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安可短篇集4
  5. 高中四糸乃(Highschool YOSHINO)
  6. 繁体版

高中四糸乃(Highschool YOSHINO)
2017-06-23 09:44:00

		

「扑通!扑通!」心脏刻划著剧烈的节奏。
当然,这剧烈的心跳声不可能被外面的人听见。但对现在的四糸乃而言,这可是件令她十分忧虑的事情。四糸乃把手抵在胸口,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好让心跳平缓下来。
「…………」
四糸乃目前位于一个狭窄阴暗的空间,就连娇小的四糸乃也无法在里头坐下。光源只有从缝隙照射进来的外部亮光。若是四糸乃孤身一人──正确来说,若是没有左手的「四糸奈」,她肯定害怕得不敢进去。
四糸乃在这样的空间里隐藏住气息。
几分钟后,从门外传来的细小声音逐渐远离。
「……嗯,听不到声音了呢。好像离开了喔,四糸乃。」
「四糸奈」如此轻声呢喃。
「嗯……嗯……」
四糸乃推开前面的门,门扉发出「叽」的声音后,光线便在视野中扩展开来。
四糸乃探出头左右张望,确定没有人后,走出躲藏到现在的置物柜。
她尽可能不发出声音地关上门,再次环顾四周。
这是个非常广阔的设施,跟她刚才藏身的置物柜空间截然不同。
远比〈佛拉克西纳斯〉宽广的通道朝左右延伸开来,可以看见好几扇窗户和门。以整齐划一的直线构成的这个空间,与其说是井然有序、没有多余装饰的清新美感,倒感觉像是疯狂科学家的研究设施,令人莫名感到不舒服。
「呼~~刚才好险喔~~差点就被发现了呢~~」
高亢的声音震动四糸乃的鼓膜。四糸乃往左手望去,让逗趣的兔子手偶做出擦拭汗水的动作,同时一张一合地动起她的嘴巴。她是四糸乃独一无二的挚友「四糸奈」。
「嗯……千钧一发呢……」
「还好附近有能藏身的地方。好了,我们快走吧!」
「嗯……嗯……!」
听见「四糸奈」说的话,四糸乃用力地点了点头。
她抿起双唇,握紧拿在右手的包包提手。
没错──四糸乃和「四糸奈」现在身负非常重大的任务,因而潜入这座巨大的设施。
数十分钟前。
飘浮在天宫市上空一万五千公尺的空中舰艇〈佛拉克西纳斯〉舰桥上充斥著紧张的空气。
「──这是非常重要的任务。」
坐在舰长席上的司令官五河琴里发出细微沉重的声音。
这名少女用黑色缎带将长发绑成双马尾,将深红色外套披在肩膀上。明明年纪跟四糸乃相差无几,但从她的声音和姿态却能窥见立于上位者的英姿和威巌。
「派特务潜入该设施,与目标人物接触。将机密物资交给目标人物后返回……用说的倒是简单,但执行起来非常困难。期限是三小时。要是失败──最坏的情况,就是周边一带有可能化为焦土。」
听见琴里说的话,舰桥上响起船员们吞咽口水的声音。
琴里瞥了一眼船员们的反应后,望向站在她正前方的四糸乃。
「──四糸乃,可以拜托你执行这项任务吗?」
瞬间,船员们的视线投射在四糸乃身上。
「…………!」
四糸乃不由自主地感到畏缩,但她站稳脚步,下定决心点了点头。
「……好……好的,我愿意。请让我……接下这项任务。」
「……虽然是我拜托你的,但你真的有信心吗?」
「唔……」
听见这句话,四糸乃差点垂下头。
但就在这个时候,她左手的「四糸奈」戳了戳她的脸颊,为她加油打气。
「你可以的,四糸乃。有我陪著你!」
「!嗯……嗯……!」
四糸乃摇了摇头甩开不安,再次面向琴里。
「拜托你……请让我去。我也想……帮上大家的忙……」
「……这样啊。」
琴里「呼」地吐了一口气后,从舰长席上缓缓站起来。
「那么,就麻烦你了。神无月,把东西拿给她。」
「是!」
一名站在琴里背后的高挑男子回应琴里,拿出一个密封得严实的包包,交给四糸乃。
「这……这是……」
「没错。这是担任此次任务重要关键的机密物资。跟目标人物接触,把这个交给他,就是你的任务。要小心拿好,就像拿著硝化甘油或抱著睡著的幼童一样谨慎。还有,绝对不能在接触目标人物前打开。」
「我……我知道了。」
虽然不太清楚硝化甘油是什么东西,但总之就是要小心拿好吧。四糸乃神情紧张地点点头。
「还有,把那个也拿给她。」
「是!」
说完,神无月这次则是将一件好像在哪里看过的衣服和一只腰包交给四糸乃。
「这是……?」
「潜入用的衣服──还有躲藏逃亡用的三个秘密武器。遇到困难的时候记得使用。」
「我……我知道了……」
四糸乃点点头后,琴里猛然挥了挥手。
「很好。四糸乃去换衣服吧。没时间了,五分钟之内换好。其他人准备传送装置。等四糸乃著装完毕后,就立刻执行作战行动。」
「了解。」
「开始移动到该设施空域。」
听见船员的声音,琴里用力地点点头。
然后,朝四糸乃竖起大拇指。
「──四糸乃、四糸奈,拜托你们喽。天宫市的和平,全靠你们的努力了。」
「好……好的……!」
「了解!」
四糸乃和「四糸奈」如此回应琴里。
「这个地方……好奇怪喔,四糸奈……」
四糸乃注意四周,发出只让「四糸奈」听见的细小声音呢喃,在宽广的走廊上前进。
真是非常奇妙的空间。明明四处都可听见模糊的人声和声响,走廊上却不见人影。虽然对不能被人发现的四糸乃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但就像有许多人隐藏气息在观察四糸乃一样,令人感到毛骨悚然。,「就是说啊~~总觉得很可疑。该不会是在做什么奇怪的研究吧?之前和士道一起看电视时不是有播吗?疯狂科学家不停进行人体实验,最后制造出了怪物……」
「别……别说了啦,四糸奈……」
「啊哈哈,我开玩笑的啦!」
「四糸奈」虽然压低音量,却还是发出爽朗的笑声。
照理说,执行这种潜入时应该是严禁说话的,但是……现在四糸乃很感谢「四糸奈」开玩笑缓解她害怕的心情。四糸乃微微露出笑容,加快脚步。
「呃?接下来要怎么走啊?」
「我想想……目的地好像是在三楼。琴里说,最好先上楼……」
「嗯,OK!那要往对面走。」
就在「四糸奈」说完,望向走廊深处的瞬间──
「……!」
四糸乃抖了一下肩膀。
理由很单纯。因为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四……四糸奈……!」
「快点躲起来!附近有像刚才那样的置物柜吗?」
听「四糸奈」一说,四糸乃左右张望,但走廊是一路到底的通道,附近也没看见置物柜。
「没有耶……怎……怎么办?」
「没办法了,先往回走,让他们先通过吧!」
「嗯……嗯……!」
四糸乃点点头后,尽量不摇晃右手握住的包包,开始往回走。
然而──
「啊……!」
四糸乃却在此时停下脚步。因为后方也传来了某人发出的脚步声。
「四……四糸奈,后面也有人过来了……!」
「你……你说什么!」
「四糸奈」假惺惺地做出惊讶的反应。
但是在她们对话的同时,说话声和脚步声也越来越接近。四糸乃混乱得眼珠子直打转。
「没办法了……使用琴里交给你的那个东西吧!」
「咦……?那个东西是指?」
「就是其中一样秘密武器啊!快点!」
「啊──嗯……嗯……」
这么说来,还有秘密武器的存在。四糸乃点了点头后,原地放下包包,翻找腰包。然后,拿出被压缩变小的布块。
四糸乃和「四糸奈」同心协力地摊开布块后,便将背紧贴墙壁。接著用右手和「四糸奈」的嘴巴抓住布的上端,利用日本忍者隐身术的诀窍遮掩住自己的身体。
「…………」
她尽可能隐藏住气息,维持这个姿势伫立在原地。
于是,左右方立刻传来说话声和脚步声──在四糸乃的面前突然停止。
「……!」
该不会被发现了吧……?心脏跳动的速度异常加剧,指尖开始不停颤抖。
「……这个是什么东西啊?」
「不知道……」
「还是警告他一下比较好吧?」
「不用吧……又没关系,是个人的兴趣嘛……」
不过,就在听到这样的声音后,脚步声便立刻慢慢远离。
「没事了,人已经走了!」
「呼……」
听「四糸奈」这么一说,四糸乃吐出安心的气息,并且放下掩盖住自己身体的布。
「哎呀~~不愧是琴里的秘密武器,大家完全没发现呢~~」
「是……是这样吗……」
感觉很显然被人发现了……是她多心了吗?
总之,没有被人逮到,结果很顺利。四糸乃把布折好收进腰包里,拿起放在走廊的包包后,再次迈步朝目的地前进。
她一边注意四周,爬上楼梯。
然而,就在途中──
「──哎呀?」
「噫……!」
碰巧遇见正好走下楼的一名女性。
这名女性戴著眼镜,身材娇小。仔细一看,长相非常柔和,但是……对极度怕生而且正在执行任务的四糸乃而言,光是有人突然出现,在她眼里就像看见妖魔鬼怪那类的东西。
「你那身制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吗?但你看起来好像……国中生,还是小学生?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眼镜女一边说一边靠近四糸乃。
「她攻过来了!四糸乃,快逃!」
「……!……!」
听见「四糸奈」高声吶喊,四糸乃反射性地想逃离现场。
但因为急忙改变方向的关系,绊到自己的脚,当场跌了一大跤。
「呀……!」
「!你……你没事吧?」
眼镜女一脸担忧地奔向四糸乃的身边,朝她伸出手。
这一定是出于善意的举动吧。然而对现在的四糸乃来说,只认为是那名女性想攻击自己。
「啊……啊啊……!」
四糸乃一步一步向后退。就在这一瞬间,左手的「四糸奈」探出身子,狠狠咬了一口那名女性朝四糸乃伸出的手。
「呀!这……这是什么啊!」
「四糸乃!趁现在!」
「……!」
四糸乃察觉到「四糸奈」的用意,坐起身子,然后捡起包包迈步奔离现场。
「啊……你等一下!」
后方传来女性的声音,但四糸乃不予理会,继续移动脚步。
而那名女性似乎也不轻言放弃,虽然奔跑的速度缓慢,但仍然追在四糸乃的后头。
「等……等一下!你为什么要逃跑啊!」
「糟糕!她追上来了!赶快逃进其他地方!」
「其……其他地方是指……」
「!四糸乃,逃进那个房间!」
「好……好……!」
四糸乃听从「四糸奈」的建议,逃进附近的房间里。
幸好,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但墙边摆放了一堆画作和石膏像,有些可怕。
不过,没时间说这种悠哉的话了,那名女性马上就会追上来了吧。
就在四糸乃感到惊慌失措的时候,「四糸奈」捶了一下手心。
「四糸乃!使用琴里的第二个秘密武器吧!」
「第……第二个秘密武器是……?」
「没错!就是必杀面粉炸弹!」
「好……好……!」
四糸乃再次翻找腰包。秘密武器之二──必杀面粉炸弹。一丢出去就会释放出面粉烟幕,遮蔽对方的视野,属于逃走用的武器。
躲在房间里等待追踪者,在对方来到房间中央一带的时候让炸弹爆炸。然后趁对方视野一片模糊而感到惊慌的时候逃跑。这个作战还不赖。
然而──
「啊……!」
可能是一时情急吧,四糸乃不小心让从腰包拿出来的白色球体掉落在自己的脚边。
瞬间响起「砰」的一声,白粉飘散四周,好一阵子什么都看不见。
等到烟幕散去的时候,四糸乃从头到脚一片雪白。
「咳……咳!」
「你……你还好吗,四糸乃?」
「四糸奈」也染上一身白,她一脸担忧地望向四糸乃。
「我……我没事……不过,面粉炸弹……」
四糸乃俯看著在自己脚边呈放射状散开的白色粉末,绝望地说道。竟然把重要的武器浪费在这种地方。
可是,没有时间了。房间外的脚步声越来越靠近。
「怎……怎么办──」
「!四糸乃!那个!」
就在四糸乃惊慌失措的时候,「四糸奈」指向房间深处。那里装饰著好几个造型莫名写实的石膏像。
「咦……那个怎么了……」
「别问了,赶快爬上去!」
「咦?嗯,好……」
四糸乃一脸不安地皱起眉头,但还是照「四糸奈」的指示爬上摆放好几个石膏像的架子。
「然后随便摆个姿势!」
「像……像这样吗……?」
「好,不要动!」
「四糸奈」大喊。四糸乃听从「四糸奈」所说的静止不动──这才终于明白她的用意。
简单来说,就是利用一片雪白的身体混在石膏像里面以假乱真,逃避追踪者的追捕。
「原……原来如此……」
把失败转变成计策。多么冷静又正确的判断力啊。四糸乃忍不住差点发出赞叹声。
然而──
房间的门「嘎啦」一声被打开,随后一名戴眼镜的女性上下动著肩膀,气喘吁吁地走了进来。她走到四糸乃的面前后──
「……呃,那个……你在干什么啊?」
如此说道,脸颊滴落汗水。
看样子,似乎一下子就被认出来了。
「噫……!」
四糸乃因为出乎意料的事态而大吃一惊,身体便失去平衡,从架子上摔了下来。四周扬起面粉烟雾。
「你……你还好吗?」
「……!」
女性走近四糸乃。四糸乃「噫!」的一声,缩起身体。
「没……没想到她竟然能看穿你!小心一点!这个人绝非等闲之辈!」
「四糸奈」全身颤抖地说道。不过事到如今才想要小心也为时已晚了。
眼镜女踏著缓慢的步伐,逐渐拉近和四糸乃的距离。
「不要……过来……」
四糸乃过于害怕,屁股贴著地面就这么往后逃。不过,马上就被逼到了墙边。无路可逃!
在绝望掠过四糸乃脑海的时候,她左手的「四糸奈」大喊:
「既然这样……四糸乃!使用最后的秘密武器!打开腰包!」
「咦……?」
四糸乃还搞不清楚状况就照著「四糸奈」说的去做,打开腰包。
于是,「四糸奈」将身体塞进腰包内,蠕动身体后,「咻」一声地猛然朝那名女性冲去,紧贴住她的嘴巴。当然,四糸乃的手也跟著被拉过去,于是就这么站起身来。
眼镜女被「四糸奈」按住嘴巴,发出短促的尖叫声。
女性挣扎了一阵子后,身体立刻失去了力气,当场瘫倒在地。
「这……这是……」
女性完全失去意识,就算四糸乃触碰她的脸庞,她也丝毫没有反应。四糸乃感到有些害怕,望向「四糸奈」。
「四……四糸奈……刚才是怎么回事?」
「是琴里托付给我的最终武器!名字就叫作三氯甲……咳咳,魅惑超级费洛蒙!」
「四糸奈」刻意清了清喉咙。
「……呃,那个……」
四糸乃一脸困惑地将脸凑近「四糸奈」。不过,她在「四糸奈」的肚子一带感到一股刺鼻的臭味,因而停止了动作。恐怕……应该说肯定是沾上了什么药品。
「好了!趁现在赶快走吧!」
「说……说的也是……」
虽然担心眼镜女,但毕竟时间不多了。四糸乃拍落附著在身上的面粉后,便拿著包包离开了房间。
「呼……不过,刚才那个人还真是穷追不舍呢。」
「嗯,对啊……」
四糸乃因紧张、恐惧和突然的运动,心脏剧烈作响。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好让心跳多少平缓下来。
「她那么执著地追著我们跑……要是被她抓到,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
「不……不会吧……」
四糸乃将眉毛皱成八字形。这么说来,琴里完全没提到要是被人发现抓住,会有何下场。然而,就在四糸乃感到忐忑不安的时候,「四糸奈」哈哈大笑。
「啊哈哈!抱歉抱歉,吓到你了吧。别担心啦,琴里不可能派你去那种危险的地方啦!」
「说……说的也是……」
「就是说啊。可能多少会挨点骂啦,但不可能拷问你或是活生生把你开肠破肚,做出这种可怕的事情啦~~」
虽然觉得这些例子未免举得有些具体,但这么一想后,总觉得心情轻松了一些。因紧张而颤抖的步伐也自然渐渐轻盈起来。
就在四糸乃走在走廊上的时候,看见前方出现了一个大房间。门上的牌子写著「生物室」。
看样子,里头似乎有好几个人。可以听见阵阵嘈杂声透过墙壁和门扉传了出来。
「千万得小心别被发现了!」
「嗯,好。」
四糸乃按照「四糸奈」所说,放轻脚步,蹑手蹑脚地前进。
然而,就在她正要经过门前时,室内「呀!」地传出尖叫声,令四糸乃不禁屏住了呼吸。
「……!」
「没事,好像没被发现~~」
「四糸奈」轻声说道。于是,四糸乃松了一口气。
「太好了……不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虽然四糸乃明白她必须加紧脚步,但她实在非常在意刚才的尖叫声。于是她从微微开启的门扉缝隙窥视室内。
房间很宽敞,并排著好几张黑色桌子。到处摆放著不知用途、类似实验用具的东西,房间内侧还装饰著瓶装动物和昆虫标本。
「这里……是怎么回事啊……」
房间里有好几十个人,大家都聆听著一名身穿白袍的老年人说话。
看见那名白袍人手边的某样东西,四糸乃不禁吓得说不出话来。
「……!」
因为那里有一只青蛙被锐利的刀具剖开肚子,露出内脏。
白袍人嘴里念念有词,用手里的银色利刃戳了戳青蛙。于是青蛙的脚产生反应,一颤一颤地相动。
「呜哇……好残忍啊~~」
「……!」
四糸乃挪开视线,不忍心看下去。
「那些人……在……在做什么啊……」
「唔……不知道呢。看起来好像也不是……在做菜啊。」
就在这个时候,四糸乃赫然瞪大了双眼。
「那只青蛙……该……该不会像我们一样,入侵这里的时候被抓到了吧……?」
「不不不……怎么可能嘛。」
「说……说的也是……」
「──啊!」
四糸乃吐出安心的气息后,原本望著室内的「四糸奈」突然发出叫声。
「四糸奈,你怎么了……?」
「!四……四糸乃,不要看!」
虽然「四糸奈」出声制止,但为时已晚。四糸乃再次窥视室内。
于是,她发现站在房间深处的某样东西。因为刚才被人遮住,所以没有看见。
「噫……!」
当四糸乃目睹那个东西的瞬间,喉头颤抖,当场一屁股跌坐在地。
不过,这也难怪吧。
因为站在那里的是全身有一半的皮肤被剥开,露出内脏和肌肉的人,还有一具完全白骨化的尸体。双方都被固定成直立的姿势,有种杀鸡儆猴的意味存在。
「那……那……果然是被抓到的人的……」
四糸乃从喉咙挤出声音。明明不冷,手脚却不住地颤抖,牙根喀哒作响。
四糸乃的担忧果然成真了。未经许可擅自闯入的人会被活生生地剥下皮,制成标本……!
「怎……怎怎……怎么办,四糸奈……!」
「四糸乃,你冷静点。不可能发生这种事……」
「那……那么,那是怎么回事……?」
「唔,这个嘛……」
「四糸奈」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一脸困惑地歪了歪头。
总之,得尽快离开这里才行。四糸乃好不容易压抑住发抖的双脚,原地站起身来。尽管脚步踉跄,还是勉强前进。
「总……总之,快点完成任务,让琴里接我们回去吧!」
「说……说的也是……」
四糸乃用力点点头激励自己。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从某处传来「当──当──……」响彻整栋建筑物的巨大声响。
「咦……咦……?」
四糸乃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左右张望。不久,四周的房间便响起挪动椅子的声音。
接著,好几扇沿著走廊排列的门扉应声开启,随后好几个人接二连三地来到走廊,身上穿著和四糸乃相同的西装外套和百褶裙。
「────!」
四糸乃蜷缩起身体。
──然后,立刻察觉到某种可能性。
刚才的尖锐声响可能是发现入侵者时所使用的紧急警报。虽然种类不同,但遇到紧急状况时,〈佛拉克西纳斯〉内似乎也会响起这类的警报声。尽管四糸乃并没有感受到,但她肯定触碰到了什么感应器吧。
如果是这样,刚才走出教室的人们势必是以类似特务的身分出动来追捕侵入者四糸乃的吧。
察觉到这件事的瞬间,四糸乃屏住呼吸,立刻逃离现场。
但是,她绝不可能避开如此众多人数的耳目顺利脱逃。人们旋即望向四糸乃,像是发现了她一样。
「嗯?那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有小孩在高中里面……是老师的女儿吗?」
「啊,她的左手好像戴著布偶耶,好可爱喔~~」
虽然听不太清楚对方说话的内容,但肯定是「就是那家伙!」、「抓住她!」、「剥掉她的皮!」这类极为惊悚的对话吧。四糸乃不理会心肺发出的哀号,奔驰著经过走廊。
然而──
「!呜哇!麻衣、美衣,你们看那个!」
「呀!那个可爱的生物是什么啊!」
「呈三角队形,立刻捉住她!」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出现了三名少女,朝四糸乃扑了过来。
「噫……!」
四糸乃紧急剎车,当场停了下来。于是,三名少女便扑倒在四糸乃的前方。要是四糸乃没有减速,肯定会被抓到吧。真是千钧一发啊。
「还没完呢!」
「在可爱东西的面前!」
「我们是不会感到疼痛的!」
然而,三人明明在走廊上摔了个狗吃深,气势却丝毫没有减弱。应该说,反而增强了。
她们立刻原地起身,左右散开,包围住四糸乃。
「咦……啊,啊──」
「你……你们想怎样!」
然后,正当四糸乃和「四糸奈」感到惊慌失措的时候,那三人手牵著手,宛如要开始唱起儿歌似的在四糸乃的周围团团转了起来。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布偶说话了────!」
「好厉害,好会说腹语喔!」
「再表演其他东西来看看嘛~~」
说完,三人朝四糸乃伸出手,开始用手梳理她的头发、抚摸「四糸奈」以及捏捏她的脸颊。
「呜哇!头发好有光泽喔!」
「布偶软绵绵的好好摸!」
「脸颊好软喔!」
三人露出陶醉的表情不停玩弄四糸乃与「四糸奈」。「四糸奈」似乎打算像刚才对付眼镜女那样,用那个叫三氯甲什么的东西攻击她们。但「四糸奈」的身体完全被压制住,动弹不得。
「呀!你在摸哪里啊!色鬼!」
「啊……啊……啊……」
四糸乃因不明所以的恐惧而发抖,随即猛然挥开她们的手,逃出三人的包围。
「啊!她逃走了!」
「再让我多摸几下嘛!」
「超软Q~~~~~~!」
后方传来三人的吶喊声。四糸乃拚命移动双脚。
不过──
「四糸乃,前面!」
「……!」
就在四糸乃向后瞥了一眼试图确认三人的状况时,撞上迎面而来的一名少女。
尽管没有跌倒,但四糸乃认出了那名人物的长相,「噫!」的一声屏住呼吸后,绝望地瞪大了双眼。
「──〈隐居者(Hermit)〉,你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少女以冷静的口吻如此说完,对四糸乃投以冰冷的视线。
及肩的头发,如洋娃娃般端整的容貌。但她的表情冷漠,甚至像是冷冰冰的机器一样。
四糸乃十分熟悉她的面容。她是以杀害四糸乃等这些精灵为目的的特殊部队──AST的一员。记得名字好像叫──鸢一折纸。
「啊……啊……」
被士道封印灵力前的记忆在四糸乃的脑海里苏醒。
毫不犹豫地朝四糸乃发射无数弹药,怀抱敌意与杀意攻击她,身穿机械铠甲的人们。
「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想起这些事情的瞬间,四糸乃的恐惧到达了顶点。
──视野模糊、意识朦胧、口齿不清。感觉「四糸奈」好像在说什么话,但她听不到说话的内容。
紧接著,四糸乃感受到一股暖流流进体内。
下一瞬间──宛如整间学校被放入冰箱似的,周围的气温急速下降。
「……!这是……」
耳边传来折纸慌乱的声音。
不过,那或许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吧。因为并排在右方的洗手台的水龙头以及天花板上的洒水装置同时喷出水来。
就在这个时候──
「什么……四糸乃!」
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
往声音来源望去,便看见四糸乃寻找的「目标人物」的身影。
四糸乃不禁因安心而露出微笑。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
想必是通过建筑物内部的水管破裂了的关系,天花板的一部分随后崩塌──朝著四糸乃掉了下来。
「────!」
「四糸乃────!」
四糸乃不由自主地蜷缩起身体,闭上双眼。
不过,紧接著朝四糸乃袭来的并非建材掉落下来的冲击,而是类似被人紧紧抱住的触感。
四糸乃直接被人推倒,改变了身体的方向──「咚!」的一声,传来微微的震动。
她睁开眼睛后,便发现「目标人物」的脸庞就近在眼前。
看来是他在千钧一发之际抱住四糸乃,拯救了她。
「士……士道……」
四糸乃呼唤名字后,「目标人物」五河士道便大声打了个招呼。
「痛痛痛……你没事吧,四糸乃?」
「是……是的……谢谢你。不过,那个……」
四糸乃难为情地说了。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士道在拯救四糸乃的时候,害她的裙子整个掀了上来,一只手还塞进了她的裙子里。
插图008
「!抱……抱歉!」
「不……不会……没关系。」
四糸乃红著脸颊整理好裙子。士道则是一脸尴尬地搔了搔脸颊。
「话说,四糸乃,你怎么会在这里地方……」
就在士道感到困惑的时候,后方传来另一个「目标人物」──十香的声音。
「什么……鸢一折纸!你这个家伙,到底对四糸乃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做啊。我只是走著走著,撞到了〈隐居者〉罢了。」
折纸淡淡地回答。十香像是在表达「鬼才相信咧」的样子,露出怀疑的眼神瞪视折纸。
士道一边安抚著两人,并且面向四糸乃。
「所以,你怎么会来,四糸乃?」
「那……那个……」
士道如此询问。四糸乃吸了吸鼻涕后继续说道:
「我……我……是来送这个的……」
四糸乃说到一半,抖了一下肩膀。
「不好了……包包可能湿……」
她说著将视线落在自己的手上。没错,包包紧紧握在她的右手,但可能因为刚才的骚动被水淋得湿答答的。
不过,包包上──
「呼……真是千钧一发呢~~」
却看见「四糸奈」的身影。她包覆住整个包包,挺身保护了它。
「四糸奈……!」
「哎呀,包包可能有点湿掉了,但里面的东西应该没事才对~~」
「谢……谢谢你……」
四糸乃用脸颊磨蹭淋成落汤鸡的「四糸奈」后(这时,她身上微微传出刺鼻的臭味),将包包递给士道。
「那个……士道,给你……」
「咦?这是……」
士道一边说一边打开被严实地密封的包包,然后──瞪大了双眼。
「这是……我和十香的便当?」
没错。放在包包里面的东西就是士道和十香两人的便当。
「咦?难不成,我今天忘了带便当来学校吗……?」
士道似乎这才终于发现这件事的样子。他搔了搔头后望向四糸乃。
「抱歉啊,你是特地送便当来给我的吗?」
士道如此说道。
──但四糸乃已经到达极限了。
士道的温柔令她感到开心,但觉得自己没用的心情更加强烈。她低下头开始抽泣,眼泪扑敕簌地滑落。
「呜……呜……呜……」
「四……四糸乃!你怎么哭了!」
「……对……不起……我老是帮不上忙……我想要帮你的忙……才硬是拜托琴里让我来学校……结果,还是给大家添麻烦了……」
说完,她抽抽噎嘻地哭泣。
「四糸乃……」
士道吐出一口悠长的气,扬起嘴角。
「没这回事。谢谢你帮我们带便当来,四糸乃。」
「咦……?」
「要是你没来,我们就没午餐吃了。这么一来,你想十香会变成怎么样呢?对吧,十香?」
士道说著朝十香望去。话题突然转到十香身上,令她慌慌张张地点点头。
「唔……嗯,就是说啊。要是你没来,可就糟糕了吶!」
「你看吧?」
「咦,那个……」
「所以,别说自己没用。真的很谢谢你。」
士道如此说完,摸了摸四糸乃的头。
四糸乃瞪大了双眼,但是──她用力吸了一下鼻涕后,露出笑容点了点头。
「好的……!」
结果,士道和十香那天是有午餐可吃没错──
但却传出怀疑士道有恋童癖的传闻。这又是另一回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