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五卷
  5. 序章 复活药与黑虫
  6. 繁体版

序章 复活药与黑虫
2017-06-22 20:26:25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kerorokun
扫图:a8901566
录入:a8901566
修图:黑羽
初校:化物语
「云,复活药真的完成了吗?」
「配方还不完整啊。不过既然素材都凑齐了,就可以进行实验了。」
「如果复活药的调合失败了呢?」
「就只好再去收集一次啰。」
「那样我根本来不及吧。」
我把塔克领进【加油工坊】的工作区,收下他带来的复活药素材【桃藤花的花瓣】。塔克还以素材提供者的立场,在一旁观察我生产道具的过程。
基础素材包括药水用的药草,MP药水用的魔灵草,此外,还有在各种生产场合都能派上用场的【生命之水】。
由于一旦知道素材的组合内容,就有可能重现出配方细节,因此我并不需要对塔克进行详细说明,独自一人着手调合。
至于要用哪种顺序才能完成复活药,就得靠接下来的作业亲自去摸索了。
「嗯,我就照平常的方法试试看吧。」
「好,麻烦你了。」
首先,我取出同等分量的药水、MP药水,以及生命之水,加以混合。这么一来我就得到了淡绿色的液体,这时再投入桃色的花瓣进行搅拌。淡绿色的液体花了一点时间才将花瓣溶解,最后液体变成了桃红色。
劣化复活药【消耗品】
复活【HP+1%】
我对这种结果叹了口气。为了搞清楚我到底哪里搞错,只好思考各种素材对药水效果的影响,并将心中想到的生产步骤写在笔记上。
·以技能制作的标准恢复药,以及手制的高品质药水,两者间性能差距。
·药水、高等药水、浓缩药水之间的效果差异。
·药水与MP药水的比率区分。
·药水使用生命之水的情况。
·使用浓缩机的场合,浓缩时机的差异。
首先,我准备好各种药品比率不一的混合液,分别呈现出绿色浓淡不同的差异。
我在装有各种混合液的试管中分别投入一片花瓣,搅拌使其溶解。
这当中,塔克兴味盎然地观察着【加油工坊】的工作区,紧盯那些他平常很少看到的道具且不停打量。
以浓缩机跟粉碎机为首,还包括多种类素材用的合成工具魔法阵,以及设置在房内的道具箱与生产箱。工作区的一隅,吊着正在晾干的药草,而携带炉也被我搁在角落。
我不理会一旁的塔克,将各种混合液的结果写在笔记上。
根据混合液的不同,有些立刻反应为鲜艳的桃红色,也有些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溶解花瓣,但出来的颜色却很淡。甚至还有完全失去颜色的样本。
看来颜色淡的,都变成【劣化复活药】了,只有颜色鲜艳的液体,才是完全的复活药。
根据这项结果,我思考不同组调合所带来的影响——
「效果好的复活药——少不了高品质的药水与浓缩化所提升的恢复量。此外也必须使用【生命之水】。至于使用【生命之水一制作的药水,并不需要投入混合液当中。效果好的混合比率,应该是高等药水三对MP药水一吧。还有浓缩的时机,是在混合液完成之后……」
「云,连这些事你都研究出来啦。」
「这是我控制好其他变数后,就已知条件所组合出的结果。不过话说回来,混合比率或许还可以缩小到更精确的范围吧。」
说完后,我开始使用剩下的花瓣制作我认为条件最优良的混合液。
我慎重调整分量,药水类都是使用事前准备好的所以不会出现不该有的失误。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最让我感到损失惨重的,却是浓缩药水。不,应该说是浓缩混合液的制作吧。
将高等药水与MP药水的混合液放入浓缩机,浓缩成十倍的浓度,这么一来成本也会提高为原本的十倍。况且,如此做出来的道具名称虽是浓缩高等药水,但却毫无MP恢复能力,比浓缩前的高等药水效果还烂,完全就是一种复活药的中间产品。
我在这种鲜艳深绿色的浓缩混合液中投入一片花瓣,花瓣一碰触到液体便瞬间溶解,桃红色的液体也跟着扩散开来。接着,我在塔克面前静静地将完成品换灌进别的药水瓶内。
复活药【消耗品】
复活【HP+10%】
「这么一来就完成了,现在就把剩下的花瓣都做成复活药吧。」
「喔喔!?终于做好了!百分之百的复活药大功告成了吗!」
「刚才我做出来的,几乎都是失败的劣化复活药。尽管有一个是已经成功的,恢复量却偏低。」
塔克很高兴,趁他在欣赏复活药的时候,我把其余的复活药也准备好。
「为了找出配方共消耗掉十片花瓣,结果只做出两个称得上是成功的产品,还有四个是劣化复活药,剩下都失败了。」
「谢啦,云。这样子我就可以在活动前完成PVP的准备了。话说回来,我还没跟你讨论过报酬的问题吧。」
哎呀?是这样吗。我回忆起跟塔克的对话,他在委托我制作复活药时,的确压根没讲到报酬的事。然而能让我以这么珍贵的素材进行【调药】,就经验值的角度来说已经是很好的回报了。此外,许多拥有【调药】天赋的人都想要的【复活药】配方,最后在我手上完成,光是这点也能当报酬。因此,我并不打算要求其他东西。
「不用啦,刚才赚到的经验值我就觉得很够了……」
「这么一来,不就等于叫你白做工吗?经验值可以当折抵部分报酬的理由,但却不能分文不取啊。所以说——」
说到这,塔克把刚才拿到的半数复活药以及50万G,透过选单里的道具交易功能送过来。
包括高品质复活药一个、普通复活药一个,以及劣化复活药四个。
「你太会算了吧。效果最好的都留给自己,而效果差的跟失败作全都推给我。你真的有需要用到六个高品质复活药吗?」
「我身为前锋,对恢复量的需求很大。假使好不容易复活却一下子又受伤被打倒,岂不是太好笑了吗。」
关于这点,我因为是担任后卫的弓箭手,可以理解自己的HP很少被打爆的事实。此外,如果再多给而导致我继续跟塔克客气,他也不会接受,身为他儿时玩伴的我非常清楚。
「话说回来,【停止公会拉人宣言】好像终于提出了,你要不要出去外面逛逛?」
「又不是停止拉人了就非得出去不可。我的必需品数量都还很充足啊。」
塔克的委托大功告成后,我取出茶具着手泡起茶。我俩从工作区移动到店头,以面对面而坐的姿势开始享用茶。
以公会证价格暴跌为发端所引发的公会乱拉人骚动——
大量便宜公会证流入市场的结果,就是公会四处林立。而各中小规模公会为了扩张自己的势力便采取了霸王硬上弓的拉人行动。
当中有些公会,不断使用恶劣至极的手段,迫使包括我在内的部分玩家都避免前往城镇或人口密集的区域,甚至【故意失踪】。
「哎,骚动平息下来真是太好了。」
「是啊。云不现身在店的柜台会让人觉得【加油工坊】很冷清哩。」
「果然还是这里最让我感觉心情平静啊。」
玛琦小姐上次夸海口要在生产公会举办活动前让骚动平息下来,看来比她预期得还更快。
真要说起来,她唯一采取的作为,就是以抗议为名义,发动生产职玩家串连进行拒卖道具的活动。这也是我对恶质拉人公会下达禁止进入【加油工坊】的警告后,害许多生产职玩家被台风尾扫到的结果。
有许多公会,都因此无法获得武器维修及消耗品的供应而自动瓦解了。不然就是主动低头,跑过来向我们说对不起。
库洛德刻意将这样的情报扩散出去,让其他人牢牢记住与生产职为敌的可怕后果。
一部分强硬的公会或自己拥有生产玩家的公会虽然残存下来,但都在咬牙苦撑,好像已经没空去拉人了。
另外似乎也有些玩家锁定迷宫里的宝箱收集消耗品。
在这样的环境下,转卖公会虽然能趁机牟利,但感觉从那些快沉的船上也榨不出多少油水,只好暗地与库洛德建立良好的关系。
「似乎在我不知情的状态下发生了许多事啊,总之,大家好好加油。」
「云,别一副事不关己……你自己才是这次事件的引爆点喔。」
我才懒得管咧。反正这迟早都会引发问题的。我把刚泡好的红茶递给塔克,自己也把嘴凑到茶杯边。
「对了!庆祝云故意失踪结束暨复活药完成,要不要出门打打牙祭?」
「那,这顿就让塔克请啰。当作复活药的追加报酬吧。」
「好啊。所以,你想去哪间店?」
刚才我只是半开玩笑地要求,没想到他竟一口答应了。究竟该让这位游戏中的有钱人塔克请什么呢……我陷入苦恼。
「那,要不要去库洛德的【柯姆涅斯提咖啡服饰店】啊?我想吃蛋糕。」
「事不宜迟!」
语毕,塔克一口气喝光我帮他准备的红茶并站起身。其实根本不必那么急嘛——我心里那么想,但还是配合塔克的速度将红茶喝掉,结果因温度太高而不小心烫着了舌头。
●
我离开【加油工坊】,边走边说道:
「要储备复活药,是为了PVP对吧?塔克你真的……能赢到最后?」
我问了很在意的这一点。手上有复活药,的确是很大的优势,一旦可以使用,不知能带来多大的效果。我询问塔克他自己的预期,但他却犹豫地扭扭脖子。
「这很难讲。搞不好,我会一下子就淘汰也说不定。」
「……喂,这么一来我制作复活药不就毫无意义了?」
「那也不能怪我啊。胜负有时是靠运气决定的,就算我用药重新爬起来,也可能再度被集中炮火打倒。总之,这只是让我活下来的策略之一。」
这种说明让我觉得太直白了,不过的确是事实吧。仔细想想,比赛弃用会花很多时间的淘汰赛,而选择了大混战这种方式,这么一来,每位玩家的四周就全都是敌人……光是想像就让我毛骨悚然起来。
「云,你去咖啡厅是有打算点哪种蛋糕吗?」
「是啊。因为上次我吃过了巧克力口味,这回想试试起司类的。另外我还得选一些点心带回去给柘榴它们享用。」
「喂喂,【柯姆涅斯提咖啡服饰店】的师傅,可都是专门钻研甜点的料理人,供应的食物除了具备提升数值的效果,价格也比普通的料理贵十倍以上。你不要那么奢侈好吗。」
「你付报酬那么小气,这种钱就不能大方一点?」
我翻起白眼朝上瞪着塔克并紧跟在他旁边,真没办法——他叹了口气。就在这时,从不远处传来——「去咖啡厅约会喔,真可恨!」、「竟然在大庭广众卿卿我我,是想让我们喷出血泪吗!?」、「把他阉了!」、「我已经快因愤怒跟嫉妒气死了。」、「喂,刚才提到了PVP对吧?我也要参加。只要能痛打那家伙一拳就好。」、「真羡慕啊。干脆顺便把游戏里的现充玩家全都揪出来,从这对开始打倒吧。」、「好,就这么决定。时间不够了!大家快上!」——我听到了类似这样的男性玩家声浪。
尽管不是很清楚,但他们似乎都闹得很开心。我不去理会他们朝我们投来的视线,专心思索咖啡厅的菜单内容。
好不容易抵达库洛德的地盘【柯姆涅斯提咖啡服饰店】,我窥视其中,从柜台席到各餐桌的位子都被占满了,只剩下露天的座位还空着。
「那,我先去外面占位子好了。」
「既然这样,我先在里面点蛋糕跟茶。塔克,你要喝什么?」
「跟云一样就可以了。」
「了解。」
今天就来点清爽的柠檬茶之类的如何呢?因为也有柠檬口味的起司蛋糕,可以搭配同为柠檬类的饮料,至于给柘榴它们的点心,就顺便外带泡芙吧。
比起在店内享用的蛋糕套餐,我先接过了外带的泡芙,然后才端着乘放了蛋糕与茶的托盘,返回塔克身边。
「你回来啦,云……这里不是由店员帮客人上菜吗?」
「嗯?我看他们好像都很忙,所以就自己端回来了。这样不是比较快?」
那些担任柯姆涅斯提店员、借此玩服务生角色扮演的玩家虽然有点犹豫,但都曾透过库洛德认识我这个熟客,所以最后还是随我的意思。
「既然这样,我们开动吧。清一色柠檬口味的蛋糕套餐。我就不客气啰——」
接下来应该就是最幸福的时刻,但仿佛要打破我们的美梦般,突然有某种黑色的物体冲了进来。
「怎、怎么了!?」
五只虫型怪物撞破了隔着马路另一边的【利利木工店】墙壁。
原本平静的露台,间就被五只黑色的虫型怪物包围。
在现场遭遇的玩家有些拔剑斩杀,有些则拿起盾牌试图防御,但由于好几支小队聚在一起,造成了共斗惩罚的弱化效果,使得那些敌人很难被击倒。
起初我们都因这突发事态而保持握紧叉子的姿势,站起身动也不动,直到一只没被打倒的敌怪朝露台这冲过来时,我们才回过神。
「喂,真的假的!?」
「云,快退下!」
塔克用力推着我的胸口,强迫我后退。喂,你在乱摸什么啊。
「喝啊——《音速锋刃》!」
紧接着,已经抽出两把长剑的塔克,为了直接迎击那只黑色虫型怪物,将拉到背后的长剑用力挥下。
发出黄色光芒的两把长剑斩击合而为一,制造出巨大的真空波,笔直扑向正在空中飞行的虫型怪物。
在半空中无法逃开的虫型怪物自正面承受了巨大的损伤,以冲撞餐桌的形式身躯顿时化为光粒,接着消失了。
「啊……」
对这虫型怪物不知何时被打倒的现况,我只能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的姿势仰望着。
「你没事吧,云?」
我正打算牵起塔克朝我伸出的右手,这才看到自己手上还握着叉子。在尴尬中我把叉子换到左手上,然后才抓住塔克的手。
紧接着,我视野内出现了悲惨的现状——我的蛋糕。
目睹损毁的餐桌跟一块被撞烂的两人份柠檬蛋糕,心情立刻跌入谷底。
「啊——真是糟蹋了。」
「……我的蛋糕。」
幸好,放在所持道具栏的外带泡芙已经收好了,所以不至于被波及,亏我刚才还那么期待咧。
就在这时,马路另一边跟咖啡厅里面都有啪哒啪哒的脚步声朝这接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部分露台好像被打坏了……」
「库洛洛,抱歉!是我的道具爆炸了!有人受伤吗!?」
从对街【利利木工店】墙上所开的大洞里,店长兼木工师傅利利冲了出来。来到街上的他双手还握着刀,看来直到刚才都还在战斗的样子。
「……还是优先检查损害情况吧。」
咖啡厅店长兼裁缝师库洛德也想弄清楚黑色虫型怪物造成的损失。
「喔,这回竟然是向来成熟稳重的利利那间店失控了。」、「这么说来,先前好像有个家伙想制作炸弹,结果让店陷入一片火海啊。」、「啊哈哈哈,生产职简直是一种玩命的职业呢。」、「跟我们的战场截然不同嘛。」、「嗯,没问题。跑出来的家伙全都被打倒了。」
刚好在现场遭遇意外的玩家们交头接耳地,似乎并不怎么在意。说起损害情况,顶多就是库洛德店外露台与餐桌有部分受损,这交给木工师利利应该能马上修好才对。
然而——
「啊——云云。那个,真对不起。」
「……唉,你别露出那种悲伤的表情嘛。进来店里选你喜欢的蛋糕吧,这回是跟活动有关的事故,生产公会将好好负起赔偿责任的。」
「对啊,你还可以再点一份新的蛋糕喔。哎呀,真是的,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好了!」
为了安慰情绪低落的我,库洛德与利利争相说道,但我果然还是对被砸烂的蛋糕存着一丝不舍。
「呜呜,我的柠檬起司蛋糕回不来了……」
「这算是委托云你制作道具的报酬之一,你就别客气了。」
塔克见我意志消沉,如此出声道,然后就牵起我的手,拉我到店内的橱窗前。
很遗憾,柠檬口味的起司蛋糕已经卖完了,我只好选加了奇异果跟生奶油的瑞士卷。
搭配甜甜的奶茶,我一点一点细细品味着。
「……真好吃。」
尽管相当美味,但我还是为了刚才失去的蛋糕而泪眼汪汪。
「对了,利利。刚才怎么会发生意外?你说明一下吧。」
我在悲伤的情绪下吃着蛋糕,一边聆听利利对事故的说法。
「呃,今天云云制作的【除虫香】送来我店里,所以我想趁活动前先实验一下。结果在确认范围时不小心失手,才让那些虫逃了出来……」
「唉,总之就是运气太背了吧。我懂了,那我要回店里面啰。」
掌握住事态后,库洛德将刚端出来的咖啡一饮而尽,然后便站起身。接着他像是突然想起似的,在临去之前出声说道:
「生产公会主办的活动,已经大致准备完成了。你好好期待吧。」
库洛德眨了眨眼后走掉,我的内心有一半是期盼,另一半则因先前的爆炸事故而感到不安。
活动将在本周末的两天假期举行。
塔克与缪他们到底打算怎么度过,我并不清楚,但已暗自决定要悠哉地放松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