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五卷
  5. 多尔玛一家
  6. 繁体版

多尔玛一家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或许是以前看过的电影印象太深刻,我听到搜山这个字就会联想到一群男人手持火把进入山中的情景。夜间进山实在是很危险。」
在距离古鲁里安市还有半天路程的街道交会点,我们和旧识的骑士再度碰面。
由于已经透过雷达事先察觉,所以早就做好万全的接收准备。
「是……是潘德拉刚勋爵吗……拜托,借我一匹马。」
拿著我递来的水壶如淋浴般疯狂喝水后,骑士这么告知。
他是我在穆诺市认识的年轻骑士希斯。
「我必须赶去报告太守,『神谕的巫女』被盗贼们练架了。」
——什么!赛拉小姐有危险了吗?
听到他口中「神谕的巫女」这几个字让我急忙搜寻地图,结果却发现赛拉小姐正平安地待在古鲁里安市。看来对方所指的另有其人。
「那么,请使用这匹马吧。」
我牵过娜娜骑乘的骏马缰绳递给他。
或许是对于我二话不说就交出马的举动感到意外,他表情有些错愕地接过缰绳。
似乎是一直穿梭于山中,他的骑士外套沾满草木的汁液,上面到处都是被勾破的痕迹。
「感谢。」
顶著疲惫的神情,他仍将拳头贴在胸前行了一个骑士礼再上马奔向古鲁里安市。
「对了,主人,这些盗贼要怎么处理呢?」
刚才在我与骑士对话的期间进行善后工作的亚里沙出声问道。
亚里沙的身后有三十名盗贼处于解除武装的状态被五花大绑,而且还在亚里沙的精神魔法影响下睡著了。
这群盗贼就是追赶神殿骑士的那些人。
至于路肩躺著的三具盗贼尸体则是刚才的神殿骑士所为。
透过雷达事先察觉这场追杀之后,我们就在预计和神殿骑士会合的地点做好万全准备迎战,将这些盗贼一网打尽。
明明是盗贼却装备得相当充实。除了青铜材质的铠甲和剑,居然还有四根火杖及雷杖这些军用的魔法道具,这一点让我有点在意。
「刚才的骑士大概会带著援军回来,麻烦的运送作业就交给他们负责吧。」
处置罪犯的工作还是交给当地的治安机关比较轻松。
想著想著,我一边调查起地图。
目的是为了从盗贼的基地救出「神谕的巫女」。
基地里的盗贼有十人,三男七女。被绑架的对象好像是四名男性和三名女性。
三名女性的名字中可以见到之前护卫赛拉小姐的女性神殿骑士。她大概是和刚才的神殿骑士希斯一同担任护卫「神谕的巫女」的任务吧。
我本来打算独自前往,但要救的人实在太多了。
还是带几个人去吧。会使用精神魔法的亚里沙是必要成员,加上莉萨之后再多挑一人前往好了。
「我要去盗贼的基地救出被害者。亚里沙、莉萨还有小玉,跟我一起走。」
相较于点头的这三人,一旁的娜娜、波奇和蜜雅三人却看似很不满。
「主人,请求同行许可。」
「波奇是不是没人要哟?」
「姆,要去。」
娜娜依旧面无表情,波奇泪眼汪汪,蜜雅则是鼓起了脸颊。
「我希望你们三人留在这里保护露露和马车。」
「接受主人的据点防卫命令。」
娜娜立刻点头同意,但波奇和蜜雅却反应不佳,我依序抚摸两人的脑袋再次劝说。
娜娜也迅速排在一旁,于是我同样一起抚摸。
「一个人留下来好害怕~有没有强大的剑士和魔法使可以保护我呢~?」
领会我的想法后,露露很善解人意地出言引导两人。
「波奇可以保护哟!」
波奇立刻就上钩了。
听了这番宣言,拉车马也用鼻子「嘶嘶」出声。
「当……当然,基和达利,还有纽和毕也会一起保护哟。当然扎德也一样哟。」
波奇急忙叫出马儿的名字,上下摆动著双手这么解释。
马儿则是一脸「哼,是我们要保护你啊」的表情再次「撕撕」哼鼻。
在这一幕上演之际,我继续尝试说服蜜雅。
「拜托你了,蜜雅。」
「——嗯,知道了。」
我蹲至蜜雅的目光高度这么拜托,搂住她的颈部拥抱之后,她终于肯接受了。
亚里沙「啊——!」了一声谴责,不过我就当作没听见。
用三层防御壁隔离盗贼后,我们便动身前往盗贼基地所在的山中。
几人在狭窄的山路上奔跑。当然体力太差的亚里沙就被我扛在肩上一起移动。
不久,树丛的另一端可以见到洞窟的入口。入口处有看似已经拦腰折断的结界柱形状物体。对方似乎是用那个来防止魔物靠近。
洞窟前有两名男盗贼在把守,如今恰好正在迎接外头归来的其他盗贼。
「收获如何?」
「只有两个小丫头跟寒酸的货物。」
面对把守的强盗这么询问,扛著大布袋的强盗表达了不满。大布袋里似乎装的是人质。
「驭手拋下小丫头逃进山里,那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已经追过去了。」
「希望他们可别忘记头目要求『活捉』的命令。」
「嗯,大概办不到吧。况且就算活捉回来一样会被头目凌虐致死啊。」
嗯,强盗的头目是个有拷问嗜好的变态吗?
将莉萨她们留在树丛里,我独自往盗贼们的方向悄悄靠近。
「没错。自从拿到那个奇怪的花瓶后,头目就变得愈来愈疯狂了啊。」
「你是说从那些紫袍人手中连同武器和火杖一起买来的那个?」
「我看果然是被诅咒的物品——」
这时我跳进疏于防范的这群盗贼之中,抢在对方反应过来前迅速打昏四名盗贼,至于想要吹响警笛的盗贼则是被亚里沙的「精神冲撃打」弄晕了。
剩下两名盗贼拋下大布袋准备拔剑却被我用前踢踹了出去,大布袋也在摔落地面之前及时接住了。
我发出信号叫莉萨她们过来,下令捆绑这些盗贼。
「没受伤吧?」
「咦?得救了吗?」
一名中学生年纪的少女从大布袋里被救出,整个人东张西望这么嘀咕道。
「姊姊————」
另一个大布袋里则救出了与亚里沙年纪相仿的小女孩,她在见到刚才的少女之后哭著拥抱对方。看来这两人似乎是姊妹。
「亚里沙,麻烦你照顾两人。我去侦察一下洞窟,莉萨和小玉就负责戒备从外头回来的盗贼。」
我这么告知后前往洞窟。返回的三名盗贼都在七级以下,莉萨她们应该就足够应付了。
我在地图上显示洞窟内状况,朝著营救目标的所在处而去。
遭绑架的人被集中在最深处的大房间里,盗贼的头目和担任副头目的女性好像也在一起。
与出发时相比,被绑架的人数有所减少。其中有三名男性似乎已经被盗贼杀害,动作必须加快才行。
剩下的六名盗贼里,四名女盗贼聚集在洞窟内的取水处,剩下的两人正在往入口移动中。
乘著拐弯的两名盗贼松懈之际迅速将其撃昏,我继续朝里面的大房间走去。
「唔——杀了我吧!」
盗贼头目所在的大房间里传出这么一个女性的声音。
我从入口将脸探进去查看,赫然发现了整个人被缭铐束缚在墙上的女性骑士。
女性骑士上半身的金属铠甲被脱掉,胸前铠甲的衬衣破损后露出单边的胸部。
由于下半身未被脱掉所以我判断事态不至于太紧急,先确认起周围的状况。
女性骑士的身旁坐著一名头发蓬乱的中年男人。他向别过脸去的女性骑士出示了某样东西,沉浸在卑劣的宜侵感之中。
一旁还有个衣著十分暴露、脸上浓妆艳抹的女盗贼。她俯视著女性骑士口中发出「嘿嘿」的低贱笑声。
其他被绑架的人都关在距离稍远的铁牢当中,目光无力地落在地板上。
大房间的角落处则是堆放著几具令人惨不忍睹的尸体。
好,看来没有陷阱,就速战速决吧。
「这么快想要寻死就一点也不好玩啦。再表现得更讨厌一点啊。」
「住……住手!别拿那个靠近我!」
说著完全暴露出人渣本性的台词,男人手中可见到一只翅膀被拿掉之后犹如小狗尺寸的蜜蜂。
根据AR显示,那是一种叫「腐肉蜂」的魔物,会在动物体内产卵,孵化之后的幼虫又会分泌腐败毒腐蚀宿主并当作食物。真是一种恐怖类作品里会出现的凶狠家伙。
「被这种蜜蜂刺中的人下场究竟会如何——」
我并没有眼睁睁看著年轻女性遭遇悲惨下场的嗜好,于是便从储仓里取出小石子投掷并破坏了腐肉蜂。
「——是谁!」
被腐肉蜂的绿色体液泼到的盗贼满脸怒容地转过头来。
我并未回答,只是平静地解决掉对方。
被小石子打穿四肢的两名盗贼倒地之后仍破口大骂已经算不上人话的恶毒言语,所以我踹了两人的肚子让他们安静。这样一来大概会持续昏迷半个小时吧。
我接著走向思考无法跟上突发事态,只是不断眨著眼睛的女性骑士。
「我……我记得你是穆诺男爵领的——」
我拿起附近的一块布遮住对方的胸部,然后用刀子破坏手腕的束缚物。
由于对方也在破坏腐肉蜂的时候沾到了体液,我又拿了水壶和毛巾给她。
「感激不尽,潘德拉刚勋爵。话说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我逼问了那些追赶年轻神殿骑士先生而来的盗贼,是对方告诉我的。」
我这么回答正在搜寻被夺装备的女性骑士,同时呼唤铁牢里的那些人。
「我是来救你们的。马上就可以出来,请再稍等一下。」
对发出虚弱欢呼声的人们投以微笑后,我在地图搜寻铁牢的钥匙位置。
看样子就在墙边的桌子上了。
「年轻的神殿骑士?那么你跟希斯在一起吗?」
「不,我请他前往古鲁里安市寻求支援了。」
一边回答女性骑士的问题,我走向满是垃圾的桌子。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桌上摆放的花瓶。
上面还绘制了眼睛和嘴巴的图案。
根据AR显示,这个附有盖子的花瓶好像叫「咒怨瓶」。
之前在穆诺市消灭的魔族声称复活「黄金陛下」需要邪念壶,而这似乎就是它的亚种了。看来收集怨念和负面感情的行动曾经在许多地方进行过。
入口处的盗贼所提到的「让头目变得奇怪的花瓶」必定就是这个了。
要是打开盖子可能会受到诅咒,我于是赶紧将它没收在储仓里。
等抵达公都之后再请特尼奥神殿的圣女大人帮忙解咒好了。
既然很快就找到钥匙,我便动手救出铁牢里被绑架的人们。
「已经没事了哦。」
「谢……谢谢你。」
我协助带著小婴儿的二十五岁女性离开牢房。
最后的一名男性脸部肿胀,一只手臂好像还骨折了。
「好严重的伤。」
「他是为了保护我们而遭到盗贼痛殿……」
「保护自己的女儿和妻子是理所当然的吧?」
因疼痛而扭起嘴唇的男性这么苦笑道。
一开始对于他为何未被杀害而感到纳闷,但在确认过AR显示里的身分后就恍然大悟了。
他好像是公都上级贵族的一员。
大概是为了要勒索赎金才让他活下来的吧。
看在伤势严重,我拿了一瓶治疗骨折的下级魔法药给对方。这是最近比较用不到的最高品质魔法药。
「这是魔法药吗?抱歉啦。」
男性收下后就像分到一杯水那样随口道谢,然后喝下了魔法药。
「哦哦,好厉害!这药真棒,已经痊愈了!」
男性对于药效发出了惊叹声。
「我叫多尔玛。这边是我的妻子哈尤娜和女儿玛尤娜。若是来到公都请务必造访西门子爵家。
我以西门家的名誉保证将会隆重款待。」
「原来是子爵家的人吗——」
记得多尔玛先生的老家西门子爵家应该在公都有经营卷轴工房才对。
能够和这位现任子爵的弟弟攀上关系或许是算是喜出望外的幸运吧。
至于他的女儿玛尤娜就是「神谕的巫女」了。
我投以微笑后,她发出了「啊呜」的好奇声音。
身处在这种地方居然不会哭闹,以小婴儿来说实在胆量过人。
面对多尔玛先生的自我介绍,我也向对方介绍了自己。
「穆诺男爵领的家臣?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位远房堂兄弟有贵族的家臣。远房堂兄弟他身体还硬朗吗?」
他和穆诺男爵似乎是亲戚关系。穆诺男爵曾经提过自己出身于公都,所以这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
就在与多尔玛先生客气地交谈之际,后方忽然传来哈尤娜女士的尖叫声。
尖叫的原因好像出自于女性骑士的复仇。
滴血的剑尖处可以见到滚落在地的盗贼脑袋。
杀害手无寸铁的人固然让我不敢苟同,但在目睹了大房间里堆积如山的尸体后,这对女性骑士来说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报复行动吧。
尽管希嘉王国的法律里对于杀死盗贼并不会问罪,不过还是容我说句话。
「——怎么?你想说这么做违反骑士精神吗?」
「我并不是要阻止您杀死盗贼,不过请避免在众人面前肆意杀生。」
「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
对方听了我的话之后收剑入鞘,开始在房间角落穿戴铠甲。
真是的,不要搞得这么血腥好吗?
我让救出来的这些人和地面的莉萨她们会合,自己则是去擒下洞窟内的女盗贼,然后回收战利品及确保移动手段。一切完成后,我决定返回大家等待的场所。
我所确保的移动手段为载货马车、类似河马与恐龙混合体名叫钝步龙的使役兽,还有外型像迅猛龙的走龙以及其他几匹马。
「主人,这只走龙真是出色。动作相当敏捷。」
「『快速转身』也都操纵自如喵~」
莉萨和小玉对走龙赞不绝口。或许是亚里沙教她的,小玉说话时带了奇怪的「喵」语尾。
被走龙脖子挡住视线的小玉站在鞍鞯上进行操作。明明是肉食动物,性情却相当温驯的样子。
在坐上钝步龙拉动的载货马车之前,我将战利品中找到的秘银短剑及行李袋交了出来。
「哦哦!这是刻有我们家徽的短剑!」
「果然是多尔玛勋爵您的物品吗?」
由于在AR显示中得知是对方的东西,所以我事先还给对方。
「真是太感谢了。这样一来回到老家之后总算还有脸去见大哥。实在感激不尽,潘德拉刚勋爵。」
「叫我佐藤就可以了。」
「那么佐藤先生,本次的恩情等到了公都之后——」
多尔玛先生在此停顿一下,然后有些尴尬地一口气说了下去:
「尽管和担任家主的大哥不同,我的手头并不宽裕,但在社交界也算是挺吃得开。相信一定可以帮上忙。」
我并不希望在社交界亮相,于是拜托多尔玛先生一路上为我解说公都的事情。
抵达前的这段期间,最令我高兴的就是双方约定好参观公都的卷轴工房一事。
「对了,既然你的兴趣是收集卷轴,是否需要这些呢?这两卷已经使用,但这个『追踪箭』的卷轴还未用过哦。」
「我可以收下吗?」
「嗯嗯,当然了。虽然完全比不上这把短剑的价值,还希望你能够笑纳。」
我感激地收下了多尔玛先生从行李中取出的卷轴。
之后我使用「追踪箭」将其登记魔法栏后,发现性能几乎就和「魔法箭」一样,只是额外具有追踪目标的机能,所以使用起来应该很方便。
与钝步龙这个名字相反,其速度就跟驴子一样快,于是我们得以抢在前往求援的神殿骑士返回之前和露露她们等待的马车会合。
◆
神殿骑士带来的人马为太守的骑士和随从总共三十人。
其中的二十四人为了猎杀盗贼的余党已经分兵进入山路。
「那么,接下来就拜托了。」
「是!护送盗贼的任务请包在我身上!」
耿直的老随从面带可靠的笑容这么保证道。
以他为首共计六名骑士和随从负责运送被我们所捆绑的盗贼。
这些人被放在脚程缓慢的钝步龙所拉动的货车上,至于其他载不下的人似乎就用绳子绑起来拖著走。
这在地球可能会被控诉虐待俘虏,但这个世界的盗贼并没有人权,所以盗贼们也乖乖照做。毕竟只要说一声「不」就会瞬间被砍掉脑袋,所以大家都很害怕。
言归正传,我在脑中甩开这些罪有应得的盗贼,径自走向我们的马车。
小玉和波奇在那里骑乘走龙,莉萨、娜娜、蜜雅则是骑在马上等待著。
波奇、小玉和蜜雅三人大概是对小婴儿相当感兴趣,不时往马车里面窥探。
庆祝完劫后重逢的神殿骑士们也骑著马待命当中。
「主人!这是莉萨给我的哟。」
认出我来的波奇骑在走龙背上这么开心笑道。
看来莉萨还是优先选择了自己的爱马。
「主人,亚里沙和其他人都已经坐上马车了。」
我向驾驶台上这么报告的露露回答一声「知道了」便坐进马车。
「露露,出发吧。」
「是的,主人。」
最近露露的驾车技术大概有所进步,起步时已经很少猛然加速了。
「第一次坐到这么好的马车。」
「嗯,软绵绵的。」
「很棒吧~椅子是最近才终于变软的哦。」
之前救出的村民姊妹坐在我和亚里沙对面的座位上显得相当开心。
「唉呀~真是一辆很舒适的马车呢。就和我们家的马车一样舒服。」
「您能够满意,我深感荣幸。」
坐在马车最后方的备用座位上,多尔玛先生很好奇地打量马车内部。
「这个一定相当昂贵吧?」
「别说了,多尔玛。」
对于多尔玛先生这番不太高雅的发言,坐在一旁的哈尤娜女士这么责备道。
刚才还相当安静的小婴儿玛尤娜突然嚎啕大哭。
根据AR显示对方好像肚子饿了。由于哈尤娜女士做出敞开胸前衣物的动作,我于是将目光转回前方。
倾听著小婴儿哭泣的背景音乐,我们在大河沿岸的街道上一路前进。
原以为要彻夜赶路直到抵达古鲁里安市为止,但在两名神殿骑士的建议下就选择在中途的村庄过夜。
据说夜晚的街道会出现从大河里爬上来的魔物,所以很危险。
我在确认地图后发现这并非事实,大概是迷信吧。
「呃——不好意思,这么多人突然跑过来。」
「不……不会,没有这回事。」
面对多尔玛先生的轻松语气,村长却是用走调的紧张声音回答。
公都的上级贵族之一和神殿骑士毫无预警地出现在这里,他会有这种反应也在所难免吧。
大概以为我们是过来找女人,我从地图上发现村里的女孩子都被藏在距离村长家很远的仓库里。
真不知道该恼怒对方的失礼,还是应该为了打扰对方一事而致歉。
总之明天出发的时候就送他一些适当的金钱当作谢礼吧。
「实在很对不起,要让各位待在这种地方……」
「是集会场吗?」
「是的,大小足够款待各位的房间只剩下这里了。」
紧张得语法错乱的村长带领我们进入村长家旁边的平房里。
里面有个大约十五坪左右的房间,一群年老的女性正在准备设宴。
待波奇和小玉的肚子开始咕噜噜叫之际,准备好的料理终于端上来了。
每个人面前都是加了「豆子、沙丁鱼乾、香菇」的汤以及用「香话和山菜」制成类似大阪烧的食物,还有在同样的盘子里各放了一小尾烤鱼。
「耶~是大餐哦。姊姊。」
「好……好像祭典一样呢。」
在我眼中是很寻常的农村飮食,但对于如这对姊妹般的普通村民基准来说似乎是相当高级的餐点。
我、露露和蜜雅吃起来分量刚好,不过对其他孩子们就稍嫌不足了吧。
事实上,波奇和小玉也正在东张西望地看著料理。
「对了,佐藤先生。」
「什么事?」
村民姊姊轻轻拉了拉我的袖子。
「我们没有钱支付这样的大餐哦。」
「费用就不用担心了。这是我请客,放心享用吧。」
「啊,嗯。」
我告诉这位爱操心的少女没有问题,然后催促她返回座位。
多尔玛先生和两名神殿骑士似乎并不忌讳和平民或是亚人同桌用餐。
「只有粗茶淡饭,真是抱歉……」
「偶尔尝尝寒酸的食物也无妨哦。有东西吃就可以了。」
「多尔玛!这样对准备食物的人太失礼了。」
听到多尔玛先生毫无顾忌的发言,一脸慌张的哈尤娜女士这么斥责道。
发现村长和前来帮忙的那些老婆婆表情都很僵硬,我于是出言化解:
「我的同行者失礼了。各位的心意我们会怀著感恩之心享用。」
「您……您过奖了。」
或许是错觉,总觉得村长误认为我就是那位公都的上级贵族了。
由于多尔玛夫妇是普通的旅行者打扮,身穿精良长袍的我会被当成贵族也是无可奈何的吧。
事实上唯独我的面前多了一盘菜肴。稍后再分给想吃的人吧。
「好,来吃吧。」
刚才还声称是寒酸的食物,多尔玛却搓著手第一个抢先开动了。
吃饭的速度就像个缺乏营养的儿童,但毕竟是贵族所以动作还算优雅。
哈尤娜女士和村民姊妹迟了一些也跟著开动。这三人吃得都相当快。
「「「开动了。」」」
我那些孩子们也伴随亚里沙领头的一声开动后开始享用。
尽管菜色比平时粗糙却没有一个孩子在抱怨,顶多只有蜜雅和小玉互相交换鱼肉和蔬菜而已。
直到中途为止都是很寻常的用餐景象,但小玉和波奇的样子却有些奇怪。
今天的食物很少所以她们都细嚼慢咽地品尝,但仅吃完了一半就在自己的盘子和抱著小婴儿的哈尤娜女士之间目光来回游移著。
喀哒一声挪开椅子,这两人忽然站起来拿著自己的盘子走向哈尤娜女士。
——怎么了吗?
「分一半~?」
「一半给你哟。」
两人都将自己的盘子递给哈尤娜女士。
怎么回事?她们的表情都十分郑重,应该说很痛苦的样子。
「喂喂,就算食物再怎么不够,总不能去吃亚人奴隶的剩饭吧?」
多尔玛先生的骂声并非特别大,但出现的时机很不凑巧地让其他人听得一清二楚。
听了这句话,小玉和波奇的耳朵沮丧地垂下。
「多尔玛!我一直都叮咛你,开口之前要先替对方考虑一下吧!」
哈尤娜女士站起来,火冒三丈地痛斥多尔玛先生的发言。甚至还动手了。
脑袋被敲了一下的多尔玛先生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抬头仰望著哈尤娜女士。
虽然很想抗议他的发言,但既然哈尤娜女士已经代为训斥过,我也就很不争气地取消对他的回骂。
这个国家对身分有著严格的区分,所以站在多尔玛先生的立场来说或许是理所当然的反应,不过两人的善意遭到辱骂实在让我很不服气。
以后不再叫他多尔玛先生了。今后我在脑中对他的称呼就是大叔。
哦,别管大叔了,还是先看看波奇和小玉怎么样。
「怎么了吗?」
「不多吃一点小婴儿会死翘翘~?」
「没有奶奶小婴儿会哭哟。」
听不太懂,不过刚才东张西望的原因就是这个吗?
话说回来,由于小婴儿在路上一直哭号,所以她们大概误以为对方肚子饿了吧。
「主人,在前任主人那里的时候,曾经有一位带著小婴儿的豹头族女性。由于食物很少所以无法分泌母乳,小婴儿差点就饿死了。当时还是我们亚人奴隶各自分出一半的食物。这两人想必还记得很清楚吧。」
「原来如此,小玉和波奇真是善良呢。用不著担心,你们两个尽量吃吧。」
听了莉萨的解释后我恍然大悟。倘若是兽娘们的前任主人,的确很有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哈尤娜女士抚摸两人的脑袋称赞「谢谢你们替我操心」,至于大叔则是搔搔头对著空气抱怨「怎么连一杯酒都没有啊」。
村里的人似乎听见了大叔的催促,却没有任何人予以回应。
小玉和波奇听了我和哈尤娜女士的话之后便点点头回到自己的座位。
用完餐后——
「对不起,刚才我的丈夫真是冒犯了。」
「痛痛痛!哈尤娜,我已经在反省了,不要拉我的耳朵好吗?」
「不行哦。要向这些孩子们道歉才肯原谅你。」
顶著笑盈盈的表情,生气的哈尤娜女士带著大叔前来让他道歉。
「佐藤先生,抱歉辜负了你的奴隶一番好意。」
「找错道歉对象了吧?」
「唔,双方都是贵族时就该这么做哦。况且刚才不是说了吗?亚人奴隶大多都不乾净,要是共用食物染上奇怪的疾病就危险了。你身为母亲如果染病,玛尤娜也会被传染哦?」
原来如此,是顾虑到小孩子对于细菌的抵抗力太弱吗?
「两位请不要吵架。我接受多尔玛先生的道歉,关于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是吗?听你这么说真是高兴。」
我和大叔只同行到古鲁里安为止。
虽然会利用他和卷轴工房之间的关系,但今后还是小心一点不要让他和我家那些孩子们接触吧。
毕竟要是教坏小孩子就不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