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五卷
  5. 终章 御雷神与弗莱恩
  6. 繁体版

终章 御雷神与弗莱恩
2017-06-22 20:26:25

		

屈起后脚,以「坐下」姿势等待的十公尺级巨狼,反倒让我觉得有点可爱。这想必是经过先前那场杀气腾腾的战斗,使我内心无意识地追求起疗愈的结果吧。
当加姆幽灵以充满知性的蓝色眼眸俯瞰我们时,任务达成后的事件也随之展开。
『真没想到,吾竟会输给怎么看都只能当活祭品的人类啊。凭一股执着撑到现在,或许吾自身也面临极限了吧。』
这娓娓向他人诉说、又像是独自的台词,令众人都放下武器,抬头仰望巨狼。
『直到爱这棵树的人能再度目睹花开之前,树下总有尸首堆积如山,根部吸吮鲜血,让花朵能持续绽放下去。然而,吾之身躯已无法再继续守候下去了。』
至今仿佛一直在遥望远方的加姆幽灵躯体,化为有颜色的烟雾逐渐瓦解。
即便渐渐失去轮廓,巨狼的亡灵最后还是凝视着玩家们,留下这番话。
『看来,就只剩交由大自然去守护一途。年轻的【桃藤花的树】,并不属于任何人。但愿当某人归来时,这个世界已被树上的花朵所覆盖——』
Raid头目还来不及把最后的话说完,便消失在众人眼前,同时游戏的讯息栏也出现更新。
——【R任务:桃藤花的巨狼讨伐3/3】——
任务完成——成功报酬、任务初次达成奖励
看到这项资讯,我才有种真的已经结束的感受。根据其他讯息内容,我们会在三分钟后被强制传送回一般区域,但这样的时间已经很足够了。
话说回来——
「真是的,缪也太莽撞了吧。我光是看你冲出去就已经紧张到全身发抖,希望你以后别再这样了。」
当塔克被击飞、还有缪为了补上最后一刀而单独冲出去时,我的心脏都快停止了。
以我个人的立场而言,像这种惊悚度满点的任务,短时间内最好别来第二次。
「嗯唔,因为我想亲手超越Raid头目这项障碍呀!姊姊应该要夸奖我才对吧。」
「云还有缪,该准备回去啰。一般区域那边的战斗现在不知道进行得怎么样了。」
「什么嘛。我刚才又没说错话。」
尽管我很担心塔克与缪,但这两位比起我的关心还更加沉浸在完成任务的喜悦中。像这种时候我只能以成熟的处事态度,耐心等待他们冷静下来,反正之后还有检讨会。
「因为时间很短,我就快速进行啰。首先是关于任务的报酬,通常报酬一件,初次攻略的奖励两件。大家都检视过了吗?」
赛伊姊姊以清澈响亮的声音通知大家关于任务报酬的事。我也在她的催促下自所持道具栏内搜寻任务奖励。
报酬有植物的幼苗、以狼意象为装饰雕刻的淡紫色全身铠甲,以及一只手环,上头的图案是绕了许多圈的藤蔓以及七片藤花瓣。
全身镗甲是把六个部位的防具全都一体化的套装,所以只算一件。
此外,有七片藤花瓣的手环当中有三片花瓣是淡桃色的,所以我觉得应该是象征桃藤花没错。
「报酬有哪些道具呢?」
「铠甲跟幼苗,以及手环饰品。」、「我的是强化素材的狼牙与斗篷,还有一本书。」、「我是幼苗跟幼苗跟幼苗。」、「竟然还会重复喔?而且三项都一样也太好笑了吧。我的是手环跟盾以及……」
报酬内容似乎并非所有人都一致。光就我听到的,一共有七种道具,会在这七种里面随机抽选。当中有两项属于初次攻略的额外奖励,所以至少得打四次才能拿齐所有东西吧。
为刻意激起玩家们想碰运气的心理,设计成无法一次就凑齐奖励的形式,我觉得是很高明的安排。幸好,我自己想要的东西都拿到了,所以不造成影响。
「好,那么马上就要传送出去啰。」
因为已经没时间了,御雷神不禁拉高音量。
不一会,传送马上展开,我确实抓好手中的弓,心里也做好了一传送出去的瞬间就要立刻迎击的准备。
下一秒我感觉到一股脚底踩空的飘浮感,但仅从数公分高的地方落下后,就返回了之前所在的一般空间。这么一来我们就从那个完全相异的世界回到正常游戏里了。
在我们返回的地点不远处,有盘腿而坐的弗莱恩,以及站在周围守护他的其余PK们。至于包围在更外圈的,则是任务即将开始前赶来支援的我方玩家。
在双方大眼瞪小眼的情势中,弗莱恩站起身。
「哈哈!我已经等很久了,你们这群家伙。」
「什么嘛,你竟然还在啊。我以为你在我们进行任务时就已经被打倒了。」
对随口挑衅的御雷神,弗莱恩以鼻子轻笑道。
「我这边早就收拾干净了。【福煦猎犬】的蠢材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剩下的,就只有我们而已。」
此时包围在外圈的玩家有一人试图砍向弗莱恩,但警觉到的其中一名弗莱恩护卫立刻反击回去,那玩家的HP瞬间消失了。
即使我方包围在外圈的玩家人数占优势,却没人敢以自身为诱饵积极排除这群PK,因此陷入了胶着状态。
「为什么?你们明明同为PK公会的伙伴却要自相残杀?」
「什么伙伴?别说傻话了。」
弗莱恩以插进鞘内的细剑敲敲自己肩膀,开始自行公布幕后的真相。
「我只是利用他们来砍更强的家伙罢了。然而,蔑视日渐强大的生产职集团,实在是一大失策。没想到竟然有人知道我是PK后,还敢接下我手中的这把剑。因此在你们变得比现在更棘手之前,只好由我们亲手送上西天。你们的经验值,想必很美味吧。」
弗莱恩咧开嘴笑了,另一个在活动第一天晚上跟我交手过的PK,这时边叹气边吐槽道:
「这种事有什么好开心的啊?本来我们就对占领区域或任务报酬毫无兴趣。况且,由于对逐渐扩大的公会管理不周,导致PK的品质下降,才会引发这回的骚动。我们【地狱烈火队】之所以会被拿来跟【福煦猎犬】相提并论,就是因为有恶质的PK鱼目混珠之故。唔,不过反过来看,同样也有是战斗狂人的家伙跑去加入【福煦猎犬】就是了。」
「你很啰嗦喔,托比亚。别讲那么多废话了,我只要抱持愉悦的心情,跟强大的家伙进行具有挑战性的战斗就非常满足了。」
PK公会的会长弗莱恩与副会长托比亚两人,直接就在我们面前随口抬杠起来。
大概是察觉到我射出愕然的视线吧,正在与弗莱恩斗嘴的托比亚笑着朝我挥挥手,我只好用僵硬的表情对他挥回去。
该怎么说呢,我对他们已存有极恶PK的刻板印象,没想到实际上只是一群内心单纯的战斗狂。如此庞大的反差与毫不拖泥带水的宣言,甚至让我感受到弗莱恩身为领导者的魅力。
同样身为公会领袖,而且也一样洋溢领袖魅力的御雷神,此刻正在一旁空挥着武器,想必是在暖身。这些家伙的一举一动未免也太帅气了吧——我在内心咕哝着。
「那么,既然约定好了就得履行承诺。我就换上刚才取得的稀有装备,跟你交个手吧。」
一眨眼,御雷种身上的装备就完全改观。从原本以高级布料及皮革制造的防具,换成了淡紫色带有狼图腾的全身铠甲。
「好,可千万别被我轻易打倒喔。」
「那应该是我的台词吧。【地狱烈火队】的会长弗莱恩,这是你和我第三度的对决了。」
双方分别举起长棍与细剑。
「你们这些家伙!少来碍事!这是我和御雷神的单挑!」
「在比赛(任务)中大获全胜的我们,难道会输在对决(PK)吗?不可能!不管是任务或PK我们都会获胜!其他人别插手!」
连个比赛开始的信号都没有,两人在眨眼之间就缩短彼此距离,相互用武器攻击起来。
每当棍棒与细剑发生碰撞,就会发出两者材质不应该出现的声响。
穿着全身铠甲、理应会感受到不少重量的御雷神,却跟外观完全相反,以流畅的动作及蛮力弹开了对手的攻势。
相对地,习惯霸王硬上弓战法的弗莱恩,这回判断比蛮力会输,便采取野兽般的动作压低重心,躲在对手难以处理的高度不断出手攻击。
彼此都将短兵相接的过程控制在最小限度的范围内,即便如此,还是能看出两股激烈的力量在正面冲突,且双方实力不相上下。
「那两个人,感觉都很开心呢。」
「你干么?找我有事吗?」
托比亚的视线盯着那两人的战斗,同时对我出声道。我个人因为曾和这家伙交手过一次,但又拿他束手无策,所以感到有些排斥。艾蜜莉小姐也察觉到我们的对话,朝我这边靠过来,不过托比亚不理会她继续说:
「从今天起,【地狱烈火队】就正式解散了。」
「啊?你们不玩OSO了吗?」
「不是,是暂时先把公会解散,之后再以同样的名称重建。把至今为止的骚动全都清算掉,这一次,我们只收愿意忍受弗莱恩任性的同伴。」
「……原来如此。不过,可别再给他人带来困扰喔。」
「那恐怕很困难吧。只要弗莱恩任性,我们就会跟着任性。一旦他感到厌烦了,就会毫不踌躇地离去。所谓来者不拒,去者不追,只要想做什么就自由自在地去做。他不会否定,也不会干涉。听起来好像非常爽快对吧……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觉得这个公会待起来舒服。」
眼前这位PK以若有所思的目光,描述着弗莱恩这个人。
顺着他热切专注的视线望去,力气比拼逐渐被压过的弗莱恩,却依然像个小孩子般愉悦地享受着战斗。
——PK,这是一种不被规则束缚,取而代之却必须负担风险的自由模式,我领悟到了投入其中的玩家身影其实也是这游戏的一部分。
于是,所有人都默默无语地守候着这两人的单挑。
彼此从一开始就压根没想过回复之类的手段,而是上演着可以说是在玩命的战斗。
这时,弗莱恩展开行动。
「——《杀刃》!」
终于来了!被逼到绝境的弗莱恩发动了这一发逆转的必杀技能。
他以压低重心的姿势,送出朝上突刺细剑的一击。这锐利的攻势仿佛自动吸入了对手头盔与铠甲间的缝隙,只见御雷神以最低限度的动作闪避,还反过来利用闪避时的快速旋转来了个回旋踢,正中弗莱恩的腹部。
弗莱恩几乎是在地面翻滚且弹了好几下才重新站稳,并再度朝御雷神杀过去。
「唔喔喔喔喔喔——《杀刃》!」
他利用碎步与假动作愚弄对手,想赌赌一发逆转的机会。
结果他逮中了御雷神来不及反应的一瞬间,对准镗甲缝隙施放攻击。然而遭遇这必杀的技能,御雷神的HP却只停留在普通的损伤范围内。
御雷种并没有放过弗莱恩愣住的这个短暂空档,以蛮力将地面整个粉碎,再对倒地的弗莱恩做出骑态压制的姿势,令他无法动弹。
「好,这么一来就是你输了。我听说你们好像会使用某种没有风险的自杀技是吧?不过这次劝你别来那招,像个大人乖乖认输吧。」
「还用得着你废话。可恶,到底是谁啊?用自杀技回避风险的家伙。皮最好给我绷紧一点。」
说完,弗莱恩「呼」一声放松了气力。
我瞪了隔壁那实际使用《牺牲倒数》这种自杀技来回避风险的人物一眼,结果托比亚发出啊哈哈哈的干笑声,躲开我的视线。
「跟前两次单挑差真多。你到底做了什么?」
对于用脚踏着自己持细剑的手腕,还以棍棒抵住喉咙、彻底封锁他行动的御雷神,弗莱恩要求公布答案。
「简单说,就是任务报酬的铠甲啰。」
这是御雷神也拿到的其中一项报酬。我立刻打开自己的所持道具栏,检视装备的数值。
冥狼的守护铠【防具】
DEF+30 追加效果:【防御属性:不死】【刚力】【封锁技能】
狼意象的全身铠甲,是模仿Raid头目——加姆幽灵造型的一种装备,防御力本身其实并不高。
然而,它的追加效果却非常好用。
「这种防具的追加效果,就是给穿的人增添不死怪物才有的不死属性。用斩击类的攻击对不死怪物威力会变差,加上它们本来就是已经死掉的家伙,『必杀』之类的技能一点意义都没有吧。」
「哈,既然如此,只能用打击、火、光属性来攻击啰。除此之外就是回复系。」
嗯,关于这件装备的特性,真的只能算是机缘巧合。御雷神耸了耸肩。
不仅如此,这装备还拥有大幅强化物理攻击力的【刚力】追加效果,搭配同样是物理攻击上升类的天赋,御雷神的力气才会超越弗莱恩。
最后,就是会封印装备者一切技能、武技,感觉一无是处的【封锁技能】了。但其实在对人战或PVP当中,不施展容易造成我方破绽的【武技】反而比较安全,在这回御雷种跟弗莱思交战的过程中,这项效果就没给御雷神带来什么困扰。
「也动太多歪脑筋吧。可恶,你这个,怪力女……」
弗莱恩一埋怨,御雷种就毫不留情地对准他脑门来个狠狠的打击,几乎要把他的头给劈开。躺在地上无路可逃的弗莱恩脑袋吃了这钝重的一击后,剩余的HP也全没了。
在所有人的关注下,PK们一确认是同伴弗莱恩输了,就长长吐了一口气,随口说着「撤退~那么,抱歉打扰了」便打算离去。
然而这种轻松写意的口气,却被御雷神喊了一声慢着给打断。
「玩得很愉快吧。你们那边的人打算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庆祝啊?」
「嘎?我们可是PK耶,刚才你才跟我们的公会会长单挑过。到底在胡说些什么啊?」
「这点我一点也不在意。好吧,随你们自由参加。」
「呃,可是我们老大已经挂了……」
这样真的妥当吗?该怎么办才好——托比亚露出一脸这样的表情,还用力搔头苦思。
这时候,御雷神对我投来充满期待的视线。
「唉,真没办法。我知道啦。」
「拜托你啰,小姐。」
说了好几遍,别叫我小姐啊。我一边在内心抱怨,一边站到躺在地上的弗莱恩面前,使用了一瓶药。
「喂喂,难不成……」
伴随桃色特效一起复活的弗莱恩身影,让PK们个个瞪大双眼。唉,我随便就掏出昂贵的复活药让PK复活,搞不好会被他们当成大怪胎呢。
「痛死我了。就说你是怪力女,普通人哪会做到这种程度?」
「别用什么怪力女称呼女性好吗,说那种话会被补上最后一击也是活该。」
御雷神的回答混入了若干私怨,但既然弗莱恩刚才已认输,就没有必要再打下去。至少目前是这种情况……
「我们接下来来拼酒好了。喂,把目前在线上的人统统拉过来热闹一下吧。」
「你在开玩笑……看来不是。好吧,我就陪陪你,直到我喝腻为止。」
不知不觉中,把陌生人都拉进来的任务达成庆功宴开始了。
料理配上把酒言欢。这场自由参加的宴会,延续了战斗刚结束后的亢奋感,举目所及,成年玩家以PK们的临时挑战赛当配菜下酒,而刚人手的任务报酬交易大会也同步进行着。
●
「喂——酒和菜还没好吗~」
「现在就端过去。可恶,为什么我得负责这种事啊!」
我把装在大盘中的料理送到一群醉鬼面前,同时猛烈吐槽道。
返回第一城镇后的我们,把剩下的小吃摊食物一扫而空,当作即席的前菜,至于其他还想吃的菜色就得由具备【料理】天赋的玩家一同生出来了。
「呼呣。这次的菜色似乎也很美味,那我就先干一杯。」
「呼哈!果然烧酒配炸的东西最棒了。」
「我个人偏好啤酒。只可惜厨子……喂,我们公会里推几个人出来,现在就给我学【料理】天赋!」
这边是能喝酒的成年组。包括御雷神以及PK的弗莱恩。此外,不知从哪打听到有宴会的库洛德也自己跑来了,三人都各自享用自己喜爱的酒类以及炸物。
唉,只是一如往常地,下厨的工作又落到了所有会【料理】天赋的玩家头上。
【地狱烈火队】的成员中还真的有希望取得这项天赋的人现身,也有些人是想趁机学会高效率的天赋养成法。
「喂~刚才在忙的人可以交班啰!因为我从生产公会找了会【料理】天赋的人手来帮忙。」
「玛琦小姐,谢谢你。」
这下子我总算能喘口气了。看见我脸上浮现放松的笑容,玛琦便朝这边挥挥手,还叫我不必在意。
「我们也只是想凑凑热闹而已呀。生产职主办的活动一结束,同伴们都想开个庆功宴,所以就顺便跑来了。况且……大家都很爱这种祭典的气氛哩。」
「就是说啊。」
果然,各式各样的玩家都有。
有些人把今天刚取得的任务报酬拿去交易或标售,甚至还有人专程跑来观赏那些道具。
弗莱恩以外的【地狱烈火队】成员则开始进行超认真的对人战演练,最后还演变成街头快打。
至于堪称弗莱恩心腹的那名男性PK,也参加了临时举行的马路对战,另一位亦为弗莱恩左右手、表情温柔的女性玩家,则从我这里学习【料理】天赋。
「对了,话说回来,你们收集到的素材比我想像中还要好呀,真叫人兴奋。」
玛琦眯着眼,观察在竞标中价格不断飘涨的加姆狼牙,这也是Raid任务的报酬项目之一。
能做为装备强化素材的这项道具,身为生产职玩家应该会非常感兴趣。
「真的真的~话说回来,云云,你想把幼苗做成弓吗?」
坐在玛琦隔壁的利利,手上拿着串烧如此怂恿道。
【桃藤花的幼苗】是Raid任务报酬之一,它既是素材,也是栽培用的道具。已经有好几名玩家委托利利,将幼苗制成法杖了。
然而对此我早已有定见。
「不好意思,我打算拿去栽种。」
「我就知道~你想稳定获得【复活药】的材料吧。对于具备【调药】天赋的人而言,拿去种一定很有吸引力。」
「那,云云,你还拿到了什么奖励呢?有没有云云可以用的东西?」
「我好像都不太能用耶。」
其他就是跟御雷神一样的特殊装备全身铠甲,以及手环类的饰品。
关于铠甲的说明,刚刚透过御雷神与弗莱恩的战斗已经描述得很清楚,但另一项报酬就完全不同了。
那只手环造型的饰品,具备某些颇有意思的效果。
桃藤花的树藤蔓【饰品】(重量:3)
DEF+5 MIND+5 追加效果【限定复活:3/7】
手环是参照堪称任务象征的桃藤花之树制作,能让装备者拥有暂时性的复活技能。
效果很限定,就是手环上有颜色的花瓣数量,用了一次复活技能就会少一片花瓣,但每天都可以重新恢复一片。花瓣的数量上限为七片。
对已经有桃藤花幼苗的我来说,这种具备复活技能的饰品,在将来使用机会想必不多吧。
「——所以啰,大概就是这样。以我的立场而言,其实还更想要第二株桃藤花幼苗呢。」
「贪心不足蛇吞象!」
「唔哇!?缪,别吓人好吗。」
缪冷不防在我背后大喊一声,害我吓得回过头。只见她有点泪眼汪汪,皱起光滑的眉间狠狠瞪过来。
「手环可是人家很想要的报酬说……塔克他得到了想用在武器上的强化素材,赛伊姊姊也透过交易拿到斗篷跟幼苗,能好好充实法师用的装备,就只有我没有!」
啊——塔克那家伙运气总是很好啊。至于赛伊姊姊,因为有读心晶片的干扰所以不容易中奖,但似乎也透过交易解决了。
「想要的话,我可以跟你交换嘛。」
「真的吗!?太棒了!我最喜欢姊姊!」
拜托,叫我哥哥。虽然很想吐槽,但我还是被迫打开了交易画面,立刻看见缪把道具塞过来。
交易的内容,是拿缪的书换我的手环。结果我因为好奇,还是先问了一下缪打算怎么处理这个我觉得没啥用处的手环——
「拜托,这个虽然次数有限,但能够使用复活的魔法耶!复活因为也算是回复类的魔法,所以只要一用就能比普通的治疗赚到更多经验值!也就是说,这种手环也属于升级道具的一种!」
听缪以亢奋的口气说完后,我们这三个生产职都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原来还有这种用法啊,佩服佩服。
缪踏着蹦蹦跳跳的步伐跑回露卡多她们那边了。我望着她的背影,不禁觉得她果然还只是个小孩子。
就像这样,众人恣意喧闹,仿佛在举办第二次的大型活动,而年纪较轻的玩家都早早告退了。日后我才听说,那些成年组的玩家好像喝酒狂欢到很晚。
而当天大家正随心所欲地享乐的同时——
「你这家伙……是远藤吧。」
「你你你、你在说什么呀?剑士塔克。」
「不用装了,我在保护你的时候,魔法余波掀开了面具,让我看到了你的真面目。想瞒我也没用。」
艾蜜莉整个人的背后好像突然多了一大块黑影,没想到竟然这么轻易就让塔克识破她现实世界的身分。这么一来,艾蜜莉也没有必要再遮遮掩掩,如今她正坐在我身边朝四周张望。
「不知为何,完全无关的人也混了进来呢。」
「因为大家都喜欢热闹的气氛啊。」
当中也有些人只是刚好路过,所以就跑来吃了点东西,跟大家聊聊天再走。
例如,我们附近的人也是——
「……对了,蕾缇雅,莱娜,阿尔,你们跑来做什么啊?」
「哈嗯哈嗯……咕嘟,云小姐,艾蜜莉小姐,欢迎你们回来。」
「啊,云小姐,艾蜜莉小姐,辛苦了。」
「辛苦你们了。」
三人合力,将剩下的食物一扫而空。不过主要还是进了蕾缇雅的肚子。
随后,阿尔跟莱娜的表情顿时变得开朗起来,凑过来对我报告一件事:
「请听我说!我们创立了公会喔!」
「是属于我们的公会喔!因为之前一直有人拉我们,简直烦死了,但仔细想想,我们根本没必要去加入别人啊!」
哼哼!莱娜自豪地挺起胸膛。喔,原来如此啊,我懂了。
「真亏你们能取得【公会证】呢。」
「那是我在市场挖宝找到的。其实还满便宜的呢。」
蕾缇雅对我微微歪着脑袋,仿佛在问,怎么样?想吃吗?并把炸物拿给我,但我婉拒了。
「我们的公会名叫【新绿之风】!虽然还没想好要做什么,但公会会长已决定是蕾缇雅小姐了,我们则是成员!因为现在只有我们三人,副会长暂时还不需要,不过总有一天我会变强,成为大家都认同的副会长!」
莱娜显得斗志昂扬,但公会的副会长可不是只看等级而已。就拿赛伊姊姊与库洛德来说,冷静与办事能力难道不也是必要条件吗?不过也罢,既然会长是蕾缇雅,公会的气氛想必不会太差吧。
我跟艾蜜莉一同回以「加油吧」的勉励,接着就下线了。
很快地,又过了一阵子——
「唔——好像整修得太过火了,不过应该不打紧吧。」
我拿之前下注的奖金为【加油工坊】进行改装。每次要增购土地价格都会比之前上升,所以意外之财就是要用在这种地方,我在能看到田地的方向增设了天窗与木造露台,此外还添购了桌椅,营造一个能举办茶会的优雅小空间。
为了完成这个理想,我存下的钱还不够,得卖掉手边的复活药等才能挤出预算,看来得更加妥善规划财产了。不过这是题外话。
不仅如此,在木造露台正前方的田地,我种下了桃藤花的幼苗,小树一转眼就抽高了。
「真美啊。」
仿佛靠在树干上坐着的利维,以及在树下追着自己尾巴绕圈奔跑的柘榴,这两只还不时仰望垂下的花朵。
藤蔓与花在微风的吹拂下,将沙啦沙啦的舒服声响送入耳际。
即便目前在现实生活中是寒冷的冬季,游戏里依旧能享受暖和的日光浴。
「哎呀?呼呼,云同学。我只是来探望近况,没想到你居然睡着了。」
我没睡,还醒着呢——虽然想这么回答,但身体却没遵从意识,双眼依旧阖上。
正当我趴在露台的桌上睡觉时,主动出声叫我的,想必是艾蜜莉小姐吧。
她温柔的语调更增添了我的睡意。我记得这游戏一旦检测到玩家的脑波因疲劳或某种原因而陷入睡眠状态时,就会暂时让玩家的意识休息,也就是把脑袋关机。
然而,我明明置身于网路世界中,却觉得腋下与膝盖附近有什么温暖的物体。
在意识切断前,我仿佛听到一声狼号,如梦似幻。
──────────────────────────
——状态——
名字:云
武器:黑乙女长弓
副武器:玛琦的菜刀
防具:CS No6黄土创造者(外衣、内衣、躯干、腰部)
饰品装备容量极限 2/10
·朴素的铁戒指(1)
·替身宝石戒指(1)
──────────────────────────
持有SP 23
【弓Lv40】【长弓Lv14】【千里眼Lv5】【敏捷上升Lv28】
【识破Lv15】【魔法才能Lv46】【魔力Lv49】【附加术Lv26】
【调药Lv28】【语言学Lv18】
保留
【炼金Lv32】【合成Lv33】【雕金Lv2】【游泳Lv13】
【生产心得Lv34】【调教Lv8】【地属性才能Lv19】【料理Lv27】
──────────────────────────
Raid任务报酬
·桃藤花的幼苗
·冥狼的守护铠
·谜之书(未解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