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四卷
  5. 二章 工会邀约与故意失踪
  6. 繁体版

二章 工会邀约与故意失踪
2017-06-22 20:26:25

		

与黑影人的五连战,在湿地寻找特伦托,在广大的区域冒险完毕后,我们才踏上返回【加油工坊】的归途。
「果然啊,跟黑影人的战斗与其说HP耗损严重,不如说对大量目标施展的武技与魔法消耗MP更为激烈呢。」
「既然这样,追加的报酬给MP药水好吗?另外真要说起来,经过这么剧烈的活动后,饱食度一定大幅降低了吧。」
我刚才主要是待在定点,以支援射击为主,因此显示玩家饱食度的计量条只减少了一半左右。然而,对必须在敌怪间来回奔跑的缪与托乌托比,还有挥舞巨大武器的露卡多与希诺等人而言,饱食度降低的速度应该会更快才对。
「看来我们店里的三明治也要追加进报酬里了。」
「我肚子的确是饿扁了。三明治是不错啦,不过还有其他美味的食物可吃吗?」
「真是的,拿你没办法。料理其他食物得花时间啊。」
在缪的请托下,尽管我边叹气边回答,老实说心里对她愿意向自己撒娇还是有点开心。容易因撒娇而心软,就是我这个当哥哥的坏习惯吧。
原本应该拿在南方湿地打倒的野怪掉落物做料理才对,只是很遗憾,那边并没有能当食材的野怪。
「这个嘛……既然需要食材,就用千羽鸟的肉吧。」
在【料理】天赋中,只要透过为食材去毒的技能,以往无法用来制作料理的食材如今也能派上用场。
只不过,当听说我要用有毒的千羽鸟肉时,现场大约有两人瞬间露出了紧绷的表情。
「放心吧,我会仔细把毒去掉的。况且一并使用利维的【净化】,就能排除所有会造成异常状态的要素。」
尽管我自己刚刚才说明过,但利维的【净化】确实是一种恢复HP与异常状态的技能。只是最近我好像都用在食材的热处理作业上……应该只是错觉吧。
「因为是千羽鸟,所以可以拿来做南蛮鸡、炸鸡块、普通的咸酱汁鸡柳炒青菜,或是单纯的鸡肉串烧之类。如果要外带的话串烧比较方便,但想强化数值还是南蛮鸡或炒青菜比较……不,再考虑省功夫的话炒青菜最快。虽说不论哪种都是家常菜,不费多大力气就是了,你们想吃哪一种?」
「真、真了不起啊,【保母】小姐。一种素材就可以做出这么多样的料理……」
「嗯?这没什么吧。对了,我因为买了太多肉,所以需要大家帮忙消耗一下呢。」
最近因【加油工坊】的客人喜好,导致一部分素材有供给过剩的疑虑。像大野猪这种不需要去毒步骤的素材能立刻下锅料理,但类似千羽鸟肉这种必须去毒的素材就费事多了。
「哎,还是别想太多吧。就决定鸡肉串烧跟鸡柳炒青菜好吗?我会多做一点,你们可以顺便打包。」
既然大家都无法从我所提议的料理中选出一样,只好由我擅自决定了。
这时,露卡多喃喃说了一句。
「——居酒屋【加油工坊】?」
「露卡多。我的店可不是居酒屋喔。」
「对、对不起。」
偶尔也会有人把【加油工坊】误解为小吃店或餐厅,但这是一间以工坊为主,全力为玩家声援、打气的店。
此外我的营业项目,几乎都是来自因兴趣而无意间取得的生产天赋。
有时我充当药师进行【调药】,若有必要就提供客人【料理】。尽管不算什么专家,但【雕金】与【炼金】、【合成】我都得会一点。要说我是万能便利屋也可以,但我的本业毕竟还是调制药水类补品的药师。
当我们在讨论任务结束后要吃什么料理时,离我的店也越来越近了。
位于第一城镇南侧悠闲风景中的小店——【加油工坊】,此时门口正有一名玩家在等待。
那人似乎不打算走进店里,此外这位男性玩家的脸孔我也没印象。
我以愕然的表情望着那名男子,并走向自己的店,结果对方也察觉到我现身了。
「不好意思。您是经营这间店的玩家——云小姐对吧?」
他的口吻很客气,然而使用肯定句,就代表他事先已经调查过我了吧。
「是啊……有何贵干呢?如果想选购道具,请找店员京子小姐为您服务。」
感觉是很难缠的家伙,所以我在他回答前就试图先躲入店后头,不过尽管我这么盘算,那人却强行在店门口把目的说出口。
「云小姐,你愿意加入我们的公会【绿色瀑布】吗!」
「不。请回吧。」
对我这种斩钉截铁、不留情面的拒绝方式,呆若木鸡的男性玩家隔了好几秒才总算慢慢理解我的意思。拜托请先听我说完——虽然他对我投来这样的视线,但我却刻意避开那目光。这是一种无言的拒绝。用意就是——回去吧,别找我说话,别打扰我——之类的。
「我对陌生人的公会没兴趣。如果不想买东西就请回吧。」
「请先听我说!我们现在虽然只是中规模的公会,但只要有像云小姐这么有名的玩家加入,知名度立刻就能提升了!此外公会里有很多战斗角色,大家玩起来也很拼!现在虽然还是【八百万神】的天下,但总有一天我们会成为OSO最大的公会!」
我打从心底冷冷瞪着这名自顾自述说的男性玩家,一边确认从后头跟来的缪她们情况如何,结果我的视线才刚移动,就发现她们也都表情僵硬地愣住了。
真是的,害缪她们感到不愉快,我内心的厌烦愈发强烈。
「——因此,拜托你加入我们公会吧。」
「我一开始,不就回答过『不』了吗。」
他终于好好观察过我的表情,知道我毫无兴趣。不,毋宁说根本是对此感到厌恶才对。
接触到我的视线后,那家伙有点意志动摇,不过还是锲而不舍对我劝说:
「……那个,太可惜了。这么做的话。」
「哪里可惜?加入公会对我并没有意义也没有好处啊?」
「我们会经常出去战斗!如果你替我们制作恢复道具的话,调合天赋等级就会升得很快。」
「我不觉得那算什么优点啊……够了。京子小姐,下回这位玩家来,不要卖东西给他。此外只要【绿色瀑布】所属的成员来店里,都得先无条件给予警告——『下次再敢这么做,就禁止进入』。」
「好的,我明白了。」
我吩咐不知何时靠过来的店员NPC京子小姐,接着才步入【加油工坊】。
脸上浮现亲切笑容的京子小姐,正在请那位男性玩家离开。对方并没有做出对NPC怒吼之类的动作,而是垂头丧气地离去了。
「真抱歉。害你们看到刚才那种奇怪的场面。」
「不,哪里。不必介意啦……」
我请她们进入柜台后方,但露卡多的回应却很犹豫。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吗?
「姊姊经常在拒绝其他公会的邀约吗?」
在吧台席就座后,缪抛出了这样的质问。我一边思索着该怎么回答她,边拿出一整套料理器具。
「哎,应该说偶尔吧?我一直觉得事情迟早会曝光,诸如夏季野营活动获奖,或是被冠上了奇特的称号之类的,因此主动找上门的家伙就变多了。」
此外我还拥有珍贵的幼兽——独角兽利维与空天狐柘榴,甚至开设了一座固定的生产据点【加油工坊】。
当然,或许还有其他各式各样的因素,不过只要把我这个人拉入某公会,就可以对该公会提供丰富的选项——大概类似这种感觉吧。
「最近公会邀约的不速之客出现间隔越来越短,真叫人厌烦啊。」
我边叹气,边替料理器具之一的魔导炉点火,开始加热平底锅。
在锅子预热完成前,我已经将料理用的去毒千羽鸟肉与数种蔬菜自柜台下的道具箱取出了。
最近由于【料理】天赋的缘故,我手边的食材选项有所增加,蔬菜的库存量也变多。我以菜刀将其中几样切成一口大小,并跟肉一起放进倒入热油的平底锅里,淋上咸酱汁,大火快炒。
另一头,我又将一口分量的鸡肉以竹签串起,开始烹调鸡肉串烧。
「……太、太强了……竟然能同时做两种不同的料理。」
「嗯?这种事,我早就习惯啰。」
炒青菜的分量,以六人全都要吃而言稍微少了点,不过我还是先完成一部分,装进大盘子里,待会再让大家各自分装到自己的小盘中,以自助的方式享用。此外,已经烤好的鸡肉串烧也放到搭配的叶菜类摆盘上一起端出来。
「呼呼呼,新鲜的蔬菜配上酱汁的咸味还有肉的甘美……」
「……比起那个,这道菜似乎有对数值的正面辅助效果。15分钟内ATK+3。鸡肉串烧的效果也有+2,不过好像无法重复累加。」
「那是当然的啦,因为这是怪物的肉嘛。尽管没像大野猪那么优质,不过还算能稍微提高一点吧。」
我对因吃惊而放下筷子暂停进食的托乌托比如此说道。至于缪与希诺,依然一如往常大口大口咀嚼着我端出的料理。露卡多与礼蕾尽管有察觉到数值强化的效果,仍没想太多尽情享用。托乌托比兀自吃惊,蔻哈克则独自评鉴、品味着桌上的菜肴。每个人吃东西的方式都展现出自己的个性啊,我不禁这么想,同时麻烦京子小姐准备大家的茶,然后默默开始替三明治要用的肉去毒。
「云,你的手法很熟练呢。」
「是吗?哎,那是因为我已经做过太多次了。」
该切哪里、怎么切才能彻底去掉毒素,我已大致理解了。这或许也算是一种天赋带来的附加效果吧,不过我并没有继续深入思考,而是陆续烤更多份鸡肉串烧。
过了好一会,所有人都吃得心满意足,还决定将多余的鸡肉串烧外带回去。
「多谢款待。下次我们还会再来吃的!」
语毕,缪等人便谈笑风生地走出【加油工坊】。
「真是的,又不是每次都可以帮你们准备料理。也罢,改天我心情好的话……或许还是可以招待她们——」
这次供餐,让我事先准备好的千羽鸟肉存量大减,就趁现在刚好有空档再来进行去毒吧。
因为我今天已经来不及去原野采集素材或狩猎杂鱼怪,也没余力制作道具,只好着手进行这些繁琐的生产预备作业。
「——打扰咧。」
我正从道具箱里取出未经处理的千羽鸟肉时,似乎有人来到了店门口。回过头一看,是身着暗色系轻装备的两名男性玩家。
其中一人默默释放出充满压迫感的气息,至于主动出声的另一名男子,则岔开一双罗圈腿靠过来。
「欢迎光临。我现在有点忙,可以去找那边的店员为您服务。」
「我要找的人就是你。你叫云对吧?我们的公会会长想拉你。可以加入我们公会吗?」
「我拒绝。」
我连看也不看那男的脸一眼,直接否定道。
「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我们可是PK(Player killer)喔。」
男子拔出腰际的护手刺剑,自称PK。
PK——Player kill。指的就是在游戏内攻击其他玩家的行为,做这种行为的玩家则被称为Player killer。虽说有许多衍生的形式存在,但在OSO里为数却不多。毕竟做这种事没什么好处就是主要的理由之一……
「干么闷不吭声!竟敢给我摆出臭脸!」
自称PK的男子火冒三丈,将护手刺剑插入柜台。而且还是捅进了我积存的千羽鸟肉当中。原本一直默默站在入口的男子也拔出武器,朝向我这边。
「你们想干么?」
「哈!只是单纯的公会邀约罢了!你总不会拒绝我们吧。」
「我再说一次。不。」
我的这番话让男子额上浮现青筋,但他的反应我完全不在乎。
「我对那种麻烦事没兴趣。你们速速离开吧。」
这句话让那男子彻底失控,并伸手越过柜台。
他揪住我的胸口,强迫我的身体靠过去。被揪住胸口的痛苦让我绷紧了脸。
「你这家伙,可别太嚣张啰。别以为我们只是单纯的PK。要是把【福煦猎犬】的PK全都动员起来,刚才在这里的那些女人也会被追杀到天涯海角喔。」
自己被怎样我是不怕,但这两个家伙扯到缪她们身上,我就不得不开口了。
「……不准你们这么做。竟然想攻击我的朋友,你们到底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之前就对这家伙毫无好感了,结果果真是敌人。我在胸口被抓住的状态下狠狠瞪着那名男子的双眼。
「啊?干么,你那是什么眼神。」
「既然知道缪她们刚刚也在这间店里,就代表你们是在某处观察很久了吧?结果也只敢趁其他人都走掉的时候找上门,真没胆。」
我自己应该也是相当火大了,所以才会直接说出心底的话挑衅那家伙,结果他揪住我胸口的力道变得更强,害我的双脚都踩不到地板。
当身体的苦楚已经让我快失去余裕时,一阵强风袭过了我的店内。
「原先是想来这里寻找美食,结果却遇到一群野蛮的家伙啊。」
锐利的打击命中了揪住我的那条手臂,所造成的冲击让那名男子松手,我一屁股跌坐到柜台内侧的地板上。
「这、这是……」
我抓住柜台边缘,缓缓爬起身时,刚才闯入店内的那两名男子已经被赶出去了。
其中一人正发出呻吟并捣着遭痛击的腹部,另一人则瞪着在自身周围蓄势待发的十几根冰枪,脸色铁青。
「喂,你们真的很烦,快给我滚远点。」
手掌向下挥动并发出驱赶声,好像在赶猫狗一样的是一名顶着酒红色秀发的女性。
「咕……喂,闪人了!」
男子以僵硬的表情对还陷入茫然的另一人说道,接着两人就踏着蹒跚的脚步离开了。混帐,给我记住——那两个家伙并没有抛下这类的台词,让我心底有些遗憾,看来我的反应还意外地从容嘛。
下一刻,当掀起骚动的公会邀约PK们逃之夭夭后,我道出了那两位救兵的名字。
「——御雷神。还有赛伊姊姊也来了。」
「是啊,能被你记住真是我的荣幸。」
●
「——嘎哈!果然,喝酒就是要配小菜喝起来才舒爽啊!」
「对未成年人鼓吹什么喝酒啊,真是的。」
刚才对我伸出援手的人是赛伊姊姊与御雷神。她们来【加油工坊】探班时正好帮我赶跑了恶质的公会邀约者,这点我确实很感激,不过她来店里的真正理由是……
「因为妹妹店里有鸡肉串烧啊。我是来享用的!」
赛伊姊姊面不改色地强调,同时还一手端着酒一手拿着鸡肉串烧往嘴里塞。
「不过话说回来,小云你没事吧?」
「……怎么可能没事。」
刚才那种露骨的威胁手段要是真的实行了,我认识的人跟朋友不是会大感困扰吗。
「唉,我该怎么办才好啊。」
虽然刚才被PK钓到,不过缪她们应该不至于打输对方。既然觉得困扰,直接停止玩OSO也是手段之一吧。
「你在烦恼什么啊。像这种时候,就该找年长者帮你分忧解劳啊。」
「我才不会找一个酒鬼讨论咧。」
我一边陆续烤着鸡肉串烧,一边这么说道,不过反正我自己一个人也得不出什么结论,最后还是请赛伊姊姊帮忙了。
「最近自己找上门的公会邀约太多,实在是很烦人啊。而且我好像还被刚才那种家伙盯上了。」
「或许需要一点时间让风头停歇下来吧。」
我对赛伊姊姊的回应点点头。况且我之所以会拒绝公会邀约的根本理由,就是对我没有好处。
「【生产公会】就能提供我一切所需的服务了。好比素材搜集以及贩卖对象等等。」
「因为那个公会对待非成员也一律平等啊。我们公会的生产职们知道不必换公会也能享受生产活动的乐趣,心底都非常开心呢。」
一手拿着鸡肉串烧,御雷神以早有耳闻的态度如此回答。
「这么说的话,只能那样了吧。暂时躲去人烟稀少的场所,或是不在店里露面之类的。」
「也就是——故意失踪吗?」
对我的疑问,正在咀嚼鸡肉串烧的御雷神颔首回应:
「没错没错。哈,等风头过去后,再偷偷溜回店里的柜台不就好了吗?」
御雷神甩动已经吃掉鸡肉串烧的竹签,灌了一口酒这么说道,我听完突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事实上,我根本没必要以这间店为中心活动。在拥有店面以前,我本来就是到处溜达的那类玩家,只要想成回归初衷就没啥大不了的。
「是个好主意耶。不过我需要做什么准备?」
「如果想故意失踪的话,就需要两样道具。小姐你现在身上能动用的钱有多少?」
「我现在能动用的钱嘛……80万G左右吧?因为还要更新生产设备,提供店铺的运转资金,所以实际上可能更少一点……」
「很够了。首先第一项道具叫【迷你传送点】,你有听说过吗?」
「我记得,就是设置在公会会馆之类的那个吧。可以产生简易型的传送点。」
【迷你传送点】这项道具跟区域移动用的大型传送点几乎具备同等效果,适合公会之类的团体使用,能自由设置在指定的场所。
「只要有【迷你传送点】,你就可以从店里自由移动到各区域了。不必担心走出店门口时被人盯梢,万一别的传送点也有人在监视,只要传送回店附近看不见的位置,就可以甩掉监视了。另外还有,对了……关于【迷你传送点】的附带效果,要是有人发现你是利用【迷你传送点】移动,大概就会误以为你已经加入某公会了吧。毕竟,个体玩家拥有这种道具是比较难以想像的。」
咯咯咯——御雷神脸上浮现邪恶的笑容。确实,能自由返回【加油工坊】的效果对我充满了吸引力。
「可是,我记得那玩意要100万G耶?我的钱应该不够吧。」
「是啊。如果想搞故意失踪,你还差20万。对了赛伊,你身上有那个吗?」
「是指【暗者的泥土】?我有带呀。」
赛伊姊姊操作选单,从自己手边取出一只小瓶子。小瓶内装有黑色泥状的液体,但明明没在摇晃却会发出微妙的震动让人觉得有点恶心。
「……服下这个会?」
「不是啦!这是强化素材的一种,名叫【暗者的泥土】。如果用在防具上,就可以抑制敌怪对玩家的仇恨值,并且能降低被敌人感应到的区域范围。其他还包括玩家要发动武技或技能时,被【识破】、【第六感】、【看穿】等技能侦查到预备动作会变得更不容易——简单说就是获得【认知妨碍】啦。」
抑制敌人的仇恨值上升,缩小被野怪察觉的范围,这些都是适合单人进行游戏、或担任队伍后卫的效果。
只要仇恨值不上升,对我方的攻击优先程度就能维持在低档了。
而一旦野怪对我方的感应范围变小,就更容易营造出一对一的局面,就算不是为了战斗,对探索区域也是很有用的效果。
毕竟跟其他玩家战斗时,能不被事先察觉而发动技能,就可以顺利伏击或奇袭,一旦敌人陷入混乱,我方逃跑的成功率也会上升。
「谢谢你,赛伊姊姊……」
「哎呀,小姐。天底下可没有白吃的午餐喔。」
「我觉得直接送他也无妨啊。」
我打算伸手去接赛伊姊姊放下来的小瓶子,却被御雷神阻止了。我望了赛伊姊姊一眼,发现她正在苦笑。
「小姐,你那种动作,该不会是想把道具抢去嗑掉吧?」
「呃,就说了别再叫我小姐啦。我是男的。」
尽管我像平常一样极力主张自己的性别,但对方只是把吃光的盘子推出来,我只好不甘愿地将鸡肉串烧放上去。
「啊,请你帮我打包带走。」
「这是报答帮忙的谢礼。报答帮忙的谢礼……」
我重复喃喃自语了好几遍,硬是将对御雷神的不满按捺下来。
「……所以,御雷神到底想要我拿什么换?」
「别这么急嘛。首先我们来整理一下。云小姐目前所需的,就是不够的资金20万G以及【暗者的泥土】。只要有这些,故意失踪的准备就大功告成了。」
按照御雷神所构想的失踪计划,目前我似乎只欠缺这些物资。而且,缺少的部分御雷神她们刚好有。
「那,这回该轮我的要求了。【八百万神】公会,目前正在攻略【迷宫街】的第一座迷宫。敌怪的数值本身虽低,但却会使用许多异常状态。我们想突破这个难关。」
对以严肃目光笔直注视我的御雷神,我抛出了我的疑问。
「你说想突破迷宫,直接进行攻略不行吗?」
「目前应该没有能一次恢复【混乱】与【魅惑】的万能药吧?所以非常棘手啊。」
「不过能恢复一项,总比什么都没有要好吧。」
「是没错,所以我们用恢复魔法暂时顶着。我想你应该能提供我们比那个效果更好的药水?」
御雷神边享用美酒,边愉悦地跟我谈判,我觉得这种气氛也不坏。
「既然如此,我就提供你店面没卖的道具吧。尽管数量不多,但种类还满丰富的。」
以中毒为首,共八种的BS(Bad status)恢复药水,我手头还有少量的存货。
最初期制作的弱解毒药水,要价仅70G,但那玩意恢复量很低,之后每提高一阶恢复量,价格就跟着水涨船高。
药水每升一级,价格就会变成之前的数倍,例如【解毒4】的药水,市价大约就要7000G到1万G之间。然而,要制作这种道具需花费解毒药水十个,并以【炼金】天赋的【上位变换】技能将药水提升一等级,所以成本非常惊人。
因此,除了价格低廉的药水外,其他道具我很少摆到货架上陈列。
「既然这样我愿意出10万G左右。那么,下一项。你有毒药吗?」
「……你这家伙。是想毒杀——不,暗杀谁吗?」
「别说这种失礼的话。这只是对策之一罢了。」
我对御雷神投以狐疑的视线,赛伊姊姊便为似乎很困窘的会长伸出援手。
「这回,我们想透过会引发异常状态的毒药,促使耐性类的天赋强制升级。与其为了安全起见而等待弱小野怪的BS攻击,这样效果应该会比较确实吧。」
服用毒药让身体适应毒素,借此提高耐性——这跟某种忍者修行不是很像吗?我差点就吐槽出来了。
「呃,我是有毒药啦。跟BS恢复的药水一样,种类很多喔。」
「话虽如此,我只需要精神类的愤怒、混乱、魅惑这三种。用这些锻炼出高MIND数值,再搭配耐性天赋,就能防范那些棘手的家伙了。」
我边听御雷神的发言,边产生了「原来如此」的敬佩。
身体类的异常状态包括中毒、麻痹、睡眠、昏厥这四种。上述这些,只要DEF的数值够就能挡掉一部分。
至于精神类的异常状态包括愤怒、混乱、魅惑、诅咒这四种。正如御雷神方才所言,可以靠魔法防御的MIND数值对应。
「所以,BS恢复药水10万G,而异常状态药也是10万G。是说算起来后者的单价比较高啊。」
我虽然把夏季野营活动摘来的各种毒草种植在【加油工坊】后头的田地里,因此收成了一定的数量,但异常状态药还是很稀少。
跟恢复药水比起来异常状态药贵了许多,因此这回买方指定了种类。
然而,我依然有无法释怀的点,
「野怪的BS攻击效率差——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就算不靠药水,也可以用怪物的肉或特定部位来替代吧?」
我逐一从柜台下方的道具箱取出珍藏的药水。
从位置较低的道具箱拿好东西,恢复原本朝外的视线后,我转向赛伊姊姊与御雷神,却发现两人都露出隐约有点痛苦的微妙表情。
「那个……还真是叫人讨厌的事件啊。」
「是啊,没想到竟然会发生那种事。」
「咦,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吗!」
尽管我狼狈地逼问两人,但不知为何,她们只是用温暖守护的双眼与慈爱的表情望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什么嘛,别吓人啊!到底是哪种情况?赛伊姊姊!」
在那之后,赛伊姊姊与御雷神打死也不肯把真相说出口,只是不断加深我的恐惧心理。
●
赛伊姊姊跟御雷神造访【加油工坊】的两天后,我跟库洛德虽因时间兜不拢而无法立刻见面,但我还是趁机买了【迷你传送点】并设置在【加油工坊】的工作区。
除了细心体贴的赛伊姊姊陪我购买【迷你传送点】时有出门到街上,其余时间我都没有离开工作区,登进游戏到下线为止只顾着看书,与幼兽利维与柘榴不断嬉戏,然后就是制作药水与烹调料理度过而已。
紧接着,到了可以跟库洛德碰面的当下,我借了【生产公会】的一间房间并主动过去找他。
「很抱歉之前无法马上帮你的忙。看来是被恶质的公会邀约与PK缠上了啊。」
「嗯,应该吧。虽说我觉得状况也还好就是了。」
尽管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但我的心态未免太过悠哉。我想稍微警惕自己一下,不过还是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我听说你为了暂时失踪正在进行准备,关于被别人强拉进公会的事,我们也得负一部分责任,所以只要是做得到的范围内,我们都会帮你。」
「这话怎么说?」
库洛德突如其来的发言让我不解地歪着头。这件事跟云有间接的关系——库洛德以此为开场白对我说明道。
「你还记得我们为了设立【生产公会】,使成立公会所需的【公会证】价格高涨一事吗?」
「是啊,最后因为我们的资金不足,只好直接去找头目拿了。」
我心想这不是最近才发生过的事吗?再说这跟这阵子的遭遇又有什么关联?我感到很不解。
「就算市价涨得再高,总有一天也会恢复正常。原先垄断的【转卖公会】判断这道具以后无利可图了,便将库存的【公会证】全部倒出来。其结果,就是导致价格狂跌,中小规模公会如雨后春笋般兴起的现况。」
「我懂了,所以大家为了赶快超越其他公会的规模,就会到处努力去拉人。这种无可奈何的事,你还说成间接影响到我,未免太细心啦。」
真是的,要是库洛德不解释我根本想不到好吗。我叹了口气,既然他愿意协助,那我也不必客气了。
「既然这样,你可以用【暗者的泥土】帮我强化防具吗?」
「我明白了。那么你就先换上这套——『新手的衣服我还留着所以免了』——啐,被你巧妙逃掉了啊。」
已经好多次了,再继续上库洛德的当去角色扮演谁受得了啊。
「真没办法。我顺便帮你的防具用素材升级强化一下好了。」
我切换装备,并将整套黄土创造者与【暗者的泥土】交给库洛德。
「要重新调整一遍,得花上不少时间。这样吧。三天后的下午还你,可以吗?另外我有些跟活动相关的事想拜托你帮忙。当然,我会支付相应的报酬。」
「我也没有急着要失踪,所以不必那么赶啦。不过,你说想拜托我的是什么?」
他似乎有工作想麻烦我。要我猜测的话,或许跟我对利利提过的几项配方有关,应该吧。
「我想拜托云,制作【除虫香】与【烟火】。我从利利那听说你有【除虫香】的配方,至于【烟火】的配方我会给你。」
库洛德自所持道具栏取出一张纸交给我,我接过后扫了一眼。
属于娱乐道具的【烟火】,尽管要求许多种必要素材,但实用性却不成比例的低。
「竟然还需要【黑爆石】、【磷魂结晶】、【强酸性果冻】、【青蛙的胃袋】……为什么要我做这种道具啊。」
「第一,我想在生产公会的开幕活动中施放。只对天空发出魔法的话,以庆祝而言就显得奇幻风格太过强烈了,反过来说,我觉得用普通的烟火还比较好。至于【除虫香】,则会在利利所企划的主要活动中派上用场。」
「【除虫香】还有一定程度的实用性,像【烟火】这种娱乐道具的配方一点用处都没有,应该很难找到才对吧?没想到你竟然能弄到手。」
「云之前都没读过?野营活动的书籍,其中一本就是娱乐道具大全啊。」
夏季野营活动时特定的掉落道具,就是库洛德所说的书了。
那些书,我当然不可能全读过。我的【语言学】还只是很低的15级,有许多书依然无法解读。
「我懂了。总之,【除虫香】与【烟火】的制作工作我就接下了。其他活动企划需要的道具还有哪些呢?」
「这个嘛,目前没想到什么特别的,不过考虑到万一有需要,还是在可能的范围内尽量搜集素材比较好。」
生产公会主办的活动,预定要持续两天。
让玩家摆露天摊位与小吃摊并贩售道具——自由市。
在特别设置的舞台上让大家各自尽情表演——舞台秀。
在公会会馆内部进行商品竞标——拍卖会。
不论战斗角色、生产职都能上场的玩家比武大赛——PVP大会。
其他似乎还有一些小活动以及当天才会揭晓的惊喜活动,光是看这些企划内容都让人感觉好期待。
「那么,我也差不多该走了。」
「既然如此,你就趁失踪前再见玛琦一面吧。目前她人就在城镇的西门外。」
「西门?为何她会跑去那个地方啊?」
那里并没有特别吸引人的矿石,更何况库洛德所开设的地下迷宫里能搜集到的道具,大半都是布类或皮革类的素材。
「她去选拔PVP的参赛者了。有些玩家为了提高战斗天赋的等级,会利用不适合进行冒险的夜间时段,自主进行PVP。」
「我懂了。那我就过去一趟吧。」
听完库洛德的解释后,我离开公会会馆的房间。再度审视公会会馆内部的宽敞,我一边走出建筑物外。
屋外,提灯与火把点起了人工的光线,微微照亮城镇,我仰望头顶上,夜空的星斗依然清晰。
从第一城镇大约中央的位置往西门前进,门外就是一片漆黑无光的世界。然而,在理应无光的平原一角上,却有几颗光球在头顶上打亮,许多玩家在宽阔的范围内举起武器,相互对抗着。
「哎呀?云?你怎么跑来了,还有,你那是什么装备呀!?」
我才刚开始找人,就先被玛琦发现,并主动朝我出声道。
「晚安。我听说你在这所以就自己过来了。至于我的装备,已经交给库洛德,麻烦他进行强化了。」
「原来是这样。不过,库洛德没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举动吧?」
「有啊,他想塞给我一套代用的装备,幸好我还留着这些一开始的装备。」
我遥望远方如此答道,玛琦立刻发出啊哈哈哈的干笑声,并表示这才是正确的选择——
「玛琦,你应该是来这里挖掘PVP的参赛者,对吧?」
我回想起库洛德告诉我的话,同时这么问。
「对呀。到了夜里,外头就没有光线了不是吗?又不是每个人都像云一样具备【鹰之眼】的夜视能力,或者具备【光属性才能】可以制造照明,因此才会有一些玩家想利用不方便探索的夜间练习PVP。」
「哦,原来是这样啊。」
在我眼前,玩家们正两两一组进行一对一的战斗,反覆锻炼自身的战斗技能。
「所以我才来这里宣传活动,并拜托他们参加PVP大会呀。」
我竖耳倾听玛琦的发言,同时感到佩服。
当天在现场想必会有临时起意参赛的玩家吧,但最好还是事先累积一定数量的参赛者,另外这么做也具备在玩家间横向联系、宣传的意味。
「因此,只好靠这种脚踏实地的方式了。」
「请加油吧。库洛德也拜托我帮忙其他的部分,我会在那方面尽力协助你们的。」
「啊,你是指利利构思的企划吧。利利好像非常期待,所以要麻烦你啰。」
「我明白了。那么,恕我先告辞。」
我对玛琦低头致意,正打算离开现场。然而在离去之际我却无意间察觉有男性玩家们偷瞄我这边窃窃私语着。
「喂,她就是【保母】小姐吧。不过,为什么穿初期装备呢?」、「她的装备好像拿出去强化了吧。我还是比较喜欢平常那套热裤,因为可以看到她的美腿。」、「蠢蛋,初期装备的上衣很短可以看她的小肚肚不是更好吗。」、「土里土气的初期装备让她像是未经世事的少女简直超赞。我也喜欢她现在的打扮。」
不知为何,我隐约听到他们喋喋不休的欲望传来。
玛琦则从背后抽出那把闪烁着红黑色光芒的战斧,扛在肩上摆出战斗态势。
「你们这些色狼!不准用那种淫秽的眼神偷看我家的云!」
她挥动沉重无比的战斧,驱赶那些毫不掩饰欲望的玩家们,让整团人都逃之夭夭。
玛琦虽然发出好像很生气的声音,但脸上完全挂着笑容,追到一半更是浮现宛如笑脸猫的淘气表情。
这副模样,根本是在玩弄老鼠的猫嘛。
另外搞懂她用意的玩家们也趁机在练习PVP的途中喘口气。
「真是的……看来,我还是回【加油工坊】好了。」
背后好像有一人被玛琦的战斧逮中飞向了空中,不过我不理会,直接离开现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