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短篇集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回忆录
  5. 第一章 活得太拼的不正经讲师
  6. 繁体版

第一章 活得太拼的不正经讲师
2017-06-22 18:51:22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サダメ
翻译:サダメ
「啊,真是的!那家伙真是的!」
这一天,希丝缇娜特别恼火。
她那端庄美丽的面庞因为愤怒而扭曲,全身气得直发抖。她在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园的本馆走廊咯咯咯地快步走着。那无法排遣的怒气甚至被撒在地板上。擦得光滑蹭亮的地板似乎也受不了她的虐待发出了悲鸣。
「你冷静点吧,希丝缇」
露米娅像是雏鸟一样慌忙地跟在希丝缇娜的背后,尽全力安慰着她。
与看上去就显得很不愉快的希丝缇娜相反,露米娅的表情相当柔和安稳。
「你让我怎么冷静!」
希丝缇娜把手撑在身旁等距离镂空的拱形格子窗上,气势汹汹地回头看向露米娅。
「什么叫『今天没兴致所以讲课到此为止』啊,这算什么意思?离下课铃响还有二十分钟哦?那家伙到底把讲师当作什么了?」
希丝缇娜不高兴的原因,依旧是学院的某个新人魔术讲师——格伦。
「但是进度内的内容都已经上完了,上的课质量也和往常一样高,所以……」
「不是这个问题!有问题的是他作为学院讲师的责任感与工作态度!」
正如希丝缇娜所说,格伦是魔术学院里最出名的问题讲师。
因为嫌麻烦而不做实验,没有心情搞魔术研究,旷掉学校讲师会议,逃掉魔术实验后的清理工作,偷偷教学生违法的魔术,怠惰,吊儿郎当,接二连三地弄出像熊孩子一样的恶作剧,还有诸多诋毁魔术的问题发言……他的丑恶事迹不胜枚举。大多数在学院任教的老教师都把这个新来的当作眼中钉。
但是,不知为何格伦唯有上课是很认真的,而且令人讽刺的是上课质量还非常高。这唯一的优点让格伦有幸保住了讲师的饭碗……但不知道这能维持到什么时候。
「真是的……我平常都劝了他那么多次让他认真点。他完全不听我的话……气死了!」
怠惰的不良讲师格伦和正经的优等生希丝缇娜是水与油的关系。
希丝缇娜婆婆妈妈地斥责像被骂的熊孩子一样闹别扭的格伦……这已经成为了学院一景。
其实希丝缇娜刚刚才和格伦交锋了一次。所以现在心中的波澜还无法平复。
「露米娅你也去说说他吧……说到底,就是因为你太惯着他他才会得寸进尺的」
但是,面对怒不可遏的挚友,露米娅安稳的微笑还是没有半点消退。
「嘿嘿,希丝缇是很担心格伦老师对吧?」
「咦!?」
听到露米娅意料之外的话,希丝缇娜全身僵硬,脸颊抽搐。
「是因为担心老师再这样吊儿郎当的话,说不定有一天会被学校赶出去,所以——」
「等,等等!露米娅,你肯定是误会什么了!嗯,你绝对是误会了!」
希丝缇娜的脸渐渐红了起来。她慌忙地反驳露米娅的话。
「那,那家伙下场有多惨又不关我的事……」
「咦?你讨厌老师吗?」
「算是……不讨厌,吧……」
希丝缇娜把目光撇开,躲避一脸好奇的露米娅的视线,犹犹豫豫地小声说道。
没错,希丝缇娜并不讨厌格伦。就算他是如此怠惰,不正经的废人,希丝缇娜也无法打从心底里讨厌他。
因为,她知道了。知道了格伦其实是怎样的人。通过上个月学院发生的某件事,希丝缇娜看到了格伦这个青年的真面目。知道之后,就不可能再真正讨厌格伦。
「我知道希丝缇因为担心老师才那么严厉,但最近是不是有点过火啦?」
「过火?我吗……?」
露米娅点点头并继续说。
「你也早知道老师是那种人了,稍微对他宽容一点不也可以嘛。总是数落他的话可能会被他讨厌哦?」
「唔……咕……」
希丝缇娜平复了一下心情,回顾了这几天来自己的言行。
露米娅说的或许真的没错。有些情况,以前遇上只会叹叹气就算了,而最近好像都把这类情况追究到底了。
「嗯……实际上最近我也遇上了各种各样的倒霉事」
「倒霉事?」
「刚买的笔记本不知被谁涂鸦了,魔术实验时我的头发不知怎么的就沾上了卢恩刻印用的染色液,留着想要好好品尝的点心消失了……所以心情很烦躁……吧」
「啊哈哈,你可不能把气撒在老师身上啊」
希丝缇娜只能老实接受露米娅很正当的评价。
「过会儿去向老师道歉吧?话说下一节课是魔导战术论的实践课呢。快赶路吧,不然要迟到了」
露米娅走出几步后,回头露出了花儿般的微笑。
(真是敌不过她呢……)
露米娅平时毫无紧张感,让人看着挺揪心的,但总能抓住事物的本质。因此希丝缇娜从以前开始就很敬佩她。
呼。希丝缇娜吐了一口气,跟在露米娅身后。
(说的也是……老师明明最讨厌魔术了,却还为了我们认真上课……稍微宽容一点也行……我要变得更加率直,沉稳……)
「沉稳个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魔导战术论预定上课的地点——学校中庭回荡着希丝缇娜的嚎叫。
天空万里无云,蓝的发亮,气候也很好。可以说是绝好的室外课天气了。
「喂,你!这什么东西啊!?」
「啊?」
希丝缇娜正用颤抖的手指指向的青年——格伦不解地回过头。
「怎么了?你好吵啊白猫,干嘛大惊小怪的」
顺带插一句,格伦不知为何叫希丝缇娜『白猫』。其中的原因没有任何人知道。
「都,都说了别把人家当猫——啊不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卷在老师身上的那个到底是什么啊!?」
格伦看了看自己。
有什么像粗大的绳子一样的东西卷在格伦身体上,『绳子』一头三角形的东西正在上下开口,里面还能看到舌头。这个拥有一双大眼珠的『绳子』是——
「蛇」
「这个我当然知道!我只是想问为什么这么大一条蛇会在这种地方!」
「因为今天上课要用」
格伦非常平淡地回答。
啊,又是这种节奏。希丝缇娜因为头痛皱了皱眉。格伦总能一脸平淡地做出出人意料的事。
「老,老师……这条蛇不会很危险吧……?」
一边这么说一边因为担心格伦而惶恐地走近他的露米娅算是班上比较有勇气的了。
聚集到中庭的同学们,包括希丝缇娜在内,基本都因为害怕大蛇而远远地围在格伦四周。
「如果,有毒的话……」
「放心露米娅」
格伦自信满满地说
「这种蛇叫做拉纳多蛇,是学院养殖的,并且毒牙也拔掉了。而且这种蛇生性平和,基本上不会咬人的」
「那个……」
露米娅有些难以启齿。
「……它正在咬你的头」
蛇正张开大口狠狠地咬着格伦的脑袋。
「……唔」
沉默了数秒。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老,老师——!?」
脑袋被大蛇咬的格伦凄惨地在茂密的草地上翻滚着,发出惨叫。
「喂,你个畜生!竟敢用力咬我!?这么大的嘴会出人命的!别开玩笑了!请别闹了!求你快住手!求求你快点住手吧——!」
学生们都一脸无奈地望着渐渐开始对蛇使用敬语的格伦。
「——咕,哦……啊,混蛋……捆绑Play……是……犯规的……」
蛇利用长长的身体紧紧缠住了格伦。格伦的身体开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从盘绕着的蛇的缝隙中伸出来的手抽搐着。
「唉……真是没药救了」
希丝缇娜一边叹气一边指着蛇开始咏唱咒文。
「嘶,嘶,咳!差点就死了……可恶!瑟莉卡那家伙,说什么这是温顺的蛇啊!这凶得不得了啊!」
格伦甩开因希丝缇娜咏唱的黑魔【伏特冲击(Shock·Volt)】而昏过去的大蛇,趴在地上大喘粗气。
「那个……能不能别再胡闹了,我们赶快开始上课吧」
希丝缇娜拼命忍耐着想说教的冲动,决定不再追究。没错,这种事每天都会发生……没必要一一去生气。但是,太阳穴的青筋还是忍不住暴起。
「啊,哦……说的也是,今天的课题是『魔术战中的用毒手段及其对策』」
蛇昏过去后,格伦的讲课总算进入正题。学生们也都凑近了过来。
「嘿咻」
格伦把放在中庭一角的备有三脚架的黑板支起来,用粉笔在上面写好课题。
「魔术师间的战斗……魔术战。那是通过双方咏唱的攻击咒文,召唤出爆炎,雷电,冰风等可怕的攻击手段攻击,时而使用防御咒文防御并放出反击,因为一瞬间的判断失误而区分胜负,竭尽自己的知识与伎俩的火热战斗……你们对魔术战的印象是这样的,对吧?」
格伦在黑板上写出这句话的重点部分后,回头看向学生。
「这并没有错。但是,想法仅限于眼看得见的华丽咒文的魔术师是不入流的。今天我们就要谈谈在魔导战史上拿下最大战果,直到现今还屡试不爽的『毒』」
「哼,只能说是中毒的那一方太大意吧」
格伦班上一个戴眼镜的学生,吉卜尔嘲讽地说道。
「魔术中的毒基本都是散布系的咒文,所以用黑魔【风之障壁(Air·Screen)】就能全部挡下。再说,就算中毒了也能用白魔【血液净化(Blood·Clearance)】马上净化。我还是不相信『毒』能有那么厉害」
「嗯,吉卜尔说的是没错。散布魔术制成的人工毒的咒文基本上不能成为制胜手段,除非施术者法力非常高强。这是常识」
然而,明明被泼了盆冷水,格伦还是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但是,天然的毒呢?」
「天然毒?」
「嗯,毒蛇,毒虫等等。这些生物们生来就有的毒。这种毒与魔术制成的人工毒不同,必须在施解毒咒的同时拿出特定的药剂或是魔术媒介才能解毒。这下不就很棘手了么?」
「没用啊。那魔术战中要如何把天然毒发射到对手身上呢?难不成是要把毒放进针管里扔出去吗……?」
吉卜尔小瞧人似的耸耸肩。
但是,格伦微笑着看他装逼,用脚尖戳了戳脚边的什么东西。
「比如说……这个如何」
格伦用脚尖戳的东西是个小小的玻璃盒子。学生们好奇地凑过去看,发现盒子里装着非常小的蛇。
大家都被缠着格伦的大蛇吸引注意力,没有一个人察觉到这只小蛇的存在。
「库西纳蛇,这家伙是真正的毒蛇。虽然小但咬合力很强,毒牙也很尖锐,不是太厚的皮鞋都能贯穿。它还是挺危险的,所以不能放出来」
听到『真正的毒蛇』这一字眼,一部分的学生往后退了一步。
「你们想想,如果把这家伙变成使魔偷偷放出来,在对决进行到白热化阶段时,让它咬了对手的脚……会怎么样?」
听到格伦的话,吉卜尔很不甘心地皱皱脸。恐怕是在纠结这个战法的有用性以及对策吧。
「不,但是……既然想到对方会出这招,肯定能预先准备解毒媒介之类的……」
「喂喂喂,你忘记解毒媒介必须要和这个毒的种类一一对应了么?你是打算把你能想得到的所有种类的解毒媒介都带到战场上?不惜放弃别的有用的魔道具?再说你打算在对方用攻击咒文攻击你时进行解毒?」
「咕……」
「而且,只要是用颜料涂一下蛇让你无法分清它的类别,你的作战就无效了。还有,如果蛇是经过白魔术以及炼金术改良过品种的话呢?现有的解毒媒介真的能有用吗?」
「咕……但是一般来说,论谁都能察觉到这个蛇的存在……」
「咦~?我好像记得,你们被这个大蛇吸引了注意,没察觉到这个小蛇的存在来着?」
吉卜尔已经无话可说。
似乎有学生联想了一下小毒蛇不知不觉爬到自己脚下的画面,惊恐地检查自己脚下的情况。
「总之,这还是基础中的基础。专业的魔导士是不可能会上这招的当的。不过,使用毒杀人的魔术师们还有各种各样的办法。真不魔法对吧?穷极了这个世界的神秘力量的魔术师会被小小一滴毒打倒。这种例子数不胜数」
然后格伦指向学生们,自信地宣言。
「总之,熟悉魔术战中毒的使用方法以及其对策对魔术师来说是很有用的。如果将来想当官的话,这倒是不必要的知识。但如果有奇葩的目标『进入是帝国宫廷魔导师团』之类的话,听这节课不会没有益处哦?」
真是一如既往的巧妙。希丝缇娜在心中感叹。格伦仅利用短短的讲解,就让学生们痛彻了解了知晓魔术战中毒的知识的重要性。
要是其他的讲师,肯定会说使用天然毒而非人工毒是一种有损魔术师尊严的行为,但格伦不同,他说的话都是很务实的。
「原来如此……」
希丝缇娜感叹般的低语。
「所以老师才会故意抓那么大一条蛇来对吧?是为了教会我们毒的重要性……」
「啊?不是啊」
但是,格伦很干脆地否定了希丝缇娜的话。
「说实话,如果只是为了教你们毒的恐怖,根本没必要用那么大条的」
被格伦突然呛了一句的希丝缇娜一脸懵逼。
「还有,我刚刚也说了吧?这家伙是学校养殖的,并且还拔了毒牙。我倒要问问你,这种废物能在关于毒的课上发挥什么作用啊?」
格伦抱起瘫在地上的蛇,把它朝向希丝缇娜。
唔——希丝缇娜脸颊抽搐着往后跳了一步。
「那,那老师为什么要大费周章把这么大的蛇扛过来啊!」
「嗯……你还不懂么?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格伦抬头挺胸说。
「是因为我想看花季少女呀呀地发出惨叫的样子啊」
「我想不到更差劲的理由了!」
希丝缇娜双手抱头大喊道。
「哎呀,你们两个来之前啊,琳,温蒂她们都呀呀呀地嚎啊……不才在下,差点要觉醒什么特殊的嗜好了」
格伦绅士般地笑了。
「闭嘴,你这个变态!变态!」
希丝缇娜握紧双拳,全身颤抖着大喊道。
啊,又是这个节奏……全班同学们的心声在此刻达成了一致。
「我实在是不能忍了!今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你一通!你难道就没有作为名门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的魔术讲师的尊严吗!?听好了,你这种放浪的态度将会降低学校的风评——」
「烦,烦死了。为啥你偏要那么啰嗦啊,别管我不就好了,笨蛋」
——唉,果然。
面对这完全意料之中的展开,在远处眺望两人的学生们都发出了无奈的叹息。
但同时又觉得不对劲。
平常希丝缇娜都会逼近格伦,展开火热的说教以及不堪入耳的借口的对攻大战,而今天这个构图不是这样。
希丝缇娜根本不接近格伦,只是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尽全力斥责他,没有平时的魄力。
「……嗯?」
格伦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一点。他怀疑地眯起眼睛盯着希丝缇娜。
「你,你干嘛……!?」
这种强势的威胁也显得并不可怕。
「唔嗯~?」
格伦沉默了片刻,像是在思考什么。然后他来回看看自己手上的大蛇和希丝缇娜,似乎才领悟了什么。
「嚯?难不成你……」
他露出奸笑,把手上的大蛇举向希丝缇娜。
「噫!?」
顿时,希丝缇娜之前强势的态度烟消云散。她铁青着脸往后退了一步。
「嗯,这反应真棒。比班上其他人都好。看来……白猫,你很害怕蛇对吧!?」
「什,什么?我,我才不可能,害,害怕——」
希丝缇娜撇开目光,支支吾吾。真是好懂。
发现希丝缇娜的弱点的格伦随即露出了魔鬼般邪恶的微笑……
「哎呀,白猫你说的确实对……我是有点得寸进尺了……我反省」
格伦气焰嚣张地靠近希丝缇娜,当然,双手还抱着大蛇。
「咿——!?」
希丝缇娜反射性地想往后退,但脚似乎被吓得没法动弹,不能遵照大脑的指令退后。结果与抱着蛇的格伦的距离越来越短。
「你一直都在为我着想,劝诫我,而我至今为止都把你的话当耳旁风……可恶!作为最高学府的魔术讲师,我真是颜面丢尽!」
「啊呜……啊,啊……!?」
「我知道现在说这话可能有点晚……我们能和好吗?」
格伦伸出手。当然,还故意把蛇缠到手上。
「我感觉只要你愿意和我握手,我……从明天开始就能浪子回头,好好做人……」
格伦露出灿烂的笑容。笑容实在是太假了。
「唔,唔,啊……蛇……那个……不要……蛇……」
格伦凑过去。
和蛇一起凑过去。
「我好伤心……明明我已经真心打算反省并与你构筑良好关系了……你却还是要拒绝我吗……?」
「都,都说了,蛇……!?」
「嗯?说什么呢?听不见啊~」
格伦侧着耳朵靠近希丝缇娜。
「求,求你了……别,别过来……」
「嗯?好奇怪,我听不见啊?难道是我耳朵出问题了」
格伦凑得更近了。
凑得更近更近了。
噼啪噼啪。希丝缇娜脑中的某种弦正在一根接一根地断掉。
「别过来……」
「嗯?嗯?你说什么呢?听不——」
「都让你别过来啦啊啊啊啊啊啊啊——!」
希丝缇娜终于忍不住要爆发了。
她甚至有些狂乱地对拿着蛇靠近过来的格伦举起手——
「<伟大之风啊>——!」
咏唱了一节卢恩咒文。
「喂——等——」
完全没有时间咏唱防御咒文。
希丝缇娜掌中吹出的局部性暴风像是要盖住格伦惊愕的话似的,狠狠地砸在格伦脸上。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发出丢脸的惨叫被吹飞,然后猛地撞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最后与中庭的一棵大树撞个正着,沉默了。
「你……干嘛突然搞旋风的咒文……有点过火了吧……一般来说有必要这样么……」
他似乎因为伤害过大无法站起来。
格伦在中庭的石子路上呈大字型躺着,偶尔还抽搐几下。
「闭嘴!你这个笨蛋!太差劲了!」
希丝缇娜一边流着泪,一边冲到格伦身边。
露米娅不知该如何安慰自己的挚友,只能慌张地跟在后头。
「老是搞这种无聊的恶作剧!你活该因为品行不正被学校开除!」
就算用魔术把格伦打倒,心中的怒火也无法平息。
希丝缇娜无意中往后抬起脚,想要随便踢飞一个脚边的小石头——
「希丝缇!?不,不行!」
「嗯?」
露米娅的制止来得太晚。希丝缇娜抬起来的脚已经狠狠地朝前甩出——
啪。
听到了什么东西脆裂开的声音。
「……啪?」
要说在场的东西之中,被破坏时能发出这种声音的……
「呜哇啊啊啊!?」
「咿呀啊啊啊——!毒蛇!毒蛇被放出来了!?」
最先了解发生了什么的学生开始四处逃窜。
脸色惨白的希丝缇娜像生锈的齿轮一样,僵硬地看向自己脚边。
正是从裂开的玻璃封中冒出头来的小毒蛇。
「~~~~~~!」
这一瞬间,希丝缇娜因为太过害怕,思考停止了。
「希丝缇,危险!快逃!」
露米娅的警告毫无用处。
咔嚓。
小毒蛇用令人惊讶的速度很快地咬中了希丝缇娜的脚。
尖锐的牙齿轻易透过了皮鞋。像是被烧红的烙铁烫到一样的剧烈痛感袭来——
「啊……啊……!?」
似乎是即时发作的毒。灼热的感觉从被咬的地方开始循着血液流动充满全身。
心脏迅速开始剧烈跳动,像是要被撕裂了一样。希丝缇娜开始呼吸困难,意识也渐渐消散在黑暗之中。
站都站不稳。在产生一种无法抗拒的浮游感的同时,自己的眼睛与地面越来越近……
「希,希丝缇——你振作一点……快醒过来啊!」
趴倒在在地面上的希丝缇娜朦胧中听到了自己挚友带着哭腔的声音以及——
「笨——笨蛋!可恶,喂,你醒一醒啊!?」
好像有谁发出了少见的焦躁的声音,并把自己抱了起来……
在学院的医务室。
魔术教授瑟莉卡·阿尔弗涅亚满脸沉痛与无奈地看着像断线的人偶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希丝缇娜。
「已经……不行了么?」
「嗯」
瑟莉卡无表情地点点头,回应面目憔悴的格伦。
「喂,你别开玩笑了。你不是大陆首屈一指的第七阶梯魔术师么?你想想办法啊……快想点办法啊……!」
格伦急切地地抓住瑟莉卡的双肩,以哀求般的眼神看着瑟莉卡的脸。
咣。
瑟莉卡被顺势推到放着各种药品的玻璃橱上。背与橱柜相撞发出响声。
「……虽然都说第七阶梯的魔术师都是一些非人的怪物……但他们并不是神,无法让人死而复生」
但是,瑟莉卡无力地摇摇头。
「可恶……可恶啊!」
放开瑟莉卡的格伦太过激动,他用力对着医务室的白色墙壁捶了一拳。
看着悲痛地哽咽着的格伦,瑟莉卡像是放弃了似的说。
「还有一个能救她的办法」
「真的?」
突然降临的光明让格伦迅速转头看向瑟莉卡。
但是瑟莉卡的表情很严肃。
「有什么办法!?你快说啊!瑟莉卡!」
「那就是,格伦——你的命」
「……我的,命……?」
格伦惊讶地瞪大眼睛。
「召唤奇迹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格伦……你愿意为了拯救她而献出自己的生命吗?」
瑟莉卡沉重的问题让格伦沉默了片刻。
不过,格伦随即用安稳而真挚地眼神看向躺在床上的希丝缇娜。
「这家话……还有与我不同的未来」
「……格伦」
「可以啊。为了这家伙的未来……你就把我的命拿去吧!」
格伦下定了决心,用坚毅的表情与瑟莉卡对视。
「我就想听……你这句话」
见识到自己爱徒毫不动摇的决心与献身精神的瑟莉卡,感动地擦起眼角的泪水——
「你们不要擅自把人家弄死啊!」
总算是忍不住了的希丝缇娜跳起来大喊道。
「希,希丝缇,别这样啊!快好好躺下去~!」
在床边守着的露米娅打算把希丝缇娜按回去,但激动的希丝缇娜完全不打算屈服。
「话说,连阿尔弗涅亚教授都跟着胡闹是什么意思嘛!?」
「呃,怎么说呢,触景生情?」
瑟莉卡的话让希丝缇娜感到一阵眩晕。
「用我的生命来拯救少女吧……我一直在等着说这句台词的机会呢」
「嗯,我能理解啊格伦,这很浪漫」
「闭嘴!你们这对逗逼师徒!」
瑟莉卡是学院的魔术教授,也是格伦的师傅。最近希丝缇娜和露米娅也经常因为格伦接触到瑟莉卡……越是接触就越是发现她与『冰山美人』的印象相去甚远。这对师徒本质上是一样的。
「唔……啊……又觉得不舒服了……」
似乎是因为太过激动,刚才已经稳定的病情又复发了。希丝缇娜恶心般地低语道。
「没事,不过是用来上课的毒蛇,毒性是不足以致命的。不过很不巧,现在这种蛇毒的解毒媒介学校里已经没货了」
「怎么会……」
「如果不使用媒介解毒的话,会有大约一周的时间饱受发热,困倦,想吐,头痛,手脚麻痹等诸多症状的困扰。偶尔也会因为个人体质而突然发生病变,导致死亡……不过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睡睡就好了」
「咦?突然发生病变是……那个……市场上没有解毒媒介卖吗?」
露米娅担心地问。
「在这个时期恐怕很难买到吧。媒介是会在夜晚发光的『鲁拉特草』,不过因为季节的问题现在市场上很少有」
「……是这样么」
「学校领地北侧的『迷途森林』里偶尔会长出来……不过是不太可能了。最近都没有相关的发现报告,而且一定要夜晚出去找,比较麻烦。你就老实静养一段时间吧」
说完,瑟莉卡像是再也不想说这个话题似的二话不说离开了医务室。
「唔……头好热……好痛……好困……喘不上气……恶心……」
「希丝缇……你振作点……」
露米娅神情悲痛地握着呻吟的希丝缇娜。
「嗯,总之就这样啦,白猫,你这一周要好好加油哦」
格伦耸耸肩,对希丝缇娜抛出了不负责任的鼓励。
「我说你啊……你以为……是因为谁才变成这样……」
「当然是你自己啊。谁让你踢坏那个盒子」
「咕……是……没错……」
「老师?」
格伦转身打算离开房间,他披在两肩上的长袍的衣摆翻卷起来。
「嗯,一想到接下来的一周不需要听你啰嗦就觉得很爽」
「咕……居然说那么过分的话……你,你给我记着……!」
「哈哈哈,已经忘咯!」
说完,格伦快步地离开了房间……
这天晚上。
穿着学院校服的露米娅下定了决心,偷偷溜出了学校。
目的地是学校领地北部的『迷途森林』。当然是为了给挚友解毒而去寻找解毒用的魔术媒介『鲁拉特草』。
『迷途森林里有很多危险的魔兽』,『一般学生是不被允许进入的』,『有可能无功而返』等等这种理由根本无法阻止露米娅。
自己的亲友正在煎熬。自己必须竭尽全力帮助她。
与外表以及给人的感觉不同,露米娅就是个很有行动力的少女
她悄悄走向领地北侧,最终到达了长着郁郁葱葱的针叶林的迷途森林入口。
「……呜,果然好可怕……」
在昏暗之中耸立的古树群仿佛正在舞动的魔物。树木缝隙之间的黑暗仿佛能一直延伸到深渊。浸入骨髓的寒气象征着夜晚的寂静,耳边时而听到的猫头鹰的低吟声,刺激鼻孔的树木特有的味道让露米娅感到不安,让她强烈地意识到眼前就是异界——
「转到桥头自然直!」
露米娅给自己鼓鼓劲,下决心走进森林。她怀着坚强的意志踏在稍稍潮湿的土壤以及短草和青苔上,一路走下去。
自己也是个魔术师,魔术师总要想办法面对一些危险与困难的。
露米娅激励着自己,用指尖点亮的魔术光芒照亮周围,开始了在森林里的探索。
露米娅最大的误算,就在于认为森林中的危险仅是『一些危险』。
「哈——哈——!」
她背靠在大树上,甚至没有功夫发出喊叫。
被逼上了绝路。
她紧紧盯着前方的黑暗。在真正确认了『它』的存在后,心中突然冒出一股强得足以捏碎心脏的恐惧。肌肤能感受到渐渐接近自己的死亡的气息。脑袋一个劲儿地颤抖着,呼吸变得紧张,冷汗像瀑布一样往下流。
『它』在填补了无数树木的缝隙的黑暗对面瞪着一双亮闪闪的眼睛,发出冰冷的低吟渐渐靠近过来。锐利的爪子,整齐排列地獠牙——
影狼(Shadow·Wolf)。是栖息在迷途森林深处的危险狼形魔兽,根本不是露米娅能对付得了的。
(唔……怎么办!?怎么办!?)
一开始遇到这匹狼的时候,露米娅冷静地用场了攻击咒文,把它赶跑了。但是,她并不该贸然攻击它。
露米娅虽然擅长操纵肉体与精神的白魔术,但并不擅长掌控运动与能量的的黑魔术——也就是说,她完全不擅长攻击咒文。这让狡猾而又狰狞的狼知道了她其实并没有什么本事。
狼对露米娅的认识从『警戒对象』变成了『猎物』,对她穷追不舍。
「雷,<雷精啊·以紫电之冲击·将敌击倒>……!」
露米娅三节咏唱了黑魔【伏特冲击(Shock·Volt)】的咒文。
贫弱的紫电从露米娅之间飞出,射向了黑暗中的那对亮光的眼睛。
但是,狼非常轻巧地躲过攻击,再次缓缓逼近露米娅。这种情况已经重复了很多次。
(啊……啊……已经,不行了……魔力耗尽了……魔力·生理节律也已经紊乱……)
因为连续使用魔术而疲劳的露米娅已经毫无办法。
或许是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好机会吧——
「咕嗷嗷嗷嗷嗷嗷——!」
狼发出响彻森林的嚎叫一口气扑向了露米娅。
露米娅已经没力气咏唱迎击它的咒文。
在毫无预兆地迎来的终焉时,露米娅下意识地闭上眼,把脸撇向一旁。
(对不起,希丝缇……!)
獠牙,利爪毫不留情地接近露米娅柔弱的肌肤——
就在利牙快要碰到露米娅的那一瞬间——
「<狂暴的雷帝啊·以极光之闪枪·将之射穿吧>——!」
三节咏唱在森林中回荡。一道闪光划破森林中的黑暗。
「嘎嗷嗷嗷——」
飞来的雷光干脆地贯穿了狼的身体,噼里啪啦地闪着紫电,让狼瞬间就被电死了。
「刚,刚才的是……」
黑魔【闪电枪钉(Lightning·Pierce)】,是拥有超强的贯通性能,利用一道雷电贯穿敌人的强力军用攻击咒文。
「……你没事吧?露米娅」
在眨着眼睛的露米娅面前从森林深处走出来的……是用指尖的魔术光亮照亮黑暗的懒散身影。
「格伦老师!?」
被黑暗的森林下吓坏,再也忍受不住恐惧和不安的露米娅激动地冲向格伦。
「老师!老师!谢谢你!多亏了老师——」
「弹!」
但是迎接露米娅的不是温柔的拥抱,而是用来惩戒干蠢事的学生的弹脑瓜嘣儿。
「好,好痛……」
露米娅双目流泪按住脑袋。
「你这蠢货!为什么要在大半夜的来这种地方啊!」
格伦正当的说教让露米娅抬不起头来。
「平时学校里的权贵们都啰嗦过很多次了不是吗!说这个森林不是魔术小白来的地方!真是的,要不是有我,你刚才就要被那只汪吃掉了懂么……(嘟哝嘟哝)」
「但,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想帮帮希丝缇……要让她忍一周实在是太可怜了……而且听说有突然病变的可能,我就坐立不安……」
「然后,你也来找那个媒介了?……唉,你的莽撞和温柔要收一收哦?你难道没想到如果你发生了什么的话,白猫会有多悲伤吗?」
「这……」
露米娅没有任何反驳的理由。
不过她也有在意的事。
「嗯?……『你也来』?」
说起来,为什么格伦会在这里呢?
突然想到了这一点的露米娅毫不掩饰自己迫切的心情问道。
「老师……『你也来』是什么意思啊?」
「……咕」
看来他不想被问到这个问题。格伦明显地撇开了目光,支支吾吾的。
「难不成……老师也是因为担心希丝缇,过来找媒介了?」
「才,才不是!不是的!我怎么可能为了那种没大没小的白猫娘干这种麻烦事!?」
格伦慌忙地否定。露米娅觉得很滑稽,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我之所以在这里……是……怎么说呢!?对了!是散步!散步!」
「在大半夜里,吗?」
「就是在大半夜里!」
「在这种地方,么?」
「就是在这种地方!」
格伦接二连三地说出不管怎么听都只能是借口的话。
「而,而且……如果运气好发现那个媒介的话,呃,就是说!肯定能卖高价不是么!正好能挣一笔外快!就是这样!仅此而已!」
自顾自地说完后,格伦赶紧转身,快步朝森林生出走去。
「别说这些了!露米娅,你也是来找媒介的吧?让你一个人回去我也很担心,出于无奈只好让你跟过来了!但愿我平常那条散步路线上能发现媒介啊~!」
说着,格伦做作地迈开大步。
「真是……太不坦率了」
性格像极了小孩子的格伦让露米娅觉得又可笑又可靠。她紧紧跟在格伦身后。
在此之后,两人在森林中探索,寻找解毒媒介(格伦一直坚称是在散步)。
一路上两人被森林里的魔兽袭击了数次,而格伦每次都用军用魔术轻松地化解了危机。
格伦的最短咏唱节数也是三节,对魔术师来说,这种能力非常平凡,绝不说得上是优秀。
但是格伦预判状况的能力是完美的,那种准备充分的咒文使用手段让人联想起身经百战的魔导士。
(不……老师其实是……)
大家都知道格伦极度讨厌格伦。而对知道一部分格伦惨烈过去的露米娅,以比谁都卓越的魔术技巧葬送敌人的格伦的身影让她不禁揪心。
就在这时。
「……喂,你走累了吗?」
格伦觉得因为在想事情而陷入沉默的露米娅有些奇怪,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向她。
「不,没事」
「…………」
格伦直勾勾地盯着慌忙摇头的露米娅。
最后。
「……我们还是休息一下吧」
格伦突然说出了这种话。
「咦?」
「话虽如此,费吉托的夜晚不论是哪个季节都很凉,光是站着不动感觉体力都会被夜晚的寒冷夺去……就算这个校服配有永久性的气温调节魔术,它的防寒能力还是有限的……没办法,虽然有些麻烦,但还是生个火吧。你等着哦」
「等,等一下,老师!」
露米娅赶忙叫住已经开始环顾四周寻找枯枝的格伦。
「嗯?」
「我,我没问题的!所以老师请不别太顾及我……」
「笨蛋,想休息是因为我累了」
虽然这话听起来很冷淡,但论谁都知道这是谎言。
就算是再顿感的人,也能察觉到这是格伦照顾到不习惯在森林探索的露米娅才这样说的。
(老师真是的……)
在对格伦这种笨拙的照顾感到内疚的同时,也很高兴。
性格别扭,又不坦率,但实际上比谁都要温柔……这样的格伦真的非常可爱。
「……那我也来帮忙吧」
露米娅露出没法掩饰的微笑,像小鸡一样跟在格伦背后开始捡枯树枝。
收集了一些枯枝,用魔术生火。笼罩夜晚的浓密暗幕之中出现了一个噼里啪啦飞溅火星子的光点。
露米娅觉得这团火正像是深渊般可怕的异界中唯一能为人类夺取一块地盘的救命稻草。
摇晃的火光照亮了让树林投下了诡异的影子。这些摇动的影子仿佛正在舞动的魔物。
「真是的,别穿这么少进入夜晚的森林啊,笨蛋……这都不是冷不冷的问题了……」
露米娅在篝火旁,裹着从格伦那里借来的野外探索用的厚外套,呆呆地盯着火炎。
在这光是站着不动就要渐渐被寒冷侵蚀的暗夜中,露米娅感受着火炎的温热触及脸颊的舒服感觉,发起呆来。就在这时——
沙,沙。
身体被缓慢而很有节奏地摇晃着,感觉自己就像在摇篮中的婴儿。
「……啊,咦?」
忽然,露米娅突然惊觉。
明明身体能感觉到舒爽的温暖,但本该是温度源头的篝火已经哪都找不到了。
「……醒了吗,露米娅。不好意思了,因为再这样呆下去就要天亮了」
「我……睡着了……?咦?」
刚刚睡醒的大脑正在徐徐恢复清醒,渐渐理解了情况。
「没尝试过的森林探索,再加上连续使用魔术……果然你比你自己想象的要累啊。这也难怪……在温室里长大的你是——」
「老,老师!?」
一直都很稳重的露米娅难得地发出了惊叫。她的声音在树林里回荡。
总算是发现了。
发现自己现在到底在哪。
不知不觉中睡着的自己正趴在格伦的背上。
格伦背着露米娅,缓慢地行走在森林中。
「啊……啊啊……!?」
当然的,她现在是与格伦的身体亲密接触。领悟到刚才朦胧之中感受到的温暖是什么之后,露米娅的脑袋快要沸腾了。
「呃,那个……请放我下来吧,老师!我已经没事了!」
在太过麻烦格伦的内疚感以及火热的害羞感的驱使下,露米娅急切地要求格伦放她下来——
「别死撑了,你怎么可能没事。你已经勉强自己用了很多魔术了,差点就要引发魔力缺乏症了」
「但,但是……!」
「那种症状会等你休息了一段时间后突然体现出来的。据我的判断,你现在还没力气走路呢,你老实地休息一会儿吧」
「这……」
露米娅忍受着剧烈的心跳以及已经沸腾的思考,勉强确认了一下自己的状态。
刚才因为被『被格伦背着这件事』吓到而没注意……格伦说的确实没错,自己的身体像铅一样重,手脚使不上力。
这毫无疑问是因在短时间内剧烈消耗魔力引起的,典型轻度魔力缺乏症的症状。
就算从格伦背上下来肯定也走不了路,只能成为累赘。
「说,说的也是……老师说的没错……那……我就再麻烦老师一下吧……」
「嗯」
没错,这是没办法的事。
露米娅拼命说服自己。
但是脸颊还是很烫。并不是那种之前燃起篝火时脸颊感觉到的热量。
心在春心荡漾的胸中越跳越快。如果这心跳被格伦感觉到了该怎么办……她用沸腾的脑袋考虑着这种无关紧要的事。
「……老师」
但就算如此,她缠着格伦的纤细手臂还是下意识地用力了。格伦的体格算是偏瘦的……但他的肩膀好像很宽。
「话说,你们真是尽给我添乱……难道是对我有仇吗?」
格伦毫不理会露米娅的心思,做出情商较低的发言。
「对,对不起……老师那个……今天的散步,还没结束吗……?」
感觉到实在太对不起格伦的露米娅忍不住这样问了。
「啊,嗯,呃,今天突然想开辟新的散步路线」
「在大半夜里,吗?」
「就是在大半夜里!」
「在这种地方,么?」
「就是在这种地方!」
格伦依旧没好气地朝森林深处走。
「那个,老师……背着我走路也挺累的,今天就先告一段落……」
「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轻易放弃背可爱学生妹的机会?总之,你可能会觉得不舒服但挣扎是没用的!」
嘿嘿嘿——格伦邪恶地笑出来,回头看了一眼露米娅。
面对格伦的言行,露米娅只能苦笑。
没错,格伦就是这种人。
性格别扭,像个小孩,非常不坦率。从露米娅第一次与格伦邂逅的『那个时候』到现在,格伦都一点没变。
很遗憾,因为格伦这种别扭的性格而全盘否定他的人在学校里多如牛毛。
但是,正因为格伦是这样,自己才——
(……对不起了,希丝缇。就这一下下,就这么一会儿……)
在甜蜜的痛楚与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罪恶感的包围下。
露米娅双手紧紧环抱着的格伦,将额头抵在格伦后脑上,在格伦的背上呆了一段时间。
后来,露米娅体力恢复,能自己走了。
两人瞪大眼睛在森林深处寻找目标媒介,也不知找了多久。
「啊,老师!找到了!」
那是接近黎明的时候了。昏暗之中,一棵草躲在倒下并堆积起来的古木缝隙间发出淡淡的光芒,躲得好好的。
虽然有一些伤痕,但足以用作魔术媒介。
格伦瞥了一眼把草摘下来的露米娅。
「哎哟喂,熬夜找了那么久才找到这一根……而且还受伤了,这下卖不出去了。没办法,虽然有点可惜,但还是施舍给白猫吧……干嘛啊」
「嘿嘿……没事」
露米娅很有深意的笑容让格伦快活不起来。
「……不管了,总之我们回去吧……可恶,结果还是没能开辟新的在散步路线……」
「老师」
露米娅叫住了一边抱怨着一边往前走的格伦。
「谢谢你」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格伦停下脚步,回头用看傻瓜的表情看看露米娅。
露米娅忍不住对太过不坦率,太过变扭的格伦这么说了。
「老师绝对不是没有与他人在一起的资格的人,所以,没有必要像这样故意与人保持距离哦」
格伦像是膝盖中箭了似的僵直了。
「确实老师有些孩子气,但也一直为我们努力……这样的老师让我……」
「…………」
「就算全世界的人都否定老师……我,我也会站在老师这一边……所以」
听到露米娅深情的话,格伦仿佛实在忍不住了似的咯咯笑起来。
「笨蛋,别说这种莫名其妙的羞人的话了。哈哈……你,你啊,之后绝对会被这些话羞得在床上打滚的」
「真,真的么……?」
「就是这样,好了我们走吧。你也很累了对吧?」
「啊……是,是的……」
格伦对有些失落的露米娅说完,转过头去。
不过,这一瞬间。
「……谢了」
好像听到他小声地这么嘟哝了一句。
「庆幸吧!白猫!」
一大早。
格伦就磅地一声粗暴地推开了医务室的门。
「我和露米娅散步时碰巧找到了解毒的媒介,我就给你带来了!哈哈哈哈,你要满怀感激——嗯?」
正打算说下去的格伦察觉到了房屋的异常情况。
昨天希丝缇娜躺着的床上已经没人了。
「咦?希丝缇呢?昨晚她应该是在这里过夜的来着……」
与惊讶地环顾室内的露米娅不同。
格伦直勾勾地盯着取而代之,躺在希丝缇娜的床上的东西。
「……这是」
是花。格伦把手伸向不知是谁放在床上的花束。
「老,老师……!这是……」
「喂,这是开什么玩笑」
就算是对花的知识比较生疏的格伦,也知道这种极有特点的白花意味着什么。
这是给死者献上的花。
「喂……喂喂喂……」
温柔的风通过敞开的窗户吹进房间,把窗帘吹了起来。
『偶尔也会因为个人体质而突然发生病变,导致死亡——』
忽然回想起了瑟莉卡这句话。
不可能。
这不可能。
难以置信。
但是——可能,一定,就是这么回事吧。
……太晚了。
自己没能赶上。
「…………」
到底在原地僵了多久呢。
「——混蛋啊!」
格伦忘我地把拳头砸在床上,怒骂道。
「你,凭什么未经我同意擅自死掉啊!别开玩笑了……别开玩笑了啊啊啊!?」
「那个~老师?」
戳戳。
「你啊……!你的未来不是才刚要开始吗!怎么能因为这种事!在这种地方!丧命呢!」
「那个……老师?我说啊……」
戳戳。
「可恶……我明明是期待着看到你们的未来,才当上讲师的……居然会……!」
「都说了,老师……你停一停」
戳戳戳戳。
「可恶……是我……都是我的错……是我……我……!」
「老师,喂,老师……!」
戳戳戳戳戳戳。
「喂,你干嘛,好烦人啊!?现在没空搭理——」
格伦凶神恶煞地转头瞪向一直不识趣地戳着他背的无礼之徒——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诈,诈尸了——!」
格伦发出哀嚎,跳掉了一旁身体贴在墙壁上。
「你说谁诈尸啊?哈!?」
面前的是完全恢复精神了的希丝缇娜。
「咦,怎么这么吵……?」
这时,瑟莉卡正好来到医务室。
「啊啊~原来如此,看来你们误会不小呢」
瑟莉卡把嘴凑到正在不断地眨眼睛看着眼前骚动的露米娅耳边。
「我确实说过学校里没货了,但我没说我私人仓库里没货哦?虽然回家找一趟也费了一些功夫。总之她的解毒仪式已经顺利结束了。你放心吧」
「是,是这样吗……但是,这花是……?」
「啊,好像是你们班的一个叫卡修的学生带来探病的,那家伙把花的种类搞错了。真是的,居然还有那么冒失的家伙」
另一方面。
希丝缇娜满脸通红地站在背部紧贴墙壁瑟瑟发抖的格伦面前低语道。
「呃……老师?看来我让你操心了……老师不管怎样,最后还是为了我去寻找媒介了对吧……虽然是误会,但看到你会为我而如此悲伤……我……怎么说呢」
非常感谢。
就在希丝缇娜想要难得地吐露这句真心话的时候——
「对,对不起!我错了!我不应该为了报复你的说教而在你新买的笔记本上涂鸦!不应该不小心在魔术实验课的时候把染色液弄到你头发上!不应该擅自吃你的点心!我真的很对不起你!我道歉!所,所以,请毫无留念地成佛吧——!」
「你这,大笨蛋啊啊啊啊——!」
少女的怒吼。
夹杂在吵杂的乒呤乓啷声之中的男子的悲鸣。
今天,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也正常运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