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五卷
  5. 大河之旅
  6. 繁体版

大河之旅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听到乘船旅行我的父母会联想到豪华客轮,但身为小市民的我则会浮现出搭乘渡轮前往离岛旅行的印象。残留于波浪间的航迹真是浪漫呢。」
赛拉小姐出发的两天后,我们和多尔玛一家及卡丽娜小姐一行人坐上太守的船。护卫的骑士们也一起。
船体比想像中还要大,甲板的面积足以装载好几台马车。
这次只有我们的马车要装载,所以港口的作业员在前一天就帮忙装上船了。
身高超过六公尺的魔巨人和小巨人们操作港口的吊挂用起重机将马车装上船的景象实在是难得一见。
启航的汽笛鸣响。
那并非使用蒸气而是以魔力鸣响的器具,所以应该称为魔笛比较合适吧?
「启航!」
船长的一声号令下,船员们开始匆忙动作。
船长是人族,不过船员好像有半数是兽人。
主桅杆的瞭望台上则是配置了鸟人族和蝙蝠人族之类的飞行型亚人。
我倚靠在甲板的扶手上,朝著前来送行的人们挥手。
「佐藤大人~蜜雅大人!欢迎再来玩哦~还有亚里沙也是。」
大声这么送别的人是太守千金。
她在我们消灭魔族的时候似乎就混在那些看热闹的小孩子当中。当初还以为都是男生,所以刚知道实情的时候吓了一跳。
得知蜜雅是精灵之后,太守千金便向对方请教魔法,我和亚里沙则是担任翻译和解说工作。
这段过程令我有些怀念,不过我对中学生年纪的小孩子不感兴趣所以也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件。
明明被放在最后才叫到名字,亚里沙却开心地向对方大动作挥手。
不愧是亚里沙。身为转生者才能拥有这份成熟的心态——
「呵呵呵,岂能够容许新角色竖立旗标呢!就这样子永远消失吧。」
什么新角色……该不会把太守千金当成登场角色了吧?
今天的亚里沙有些坏心肠。
我乘著船身在转向的时候轻轻敲了亚里沙的脑袋,然后一起走向在船头附近看著水面七嘴八舌的波奇等人。
「接下来要前往的公都里也有邪教集团吗?」
「嗯嗯,有啊。似乎是比想像中更具规模的组织。」
扶著在船头展开双手的亚里沙腰部,我一边进行这样的对话。
「那么,我们要像这次一样扫荡吗?」
「尽量吧。公都的高阶贵族里也有他们的成员,大概无法像这次一样轻松了。」
古鲁里安市的「自由之翼」成员因为我透露他们的所在而被送进牢里。
逃走的几人我则是在昨晚化身为黑头巾的神秘男子予以擒获,一起送进牢中。
「要把那个角的事情告诉公爵大人吗?」
亚里沙所说的就是将人类变成魔族的「短角」一事。
「先见到公爵,确认对方的秉性之后再来判断吧。」
「嗯,我想这样比较好。」
街上突然出现的下级魔族固然可怕,但人们因疑神疑鬼而变成暴徒才更为恐怖。
「真是的,想不到就连异世界里也有恐怖分子。」
「的确。」
我打从心底同意亚里沙不胜其烦的这句话。
「那个,士爵大人,这样子很危险,您差不多该……」
我们如今所在的船头就位于禁止入内的区域里面,这还是亚里沙硬拜托才让我们进来的。
全程负责照顾我们的领队小姐面有难色地这么诉求,于是我带著看似心满意足的亚里沙回到普通的甲板。
「这下子又弥补了一项前世的遗憾呢~」
刚刚还在想那种姿势十分眼熟,看来好像是某著名洋片的其中一幕吧。
由于是名作,连我都知道片名为何。可惜因为太忙所以没能去电影院,只有看过预告片而已。
「那么,这就带领各位前往房间。」
在领队小姐的带领下,我们走下甲板后方通往客舱的楼梯。
这艘船是三层大甲板的大型船,第二层有客舱和船长室,第三层则是家畜室和货物室,然后就是船员们的房间了。
公都位于三百公里外的下游处,不过这次因为搭乘太守的专用船所以好像用两天时间就可抵达。
普通船班由于会在中途的四座都市和城镇停靠,因此行程会拉长至三~四天。
至于乘船旅行最令人担心的晕船,出发后半个小时卡丽娜小姐的女仆队其中一人就倒下,一个小时后则是换成多尔玛倒下,接下便就此打住。
尽管很多人都是第一次搭船,不过之后并未再出现其他晕船的人。
领队小姐已经将晕船药发给多尔玛和女仆,相信应该很快就会恢复吧。
在房间里放好行李后,我允许大家自由行动。
「好舒服的风。」
「是的,河水的气味和绿意的芬芳都迎面扑来。」
倾倒著装有果汁的高脚杯,我躺在领队小姐准备在甲板的沙发上惬意休息。并非在贵族公馆里见到的那种,而是使用抗湿气素材和编织方法的制品。
一旁坐在草编蒲团上的莉萨迎著柔和的风让朱红色的头发随之飘逸,同时眯细了双眼。
即使在船上,她也将爱用的魔枪放在自己身边。
由于穿著铠甲太煞风景,所以今天的莉萨换上了和其他孩子们一样白底有图案的连衣裙。每个人的图案都不同,莉萨的是象徵红色火焰的花纹。
其他孩子们都跑去船内探险所以不在这里。
露露会一起跟去让我很意外,但她似乎是第一次搭乘这么大的船,所以会禁不起好奇心的诱惑也在情理之中。
一边想著这些事情之际,前去观看小船的卡丽娜小姐回来了。
「真是闲得发慌。」
「卡丽娜小姐不妨也和大家一起去船内探险如何?」
「……潘德拉刚勋爵觉得我很碍事吗?」
魔乳的彼端如小孩耍脾气一般的目光俯视而来,于是我向一旁的莉萨使了个眼色请她帮忙准备好备用的沙发。
说是准备,也不过是拿掉盖在上面的防水布而已。
「我并没有这种想法哦。要坐下来吗?」
「……是的,那么我就失礼了。」
卡丽娜小姐端庄地坐在莉萨所准备的沙发上。
遥想著魔乳与惯性法则之间的关连性,我一边向卡丽娜小姐攀谈:
「要来点果汁吗?相当刺激哦。」
「会刺激吗?」
「是的,可以看见至今未曾体验的世界。」
「刺激……未曾体验……」
卡丽娜小姐这么喃喃自语,目光在我举起的高脚杯和我的嘴巴之间来回游移。
「我……我现在不会口渴,还……还是不必了。」
卡丽娜小姐的美貌泛红,快速摇起双手并甩头。魔乳之舞真是太精彩了。
不知道她联想到了什么,不过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似乎想像力太过丰富。
过了好一会看似冷静下来,但她依然将泛红的脸从我的目光移开。
这时,探险完回来的小玉和波奇直接俯冲而来。
「回来了~」
「哟!」
「好的,欢迎回来。」
我在空中接住两人,让她们坐在沙发的两侧。
她们看起来很口渴,我于是让两人飮用边桌上的果汁。
「糊嘛的~?」
「嘴里劈里啪啦哟!」
双手捧著杯子的两人在沙发上站了起来。
这两人都惊讶得瞪圆了双眼。小玉的尾巴甚至还膨胀。
「哦哦,这不是碳酸水吗!嗯~久违的口感~」
亚里沙夺去我的高脚杯喝了一口后说出这样的感想。
公爵领好像可以采集到天然的碳酸水,这在大河沿岸的都市当中算是比较廉价的东西。
「狡猾。」
蜜雅将亚里沙那里抢来的高脚杯放在嘴边。
或许是在精灵之村并不稀奇,喝下加了碳酸水的果汁后蜜雅仍未感到惊讶。
「不用争抢,桌子上还有很多哦。」
「你完全不懂呢~」
「嗯,木头人。」
我只是纠正一下而已,说得也太难听了吧。
莞尔地望著这幅光景,露露一边将果汁倒入新的高脚杯里。
「露露,倒一半就可以了。」
「是……是的——哇,哇哇!」
见到汽水的泡沫就要满出来,露露这么焦急道。
我迅速抓起高脚杯,吸掉那些要满出的泡沫。
「这样就没问题了。」
「谢谢您,主人。请先不要动哦。」
露露用手帕擦拭我嘴唇残余的泡沫。
「露露姊,快快,让我来处理这条手帕——」
「不行哦,亚里沙。这个我自己来洗。」
不知道什么时候移动过来的亚里沙正在和露露争夺手帕。
我代替面带笑容开始嬉闹的露露倒了一杯果汁给娜娜。
「感谢主人。」
「注意一秒~?」
「要注意劈里啪啦哟。」
娜娜将碳酸水果汁拿到嘴边时,小玉和波奇这么提醒道。
「接受两机的建议,会注意——这么报告道。」
向小玉和波奇点头后,娜娜的嘴巴碰上果汁——
「主人!」
——她用人偶般的动作猛然转头望向我这边。
「主人,这个果汁有生命——这么报告道。」
「只是碳酸水罢了。会劈里啪啦是因为化学反应哦。」
对于面无表情却深感惊讶的娜娜,我这么澄清她的误会。
虽然也考虑过要编点故事来捉弄她,但一想到娜娜很可能相信就作罢了。
「佐——潘德拉刚勋爵,可以顺便给我一杯吗?」
刚才不时在偷看这边的卡丽娜小姐终于按捺不住跑了过来。
「好的,我立刻就倒一杯。」
「主人,让我来吧。」
在与亚里沙的争夺战当中获胜的露露带著活泼的笑容替我代劳。
对碳酸水的新鲜感冷却后,小玉和波奇吃力地爬上沙发并坐在我的左右两侧。
由于是两人座的沙发所以刚好挤满整个座位。
「邻居~」
「哟!」
坐在沙发上的小玉和波奇接过刚才交给莉萨保管的果汁。
「我要大腿!」
亚里沙摊开双手直接了当地要求,我于是将她抱起来放在大腿上。
「姆。」
慢了一步的蜜雅这么低吟,不过我这边已经挤不下了。
她跺著脚步绕到沙发后方抱住我的后脑袋,然后开始抓乱头发。
「蜜雅,不要玩头发。」
「……嗯。」
被我这么提醒后她立刻就放开头发,但接下来又开始玩弄我的耳朵。
这种事情麻烦等你长大了再说好吗?
「大白天的就黏在一起,实在太不知羞耻了!」
目睹这番天真无邪的肢体接触,卡丽娜小姐怒目以对,然后从露露那里一把抢过果汁猛然喝下。
——啊!
大概……这个时候每个人的想法都只有一种。
「噗」的声音传来。
橙色的飞沫在空中飞舞。
人生中第一次喝到碳酸飮料的卡丽娜小姐将果汁一口气喷出,拿在手中的高脚杯也跟著滑落。
果汁被喷向无辜的露露,手中滑落的高脚杯则是被卡丽娜小姐丰满的胸部弹出,经由坐在旁边的娜娜胸部反弹之后掉落地板。
——唉~
我将亚里沙放在地上站了起来,从万纳背包中取出毛巾递给三人。
娜娜和露露的白色连衣裙被打湿,透出了现代风格的内衣。实在让人不知道要看哪里才好。
这种内衣是亚里沙设计后由我裁缝而成。立体缝制著实花了我好一番工夫。
卡丽娜小姐的衣服也湿透,但这个世界的胸带对我来说完全没有什么挑逗感。
说到这个,拉卡明明就可以防御高脚杯才对——不对,要是防御的话会使得果汁飞溅四周而导致损害增加,所以才特意不去防御的吧。
「娜娜小姐!不可以在这种地方解开扣子擦拭。」
「可是,露露。从卫生观点来说应该尽快除去果汁——这么主张道。」
「不行。」
露露和蜜雅这么斥责甲板上开始脱衣服的娜娜。
「娜娜,这是命令。去房间换衣服。届时再擦拭身体。」
「——接受主人的命令。」
大概是因为果汁黏答答的很难受吧。
娜娜的回答显得有些迟疑。
「来,卡丽娜小姐也到房间里换衣服吧。」
「好……好的。」
『卡丽娜小姐,我也希望清洗一番。』
对于愣在原地的卡丽娜小姐,拉卡也出言劝告对方更换衣服。
或许是破坏自己淑女形象的失败让她感到沮丧,卡丽娜小姐手中拿著毛巾却丝毫没有遮掩胸部的意思。
看似心里觉得过意不去,其目光追逐著走向房间的娜娜和露露。
我从万纳背包取出另一条毛巾披在卡丽娜小姐的肩膀上以掩盖胸部。
「露露和娜娜她们并没有生气哦。继续这样下去会让我不知道眼睛该看哪里,请先回房间更衣吧。」
我再度这么后建议后,卡丽娜小姐红透了脸按住胸部,整个人看似逃跑般冲向了楼梯。
在楼梯入口处,我的顺风耳技能捕捉到卡丽娜小姐向露露和娜娜道歉的声音。
船员们在打扫沙发周边的期间,我们眺望著从舷边看出去的大河沿岸风光以打发时间。
「你们看你们看!是人鱼,人鱼哦!」
不知为何要强调两次。
循著亚里沙所指的方向望去,那的确是人鱼。
对方在AR中是「鳍人族」,似乎是水栖的亚人。
这艘船上的是鳃人族的士兵,不过据说另外还有名叫鱼人族的种族。
鳍人将贝类和虾类捕捞上来后运送到小船上的人族那里。
与其说是海女,总觉得给人一种比较像养鹈鹏人的鹈鹏在捕鱼的印象。
我只是下意识注视著小船,但领队小姐在察觉这一点后便将小船叫了过来。
由于话题朝著购买水产品的方向进行,我便带著莉萨移动至舷边的升降机前。
然后和领队小姐及莉萨一起搭乘升降机的吊篮来到水面附近,查看小船里面有何收获。
有托盘一般大小的大型贝类、龙虾尺寸的虾子,甚至连伸长脚之后长达两公尺的章鱼也在鱼货之列。
我记得章鱼应该无法栖息在淡水才对,不过在异世界可不能将地球上的常识套用过来。
「这……这种奇妙的生物可以食用吗?」
「嗯嗯,这叫章鱼。外观不怎么样却很美味哦。」
我这么向看到章鱼后大吃一惊的莉萨解释。
她似乎并未发现自己在惊讶之余紧紧抱住了我的手臂,但这种事情不值得去特地纠正,所以就顺其自然了。
「士爵大人,您要购买多少呢?」
每人一只虾子,再来几个贝类还有三只章鱼应该就足够当午餐了。
我这么告知品项后,领队小姐露出惊讶的表情。
据领队小姐所言,其他领地的人和贵族都很忌讳章鱼所以觉得相当稀奇。
另外,水产的价格比市场行情便宜许多,只要两枚大铜币。
「章鱼~?」
「可恶的家伙哟。」
小玉和波奇上前捕捉从水桶里逃出来的章鱼,但在触手的缠绕下陷入苦战当中。
或许是迟迟无法剥离触手而感到不耐,波奇正在用力啃咬触手。
味道或许很美味,不过最好还是不要生吃吧。
小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摆脱触手,正在用爪子戳著缠住波奇的章鱼。
不要在那里玩耍,赶快救波奇出来啊。嗯,不过那种逃避的动作很可爱,也难怪会让人想要看下去。
那么,差不多也该出手了——
「佐藤。」
后方传来蜜雅可怜兮兮的呼唤声。我回头一看,发现竟然连蜜雅也沦落为章鱼的牺牲品了。
波奇还另当别论,换成蜜雅被章鱼触手缠住之后实在有种不道德的感觉。)
亚里沙也是,不要嚷著「色色精灵出现了——」赶快救人吧。
我请换好衣服回来的露露一起帮忙剥开蜜雅身上的触手。
波奇那边似乎是娜娜和莉萨在帮忙剥离触手。
「黏答答。」
蜜雅顶著十分可怜的表情诉说自己的不满。
我让领队小姐舀一些水过来。
这时,后方传来了波奇「救命哟」的呼救声。
回头一看,只见波奇被章鱼墨汁弄得全身黑漆漆的模样。而莉萨和小玉似乎躲到一边去了。
「主人,请求魔法箭的使用许可。」
离开波奇身上的章鱼这次改缠在娜娜的上半身。
不同于蜜雅,这实在太煽情了。
章鱼最后被莉萨和我联手去除,但临走之前还报复性地喷出墨汁,所以刚换好衣服的娜娜一身衬衫变得乌漆墨黑。
「主人……」
娜娜面无表情,整个人却散发相当悲惨的气息望著我。
看来今天娜娜的运势是遭遇水难吧。
航行中的船会摇晃,所以在房间里用水清洗会导致淹水。
没办法,我只好在甲板上架起屏风,让遭到章鱼毒手的三人进入里面淋浴。
屏风外面我则是悄悄使用了「风壁」以避免屏风被风掀起。
与其说是为了不让娜娜以外的其他两人被看见,主要其实是避免她们感冒。
船员和骑士们都背对这边执行任务,可说是相当绅士的举止。
「擦乾。」
「波奇也想要擦乾哟。」
蜜雅和波奇来到屏风外面要求我擦拭身体,但在周遭人的目光之下我只能叫她们「今天」先自己擦,然后将两人按回屏风里面。
这时候会看到娜娜裸露的肌肤也是不可抗力。我绝对没有什么不良的企图。
「嘴角弯起来了哦。」
「真没礼貌。」
亚里沙的话让我差点下意识将手伸向嘴边,但最后伸个懒腰掩饰过去了。
既然今天已经大饱眼福,我决定亲自来制作章鱼料理。
我透过领队小姐向船长确认是否可以在甲板上煮饭。
对方回答不生火的话无妨,因此我拿出调理用的加热魔法道具便获得了许可。
「粉红~?」
「卷起来了哟。」
小玉和波奇很好奇地看著水煮章鱼。
我将水煮章鱼切成薄片加上香草,用醋调味后分装在小碗里。
「主人,饭已经煮好了。」
「谢谢。借我用一下。」
我利用露露拿来的白饭制作章鱼抓饭。蜜雅的那一份则改成利用红萝卜和花椰菜代替章鱼的蔬菜抓饭。
贝类和虾子我先让莉萨清洗后摆放在烤网上。
完成了抓饭,我便将烤网放在高火力型的加热魔法道具上面开始烘烤。
酱油淋上切成薄片的贝柱后,暴力般的香味顿时扩散开来。
「呜~受不了了!」
「等不及~?」
「前胸快要贴后背哟!」
亚里沙、小玉和波奇三人在烤网附近迫不及待地抽动鼻子猛吸味道。
在等待的时间里,我试著品尝未经调理的章鱼薄片。原本还在担心有没有土味,不过感觉就算做成生鱼片也没问题的样子。
「我也要品尝!」
「小玉也是~」
「波奇也想要品尝哟。」
我分别让眼尖的孩子们各吃下一片。
「章鱼果然还是新鲜的好。」
「扭来扭去~?」
「没有什么味道哟?」
亚里沙赞不绝口,但小玉和波奇好像不太满意。
「主人,生吃的话会弄坏肚子哦。」
「冒昧建议,我的意见也和露露一样。」
露露和莉萨这么劝告我。
「没问题的,这个非常新鲜。」
由于卫生及新鲜度的问题,生鱼片的调理方法大概还未广为流传吧。
我同时使用很少出马的鉴定技能确认过,吃了应该不会肚子痛才对。
察觉到船员们投来羡慕的目光,于是我找来领队小姐提供一些小费让他们的午餐能够丰盛一点。
就在料理准备完毕时,我让年少组前往邀请的哈尤娜女士也来了。
她怀里抱著玛尤娜,但不见多尔玛的身影。
说到不在场,就连近卫骑士们也一样。他们在目睹我使用章鱼制作料理后就搬出「我们有自己的粮食」这个委婉理由拒绝了。
对方如今正在上风处的后方甲板从事周边监视任务以避开气味。
……明明就很好吃。
「潘德拉刚少爷,谢谢您的邀请。多尔玛他说没有食欲,我就留他一个人过来了。」
这位哈尤娜女士或许是因为平民出身,所以对我使用敬语。
据说多尔玛由于自己和哈尤娜的感情不被家里允许,两人因而私奔了。
后来被得知玛尤娜具备「神谕」天赋之后就获得结婚的许可,得以回到公都。
「来,赶快吃吧。大家都请就座。」
说是座位,也只有蒲团而已。
侍餐的工作交给卡丽娜小姐的女仆队,大家在「开动了」的口号下开始用餐。
「好吃!筷子停不下来!」
「好吃哟!」
亚里沙豪迈地用筷子夹起章鱼生鱼片,然后将抓饭塞得满嘴都是。
波奇也模仿亚里沙的吃法,把脸颊塞得像仓鼠那样鼓起。
那不断r嗯嗯」咀嚼的灿烂表情就连晴朗的天空也为之逊色。
见到那样的笑容,我实在很难叫她细嚼慢咽地品尝。
「脆脆的口感相当独特,苦味中涌现的鲜虾甘甜和美味真是太棒了。」
「美味美味~?」
莉萨和小玉完全不剥壳,很有野性地「喀喀」吃著整只烤虾。
由于看起来相当满意,我就不纠正她们正确的吃法了。
或许是大家的吃相都津津有味的样子,卡丽娜小姐也想跟著模仿但遭到女仆碧娜训斥了。
「好吃。」
将蔬菜抓饭塞满嘴巴的蜜雅感觉有些落寞。
我于是用烤网烤了一些切片蔬菜,然后制作芝麻味噌酱递给蜜雅。
「佐藤。」
带著豁然开朗的灿烂笑容,蜜雅开心地过来拥抱我。
只要她能觉得高兴就值得了。
「蜜雅,希望分到星星——这么恳求道。」
「嗯,给你。」
娜娜向蜜雅索求的星星其实是切成星星状的红萝卜。
在制作切片蔬菜的时候我加入了一些玩心,看来似乎打动娜娜的心弦了。
下一次制作炖汤的时候试著加入切成各种形状的蔬菜说不定会相当有趣。
「主人,您看起来很开心呢。」
「嗯嗯,很开心哦。」
我带著笑容这么回答将烤熟的贝柱盛装在我盘子里的露露。
蓝天之下,能够和美少女和美女一起享用美味的料理实在是太幸福了。
真希望有一天也能和圣留市的洁娜及公都的赛拉小姐一起享受这样的时光。
善后作业由卡丽娜小姐的女仆队接手,所以饱餐一顿的我们便决定躺在领队小姐铺在甲板的柔软大毛皮上享受午睡。
不光是我那些孩子们,抱著玛尤娜的哈尤娜女士和卡丽娜小姐也在一起。
这个毛皮好像是取自「八足豹」这种魔物。搜寻地图后发现似乎就栖息在公爵领的东南方,下次过去打猎一下吧。
想著这些事情,我一边昏昏欲睡地进入了梦乡。
◆
——我作了个梦。
小时候某个炎热夏天的梦。
眼前可以看到沐浴在密集蝉鸣声中一边冲上长长石阶的少年。
那是我。拉著牵绳带上祖父家养的狗,我两层并做一层地跑上阶梯。
背在肩膀的包包里应该还放著当时最新型的掌上型游戏机。
由于是俯瞰视点的梦境,我将目光移到境内。
在神社境内,「棕色」头发看似很文静的青梅竹马正在踢著小石头玩耍。
小时候的我一跑进境内,俯瞰视点便移动至原本的视点。
我一走进境内,原先背对这边的「金发」小女孩便开心地转过来。
「噢!我等很久了哦,佐藤。」
「真是的,在游戏之外要叫我一郎。」
佐藤这个名字是我祖父养的狗。名字很怪,据说是因为当初送狗给祖父的那个人就叫佐藤先生。这种随便取名的作风还真像我们家。
「哼哼,我叫的可是狗哦。」
「这样啊。那么你今天就别玩游戏,在外面跟狗一起玩耍吧。」
我这么刁难道,对方立刻一改高高在上的态度变得焦急起来。
还是老样子,说起话来那么老气横秋。
「等……等一下,我不玩的话,谁来从阿凯亚帝国手中拯救特洛伊联邦呢?」
「好好,等到了阴凉处再玩吧。」
我们并肩坐在境内通风良好的阴凉处外廊上。解开牵绳的狗狗佐藤也不惧夏天的炎热在境内跑来跑去。
我从包包里取出两台掌上型游戏机「pocket」,将其中的一台给她。
她最喜欢的就是操作控制器时的那种「喀嚓」声。
所以总是在打开电源之前用小小的手指不断按响按键。我将两台游戏机装上通讯线之后打开电源。
「哦哦,开始了。」
游戏是以特洛伊战争为制作灵感的太空战争模拟游戏。
尽管是设计给小孩子玩,但里面却已经加入索敌范围和补给的概念了。
「姆,居然又从索敌范围外发动偷袭。就因为这样,你才是佐藤。」
她这番不讲理的怨言让我不禁面露苦笑。
「不然为了公平起见,我从下个地图开始送你一次『地图探索』哦。」
「太好了——既然这样就顺便附赠『彗星弹』吧。」
「咦——『彗星弹』可不行哦。这样岂不是战况会一口气逆转了。」
「这样最好!只要一发,怎么样?只要一发就好了,你就送给我嘛。」
拗不过她甩乱「朱红色」的头发这么恳求,我最后还是答应了。这大概是所谓的「谁也斗不过哭闹的小孩和地头蛇」吧。虽然不知道地头蛇是什么东西。
「呼哈哈哈,尝尝这个吧——」
她很开心地用「彗星弹」驱逐我的主力。
接著将我失去航行能力的战舰加以掳获,整个人露出喜不自禁的表情。
「呼——『彗星弹』真是痛快呢。还顺便获得了战舰当作礼物。」
心情正好的她在将战舰拖回自己的阵地时突然变得错愕。
这个游戏是以特洛伊战争为制作灵感,所以当然也存在相当于「特洛伊木马」的战法了。
「哇啊,机器人从战舰里冒出来了。啊,那艘航母才刚完工而已。不行,不能对那边的工厂下手~~」
被众多机器人从内部攻撃并摧毁补给设施后,她让原先埋伏起来的真正主力发动突撃。最后战斗在些许之差的情况下以我的胜利告终。
「呜呜,好过分。居然对小女孩那么不留情。」
他双手撑在外廊这么悔恨道。那美丽的「蓝色」头发散落在外廊上。
「你想,战斗就必须全力以赴,否则就太对不起对手了吧。」
「哼——佐藤讨厌死了。我要诅咒你一辈子只被平胸的女孩子喜欢。」
就算是开玩笑,这种诅咒也太重了吧。
在我班上,巨乳偶像可是最受大家欢迎的。
「话说回来,你吃败仗的时候总是那么不甘心呢。」
所以跟她一起玩也相当愉快。
「那还用说吗!输的时候要全力懊悔,不然就无法获得成长!就因为会利用失败的教训,人才得以成长!」
眼中浮现泪水,她拨起「橙色」的头发一边这么帅气地宣告道。
拨起头发的那只手戴著手镯,上面的蓝色铃铛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发光。
「奇怪?你之前有戴那个手镯吗?」
「哼哼,这可是我今天的幸运道具!」
她挺起单薄的胸部这么自豪,然后取下其中一个铃铛递了过来。
「也给佐藤你一个铃钟吧。这个是幸运道具,要好好珍惜哦?」
「嗯,谢谢你。」
我将收下的铃铛小心翼翼地放进胸前口袋——
◆
好怀念的梦。
不清楚是什么时候的事,只记得自己在境内和青梅竹马一起玩过游戏。
说到这个,我终于想起佐藤这个角色名的是源自于祖父家里所养的狗。
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大概是夹杂了之前见到圣留伯爵领的转移门时所引发的闪念,我那个青梅竹马的女孩子头发颜色变得乱七八糟。真是的,梦境未免也太随便了。
我撑起上半身打算喝水时,放在稍远处睡觉的卡丽娜小姐枕边那个铃铛赫然映入我的眼帘。
从森林巨人那里拿到的「封魔之铃」。
顶著朦胧的脑袋,我不自觉地遥想那个东西与梦境的关连性时——
亚里沙冷不防整个人跳了起来。
「怎么了——」
「主人!」
亚里沙抢在我说完之前便抱了上来,就这样用双手双脚紧紧将我扣住。
原以为是平常的性騒扰,但样子有点奇怪。
面对不安地反覆呼唤著「主人」的亚里沙,我抚摸她的头发。
「——亚里沙?」
「对……对不起。」
亚里沙果断离开我的身体,坦率地开口道歉。
「你作了恶梦吗?」
「嗯,其实猪——」
说到一半,亚里沙闭上嘴巴。
「——我说不出口。」
「亚里沙?」
「主人被一群肌肉男团团包围参加男性祭典,这种事情我根本说不出口!」
亚里沙做出一手拿著手帕哭泣的举动。
大概是梦到了不堪回首的过去吧。乾脆就让亚里沙这么蒙混过去算了。
「你已经说了啊!」
我抱住亚里沙的脑袋假装扣住她。
明明一点也不会痛,亚里沙却发出嬉闹的声音不断槌打著我的手臂,于是我随便做了肢体接触后便放开她。
大概是被吵醒,其他孩子们也睡眼惺忪地爬起来。
「讨厌寒冷~」
「讨厌饿肚子哟。」
「您不要紧吧?主人!」
兽娘们拥抱的力道让我感到有些喘不过气。
「佐藤。」
迷迷糊糊的蜜雅一把抱住我的脸并抚摸我的头发。
「主人。」
娜娜则是模仿蜜雅做出同样的事情。
我在享受著幸福的感触同时转动目光,对上了撑起上半身静静流著眼泪的露露。
与我四目相接,她露出安心般的微笑擦拭眼泪。
虽然不太清楚,不过大家好像都作了恶梦。
「神谕的巫女」玛尤娜无意中映入我的眼帘,但大概跟她无关吧。
倘若只是睡在旁边就会受到影响,身为母亲的哈尤娜女士应该每天都会作奇怪的梦才对。
由于大河禁止夜间航行,所以我们所搭乘的船在接近日落时分才骏入祖鲁特市的港口。
话说回来,乘船旅行真是轻松。今天一天就顺著大河往下移动了一百六十公里,最快明天就可以抵达公都了。
中途我们遭遇过一次水贼和三次魔物的袭撃,但不用我们甚至于护卫骑士出马,船上专属的鳃人族水兵们和鸟人兵们就很习以为常地出动撃退了。
◆
「潘德拉刚勋爵真的不过去吗?」
「是的,毕宽我并没有接获邀请。」
在祖鲁特市港口停放的马车前,我这么摇头拒绝卡丽娜小姐的恳求。
幸好她的一身晚礼服是相当含蓄的设计。
倘若晚礼服是那种强调胸部乳沟的迷人设计,我无疑会被彻底吸引住而上下点头了。
卡丽娜所说的是接受祖鲁特太守的邀请参加晚餐会一事。
获邀的是多尔玛一家、卡丽娜小姐及几位近卫骑士。神殿骑士们似乎会以玛尤娜的护卫身分前往太守的城堡。
不同于为了奖励我们消灭魔族而获邀的古鲁里安市,像我这种最低阶的名誉士爵本来就不可能被邀请参加太守的晚餐会。
卡丽娜小姐和多尔玛一家一起坐进祖鲁特太守派来的马车里。
面对从马车内望向这边的卡丽娜小姐,我用开朗的笑容挥手送别。
「我们先在港口附近的商店街逛一下,然后出发前往多尔玛勋爵所说的料亭吧。」
「没有预约不要紧吗?」
「我可不会犯这种错误哦。已经事先请领队小姐帮忙预约了。」
毕竟对方声称在那里有熟人,叫我不用担心,倘若真的被取消预约再随便找个餐厅或摊车解决就好了。
毕苋意外事件也算是旅途中的醍醐味之一。
祖鲁特市的商店街道路不宽,店铺也是两坪左右的狭小面积彼此相邻著。
由于店铺不深,老板就站在店前贩卖和招揽客人。所有的店铺前都没有墙壁。
商品的种类也毫无一致感,食品店旁边的店铺竟然在贩卖工艺品。就是这么一个充满杂乱气氛的场所。
由于是很混乱的地方,我命令大家必须两个人以上牵著手以防遭遇人口贩子。
另外我并未让兽娘们装备原本的武器,而是换成青铜材质的便宜货。
「主人!是昆布哦!」
「哦,乾燥昆布吗。」
「就用这个做昆布卷吧。」
真是内行人的要求。
用来熬高汤也不错,就买个几把好了。
「顺便来点海参怎么样?用来熬汤很棒哦?」
「那么这个也买一袋。」
「谢谢惠顾!」
一把昆布和一袋海森参总共才一枚铜币,真是便宜。
「主人!」
就在脸上难掩喜悦之际,娜娜将我的手臂抱在胸前带我到隔壁的商店。
「希望进行保护!」
娜娜指著小巧的玻璃艺品发饰。
店铺上摆满了仿造小鸡、鱼类、猫和狗等外型的小东西。
「如何,这位小少爷?每件都是一枚大铜币哦。」
「嗯,贵了点呢。」
根据市场行情应该是每个一枚铜币左右。
其他孩子们也跟过来看,于是我让大家挑选自己喜欢的。
在等待的空闲时间,我和老板起劲地聊著。
「这种玻璃艺品是这个城里的工房制作的吗?」
「是啊,那里被内墙另一边的贵族区围住,所以没办法直接去采购哦?」
嗯,被当成是外国商人了吗?老板的话中透露出些许戒备之意。
「有没有镜子?」
「我们这种偏僻的店里怎么可能会有呢?能够用来当作镜子和窗户的平坦玻璃只有公都的玻璃工房才做得出来,你还是去公都进货比较好啊。」
我向老板道谢,然后确认大家的状况。
差不多也该选完了。
为了打发时间,我另外挑选了送给卡丽娜小姐一行人和赛拉小姐的艺品。
这时脑中忽然浮现圣留市的洁娜那张侧脸,于是我也帮她挑了一个。就送她这个很适合搭配约会服装的蓝色玻璃胸针好了。
漫长的杀价让我觉得很麻烦,于是就爽快地付款了。
大概是我不经杀价就直接付款,感到意外的店长笑嘻嘻地帮我结帐。
「这位小少爷,找礼物送人的话不妨买件欧克玻璃如何?」
或许以为我是个好宰的客人,老板从店内取出一个箱子来。
「欧克玻璃是什么?」
「就是欧克帝国所制作的玻璃哦。」
老板打开箱子一边回答我的问题。
「您应该知道在王祖大人撃败魔王之前,这一带都是属于欧克的帝国吧?」
「嗯嗯,这个我听过。」
「这就是那个帝国的特产,所以就取名为欧克玻璃了。」
他从箱子里取出一只红色玻璃制的高脚杯。
手握的地方施以银质装饰,杯体部分中央有彷花朵外型的蓝玻璃薄片熔接其上。其自然的程度乍看之下完全找不到接缝。
「——真是精巧。」
「对吧?一共只有两件,您看六枚银币怎么样?」
比市场行情便宜一些。可能是在这一带找不到买家吧。
我心想可以在飮用火酒时使用,所以就按照老板的开价购买了。
另外又在其他几个露天摊位买了东西后,我们便前往目的地料亭。
不知道领队小姐是如何介绍我们,但兽娘们并未遭到冷淡对待,所有人都被带到包厢里享用了丰盛大餐。
主菜是装在一艘小船里的巨大虾类料理。除了制作精巧的小盘和小碗,色彩缤纷的蔬菜和水果也在经过调理后摆放上桌。
看来领队小姐确实已经告知过店家我们当中有人不能吃肉或吃鱼了。
倘若我要自己盖一间房子,真想雇用像她这样的管家或秘书。
「吃饱饱~?」
「很幸福,哟。」
肚子鼓起的小玉和波奇心满意足地这么说道。大概是吃得太饱而昏昏欲睡,两人从刚才就踩著摇摇晃晃的步伐。
由于晚餐吃得太多了些,我们便沿著港口散步一边往船上走去。
「蒸虾很可爱——这么告知道。」
「很漂亮的工艺呢。」
「味道相当出色,虾子的壳吃起来也是脆脆的绝妙口感。」
娜娜、露露和莉萨彼此交换著晚餐的感想。
莉萨的感想让人有些遗憾,不过对此我就大方地忽略好了。
「满足。」
蜜雅牵著我的手喃喃说道。
握住我另一只手的亚里沙则是很安静。
晚餐期间明明那么活泼,等到散步之后却又像烦恼什么一般表情凝重。
「是吃太多觉得不舒服吗?」
「——嗯,有一点。」
感觉实在不像她所说的那样,唯一想到的可能性就是午睡时作的梦了。
等到亚里沙愿意透露之后,她应该会主动找我商量吧。
我们吹著晚风一边缓缓走著。
反射于大河的天光和都市的灯光交融在一起,营造出至今从未见过的美丽景色。
我驻足静静欣赏这幅景色之际,露露彷佛极为感动般呼出一口气:
「好棒。」
「友军露露的评价——这么肯定了。」
这两人似乎都和我一样很喜欢大河的绝景。
或许是错觉,总觉得她们的目光并未停留在大河上……不过因为没有其他东西能让她评为很棒,所以大概是我误会了吧。
「差不多该走了——」
察觉到异样感,我往下方看去。
大概是我停下来好一会,小玉和波奇已经在莉萨的脚边睡著了。
由于两人都顶著鼓鼓的肚子,所以我并非让莉抱在两侧手臂下方而是指示娜娜和莉萨一人抱起一个。
「主人,有船在动。」
莉萨在我耳边窃窃私语般说道。
日落后的大河应该是禁止航行,会是哪里的船呢?怀著这个疑问我调查了地图。
——所属「自由之翼」。
「又是那些家伙吗。」
我的喃喃自语让刚才一直很安静的亚里沙产生反应。
「莫非是那些魔王信奉者?」
「嗯嗯,好像是。」
原本应该待在都市里的「自由之翼」成员,他们搭乘那艘船似乎要去什么地方。
倘若只是被治安机关追赶而出逃还无妨,要是出来实行什么阴谋诡计,就无法放著不管了。万一放任他们召唤出魔王来就会相当麻烦。
先针对船本身和看似地位最高的成员标上记号好了。
这个莫非和赛拉小姐被紧急信号召回有所关连吗?我怀著这个念头打开地图以确认赛拉小姐的状态。
——什么?
「怎么了,主人?」
目睹了过于震撼的情报,我无心回答亚里沙。
——状态「附身」。
这便是赛拉小姐目前的状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