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五卷
  5. 奇迹的代价
  6. 繁体版

奇迹的代价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在家庭用游戏的黎明时期,有一段时间未搭载储存功能。听说当时是将继续游玩所需的好几十字『复活咒语』抄在纸上。」
呼,真累。
大概是战斗中多次使用了火焰炉,地下空洞里就像蒸气浴那样闷热。
我从魔法栏使用「冰结」来乘凉,然后从储仓取出一撮盐巴和甜果汁以补充盐分和水分。
松了口气之后为了真正让身体状况恢复,我依序喝下精力回复药和营养补充药,并同时确认主选单的时钟。
时间过得比我所想还要慢。距离来到地下之后才一个小时而已。
打开储仓栏,确认在战斗中遗失的圣盾和魔剑巴尔蒙克都因「战利品自动回收」而回来了。
在和魔王的最后战斗中又烧掉衣服,我于是从储仓找了件廉价的衣服换上。
在回收两名巫女之前,我先前去将埋在沙尘底下的转移装置废弃掉。
毕宽要是让那些人又在公都地下蠢动,就麻烦了。
「底部大约直径两公尺吗……」
我从储仓里取出妖精剑并覆盖魔刃,利用闪光斩撃技能将转移装置的底部切断。
当然,切断后的转移装置就回收至储仓。
继穆诺男爵领的堡垒遗迹中获得的「魔炮」之后,总觉得我又增加了没有用处的收藏品。
不过储仓的容量无限,所以应该无妨吧。
转移装置的底部留有看似红色导线的痕迹。
大概是依靠外部魔力启动。
——嗯,这方面就等到有空时来研究好了。
由于全身满是灰尘,我用天驱飞上天空以大河的水冲洗,然后拿毛巾随便擦拭,再换上像样的衣服。
这次选择的是神职人员样式的雅致高级长袍。
然后再戴上白色面具和备用的紫色假发。银面具在战斗中已经烧掉,金色假发则因为满是尘土所以不想戴在头上。
最后外面再套上一件外套,就准备好要回归了。
返回巫女们所在的场所,我去除掉保护她们的土壁。
巫女们看来已经清醒,两人正依偎在防御壁的另一侧不停发抖。
「你……你想对我们做什么?」
「拜托,让我们回到神殿。」
解除防御壁进入其中,两名巫女立刻对我这么说道。
……被关起来的地方出现一个戴著面具的可疑家伙,会被当成是绑架犯的同伙也在所难免吧。
「要赎金的话,我会向家里——」
个性较为刚强的女孩想要交涉,但我打断对方的话同时丢给她们两人遮蔽身体的布和衣服。
我对中学生年纪的小孩子不感兴趣,但总不能让正值多愁善感的少女赤裸著身体。
「穿上衣服吧。还是你们要光著身子回神殿呢?」
考虑她们可能认识赛拉,所以我改变了声音。
在穆诺市防卫战里模仿配音员的声音后获得了「变声」技能,于是我现在用不著刻意维持也可以发出别人的声音。
「——你……你愿意让我们回去吗?」
「当然了。其他部队正在对付那些绑匪。等你们换好衣服就要回地上了。」
我背对著穿衣服的巫女们这么告知。
根本就没有什么其他部队,但总比告诉她们被全部被魔族杀死来得好。
「我们换好衣服了。」
「那么,我要抱著你们奔跑,把手臂绕在我的脖子上贴紧了。」
「怎……怎么可以……居然要抱著男士的身体。」
「好……好脏。」
很像有洁癖的巫女会出现的反应,不过在这种地下空间走路返回地面不知道要花上几天几夜。
「你们把我当成马车或魔巨人就好。要是在这种地方磨磨蹭蹭的,可不知道绑匪什么时候会过来哦。」
我藉助诈术技能和说服技能让巫女们同意抱住我。
「巴里恩大人,请原谅我。」
「我被玷污了……」
这番话让我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两人是巴里恩神殿和加尔雷恩神殿的神谕巫女。
扛起两人后,我利用天驱和缩地穿越原先已经规划好的逃脱路线。
因为有搬运技能所以一路上不至于太过颠簸,但速度有点快,变得就像云霄飞车一样。
即使是清秀的巫女,骨子里依旧为青春期少女,她们不时发出喧嚣的尖叫声。
待抵达最上层后,两人都看似被吓晕般睡著了。不但遇上挪架而且差点被杀死,想必一定很累了吧。
另外,我不去看这两人的「状态」为何。
「嗯,接下来的通道被掩埋了吗……」
从前在最上层似乎有个可通往公都地下的楼梯,不过被人用土魔法完全掩埋了。
我的魔法当中可以用来挖掘的只有「碎岩」和「研磨」。换成其他的魔力效率就太低。
之前在穆诺男爵领挖掘秘银矿脉时使用的「陷阱」要是可以派上用场就好了,但由于魔法性质的缘故只能在脚边使用。
——脚边?
我看了一下脚边,转而望向天花板。
然后用天驱飞上天空,从储仓取出妖精剑劈开天花板。
将剥离后落下的厚石材回收至储仓,我降落在泥土裸露出来的天花板。
接著我在「脚边」的「地面」上使用土魔法「陷阱」开出一条通往地面的通道。
这个费了我一些工夫。
天驱是用脚踹向在天空中制作的落脚处藉以飞行的技能,所以即使可以站在空中也无法抵抗重力反向站立。
这一次我是先在「手边」制作落脚处,然后以倒立的方式尝试降落在天花板。
这些姑且先不提,最后我成功来到了公都的下水道。
目测有些失误,所以从距离公都侧转移装置所在的房间数十公尺外跑出来。
我用手边的石材覆盖出口,然后随便弄脏一点藉以掩蔽。
因为我有伪装技能和湮灭证据技能的关系,掩蔽得太完美以后很可能会找不到,于是便在地图上的这个位置标上记号。
我扛著巫女前往转移装置的房间。
透过地图已经事先确认过,这个房间里不知为何已经空无一人。在房间前把守的男人不见踪影,被我夺走衣服的「自由之翼」成员也不见了。
虽然有点在意,不过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转移装置,所以就和大空洞里一样将其切断后收到储仓里。
这样一来,就没人可以在地下迷宫里作怪了。
办完事情后,我扛著巫女们前往出口。
确认完地图,我发现有一条路径可以从特尼奥神殿的用地内出来,于是就选择该路线在地下道里用天驱飞行。
沿著定好的路线机械式移动之际,我一边在储仓内确认赛拉的遗体。
物品名是「赛拉的遗体,破损度:极大。失血度,大」。
我试著将赛拉流出的血液拖放至遗体上,结果成功合成了。
物品名变成「赛拉的遗体,破损度:极大」。
既然如此——我怀著同样的念头试著拖曳体力回复药,却无法放在上面。
莫非就像装备圣剑时需要「勇者」称号一样,说不定这种作业也需要挂上某种称号。
虽然只是灵光一现,不过距离到达神殿还有一些时间就来试试看吧。
我从称号当中依序尝试了「救护员」、「药师」和「圣者」三种。
不知为何,并非「药师」反而是「圣者」才符合这个条件,所以我在将称号改成「圣者」后顺利把体力回复药合成至赛拉的遗体。
尽管如此,她也并未就此复活。
物品名只是从「赛拉的遗体,破损度:极大」变成「赛拉的遗体,破损度:大」罢了。
我反覆合成了好几次体力回复药,最后使得物品名变成了「赛拉的遗体」,所以应该不是徒劳无功吧。
就在进行这种操作一边飞行之际,我在途中发现了衣著破烂唯独眼睛会发光、就像个神秘生物的人物以及数不清的白色鳄鱼,但看起来对我没有恶意于是就不予理会了。
等到参观公都告一段落后,我再带著礼物过来玩玩吧。
◆
「唉呀,今晚的暗杀者真是优秀呢。我还是第一次在这么近的距离才察觉到。」
我溜进了特尼奥神殿巫女长的房间里,但立刻就被误认为杀手了。
一个白色面具紫色头发的男人突然闯进来,对方会有所戒备也是理所当然的。
「唉呀,暗杀的同时顺便挪架吗?」
察觉我扛在肩膀上的两名少女,巫女长困惑地这么询问。
巫女长除了神圣魔法系以外还拥有人物鉴定技能和察觉危机技能,所以我为了让她相信接下来所说的话,于是把称号改为「勇者」,等级设定成和王祖大和传说一样是八十九级。
「初次见面,尤·特尼奥巫女长。我叫无名,并没有加害你的意图。」
不久后她应该会透过人物鉴定技能解开误会,但我为了缩短时间便主动自我介绍。毕竟这是礼貌。
我将巫女们放在来访客人用的沙发上。看两人暂时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就这样让她们继续睡下去吧。
「这两人是我从魔王信奉集团手中救出的巴里恩神殿和加尔雷恩神殿的巫女。」
「的确很眼熟。对了,无名先生,可以让我看看你的脸吗?戴著那种面具不方便交谈。」
「很抱歉,巫女长。我奉行为善不欲人知的主义,还请见谅。」
「是吗,真是个害羞的勇者大人呢。」
声音很年轻。她在月光照耀之下的脸庞看起来实在不像八十岁。就算说是二十岁也有人会相信吧。
「对了,无名先生,你是否知道特尼奥神殿的巫女赛拉的下落呢?」
「——我知道。」
我没有显露在表情上,但语调却低了一些。
或许是从我的话中察觉到一切,她的脸色变得僵硬。
「……那孩子……已经去世了吧。」
我点了个头回应对方。
「无名先生,可以老实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倘若我能回答。」
她有些颤声地询问:
「夺去赛拉性命的是『自由之翼』的人?还是——」
犹豫片刻后,巫女长继续道:
「——还是魔王呢?是这样对吧?赛拉被当成了魔王的活祭品吧。」
「是的。」
巫女长端整的脸庞流下了一道泪水。
「是吗,那孩子终究抵抗不了自己的命运呢。」
巫女长哽咽地向我叙述。
原来之前有神谕降临,表示不久的将来会出现魔王。
只不过,出现地点却因接收神谕的巫女不同各有所异,一共多达七个地方,所以每个人都只相信自己信仰的神所降下的神谕。
巫女长预言的地点为公都。
在这个预言的最后,据说还附带了暗示赛拉之死的影像。
由于得知了这一点,在穆诺市见到的赛拉才会给人一种急于赴死的印象。
至于召回赛拉的急报则是由于神殿接获情报,获悉预言的「自由之翼」已经盯上了赛拉。
特尼奥神殿一直倾全力保护著赛拉,然而今天傍晚她却从神殿的房间里忽然消失了。
——那恐怕是会使用空间魔法的红皮魔族或「自由之翼」首领的杰作吧。
「谢谢你,无名先生。赛拉的事情让我很伤心,但身为巫女长,我有义务要确认魔王是否复活,然后向公爵阁下报告并敲响魔族来袭的警钟。」
湿润的眼眸中带著坚定意志,巫女长用缓慢的动作从椅子上站起来。
「倘若你有能力挑战魔王,还请让我贡献微薄之力。」
「等一下,魔王已经被讨伐了。」
「——真的吗?可是,称号——」
巫女长这句话让我察觉到自己的失误。并非「勇者」,而是必须换成打倒魔王时所获得的称号「真正的勇者」才行。
我悄悄地将称号替换为「真正的勇者」。
「我以自己的称号和圣剑起誓,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在巫女长面前拿出本日最为活跃的圣剑迪朗达尔作为身分证明。
「我相信你。『真正的勇者』无名,我替公都的人们感谢你。」
巫女长优雅地做了一个起舞般的行礼动作。
之后我才听说,她这时候所做是一般只对神所使用的最高级礼仪。
这些暂且不提,先切入正题好了。
「尤·特尼奥巫女长,你会使用复活魔法吗?」
「是的,我会。」
从赛拉的话中听来,要实现复活魔法这样的奇迹就必须付出相对的代价。
「只不过,要符合几个条件。」
我暨耳倾听巫女长的叙述。
「首先是对象必须接受过特尼奥神殿的洗礼。」
赛拉确实有这个资格。
为了以防万一,乾脆也让我那些孩子接受特尼奥神殿的洗礼好了。
「第二是距离死后四半刻以内。」
四半刻应该是大约三十分钟左右。
以经过时间来看已经出局,但若是意味著肉体腐化的程度,赛拉就处于刚死之后还热腾腾的状态,所以应该没有问题吧。
……但愿如此。
「最后,就是这个『复活的秘宝』必须累积足够的魔力。」
她将脖子上挂著的「复活的秘宝」拿在手中让我看。
「遗憾的是二十年前曾经用于复活公爵的嫡子,还要再等十年才能使用。」
巫女长的语气有些黯然。
————什么啊,原来是这样。
我将手放在她拿出的「复活的秘宝」后注入魔力。
中途遭遇到一种奇妙的抵抗,导致魔力扩散。
「不行哦,无名先生。要更温柔,像这样子怀著向神祷告的意念真挚地注入魔力。」
叠上我的手,巫女长就这样注入魔力。
这似乎是比想像中更复杂的秘宝。
不,应该说刁难比较合适吧。
为了打开将魔力注入秘宝核心的路径就需要魔力,但供给魔力打开路径后,这股魔力又会产生干扰导致通往秘宝核心的路径封闭。
而这个秘宝里,存在著上百个像这种拼图一般的架构。
要填充魔力的话必须耗费长达三十年的时间。
事实上巫女长的魔力如今已经剩下一半,但「复活的秘宝」魔力计量表却仍文风不动。
不过多亏巫女长刚才示范给我看,我已经知道诀窍在哪里了。
「让我注入一些魔力吧。」
我从她手中拿过「复活的秘宝」并注入魔力。
将魔力拧成线一般细……不,是像单分子钢丝那样纤细之后,我进行秘宝的路径操作以打开通往中心的路径,
这是相当耗费心神的作业,但我还是完成了。
体感时间就彷佛花了一个小时,实际上却仅有数秒钟而已。
接下来就是关键了。我在开启的路径中使劲注入魔力。即使注入两千点的魔力也还不到填充完毕。由于只要一不留神路径就会关闭所以相当累人。
——没办法。
我决定从储仓里取出圣剑王者之剑并将其作为魔力来源。
巫女长见到圣剑发出的蓝色烈光后吓了一跳。
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想打断专注力,所以就没有向巫女长解释了。
最后,「复活的秘宝」在我追加注入一万点的魔力后终于装满。
这把圣剑的容量果然与众不同。和魔王战斗时也扮演著魔力槽的角色大显身手。
之后我才知道,「复活的秘宝」本来只有设定称号为「圣者」或「圣女」的人才可注入魔力。难怪魔力供给起来那么异常困难……
「太厉害了,无名先生。『复活的秘宝』上面浮现出可以使用的纹章了。」
大吃一惊的巫女长真是可爱。
「这样一来就能施展复活魔法了吗?」
「是……是的……」
我并未提起要对谁使用,所以巫女长感到有些困惑。
「我会将赛拉的遗体召唤至此。状态是死亡后刚过几秒,所以应该符合条件。」
「怎么可能……时魔法可是只出现在童话故当中的虚构魔法啊……」这里没有时魔法吗?龄我还想让时间倒退去见一下王祖大和。
哦,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了。
「在这之前,先喝下魔法药确保体能吧。」
我从储仓里取出魔力回复药和精力回复药递给她。
也许不需要这些东西,但还是准备万全比较好。
等到待巫女长的状态完全回复后,我展开下一阶段行动。
「那么我要召唤了。准备好了吗?」
「是的,随时都可以。」
巫女长将秘宝拿在胸前这么点头。
我将赛拉的遗体从储仓里取出来。
「——赛拉!」
巫女长惊叫一声。
赛拉的遗体保持著没有一丝伤痕的姿态。
因为光著身子太可怜,于是我盖上一块乾净的布。
「请开始复活吧。需要什么协助吗?」
「不,接下来我一个人就可以了。」
「那么就拜托了。祝你成功。」
巫女长开始咏唱冗长的咒语。
神圣魔法的咏唱时间总是很长,不过这次却特别长。
多亏魔法视技能的帮助,我可以看到巫女长和「复活的秘宝」以及赛拉之间存在类似魔力循环的现象。
那闪耀的光辉非常漂亮。
——咒语终于完成,赛拉的脸颊出现红润。
AR显示出来的情报也从「赛拉的遗体」变成「赛拉」了。
状态为「虚弱」,不过这里是神殿,之后交给巫女长她们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我一声不响地离开了位于特尼奥神殿圣域的巫女长房间。
◆
话说回来,真是漫长的一夜。
虽然很想在有美丽大姊姊的店里治愈一下,但为了让担心我而一直等著的亚里沙等人放心,我决定早点回去。
我用天驱飞行于夜晚的大河上空,悄悄回到了停泊在祖鲁特市港口的船上。
在出发时标上记号的那艘「自由之翼」的船已经沉没,但这种小事应该不用放在心上吧。
我脱掉勇者服装,恢复成平常的长袍打扮。
「——我回来了。」
走进房门后,大家都上前来迎接我。
「欢迎回来!主人!」
「欢迎回来~」
「哟!」
「祝福主人平安归来。」
「佐藤!」
继兽娘们之后,娜娜和蜜雅也以热情的拥抱庆祝我的归来。
「亚里沙,主人已经回来了哦。」
露露向躺在床上用棉被盖住整个头的亚里沙。
亚里沙当下踢开棉被站了起来。
「主……主人——!」
面对哭肿著脸俯冲而来的亚里沙,我今天姑且温柔地接住她。
「没事吗?要不要紧?腿还在。肚脐呢?肚脐有没有被拿掉?」
大概是脑中一片混乱,亚里沙的言行比平常更加奇怪。
「我没事。我不是答应你会平安归来了吗?」
「啊,嗯。是没错。是这样没错。」
亚里沙掀起我的衬衫开始确认有无受伤。
今天就随她高兴好了。
「欢迎回来,主人。有没有什么地方会痛呢?」
「都不要紧哦。」
「我去拿些飮料过来。亚里沙,主人已经累了,要恶作剧等以后再说吧。」
露露制止了想要检查我裤子里面的亚里沙。
我确认地图,卡丽娜小姐她们似乎还逗留在太守公馆里。
向她借来的「封魔之铃」得要归还才行,不过今天已经很累明天再说吧。
一口气喝光露露端来的蜂蜜酒,我在众小女孩的包围下就寝了。
今天就好好地睡一觉吧——
◆
另外,存在魔王复活预言的七个地点如下——
巫女长所预言的公都、迷宫都市赛利维拉、侵略亚里沙故国的优沃克王国、巴里恩神国、鼠人族的酋长国、鼬人族的帝国,最后是位于其他大陆的某国。
七分之一的机率都能遇到,赛拉、我还有这个都市真是倒楣呢。
我将这件事情告诉亚里沙之后,她回了一句:
「分成这么多神谕,神未免也太随便了呢。」
「是啊。」
「不过啊,如果这是游戏,好像所有地方都会有魔王登场呢。」
亚里沙愉快地笑著,完全不相信自己所讲出来的这番话。
下一个魔王的季节大概是六十六年后,所以接下来应该可以尽情观光了。
「然后,打倒所有的魔王之后又会跑出大魔王或是隐藏头目之类的!」
「游戏里的确很有可能,不过现实中要是这样,世界早就毁灭了。」
「说得也是呢。啊!露露!洋芋片要做成盐味和法式清汤两种口味哦。」
兴趣转移至其他事物的亚里沙踩著轻盈的步伐跑了过去。
……这怎么可能呢。
我的喃喃自语消散在天空中皎洁满月的彼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