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第十三卷 创作者二亚
  5. 第一章 别慌,这是精灵设下的圈套
  6. 繁体版

第一章 别慌,这是精灵设下的圈套
2017-06-23 09:44:00

		

「嗡嗡嗡嗡嗡嗡……」床铺随著低沉的驱动声被吸进巨大的检查机器中。
「唔……」
五河士道躺在床上,微微皱起眉头,闭上双眼。
虽然以往也接受过几次这种检查,但果然不怎么舒服。该说像是被巨大的生物生吞下去一样吗?使人感受到一种生物根本的原始恐惧。
机器完全吞没士道的身体后发出光线,舔拭般扫描了几次他的身体。
几分钟后,那台机器才终于将士道躺著的床给吐了出来。
「──好,已经检查完毕了,士道。」
「嗯……」
士道听见从上方传来的声音后,缓缓张开闭上的双眼。
于是便看见床旁边站著一名个头娇小的少女。她用黑色缎带将头发绑成双马尾,有著一双如橡实般圆滚滚的大眼,嘴里还含著加倍佳棒棒糖。光看她的这些特徵,应该只会觉得她就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吧。
不过,她身上穿著的深红色军服以及脸上超然的表情,使她年幼的容貌散发出一股奇特的威严。
这也难怪。因为这名少女正是士道的妹妹,同时也是〈拉塔托斯克〉的司令官,五河琴里。
「身体怎么样?」
「嗯,没问题。不过……这要做到什么时候?感觉已经做了半个多月……」
士道苦笑著坐起身子。没错,以往在封印精灵灵力后也会像这样接受身体检查,但这次检查的期间莫名地长。
士道瞥了一眼刚才吞食自己的机器。那是一台横放的巨大圆筒形机器,很像MRI装置。它的模样宛如一只张开大嘴的大蛇。
或许是看见士道的表情,琴里唉声叹了一口气。
「我说啊……士道,我应该说明过了吧?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处于何种状态呀?」
「唔……」
听琴里这么一说,士道开始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因为这个月上旬,士道和精灵之间的路径变狭窄,阻碍了灵力循环,导致士道的灵力失控。
多亏所有人的帮忙才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不过自从发生那件事之后,琴里就比以往还要担心士道的身体。
「抱……抱歉……当时的记忆实在是太模糊了,我很难感受到事情的严重性……」
士道一脸抱歉地如此说完,琴里便发出「唔……」的一声尴尬地移开视线。
「……哼。说的也是,算我错吧。」
「啊,没有啦,也不是这样……」
看见琴里的反应,士道搔了搔头。
两人有好几秒都没有说话。
通常这种时候,琴里都会抱怨或讽刺个几句。但关于这件事,琴里似乎觉得自己也有责任而心情低落。
「啊……」
总觉得不太自在。士道并没有想挨琴里骂的这种兴趣,只是看见琴里无精打采,身为哥哥的他心里也难受得很。
士道在床上转过身,以流畅的动作紧抱住琴里的身体。
「怎么了嘛,别闹别扭嘛~~哥哥会很寂寞耶~~」
「什么……!喂……喂,你干嘛啊!」
「好吗,琴里?」
「啊~~讨厌,别黏著我啦!」
琴里满脸通红,使出一记手刀攻击士道的头顶。感觉平常的琴里又回来了。士道按住隐隐作痛的头,轻轻微笑。
「……搞什么啊,很恶心耶。你果然哪里有毛病吧?」
「没有,刚才那一击让我恢复正常了。谢谢你,琴里。」
士道说完,琴里像是察觉到什么事情似的脸颊更加通红,撇过头去。这副模样莫名可爱,于是士道摸了摸她的头。琴里微微抖了一下肩膀却没有挥开士道的手,而是接受了他的抚摸。
就在这个时候,传来轻微的咳嗽声。
「……抱歉打扰你们一下。」
「──!」
听见这道声音,琴里抖了一下身体后立刻挥开士道的手。
「喔,原来是令音啊,你来得可真快呢。结果已经出来了吗?」
接著表情透露出些许动摇,面向声音来源方向。士道也配合琴里的动作,望向同一个方向。
不知不觉间,那里站著一名身穿〈拉塔托斯克〉制服的女性。简单扎起的长发以及一双装饰著深深黑眼圈的眼眸,胸前口袋里还塞著一只伤痕累累的小熊玩偶。不过可能是被她丰满的胸围压住的关系,看起来挤得有些难受。
她是村雨令音,〈拉塔托斯克〉的分析官,同时也是琴里的朋友。
「……是啊。虽然不如〈佛拉克西纳斯〉那边的机器,不过这台机器也有搭载显现装置。」
令音翻阅手上笔记板夹著的文件说道:
「……就结果看来,小士发出的灵波反应非常稳定,在基准值以下。不用这种等级的设备详细检查的话,很难感应出来。和精灵们之间的路径状态也很正常的样子……这样的话,以后只做平常的定期检查应该没有问题。」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
士道如此说完,挺起身子伸了一个懒腰。
士道等人目前正位于〈拉塔托斯克〉拥有的地下设施一角。由于空中舰艇〈佛拉克西纳斯〉正在修复,每次都必须来到这里做检查。
再加上现在已经是十二月下旬。虽然学校正在放寒假,但接下来就岁末年初了,可以预见会有许多事要忙。能恢复定期检查,自由运用其他时间,对掌管家里厨房的士道来说是非常值得庆幸的事。
「……不过……」令音彷佛察觉到士道的意图,接著说道:
「……没问题的只是你的身体。」
「咦……?」
听见令音话中有话的语气,士道的表情不由自主地严肃了起来。
「你……你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有哪个精灵出现了什么问题吗!」
「……不,这倒不是……问题在于你身体异常时体能测验的纪录,以及灵力失控时追求亚衣、麻衣、美衣和冈峰老师的事情还没解决。」
「咳咳!」
听见令音说的话,士道不禁呛了一下。
没错。听说因路径变狭窄而导致意识朦胧的士道在半下意识的情况下,做出了平常不会有的举动。
「……关于体能测验的事,现在正在思考对策。五十公尺短跑的时间有点难处理,不过……我打算以强烈的顺风助力,或是当时你吃的感冒药是个人从国外买回来的,偶然含有兴奋剂检查验出的成分这类藉口来敷衍过去。」
「感觉那又会产生另一种问题……」
但总比精灵的事情曝光来得好一些。士道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不过真要说的话,后者的麻烦比较大。想必令音也了解这一点,只见她继续说道:
「……亚衣、麻衣、美衣那边还能以开玩笑带过吧。你下次见到她们的时候记得再跟她们解释一下。重点在于冈峰老师。总之,我已经先让她取消结婚场地的预约了……」
「咳咳!」
令音口中说出意料之外的话语,使士道再次呛咳了一下。
「结……结婚场地的预约……!」
「……是啊。我已经试著模糊细节,向她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她基本上是理解了,不过最后还是只能由你亲口向她解释这个误会。过几天我会安排你们见面,在寒假过完前解决吧。」
「……让……让你费心了……」
士道额头冒出汗水,低下头如此说道。
就在此时,令音穿的军服口袋恰巧响起了「哔哔哔」的闹铃音。
「嗯?已经这个时间了啊。」
「你有什么事吗?」
「……是啊。等一下我还有其他安排。」
「这样啊,那我最好先离开吧。」
士道说完后,令音点了点头回应他,而琴里则是对他挥了挥手。
「……嗯,不好意思啊。」
「我应该也要在晚餐之前才能回去。要派车送你吗?」
「嗯……今天就不用了。机会难得,我买完菜再回去。」
「是吗?那待会儿见。」
「好。」
士道轻轻挥了挥手后走出房间。
接著来到设置在房间隔壁的更衣室,将病服换成便服,轻轻转动肩膀并走在走廊上。
走著走著,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确认时间后,得知现在才下午两点左右。
「嗯……时间还这么早啊。那好,今天要做什么菜呢……」
士道在脑海里思考著晚餐的菜色,发出「喀喀」的脚步声。
不久后,前方传来两道脚步声,越来越近。
「喔喔,士道。你现在是要回家吗?」
「已经检查完毕了吗?」
一名体格精壮的眼镜男和特徵为长刘海的女性向他搭话。他们分别是〈拉塔托斯克〉的机构人员,中津川宗近与椎崎雏子。两人应该是外出买东西了吧,手上都提著白色塑胶袋。
「对。数值好像也很正常,终于解脱了。」
「哈哈,那就好。毕竟身体是一切的资本嘛。」
「就是说啊。你得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才行。」
「哈哈……我会注意的。你们两位是出去买东西吗?」
「是啊。在〈佛拉克西纳斯〉上没办法随意外出,但在这里就可以轻易出去地面上。」
「啊,的确如此。」
士道说完点头同意。这个设施的出入口位于盖在天宫市一角的住商混合大楼内,所以较能随意外出。
当然,由于不能让一般市民发现〈拉塔托斯克〉的存在,所以有适当的公司进驻这栋大楼。中津川两人现在也不是穿〈拉塔托斯克〉的制服,而是一副上班族的模样,一身西装外加一件大衣,脖子上还挂著员工证。看见他们这身打扮,肯定不会有人认为他们是秘密组织的一员吧。
「话是这么说啦,但还是有点寂寞呢。毕竟身为男人最自豪的,还是在飞翔于空中的机动战舰上执行任务!真希望〈佛拉克西纳斯〉能尽早回归战线呢!」
中津川紧握住戴著露指手套的手,眼镜发出闪耀的光芒。士道看见他热血的模样后露出苦笑,不过……士道也是男生,多少能理解他的心情。
「所以……你们两个买了什么东西回来?」
士道询问后,两人便轻轻点了点头,接著亮出手上的塑胶袋。
「我是买零食,顺便买司令托我买的东西。」
「加倍佳棒棒糖吗?」
「啊,你知道呀?」
士道说完后,椎崎便笑著回答:「不愧是司令的哥哥。」
「我也买了要放著吃的零食──还有这个。」
中津川随后从塑胶袋里拿出一本书。
那是B5大小的少年漫画杂志。封面画著一名举著剑的少年,上头印著《周刊少年BLAST》的字样。
「嗯?这是……BLAST?」
「对。是今天发售的最新一期。你也看过这本杂志吗?」
「当然看过啊。我们这个年代很少人没看过吧。」
士道歪了歪头,像是在表达「那又怎么了吗?」,于是中津川扬起嘴角,指向封面左下角。
「到底怎么了啊,这是……咦?」
士道照著中津川指的望向那里,然后──瞪大了双眼。
中津川见状,满足地点了点头。
「没错。长期停止连载的本条苍二画的《SILVER BULLET》,终于又开始连载啦!」
「哇,真的耶。我也有看过他这部作品。我记得好几年前他突然停止连载,之后就一直没有消息对吧?」
「是啊!之前绘声绘影地传闻是作者跟编辑部闹翻、作者突然生病、藉口腰痛一直停止连载其实只是沉迷于打电动给我认真工作,本条!之类的……我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竟然能看到《SILVER BULLET》的后续……!」
「是喔,呜哇~~超怀念的!」
当士道与中津川热烈地谈论漫画话题时,椎崎突然抽动了一下眉毛,从口袋拿出手机,抵在耳边。
「──我是椎崎……啊,是,我明白了。我立刻过去。」
看来似乎有紧急要事需要处理。椎崎切断通话后,一脸抱歉地对士道说:
「不好意思,我得走了。可以麻烦你把这个拿给司令吗?」
椎崎说完便将手上拿著的其中一个购物袋递给士道。士道理所当然地点头答应。
「当然可以啊,工作加油。」
「谢谢你,帮了我一个大忙。那我就先告辞了……」
椎崎低头道完谢,便踩著碎步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士道目送她的背影,接著中津川也猛然举起手说道:
「那么我也告辞了。我必须在休息时间结束前看完《SILVER BULLET》!」
「哈哈……那么,下次见。」
士道说完,中津川也朝椎崎的反方向离开。
「好了──那我就快点把东西送过去吧。」
士道轻轻甩动手中的购物袋,返回来时路,然后打开房门。
「喂──琴里,椎崎小姐要我把这个拿给你……」
说到这里,士道僵住了身体。
不过,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房间里除了琴里和令音之外,还多了一个娇小的少女……而琴里正气喘吁吁地将那名少女压倒在床上,粗暴地拉开她身上穿著的病服。
「呀!呀啊啊啊啊啊啊!」
「你这家伙!给我安分点……!这样很难脱耶!」
「琴……琴里……?」
看见展开在眼前的令人头晕目眩的秘密花园,士道发出呆愣的声音。琴里这才终于察觉到士道的存在,惊讶地抖了一下肩膀。
「士……士道!你不是回去了吗?」
「没……没有啦,就刚才有人托我拿东西给你……」
士道尴尬地移开视线。
「该怎么说呢……抱歉。不过,我觉得硬来不太好喔……」
「你肯定误会了什么吧!」
琴里发出高八度的声音说完,便将压倒在床上的少女衣服整理整齐,伸手将她拉起来。
那名少女的个头跟琴里差不多。她将头发绑成一束,左眼下方有一颗爱哭痣。身上穿著的是刚才士道也穿过的病服,但她的脸色十分健康,根本不需要穿病服。
看见她的容貌,士道不禁瞪大了双眼。
「真那!」
「咦……?啊,哥哥!」
士道呼唤她的名字后,少女便吃惊得高声大喊。
没错。坐在床上的正是自称士道亲妹妹的少女,崇宫真那。
「没错。她过去太糟蹋自己的身体了,所以这次我打算帮她做个详细的身体检查。可是这孩子打死不做。」
「我才不做,我身体好得很!没问题的啦!」
「…………」
琴里狠狠瞪了真那一眼。真那脸颊流下汗水,露出苦笑。
士道听见这段对话,倒是回想起来了。听说在他灵力失控的时候,DEM趁机袭击,是真那出面阻止才没让对方得逞。
「对喔……听说你也帮助了我。谢谢你,真那。」
「哥哥……」
士道说完后,真那便咧嘴一笑,当场站起来。
「干嘛那么见外。凭我们两人的感情,还客气什么!」
「哈哈……说的也是。」
士道也被真那的情绪感染,搔著脸颊笑道。
接著,真那开朗的笑容却突然转变成认真的表情,目不转睛地盯著士道,慢步走向前。
「对了,哥哥。我有一件事想当面问问你……」
「嗯,什么事?」
「就是当时你说的──」
真那话才说到一半,琴里就发出「唔!呵!呵……」类似含笑的声音,搂住真那的肩膀。
「真~~那~~?你干嘛一边跟士道说话一边慢慢拉开距离啊?」
「咦!啊,呃,我可不是想要逃走喔……」
琴里用极其友善却又莫名冷到骨子里的语气说完,真那便露出苍白的脸色。从士道的位置看不太清楚,但隐约能感受到琴里的表情肯定很吓人吧。
然而,琴里却呼地吐了一口气,接著说道:
「──别误会,我并没有在生气。这次要不是有你帮忙,下场不知道会有多凄惨。我真的很感谢你。」
「琴里……」
或许是从琴里的话语中感受到赦免的意念,真那放松了她些许僵硬的表情。
然后,琴里放在真那肩膀上的手同时使力。
「所以,你用不著那么害怕。你不顾自己的身体状态冲出去,不考虑后果地尽情使用显现装置,然后下落不明,却和令音偷偷交换联络方式。这些事情,我一~~点都不在意。」
「噫……噫~~~~!」
琴里的手指陷进真那的肩膀。真那眼眶泛泪,猛力地摇了摇头。
「喂……喂,琴里……你可不要太乱来喔。」
士道说完,琴里便凶狠地瞪向后方。
「别把人说得那么难听嘛。再说,我可没看过比你们兄妹俩更胡来的人了。」
「唔……」
「这个嘛……」
士道和真那的脸颊滴下汗水,支吾其辞。被琴里这么一说,他们实在也难以反驳。
琴里看见两人的模样后唉声叹了一口气,接著将视线移回真那身上。
「总之,这次我不会再让你逃跑了。我要彻底检查你的身体,施予适当的治疗。觉悟吧,我要连你屁股上有几根毛都检查得一清二楚。」
「呀!呀啊啊啊!」
琴里如此说完便一把揪住真那的肩膀。真那胡乱地动著双脚,发出尖叫声。
「哥哥!救~~救~~我~~啊!」
「不,你必须接受检查才行吧……再见啦。」
士道转过身将购物袋放在旁边,听著真那悲痛的叫声走出检查室。
接著向前走了一段路后,搭乘电梯,穿过三扇保安严密的电子门,来到住商混合大楼内。这里的内部装潢与刚才宛如秘密基地的装潢截然不同,非常普通,令士道有种一时半刻适应不过来的感觉。
「好了……」
士道脑海里浮现这一带的地图,迈步前进。
住商混合大楼距离商店街不远。走个十分钟后,熟悉的街景便映入眼帘。
不对──正确来说,出现在眼前的商店街风景与几天前有著微妙的差异。
圣诞节只过了一天,街上的风貌就从西式风格一下子转变成日式风格。各个店家前面原本摆放著圣诞树,如今却装饰著门松,而圣诞花环也改成了稻草绳结注连饰。曾经如此猖獗的圣诞老人和驯鹿几乎已经不见踪影,只存在于疑似前一天卖剩的蛋糕包装上,显得莫名难堪。
这种变化的速度和毫无操守的情况每年都会上演。不过仔细想想,这或许是一种颇有意思的现象。因为直到昨天为止还播放著《普世欢腾》、《平安夜》等圣诞歌曲的人们,如今则是处于播放新年歌曲《正月》的状态。虽然日本人一提到欢庆活动就不在乎什么宗教、国籍的问题,不过如此大型的活动只隔了约一个星期又要接著举办,还真是匆忙,也难怪连师父都要到处忙碌奔走了(注:日本称十二月为师走,意指僧侣为了诵经,东奔西跑的月分)。
士道望著因年底而充满活力的商店街,呼地吐了一口气。
「虽然每年都这样……不过这转换的速度还真快呢。该说是做生意的意志真坚强吗?」
话虽如此,士道也没有要批评抱怨的意思。真要说的话,他反而还欢迎得很呢。
街上有活力是好事,重点在于这个时期店头会摆出平常没卖的豪华食材,也会祭出许多特卖折扣,不论是只逛不买还是实际买来做料理都令人感到欢欣。
「话说回来,今天要做什么菜呢……」
士道将手抵在下巴思索。
由于昨天是圣诞节,他才刚鼓起干劲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餐,而且再过几天就要过年和放新年假期了。虽说〈拉塔托斯克〉会负担精灵们的餐费,但经常让她们吃得太丰盛对身体也不好。
士道决定今天做的料理不要太豪华,但要兼顾美味。
「这样的话,果然还是要吃日式料理吧……最近都没有吃鱼。」
士道自言自语般呢喃,「嗯、嗯」地点了点头。
时间是下午两点三十分。太阳还高挂在天空,但因为是十二月下旬的关系,气温非常低。不用像夏天那样非得在最后才买生鲜食品不可,这一点值得庆幸。士道沿路到熟悉的店家购买需要的食材。
「──很好,差不多就这样了吧。」
约三十分钟后,士道大致买完晚餐的材料,离开商店街,踏上归途。
就在这个时候──
「……嗯?」
士道在转角处突然停下脚步。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有一名少女趴倒在士道前方。
「什么……!」
面对这出乎意料的事态,士道抖了一下肩膀。
「你……你还好吗?」
士道急忙冲向前,将购物袋放到地上,打算扶起那名少女。
然而,士道却突然停止动作。因为他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发现有人倒在路旁时最好不要随便移动对方,要是对方发生车祸或是头部受到重击,改变姿势有可能会丧命。
就在士道思考著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少女的指尖突然抽动了一下。
接著,她摇摇晃晃、有气无力地抬起头。士道因此看见原本亲吻地面的少女容貌。
年龄大概长士道一两岁吧,有著一双丹凤眼以及薄唇,鼻梁挺直,五官端整。但如今她的脸上却显露出疲惫不已的神色,脸颊消瘦,黑眼圈极深。感觉与其说被车撞,倒不如说是过劳昏倒还比较有说服力。
不过,幸好她还有意识。士道扶著少女的肩膀,帮助她坐起身子。
只看背面还看不太出来,少女似乎只穿著居家服外加一件大衣。在这寒冷的天气,脚上居然没穿袜子,只穿著拖鞋。她若不是对这身打扮有偏执的爱好,大概就是住在附近的居民吧。士道半夜去附近的便利商店时,偶尔也会以类似的打扮出门。
此时,少女眼睛集中焦点望向士道的脸后,颤抖著乾燥的嘴唇发出细小如蚊的声音:
「──肚──饿……」
「咦?你……你说什么?怎么了吗?」
士道反问后,少女便再次重复她说的话。
「……肚子……好饿……」
「………………什么?」
士道不禁傻眼。接著,少女的肚子传来「咕噜噜噜噜……」的叫声。
几分钟后,士道背著倒在地上的少女,依照她的指引走在路上。
「……嗯,不好意思啊,少年……」
背上的少女发出有气无力的声音。
结果,虽然少女意识清醒但坚持主张她肚子太饿走不动,所以士道只好送她回家。
「不会……倒是你真的没事吗?不用去医院……」
「啊~~没关系没关系,我又没有生病。再说,去那种地方太浪费时间了。」
少女挥了挥手如此说道。
「你用不著对我这么客气啦。我最受不了这种拘谨的态度了。」
「喔……是这样吗?」
「啊~~你又客气了。」
「是……是喔。」
听见少女随便说话的口吻,士道脸颊滴下汗水,立刻修改了用词回覆她。
这名少女与她纤细的外表相反,非常有胆识且不拘小节。
应该说,在这个丰衣足食的现代日本,她会饿倒在路边就已经够特殊了。因为看见出乎意料的光景而大吃一惊,以致于士道到现在都还没问少女原因。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使她饿倒在路边?
「啊,送我到那间公寓。」
就在士道思考著这种事情的时候,背上的少女猛然抬起右手指向前方。
士道循著少女的指尖所指示的方向移动视线──不禁瞪大了双眼。
因为他视线所及的是一栋比周围建筑物约高出一倍的高楼公寓。
「咦?这里吗?」
「嗯,对啊。啊……你该不会以为我住的地方应该要更破烂吧?」
「没……没有啦,我没那么想……」
士道不由得支支吾吾了一会儿。因为的确被她说中了。
公寓基本上是高度越高,价钱也就越贵。少女的穿著打扮非常平民,实在无法跟眼前的高级公寓联想在一起,这是不争的事实。
「嘿嘿嘿,你老实说没关系啦。该怎么说呢?这就是所谓的反差吧?就男生来说,不会觉得这样的反差很令人心动吗?」
「……呃,那个,我有点不是很清楚。」
士道眉心刻划著皱纹如此回答。该怎么说呢……与其说这种反差令人心动,倒不如说他掌握不太到这名少女的性格。
「──啊,少年,不好意思,可以拜托你送我到家里吗?说也奇怪,我的脚就是动不了呢。果然不使用的话就会慢慢退化吧?」
「喔,是可以啦……但是你真的不用去医院吗?」
士道没有什么急事要处理,送她回家也无妨吧。重点是,要是把少女扔在这里不管,万一她饿死在路上,士道的良心也过意不去。其实照常理来想,根本不可能发生这种事情,不过对方可是将饿倒在路旁这种宛如漫画的情节具体表现出来的少女,绝不能疏忽大意。
士道调整了一下背少女的姿势后,走向公寓入口。不过,他立刻就被自动锁大门挡住去路。
「哎呀……」
这种等级的公寓,有安装自动锁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不过,住在这里的居民现在只能在士道的背后直接操作面板,输入密码。
就保全方面来说或许不太建议这种做法,不过情况特殊。士道对他背上的少女说道:
「我闭上双眼,你就趁机──」
「啊,我家是一八〇一号房,密码是一二三四。」
「你的保全观念咧!」
听见少女满不在乎地就把房号和密码告诉自己,士道不由自主地发出奇怪的叫声。
「咦!刚才的吶喊声是怎样?超有趣的。再叫一次、再叫一次。」
「重点不在这里吧!你怎么可以把这些资讯告诉我啊!」
「咦?为什么不能告诉你?」
少女深感意外地反问。士道克制自己想胡乱搔头的冲动,继续说道:
「基于保全方面的问题,不能告诉我吧!要是被住在这里以外的人知道密码,对方有可能会随便闯进公寓吧!我们算是刚认识,而且我又是男生耶!」
士道用说教般的口吻如此说完,少女便用手摀住嘴巴回答:「哎呀!」
「原来少年你会做出这种事喔?讨厌,真是意外。」
「我才不会咧!只是一般来说,有这种危险性罢了!」
「……啊,原来如此。看起来像草食系,其实是肉食系……这种就是大众喜爱的反差啊。我又长一智了。」
「你有在听别人说话吗!」
「有、有,听得可仔细了。然后啊,我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啦,少年你闯进女生的房间后,第一件会做的事是什么?」
「你根本没在听嘛!」
就在士道被少女气得大声吶喊的时候,他突然感受到一道视线。
「嗯……?」
接著他望向视线投来的方向……僵住了身体。
他看见一名女性的身影。应该是这栋公寓的管理员……叫作公寓门房吧。她正在公寓的大厅里,朝在入口处吵嚷的士道两人投以怀疑的目光,而且一只手还放在电话上,可能是方便随时报警吧。
「啊,啊哈哈……」
士道脸上浮现无力的谄媚笑容后,立刻输入少女刚才告诉他的房间号码和密码,迅速地开启自动门。
「……我要进去喽。」
「好喔~~」
少女以轻佻的语气回答。于是,士道唉声叹了一口气,面带笑容面对门房并在走廊上前进。
然后直接搭上电梯,通过豪华的内部走廊,前往指定的房间。
「……好了,你家到了。送你到这里可以吗?」
「嗯,多谢啊。不过,照我现在这种情况,肯定会昏倒在玄关。」
「……喔。那你钥匙给我,我帮你开门。」
「就等你这句话。啊,钥匙放在我屁股的口袋,你要温柔地拿喔。」
「为什么会放在那种地方啊!」
士道大声吶喊后,少女便用手环抱住士道的脖子,接著说道:
「别那么不解风情嘛。我是打算感谢你帮昏倒在路边的我才这么说的。你就当作赚到了,爽快地摸下去就行了。就算摸错,手伸进衣服里,只要别伸进内裤,我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你在说什么啊!」
「嗯?没有啦,我想说至少表示点谢意,在你背我的时候一直用胸部顶你,结果你完全没反应。我就想说,你这家伙该不会是比较喜欢屁股吧。」
「你的好意未免也太粗俗了吧!」
「啊,还是说,少年你是巨乳原理主义?认为八十公分以下的根本不叫胸围?那我就得跟你说声抱歉了,只有这一点我也无可奈何。」
「别随便把人想成有这些奇怪的喜好啦!」
士道吶喊了一阵,又唉声叹了一大口气。
「少废话了,钥匙给我。要不然我就把你扔在这里回家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耶~~」
少女如此说完,便将手伸进自己的屁股口袋。
「啊……怎么突然伸进来……不要……」
「可以别在别人的背上发出奇怪的声音吗?」
「搞什么啊,真没幽默感耶~~」
少女生气地嘟起嘴唇,将钥匙递给士道。士道打开房门后,走进屋内。
「打扰了。」
「给你打扰~~」
「…………」
「咦!最后都懒得吐槽了吗?」
士道无视少女说的话,脱下鞋子,踏上地板。
从玄关能看见的是一条笔直延伸而去的走廊,和散落在走廊上的好几堆杂志漫画小山。
「你的寝室在哪里?」
「那里。」
士道朝少女指示的方向前进,进入房间。
果不其然,少女的寝室堆满了无数的漫画。几乎整面墙都成了书架,但书籍仍然无处可放,堆满了整个房间。
床上尤其夸张。一张大床的正中央只空出了能躺下一个人的空间,周围散乱著好几本书。简直就像是为了生前喜爱阅读的故人特别订制的棺材。
「嘿咻!」
少女在士道站到床前面的瞬间,像从容器流出来的黏液一般移动到床上,接著就像拼图片正好吻合的状态完美地躺进那个空间。
「嗯──还是自己的家里舒服啊~~」
「这样啊……」
终于放下背上的少女而松了一口气的士道在房间深处发现一样东西。
「这是……」
虽然士道认为随便偷看别人──而且是刚认识的少女的房间不太礼貌,但好奇心还是战胜了他的想法。他移动到那样东西前方,目不转睛地凝视它。
那是一张大作业台。桌上密密麻麻排列著各式各样的画具,还设置了一盏大日光灯照射整个桌面。
而桌子的正中央摆放著一张B4大小的厚纸张。
纸上画著许多格子,格子里有人物、背景,以及放台词的对话框。看来已经全部描好线了,但打草稿的铅笔线还留在上头。
没错──虽然士道也是第一次亲眼看见,但想必正如他心中所想的。
放在作业台上的,就是绘制中的漫画原稿。
「咦,难道你有在画漫画吗?」
士道询问后,宛如安眠的遗体躺在床上的少女慵懒地抬起一只手。
「嗯?对啊。姑且算是个职业漫画家。只顾著画漫画,就忘记吃饭了……逼不得已想说去附近的便利商店或超市买个东西吃,结果一出去外面就发现地心引力出乎意料地强。」
说完,少女抬起的手「咚」的一声落在床上。士道皱起眉头,露出苦笑。
「原……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既然是职业漫画家,应该有助手吧……」
「嗯……通常是有啦,不过我大多是一个人完成的。一个人也很自在,我很喜欢。虽然偶尔会累得半死。」
「我想这就是致命的缺点吧……」
士道搔著脸颊如此说完,再次将视线落在桌上的漫画原稿上。
虽然士道并不是所有漫画杂志都看过一轮的疯狂漫画迷,但他是高中生,平时也会看漫画,购买喜欢的漫画单行本。第一次亲眼看到真正的原稿,士道的心情有些兴奋。
从画风看来似乎是少年漫画。即使还没完成,但不愧是自称职业漫画家,画面魄力十足──
「……嗯嗯?」
就在此时,士道皱起了眉头,身体向前倾将脸凑近原稿。
由于还没完成,他一时之间没看出来,但他对这画风有印象。
「……这……该不会是《SILVER BULLET》吧!」
士道不由得大叫出声。没错。桌上摆放著的正是刚才士道和中津川谈论的漫画《SILVER BULLET》的原稿。
「哦?亏你看得出来呢。难不成你是我的读者?多谢支持~~」
少女再次挥了挥手。不过,士道有更在意的事情。他转过身继续说道:
「等一下。这就代表,你是本条苍二……?」
「嗯,对啊。」
「本……本条苍二不是男生吗?」
「喔,你说那个啊。是笔名啦,笔名。我本名叫二亚,本条二亚。请多指教啊~~」
语毕,少女──二亚微微一笑,接著说道:
「还满多女性漫画家在画少年漫画时使用男性化的笔名喔。你看,《OTHER FAKE》的高城老师其实也是女性啊。」
「咦!真……真的吗!」
听见意想不到的讯息,士道瞪大了双眼……但他立刻又转了个念头。
因为在讨论性别之前,还有一件更奇怪的事。
「不、不、不……还是很奇怪吧。因为《SILVER BULLET》是从我国小就开始连载的漫画耶,所以本条苍二应该是在更早之前出道的吧……」
士道高声吶喊,再次凝视二亚的容貌。
从她的外表看来,十八九岁……就算再怎么装年轻,顶多也不会超过二十五岁吧。要是她实际年龄是三字头,所有美容相关的公司或电视台肯定会蜂拥而来,请她传授保持年轻的秘诀。
既然如此,代替过去连载漫画的本条苍二,完全模仿他画风的女儿,继承第二代的名号……这种说法还比较有说服力。
不过,二亚似乎看穿了士道的想像,耸了耸肩。
「很遗憾,本条苍二从头到尾都是我一个人。顺便说一下,我是在大概十年前出道的。」
「十……十年……」
二亚若无其事地吐出令人难以置信的话语,士道用疑惑的表情看著她。
照理说,这是不可能的。刚才所说的话全是二亚谎话连篇的可能性压倒性地高。
只是,摆在作业台上的原稿分明是本条苍二的画。当然,也非常有可能是模仿他的画风,不过若是这漫画会刊载在今后的《BLAST》上,就证明至少她的原稿被当成公认的原稿看待。
正当士道思考著这种事情的时候,二亚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唔……虽然顺序跟我『想像』的有点不一样,不过也罢。我就告诉你我的秘密吧。」
「咦……?」
听见二亚说的话,士道微微抖了一下肩膀。
他的确是很好奇她所谓的秘密,但是……该怎么说呢?可以把这种事情告诉陌生人吗?士道内心涌起这样的感觉。
「其实啊──」
不过,下一瞬间──
咕……噜噜噜噜噜噜噜……
二亚的肚子发出比刚才更响亮的哀号。
而且,或许是打算谈论正经的话题吧,她的表情有些严肃,实在是太没面子了。
「少……少年……」
二亚全身疲软,虚弱无力地如此说了。士道被激起的好奇心一下子落了空,他搔搔头并且叹了一口气。
「是、是……厨房借我一下。」
「好……」
士道在打算离开房间的时候回头望向二亚。
「……保险起见,我问一下,你是吃普通的饭对吧?没有喝鲜血保持年轻这种事吧?」
「咦?你要让我吸吗?」
二亚模仿肉食性动物弯起双手手指,露出牙齿「嗄!」地吼叫了一声。不过,可能是因为体力衰弱的关系,完全没有魄力。
「……看你还能开玩笑,我想暂时还饿不死吧。」
士道半眯著眼如此说完便离开房间,走向厨房。
看二亚那副模样,洗碗槽肯定堆了许多碗盘没洗吧……士道原本这么想,然而厨房却意外地整理得很乾净,没有随手扔下一个餐具,连厨余收纳筒也没有堆放厨余。
「哦?真是意外……这么说还满没礼貌的,但整理得挺乾净的嘛。」
不过下一秒,士道收回了他的感想。因为他看见调理台上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
也就是说,二亚并非将厨房整理得很乾净,而是根本没在使用厨房。一定是吃外食或便利商店的便当、速食来解决三餐吧。
「…………」
士道一语不发地扶住额头,接著用力拧乾湿抹布,开始擦拭调理台的台面。
「好了……」
他将被灰尘弄脏的抹布清洗乾净后,面向坐镇在厨房内部的冰箱,打开冰箱门。
士道原来打算找找看有没有什么食材可以使用,但是他的希望却被冰箱里排成好几排的啤酒密集阵形给无情地粉碎。
「……只……只有酒而已……?」
士道的脸颊不停抽搐,拉开放蔬果的那层空间。
里面躺著好几瓶容量一升的日本酒瓶。
「…………」
士道默默地关上冰箱后走到玄关,从刚才的购物袋中挑选几样适当的食材回到厨房。那些食材本来是要用来做晚餐给精灵们吃的,不过……他买的量比平常还多,应该有办法应付吧。再说,要是二亚在自己的眼前饿死也很伤脑筋。
士道洗完手后,熟练地开始做菜。
不过,用比文具还要逊色的调理器具做菜也做不出什么讲究的菜肴。重点是也不好花太多时间调理,让二亚久等。
士道如此判断后,在厨房里唯一的小锅子加水,倒进生米,让米稍微吸收一下水分后再开始加热。
接著在饭煮熟的时候加入葱、味噌,用从冰箱里借来的日本酒调味,最后打个蛋就完成一道简单的什锦粥。
这道料理调理时间比现在开始煮饭来得短,对饿倒在路旁的二亚来说,也比普通的料理不伤胃。因此士道觉得做什锦粥比较好。
「好了,差不多就这样吧。」
士道如此说完便将什锦粥盛到碗里,回到刚才的房间。
「好了,做好了喔。小心烫口。」
「哇喔!我要开动了!」
士道一将什锦粥放到床铺旁边的台子上,二亚便用力拍了一下手,狼吞虎咽地将什锦粥塞进嘴里。
「好烫!」
果不其然,似乎很烫的样子。二亚的身体抖了一下。
「所以我不是提醒过你了吗……」
「呼!呼!」
二亚得到教训后,这次将汤匙里的粥吹凉才送进嘴里。
经过咀嚼品尝什锦粥的味道后,再咽下肚。
「啊……」
二亚宛如泡温泉的大叔深深吐了一口气后,感动万分地眼眶泛著泪水,动著汤匙。
「好好吃啊……你做的是什么人间美味……人间美味啊……」
她如此说道,并且一口接一口品尝剩下的什锦粥。不到五分钟,碗里的什锦粥就被扫得一乾二净。
「呼!我吃饱了。哎呀,真是太好吃了。我已经有一个星期没吃到热腾腾的饭了。」
「一个星期……」
士道苦笑著收拾餐具后,面向房门打算回到厨房。
「那我洗完碗就回家了。你以后可要在昏倒之前好好吃饭喔。」
「啊──等一下。」
就在士道打算离开房间时,背后传来二亚的声音。
「吃不够吗?抱歉,这些材料是要用来做我家晚餐的,要是还想吃就叫外卖吧。」
「啊,不是啦、不是啦。我不是要说这个。」
二亚猛力挥了挥手,伸出右手的大拇指指向桌上──尚未完成的原稿。
「正如我刚才说的,我没有请助手。你可以帮我处理一些简单的作业吗?拜托你!薪水方面我会多给你一点甜头的。」
「……咦?」
听见这出乎意料的请求,士道瞪大了双眼。
不过,他立刻便理解二亚的要求太胡来了。
「不……不、不、不。你在说什么啊?不可能啦。」
「咦~~有什么关系。还是说你接下来有事?」
「我是没什么事啦,可是……我没有碰过职业漫画家的原稿,要是弄脏了,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别担心、别担心,只是请你帮忙擦掉铅笔线罢了。这个作业意外地需要体力呢。」
「就算你这么说……」
「拜托拜托拜托!我现在真的忙不过来!这样下去会交不出下次的原稿……」
受到二亚的苦苦哀求,士道叹了一大口气。
「……唉。真是的,我只帮你做些简单的工作喔。」
士道死心似的说完,二亚便开心地露出微笑。
「了解、了解。那我们到工作室去吧。两人在这里工作太挤了。」
二亚说完走下床,「嗯嗯嗯……」地伸了一个懒腰。明明刚才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这少女吸收能量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除了这里……还有另一间工作室吗?」
「嗯。我只是追求要是工作到一半快死了的时候可以直接躺下的机能性,结果才变成这副模样,原本的工作室在另一间。」
「嗯,虽然你说得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其实很奇怪耶。」
士道半眯著眼吐槽,但是二亚一点儿也不在意,带著士道前往另一个房间。
「来,进来吧、进来吧。」
「哇……」
士道受到二亚的催促走进房间,看见房内的光景后不禁瞪大了双眼。
房间里摆放著一张大作业台,上头放了各式各样的文具。整个墙面和刚才的房间一样都是书架,但是书架上摆的全是疑似作画资料的画集和写真集。
虽然杂乱无章却有种克己禁欲的气氛,俨然就是专家工作室的风情。
「那你就用那张桌子吧。」
「咦,可以吗?总觉得这里飘散著专家圣域的气氛耶……」
「没关系、没关系。啊,还是你想用寝室里的那张桌子?你想在被我的余香包围的工作环境下工作吗?」
「啊,我就用这桌子。」
士道意志坚决地说完,少女便一脸不满地嘟起嘴巴。
「那我要去掉哪些原稿的草稿线?」
「喔喔,那拜托你去掉这些。」
士道询问后,二亚便戴起放在桌上的眼镜,指了几张描完线的原稿。
「擦掉这几张原稿的草图后,把有画×的地方涂成黑色。」
「嗯……?」
听见二亚自然而然说出的话,士道歪了歪头表示疑惑。
「等……等一下!不是只要去草稿线就好了吗!就算只是涂黑,外行人怎么做得来啊!」
「别担心、别担心。手巧的人总会涂好的。总之,只要涂成黑色就好,用什么画具都行。诀窍在于先用细笔将细部涂黑后,再一口气涂满空白的部分。」
「喂,你有没有在听人说话啊!」
「有啊。不过没关系的啦。少年,你应该有使用画具的经验吧?」
「什么……?干嘛突然这么问……」
听见二亚突如其来的提问,士道的表情染上困惑之色。
二亚扬起嘴角继续说道:
「你知道吗,少年?对漫画一无所知的人,是不会把擦掉铅笔线条说成『去草稿线』,也不会说什么『涂黑』这种词的。」
「……!」
听见二亚呢喃般的话语,士道屏住了呼吸。
「那……那是因为……」
「我想应该是你在国中的时候有设定原创的角色人物,还画了插图吧。哎呀,我懂、我懂。一开始是用铅笔画在笔记本上,然后有一天在大型文具店发现了漫画用笔还有墨水之类的,就想要挑战一下,对吧?」
「!没……没有,我……」
「然后就会想要买网点来贴贴看,结果发现:天啊,一张网点用过一次就没了,竟然这么贵!然后就放弃了。」
「唔……唔……」
「接著得知可以用电脑作画,就想说:什么嘛,如果用电脑画就可以贴网点贴个爽了!结果绘图软体和绘图板的价格也贵得吓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士道抱著头,身体不停颤抖。
「还有啊……」
「……OK,我明白了。我会好好做事的,不要再说了。拜托你。」
「那就交给你啦,少年。我去房间工作。」
士道低喃著抱怨,于是二亚咧嘴一笑,竖起大拇指走回寝室。
「真是的……」
士道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不过既然答应了,也只好硬著头皮做了。「好!」士道卷起袖子坐到椅子上,拿起橡皮擦慎重地擦掉铅笔线。
然后,拿起一支插在笔筒里的墨笔开始涂黑。
他用墨笔的笔尖从内侧描绘著画×的范围,再全部涂黑。
虽然作业本身只是重复这个步骤,但是涂黑的形状跟范围各有不同,再加上有不能弄脏原稿的压力,带给士道异样的紧张感。
他尽可能快速但慎重地进行作业。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士道将手边的原稿全部涂黑完毕后,二亚再次走进这个房间。
「哦,涂完了吗?嗯,涂得很好嘛。」
「……是啊,好不容易才画完。我好久没那么专注了。」
士道呼地吐了一口气,转动肩膀,舒展一直摆著相同姿势的身体。
此时,士道抬起头,不禁抖了一下肩膀。
「什么……!」
也难怪他会有这种反应。因为眼前二亚的装扮不知为何从刚才的居家服换成裸露度极高的女仆装,裙子莫名地短,胸口开超低。看见她煽情的模样,士道咽了一口口水。
「你……你干嘛穿成这样……」
「咦?喔喔,这个啊?是我以前买来参考用的,顺便穿来替你加油跟保养眼睛。我不是说薪水方面会多给你一点甜头吗?怎么样?虽然没有胸部,但身材还不差吧?」
「我想薪水方面的甜头不是这样给的!」
士道对扭腰摆臀的二亚大喊。于是,二亚挥了挥手上的信封袋。
「开玩笑、开玩笑的啦。我这身打扮真的只是穿来给你养养眼的。来,你的薪水。」
就在二亚正要把信封袋交给士道的时候,她像是想起什么事情似的眼睛闪闪发光。
然后脸上浮现戏谑的笑容,拉开女仆装的胸口将信封塞进去。
「来,少年。你、的、薪、水♪」
「喂……你干嘛啊!」
「有什么关系嘛,来吧,快收下吧~~」
语毕,二亚缩起肩膀挤出胸部,慢慢靠近士道。
结果,信封袋「啪」的一声从衣襬处滑落。
「…………」
「啊……」
士道轻轻发出叫声后,二亚便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当场瘫坐在地。
「唔……平胸有罪吗……!」
「……呃,我差不多该回家了。」
士道脸颊滴下汗水,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总觉得这样下去,不知道要拖到何年何月才能回家。
「咦?薪水你不要吗?」
「不用了啦。我也体验到宝贵的经验了。」
「咦咦,这怎么行呀!你拿这些钱去买些好吃的东西吧。」
「倒是你啊,就算不是好吃的东西也要乖乖吃饭喔。」
士道眯起眼睛说完,二亚便惊讶得瞪大双眼。
「呜哇,这是什么打动人心的感觉?」
「我可没打算打动你的心……再见啦。下次可别再昏倒在路边了。」
就在士道挥著手打算离开房间的时候,二亚急忙拉住他的衣角。
「等……等等……等一下啦!这样子我没办法接受啦!」
「就算你这么说……」
士道一脸困扰地搔了搔脸颊。于是,二亚捶了一下手心。
「啊,不然这样好了。少年,你这个星期六有空吗?」
「嗯……?干嘛突然这么问?」
「等我赶完这份原稿后就能放一天假,我就好心跟你约会吧。啊~~当然约会的费用都由我来出。」
「咦……?」
听见这出乎意料的话,士道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因为他万万没想到对方会提出这种意见。
「啊,不过约会场所由我来指定。我最近完全没买东西,我想去一趟好久没去的秋叶原。」
二亚用轻松的语气笑著如此说道。士道叹了一大口气,并且胡乱搔了搔头。
「……你是要我去帮你提东西吧?」
「吓到!」
二亚反应过度地摆出惊讶的姿势。士道还是第一次看见把惊吓说出口的人。
「唉……不好意思,你可以找别人去吗?拜托你朋友如何?」
「…………」
士道说完后,二亚的表情突然变得阴郁。
不过,她马上又恢复刚才的态度抓了抓头。
「哈哈,没有啦,因为我没有朋友。」
接著如此说完,意味深长地眯起双眼。
「──话说,你真的可以放过这个机会吗?」
「咦?」
听见二亚别有含意的说话方式,士道皱起了眉头。于是,二亚扬起嘴角继续说道:
「──让精灵迷恋上你不是你的工作吗,少年?
不对……是『五河士道』。」
「什么……?」
士道一时之间无法理解二亚说的话,发出错愕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