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BD特典
  5. BD7 物语之末,友情之始
  6. 繁体版

BD7 物语之末,友情之始
2017-06-23 04:37:23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lightuserzwh
1
“惠,能不能稍微做个表情出来?”
“诶,怎么样的表情?”
“嗯,因为男主人公的活跃,濒临崩坏的世界在最后的危急关头被拯救,在破败不堪的街道上,不停地搜索终于找到了彼此,把全身都交由清风,从坡道上带着满面的笑容向下望着,啊,最好还带一点双眼泛着泪光的感觉”
“这……也是说了很多次了,对于初心者model这么高的要求是不是有些……”
“等等,就算表情没办法的话至少头发要到位啊,这里可是让风拂过坡道吹起巡璃的长发的最棒的场景啊”
“所以说英梨梨,表情没办法也就算了强求头发也实在是……”
十月下旬的星期天,风和日丽的午后。市内坡道居多的住宅街中尤为陡峭的统称“侦探坡”的坡道上有着两个女生,在极力不打扰行人的前提下好像在进行着街头表演,哦不,是写生着。
“总而言之,要最棒的笑容哦,因为惠你是……”
“女主角,我知道,英梨梨”
现在有气无力的回应着,但却能从中稍微感受到干劲的,摆出撩起头发的姿势的女生,加藤惠,豊ヶ崎学园二年B班,稍微萌生了一些自主性,依旧是没有任何社会不满,然后属于游戏制作社团而不是美术部,虽不起眼但却是十足的美少女的女子高中生。
“嗯,再稍微收一些笑容,在稍微体现出一些温柔,一些悲切”
然后,向着加藤发出这些微妙的指示的用铅笔不停作画的泽村斯宾塞英梨梨。豊ヶ崎学园二年G班,人气的社交名媛,又是美术部ACE的学园第一美女大小姐,其实作为十八禁画师不停参加同人活动的插画家兼女子高中生。
好不容易半年前相识,好不容易一个月前开始互称名字的二人,现在是社团”BS”的女主角和原画家关系。惠摆出pose而英梨梨将之转化为二次元CG。二人正在创作的构图是,剧本负责人霞之丘诗羽(最近)完成的最初的线路……巡璃线的最终场景。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惠你也能做出二次元风的表情了嘛”
“……被这样说真是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叹气哟英梨梨”
“嘛,作为女主角来说大可自豪一番了,作为女孩子来说嘛,就……”
“这……嘛……(无奈状)”
因为再怎么也不太好向好朋友反驳“被典型傲娇英梨梨你这么说还真是有点微妙呢”的惠无奈的双眼失去了光彩(レイプ目)。
“但是,你看,惠你以前真的是完全没有表情的哦,在角色设计时可头疼了。”
“啊,确实曾经有过呢”
那是社团刚开始活动的,game制作刚开始(动画五话)的初夏时节。在学院的视听教室,像现在这样聚在一起,对女主角惠-叶巡璃做角色设定的时候。
“终于破壳而出,在那六天马商城的时候!”
“……抱歉英梨梨那个时候的事请不要再提起第二次了。”
“没错没错就是那个表情!……但现在你做那个表情的话没什么用所以还是变回来吧”
“啊,等等啊,一度想起来的事情忘掉也需要一点时间啊”
这是在game制作刚开始的企划阶段发生的一个小插曲,发生在梅雨时节的一个意外的晴天之日。和社团代表一起去的购物商场,不知怎么的就像现在这样被画着,完成了女主角叶巡璃的……加藤惠的“生气的表情”。
“但是最终前几天合宿的时候惠你还什么表情也做不出来啊”
“那时是英梨梨你突然脸色大变不知道哪里去了啊”
“つ……稍微休息一下怎么样?一度想起来的事情忘掉也需要一点时间啊。”
那是在社团成员变为5人的后几天的时候,外景合宿的蓼科高原,为了绘制女主角加藤惠的事件CG时的事。
不论是从两人并不互称名字时,还是从两人开始以名字相称时,两人都是围绕着这素描纸,不论距离多近,都是隔着这一张纸。不论相隔多远,也都是隔了这一张纸。于是稍微有些让人无语的女孩子和稍微有些反应平淡的女孩子,稍微有些笨拙的女孩子和稍微有些努力过头的女孩子,越过了这一张纸,成为了互相叫对方名字的朋友。
2
“……诶,这也有些太过于美少女化了吧英梨梨”
随着英梨梨要休息的宣言,在画架前看着自己的肖像画的惠感叹道,还稍微有些灰心叹气的一口一口嘬着罐装咖啡。
“但是,惠你其实是超棒的素材啊”
在惠稍微有些不自信的时候,英梨梨自信满满的感叹着自己的成果,佩服这模特的性能,大口的喝着塑料瓶装的柠檬茶。
“其实不这么拼命的画我也可以吧……”
“不尽全力的话我也不会说“超”这种痛感十足的话啦”
“诶,那其实是反话吗,那是?”
两人的,不是针对惠的容姿的,而是针对这线画的评价达成了一个共识……也就是说,英梨梨画的惠,不,巡璃,符合他们的游戏的结尾处的,美丽的,可爱的,萌翻的角色风格。
“我啊,不怎么会对在意的人用“超”啊“非常”啊之列的话,我不会那么极端的评价别人的”
这正是,超高完成度的证明。要是被画的模特能看透这一点的话……
“是这样吗?”
“嗯,就是这样,最喜欢也好,最讨厌也好,都不会认为超什么什么的,因为这样没有什么利处”
“利处……朋友之间是这样的吗?”
“我确实是这样的……至少在这几年呐”
“英梨梨……”
豊ヶ崎学园学院的两大美女,里之霞丘诗羽,表之泽村英梨梨。之所以被称之为里是应为不论何时对谁她都腹黑全开的对待,而被称之为表的英梨梨的里侧,也是深不可测。一面是举止端正的大小姐,气质伊人的美少女,实力突出的画架。另一次则是对于特定对手十分纠结的自灭型笨蛋角色,典型的金发双马尾绝对领域傲娇,不健全妄想满溢的工口画师。
“很奇怪吗,我”
“说是奇怪,倒不如是这样的英梨梨平时在社团里没见到过啊”
这,就连本人有时都有可能分不清是表还是里的双重世界,但英梨梨绝对不会把他们混为一谈,就这样形成了现在的泽村英梨梨。就连和后者英梨梨相处了半年以上的惠在学校里看到了表侧的英梨梨还会迷目的感到眩晕觉得违和感十足起来。
“确实是啊……现在看起来确实是有些角色塑造过度了呢”
“嘛,确实呐。”
实在是作为好朋友无法说出“啊,塑造过度的是哪边呢?”这种破坏氛围的话的惠作出了一个稍显窘迫的笑容。
“其实,不用那么极端的像大小姐一样……只是,像普普通通的女孩子那样,稍微接受一些otaku的neta,稍微扩展一下自己周边的世界就好啦什么的……”
“……”
惠并不确定那个“就好啦什么的”是不是英梨梨对过去的一丝惋惜,她也知道她不可以去明白。所以她也并没有去回答任何话语,只是默默的喝着自己的咖啡。
“啊哈哈……总觉得,果然不太像平常女孩子间的对话呢,刚才”
“嘛,确实是……你和霞丘前辈说话时倒是更自然呢”
“是因为讨厌那个女人啊!本能上难以抑制的怒火啦。”
“啊,在这之后是不是还要加上“才不要误会了呢!”什么的是吧”
“不知道也可以啦那种典型句式!”
实在是作为好朋友无法说出“你看,刚才那才是自然体”之类的这种煞风景的(以下略)
“但是啊,霞丘前辈从本质上我认为是英梨梨的伙伴哦”
“不要不要不要,我都鸟肌了好不好,你看你看,我的皮肤上鸡皮疙瘩起个不停啊”
嘛,那纤细的手臂上,到底有没有鸟肌惠也没敢去确认。但是这样,惠也依旧认为英梨梨的对诗羽这种典型的傲娇确实是英梨梨的一种情感的表现。那么果然,诗羽也对英梨梨有……
“你们两个最近关系好像不错的样子,太过靠近的话你会见识到地狱的哦”这句数日前诗羽发出的警告,让惠觉得可能是诗羽的一个小玩笑吧……顺带一提,这个玩笑针对的对象与其说是惠而不如说是英梨梨,也可能同时自嘲了一下自己的被害妄想吧。
“算了吧那家伙是伙伴什么的,因为惠你不就是我的伙伴吗”
“诶,朋友不是越多越好吗”
“但是一瞬间所有的朋友都变成敌人才更让人困扰啊”
“这……”
“我因为有过那种体验,所以,真正的自己人只要控制在最小范围就好了”
“嗯……总觉得英梨梨总是考虑的很多呢,明明反应都那么单纯的说”
“你这果然是无意识的挑衅吧惠”
于是两人在几个月后才明白……啊,算了请不要介意刚才说了什么
“总之,我的事情惠你不用介意太多啦”
英梨梨喝光了瓶子里的茶,微笑着向惠说道,这个笑颜既不是表面上的虚伪的笑容,也不是里侧的那充满心思的。而是自然地,放松地,平和地微笑。
“惠你真是超级可爱,超级三无,但是又超级难摆平呢。”
那笑容看起来和平时的惠的笑容很相似。
“哇,超让人火大!”
“啊哈哈,超不是真心的啦!”
“啊,超震惊!”
“好了,休息的差不多了,现在要开始上色了,pose拜托了,惠”
“嗯,我知道了英梨梨”
所以惠也与平时不同的向前踏出一步,露出了平时难见的笑容作为回答。
3
“呐,英梨梨”
“?”
在英梨梨拿起笔30分钟后,惠看着一直不讲话只是飞快的画着画的稍显疲惫的英梨梨,搭起了话。
“这个game完成之后,你怎么打算?”
“是啊,总之先开party庆祝一下吧,桌上摆满各种珍馐美食,然后再用高级酒店的上乘甜品填满另一个肚子,当然要让社团代表请客啦”
“嗯……不是这个意思。”
把英梨梨这个不过大脑的明快的答案放到一边,惠用有些正经的表情问了一下去。
“社团活动,还会继续吗?”
“诶?”
“还会和安艺一起做游戏吗?”
“惠……”
这时英梨梨画画的速度稍微慢了一些。透过画板看到了惠认真的表情,稍微有些缓和,有些动摇。
““blessingsoftware”,能持续多久呢?”
这是在英梨梨那动摇的眼神中所映出的更加动摇的目光。
“实现安艺的梦想的,一作限定的社团吗”
“其他的人,对于这个社团,都没报有特别的情感呢”
“嘛,冰堂美智留貌似没有啊,或者说完全”
“啊,啊哈哈……”
“霞丘诗羽……话说回来那家伙制作游戏根本就不是她的最终目的,她想实现着更加不纯的,更加邪恶的,更加可怖的欲望才对!”
“那么,英梨梨呢?”
“我……”
不知是因为惠的表情早已经和英梨梨要求的表情所不同,还是因为什么其他的理由。英梨梨手中的笔早已经停下,她正视着惠。
“不论是目的不纯还是目的单纯,怎样都好……英梨梨你”
“这一作还没结束就想着下一个吗?”
“因为现在这一作,我,没出上什么力。”
“就算只是创造了一个“契机”你也是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哟……虽然经过有些可笑就是了”
“但那并不是我的出力,也不是我的心意与意志”
“……“保持着自我,无视着周围”这一加藤惠的特征哪去了?”
“诶,那并不是特征而算是结果论吧,话说我现在在很认真的讲话的说”
“啊,总觉得……现在的惠与其说是巡璃,更不如说是琉璃啊”
“所以说我现在很认真而且不要随便把人归为病娇啊”
英梨梨从惠现在那有些黑暗的话语里感觉到了不是主人公的同班同学而是前世的呼唤着“兄长大人”的妹妹的影子,虽说台词有些不同但这些小事不要在意。
“总觉得,越是在接近完成的时候……越想自己也出一份力,非你不行的感觉”
从坡道自下而上吹起的清风拂动着惠的长发,裙摆也随之飘摇。
“就像英梨梨能画画那样,就像诗羽学姐能写剧本那样,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的话……”
在这个仿佛游戏CG的瞬间,英梨梨目不转睛的看着惠等待着接下来的话语。
“但是,那些谁都能做到的事,那些不是什么特定的人就不可的事,全都让安艺做了,总觉得这样让人有些觉得无趣哦”
“他做的那些大概都是些杂活吧”
“杂活,也很开心哦”
“惠……”
十分像女主角的表情的惠说出的话,最后,却显得有些路人。
“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杂活,但最后一点一点完成着成品,反观过程,是一件很让人激动的事哟”
所以英梨梨,对于她在社团中的立场啊重要性啊什么的,或高还是低,开始变得有些不明白了。有些像杂役,又像是核心,即像是助手,又像是黑幕,存在感低,却又不可或缺……而且还是“那人”的最重要的……
“……比起这个现在,你更应该做好女主角的责任才对”
“英梨梨?”
“像这样心神不宁的可没办法完成现在的工作哦”
最后,英梨梨搪塞了惠的对于“未来”的质问、这种逃避是刻意而为之还是下意识的举动让英梨梨自己也不明白。
“笑的更加灿烂一些!哭的更加悲切一些,把开心的,想念的,全部的感情都寄托在面部表情上,说出决胜的台词!”
“好久不见。终于……又见面了”
这句台词在英梨梨指定前,惠就说了出来。然后这时惠的表情甚至比英梨梨要求的更加让人目眩……
“好就这样,保持住不要动惠!”
“多,多久?”
“嗯……最少一个小时吧”
“诶!!!”
英梨梨又一次拿起了画笔,飞速的在画纸上飞舞着,在这之后不论惠说了什么,英梨梨她都没有听进去。她现在的表情,是那种不输于惠的即快乐,又痛苦,美丽可爱的表情。所以惠才羡慕着这样的英梨梨,因为她的夺目耀眼。
4
“完成了”
“诶……那个,那……英梨梨”
“嗯,表情变回来也可以了惠”
“哈啊啊啊啊”……结果最后,惠遵守了英梨梨的一个小时不要动的命令,其实是1小时零十五分钟,英梨梨的画笔高扬向天空。这时惠已经全身脱力的一下子蹲倒在地面。
“嗯,这可真不错,不愧是我的杰作,呐你看,你看啊惠”
“等,等一下啊,现在就……哇”
英梨梨连惠站起来的时间都等不及的把画从画架上取了下来,给惠了一个巨大的惊喜。
“这可真是……明明model是我但,超厉害的啊”
“就应为model是惠才超厉害哦”
“啊哈哈”
“是吧?”
虽然在外人看来,是的友人之间痛感十足的互相褒奖。但是这在现在的二人看来,根本不是事。因为这幅画的对于二人的价值让她们无视了一切。
“好的,辛苦你了惠,这个给你,礼物。”
“诶,为什么?”
“生日的”
“啊……”
“抱歉,晚了一个月吧……其实我最近才知道惠你的生日”
加藤惠……九月23日生。这是在二人开始用名字相称的纪念日的几天前的日子。
“但是,英梨梨,这是游戏的……”
“游戏的话,在这里”
“诶……”
英梨梨拿出的是另外一张叶巡璃……但是并没用上色,只是简单的线画,但是却有着丰富的表情,满满的笑容。
“基本上,game的画都是用电脑上色的,根本不用那么麻烦的一点一点用画具上色的啦”
“啊……”
这件事惠本来是知道的。但是她只是遵从了英梨梨的知识,一如既往地,所以她也没意识到刚才的一切都是为了她自己。
“生日快乐,惠”
“这可真是,回礼时可头疼了啊……英梨梨,你是三月的生日吧”
“我可是会特别期待一下的哦?”
“啊哈哈……”
就这样蹲在路边,惠接过了英梨梨的话,拿在胸前,但又注意不碰到涂料的,像英梨梨微笑着。看到这个表情,英梨梨有有了新的创作灵感,嘛这就另论了。只是现在二人针对着这幅画,共同欣赏着,肯定着它的价值
“不管怎么说,柏木英理的真迹,再加上亲笔签名,至少能卖几十万哦”
“气氛正不错时候能不能不要说煞风景的话啊”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