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四卷
  5. 一章 湿地与黑影人
  6. 繁体版

一章 湿地与黑影人
2017-06-22 20:26:25

		

位在第一城镇南侧的【加油工坊】,是间贩售药水等恢复药以及三明治等食料道具的小店。
此外,在这间店的后头,还有一块小田地,上头栽种各式各样的药草。
「京子小姐,今天的收获如何?」
「药草等可以从野外取得的素材,已经先种过一轮储存起来了,至于自【生产箱】生产的素材,诸如异常状态类的毒草、高等药水与MP药水素材等等正平均地进行种植。」
「是吗,太感谢你了。之前的药草都有存量所以没问题吧?等【生产箱】生产的素材增加到某个程度后,再恢复原本的栽种方式吧。」
「我明白了。」
NPC京子小姐摆出可爱的笑容,回去工作了。我望着她作业的背影,然后也钻回属于我的【加油工坊】工作区。
最近我活用【语言学】天赋,搜集了许多生产配方,所以笔记本上又多记录了许多道具的制作方法。
我注视这些道具的配方与素材,嘴里念念有词。
「果然,按照现状,我会受限于目前能取得范围内的素材。等待其他玩家搜集新素材也是一种方法,不过还是希望能尽量自己去找。」
因为刚开始玩OSO时,我经常在原野上到处走动搜集素材,所以这种想法根深柢固。
「况且现在想去的地点,还有许多有趣的野怪,再说我也想到更后期的城镇逛逛。」
把我的目的整理一下,包括搜集素材、接触感兴趣的野怪、抵达新的城镇——主要就是这三个。只要搞清楚区域的状况,例如事先调查一下该注意哪种敌人,某种程度就算是合乎单人玩家预先做准备工作的意义了。
为此,我打算透过以前使用过的方法,将扩大行动范围做为本次目标。
「云姊姊,我来啰!」
「真是的,用普通的方式打招呼不就好了。」
我浮现轻微的苦笑,停止整理素材并返回【加油工坊】店面。店里头有事先说好要来的缪小队在等待着。
「真抱歉,又要麻烦大家了。」
「请别在意,因为我们也确实赚到了报酬。」
露卡多微笑回应我的话。
之前我为了前往第二城镇,曾和缪她们一起组成小队,试图突破东侧的头目剑刃蜥蜴。当时因为卷入了麻烦,连我也被迫下场跟头目战斗,发生了许多插曲,但基本上我都是以暂时加入缪小队的型式来攻略头目的。
「报酬跟上回一样,只给一箱高等药水与MP药水真的够吗?」
「是的。因为我们是经常战斗的小队,所以药水绝不会有嫌多的时候。」
和露卡多仿佛闲聊般的谈话内容,令我面露苦笑。做为报酬头款与必备的消耗品,我将以高等药水为首的恢复道具交给对方。
「……云也开始闯出名号了,所以不见得要找我们,用别的方法也可以拿到吧?」
在小队里担任斥候工作的托乌托比,趁我跟露卡多讨论公事时主动开口。对方那隐约带有不安的询问姿态,让我不解地歪着头。
「别的方法?」
「对啊,云不是和玛琦小姐还有库洛德先生他们交情很好吗?靠这层关系应该可以找到比我们更好的护卫吧?」
「啊啊,原来是那个意思啊。」
希诺替说话很省字的托乌托比补充道。
确实,如果拜托他们,找好几支小队一起组成大队进行移动,就可以同时安全护送好几名生产职了。
为了回避共斗惩罚,分成专门讨伐杂鱼跟对付头目的小队,另外还有不参加战斗的恢复角色等等,能进行各种支援任务与安全护送是这种做法的优点。
不过,那么做当然也会有缺点。
「唔——该怎么说,那种方式会让我感到不自在吧。」
「……不自在?」
看似不安的托乌托比垂下眉尾露出惊讶的表情。那种表情不知为何让我觉得很可爱又有点逗趣,我不禁轻笑出来。
「没错。为了组成那种规模的护卫阵容,就必须筹备相当庞大的计划并且会受限于时间对吧?此外,为了支付这些人的报酬也必须付出很高的金额,当然这部分是可以让所有参加的生产职平均分摊啦。」
「……这样啊。」
「另外还有一点,应该说这才是最大的理由。」
我特地强调了「最大」这两字,引发了所有人的兴趣。然而,那也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理由,单纯是我个人喜好问题。
「太多人一起行动就没意思了吧?我比较喜欢悠哉地出门乱逛。」
「呼呼呼,很像云的思考模式呢。我也挺喜欢那样子的。」
「就是说呐。毕竟跟缪是姊妹,想法都有点天然。」
礼蕾与蔻哈克的反应,让我很想抱怨到底是哪里天然,不过要是在这里聊太久就永远也别想出门冒险了。
「好啦好啦。那么,我们差不多该出发了。云,目的地是湿地没错吧?」
露卡多眼见时机已到,对我主动提问。我差点就忘了原本的目的,反省同时也告知所有人:
「目的地设在第一城镇的南部——湿地地区。不过,距离【加油工坊】算近,所以预计可以悠闲地逛过去。」
确认目标后,就可以组成小队展开冒险了。上回是礼蕾脱离小队担任我的护卫工作,这次则预定由小队的耳目——托乌托比暂时离开小队。
不理会第一城镇外宽阔平原上那些非主动的野生草食兽,我们直接抵达湿地入口。
「那么,我前去专心搜索敌人,云也请留神。」
「知道了。」
「再见,托比。麻烦你啰。」
对托乌托比独自出发确认前方安全的背影,缪挥手目送着。
我也听从托乌托比的建议,对周围提高警觉,结果……
「……不知怎的,好像感觉到视线了?而且还很密集的样子。」
搞不清楚是从哪传来,但我的确感受到了。虽说是僵住不动、不带感情的视线,应该不至于突然展开袭击,但我却怎么也找不到野怪的身影。
「这里的敌怪,其实不太好对付呢。」
「一点钟方向,数量三。」
一度返回的托乌托比简短提供情报,又立刻往深处先走一步了。我依据她的提醒前进,确实,就在托乌托比所指的那个方向,我的【发现】天赋感觉到了什么。
下一刻,地面有某种东西飞了出来,遭到露卡多弯下身子一刀斩落。紧接着礼蕾也在地面微微泛着一层水的湿地制造出火柱。
积水在一瞬间蒸发,能弄干地面的火力令人眼界大开,且燃烧的痕迹旁还有光之粒子散出,证明敌怪已被消灭。
「什、什么!?」
「原来如此,因为双方接近所以起反应了吧。云没有感应到吗?」
「不,没有,我没办法。顶多就是感觉好像有东西的程度而已。」
「云姊姊,你的天赋等级太低了吗?还是说你没让天赋成长?」
听了缪的质问,我先打开选单检视自己的天赋数值。
有几项天赋已经成长到可以衍生了。
「可以成长的有两个吧。」
首先是【弓】天赋超过30级,出现好几种弓类的衍生天赋可以选择。我的武器叫【黑乙女长弓】,正如其名,属于长弓一类,因此我花费了2点SP取得【长弓】天赋。
至于另一个则是【发现】天赋,也已经超过30级,可成长为上级的【识破】。这类成长会让原始的天赋消失,获得更强的被动效果,只要花费跟【长弓】一样点数的SP便能取得。
──────────────────────────
持有SP 21
【弓Lv31】【长弓Lv1】【鹰之眼Lv42】【敏捷上升Lv23】
【识破Lv1】【魔法才能Lv42】【魔力Lv45】【附加术Lv18】
【调药Lv24】【地属性才能Lv14】
保留
【炼金Lv30】【合成Lv30】【雕金Lv1】【游泳Lv13】
【生产心得Lv30】【调教Lv6】【语言学Lv15】【料理Lv22】
──────────────────────────
我重新整理一遍天赋,并将目前的状况告诉缪。
「那两项天赋都只有1级呀,这样数值太低了。该怎么办才好?」
缪下了这样的评价,不过【发现】天赋成长为【识破】后,原本看不见的生物与矿石隐藏挖掘点都浮现出来了,我个人觉得很满足。有这种新发现在原野上漫步会更有趣。
「等一下,云姊姊,你有在听吗?真是的……」
「好啦好啦,云也有她自己的想法嘛,缪。」
希诺安抚双手扠腰、满脸无奈的缪。
担任斥候的托乌托比再度返回,告诉大家新的情报。
「前方有特伦托。如何处置?」
「是特伦托啊……既然云姊姊也在,这回就绕过去吧。」
「嗯,有道理。」
听了托乌托比的报告,露卡多也同意缪的判断。然而,另一边却有别的意见浮出台面。
「先等一下!特伦托是很难发现的野怪耶!即使是偶然遇到,只要能碰见还是打倒比较好呐!绝对不会错!」
「呼呼呼,那家伙掉落的素材适合制作我们这些法师的法杖。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打一组起来。」
缪、露卡多是绕路派,礼蕾、蔻哈克则是讨伐派,意见分成了两边。
「呃……你认为呢,托比?」
「……这个嘛——」
无法做出决定的希诺与托乌托比露出困窘的表情。不过在那之前……
「请问……特伦托是怎样的生物啊?」
虽然我连不久前突然来袭的野怪都无法察觉,但对新的生物还是要有一点认知才好。究竟要打倒还是回避,做选择也得具备一点客观的资讯吧。
「姊姊,所谓的特伦托,算是一种强大的敌人唷。」
根据游戏方式,有时某些杂鱼搞不好比低阶头目还强,会使用很棘手的异常状态,或采取特殊的攻击方法等,类似这种敌人就被总称为强杂鱼或强怪。
「而且这种叫特伦托的生物——单纯以能力值而言,甚至比湿地的头目还高,一旦不小心被它打中要害还可能一击死亡,危害甚大。也就是说,它算湿地会出现的代表性敌怪吧。」
「……况且特伦托会将外表拟态成普通的树,静静等待玩家进入攻击范围内,要具备相当高等级的发现、感知类天赋才能找到它。」
托乌托比如此为缪补充说明。所有人都盯着我的脸,现场似乎弥漫着一种气氛,要不要打特伦托,得交给身为被保护对象的我来决定。
尽管我觉得没必要冒多余的险,但一方面又对特伦托很感兴趣,做为这两者间的妥协点——
「——不必跟特伦托战斗,不过光看一眼应该无妨吧?」
我的提议,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因此脸上纷纷浮现苦笑。
「于是,前去观察特伦托的云不慎被藤蔓吊起,强制摆出羞耻的姿——『我说你差不多该闭嘴了呗!再讲下去就太超过了!』——」
蔻哈克从旁捣住礼蕾的嘴强迫她住口。动作很熟练嘛——这是我的感想,不过在礼蕾脑中我究竟摆出哪种姿势?因为太恐怖了不敢问。
「……先别管蔻哈克跟礼蕾了。如果是云的话,要保证之后的安全应该是没问题才对。」
「托比,你太过分咧!为何把我跟礼蕾相提并论啊!」
由于那两人老爱一搭一唱,才会被托乌托比等同视之吧。蔻哈克也因此出声抗议,结果没人理会她。看来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我这么觉得的同时,凝视着托乌托比手指的方向。
透过【鹰之眼】天赋往远处看去,可以发现一棵树。一株老树扎根在湿地上。除此之外,外观上就没有什么特异之处了,然而我刚刚才取得的【识破】天赋感觉出微弱的生物反应,而那附近还有采集点。
「外观看起来几乎跟树一模一样啊。」
「……那就是特伦托的拟态效果。要让它露出真面目,就只有进入战斗一途。」
听了这番说明,我已经感到很满足,并不想承担太过好奇而靠过去的风险。
「真不好意思。这一次,就请大家避开跟特伦托的战斗吧。」
「呼呼呼,这回就没办法啰。不过,能看到云这样的美少女露出过意不去的表情,我就已经很过瘾了。」
「够啰礼蕾。不过,这次真的没办法呐。」
两人都同意这点,于是我们避开特伦托,继续往深处前进。
●
「这些就是这个区域的野怪了吧。」
截至目前,我们在南部湿地所发现的生物,除了强怪特伦托以外,还有蛙型生物的「荒地青蛙」、黏度较低的史莱姆类生物「黏菌史莱姆」,以及也被称为鬼火或人魂的「磷火」。
先前让我的【发现】天赋有反应,但却看不到的敌怪就是荒地青蛙,它们会潜伏、隐蔽在湿地的泥泞或类似莲花的植物叶片底下,等玩家靠近才发动攻击。
继特伦托后得知荒地青蛙也会采取偷袭的手段,不过由于后者是集体群众的缘故,只要攻击其中一只,周围的青蛙都会跟着袭来。
与特伦托不同,数量很多是荒地青蛙的棘手之处,但其他生物如黏菌史莱姆与磷火的威胁度就不高,甚至该说可直接无视。
「只要避开特伦托跟荒地青蛙,就能安全通过这里了啊。」
「没错。干脆在这附近战斗一次,体验看看荒地青蛙的强度吧。」
「刚才我一击就把它们全灭了,这回得好好留几只给云来打才行。」
礼蕾的火柱能一发就把附近的荒地青蛙群瞬间蒸发,以火力强化的魔法师而言相当优秀。
「呼呼呼。云,怎么了嘛?一直盯着人家看。难不成,你在诱惑我?」
「最好是。」
我白了礼蕾一眼。如果她的言行举止不是这样就好了,我在心底叹了口气,并将目光转向附近的荒地青蛙群。
我的弓攻击范围比对手的攻击范围要远,因此最初的一击还能保证自身安全。至于射出箭之后,除了锁定的那只以外,其他全都交给缪来解决。
「那么,要开始啰。」
我做好准备,大家也点头对我示意。我举起弓拉紧弦,瞄准躲在莲叶下方较容易狙击的青蛙,射出箭矢。
箭矢从微微举高的弓射出,描绘出一道抛物线,插入了我锁定的地点。箭矢贯穿莲叶,让湿地表面薄薄的一层水扩散开波纹。
「——《喷射火焰》!」
「——《急速风暴》!」
礼蕾与蔻哈克使用初级魔法贯穿那些伴随波纹跳出的青蛙群,减少其数量。
缪慢了一拍,才使用擅长的《烈日射线》以光线消去着陆于地表的其中一只青蛙。
「请记得要留几只给云来打喔。」
「知道咧!」
露卡多出声的同时,缪与希诺正主动接近那些蛙群。
希诺将长枪夹在腋下,气势惊人地展开冲刺,直接将青蛙戳飞起来。发现被自己掀起的青蛙还残留少许HP,她便一个回马枪,把敌人甩向附近的树干撞死。
缪则不断靠着细腻的走位,让荒地青蛙无法瞄准她并拉近距离,眨眼间就把敌人收拾掉。
「才过没多久,青蛙群就有一半……不,只剩下三只了。」
在我观摩眼前的光景时,青蛙们已经一一被打倒。
青蛙来自死角的长舌,遭缪压低身子躲开并反击,如此惊险的场面我都看在眼里。
最后剩下的,就只有留给我练习的一只荒地青蛙。
缪与希诺都拔出剑,保持随时可以协助我的状态。
我紧盯着剩下的那只荒地青蛙不放,举起弓。
那家伙用两栖类特有的冰冷硕大眼眸回瞪着我,使我感受到一股压力。然而都到了这里,我可不能退缩。
「放心吧!只要冷静对付就会觉得它很弱!」
听到缪的声援,我用力深呼吸一口气。
下一秒,是荒地青蛙那方先展开了行动。它伸长四肢发动强而有力的一跃,轻易就跳到超越我身高之处,试图对我采取飞身冲撞。
「——《连射弓·二式》!」
我借由弓类天赋的武技,朝毫无掩蔽的空中快速射出箭矢。柔软的腹部中了两箭后青蛙依旧没被打倒,不过我并未因此动摇,而是立刻移动,和对手的降落地点拉开距离。
我移动时尽可能绕到青蛙背后。刚才观察缪她们战斗的心得,只要占据对手正后方的位置,青蛙的飞身冲撞或长舌攻击就无法马上施展出来了。
毕竟要采取上述行动,对手就得先改变身体的方向才行。我利用这种策略制造的时间差,继续发射箭矢。
腹部中两支、背部三支箭后,荒地青蛙开始制造出小颗的水弹。
我判断青蛙的HP所剩无几,所以决定无视它的攻击,以削减HP为优先。然而——
「——糟了。」
最后的紧要关头我竟然没射中,而且肩膀还被交错而过的水弹命中。
转换方向完成后,荒地青蛙为了采取飞身冲撞而高高跃起。
我抱着这回绝不能错过时机的心态,再度发射箭矢——被击中后HP归零的荒地青蛙就这样化为光粒,在半空中消失了。
「姊姊。你没事吧——《治疗术》!」
「太夸张了吧。敌人的攻击又没那么强。」
缪担心得在我身上摸来摸去检查伤势,但荒地青蛙的一击并不构成多大威胁。真正恐怖的应该是被一大群包围后集中耗血,我理解这点后,对大家事先帮忙减少数量感到十分感激。
「实际战斗后的感觉,怎么样?」露卡多问道。
「这个嘛……哎,一对一的情况我还能获胜,但如果更多只我就会逃跑了。绝对打不赢。」
尽管很丢脸,但这是我的判断。战斗时安全第一。
「已经暖身够了吗?那么,我们去打头目吧。放心啦,只要按照平常的战斗方式就不会有问题。」
听从露卡多的发言,我们前往挑战湿地地区的头目。
除了训练我以外,其他战斗是能免就免,大伙一路朝头目所在的方向前进。
我们只经历了最小限度的战斗便平安抵达头目——黑影人前方。
『黑——黑——!』
「……这头目的叫声也太独特了吧。」
头目——黑影人的外表一言以蔽之,就是相当具有质量的一块影子。
它会不时从不定形的姿态构筑为人形,然后再恢复成充满质量的影块,不断反覆这样的过程。它的声带到底长在哪实在搞不清楚,不过就因为它会用很难听懂的声音喊着『黑——黑』,称之为黑影人总不会错吧。
「要来啰!这回托比不参加战斗,但只要撑过去目的就达成了!最优先事项为——确保云的存活!」
「露卡,打得赢的话把它干掉应该也可以吧?」
「缪的个性真是一点也没变呢。」
露卡多听了缪的发言后,脸上浮现苦笑,并将背上的剑抽出来。那把武器以单手剑而言太大,以大剑来说又有点太小——就分类来看,可归类为重型单手剑。露卡多将那把武器举到中段的高度。
希诺这回不是拿重量级的武器大锤,改使长枪。礼蕾与蔻哈克也各自举起自己的法杖紧盯头目。
「头目开始动啰。」
简直就像在等待我们做好准备般,黑影人开始行动了。它从不定形的影子幻化为成年男子的模样,接着手臂忽然开始溶解。
「先下手为强——《风刃切割术》!」
最先发难的蔻哈克对准正在溶解的黑影人放出风刀。只见地面被挖出了一个大洞,潮湿的土块飞起四散到附近,而目标黑影人却在原地直接往上方伸长,跳到了附近的树上,重新构筑影子形成的身体后朝我们这边俯瞰。
「不妙。先发制人失败了。」
「真没办法啊,那么,眼前的家伙该怎么处理?」
「眼前?」
对礼蕾安慰蔻哈克的发言,我产生了疑惑。刚才我的目光完全被跳高的黑影人占据,当我将视线拉回蔻哈克一击留下的地面痕迹后,才发现黑影人被切下的块状手臂还残留着。被打倒的野怪或敌人身体遭切落的一部分,通常会化为光粒消失,但那块影子却开始自动变化形状。
「……不知道为什么,那玩意在蠢动耶。」
「是黑影人在制造分身了。」
露卡多冷静地解说道,另一方面,已经跳到树上的黑影人本体又自行切割了一块下来,制造出新的分身。
啵哩、啵哩——每块掉下来的玩意都变成跟本体一样大的人型。
「分身除了HP外,数值都跟本体相同。此外还会使用不同的武器喔。」
希诺才刚以补充的方式接在露卡多后面说完,第三只分身就从影子的手臂部分伸出一把长枪,朝这边突刺过来。希诺用抱枪的姿势闪避,并顺势刺穿了第三只分身的腹部。
「好弱……」
「只有一只是很弱啦,但数量一多就麻烦了,对吧!」
露卡多的重型单手剑横向一扫,三只分身便被一口气砍翻。然而,在这当中位于后方的黑影人本体还在不停制造出分身,试图包围我们。
「呼呼呼,我们可不能认输呢。」
「是呀。只要有我在一切就搞定了呐!」
「我要上啰——《火焰环》!」
「——《小龙卷》!」
礼蕾发出收束的火焰环吞没了五只分身,而蔻哈克制造出的缩小版龙卷风更加强了火舌的气焰,蔓延的余波亦消灭了数只分身。
「找到了——《烈日射线》!」
我跟不上如此快速的战斗,只能站在队伍中心的位置以便接受别人保护。
黑影人本体持续切下躯干,以填补被火焰风暴清掉的分身空位。缪对它发出收束光线,却被本体以高超的敏捷度避开了,本体躲入外观看起来一模一样的分身群当中,接着又四散开来。
「只差一点!喂,云姊姊也来帮忙呀!」
「唔!?《附加》——防御!」
此行的目的是让我抵达新城镇,我自己可不能被打倒。
因此眼前的战斗,我都以附加防御为优先,同时自己举起弓射击分身。
「要瞄准哪只比较好!?」
「优先打倒具备远距离攻击手段的家伙吧!」
「知道了!」
我遵从露卡多的指示,宛如要弥补前锋角色的空档般,自后头瞄准不停发出黑影箭矢与短剑的分身们。
尽管我无法像露卡多或希诺她们一样一击解决,但中了四支箭后,分身还是瘫软地溃散消失了。
在那之后,我又以恢复道具协助礼蕾与寇哈克补足不够的MP,并重新加上附魔,然而战况却一直没有好转。黑影人本体始终躲在分身群当中,无法找出它也是陷入僵局的主因。
「喂,你们之前是怎么打倒它的?」
「那个时候是——露卡跟希诺压制分身,后卫礼蕾跟蔻哈克采用范围攻击一口气减少敌人的数量,找出头目的本体后再由我跟托比上前夹击。」
缪边这么说明,边以单手剑砍倒一只分身,并用空着的手朝反方向一挥,借由收束光线一次贯穿两只敌人。
「因为有我在,攻击火力才不足吗。」
「那也是原因之一……托比,找到了吗?」
尽管托比至今为止始终未参加战斗,但听了缪的呼唤后,我朝附近的树上望过去,她似乎一直在高处观察我们的战况。
「……十一点钟方向有分身冒出来的征兆!黑影人就在那边!」
「礼蕾!蔻哈克!」
「呼呼呼,知道了——《火焰环》!」
「——《小龙卷》!」
两人的组合技再次炸裂,令托乌托比指出的地点又卷起了一道激烈的热流。分身群仿佛在呼应两人的攻击般,为了守护该地点而组成会移动的人墙,然而露卡多和希诺并不允许敌人这么做。
「别作梦了——《多段突刺》!」
「——《震撼冲击》!」
两人清空了通往头目的道路,缪于是飞奔过去。我则看着她的背影施加附魔。
「《附加》——攻击、敏捷!」
「谢啰!好,这回你逃不掉啦!」
火焰风暴消散后的另一头,只剩下唯一一只黑影人,那家伙为了躲开缪,正用影子的下半部快速滑动。
「休想开溜!」
虽然缪以凌厉的速度砍过去,但光比敏捷度黑影人绝不逊色。它把自己的右臂变形成突击枪的尖端,以宛如格挡的动作拨开缪的追击。
于此同时,它又让身体的部分溶解,再度制造出分身,让分身群朝我们的方向逼近。
「只差最后一步了!这里一定要撑过去!」
在露卡多的号令下我们重新施加防御附魔,对付来袭的分身群。一行人不断用枪突刺、用剑劈砍,或者用魔法焚烧撕裂,而我的弓矢也精准地被敌人的前额吸入,射穿进去。
至于缪,原本就很快的速度进一步以附魔全力提升,终于开始慢慢压制了黑影人。她逐渐削减对手的生命力,敌人残余的HP仅剩三成左右。
「到此为止了——《第五冲击》!」
缪发出武技的苍白光芒并举起单手剑,正打算施展必杀的攻击。然而——
「……时间到。不幸被头目逃掉了。」
为了避免共斗惩罚而脱离战线的托乌托比说话声传到耳际。下一秒,眼前所有黑影人分身及本体都像溶解般当场崩落,被吸进地面后消失无踪。
缪五段连击的第一下完全挥空,她立刻取消武技动作。
「怎么会,竟然被它逃了!?」
本以为好不容易可以打倒对手,结果却无法如愿以偿,让缪大受打击。
「呃,刚才那是怎么回事啊?」
「跟黑影人的战斗,是有时间限制的。基本上,只要能撑过时限也算玩家过关,但这样就无法获得头目掉落物了。」
一边望着托乌托比安抚似乎很悔恨的缪,露卡多如此为我解释与头目间的特殊战斗规则。
的确,只差一点就可以打倒了,在这种地方失手的确很让人懊恼。
「再一次!让我再打一次!」
「不行。我们先把云带去下一座城镇再说。」
露卡多把对头目战耿耿于怀的缪强行拖走了。我一边佩服她连这种动作也很熟练,一边朝原本头目所守护的地图深处继续前进。
又步行了一会,终于可以看见南方湿地的终点。
「这里就是第四城镇——通称【迷宫街】。」
在我眼前横亘开来的,是一堵洋溢着东南亚气息的外墙。
●
穿过了描绘有奇特花纹的城门后,我感受到街道上充斥着沉闷的湿气,眼前则是跟城门一样刻有东方风格花纹的建筑物并排着。
沿着大马路笔直前进,就能发现移动用的传送点,我踩了地面一下,把传送点登录下来。
「这座城镇的街道上,共有四座迷宫的入口,因此才会把这内含迷宫的城镇唤作【迷宫街】。」
露卡多边为我说明,边带我熟悉街道上的主要场所。
在城镇中央位置的传送点旁,有座尖塔状的建筑物,难道那就是迷宫吗?
第一城镇附近有洞窟类的迷宫,第三城镇近郊则有矿山类的迷宫。然而,迷宫街的迷宫,却是截然不同的种类。
如果说前者是最适合该区域的形式的话,迷宫街的迷宫则是所谓的子空间副本。
在巨大建筑物的四个方角各有一处迷宫的入口,而且每个入口进去后都是构造完全不同的迷宫。
第一座迷宫,是以大量异常状态攻击陷阱的石造墙壁与地板所构筑起来的正常迷宫。
第二座,是在昏暗与立足点不佳的场所战斗,还有许多水属性敌怪出没的地下洞窟迷宫。
第三座,是以复杂地形还有各式各样不死怪物横行的黑暗空间为主体的恐怖迷宫。
最后一座,则是预定要等改版后才会开放的未实装迷宫。
「迷宫就是这座城镇的核心,也是主要的狩猎场。此外,踏出城镇后的四个方向也有广大的区域,但城镇外围敌人强度等级差距很大,就连攻略组或实力派玩家也不敢轻易越雷池一步。」
「哦,所以是前无古人的未开拓区域与迷宫啰?这座城镇还挺有意思的嘛。」
稍微去那些区域逛一逛,在入口附近搜集道具,然后拿了东西就跑,应该也能获得丰富的成果吧。
「姊姊刚才是不是在想,只要尽量回避战斗,光进去掠取素材就好呢?」
「……难道不行吗?」
「不是行不行的问题,在此之前就有好多玩家想过类似的计划,但却几乎没人实行成功,干脆放弃那种念头乖乖提升自己的天赋等级不是比较有建设性吗?」
嗯,这么说也没错。如果被强大到无法战胜的敌人潜行至身旁,想采集道具根本是难如登天。
就算拿到一、两样素材好了,若是因此受到死亡惩罚怎么算都划不来吧。
「没办法,只好放弃了。」
「看你刚才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想不到云原来也是个冒险家啊——」
啊哈哈哈——露卡多等人发出表情僵硬的干笑声。至于缪则是一脸无奈,姊姊有时也会做出脑袋少根筋的事哩——她叹息道。
「哎,先别管那个了,之后大家打算怎么办?要直接解散吗?总觉得这样有点无趣呢。」
我为了转移话题而对希诺问道。虽说将【迷宫街】传送点登录起来的目的已经达成,就这样原地解散也不成问题才对……
「去找黑影人报仇!这回一定要打倒它!」
「去刷刚才放掉的特伦托!我要用特伦托木升级法杖啊!」
缪与礼蕾提高音量喊道。此外,这回特地为了我脱离小队的托乌托比,也不知为何以充满期待的目光偷瞄我。
「反正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干脆趁回程顺便狩猎吧。可以的话,云也想一起参加吗?」
「我没问题吗?」
「就像这次一样,今后我们也会进行其他护卫工作。既然如此,就得预习与任何人组队都能流畅战斗的诀窍才行。」
「如果大家觉得可行的话,那就麻烦各位协助了。况且我的战斗类天赋都没练起来,趁报仇的机会顺便冲一下等级也不错。」
「太棒了!那就这样吧,让云姊姊加入后,用全员轮班的模式应战,再跟黑影人打五次才过瘾。」
缪突如其来的宣言令我大吃一惊,整个人都僵住了。
难不成真的要跟那头目再战,而且是连刷数场!?
「既然这样,出发吧!赶快出发!」
「呼呼呼,有道理。刚才也放过了特伦托那家伙,如果它还在原地没走远就好了。」
不只要跟黑影人五连战,后面甚至还有特伦托在排队!?我就这样被半推半就地强制返回了湿地地区。
由于先前已经交手过一次,头目黑影人变成了非主动野怪,但战斗果然演变成让缪小队成员换班的五连战。虽说借由稍早的第一次战斗已大致掌握流程,但五战中还是让它二度逃脱,剩下三回才惊险击败。
而打倒的那三次,掉落物全是普通的【魔法生物的触媒金属】,我也借此取得了这项素材。
使用该道具,可以让按照普通要领加工的锭块随机变化成别种金属锭。只不过要对普通锭块使用,需要5个触媒金属,而我现在拥有的数量还不够。
「哎,总之现在就先收着吧。」
光是与头目黑影人的五连战就让我筋疲力尽,那之后,我又被大家拖去挑战特伦托,不过不知该算运气好还是不好,我们迟迟找不到已经移动到别处的特伦托,这天的冒险也因此告终了。
「咕!下次再遇到那家伙绝对要干掉它!」
虽然我在安慰看似十分怨恨的缪,但老实说刚才寻找特伦托时,我在沿路的采集点回收了药草等道具,成绩意外地还不错。
湿地地区的全貌我已经掌握了,因此不再感到不安。
最后,我把要给缪她们的报酬——药水等消耗品交易出去。依我个人感想,护卫任务加上一起回程找头目复仇,给这么少的道具似乎稍嫌不足,很希望能再多付出一点,然而,我手边的道具已经不够了。所以众人只好暂时先返回【加油工坊】一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