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短篇
  5. 精灵New Year
  6. 繁体版

精灵New Year
2017-06-23 09:44:00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图源:滴水
翻译:滴水
新的一年。
身着华丽聚集在五河家的精灵们。
今年又会发生什么呢——
2016也是让精灵娇羞?!
「好的,差不多可以了……」
士道说着用筷子从烤架上取下了已经膨胀的烤饼。因为汤汁瞬间就会流出来,马上被放到了红色的碗里。然后把鱼糕和鸡肉等做成的馅放上去,注入先前做好的清汤。
最后在上面摆上芹菜。士道特制年糕便完成了。士道把按人数分好的年糕分好,盖上盖子摆放整齐,端起向餐厅走去。
「做好了喔。谁来收拾一下桌子?」
「噢噢!等了很久了呢!」
「这边也早就准备好了。」
回应士道的话语,餐厅里的十香她们说道。
——看到这般光景,士道的脚步停了一下。
五河家里现在、坐满了<Ratatoskr>保护下的精灵们。十香和四糸乃、琴里和折纸、八舞姐妹、美九和七罪。以及——前几天刚刚完成封印的二亚,九名少女在房间里玩乐。
但是,士道被夺去的目光并不只是因为这些。
精灵们都穿着华丽的和服。
花鸟、振袖、束带。身着如此美丽衣装的精灵们坐在房间里,平凡的五河家看起来也变得华丽了许多。
话说如此,精灵们穿成这样也是有理由的。现在是正月,大家刚去过近处的神社初诣过。
当然从早上开始就是这种装扮……这样的地方,称之为极乐净土也不过分吧。
「嗯?怎么了士道,那个眼神。」
「首肯。就像是想要吃豆子的鸟一样呢。」
看到士道呆滞的表情,身着橙色和黑色和服的耶俱矢和夕弦不解地歪了歪头。
「啊、不、什么都没……」
支吾着说出未经思考的话语。然后身穿百合花纹样和服的美九眯起了眼睛,缓缓说道。
「啊啦?难道说达—令、难道是因为我们穿着的美妙的衣服想了什么……?」
「那、那种事……」
没有。倒不如说没有过。
士道默默地把食物放到了桌子上。
「呀~达令好可爱!」
「不要调戏我啦、开饭了。」
说着士道分好了碗筷,精灵们也坐上桌子,双手合十。
「我开动了!」
「噢噢,尝尝看吧。」
士道说话时,众人都把盖子揭开。随着升起的热气,空气中飘散着汤汁的香味。
「很好闻……呢」
「是呢。嗯、饼也很香。」
「……好吃、这是什么。吸收了很多汤汁才有这个味道的吧?」
「嗯,少年一如既往地擅长料理呢。想雇佣你当厨师了呢」
品尝着年糕,精灵们露出了恍惚的表情。
看起来吃得很开心的样子。士道脸上浮现出了微笑,自己也拿起碗筷,喝了一口汤。鸡肉的油脂溶解在鲣鱼和海带的浓汤里,很不错的味道。(上次打折手贱买了鲣鱼煮到火锅里差点没吐出来,有阴影QAQ)
「做得很不错的感觉。」
「呜咕、呜咕……呜姆,好吃!」
「十香、好吃是可以理解、能再慢一点吃吗,小心不要噎住了哦?」
「嗯姆!姆咕姆咕……?!(十香的语气词真是欲哭无泪QAQ)」
十香睁开了眼睛开始拍着胸前。看来确实是被烤饼噎住了呢。
「啊啊真是的!明明刚刚才说过……」
「不、不好了!」
「嗯……这种状况下怎么做才好?!」
「……听说可以用吸尘器吸出来……」
「吸尘器?!士道,吸尘器在哪里?!」
「马、马上拿过来……」
「不—对!没有那么多时间。这样应该由我来亲自吸出来~~~」
在众人慌张之时,美九站在十香面前,抓住十香的双肩亲了上去。
十香马上失去了平衡向后倒去。
卡在喉咙里的东西取了出来。十香一边咳嗽一边喘着气。
「没事吧十香?」
「呜、呜姆……怎么说呢、帮大忙了、美九。」
「啊—嗯!那真是太好了。」
不知为何美九悔恨般转过了身。
但美九很快又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回到了座位上,把碗里的食物一次吞了下去。
然后痛苦地拍起了胸脯,做出了被噎住的动作。
「嗯—!嗯—!」
「什……美九!不好了士道、这次是美九她!」
十香慌忙站了起来,然而其他精灵都冷静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一同点了点头。
「耶俱矢、夕弦,把美九的手按住」
「了解」
「收到。交给我吧」
「嗯咕?!」
「七罪、吸尘器」
「明白了。」(小七你回答得这么干脆不怕美九报复么⊙▽⊙)
「来吧美九、把嘴巴啊~地张开」
「!!!∑(?Д?ノ)ノ」
琴里从七罪那里接过吸尘器,按下开关,发出了嗡嗡嗡的声音靠近美九。美九开始使劲地摇头。
「不对!不是这样的!」
「啊啦,好像已经没事了呢」
「哈……」
琴里说完,美九露出了「糟糕了」这样的表情。琴里无奈地耸了耸肩。
「真是的……看来是故意的呢」
「姆姆姆……十香小姐,下次我们两个人出去吃♀年♀糕吧」
「姆?就我们两个么?」
「绝对不行哟十香。以后收到美九的邀请一定要和我说一声哟。」
「呜姆,了解了」
「啊嗯~~~一起去嘛~~~」
美九抱起双肩撒娇般扭动着身体。士道在一旁露出了苦笑。
「真是的……虽然很热闹不过年糕快凉了哟」
士道说完,众人回到了餐桌。顺带一提七罪貌似不喜欢芹菜的样子,被四糸乃「加油噢……」一说,毅然地塞进了嘴里。(快去结婚啊)
「好了……接下来……」
收集了碗筷放到了水槽里。穿着红色和服的琴里把头伸了过来。
「差不多该换衣服了吧……」
「诶诶—、现在就要换么?难得穿上这么好看的衣服,不如一起再来做些什么吧」
琴里话音刚落,传来了美九不满的声音。琴里「哈……」地吐了一口气。
「虽然也没问题,还能做什么呢。初诣也去了、年糕也吃了不是吗」
「话是没错……」
美九也陷入了困惑。听见这些的二亚竖起了手指。顺带一提,只有二亚和大家不同并没有穿和服,只穿着普通的素色棉衣和裤子。顺带一提,初诣的时候二亚是穿着运动衫去的,相较之下现在也好了很多。
「呀~机会难得,不如来试试正月特有的游戏吧?」
「正月特有……的吗?」
『那是什么呢?』
穿着同款浅绿色和服的四糸乃和四糸奈把头伸了过来。
与此同时美九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拍了下手。
「啊啊!那个不错呢!风筝羽球陀螺!散开和服的裾窥伺里面雪白的肌肤!最后再来蒙眼贴鼻子,虽然说不定会不小心把手伸到大家身体里面去,但是因为看不见那也是没办法的呢!」
看着美九兴奋地喘着粗气,精灵们脸上垂下了汗水。
「……好的,来玩其他的吧」
「同意。」
「诶诶?!为什么啊?!」
传来了美九绝望的叫声。琴里没办法地叹了口气。(日常欺负美九)
「其他有正月特点的游戏么……抽纸牌什么的?」
折纸点了点头补充到。
「正月的话,剑球什么的也可以。」
「原来如此,那么就从那边开始……」
在琴里准备决定的时候,二亚摇着手指发出了「啧啧啧」的声音。
「是不是忘记了什么啊妹妹酱。说起以这样的人数一起玩的游戏,我想没有比那个更好的了呢。」
「诶?」
琴里凑了过去,二亚自信地继续说道。
「双六哟、双六。」
「啊啊……原来如此」
士道颔首同意道。确实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可以让大家都参与进来了。而且纸牌游戏的话,不会有因为身体强度的区别影响游戏的事情发生。
「双六……?」
穿着曼妙细致印花黑色和服的十香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士道点了点头解释道。
「简单的说就是掷出骰子,在棋盘上走出对应点数的游戏,最先到达终点的人胜出。但是过程中会有『停止一回合』、『前进三格』之类的特殊事件发生,所以并不那么简单」
「噢噢!感觉很有趣啊!」
「想试一试……的说」
十香和四糸乃向士道投出了闪闪发光的眼神,士道点了点头。
「那么就来下棋吧」
「噢噢!」
「……啊,家里有双六么?去买个大点的……」
「嗯~哼~哼~~~」
正当士道思索时,二亚意味深长地发出了笑声。
「什、什么啊」
「难道二亚酱想到了什么吗?」
话音未落,二亚从包里拿出了一些白色小卡片放在了桌子上。
「这是……」
士道拿起一片看了看,正反面都没有任何东西,只是白纸。
「嗯、印刷名片用的纸。用这个的话……」
二亚拿出笔,在纸上写下了『暂停一回合』
、『前进两格』、『回到起点』、『立即做十个俯卧撑』等等命令、把纸翻过来放在桌面上。
「这样就做好了哟。接下来把普通的卡片放进去,抽到就按照上面的命令做。上面写的命令也是游戏的魅力哟。」
「原来如此。考虑地很周全嘛。确实这样的话能够充分利用这些命令创造更多的玩法了呢」
「呜姆!很有趣的样子。来玩玩看吧!」
「咔咔!用棋盘游戏来挑战妾身么。好啊、就让吾八舞来把这份傲慢粉碎吧!」
精灵们聚集到二亚旁边说道。士道点了点头。
「那么来玩玩看吧。」
「噢噢!」
呼应着士道、精灵们举起了手。
然而——这时士道没有注意到。
人群中几人发出了饥兽般的目光。
二十分钟后。
「……放在这里吗?」
写完了十张卡片,士道合上了笔盖。
「我也写完了。」
「这边也完成了」
看来精灵们已经把卡片做完了呢。把笔放在桌子上,开始把卡片聚集在一起。
「士道写了什么样的卡片呢」
「我吗?嗯、只是普通的事件啦……」
士道向十香展示了手边的卡片。
「但是也做了一张特别的卡片。」
「哦?那还真是期待呢。」
十香眼中闪着光芒。士道微笑着点了点头,把大家写好的卡片收集起来。
「这样就完成了……」
说着将卡片排列在桌子上形成棋盘。一人十张也就是说全员就有一百张,像蛇一般占据了桌面。
两端也放上写着「起点」和「终点」的卡片。
「呜姆!」
「那么……」
起点卡片上放上了余下卡片纸制成的棋子,由二亚把每个人的样子画上去。骰子也是士道用纸裁剪贴成的。
满满的手工气息,玩着自己亲手做成的游戏还真是新鲜的体验。
「那么剪刀石头布来决定顺序吧,从赢的人开始……」
「啊,等一下、少年。还有事情没决定呢」
「嗯?」
士道准备猜拳的时候,二亚说道。
「还没决定的事?」
「嗯嗯,第一名的奖品哟。不然不就没意思了嘛。难得的机会,大家把自己可以拿出来的礼物写在卡片上放在终点怎样?第一名可以得到全部的礼物。不用太大的东西,甜点或者按摩券什么的就可以。」
「嗯、原来如此。那样也很有趣的样子。」
士道说完,精灵们也表示同意。
随后和先前一样,众人又拿起笔来写下了想要送出的礼物、翻面放在了终点。顺带一提、士道的礼物是「晚饭菜单的提案权」。
「那么,现在就开始吧。剪刀石头——」
「布!」
随着叫声,大家一起伸出了手。众人的布中,只有一人出了剪刀。——耶俱矢。
「咔咔咔!是妾身的胜利呢!果然真正的强者就是与众不同的存在!」
心情大好的耶俱矢说着拿起了骰子,摆出了帅「zhong」气「er」的姿势掷出。
「看招!绝技·死赛穿牙弹!」
骨碌骨碌……骰子停在了一点。
「什……?!」
「一点……呢」
「嘲笑。果然是与众不同的强者,掷出的点数也与众不同呢」
夕弦把手挡在嘴前窃笑。耶俱矢「哼」的吐出一口气,移动了棋子。
「看来汝还不明白呢。这场胜负点数并不重要,重要的应该是卡片背面的命令才对!是的,吾之命运之力,一定会指引出最强卡片的!」
高声说完后,耶俱矢将第一步的卡片翻了过来。
上面用可爱的字体写着「暂停一回合」
「怎么这样?!」
「捧腹。库、库库库……」
在闪着泪光耶俱矢的绝望叫声中,夕弦捧腹大笑。而后传来了四糸乃道歉的声音。
「对……对不起,大概是我写的卡片……」
「不用道歉的哟四糸乃。因为这种游戏嘛。Good job.」
「啊哈哈~琴里酱真是的」
四糸奈摇着脑袋发出了笑声,琴里微笑着拿起了骰子。
「接下来轮到我了呢。嗯……」
骰子停在了五点。
「不错的数字呢……那么卡片背面写的是……」
琴里把卡片翻了过来。写的是「吃一碗年糕。」
「噢噢你抽到了呢琴里!」
十香兴奋地叫出了声,看来是十香写的呢。
琴里脸上却流出了困难的表情。
「唔……第二碗么。正月本来就吃得很多,这下晚餐不得不少吃点了呢」
琴里捂着肚子走向厨房,把剩下的年糕放在碗里吃掉。吃了这么多还系着束带,琴里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那么接下来是……夕弦?」
「首肯。没错」
夕弦点了点头,掷出了骰子。
大家按照顺序一个一个掷出了骰子,按照卡片的命令进行着游戏。
折纸抽到了做俯卧撑,十香被耶俱矢写的难懂命令难住。 二亚因为模仿「对士道傲娇的琴里」惨遭殴打……大家都乐在其中地进行着。
然而——第二轮开始了。
一转之前和谐氛围的事件,发生了。
「……嗯,下一个是谁呢」
说完七罪摇起了骰子,把对应的卡片翻了过来。
「……哈?!」
看到上面的文字,七罪倒吸一口凉气。大家都用疑惑的眼神看向七罪。
「怎么了七罪,写的是什么?」
「嗯……什么什么?『走到这里的人要在美九在脸上亲亲☆』……这什么啊?!」
士道的叫声中,众人把目光集中在了美九身上。
「呀嗯、竟然抽到了这种卡片呢,虽然有点害羞,但是也没办法了呢~」(美九計画通り)
说着美九扭动起了身体。看着美九扭捏的样子,众人露出了怀疑的表情。
「话说美九,这卡片是你自己写的吧。」
「这怎么可能!就算是真的,规则上也是没问题的吧。」
「呜咕……」
美九说完,士道的话被塞了回去。确实没有那样的规定。但这是二亚提议的游戏……
「吶…二亚,这样的事……」
士道转头看向二亚——停止了话语。
理由很简单。此刻二亚脸上写满了「这种事等了好久了」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诶、嘿、嘿……怎么了少年?我说明规则的时候你听见了的吧。我觉得这一点问题都没有喔~」
「确实,在规则上没有任何问题,我支持二亚。」
折纸点头对二亚表示赞同。
「什……」
这下士道终于察觉到,之前执行的卡片全都由自己、十香和四糸乃所写,内容也只是「暂停一回合」这种简单平和的命令。最多不过是耶俱矢和夕弦那样的程度。
没错,士道终于察觉到了这个游戏真正的恐怖之处。美九、二亚以及折纸。她们所写的三十张卡片犹如地雷一般充斥在棋盘之中。
「撒、七罪小姐!来吧,拒绝的话就无法继续游戏了哟。」
「唔……」
看着兽性大发的美九,七罪脸上流下了汗水。
想到不能给大家添麻烦,七罪犹豫之后,皱了皱眉。
「……闭上眼睛哟」
「没问题!」
美九发出了欢快的声音,脸颊向着七罪的方向迎了过去。
七罪下定决心般握紧拳头,脸蛋通红地在美九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我好兴奋吶、我好兴奋吶!!!)
「……这样就行了吧」
「呀~新年大吉啊啊啊~~~」
美九兴奋地扭动着身体。七罪无语地看着美九,用袖子擦了擦嘴。
一旁的二亚鼓起了掌。
「呀—看到了不错的东西呢,害羞少女之间的吻。啊啊,能拍下来就好了~」
「……不要了啦」
七罪露出了不满的表情,二亚笑了笑挥手作罢。
「嗯、下一个是谁来着?」
「那、那个,……是我。」
二亚的声音中,四糸乃举起了手。看来四糸乃和士道一样也察觉到了这个游戏的危险性,在紧张的神色中掷出了骰子。
「是……三」
「卡片背面是……」
「……!」
四糸奈把卡片翻转过来,四糸乃的脸变得通红。
「什、什么啊、这次写了什么?」
琴里看了看四糸乃手中的卡片。
上面写着「抽到这张的人,要让场上的男生抽掉束带并旋转,同时说出『啊—嘞!』这样的话」,真是充满针对性的命令呢。顺带一提确实有很多抽和服束带的画存在呢。
「什……?!」
「啊、那张是我的是我的」
士道话音未落,二亚发言道。
「呀—我想是难得看见和服的机会,其实我还没见过『啊—嘞—』呢。呀—少年你能抽到真是太好了太好了。……等一下哟。扯你的腰带如果也能骨碌骨碌转起来的话……」
「……!那个愿闻其详」
二亚和折纸开始窃窃私语。士道叹了一口气后把两人分开。
「好好听着啊。……说起来这个命令里的『男人』,不就只有我吗?!」
「还不知道吗,这可是二亚酱的礼物哟」
二亚说着投过一个飞吻。士道无语地看着,手仿佛把飞吻抓住,向二亚投了回去。
二亚如同胸前遭受重击一般「呜咕!」蜷起了身子。一点没变呢。
「……总之,四糸乃,做不到不必勉强喔」
士道边说边把手放在四糸乃的肩上。然而四糸乃却咬了咬嘴唇,摇起了头。
「不……我会加油的,七罪小姐也努力过了。」
「四、四糸乃……」
「拜托了,士道先生。」
听了四糸乃的话,士道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四糸乃都这么说了不做也不行了。士道下定决心后盯着四糸乃的眼睛。
「……没问题吗?」
「是……是的」
四糸乃点了点头。士道把目光投向了琴里的方向,琴里「没办法啊」耸了耸肩。(果然妹控啊,还要请示)
带着四糸乃来到了宽敞点的地方,拿起四糸乃的束带。
「开、开始了哦、四糸乃」
「嗯……!」
士道开始用力拉起四糸乃的束带。四糸乃娇小的身躯开始旋转起来。
「啊、啊—嘞——……」
场上传来了旋转着的四糸乃害羞的声音,看起来是要好好遵守命令呢。士道背后的精灵们一齐发出了「噢噢!」的声音。(你们精灵真会玩)
四糸乃的束带很快就被拉完了,四糸乃摇摇晃晃地向旁边的沙发倒去。
「四糸乃?!没事吧?!」
「没…没事……的说」
「不这怎么看也晕了吧……」
士道把浑身无力的四糸乃抱了起来——突然就僵在了那里。
理由很简单。没有了束带的和服从里面开始散开,露出了洁白的肌肤。背后传来了美九「呀—!」的叫声。……顺带一提,旋转的时候,四糸奈身上的和服束带也解了下来。
「哦、哦哦……」
「士道、这边」
面红耳赤的士道僵直在原地时,琴里从后面走来接过四糸乃,把衣服简单整理了一下带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士道的妹妹大人在这种时刻是很可靠的。(为什么每次放这种杀必死的都是小四,老橘你不知道这是违法行为么,搞得つなこ老师连插画都没敢画了(▼皿▼#))
回到桌上,下一个十香正握着骰子。
「七罪和四糸乃都很厉害嘛,我也不能输呢」
十香投出了骰子,是六点。
「噢噢,前进了很多嘛!呜姆,卡片的指示是……」
十香把卡片翻过来看着文字,偏了偏头。
「这个是什么意思啊」
「写了什么啊?」
琴里向十香手上的卡片看去,然后——
「……?!」
脸蛋「嘭!」地变得通红,呼吸也暂停了。
「姆…怎么了琴里,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十香啊、那个是……」
「到脱掉士道衣服这里都还能够理解,后面的……」
「哇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
琴里的尖叫盖过了十香的声音,十香受到惊吓般看着琴里。
这样的反应引起了精灵们的注意,纷纷凑了过来。
「什……?!」
「……哈?!」
「啊啦——」
大家做出了与琴里相似的反应。
「什、什么啊,到底写了什么啊?把我脱了然后……」
「士道不能看!」
士道想要凑过去看的时候,被琴里大声阻止了、卡片也被扣回了桌面。(琴里:欧尼酱的节操由我来守护!)
「谁……到底是谁啊,写了这样的……!」(除了我家大湿还能有谁?)
「……切」
传来了折纸不满的声音。
「果然是你吗啊啊啊啊!」
「没打算让你们拿到,本来打算让自己抽到的」
「还真是阴险呢,不管怎样、十香!不用照做也可以。」
「姆……?可是七罪和四糸乃都好好做了啊……我也……」
十香皱着眉说道。
这时脸仍然通红的七罪和四糸乃一起摇起了头。
「我想是没、没办法的……」
「姆……?」
十香露出了不解的神情,不过既然她们都这么说看来也是没办法了。……到底写了什么呢?
「不执行卡片上的命令应该属于违反规则」
「你、你啊……」
「话虽如此,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就没办法了。按照骰子掷出的点数后退如何?」
「……库、没办法呢,怎么样十香?」
「姆……」
十香勉强地倒退了棋子,十香也从第一位掉到了第四。
这样十香的回合便结束了,下一个是——士道。
但是已经不能当作普通游戏继续了吧。士道一边拿着骰子,一边对琴里小声说道。
「喂、琴里」
「嗯、什么啊士道」
「不、不是啊,没问题吗?这样下去的话肯定又会抽到那些家伙写的卡片了吧,还有二十张以上的啊……」
「也不是没有办法,现在放弃的话,不就正中下怀了吗。」
「正中下怀……难道?!」
士道抖了一下身体,目光投向终点。那里摆放着叠在一起大家的礼物卡片。察觉到了士道的目光,琴里点了点头。
「恐怕她们的目的并不是过程中的这些随机事件,而是最后的礼物哟。不能执行卡片命令的人会离终点越来越远也考虑到了,不会错的,第一个到达终点的人将得到全部礼物……包括自己写的那份。」
「什……」
士道颤抖着发出了战栗的声音。而后仿佛察觉到了士道的反应一般,折纸、美九和二亚向这边传来了闪闪发光的目光。
「库—不能退出的情况么,但再这样下去的话……」
士道紧握骰子浮现出了惊险的表情。琴里小声地同意道。
「放心吧……虽然不能说很有效,姑且提前准备了应对方法。」
「应对方法……?」
「嗯嗯,不管怎样现在先继续游戏吧」
「好、好的。」
点数是—四。前进四步把卡片翻了过来。
「诶……?」
看到命令,士道瞪大了眼睛。
这是当然的,因为上面写着「停在这里的人,可以无视接下来任意一次的卡片命令(此权利不可转让给其他玩家)。」
「……!琴里,难道这就是!」
「时机差不多呢,没错,这就是我的保险哟」
琴里微笑着看向折纸她们的方向。
「有三十个地雷在的话,想要一个都不踩中地到达终点的确非常困难。但是如果有这种能使卡片无效化的卡片的话又怎样呢?」
「噢噢?!」
「很厉害嘛琴里!」
「……」
听到琴里的话后,折纸微微挑了挑眉。
但是也只作出了这一个反应而已,折纸拿起了骰子。——士道之后是折纸的回合。
「——二」
遵从点数,折纸将棋子向前移动了两格。然后确认了卡片上的内容——微微地吐了一口气,将卡片朝向众人的方向。
「什……?!」
众人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声音,但这也是没办法的。卡片上写着「若有人拥有使卡片命令无效化的卡片的话,让其无效化」这样的命令。(大湿:有必要教给你们一点人生的经验。)
字写得很漂亮,毫无疑问是折纸亲笔。
「我也料到会有这种事发生,提前写好的这样的东西。」
「咕……」
折纸说话时,琴里悔恨地紧咬牙关。
「不……为什么变得已经不像个卡牌游戏了呢……」
看见了这样的攻防战,士道脸上垂下了汗水。
——几十分钟后
五河家的客厅里充满了紧张感。
士道他们依然按照规则进行着游戏,只有遇见实在无法执行的命令才会放弃。
……顺带一提、琴里折纸耶俱矢和四糸乃一样被解开了束带、四糸乃在美九的腿上坐过。十香和夕弦则被打扮成了花魁的样子(脑补日本艺伎那惨白的脸吧"(&ordm; Д &ordm;*))……七罪的脸、脖子上留下了好几个吻痕,筋疲力尽倒在沙发上昏迷不醒。……多么壮烈的场景。
此外,众人的手边堆放着便笺,分别写有「可以前进三步」、「可以命令一个人暂停一回合」、「另外选择一张背面朝上的卡执行其命令」等等命令。琴里和附近正在思考的七罪拥有无效化命令。一旦抽到地雷卡片立即就可以使用。由于数量越来越多很难记住就写在便笺上了。
话说回来、幸好折纸美九二亚三大警戒人物掷出的点数都不是很好,经常折返的士道他们才没有落后。
然而——
「……」
咽口水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但那也是没办法的吧。何其不幸,终点前六格全是折纸美九二亚所写的卡片。
「在美九的耳边咻咻~~~」
「把正穿着的内裤和士道的交换,士道抽到的话和折纸交换」
「距离最近的两个人全裸划拳」
「让美九prpr全身」
「和士道跳二人羽织」
「当二亚的果体模特」
本来这些都是反面向上的,有人走到上面翻开后发现无法执行只能退回去,变成了目前六张明示的情况。
「这是……」
士道发出了沙哑的声音。
终点前六张,点数只有一到六。就是说无论如何至少都会踩上一个才能到达终点。
第一个—「在美九的耳边咻咻~~~」难易度看起来更低一些,但是看到先前抽到「让美九亲到出现吻痕」七罪的惨状,打消了这个念头。(这游戏最大赢家明显是美九嘛)
话虽如此,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士道将目光移回了桌面。
虽然折纸她们点数并不好,才能让士道他们保持领先的位置。
但是这样下去的话,立马就会被反超。
而且——折纸她们的话面对这种魔境……会毫不犹豫地冲进去的吧。
真成了这样的话,最开始写好的奖品也会归她们中的一人,但是谁都不知道她们写了什么……这是绝对不能允许发生的。
「我、我的回合么」
十香紧张地掷出了骰子——点数是六
十香移动棋子到终点前两格的地方停了下来。
「姆……双人羽织……原来在电视里看到过呢,和士道果体着……」
然后十香的脸咔的一下变得通红。
「你到到到到到底在想什么啊折纸……?!」
「冷……冷静下来十香!你不必照做的,把棋子退回去就行了。」
士道慌忙安抚十香。
「可是这样的话折纸她们就会走到终点了啊」
「咕……嘛、虽然是这样没错啦……」
「姆……」
十香把目光投向士道。
「士道你……怎么想」
「诶?」
士道睁大了眼睛,十香害羞地说道。
「所以……士道你……怎么想,不喜欢和我……那个……两人羽织什么的吗」
「诶、不是、我……」
听到预料之外的话,士道有些不知所措。这个年龄的男孩子,说讨厌肯定是不可能的吧。但是这条命令能不能执行又是另一回事了。而且又在大家众目睽睽之下,不可能尊重十香的意愿吧,就算是命令也……
但是十香却下定决心一般握紧了拳头。
「士道不嫌弃的话,我就……」
「十香……」
看着十香的眼睛,士道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然而这沉默马上就被打破了。
「不是『十香……』的时候吧!!!」
耳边传来了琴里的声音。
「这奇怪的气氛是怎么回事啊,这种事肯定不行的啊!十香也是,不要这样吸引士道啊!」(琴里:欧尼酱的贞操也由我来守护!)
「姆…姆……抱歉。可是这样下去折纸她们就要赢了……」
十香说着向桌面上看去。
现在离终点最近的,除了十香以外就是在终点七格前的士道。但是紧随其后便是折纸。十香和士道若是后退,折纸立即就会赶上并取得胜利。
在无法突破终点前六格的情况下,只能看士道下次投出几点退几格了。
「库……」
士道面色凝重地看着棋盘,这一回合过不去的话,就不可能再阻止折纸了。
但是士道已经没有特殊权力的卡片、挡在士道面前的六张都是不可触动的存在。有一张没被翻开的话还有希望但是——
「嗯……?」
士道注意到了某件事。
桌子上摆放的卡片,除了起点和终点外有一百张。到终局之前,翻开下一张卡片的时候,有百分之九十是正面向上的。
但是士道想要的,是仍然背面向上沉睡在棋盘某处的一张。
「对啊,只要这样的话……」
那张卡片、是针对折纸为了限制她们,比琴里她们的无效化卡片更为强大的存在。当然做它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会有现在的情况发生,制作的时候只是单纯为了使游戏正常进行下去罢了。
但那阴差阳错地成为了打破扭转局势的最后希望。
话虽如此,现在士道面前一张没翻开的卡片都没有。拒绝执行命令的话毫无疑问会被折纸赶上。
「啊——」
在那里。
看见十香手边卡片的士道,脑海里闪过了一种可能性。
十香已经掷过骰子了。但是只要这样的话——
「姆……没办法呢。那么把棋子退回去,轮到下一……」
被琴里说服阻止的十香露出悔恨的表情把棋子退了回去,表示回合结束。士道连忙叫住了她。
「等一下、十香!」
「姆?怎么了士道。果然还是要来双人羽织么?」
「不、不是这样……」
士道脸红着咳嗽了一声,指向十香手边的便笺——也就是十香现在所拥有的特殊权力。
「在结束回合之前,我还有想做的事。拜托了,把那张纸上写着的权力交给我吧。」
「姆……?」
十香睁大了眼睛看向自己的手边,那里有写着先前十香所获得的「把一张背面向上的卡片翻过来执行」的命令。从笔记来看应该是七罪写的。
一般来说,命令只能由本人执行,但是琴里的无效化卡片也就证明卡片上的命令可以转移。
「话是这样没错……但是怎么做呢。如果折纸有与之对抗的卡片……」
「确实有这样的可能性。但是……我们想要胜利就只能这么做了!」
「……」
士道看着十香的眼睛,十香点了点头,把便笺给了士道。
「我相信,拜托了、士道。」
「……啊啊」
士道重重地点了点头,接过了便笺。
然后宣布。
「轮到我的回合!我使用十香让给我的权力,指定一张还没有翻开的卡片。」(原文中二度爆表羞耻度太高,这里的语气被我降低了很多。)
「……」
听到士道的话,折纸皱了皱眉。但是士道在想什么还需要进一步验证。
士道吐了一口气,开始在桌面上寻找起来。
背面向上的卡片还有八张,里面沉睡着一张让自己起死回生的卡片。
但是当然,士道并不知道是哪一张。士道调整呼吸,向着其中的一张伸出手去。
这时——
「士道——」
「……!」
十香拉住了士道的手,把自己的手重叠在一起。
「诶?」
「……」
十香摇了摇头,拉着士道的手,放在了旁边的另一张卡片上。(这都行……十香啊你不去拉斯维加斯可惜了)
「十香——」
士道前进了五格后,翻开了指定的卡片。
确认了上面的内容后,松了一口气。
「看来……胜利女神是存在的呢」
「诶……?」
「质问。怎么回事呢?」
精灵们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士道,士道笑了笑,把卡片展示了出来。
「『前进两格』的卡片!」
「诶、等一下。现在达令前进了五格,再前进两格也就是说……」
「啊啊……是终点」
士道把棋子又向前移动了两格,停在了终点。
理解了状况的精灵们「噢噢噢噢噢!」欢呼起来。
「很厉害呢……士道先生。」
「呜姆!不愧是士道呢。」
「哼,今天的话不该撒花庆祝一下么」
「同意。恭喜了士道。」
「……」七罪倒在沙发上也举起了无力的手。
「在这种状况下也真亏你能抽中那张呢」
琴里抱起手臂叹了口气说道。
「啊啊……要不是十香拉着我选了另一张,结果会完全不同呢。吶十香,为什么你要阻止我呢」
「姆?」
十香睁大了眼睛,「啊啊」点着头说道。
「虽然不知道士道想干什么,但是士道想拿的那张卡片上有折纸的气味……」(收回前言,机场需要你啊呆十香_(&acute;ཀ`」 ∠)_)
像小孩子一般说出这句话后,轮到士道瞪大眼睛了。
「哈……嘛、不管怎样,是十香的功劳呢。谢谢。」
摸了摸十香的头,士道向折纸她们的方向走去。
「——那么,不管怎样是我赢了,不要说我阴险哦,是完全按照卡片上的命令来的哟。」(什么啊这股注孤生的气息→_→)
三人点了点头。
「没有异议。祝贺你士道」(被针对成这样都没生气,心疼大湿,快到我怀里来~)
「呜嗯、虽然不能prpr很可惜,也没办法了呢。」
「哈、哈。还以为会发生更有趣的事情呢。是主人公的缘故吗」
「诶?」
得到了预料之外的反应士道有些讶异。当然利用了规则的她们也不能说什么,但没想到如此率直。
话虽如此,这个时候提出异议也是完全没问题的,会给胜利的真实性带来问题。她们也一定是察觉到了自己也赢不了,进而干脆地认输了吧。
「谢谢」
受到祝贺的士道回应到。
「对了、士道——大家的礼物都是什么啊?」
士道安下心吐出一口气后,十香问道。
说起来,刚刚没有问问折纸她们礼品是什么呢……这样就只能用终点的卡片来确认了。
「嗯、难得一见呢」
「呜姆!」
十香兴奋地叫道。
士道拿起重叠在终点处的十张卡片,一个一个地确认起来。
「嗯……首先是琴里的珍宝珠限定棒棒糖,十香的黄豆粉面包,耶俱矢的银饰,夕弦手制手镯,四糸乃的帮忙卡,七罪的四糸奈用帽子……这是以四糸乃获胜为前提的吧喂!」
士道苦笑着翻开了下一张卡片。
「诶……下一个是美九……诶?」
士道愣住了。
上面写着『和我一起入浴券,一起洗澡吧,达令~~~』
「什……」
混乱中翻开了下一张。上面有二亚的插画以及『换取我房间的钥匙』的文字。
但是这还没完。最后是折纸的卡片写着——
『造人券』(请务必给我来一打)
没错,简直就像是知道士道的胜利一般。
「怎……怎么回事……你们不是为了自己的胜利才……」
士道颤抖着说道,三人对视了一眼。
「虽然对命令有些不安,但我想达令的话,一定可以到终点的。」
「啊、我懂的我懂的,就是所谓的『主角光环』的加成效果呢」
「既然拿到了就没有办法了,我会好好照做的」
折纸说话间脱起了身上的和服往士道手上塞去。
「噫!等、等一下啊!使不使用这个该由我来决定吧?!」
「好好看一下卡片下面写的,这是自动发动型。」
「这只是一个游戏的吧!」
「没有问题。来吧、士道」
「噫——」
士道发出了惨叫之后,木然的精灵们才开始阻止他们。
「等、你在做什么啊折纸!快离开士道!」
「就是哟!士道不是很困扰吗!」
「啊啊嗯~还是说大家更喜欢我的礼物呢?和大家一起洗♀澡也不错的说~~~」
「啊—少年。我的钥匙就在钥匙盒里哟」
……和往常一样,又开始了混战。
看来五河家今年也会很热闹的样子。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短篇 精灵New Yea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