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十三卷 创作者二亚
  5. 第五章 你的就是我的
  6. 繁体版

第五章 你的就是我的
2017-06-23 09:44:00

		

奔驰在天宫市内的汽车后座。
DEM Industry执行董事艾萨克‧威斯考特盯著手上拿的小型终端机萤幕,愉悦地扬起嘴角。
「事态发展得真不错。诺克斯飞行员他们真是立了大功。要是我们导演这场戏,怎么样都会露出『马脚』。」
「──您是指『材料A』吗?」
坐在隔壁座位的艾莲偷看了终端机一眼,并且如此说道。威斯考特大大地点头回答:
「是啊。不过,现在或许用她的识别名〈修女(Sister)〉来称呼比较适当。」
「…………」
艾莲一语不发,沉思了一会儿后继续说道:
「……那真是万幸。不过,释放抓到的精灵,风险还是太高了吧?」
说完,她有些不悦地皱起眉头。
〈修女〉原本是艾莲在五年前亲手抓到的猎物,也是DEM Industry保有的唯一一名精灵。她会对这次的作战产生反感也无可厚非。
不过,威斯考特却觉得她那像孩子闹别扭的表情莫名好笑,不禁微微弯起嘴角。
「笑什么?」
「没什么,你说的没错。我们也有可能白白失去DEM最大的资产。不过,我们当时也的确束手无策了吧?」
威斯考特如此说完,艾莲便发出低吟。
「是这样……没错,可是……」
「这五年来,我们无所不用其极,持续不断对〈修女〉施以肉体、精神上的痛苦。然而她还是没有到达完全的反转状态。」
威斯考特瞥了艾莲一眼,继续说道:
「不过,三个月前降临在我们面前的〈公主(Princess)〉反转体实在是太美妙了。我们明明没有对她本身施以任何危害。」
威斯考特垂下视线,再三回味当初看到的反转姿态,语带陶醉地说道。
没错。难以忘怀的今年九月。威斯考特和艾莲成功使精灵〈公主〉反转。
而反转成功的原因──正是能封印精灵灵力的少年,五河士道。
与DEM敌对的秘密组织〈拉塔托斯克〉发掘出他的能力,他接二连三让精灵敞开心扉,封印她们的灵力。不过,在封印过程中与精灵们产生的信赖关系才是导致〈公主〉反转的主因。
「所以,我才决定先从自己的手中放走〈修女〉,放走我可爱又珍贵的精灵──在她脑内埋入超小型显现装置,并且让她忘记这五年来自己所遭遇的所有事情。」
这才是威斯考特下达命令,对〈修女〉实施的特殊「处置」。她势必完全不记得自己曾活生生地遭人开肠剖肚、头盖骨上曾被人开了一个洞,以及手脚曾被一公厘一公厘地削掉吧。
实施这个处置的理由分成两大种。
一种很单纯。就是历经长时间的实验与极刑,她的精神几乎处于崩溃状态。倘若不执行记忆处理,她甚至难以保持自我。
而另一种则是──
「……哦?」
威斯考特看见手上终端机显示的数值变得凌乱,抽动了一下眉毛。
「怎么了吗?」
「〈修女〉的精神状态似乎很混乱──看来五河士道不负我的期待,顺利打动了她的心。」
威斯考特扬起嘴角。
「五年前我们抓到〈修女〉的时候,她已经对人类失望透顶。很悲哀的,是她的那份能力所造成的。
──但现在可就不同了。她遇见了五河士道,和其他精灵一样体会到人类的温暖,原本感到厌烦的世界却出现了一线曙光。这不是很美好的一件事吗?」
威斯考特与艾莲四目相交,加深他脸上阴森的笑意。
「那么……」
「没错,执行吧。你先去准备──我一打暗号,你就启动安装在〈修女〉脑内的显现装置。如此一来,她便会在一瞬间『清楚地回想起她遗忘的五年记忆』。」
威斯考特看著终端机显示的数值,眯起眼睛。
没错。她获得了希望,体会到人类还是值得信任。
却浑然不知那正是──绝望的醍醐味。
「道理非常简单。比起只是弄掉玻璃珠,从高处弄掉比较容易摔碎。」
威斯考特如此说完,望向上方继续说了:
「──好了,去吧,艾莲。为了我们的夙愿。」
「是。你说的没错……艾克。」
艾莲轻声回答。威斯考特满足地点了点头后,紧接著将视线移到前方──坐在车子副驾驶座的人影。
「也要拜托你协助艾莲了。」
「…………」
少女一语不发地点点头回应威斯考特。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宛如污泥的灵力团块随著二亚充满痛苦的吶喊声从她的身体满溢而出。接触到灵力的地面,如同碰到水的盐山逐渐溶解。
不仅如此。发出吼叫声的二亚额头、手脚及身体每一寸肌肤都产生伤口,流出大量鲜血。
完全看不见是什么东西在伤害二亚。不过,「二亚的身体彷佛突然忆起伤口的存在似的」,有好几道伤口宛如皮肤绽放出花朵般裂开。那幅情景令人联想到虔诚信徒的身体产生的圣痕。
于是──不久后,那些鲜血和灵力覆盖住二亚的全身,使她的姿态发生变化。
是士道以前曾见过的修女轮廓。不过,她的模样却与士道记忆中的截然不同,呈现出不祥的样貌。
「二……亚……」
士道看著这幅情景,目瞪口呆地发出声音。
因为士道,不对──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曾经见过这样的光景。
灵魂结晶的反转。精灵陷入绝望深渊时引发的存在转换现象。
不过……士道百思不解。
十香和折纸过去也曾和二亚一样反转过──十香是因为亲眼目睹士道在她的面前差点被杀害;而折纸则是得知自己亲手杀死了父母。
然而,找不出任何可能的原因引发二亚产生反转。
真的没有任何预兆。
反而是在二亚打算走近这里的瞬间──
绝望降临。
「……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
「二亚……!为什么……」
七罪和四糸乃因为感受到二亚发出的强烈灵力而皱起脸孔,发出声音。
于是下一瞬间,二亚的身体颤了一下,宛如吊著丝线的傀儡动作僵硬地抬起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因剧烈疼痛而扭曲的痛苦表情。用自己的鲜血染成通红的模样宛如流著血泪的圣母像。
二亚发出沙哑不成声的声音。
「──〈神……蚀……篇……帙(Beelzebub)〉──」
呼应二亚的呼唤声,一本巨大的书籍出现在她的面前。
光是直视就感受到身体被重物压制般的强大压力。那无庸置疑是和过去曾见过的〈暴虐公(Nahema)〉及〈救世魔王(Satan)〉同一种类的「魔王」。
〈神蚀篇帙〉静止在空中,自动摊开,以惊人的速度开始翻动页面。然后页面从书本的中线处一张张散开,犹如下起暴风雪般飘散四周。
「这……这是……」
「士道,小心点。那是魔王的一部分,不是单纯的碎纸花。」
折纸语气平淡但话语之中充满了警戒心。彷佛回应折纸的话,散落在二亚周围形成魔法阵的〈神蚀篇帙〉的页面释放出黑暗的光芒。
「什么……!」
同时,士道惊愕地瞪大双眼。
因为有好几只形体漆黑的异形怪物从〈神蚀篇帙〉的页面中爬出。
「────────!」
异形发出分不清是咆哮还是惨叫的声音,同时往地上一蹬,朝士道一行人攻击而来。
「呜哇……!」
由于事发突然,士道不由自主地僵住了身体。不过──在异形的手快要触碰到士道之前,异形的身体便被一道光芒给吞噬,一半的身体消融在空气中。
士道立刻就察觉到发生了什么事。因为站在他后方的折纸显现出限定灵装,以天使〈灭绝天使(Metatron)〉攻击异形。
不对,不只折纸。现场除了琴里以外的所有精灵都穿上了限定灵装,显现出天使,面对产生黑暗的二亚与从黑暗中诞生的异形。
「大家……!」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但我知道不能置之不理。」
「周围这些碍事的家伙就交给我们!达令你就负责拯救二亚!」
十香和美九大声吶喊,采取备战姿势。于是更多页面从〈神蚀篇帙〉飞舞而出,从中出现无数只异形对抗两人。
「唔……」
士道看见二亚逐渐扩充的兵力,皱起脸孔,稍微压低了身体。
能封印精灵力量的人只有士道。既然如此,士道也只能直接逼近二亚──他本身也赞同这个方法。
但是,士道却对一件事感到不安。
「……假如我亲吻了二亚,能使她恢复正常的状态吗……?」
没错。士道一开始面对反转精灵十香时,是靠亲吻成功将她的意识拉回正常的状态。
而第二个反转精灵折纸则是靠士道从外面呼唤她以及「另一个折纸」从内部发出的声音,才使她清醒过来。
但是比起十香和折纸,二亚与士道的感情还不够深厚,而且现在仍不清楚造成她反转的原因是什么。他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用以往的方法是否真的能使二亚恢复原本的状态。
或许是感受到士道的忧虑,琴里从鼻间哼了一声。
「我怎么知道啊?不过,既然没有其他方法,就只能孤注一掷了吧。只能相信我们先前所做的努力,相信你的声音能传到二亚的心里。」
「……嗯,说的也是。」
士道稍微放松因紧张而僵硬的脸颊,露出锐利的视线凝视著二亚的身影。
她的模样异常、不祥──但内心深处似乎在发出悲痛的吶喊。
「我要拯救二亚。大家……请帮助我!」
「好!」
精灵们发出声音回应士道的呼唤。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
「──很遗憾,你不会如愿。」
某处传来一道声音。
紧接著一名少女全身穿著闪耀白金光辉的机械铠甲,隔著二亚从天降落到士道的对面。
披散在手臂和身体的浅金色头发,以及深信自己是全生物之中最强存在的超然态度。
少女俯看著士道一行人,接著说道:
「因为有我在。」
「……!艾莲……!」
士道皱起眉头,呼唤少女的名字。艾莲,艾莲‧米拉‧梅瑟斯。DEM拥有的世界最强巫师,同时也是以人身凌驾精灵的「超人」。
士道一行人表现出警戒的模样。艾莲将视线从他们身上移开后,看著被黑暗吞噬的二亚,眯起双眼。
「──原来如此。你这副模样还真是不错呢,〈修女〉。真不愧是艾克。」
听见这句话,琴里不悦地皱起脸孔。
「……我本来还想你出现的时机还真凑巧,原来是你们干的好事吗?」
「是啊。那个精灵的所有权本来就在DEM手里。真是太幸运了。我接下来要执行我的任务,如果你们现在乾脆爽快地离开现场,我今天就放你们一马。」
艾莲如此说完,做出驱赶士道等人的动作。士道紧咬牙根。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会把二亚交给你们!」
「──我没打算徵询你的意见。」
艾莲丝毫不在意士道说的话,握住背后装备的剑柄抽了出来。充满浓密魔力的剑身发出闪耀的光芒,形成光剑──〈王者之剑(Caledfwlch)〉。那是艾莲专用的装备。
或许是对她的动作产生反应,原本在二亚周围蠢蠢欲动的异形同时攻击艾莲。
不过,艾莲只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操作展开在身体周围的随意领域消灭那群异形。
「魔王的力量有些棘手呢。我就早点解决吧。」
说完,艾莲操作随意领域弹飞身体,举起〈王者之剑〉冲向二亚。
不过──就在艾莲快要逼近二亚的时候,亮起一道闪光,〈王者之剑〉的剑刃同时被弹开。
原来是位于士道附近的十香朝地面一蹬,挡住艾莲的攻击。
「才不会让你得逞!」
「你想要妨碍我吗?是无所谓啦──既然你打算这么做,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艾莲露出锐利的视线,释放出疾风迅雷般的斩击。
「唔……!」
十香皱起脸孔,挡下这记攻击。不过就算是精灵,也不可能发挥百分之百的灵力。面对最强巫师,形势非常不利。在几次交锋后,十香逐渐被艾莲压制。
「十香!」
「啧──十香一个人打不过她!耶俱矢、夕弦、美九去支援十香!四糸乃、七罪、折纸去解决二亚周围黑漆漆的家伙,替士道开路!」
在后方观察状况的琴里发出宏亮的声音。精灵们应声后,听从琴里的指示分成阻挡艾莲组和消灭涌现在二亚周围的异形组。
「对手是艾莲的话,十香她们也撑不久。必须尽早让二亚恢复正常!」
「好……!拜托你们了,四糸乃、七罪、折纸!」
士道说完后,三人便点了点头,开始挥舞各自的天使。
「给我……闪开……!」
「让开,你们太碍事了!」
四糸乃操纵巨大兔型手偶〈冰结傀儡(Zadkiel)〉,冻结空气中的水分止住异形们的脚步。
「〈灭绝天使〉。」
「……〈赝造魔女〉!」
折纸趁机利用〈灭绝天使〉一个不剩地射穿所有异形,七罪则是用〈赝造魔女〉将散落在地面的〈神蚀篇帙〉页面变成树叶。
在二亚面前蠢动的一部分兵力因此全部消失。
当然,四周还剩下一群异形,而且只要〈神蚀篇帙〉存在,敌人便会无止尽地增加。不过,只要有精灵们的辅助,让二亚在几秒之间处于毫无防备的状态绝非完全不可能。
然而──
「……!」
左方传来倒抽一口气的声音,士道不由自主地望向声音来源。
然后目睹了难以置信的画面,不禁皱起眉头。
因为折纸将天使〈灭绝天使〉的前端指向自己,释放出光线。灵装剥落,折纸按住渗血的侧腹部露出痛苦的表情。
「折纸!你这是做什么!」
「呀……!」
「哇!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不过,事态并没有就此结束。四糸乃与〈冰结傀儡〉的脚被自己的冷气束缚在地面,甚至连七罪也似乎受到〈赝造魔女〉光线的反射,变成一只臭脸的吉祥物。
三人全都用自己的天使攻击自己。看见这异常的事态,士道不禁露出困惑的表情。
然而,不仅如此。士道紧接著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
「什么……!」
「身……身体……动不了!」
琴里在士道后方大叫出声。看来琴里似乎也跟士道发生同样的现象。
这种感觉跟被巫师的随意领域束缚住身体有些不同。宛如自己的身体无视大脑下达的指示,擅自决定不动。
「怎么会这样……!」
就在这个时候,士道察觉到一件事。
那就是二亚灵装的一部分化为一支笔,自动在〈神蚀篇帙〉的纸面上书写著什么。
「……!未来记载……!」
没错。那是二亚曾经用〈嗫告篇帙〉展现过的能力。恐怕是在〈神蚀篇帙〉上写下与自己敌对的士道等人未来的行动吧。
不过,书写的速度之快根本无法与二亚展现过的相提并论。这样简直就像是和描绘未来的天神对抗。
「唔……唔──!」
士道在手脚施力想要前进。然而,头部以下却像是拥有另一个意志般完全不动如山。
这么做的期间,二亚依旧从〈神蚀篇帙〉的页面产生出异形,折纸等人消灭过的兵力再次重新聚集。
异形群缓慢但确实地逼近士道等人。
「可恶……!动啊!快动!要是我不在这时候行动,谁来拯救二亚啊!」
漆黑的异形朝士道的头伸出手。
士道发出吶喊声,全身使出力气。
「──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瞬间──
士道浑身发热,周围开始刮起狂风。
群聚在士道面前的异形一齐被吹飞,制止住士道身体的束缚也同时解除。
「这是……!」
士道对自己身体所发生的现象感到惊愕。不过,他马上就理解了。那道风无庸置疑是由八舞姊妹的灵力所引起的。
「士道!」
琴里从后方大喊。然而,琴里的身体似乎仍然不得动弹。折纸和四糸乃也一样,而七罪依然维持奇怪的吉祥物姿态。
士道见状,推断这情况恐怕和美九的「声音」一样。〈神蚀篇帙〉的未来记载虽然可以操纵被描绘之人的行动,但是──对于拥有能与之抗衡的灵力之人,无法发挥十全的效果。
既然如此,也难怪会造成这样的现状。士道虽然是人类,却拥有八人份的精灵灵力。
「──我去去就回。」
士道简短说完便迈步奔跑,离开原地。
当然,异形群也对此产生反应,朝士道前进。
然而不知为何,现在的士道不怎么感到害怕。
「──〈冰结傀儡〉!」
他高声吶喊,朝地面用力一踏。那一瞬间,以士道的脚跟为起点,周围逐渐冻结,将异形群的脚紧黏在地面。
没错。这是四糸乃的天使〈冰结傀儡〉。士道总觉得自己似乎能操控这个能力。
啊──原来如此。
士道终于理解朦胧意识中感受到的究竟是什么感觉。
这个月上旬,士道因为路径狭窄而导致灵力失控,藉由精灵们的帮助才恢复正常。
但那段期间,士道能够自由自在地操纵每个精灵的天使。
然后,当时的感觉还残留在身体以及内心的深处。
当然这种做法只是临阵磨枪。操纵每个精灵的天使,绝对比不过精灵本人熟练。
不过──现在只需临阵磨枪的能力。
士道打倒异形,开拓靠近二亚的道路。
寄宿在士道体内的七个天使的力量完全足以达成这个目标。
「──────────!」
异形群踩过被冰冻结脚部的异形,紧追在士道的后头。
士道举起右手,屏气凝神,呼唤它的名字。
「〈鏖杀公(Sandalphon)〉!」
于是,虚空中显现出一把大剑回应他的呼唤。士道将那把剑──〈鏖杀公〉横扫而去。
「喝啊!」
剑身闪耀的光芒划出一道圆弧形轨迹,将聚集在周围的异形群身体劈成两半。
当然,那个威力对士道的身体造成沉重的负担,肌纤维断裂,骨头嘎吱作响。为了修复身体,琴里的再生火焰从体内灼烧士道。
剧烈的疼痛与灼热感充满全身,所以──士道大叫出声。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这是使用美九的天使〈破军歌姬(Gabriel)〉所送出的镇痛之歌。要是这种声音也能称为歌曲,恐怕会挨美九的骂吧。但是那道声音穿过士道的耳朵,渗透到全身,减缓了几分疼痛和热度。
然后,士道横扫并排在一起的异形──
来到跪坐在漆黑污泥中央的二亚身边。
「二亚!你还好吗?不要丧失自我意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过,二亚没有回应士道的呼唤,只是宛如被腐蚀全身的痛楚支配,不断发出痛苦的叫声。
就在这个时候,士道想起某件事,猛然抖了一下肩膀。
他深吸一口气,发出宏亮的声音:
【二亚!】
没错。他施展的正是刚才使用在自己身上的〈破军歌姬〉之歌。士道将这个力量蕴藏在声音中,呼唤二亚的名字。
「──!」
于是,二亚的身体这才第一次对士道的声音产生反应,微微抖了一下。
【……!二亚!你听得见我的声音吗?我现在就来救你!】
「士……道……」
二亚微微动了动她那被鲜血濡湿的脸颊,发出沙哑的声音。
虽然不知道详细的情形,但士道从她的反应推测出这个状态可能是由她感受到的「痛楚」所引起。既然如此,只要用镇痛之歌消除她的痛楚,或许有可能将她的意识拉回这个世界。士道如此思考后,对二亚伸出手。
然而──
就在士道打算用手触碰二亚肩膀的那个瞬间──
「──不能做那种事喔。」
传来这道声音后,旋即有某个东西以超高速从遥远的天际飞来,在士道的眼前炸裂,释放出强烈的光芒。
「呜哇!」
士道被突如其来的冲击产生的风压往后吹倒。
但他心想自己不能在这种地方倒下,于是立刻调整姿势望向二亚。
「……咦?」
然后,士道目瞪口呆地发出声音。
因为那里在不知不觉间出现了一名刚才不存在的少女。想必刚才从空中飞来的就是她吧。
绑成公主头的金发、宛如映照出天空色彩的碧眼,特徵是有著一身白里透红的肌肤,活脱脱就是可爱的化身。
不过,她的脸上毫无表情──身上还穿著显示巫师身分的金属铠甲。
那是和艾莲相同类型的接线套装,以及白紫相间的CR-Unit。那副流丽的模样宛如中世纪的骑士盔甲。
但是,夺去士道目光的并非那位可爱的少女。
而是她手中握著的双刃光剑。
以及那把剑的剑尖贯穿腹部,如蝴蝶标本般被钉在地面的二亚的姿态。
「二──亚?二亚!」
士道大喊后,二亚的口中便吐出血块。
「你这家伙!对二亚做什么!给我让开!」
士道握住〈鏖杀公〉的剑柄,释出如裂帛般清厉的气势,同时朝少女挥剑。
然而,就在〈鏖杀公〉的剑刃快要触碰到她的时候,包围在她四周的随意领域挡下了士道的攻击。
「什么……!」
她的随意领域非常坚固而且浓密,精密度与艾莲的随意领域不相上下。
紧接著,少女眯起双眼,随意领域的范围便一口气扩大,轻而易举地弹飞士道的身体。
「唔哇!」
「士道──!」
士道在空中描绘出一道拋物线朝地面掉落,所幸折纸在千钧一发之际接住了他的身体。看来因为二亚受到伤害,导致〈神蚀篇帙〉的效果中断。
「抱……抱歉,折纸。谢谢──」
士道说到这里时止住了话语。因为在背后支撑住士道的折纸表情染上战栗之色,瞪视著将剑刺入二亚身体的少女。
「折纸……?」
折纸直勾勾地凝视著少女的脸,轻启双唇: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阿尔缇米希亚‧阿休克罗夫特?」
「…………」
即使折纸呼唤她的名字,那名被称为阿尔缇米希亚的少女看都不看折纸一眼。
她在握住光剑的手上施力,将剑尖抽离二亚的身体。
二亚的身体跳动了一下,鲜血如涌泉般从拔出剑的腹部溢出。
「二亚!」
士道大喊,想要冲到她身边,却受到浓密的随意领域阻碍而无法接近她。
阿尔缇米希亚缓缓举起一只手,正好举到二亚的胸口上方。
然后,她喃喃自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包围住她的随意领域便立刻出现变化──与此同时,二亚的身体开始发出黑色的光芒。
「……,…………,…………」
已经连声音都发不出的二亚微微颤抖著指尖。
于是下一瞬间,一颗宛如聚集黑夜凝结成宝石形状的物体从二亚的胸口出现。缠绕在二亚身体的灵装也同时化为黑色雾气,消失得无影无踪。
「……!」
「灵魂结晶!可是……那个颜色是──」
士道瞪大双眼的同时,折纸和琴里发出惊愕的声音。
没错。从二亚的胸口冒出的东西,和过去〈幻影〉将琴里变成精灵时所使用的宝石形状十分相像。
就在这个时候──
「……!」
士道半反射性地改变了视线的方向。
是因为显现出精灵之力,所以感觉变得比较敏锐吗?还是因为出现在那里的人类散发出来的气息非比寻常?士道分辨不出是哪一种原因,但是──他十分清楚有一个至今为止不存在的「异物」混进了这个地方。
不只士道,现场的所有精灵也都望向同一个方向。
「那名男子」在大家的注目之下,悠然走近二亚和阿尔缇米希亚的身边。
他拥有一头颜色黯淡的灰金色头发、一双铁锈色的眼珠,身上穿著漆黑的西装。
「艾萨克‧威斯考特……!」
士道露出锐利的目光恶狠狠地瞪著他,呼唤他的名字后,男子──威斯考特便扬起他的薄唇说道:
「好久没跟你面对面了呢,五河士道。别来无恙啊!」
威斯考特如此说道,并且在二亚的面前停下脚步。
接著凝视飘浮在她正上方的漆黑宝石,脸上浮现出至今未曾见过的洋溢著疯狂的笑容。
「太棒了,这就是──反灵魂结晶。」
威斯考特慈爱地仔细端详过宝石后,瞥了阿尔缇米希亚一眼。
「辛苦你了,阿尔缇米希亚。保险起见,让你潜伏在这里是对的。五河士道,以及〈拉塔托斯克〉的各位,我也要向你们道谢。多亏了你们,我才总算朝夙愿踏出了一步。」
威斯考特高声宣言,并且缓缓朝宝石伸出手。
「你……你要做什么!」
「──哈哈,你竟然还问我要做什么?『你至今都已经得到八名精灵的力量了』。」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士道皱起眉头说完,威斯考特便抓住反灵魂结晶──随便往自己的胸口塞。
「什么……!」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以反灵魂结晶为起点,漆黑的闪光发出如雷般「啪叽啪叽」的声响朝四周迸发而去。宛如只有这一带瞬间变成了黑夜,四周的景色完全改变。
数秒后──
那个「黑夜」开始慢慢缩小,被吸进威斯考特的体内。
那里已经不存在反灵魂结晶。
「呼──」
只有西装的胸口一片焦黑,全身带有灵力的艾萨克‧威斯考特站在那里。
没错,宛如──精灵一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威斯考特将身体向后仰,哈哈大笑。看见那副模样,琴里的脸上染上战栗之色。
「不会吧……他吸收了灵魂结晶吗……?」
「怎么可能……」
话说到一半,士道屏住了呼吸。因为威斯考特刚才所说的话掠过他的脑海。
「精灵的力量……?」
士道目瞪口呆地发出声音后,威斯考特便一脸愉悦地望向他。
「就是这样。」
然后朝天空举起一只手,大声吶喊:
「──〈神蚀篇帙〉。」
那强大魔王的名字。
「什么──」
士道发出慌乱的声音。与此同时,一度消失在虚空中的一本书出现在威斯考特的手边。
瞬间,威斯考特惊讶得瞪大了双眼。
「哦……?真是神奇呢。我虽然是第一次接触魔王,却对它的魔力和权限摸得一清二楚。是这样做吗?」
威斯考特像是指挥乐团似的挥动著手。
于是,配合著他的动作,〈神蚀篇帙〉的页面像二亚当时一样飞舞起来,从中爬出好几只形体漆黑的异形。
「什么……!」
士道发出惊愕的声音。因为他万万没想到威斯考特和他一样吸收了精灵之力后,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操纵魔王。
「原来如此……可以将记载在书上的存在具体呈现出来啊。哈哈哈,不愧是魔王,能扭曲世界道理和逻辑的力量。你不觉得很棒吗?」
「唔……」
士道紧咬牙根,瞪视威斯考特。
就在这个时候,和十香等人交战完毕的艾莲降落在威斯考特的背后。
「艾克。」
「喔喔,是艾莲啊。你也辛苦了。你看,这就是照耀我们的道路,魔王庄严的光辉。」
「──真是太棒了。不过,还不够。」
「是啊,光是这样还不够。只有一个,远远不足以达成我们的夙愿。」
威斯考特将如利刃般锋利的视线投向折纸等人。
同时,十香一行人气喘吁吁地来到士道的身边。看来她们也和艾莲一样,看见一连串的骚动而回到这里吧。
「士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可是二亚她……!」
士道等人处于最恶劣的状况。对手是世界最强的巫师艾莲和与之并驾齐驱的阿尔缇米希亚,以及──获得魔王〈神蚀篇帙〉的威斯考特,还有蠢蠢欲动的无数黑色异形。就算士道这方有多名精灵,但敌人还是太过强大。
不对。重点在于,必须尽早替二亚治疗伤势。如此一来,他们便无暇与威斯考特等人交战。到底该如何是好──
就在士道额头冒著汗水思考的时候,威斯考特突然莞尔一笑。
「──不过,我已经达成得到魔王这个最大的目的。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
听见威斯考特说的话,士道皱起了眉头,他在握住〈鏖杀公〉的手上施力。威斯考特的个性十分狡猾,因此士道推测他有可能故意这么说,引诱己方放松戒备,唆使艾莲或阿尔缇米希亚攻击他们。
然而,听见这句话后,站在他背后的艾莲却歪了歪头回答:
「这样好吗?」
「没事。一口气得到复数的魔王,我的身体也吃不消啊。再说──」
威斯考特说著扬起嘴角,做出弯月的形状。
「乐趣要一个一个享受才不会浪费嘛。」
「……!」
瞬间,士道感觉到精灵们同时倒抽了一口气。
以前他见到威斯考特时所感受到的异样感一口气膨胀了。
用冷酷或残忍这类的词汇来形容这个男人似乎不太贴切,他更符合──「异类」这个词。
没错。士道对这个男人隐约感受到的恐惧,与其说是对一名拥有强大力量之人感到害怕,倒不如说是对处于自己常识范围外的人会如何「不按牌理出牌」而感到害怕来得比较适当。
「──我知道了。那我们走吧。」
「好,走吧。」
威斯考特如此说完,艾莲和阿尔缇米希亚便轻轻点了点头,朝地面一蹬。
原本展开来防御精灵们的随意领域往内收缩,三人的身体同时飘浮在空中。
「五河士道和各位精灵,不久后的未来再见吧。你们就好好享受这短暂的安宁吧。」
「什……等一下!你要去哪──」
「士道!」
士道想追上去,却被琴里抓住衣角。在士道转移注意力时,威斯考特等人已消失在空中。
「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你冷静一点!现在追上去也于事无补!再说──」
琴里将视线投向仰躺在地的二亚的方向。士道赫然屏住呼吸。
「二亚!」
他蹬向地面,冲向倒在血泊中的二亚身边。
她全身的伤口令人怵目惊心,但被阿尔缇米希亚的剑刺穿的腹部伤势尤其严重,不管怎么保守估计,都是致命伤。二亚勉强从喉咙深处呼吸,不过任谁看来都知道她不可能支撑太久。
「可恶……!琴里!显现装置呢!」
「已经准备好了!可是〈佛拉克西纳斯〉无法飞行,这样就没办法将她传送到目的地!我已经派人开车过来了,再等一下!不过……〈拉塔托斯克〉也没有治疗过灵魂结晶被夺走的精灵!不知道会变得怎么样──」
「唔──」
士道皱起脸孔,折纸便出现在他旁边。
「总之,这样下去她的性命很危险。先止血吧。」
「说……说的也对。可是该怎么止血……」
「在腹部大量出血的情况下,没有专门的设备很难止血。若是用普通的紧急处置,顶多就只有用布压住伤口这个方法了。可是,这么做没有什么太大的效果。」
「那么,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你冷静一点。七罪──」
「咦!」
突然被叫到名字,七罪发出吃惊的声音。
「啊,对……对喔……!」
但是过了一会儿,她似乎明白了折纸的意图,于是小跑步来到二亚的身边。
「〈赝造魔女〉……!」
七罪如此说完便对二亚举起扫帚形状的天使。结果,隐藏在前端的镜子便发出光芒,消除了二亚身上令人目不忍睹的伤口。
伤口并非完全治愈,而是利用〈赝造魔女〉的力量将二亚伤痕累累的身体变化成完好无缺的样貌。
「我想这样……应该会好一点。不过,流失的血没有复原,损伤的内脏也没有正确地修复。还是得尽早治疗才好……」
宛如在印证七罪说的话一般,二亚的状态越来越恶化。伤口是愈合了,但脸色却越来越苍白,就连仅存的呼吸也越来越微弱。
「可恶……二亚!你听得见我的声音吗!车子马上就来了!」
士道握住二亚的手大喊,像是在为她祈祷。
不过,他的吶喊依然徒劳无功,二亚的手越来越冰冷。士道因为不耐烦、焦躁和无力感,用拳头捶打地面。
就在这个时候──
「……!等一下,士道!」
十香像是察觉到什么事情似的在二亚的身边蹲下。
然后集中精神,露出锐利的视线凝视著二亚,接著猛然抬起头。
「果然没错……士道,二亚还残留微弱的灵力!」
「你说什么!」
士道瞪大双眼后,琴里便像是察觉到什么事情似的大吃一惊。
「原来是这样……在从天而降的那个女人刺伤二亚之前,你已经将二亚的意识拉回了一些……!在那个时间点,她就已经不处于完全的反转状态了!」
「这……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被威斯考特夺走的灵魂结晶很可能不是完整的状态!我想二亚的身体应该还保有少许的灵魂结晶……!」
「……!」
琴里说到这里,士道抖了一下肩膀。
因为这个月上旬,士道灵力失控平息后听到的话掠过他的脑海。
「琴里──你说过我跟大家之间有一条看不见的路径连系在一起,灵力会透过那些路径不断地循环……对吧?」
「我是说过,那又……」
此时,琴里似乎也察觉到了士道的想法,因此瞪大了双眼。
「士道,你该不会──」
「没错──听天由命吧,我要封印二亚……!」
没错。士道和被他封印的精灵之间有灵力在流动。既然如此,只要顺利在他和二亚之间形成路径,那士道和其他精灵的灵力或许就能提供给二亚。
当然,士道并不确定二亚对他的好感度是否上升到能够封印的领域。
但是就如琴里刚才说的,现在只能相信了──相信士道和所有人的心意已经传达给二亚。
「──二亚,拜托你,接受……我吧。把我的力量全部拿走都没关系!所以──!」
士道如此恳求后,便在大家的注视下慢慢靠近二亚的脸庞──唇瓣交叠。
一瞬间,士道因为碰触到有如无生命物体般的冰冷嘴唇而脸颊僵硬。
不过,他立刻便微微感受到有一股温暖的东西流进自己的体内。
「……!」
那无庸置疑是封印精灵力量时的感觉。士道抽离嘴唇,呼唤二亚的名字。
「二亚!二亚!」
「快点醒来吧,二亚!」
「二亚……!」
精灵们也跟著士道大声呼喊二亚的名字。
不久,二亚的眼皮微微颤动。
然后发出沙哑的声音。
「…………用不著……一直叫我,我也……听得到……啦……」
「──!二亚!」
士道大喊后,二亚再次垂下双眼,轻轻动了动嘴唇。
虽然没听到声音,但是──她的唇形看起来像是在说「谢」「谢」「你」这三个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