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第五卷
  5. 终章 他的过往所见
  6. 繁体版

终章 他的过往所见
2017-06-22 18:51:22

		

「老师!」
身上缠附着风的西丝蒂娜,冲向了气喘吁吁地杵在古老教堂玄关大门附近的葛伦身旁。
「……你、你击败他了吗?」
西丝蒂娜躲在葛伦背后,战战兢兢地询问定睛瞪视着礼拜堂深处的葛伦。
「不……他不是这么容易就会举白旗投降的货色……」
葛伦扬起下巴向西丝蒂娜示意。
「!」
只见贾提斯倒在地上,有个天使像在守护他一样站在他的身旁。
那个天使就是贾提斯经常用来当作移动手段的人工精灵。
面无表情的天使就像机械一样,默默地帮贾提斯移除压在他身上的十字架,并且将他搀扶起来。
「……哈哈,真是……败给你们了……」
在天使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地站起来的贾提斯擦掉渗出嘴角的鲜血。
「……你们两个居然能发挥出这样的力量……完全超乎我的想像。」
贾提斯以一副忿忿不平的模样拍掉衣服上的尘埃,不过隐约看得出他的心情似乎不错。
「原来如此……葛伦,你得到了新的力量吗……厉害。本来我以为已经追上你了,不过你总有办法更上一层楼。也正因为如此……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你……你是唯一一个值得我使尽浑身解数打倒的人……非得如此不可……」
「啧……被难缠的变态狂爱上了啊……」
葛伦不耐烦似地啐了一声,抡起拳头。
「好了,我们来做个了断吧……贾提斯……!」
然而,贾提斯在看到葛伦摆出攻击架式后——
「不,不用再打了……是我输了。」
他却突然如此说道。
「……啥?」
见贾提斯突然做出意义不明的宣言,葛伦和西丝蒂娜都愣住了。
「象征我的正义的秘术……人工圣灵【正义女神尤丝蒂雅】被你们击破了……所以这次我认输,准备乖乖地撤退了。」
安排了一连串阴谋诡计,结果只因为大招被破解,就断然宣告放弃。
真的是个让人完全无法捉摸的男子。
「和你的战斗是帮助我超越现今阶段的神圣仪式……不过,只是击败你是没有用的……你懂吧?」
「……啊?你以为我会放你走吗?像你这种疯子,一定要绑起来交给帝国军的吧……你就乖乖被处以封印刑吧。」
「哼……少自恋了,葛伦。你现在的优势……是那女孩拼了命帮你换来的吧?!」
「……!」
经贾提斯这么一说,葛伦心头一惊,不动声色地窥看西丝蒂娜的脸色。
只见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的西丝蒂娜脸色铁青,额头汗如两下。她的身体颤抖不已,不过那明显不是恐惧和寒冷所造成的发抖。
「玛那缺乏症——!?」
即兴改编咒文需要消耗大量的魔力。因为所谓的即兴也就表示魔力效率的最适化并不完全。
而且西丝蒂娜不只对咒文做了一连串的改编,还招招都达到能克制贾提斯的人工精灵的水准。不管西丝蒂娜的魔力容量再怎么高人一等,也禁不起这样的消耗。毕竟她还只是个能力未成熟的十五岁少女。
「……你搞清楚状况了吧?葛伦。我不是在自恋,我觉得自己还有余力。问题是呢?现在的你有办法在少了她的援护下跟我一较高下吗?」
「呜……」
葛伦咬呀切歯。
贾提斯说得没错,继续让西丝蒂娜使用魔法会有危险。
「这次我是看在她拼命奋战,展现出你另一种形式的实力的面子上,才好心撤退的……希望你能明白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
突然,爆炸声震天价响。
贾提斯的天使破坏了礼拜堂的墙壁。
「西丝蒂娜……我会对你今后的成长拭目以待的……那么……」
贾提斯掉头转身,气定神闲地从墙壁的大洞往外头的巷弄走去。
「后会有期,葛伦。到时……我的正义一定会击败你的。」
「废话少说,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了,垃圾东西。」
葛伦露出巴不得宰了他的眼神瞪着贾提斯。
贾提斯的眼神依然混合疯狂与理性、充满了矛盾,脸上挂着狡黠的笑容。
于是,他在天使的伴随下,静静地消失在巷弄深处了。
寂静降临,笼罩四周。
夕阳西下,夜幕渐渐低垂。
「……结束了吗?」
西丝蒂娜喃喃地询问道。
「啊啊,结束了。」
「这样呀……」
或许是听到这个答案后松了一口气的缘故……
西丝蒂娜纤细的身体突然如气力放尽似地垮下——
「……小心。」
葛伦眼明手快地抱住她,扶稳她的身体。
「好……好可怕……!」
西丝蒂娜在葛伦的搀扶下,身体不住地颤抖,眼眶也盈满了泪水。
「我真的好害怕……!感觉上就像在消耗寿命和运气,强迫自己激发出超乎实力的能力一样……!我再也不敢这么做了!」
葛伦以温柔的眼神低头注视着猛摇头的西丝蒂娜。
「哈哈……真的辛苦你了,白猫。谢谢啊……你又帮了我一个大忙。」
「……『白猫』……?」
原本不停摇头的西丝蒂娜突然停止了动作。
「……回想起来,我三番两次地接受了你的帮助呢……对于你,我只能说感激不尽……咦?白猫……你怎么看起来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没有啊。」
西丝蒂娜吊起了眼角,把头撇向一旁。
「……?算了。话说回来……你站得起来吗?」
「呃……不行……脚还使不上力气……」
「是吗……是我让你太勉强自己了……抱歉……」
「…………」
于是——
在夹杂了几分夜色的黄昏中。
葛伦背着西丝蒂娜走在无人的再开发地区。
沉默。
两人没有任何交谈,只是互相感受对方的体温。
……不久后……
当两人来到范围辽阔的再开发地区的边境。
很快地就要重回熟悉的菲杰德、日常的世界的时候——
「呐……我……」
葛伦突然打破了沉默。
「我真的……可以继续当你们的老师吗?」
「有些事你或许不知道……不过……我确实做过昧着良心的……」
就像要打断葛伦的话一样——
「……真笨。」
西丝蒂娜语气温柔地打断他的话,并隐隐加强环抱住葛伦脖子的双手力道。
「我现在还留在你的身旁……这不就是答案了吗?」
「………………」
得到这样的答覆之后,葛伦没有再多问什么。
虽然在葛伦背上的西丝蒂娜无法看见葛伦的表情。
不过她感觉得出葛伦现在微微扬起嘴角露出了微笑。
葛伦肯定直到现在还对过去的事耿耿于怀吧。
他心中所怀抱的纠葛,绝对不可能是没经过大风大浪的小女孩自以为聪明地说三道四,就能简单解决的问题。
不过,葛伦愿意继续留下来跟他们在一起……现阶段能做到这样就足够了。
「啊………」
西丝蒂娜趴在葛伦背上摇着摇着,突然有一股强烈的睡意涌上了她的心头。
(……老师……)
今天真的是历经了波折。结婚典礼、葛伦和贾提斯的恩怨,和西丝蒂娜神似的赛拉……以及……恐怕已经不在人世的雷欧司。
有太多的问题必须思考。
等着西丝蒂娜去面对的现实,是非常严峻残酷的。
尤其是雷欧司。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西丝蒂娜的青梅竹马。
虽然有过许多风风两两……尽管彼此选择了不一样的道路,最后成了观念水火不容的人……不过西丝蒂娜曾经对他抱有某种程度的好感……和他之间有过许多酸甜苦辣的回忆……也曾有过幸福的记忆……这些都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雷欧司绝不是会自愿被那种自我中心、丧心病狂的狂人随心所欲摆布的人。
未来,等我哪天正面面对失去了他的事实时……我想我一定会流泪吧?
(……撑不下去了……好困……身体也好沉重……头脑……无法好好……思考了……)
此时此刻。
此时此刻就好。
就让我在这个人的温暖怀抱中好好休息吧。
为了养精蓄锐,等醒来之后面对痛苦的现实。
此时此刻就好——
让我在这令人身心舒坦的平静中飘摇、打个盹吧。
愿疲惫的身体和心灵都能得到安祥。
此时此刻就好——
(插图)
…………
…………
「唷,你们来迎接我们了吗?」
「老师!西丝蒂!你们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葛伦……街上尸体堆积如山,引发了大骚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啦……唉唉,头痛的问题又来了,该怎么说明才好呢……」
……
同一时刻……
在菲杰德郊外的某杂木林里。
「飞翔吧,【女神的左手】」
「《金色的雷兽啊•在地表疾驰•于天空飞舞吧》——!」
乱舞的雷岚和如流星般纵横交错地飞来的黄金剑短兵相接。
视野闪闪烁灿。
天地轰然雷动。
从葛伦和西丝蒂娜面前离开的贾提斯,跟阿尔贝特爆发了魔术战。
「你露出破绽了!阿尔贝特!」
镇定施展咒文后的可趁之机,【女神的使者•斩刑】手持处刑人之剑,以猛烈的速度逼近阿尔贝特的背部发动攻击。
仿佛要将阿尔贝特的身体切成上下两半似地,一道横向的剑光一闪即逝。
「啧——」
阿尔贝特在千钧一发之际以后空翻躲过攻击并且调整呼吸。
瞬间让玛那•生体节奏恢复正常状态后——
他接着以延迟发动的方式,发射早已预先唱好的【穿孔闪雷】。
在半空中呈倒立之姿的阿尔贝特,零距离射穿天使的后脑勺——
他顺势在空中翻身并伸出手指瞄准贾提斯——利用双重咏唱继续射出闪电。
「呜……!」
贾提斯立刻施展【女神的右手】对抗。
挡掉贯破空气射来的雷闪后,贾提斯往后跳开两、三步。
阿尔贝特也在落地的同时往后跳,和贾提斯保持距离。
战局重新回到原点……
「……不分轩轾吗?了不起啊,阿尔贝特……你的实力还是一样强。」
「…………」
「可惜我对你没有兴趣……因为你应该是有资格被称为『英雄』的那种人……你很强,所以能坚持自己的正义也是理所当然。打倒你一点意义也没有。果然还是得葛伦才行……」
一如懒得回应狂人的妄语般,阿尔贝特始终一语不发。
两人四周的风景宛如地狱。
像是经历过壮烈的魔术较劲般……地面被烧成焦土,坑坑巴巴,树木燃烧着熊熊烈火,大量火光迸溅。
「话说回来,真教人头痛……竟然在这种地方被你循线逮个正着……」
「哼……你惹出那么大的风波来,还有脸说这种话。」
「即使如此,我也应该可以在被你逮捕前从菲杰德平安脱身才是……照我的预测是这样。」
话虽这么说,却看不出贾提斯有任何气急败坏的模样。
他甚至给人一种,就像在享受意外状况发生的乐趣一样的感觉。
「看来我还嫩得很哪。」
「我不会问你,为什么你还活着……对魔术师来说,诈死的手段多到俯拾即是的程度。只能怪我们自己太蠢了,居然会被你骗过去。」
阿尔贝特用冰霜般的锐利视线注视着贾提斯。
「不过,回答我一个问题吧。你一年多前,为什么要引发那种事件?」
「………………」
这时,感觉缠附在贾提斯身上的阴影仿佛变得更暗沉了一些。
「原隶属帝国宫廷魔导士团特务分室,执行官编号11《正义》。虽然你是言行偏激,抱持独善其身的原则,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即使牺牲他人也在所不惜的问题人物……即使如此,你也不是会做出那种事情来的男人。」
「真的是这样吗……?」
「实际上,没有人比你更痛恨天之智慧研究会的了。可是你的立场却突然大转变,从那一天起,你就视帝国和女王陛下为仇人。」
「…………」
「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事情使你有了这么大的转变?」
互不相让地以魔术火拼的两人已经用光了看家本领。
当两人互相刺探,摸索接下来该如何出击,同时一边交谈的时候……
「……『禁忌教典』……」
贾提斯脱口说出的字眼让阿尔贝特的目光变得更加锐利了。
「阿尔贝特。你不知道……隐藏在国家背后的真实和王家血统底下的秘密。你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座天空之城会浮在天空中。」
「…………」
「你去追查『禁忌教典』吧。如此一来……你迟早会发现真相的。然后你就能理解,原来我的做法是对的,原来我的做法是独一无二的正义。」
当贾提斯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表情充满了无可撼动的自信。
「尤其是你,阿尔贝特。我相信等你接触到真相之后,你一定不会堕落,而且还会选择跟我站在同一边的。」
「少胡扯了,你这旁门左道。那个『禁忌教典』到底是什么?」
「放弃吧,阿尔贝特。那不是用言语可以说明的。」
「你说什么?」
「如果你想理解……只有接触真相一途……我能告诉你的也只有这样了。」
说完贾提斯弹了一下手指。
于是,一个天使拍动着翅膀从天空降临到贾提斯的身旁。
「好了,是时候了。」
「慢着,贾提斯。话还没说完。」
阿尔贝特向贾提斯伸出左手手指。
「恕难从命。你这男人太精明了……援军很快就要到了吧?就是现在为了调查市区的骚动而和你分兵行动的《法皇》和《隐者》……你想拖延时间,恕我不奉陪。」
贾提斯耸耸肩嘻笑地说道。
「话说回来……其实他们大可不用那么担心的。虽然我为了达成目的,不管得牺牲再多人,只要有需要都在所不惜,不过我的另一个原则是不做非必要的牺牲。尽完责任的中毒者只是时辰到了就自灭而已……我也没对他们做什么坏事啊。」
「你这家伙……」
阿尔贝特用燃烧着怒火的眼神,注视彻底失心疯的贾提斯。
「……好了。说真的,我带来的疑似灵素粒子粉末也差不多快用完了……可以让我乖乖夹着尾巴逃走吗?」
阿尔贝特一如要表达「多说无益」般,射出【穿孔闪电】。
贾提斯枪先一步只手攀住天使的肩膀后,天使拍动翅膀迅速飞上天空。
阿尔贝特的雷闪扑了个空。
抵达一定高度后,贾提斯就这么一路滑翔飞往其他地方去了。
「…………」
阿尔贝特没有追击,他默默垂下手指,目送贾提斯离去。
因为他知道在这个状况下,强如贾提斯这般等级的魔术师如果真有心想要脱身,没人奈何得了他。所以他不想白费力气。
「啧……又是『禁忌教典』吗……」
这个字眼最近真的耳熟能详。
『禁忌教典』到底是什么……实在充满了谜团。
不过从贾提斯的暧昧说法可以听得出来,那个东西似乎跟这个帝国的真相,以及王家和天空之城的谜脱离不了关系。
说不定这也算是个意外的进展。
「这个国家的真相……王家的血统、吗?看来有必要做一番调查了。」
阿尔贝特也掉头转身,默默地离开了现场。
……于是——
有个人类利用天使之尘所引发的恶梦事件就此宣告落幕。
最终因天使之尘而死的牺牲者总共有八十四人,另有多数失踪者。
而且这些牺牲全都出自一个人之手,说凶手是令人发指的禽兽和罪不可赦的恶魔一点也不为过。
贾提斯•罗凡。
一年多前在帝都引发了大惨剧的始作俑者,人们提到他的名字依然记忆犹新。
当年的恶徒又卷土重来,不仅将为菲杰德市民带来恐慌,也让被害者的遗族怀抱着无处可宣泄的愤怒和悲伤,陷入愁云惨雾。
雷欧司•克莱特斯正是牺牲者之一。
克莱特斯家为了保护家族的名誉,大肆向外宣扬「雷欧司的所有行动是受到贾提斯的『天使之尘』操纵」的说法。贾提斯的目的是让雷欧司掌控席贝尔家,并且吞并克莱特斯家的财产。这就是他们所捏造出来的理由,听起来相对简单明了,也合乎道理。这也是为了防止克莱特斯伯爵家的名声,因雷欧司断然逼迫西丝蒂娜和他举办婚礼而一落千丈,并且避免和席贝尔家从此结下梁子,因而不得不采取的行动。
此外,事前察知了贾提斯的企图的克莱特斯家为了阻止这种事情发生,由克莱特斯家现任当主亲自上门向葛伦提出委托;于是葛伦应业主要求带走西丝蒂娜,击退贾提斯,成功保护了克莱特斯家的名誉——尽管葛伦无法接受这套说词,可是在克莱特斯家的大力请求下,也只能任事情如此定案了。
后来克莱特斯家透过政府机关正式对外发表声明,甚至还向葛伦致赠谢礼和勋章,原本受到和雷欧司之间的一连串决斗事件影响而声名狼藉的葛伦一口气由黑翻白,从觊觎荣华富贵的卑鄙男人变成了挺身保护学生的模范教师。
虽然就某种程度而言,事实确实是这样并没有错……不过也不到值得表彰的地步。
因为葛伦这次的战斗,从头到尾都不脱私斗的范畴。
葛伦只能怀抱着复杂的心情,看着从天上掉下来的名过其实的美誉。
于是——贾提斯的事件尘埃落定后,一段时间过去了——
某天。
「抱歉。我迟到了!吐舌☆」
葛伦大剌剌地出现在教室,丝毫不感到惭傀。
「喂——!」
西丝蒂娜一如理所当然般,火速冲到葛伦身旁破口大骂。
「你跑去哪里摸鱼了!?上课时间都已经过了一半了耶!」
「哎呀~~我只是闷着头想点事情,不小心就……」
「亏你这阵子都没有迟到的记录!老师你果然还是缺乏身为讲师的自觉!你知道吗?身为讲师就是要(唠唠叨叨唠唠叨叨)……」
然后,两人一如既往地展开了说教与借口的唇枪舌战……
「好了好了,西丝蒂。继续发牢骚下去,上课时间就要结束了唷……」
「吵架是不对的。」
鲁米亚介入调解,梨洁儿则睡眼惺忪地如此说道。
「总觉得……虽然经历了风风两两,不过他们两个还是老样子哪……」
「是呀。看到这画面,反而让人松了口气呢。」
「以我的立场,倒是希望他能有所长进就是了……」
看到那再熟悉也不过的画面,卡修、温蒂、基伯尔……所有班上的学生皆近似傻眼地露出苦笑。
「而且你说你在想事情,到底是在想什么!?」
西丝蒂娜无视台下同学的反应,双手盘胸,心浮气躁地质问葛伦。
「呃,其实是……」
葛伦突然降低音调,用只有西丝蒂娜听得见的音量喃喃说道:
「我只是没来由地想起……我刚来到这里时的事情……」
「!」
听到葛伦的话,西丝蒂娜微微瞪大眼睛,沉默不语。
「那个时候,我确实是懒得工作,也不想要招惹麻烦……不过该怎么说呢,重点还是我觉得自己跟这个地方格格不入吧……」
「老师……」
西丝蒂娜面露认真的表情询问葛伦:
「直到现在……你还是这么认为吗?」
「这个嘛……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葛伦耸耸肩装蒜。
「反正我自己怎么想并不重要,回顾我之前做过的诸多种种……无论如何,我在这里属于格格不入的存在应该是无庸置疑的……吧。我想这是任谁都无法颠覆的严峻事实。」
「…………」
西丝蒂娜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要否定葛伦的说法固然简单,但那只是便宜行事的做法。葛伦应该不会想听那种肤浅、像是在安慰人的话。
西丝蒂娜难过地垂低眼帘。
「只不过……」
葛伦迅速环视整个教室一眼。
「喂喂喂,老师~~西丝蒂娜~~你们两个要闹到什么时候啊~~」
「感情好是很好,但可以快点开始上课吗?」
「真是,教学进度受到上次事件的影响早就落后了,还来这一套……」
见台下的学生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向他发牢骚,葛伦的脸上漾起笑意,轻声向西丝蒂娜耳语:
「……总而言之,未来还要请你多指教啰。」
「……!」
西丝蒂娜倏地抬起脸庞,有好一阵子都茫然地注视着葛伦的面孔……
「嗯,我才要请老师多多指教。今后也有劳你提供指导与鞭策了,老师!」
一会儿后,西丝蒂娜也莞尔一笑。
于是,今天就跟往常一样,在吵吵闹闹的气氛下展开了授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