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四卷
  5. 新的姓氏
  6. 繁体版

新的姓氏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现代日本的一般家庭普遍拥有姓氏,不过在游戏中似乎也有企划者像肥仔那样以太过麻烦为藉口,乾脆就不帮普通人加上姓氏了。」
消灭魔族后我将红色外套的兜帽向后拉开,在众目睽睽下展现金色长发和银面具之后沿著主大街飞也似的朝正门奔去。
金色假发和银面具的构造仅仅是奔跑的话还不至于掉落,所以没有问题。
在正门处,还有数百只哥布林正在战斗并试图入侵市内。
话虽如此,那些哥布林似乎也只是为了躲避市外大显神威的森林巨人罢了。
「■■■ ■ ■ 急膨胀。」
蜜雅的水魔法在正门前将这些哥布林推回门的另外一端。
蜜雅的身旁是亚里沙和娜娜,正门旁有兽娘们和卡丽娜小姐。哈特和许多民兵们一起待在市壁的楼阁上,露露则在旅馆房间内尽自己的使命。
娜娜的盾牌挡下门外哥布林投来的石头,亚里沙的精神魔法「精神冲击打」接著击倒这些哥布林。
因蜜雅的魔法而掉入市内的哥布林,则是由兽娘们和卡丽娜小姐负责打倒。
其他民兵们在后方等待随时掩护四人。
我快速跑过咕噜一声喝下魔力回复药的蜜雅身边,闯入城门前方。
『卡丽娜小姐!』
「什么人?」
「——我是勇者。」
面对这么盘问的卡丽娜小姐,我用腹语术技能装出浑厚的声音回答。这个声音是刻意模仿了配音员NAKAJI JYOTA。
我穿过吃惊的卡丽娜小姐身旁,用「短气绝弹」魔法击垮门另一端的哥布林,将双手放在变形的钢铁门上。
猛然一用力后,钢铁门就像捏糖人一样逐渐变形。
不到一秒钟,门的缝隙就不复存在。虽然样子有点丑,不过之后交给那些工匠整修就行了。
我回到一脸惊讶的卡丽娜小姐和我家那些孩子的面前,吩咐卡丽娜小姐帮我传话给男爵和妮娜女士。
「小姑娘啊,告诉男爵大人,领内的魔族已经全数消灭了。」
我刻意用了不同于佐藤的口吻。
说完后,我往楼阁上一跳。虽然能够一次跳上去的话很帅气,但我是藉由与外墙一体化的塔身墙壁作为踏脚处,以三角踢的要领上了楼阁。
「守得很不错。之后交给你们了。」
我在哈特的身旁落地,这么慰劳他。
接著摊开手指,单手伸向眼前的哥布林降下倾盆般的「短气绝弹」蹂躏对方。
对付脆弱的哥布林,魔法是最有效率的。
民兵间不时传出惊讶的鼓噪声,但我并未理会而是用「短气绝弹」和「魔法箭」彻底扫荡市外的哥布林。
用地图确认除了森林巨人周边之外的漏网之鱼后,我又以「魔法箭」逐一狙击。
这时我才第一次知道,这个魔法的射程竟然有两千四百公尺。
将正门外的一千四百只哥布林和两百具活尸体全数击溃之后我便离开现场。至于魔族制造的怨灵似乎一个也不剩了。
我将刚才告诉卡丽娜小姐的内容同样向哈特告知,并叫他前去向男爵报告。虽然会导致
情报重复,不过这也是为了让卡丽娜小姐和哈特两人直接返回城堡而不是前往探望佐藤。
我跳向市外,在众人的面前离去。
在那之后,卡丽娜小姐和哈特果然如我所料并未探视佐藤而回到了城堡。
前往市外的我为了回收魔族所说的「邪念壶」而来到穆诺市七公里外山中的盗贼基地。
被盗贼袭击的官僚们和护卫都惨遭杀害,值钱的东西全被搜刮一空。
犯下这些恶行的盗贼们在好奇心驱使下似乎打开了「邪念壶」,导致所有人都面带恐惧的表情离奇死亡。
倘若放著不管很可能会变成不死魔物,我于是用「陷阱」制作较深的直坑将盗贼放入其中以「小火焰弹」火葬。
最后把「邪念壶」回收至储仓,我便离开了现场。
当然,盗贼累积下来的财宝也一并回收。这些就当作重建穆诺市的资金吧。
我返回夕阳照耀的战场。
穆诺市周边被改造成活尸体的遗体及魔物的尸体,在下沉的夕阳照耀下令人深感世事的无常。
我稍微默哀之后准备离去,却猛然察觉到一点。
就这么放任的话可能会产生尸毒。
记得以前看过一部穿越时空回到战国时代的小说,里面就描述了村民因为了帮忙收殓遗体而丧命。
——这时候就要仰赖作弊级的地图和储仓了。
我在地图上标记遗体和魔物的尸体,将它们设定为在雷达上出现黄色光点。
然后我循著雷达的黄色光点穿梭于整个战场,当遗体或尸体进入收纳范围时便统统回收至储仓。
不知往返了多少次,当黑夜笼罩战场的时候终于全数回收完毕了。
……真是累人。
魔物的尸体还好,遗体就应该归还给市内的那些家属才对。
我在储仓内将遗体按照生前的所属分类,利用「陷阱」魔法制作深七十公分左右的坑洞将其排放在内。
要火葬还是土葬,之后就交给家属决定吧。我默哀一会后便离开现场。
做完这些费力的工作,我乘著黑夜潜入市内,回到旅馆里大家所等待的房间内。当然。勇者的扮装和称号已经解除了。
「我回来了。」
「欢迎您回来,主人。」
以莉萨为首,众人都在祝贺我的归来。
「欢迎回来~」
「我们很担心哟!」
大概是一直都在担心我,波奇和小玉爬上我的身体不断用脸颊磨蹭我的脸。
放心之后或许又觉得想睡,她们就这样倚靠著开始昏昏欲睡,所以我摸摸两人的脑袋让她们躺到床上。
「主人,这个。」
我收下露露递来的万纳背包和圣碑。为了不让入侵正门的魔物在市内扩散,露露一直在这个房间内发动圣碑。
「你做得很好呢,露露。」
我这么出言慰劳向幕后功臣,并轻抚她的头发。
露露看似有些自豪地浮现微笑。
「勇者?」
蜜雅倾著脑袋喃喃道。
她应该想问我其实是个勇者,而旅行商人的身分只是幌子吗?
亚里沙小声告诉我:「蜜雅在我透露之前就已经看穿你的身分了哦。她说是精灵告诉她的。」这倒是无妨,不过说话的时候不要舔耳朵好吗?
所谓的精灵就是树精吗?
之前我在「摇篮」里带著勇者的称号找上树精帮忙脱困,大概是那个时候被看出来的。下次见面的时候得拜托她不要到处宣传。
「主人为了解救蜜雅所以和前主人战斗,获得了勇者的称号和圣剑——这么解说。」
娜娜代替我向蜜雅解释。
与事实有点出入,但蜜雅似乎很满意这个说明,所以就这么看待吧。
毕竟现在觉得有点累,懒得再仔细说明一遍了。
「主人,供给魔力这么请求了。」
「抱歉,明天早上再供给,你暂时用魔法药撑一下吧。」
换成平时的话会给她奖励,不过今天实在没那种心情。
听了我的回答,面无表情的娜娜就彷佛被拋弃的小狗一般散发沮丧的气息。
我吩咐大家保密我身为勇者的事实后,今天就这样在门前旅馆过夜了。
波奇和小玉似乎还不知道我是勇者的事情。
我犹豫是否要告诉她们,但莉萨和亚里沙则是劝我等到两人长大之后再说,所以我决定保密至有必要说明的那一天。
毕竟今后应该也不会卷入类似这种骚动,所以没有问题。
另外,据说森林巨人们在我前往消灭盗贼的时候就返回大森林里,使我未能够向他们打个招呼。
◆
隔天早上,在前来迎接的卡丽娜小姐带领之下,我造访了穆诺城谒见室。
「佐藤,身为一名父亲,我深深感谢你救了卡丽娜的性命。而身为一名领主,我也要谢谢你为讨伐魔族一事做了重大的贡献。」
在穆诺城,男爵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这么对我说。
话说感谢的顺序竟然颠倒了。果然是个疼爱女儿的男爵。
在这之后妮娜女士也加入行列,屡次感谢我解救了男爵领的危机。
而在男爵的全权委托之下,妮娜女士提到了解救领地一事的奖励问题。
「那么,虽然之后才会论功行赏,但你的功劳实在大太,光赐予勋章是不够的。说到在这个男爵领的权限之内能够给予的奖励——」
妮娜女士的发言让卡丽娜小姐泛红脸颊。瞥了这样的卡丽娜小姐一眼之后,妮娜女士环视我身后的女孩们:
「——就是美女或爵位了。你想要什么?」
妮娜女士所提供的奖励当中之所以没有大笔金钱可供选择,大概是因为穆诺市的金库已经见底了吧。
照这样下去,我有种预感会进入娶卡丽娜小姐为妻的路线。
我很中意卡丽娜小姐的容貌,但倘若娶她为妻,就必定要一辈子为了振兴穆诺男爵领而努力,最终埋骨于此地。
我希望自己能够无拘无束地游历这个世界。
「实在很抱歉,我两者都不需要。有勋章就很足够了。」
「好一个无欲无求啊。」
妮娜女士对我头来疑惑的目光。
卡丽娜小姐的表情黯淡,不过此时必须狠下心忽略对方。做人可不能八面玲珑。
「我并非没有欲望。我的心愿是能够亲眼看遍这个世界。不能为领地服务的贵族就连垃圾也不如吧?况且我现在娶妻的话也太年轻了。」
「既然已经成年,娶妻应该没什么好奇怪的吧?难道后面那些女孩不是你的妻子吗?」
妮娜女士这么发问的瞬间,后方那些孩子身上顿时散发出惊人的压力。
这时候还是学习那些后宫系的主角佯装迟钝吧。
「是的,我们大家就像一家人,当中没有我的妻子。」
感觉身后传出失望的叹息,而卡丽娜小姐则放心地松了一口气。
「那么,卡丽娜小姐如何呢?虽然稍稍过了适婚年龄,但却是个安产型的美女。一定可以生下健康的小孩哦?」
妮娜女士的失礼发言让卡丽娜小姐面带不悦,在听到后面那句「美女」的称赞后又红著脸。尽管有些可爱,不过要是表情有所松懈,就会被妮娜女士逮住机会,所以我藉助无表情技能撑了过去。
索露娜小姐则是站在哈特身旁面带从容的表情。
「身为平民,岂能奢望迎娶男爵千金——」
我说到一半时发现索露娜小姐对著我笑,所以就修改了措辞。
好险好险,差点忘记她的男朋友哈特是个平民了。
「对我而言实在是不胜惶恐。况且我在游历世界的期间并不打算结婚。」
「这样啊……」
妮娜女士手抵著下巴似乎在思考什么。
然后向一旁的男爵附耳说悄悄话,似乎取得了男爵的同意。
「好,佐藤。我们决定封你为名誉士爵。」
「妮娜大人——」
我正想反驳妮娜女士,但却被对方伸手制止了。
「我无意让你负责领地的工作。你的任务是以穆诺男爵领家臣的身分巡视各地。」
嗯?意思是让我收集各地的情报吧?
「当然,这并非叫你从事间谍的工作。」
——原来不是。她究竟想要我做什么?
抢在我开口之前,妮娜女士便先发制人:
「只不过,以穆诺男爵领家臣身分巡视各地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我听不太懂,妮娜大人究竟希望我怎么做?」
由于觉得很莫名其妙,我便开门见山地询问。
「你知道穆诺男爵领被谣传为『被诅咒的领地』吗?」
「是的,虽然不知道原因为何。」
我对妮娜女士这么点点头。
「据说造访此地的贵族必定会遭遇不幸。穆诺男爵之前也有许多贵族自称是此地的领主,但他们全都死于非命或离奇身亡了。再加上穆诺男爵就任后以客人身分造访的贵族也都表示身体不适或卧病在床,屡屡遭逢不幸。就因为这样『被诅咒的领地』传言便不胫而走。」
前者好像是赛恩或其部下在暗中作怪,后者大概是想要入侵都市核之室结果遭遇赛恩留下的诅咒。
「那么,我的任务就是四处宣传『穆诺男爵领相当安全』了吧?」
「正是如此。倘若不能澄清谣言,也就无法招揽拥有贵族身分的人才了。」
妮娜女士上下点头同意我的话,然后继续道:
「而且授予你爵位是有其必要的。倘若对于一个立下如此大功劳的人只授予勋章,要是我们被外人传为小气的领地就伤脑筋了。当然,我并不认为你会到处宣扬此事。不过,总是有人管不了自己的嘴巴。」
妮娜女士叹了一口气耸耸肩膀。
「好了,你不用那么如临大敌。名誉士爵并不算什么。不仅是贵族中的最下级,也会被那些世家贵族当作假贵族看待。不过,对你来说应该很有用处吧?」
见我想不出有什么用途,妮娜女士得意一笑:
「先不说这个领地和欧尤果克公爵领,北方领地对亚人的歧视可谓根深蒂固吧?一旦你成为名誉士爵,平民就会将你视为贵族大人看待。也就是说,你的奴隶也会被当作贵族的所有物而慎重对待。比起普通平民的待遇应该更好才对。」
这真的很有吸引力。仅仅不会被拒绝投宿就很有价值了。
到头来这成为主因,我便同意接受穆诺男爵所赐予的名誉士爵爵位。
◆
从那天起我们被安排了穆诺城里的房间,直到叙爵仪式的期间要在城堡内区住,不过日子过得还真是多采多姿。
向妮娜女士讨论堡垒遗迹和逃亡农奴的事情,却不知为何居然被转让成属于我的别墅和佣人。
被要求帮忙逮捕犯下重罪的士兵以及寻找盗用公款的官吏所藏匿的财产。
偷偷将等同于穆诺侯爵隐藏财产的金币用「银面具勇者」的名义捐献出去。
寄出信件告诉圣留市的洁娜关于在堡垒遗迹里消灭怨灵一事。
全额出资请女仆小姐们帮忙制作维多利亚时期的女仆装,结果被她们当作制服采用了。
和露露一起向城堡里的主厨学习料理的基础,为了答谢对方,便藉此推广炸鸡块和美乃滋之类的食谱。
莉萨她们前往消灭盗贼团以作为实战训练,最后像战记游戏的主角那样降服义贼行径的盗贼团并招入领军。
为招募劳动力在穆诺市内开辟加波瓜农地,以提供魔物的肉等粮食和一堆空兵舍作为条件雇用了贫民窟的居民。
和波奇及小玉一起在索露娜小姐的茶会上倾听具有勇者研究家身分的穆诺男爵相关的见解。
尽管没有在魔法店里获得新卷轴,但得知男爵的远房堂兄子爵经营著国内唯一的卷轴工房,于是便请男爵帮忙写介绍信。
另外,还有借用无人使用的工房进行各种作业和制作新的马车。
乘坐使用许德拉素材的滑翔翼前往巨人之村,并且携带烘烤的整只喷射狼以及在穆诺市购置的木桶希嘉酒当作礼物答谢对方。
消灭之前鼬人族渔夫所委托的魔物并收下作为报酬的船。
回程顺便经过的小木屋里留有狗头人少女的感谢信以及报酬青钢大剑,得知对方顺利采掘了青晶。
最后是消灭在穆诺市前方河川上游制作水坝的魔物,将水流恢复至原状。
这样一来,穆诺市前方的农地也更便于耕作了。
至于当前的粮食问题,妮娜女士表示因为有魔族执政官为吸引哥布林而在城镇上大量种植的加波瓜,所以只要妥善分配的话应该可以撑过这段时期。
另外,我还向妮娜女士请教关于贵族爵位的许多知识。
之前就很疑惑的爵位高低问题果然与我的知识相符,是子爵的地位比男爵高。
仅限于一代的名誉贵族表面上似乎和永世贵族受同等的待遇,所以高低排序应该就是子爵、名誉子爵和男爵了。
那么,说到为何穆诺男爵的执政官会是妮娜名誉子爵,主要好像因为穆诺男爵的身分是「领主」。
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是因为希嘉王国惯例上并不讲究领主的爵位高低,一律都可以享受伯爵以上的待遇。这想必是由于「都市核」的缘故吧。
而且,这一次「掌控了都市核」——据妮娜女士所言,「成为真正领主」的穆诺男爵已经确定会在下一次的王国会议上正式升爵为伯爵。
这样一来,像这种复杂的颠倒现象也会解除了吧。
◆
「关于你的姓氏,有什么要求吗?」
「姓氏吗?」
决定授予我名誉士爵的十天后,我被找来妮娜女士的办公室里要求挑选一个作为名誉士爵的姓氏。
据妮娜女士所言,一些紧急的事情终于处理完毕,如今可以开始准备我的叙爵仪式了。
「名誉贵族只能维持一代吧?还需要姓氏吗?」
「的确只有一代,但接连好几代被封为名誉贵族的家族却比想像中还多哦。」
对于妮娜女士的回答,我点头道:「是这样吗?」
「虽然是仅限于一代的暴发户贵族,相较那些贫穷贵族或没落贵族却更加有钱。毕竟有些领地甚至可以用金钱购买爵位,孩子的教育费用也十分充裕哦。」
从一堆文件后方传来的这个声音,出自前来帮忙妮娜女士处理文件的亚里沙。
重新就任执政官的妮娜女士首先就是整顿纪律,使得领政府的人手不足。
根据亚里沙的说法,她最初只是把文官的失物送过去,但见到大家忙碌的样子便心生同情,开始帮忙事务文件的分类工作。
就这样从分类转变成帮忙处理事务文件,最终获得相当于妮娜女士辅佐的地位。亚里沙好像特别擅长会计事务的样子。
「亚里沙是否有帮上忙呢?」
「嗯嗯,我简直想让她留下来担任执政官辅佐了。」
「哎呀,不行哦。我已经将身心都奉献给主人了。」
面对想要眨起单只眼睛却失败的亚里沙,我摸了摸她的脑袋。
「叫你立刻做决定也太过勉强吧?给你两、三天考虑一下。」
「建议可以用『橘』哦。」
记得亚里沙前世的姓氏就是「橘」。
「那就敬谢不敏了。」
「说得也是,印象中应该已经有『橘』士爵了。若要确认姓氏能否使用,就询问一下文官尤尤莉娜。她在王立学院里研究纹章学,对这方面比我更清楚。」
「知道了。选出几个候补姓氏后我再进一步确认。」
妮娜女士说毕便回到处理文件的工作上。
尤尤莉娜应该是那个褐发绑有辫子,看起来个性格温和的寡言文官。
我向亚里沙说了一声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我在走廊上前进一边思考,不过怎么样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姓氏。
虽然也想过用我的本名铃木,但这样一来就变成「佐藤·铃木」,不禁要让人吐槽哪一个才是姓氏,所以还是先自重吧。
从佐藤这个角色名来看可以知道我取名字的方式相当随便,于是我便决定向大家徵求点子以筛选出比较像样的姓氏。
「乌龟~?」
「乌龟先生很美味哟!」
首先是到最近的男爵家私人房间里询问小玉和波奇,不过她们似乎连「姓氏」是什么意义都不知道。
这两人都在索露娜小姐的身旁吃著类似酥炸鱼骨的点心。真是非常朴实的茶点。
这个房间里只有三个人。男爵正在隔壁的办公室里和明天以前的文件奋战当中。哈特则是跟莉萨和娜娜一起在市内进行巡逻。
「姓氏吗?这个嘛,如果你愿意娶卡丽娜,要继承多那诺的姓氏也无妨哦?」
索露娜小姐有些顽皮地这么说道。多那诺这个姓氏是男爵继承穆诺的姓氏之前所使用的旧姓。
穆诺男爵也拥有多那诺准男爵家的爵位,所以将来和索露娜小姐或卡丽娜小姐结婚的人就会继承姓氏和爵位。
「那太不敢当了,还是容我拒绝吧。」
「嗯,卡丽娜真是前途坎坷呢。」
在窃笑的男爵千金目送之下,我离开了房间。
「不好意思,可以借过吗?」
「啊,士爵大人!」
「来来!您请进!」
我请聚集在蔚房入口前的女仆们让出一条路,然后走进其中。
「哎呀,欢迎回来,士爵大人。」
「欢迎您归来,主人。」
正在和主蔚盖尔德女士一起炸东西的露露转过头来。
「颜色很漂亮呢。不过火稍微强了一点哦。要是不调弱一些,外表就会焦黑了。」
「啊啊,对不起。」
我代替露露调整火的大小。
在我被妮娜女士找去之前,我们三人正在用猪肉制作炸猪排。
「用看的竟然就能知道温度呢。」
我向有些傻眼的盖尔德女士回以微笑,然后将猪排放在沥油的网子上。
用菜刀切成一半,确认内部已经熟透。虽然外表的面衣变得黑漆漆,不过好歹还可以吃吧。
「怎么办?要让那些没吃饱的女仆们解决掉吗?」
「是的是的!就算稍微失败也没问题!」
「只要是士爵大人的料理,无论什么都好!」
我将放有酱汁和美乃滋的盘子递给其中一名女仆。
虽然觉得炸猪排不适合沾美乃滋食用,但对于已经迷上美乃滋的女仆们来说却是完全听不进去。
「太好了——每个人两块哦。」
「真好吃~」
「等一下,艾莉娜!不要一个人沾那么多美乃滋。」
「再吵的话就不给你们试吃了哦!」
「「「对不起,盖尔德女士!」」」
向你争我夺的女仆们一声斥喝之后,盖尔德女士开始和露露一起准备下一批的炸猪排。
我也在一旁帮忙,同时和露露讨论姓氏的问题。
「姓氏吗?那么库沃克如何呢?」
库沃克是亚里沙和露露从前的国家名,也是亚里沙还是公主时候的姓氏。
「库沃克不太妥当吧。好像在向侵略库沃克王国的那个国家挑衅。」
「不行吗……对了!不,没什么。」
似乎想到什么的露露说到一半就停住了。难得有新的点子,我于是催促下文,结果她建议使用「渡」这个姓氏。
「这是我曾祖父的姓氏。虽然出身于非常遥远的国家,但在我出生的库沃克王国除了贵族以外是不能冠上姓氏的,所以就不再使用这个名字。」
——佐藤·渡。
总觉得好像会念成SATORI,但并不会太差。
「不知道是否会采用,不过就当作候补方案之一吧。」
「是的!」
我这么告知后,露露开心地回答地并露出可爱的微笑。
嗯,露露今天也是个美少女。
对露露和盖尔德女士传授如何做出美味炸猪排的秘诀之后,我走向在院子里演奏音乐的蜜雅。
穿过许多床单随风飘动的后院,我前往位于男爵私人空间深处蜜雅最喜欢的树荫底下。
托穆诺市的都市核似乎还能使用之福,接著数日的气温都很暖和宜居。
「佐藤。」
「嗨,蜜雅。」
蜜雅在阳光照射处有小动物的围绕之下演奏鲁特琴,在发现我过来之后回头。
被蜜雅的动作吓到,小鸟和松鼠都匆忙逃走。
「嗯。」
蜜雅对此似乎毫不在意,膨松地拍了拍自己的身旁示意我坐下。
我试著向蜜雅询问姓氏的问题。
「波尔艾南。」
……那个与其说是蜜雅的姓氏,根本就是氏族的名字吧。
「氏族的名字不能拿来用哦。精灵之村的高层会生气的。」
「姆。」
面对不满地鼓起脸颊的蜜雅,我送出试作的可丽饼以讨她的欢心。
由于在制作奶油的过程中我发现可以生产生奶油,于是就立刻烤了可丽饼试试。
而且也弄到了发粉,我打算在穆诺城的烤箱可使用的时候挑战制作各类糕点。
蜜雅大口咬著可丽饼,一边告诉我能用来当作姓氏的各种植物和动物名称,不过每一个都不是很贴切,于是我答应会放入候补名单当中便离开现场。
「主人,我们回来了——这么报告道。」
「主人,我们把加工完毕的羽毛拿回来了。」
娜娜和莉萨两人下马后向我报告已经归来。
我将用来制作羽毛被的鸟羽毛交给市内的工匠负责处理。
因为羽毛不够我便和前锋成员一起沿著主街道消灭盗贼一边猎杀飞鸟。
「嗯嗯,谢谢你们。」
「软绵绵的真舒服。」
娜娜享受著袋子里装满羽毛的触感。
我试著向两人提出姓氏的问题。
「推荐『长崎』。这是前任主人的姓氏。」
「『基修雷希嘉尔扎』如何呢?这是我的氏族名,应该没有人这么叫过。」
娜娜和莉萨分别这么发言道。
——佐藤·长崎。
——佐藤·基修雷希嘉尔扎。
不太有共鸣感呢。
这时有几名士兵走了过来:
「莉萨小姐、娜娜小姐,我们现在要开始训练,要不要一起——还有士爵大人,您是否一块参加呢?」
前来的是一个名叫佐图尔的男人。
这个佐图尔是我和莉萨一起讨伐盗贼时遭遇,经过一番苦战后打倒的对手。
他在与莉萨的一对一交手中取胜,甚至是个与前锋成员四人势均力敌的二十五级老手。
他和他的部下因为无法忍受魔族宰相的残忍命令与同事们的腐败而出走,以护卫领内通行的商人及承接村落和城镇的委托消灭魔物为生。
尽管与其说是盗贼更像是佣兵团,不过在误中了将其视为眼中钉的腐败官僚设下的陷阱之后,他们就沦落为遭到通缉的盗贼。
如今他的部下也都重新就职为男爵领的士兵。
很遗憾,由于无法立刻恢复骑士的身分,所以他现在还只是一名士兵。
「不,我现在有事,就先不训练了。」
「下次一定要来啊。对了,见到哈特的话请转告他过来练兵所一趟。」
我将训练莉萨和娜娜的工作交给手中紧握著单手剑的他,承诺会代为转告哈特之后便离开现场。
「姓氏吗?我住的村里子没有贵族,所以也不懂什么姓氏。」
向餐厅里的哈特询问姓氏的问题后,他这么回答我。
现在的哈特并非勇者,而是以见习随从的身分为穆诺男爵效力。
因为前几天在接触大和石之后,终于证明他并非勇者。
至于那把假圣剑朱「拉路」霍恩经过物品鉴定之后也得知是一把被诅咒的魔剑,于是便收进位于穆诺城地下的封印库。
因此,目前他腰上配戴的是普通的铁剑。
失去勇者身分的哈特与索露娜小姐之间的感情依旧未变,据说为了能够迎娶对方为妻,正在以正骑士为目标特训当中。
每天过著从文官和索露娜小姐那里学习用字遣词和知识素养,然后由佐图尔阁下灌输剑术和兵法的充实日子。
「找到了!今天一定要让你一起参加训练!」
『哈特先生也在,真是太好了。』
顶著一身士兵的上衣和裤子打扮,卡丽娜小姐出现在餐厅里。
「你又翘掉礼仪老师的课跑来训练吗?」
「才……才不是。今天是战斗训练的日子。」
妮娜女士为卡丽娜小姐安排的教育课程中并没有战斗训练。
顺带一提,所谓礼仪老师就是索露娜小姐了。
「要不要试著找卡丽娜小姐商量一下呢?」
「找我商量?」
在哈特的催促下,我不报期望地向卡丽娜小姐询问关于姓氏的问题。
「你为了姓氏的问题在烦恼吗?那么,我有一个不错的名字。」
「是什么样的名字?」
「『潘德拉刚』如何?是勇者大人的名字哦。俄里翁·潘德拉刚。」
在附近用餐的辫子头萝莉文官忽然插嘴道:「不好意思~」
是刚才妮娜女士所提到的文官尤尤莉娜。很少见到寡言的她会主动开口。
「那不是虚构的人物吗?」
「是啊。在我最喜欢的故事里是个勇者大人。乘著龙四处旅行,跨越众神准备的七大试炼,最后打倒大魔王的英雄事迹。」
把亚瑟王和希腊神话都混在一起了。
「乘著龙吗?」
「是的,并非飞龙这种翼龙,而是红龙威尔斯。」
记得亚瑟王的父亲好像名叫潘德拉刚,是屠龙英雄吗?
似乎很不错的样子。毕竟我也持有王者之剑,把名字改成亚瑟之后就成了亚瑟·潘德拉刚了。
在这之后,我足足烦恼了两天时间终于决定好姓氏。
◆
「■■ 叙爵。」
我在穆诺城举行叙爵仪式的房间里由穆诺男爵授予贵族的阶级。
状态的阶级栏变成「贵族【士爵】」,而所属则是「希嘉王国穆诺男爵领」。
截至昨天为止的三个勋章也都记载于状态的赏罚栏里。当然,为了穿著礼服时易于辨认,也存在实体的勋章。
刚才的「叙爵」过程中未能获得技能,大概是因为那是利用了「都市核」机能的仪式魔法吧。
「佐藤,触摸这块大和石以确认仪式是否成功吧。」
「是。」
这一次,我在触摸大和石之前变更了交流栏的数值。
尽管有些靠不住,但毕竟有了一个势力作为后盾,所以我增加了等级和技能之类对外公开的数据以利于今后的活动。这方面是我前几天和亚里沙讨论后所决定的内容。
叙爵仪式结束后,我家那些孩子和男爵千金姊妹在妮娜女士的带领下进入室内。
最后进来的人是文官尤尤莉娜。
「那么,开始。■■ 命名。『佐藤·潘德拉刚』。」
绑著辫子的文官尤尤莉娜神情紧张地使用命名技能。
>获得技能「命名」。
在大家的见证之下,我增加了新的名字。
由于主选单的交流栏不会主动变更名字,所以我便自行变更。
之后透过大和石确认,我获得了新的身分证明书。和平民使用的不同,文字是刻在银制的金属板上。
「呵呵呵,卡丽娜·潘德拉刚吗?这样也不赖呢。」
尽管听到耸动的发言,但还是装作不知情吧。由于音量很小,应该只有拉卡和拥有顺风耳技能的我才听得到。
「亚里沙·潘德拉刚吗?虽然很像亚瑟王,不过语感不错。」
带著浅笑的亚里沙嘴角不断抖动著。
「呵呵~真希望有一天被人称作露露·潘德拉刚。」
——露露,你也有份啊?
当然,露露的发言和卡丽娜小姐同样都是喃喃自语。除了我之外没人听到。
「波奇·潘德拉刚哟。」
「小玉·潘德拉刚~?」
波奇和小玉绕著我周围跑来跑去这么祝福道。
要是我有翅膀,大概就会这样飞上天吧。
「主人,您真是太帅气了。」
莉萨擦拭眼角浮现的泪水,感动至极地这么低语。
「姆,波尔艾南。」
蜜雅似乎还不死心,脸上带著不满的表情。
「『主人』或『主人,潘德拉刚』。请问该称呼哪一种?」
面对娜娜的问题,我回答:「叫我主人就好。」
「那么,佐藤·潘德拉刚士爵。今后请多指教了。」
「是的,妮娜·罗特尔子爵。」
接过妮娜女士伸来的手,我们彼此握手。我这才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里也有握手的习惯。
口头上在称呼爵位时似乎不会加上「名誉」二字,而自己报上名号时就得说「我是佐藤·潘德拉刚士爵」。
握著我的手,妮娜女士又给我出了一道题目:
「接下来就是在出发之前决定好纹章了。」
这次是纹章吗……
从隔天起,我便向男爵和管家学习社交界的知识,以及接受尤尤莉娜关于纹章学的指导。
不用说,这段期间里也获得了「社交」和「纹章学」的技能。
另外,新的纹章我决定图案为一条龙抱著长枪一般的笔。
魔族企图复活的「黄金陛下」虽然令我在意,但复活所需的邪念壶已经封存于储仓内,希望在经过公都的期间至少能确保安全。
当然,对方或许会在特定的地方复活,所以在那之前就先做好各种准备吧。
我的异世界生活从明天起似乎也会很忙碌——
■ 交流栏的状态 ■——————————
姓名:佐藤·潘德拉刚
种族:人族
等级:三十
所属:希嘉王国穆诺男爵领
职种:无
阶级:贵族【士爵】
称号:无
技能:
「剑术」「弓术」「格斗」「投掷」「回避」「调理」「算数」「炼成」「制作魔法道具」「市场行情」「杀价」「社交」「纹章学」
赏罚:
「穆诺男爵领苍辉勋章」
「穆诺男爵军一等勋章」
「穆诺市民荣誉勋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