按著发疼的脑袋,缓缓坐起身。
「……这里是……」
折纸轻声呢喃,并且环顾四周。这是个用白色布帘隔出的空间。或许是夕阳从窗外照射进来的关系吧,天花板染成一片橘红色。
「喔,你醒了啊。」
在熟悉的声音震动鼓膜的同时,罩在周围的布帘被拉了开来。刺眼的夕阳立刻充满了折纸的视野。
「你没事吧,折纸?你果然在勉强自己嘛。」
「士道……」
没错。站在折纸面前的,正是士道。
随著眼睛适应了光线,周围的模样也逐渐清晰。看来,这里似乎是高中的保健室。
「是士道你……把我送来这里的吗?」
「嗯……对啊。不过,十香也有帮忙喔。你等一下记得跟她道谢。」
「…………」
听到这个名字的同时,折纸不由自主地摀住嘴巴。
「喂……喂喂……」
士道露出苦笑,走到放在床旁边的圆椅子坐下。
「所以,你今天到底是吃错什么药了啊?明显不正常啊。」
「…………!」
不正常。听见这句话,折纸愕然瞪大双眼。
「怎……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可能是察觉到折纸的模样不对劲,士道皱起眉头询问。
再隐瞒下去也不是办法。折纸静静地开始诉说。
「……我想要成为平凡的女生。」
「平……平凡……?」
士道疑惑地皱起脸。
「算……算了……你怎么会突然这样想?」
「因为士道说你喜欢一般的女生。」
「咦?」
士道像是感到措手不及似的瞪大了双眼,但随后便「啊!」地发出细小的声音,想起某件事的样子。
「……可是,我做不到。我没办法当个平凡的女生。」
「没……没有啦,因为殿町太烦人了,我才随便说说的。我并不是……」
「!真的吗!」
折纸猛然抬起头。于是,士道搔著脸颊继续说道:
「对……对啊。该怎么说呢,不管我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折纸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当然,我个人是希望你跟十香……」
「我知道了。」
折纸打断士道,点了点头。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明天开始我就恢复平常的模样。因为──我是你的女朋友。」
「不,呃,那个……唔……」
折纸说完后,士道看似五味杂陈地游移著双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