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BD特典
  5. BD4 “二人之夜”的选择后
  6. 繁体版

BD4 “二人之夜”的选择后
2017-06-23 04:37:23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lightuserzwh
“嗯……”
“怎么,町田小姐?”
早上八点稍后,和合市杰斐逊酒店的大厅,正准备着办理check out手续,在café单手拿着牛角面包,另一只手操纵者平板的女性-不死川书店Fantastic文库的副编辑町田苑子,等待着的高中生制服女子出现在面前时,用别有用心的目光打量着这名女子高中生
“没什么,看起来爽快了很多的表情呢诗酱,和昨天看起来颇为郁闷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哦”
“早就料到你会用这个neta了,所以,现在这种露骨的煽动完全没有是意义的……”
“昨夜玩的很开心吧,霞老师!看招看招”
“能不能停下明明我都亲切的提示了如此露骨的挑衅是没用的但却完全听不进去的责编桑!”
“因为,诗酱你是“即使知道是挑衅虽不会针锋相对但却不会坐视不理而且耐性又低的对手”啊”
“……”
然后,接受着那完全出于个人兴趣的冒昧视线的女子-丰之崎学圆三年A班的霞ケ丘诗羽-Fantastic文库的人气作家霞诗子,现在正如町田小姐所说的完全没有耐性的一脸怒颜。
“话说,一句不问的把一男一女高中生扔进房间离去的做法我觉得实在不像大人呢”
“因为我也不是一个教育者,而且我面对的是一名作家也不是一个高中生,而且我对作家的私生活好奇的完全没有底呢,再说了抱着那种苍白的思想而创作活着直到牙都掉光了却只能写书的人啊,也是没法理解在大人的常识与编辑的欲望纠葛间的单身20大几岁女性的心境呢”
“抱歉能不能不要若无其事的谎报年龄,再说了因为我才十几岁想法不同也没办法吧”
两人的互相吐槽,不,热议的是昨天在酒店发生的事,这周末,町田与诗羽-霞诗子为下一部书进行取材旅行,二人来到了新作的舞台,同时也是旧作“恋爱节拍器”的故事舞台,同时也是诗羽故乡的和合市。然后第一日的取材结束后,回到酒店的café在讨论明天的行程的夜里,话题主人公出现了。诗羽学校的后辈,霞诗子的狂热fan,在不死川临时帮忙的安艺伦也。
“总之我们之间什么良心有愧的事都没有,再说回来,认为我们之间可能有这种事的猜想让我觉得不快。”
然后认为不能把他放着不管的二人的对策,正如现在诗羽所说的。
“诶,对方可是连见不见得到都不缺定的特地冒雨跑来和合市找你啊,而且还错过了回去的末班电车”
“……昨天是在因为游戏情节设定紧要关头而拼命修改剧本”
“昨天这种事完全没说过啊……”
“太烦人了你这○○编辑”
“嘛,话说回来,真的是那面也在进展着呢,知道你答应和TAKI君一起制作游戏时我还想着你会要什么样的报酬呢”
早餐过后悠哉的喝着咖啡,仍对诗羽和后辈关系兴趣盎然的发出着各种质问。
“肯定不会影响新作的,所以安心吧,还有不要用那中充满大人味的不稳的表达方式”
对面而坐的诗羽一点点吃着沙拉,面对町田的发问毫不留情的予以回击。
“啊,没关系没关系,我并不是担心新作方面的事啊,而且已经是按照会发生冲突的条件准备的了”
“如果能出于信赖而说一句“完全不担心”之类的就太好了呢”
对于同级生和老师来说是暗黑魔女,黑长直雪女的无情人类而敬而远之的诗羽,对上这从业n年,转职n次,正如无数作品所描绘的“灰色职业女性”町田苑子,诗羽知道她的的强大也完全展示不出来就是了。
“不是啦,因为你是完全不用担心的,在期限内一定会交上来的高质量作品的“无事故作家”反而是我这面还总有可能因为工作拖延导致各种问题才有所对应的”
“请务必让不死川的编辑部,确保我今后的日程准确无误的妥善管理啊”
“当然了诗酱,我们对处于马上就要超出“不死川管理利益范围”的作家可不会坐视不理哦”
“也就是说,比如这面的与不死川无关的工作出现时……”
“不啊,对着都要指手画脚,把作家当做自己成名的道具的是最恶的编辑而不是我哦。把作家首先当做一个人而不是创作者尊敬,信赖,喜爱着,所以最后的判断才能交给你自己去做哦”
“逃避了吧,你这是逃开了吧,町田小姐”
“那么全交给我?那么我会先把你的作品动画化引发轰动,就这样让你在文坛不断前进毫不放松,media mix工作任我挑,直到才能枯竭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等到安定下来老了后再照顾这样的哦”
“……好吧,啥也别说了,我还是闷头吃我的早餐好了”
哝,完全不管用是吧(指诗羽的强大)
“话说回来,那个TAKI君终于亲自参与进来了呢……进展如何?”
“姑且看起来像那么回事了,可能吧,这样的话能不能赶上冬comi啊……”
先知道安艺伦也的另一个身份知名博主TAKI的不是诗羽而是町田小姐。霞诗子的出道作的续作发售的一连串骚动(官方注释:详细在漫画版见)时,偶然在网上的一个宅系blog里看到的评论,那可真是一篇热血和难以直视的文章……
“是么,要参加冬comi啊……很期待能做出什么东西来呢”
“嘛,本人看起来倒是特别有斗志,结果所有的剧本基本还是我写的,角色设定也全是柏木英里完成的,能体现出多少他的风格还是一个问题呢。”
“但是我,比起霞诗子和柏木英里做出的神game,更期待taki乱来弄出的粪作是怎么样的东西呢”
“町田小姐?”
仿佛看透了诗羽的无意识流露出的充满爱意的坏话的町田再一次露出了恶作剧般的笑容。
“因为前者是可以预料得到的不论是内容还是质量,而后者则完全不能呢”
“……嘛确实是,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意思就是了”
“更何况,不论好与不好这种事未来本身就是不可预料的”
竟让町田小姐这位专业人士如此期待,让诗羽稍微有些得意,稍稍有一些脸上泛起一丝红潮,顺势问了下去
“那么町田小姐认为他有作为创作者的才能吗?”
“谁知道呢”
“什么是“谁知道呢””
这个回答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着重点,诗羽脸上露出稍微有些失落,又有些生气闹别扭的表情。
“现在的话“不能认为完全没有”的程度吧”
“这是对于所有朝职业方向努力地同人创作者的评价吧”
“本来就是啊,因为我还一次都没见过他的作品”
町田小姐放在桌子上的平板里映出taki的主页,更新停在了三个月前的样子。
“嘛,作为博主的他毫无疑问是一流的,因为可以让读者做出那副表情来呢”
“……不要随便记下别人的表情啦”
首页上留着的是关于霞诗子的最长的,链接最多的,“恋爱节拍器”的最终卷感想。
“基本是绝赞的品论,鲜有贬低,就算有批判也是最大程度尊重了作者的意思,指出问题然后依据自己分析解决方法,而且那些批判也都颇有道理,虽然表面有恶意但深层却完全没有,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热情,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并不是有意而为之的推手”
“诶,最后那个和写东西的能力没关吧”
“但是啊,做到这个地步的话,对于社会成面上讲的品格高尚的人来说的才不是那么难吧”
“是这样吗?”
“如果是经常注意别人怎么看,别人怎么想的人。就不算什么难事了吧”
“……那么,町田小姐是说伦理君是品格高尚的人喽”
“嘛……和女子高中生二人独处一夜什么都没做已经是社会意义上的高品格了吧,还是说是那种“对方都做了如此万全的准备”却临阵而逃的反社会意识者呢?诗酱你认为是哪种”
“去(死)吧你……,不是伦理君而是你”
当然此时诗羽心中也对伦也暗念道“去(死)吧”
“而且能感受到他作为创作者的闪闪发光的一种风采”
町田看着平板的网页说道
“不管怎么说,他的文章最有力度的就是他的热情”……翻看着网页,多次停下滚动,发出苦笑,叹气,然后稍微有一些紧张地深呼吸的情况不停发生。
“读了这个的人会被拉进霞诗子的泥潭中呢,这股绝赞力”
“他用着这种能力吸引着读者,让大家被感动”
“嘛,说不定吧”
或许最受这篇评论感动的是原作者自身呢,这么想着诗羽有一些表情暧昧。
“所以他肯定有着写东西的才能,但是那作为成为创作者还完全不够”
“怎么说?”
“因为他并不是在操纵者读者的情感”
“啊”
町田的一句话让诗羽理解了创作者其实是欺骗者的含义。
“不是真实而是虚构,不是传承而是创作,一切都是已经计划好的结果……就这样如果不能让读者感动的话,只不过是昙花一现的作家罢了”
“嘛,经常“自称”昙花一现的作家也不少就是了”
但对于诗羽来说她还不确定有没有这种自信。
“现在的taki只是做着自己想做的事,只是碰巧碰到上了而已,因为他太喜欢霞诗子了”
“!”
“啊,抱歉抱歉,太喜欢霞诗子的“小说”订正一下”
“刚才我也没什么剧烈的反应,只是左耳进右耳出罢了”
诗羽表现出了明显的表里不一。
“比如说让他突然接触到霞诗子以外的一个不知名作家的作品,然后他的评论仍能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的话,那才是……”
“町田小姐那不是隐形营销……”
“嘛嘛,不是那么黑暗的话题啦,只是偶然的发生和本来就具备的不必要的能力而已,现在的他还过于单纯”
诗羽想着“是这样吗”发出了疑惑的视线。
町田小姐正抬头望着天井,所以说没人知道她刚才是怎样的表情。
“如果他能稍微再“黑”一些,没错,就行霞诗子那样”
“认定我是腹黑角色真是谢谢了,虽然是这个世界上最不想被这么说的人说的”
“并不单指是指性格上的阴暗,还有是指作为作家的阴暗”
“这么说可没否定我性格阴暗呐,还有着微妙的肯定啊”
“像霞诗子那样,把自己的经历与感情藏在作品的某个角落,在“最后的时候”却尽全力展现出读者想要的展开的话,他说不定可以转变”
诗羽想着“你该不会讨厌我吧”再次发出了疑惑的视线……但町田小姐仍继续说着。但是话语的内容对于诗羽来说不像刚才的话一样那么容易听得进去了。
“……那个“最后的时候”是指“恋爱节拍器”的最终卷吗”
诗羽的表情稍微有一些扭曲。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气氛的突变,不,应该说是一定察觉到了的町田小姐仍用飘飘然的语气,却已经转变为一个编辑的角度继续说着。
“你舍弃真唯”
“!”
那是作为一个作家所忌讳的意见……往坏了说就是诗羽那不想触及的过去的伤痛。
霞诗子的出道作“恋爱节拍器”全五卷,在今年春以累计销量50万本迎来了一个好的结局但是这个好的结局,在轻小说届引起了不小的波澜,说白了就是”第一女主”争论。
“按最初的构想的话,本应选的是沙由佳,实际上,你的初稿也是那个样子”
Fantastic文库的大奖得奖作品“恋爱节拍器”本来是因为新人奖的规则所计划的一卷完结的物语。登场角色只有简单的推动故事发展的两人男主角直人与女主角沙由佳。在那一卷里讲述两人的相遇与淡淡的爱情,讲述着不同纷繁的青春的情感故事才对。看了第一卷都一定会认为沙由佳是正配才对,而且这个故事也不肯发生超展开,或者其他的什么惊喜,甚至连第二卷也不需要才对。
“但是我却从那份初稿里感受到了违和感,当然这作为一部作品是很有意思的啦,也是完全“可以有”的结局”
但是让新人奖得奖的作品一卷就完结的话不论是作者还是出版社都有一些损失……
所以有了“加入新内容”的第二卷,新的主角“真唯”的登场。于是那是与霞诗子的预定调和所背离了,新主角就像为了培养斗犬所用的弱犬一样,相对的沙由佳则像为了试探对方而强拉过来的外人一样,变成了问了分清楚到底是犬还是马这种的展开。(译者注:かませ犬和当て马这两个专有名词大家可以自行去查一查)
真唯率直的喜欢着直人。
真唯率直的把沙由佳当做好朋友。
三人间过于沉重的情感使得整部作品进入泥潭,他们的心意太过复杂,纷乱,而又过于娇嫩的纠缠不清。到底和直人结合的会是谁……对于读者来说是不可能知道的,而最后的决断只能交由作者来决定……但是过了四卷后,不论是诗羽还是町田才知道是这样的结末。
“但是,或许有一个更正统的,率直的按照发展,符合“全五卷”的作品的为人接受的结局”
这个作品中最真实自由的是真唯。反过来沙由佳从三卷开始就好像被什么纠缠住一样封存了自己的感情。
“你仍被关在“全一卷”的思维定势里,所以没有找到一个读者,世界所期望的解答……我这么认为”
在那时诗羽树立起的对沙由佳的限定。“沙由佳,你不能这么说”“沙由佳你不能这么率直的表达出来”“在更加坏心眼一点,小脾气一点,不想让恋情开花结果的,性格阴暗的女子”
所以说初稿里沙由佳一反常态的表现,造就了真唯夺取直人的结局所以带给了两人一种违和感。
那或许和第一卷的沙由佳相接近,但却和第四卷的判若两人,用“角色是会成长的”来解释的话,但却无法想象过了几卷后角色再变回原样。
“第五卷决定为最终卷时我就知道了……这部作品所期望的的结局”
“……但是你却写出了那样的初稿”
除去一个人的所有读者和唯一的一个读者,让角色得到幸福和让角色的“中之人”得到幸福。
那时的诗羽无法做出选择。所以把这个选择的决定权交给了唯一的那个读者。
“但是,后来不是好好改过了吗”
“所以说那时你作为一个作家的黑暗成长了……也成为了足以把新系列委托给的看板作家霞诗子呢”
那个选择,并没有渗出任何自己的内在意识。被唯一的读者所拒绝的被迫选择的物语所倾向的结局。然而这个消极的结局,让她得到了新的能力……或许。
“……伦理君也,那样的话”
现在正是不具备那种能力的唯一的读者……
“那样的话肯定会让他再次为Fantastic文库写东西的,以他的能力的话肯定比你还能写出更可爱的角色吧……嘛故事性就是未知数了”
“真能说啊你……”
这时诗羽的表情,只有这时,町田并没有看透。有些后悔又有些开心,有些苛责却又十分喜悦。然后不知怎么的,感觉要哭出来一样。
“嘛,这部作品从小说的角度上将沙由佳结局也不错呢,“这就是作家的风格”立起了这样的大旗吧”
“……町田小姐你该不会讨厌小说吧”
所以说町田最后稍微有一些,逃避了。
“要不我向不死川M文库要求一部新作品,然后你写成那种他们所期望的伪文艺范十足的作品,就这样朝着本格派女作家努力也不错吧”
“请不要再给我增加工作了,现在的game剧本才刚渐入佳境的说”
“但是你看因为我啊要对“不死川管理利益范围”进行合理调配呢”
“再说了,如果是安艺的话,最接受不了的是直人被两人个人都抛弃的结局吧”
“啊,这个不错啊,赶紧想M文库编辑长提出企划书好了”
“所以我不是说绝对不要这么做了吗”
诗羽最大的恩人和唯一敌不过的对手。町田最大的秘藏之子,无敌的存在。两人都悄悄地视线缓和的看了看对方,同时慢慢的喝起了手边的咖啡来。
“咿呀,是晴天太好了啊”
“好热”
出了旅店之后,初夏的艳阳照射着二人。
“好,那么今天就先去主人公们上学的学校取景吧,今天白天把所有的私立高中全转一遍,决定作为模型的场景吧”
“……“第一个去取材的学校就是最和本部作品相匹配的”,昨夜在梦中被告知了”
“所。以。说。在取材开始前不要偷懒啊”
“至少不用坐公交而是出租好不好?”
“不行,因为坐巴士上学的角色是可能有的,所以这也是取材的一环”
确实今天是更新了今年最高气温的炎热,诗羽在出发时发着牢骚
“但是我昨天熬夜写剧本来着,可能会中途累到啊”
“是吗,不是你想做的吗”
“我又没说我喜欢那么干,也不知道是哪个producer那样强迫人干活却没有任何回报”
“……”
“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比起刚才的牢骚,感觉诗羽要发出了更加强烈的抱怨,嘛这里就听之任之了吧
“好好好。我知道了,那么走吧”
“态度真差啊你……”
虽然如此诗羽接下来决定再也不会抱怨任何事,追随在那可靠的人生前辈的后面。
“话说回来,刚才在你们的房间附近待着时听到了taki君的超级惨叫呢,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可怕的事啊?”
“不去了,现在就回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