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Dark Lord
  4. 第二卷 战阵之公主
  5. 第一章 公主的日常
  6. 繁体版

第一章 公主的日常
2017-06-22 16:30:24

		

「我回来了哦!」
听到玄关处传来的精力充沛得过分的声音,刚睡醒的低血压贵族、卢伊亚=奥菲尔·克洛斯完全没有作出反应。
这是一个安详的午后,可以说正是人们最有活力的时间,但是他却才醒过来没多久。
他刚刚从床上爬起来,瞳孔跟往常一样还没有找到焦点,半祼着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
「我说我回来了啊!怎么不来迎接,黑暗卿啊?」
呯的一声,傲慢的臭小鬼普莉艾拉=谢威特•玛姆拉哈踏入了起居室,挺起了尚未达到丰满领域的胸脯。
看她两只手上的纸袋,她好像是抛下卢伊亚,任他把几乎整个上午都消耗在了睡眠上,自己出去买东西了,但是白皙贵族的意识还飘荡在睡与醒的夹缝中,没有表现出任何反应。
「你还是这副德性,刚睡醒的眼神就像死人一样啊。精神一点嘛,精神一点!」
普莉艾拉双手叉腰,以义正辞严的态度批判起了惫怠的贵族。
无论实际的力量关系如何,一头淡金色长发飘扬的少女已经散发出了王者的风范。
卢伊亚轻轻叹了一口气,用一种嘶哑可怕、仿佛从地底发出的不悦声音说道:
「安静一点,臭小鬼。」
「你叫谁~臭小鬼!我可是公主哦!?给我注意一下你说话的语气!」
「欢迎您回来,臭小鬼公主殿下。」
「嗯,勉强合格了。」
普莉艾拉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样子只要加上公主,基本上就没问题了。
她跟卢伊亚一起生活了将近一个月,已经很熟悉这片街区了,对这座宅邸也表现得像自己的产业一样。这种本事大概就是统治着贵族的「王族」的厚脸皮功力吧。
不过在卢伊亚看来,此前他跟顺从的仆人过的两人生活,加入了这个过分活泼的少女之后,就感觉稍微有点难以应付了。
他无视了还在吵吵嚷嚷的少女,随即听到了那个善于应对他刚睡醒状态的仆人的声音。
「我回来了。」
与普莉艾拉不同,卢伊亚忠实的仆人、琉妃·丽蒂娅诺殷切地低下了头。
这个以艳丽的黑发与丰满的胸脯引人注目的仆人也跟主人一样,不太会应付少女的那种欢快气质。
「…………咖啡。」
「明白了,请稍等片刻。」
琉妃前往厨房,在泡咖啡之前,她要先把买来的生鲜食物放到冷藏库里去。
虽然家电是包含了广义闭锁技术的高级货,不过卢伊亚毕竟是贵族,要购买使用都还是没问题的。
他远远看着琉妃用职业主妇般的熟练手法处理着食物,突然普莉艾拉又闯进了他的视野。
看她仿佛展示似地伫立在自己面前,卢伊亚一时间没弄明白她的意图。
「……什么意思?」
「没发现吗?我买了新衣服!」
的确,普莉艾拉换了一套之前从没见过的衣服。看样子是在街道上买了之后就直接穿回来了。说起来,她今天出去购物其实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她如今穿着的,是一套配色以粉红为基调、使用了许多颇有公主风范的褶边和蝴蝶结的连衣裙。这衣服穿在活泼的少女身上,显得不那么正式,不过用来突出她天生的美貌是绰绰有余了。
简直能让街上的行人无论年龄大小,都纷纷回头看她,期待她的将来——不,现在也相当不错了……这就是一位如此可爱,以至于这么想也毫不奇怪的少女。
但是,卢伊亚却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兴趣,他勾起嘴角,露出了一个假笑都算不上的微妙表情。
「你这是什么态度嘛!?不觉得激动吗?」
「完全不觉得。」
「呜呜呜…………」
少女好像对这件衣服还挺自信的,此时非常可爱地撅起了嘴。
她正颤抖着肩膀想着下一招怎么办时,琉妃把手放到她的头上,教训起了她。
「我知道你想展示新衣服,不过卢伊亚大人对小孩子可没兴趣哦。好啦,退下吧。」
琉妃推开普莉艾拉,把咖啡交到了卢伊亚手里。香醇的气味充溢在周围的空气中,卢伊亚丝毫没有把普莉艾拉挂在心上,以优雅的动作将漆黑的液体送入了口中。
卢伊亚终于恢复了正常的思考能力,而在他的身旁,普莉艾拉仍然很不高兴地在挥手跺脚。
「呜呜呜~~~我难得买了一件衣服…………」
「应该说,是我帮你买的吧?先对我说一声谢谢。」
「贵族侍奉我这个王族,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闭嘴。你还在受人家庇护吧?」
「呜呜呜呜呜~~可是,你很关心这个女人吧!之前也是,她稍微剪了一点点头发你就注意到了…………」
普莉艾拉发起了牢骚。
的确,卢伊亚不会忽视琉妃的任何细微变化。他会非常自然地指出她的变化,并以此为话题聊起天来。
「哪有不注意自己仆人的主人呢?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你现在的地位比使魔还不如,为什么我一定要无微不至地关心你?」
「我是公主哦,很了不起的哦!?」
「我和你的关系是依靠契约建立起来的。你做出了什么成绩吗?」
青年在咖啡因的效果下彻底清醒了,重新变成了那个冷酷的贵族。
卢伊亚将手伸向了常备在腰上的卡片盒,从里面抽出了一枚卡片。
这枚举在普莉艾拉头上的卡片,正是将她与卢伊亚联系起来的纽带,作为主从契约之证明的卡片——NUMBERⅢ“圣统之公主”。
虽说填上了一枚空白卡片,距离完成手牌又近了一点是好事——
「还是老样子,总有点搞不明白它的效果。单独使用也没有任何反应,估计是用来构成札技的辅助卡片,不过按照现状来看一切效果都是未知。到手的卡片我本应该能自动理解其能力的…………难道说,它的效果就是『什么都没有』吗?」
在带有『无能』之意的目光注视下,以普莉艾拉的承受力也不由眼神游移起来,她有些艰难地作出了回应。
「这应该是那什么……对了,那个……我帮忙洗盘子的时候,可以少用点洗洁剂就洗干净……类似于这样的能力!」
「没意义。我知道如果随便完成手牌,就算再快也没有意义,所以才慎重选择的……可这个还是没用啊。跟琉妃差远了。」
卢伊亚耸了耸肩,喝了口咖啡。
普莉艾拉终于彻底没了面子,她鼓起腮帮子,指向了琉妃。
「这、这种女人有什么好的?是那个吧,还是胸部吧!?说到底男人还是看胸部的吧?所以男人还是看胸部的吧!?就是这个鼓鼓囊囊颤颤巍巍沉甸甸的玩意儿吧!?」
少女爆发出了激烈的情绪,一拳砸在地板上。
她的说法应该能得到相当多数男性的认同,但眼前这位青年却提出了异议。
「那怎么可能嘛?只是我身边的女人碰巧胸部都比较大而已。」
听到卢伊亚冷静的回答,普莉艾拉却很意外地提出了一针见血的问题。
「你还说碰巧……再怎么说,这种大小一看就明白了吧?已经不是喜欢大的程度了,简直是教人无法容忍的级别吧?不管怎么看,都肯定是你在弄到手之前就注意过了吧。准确来说已经不是『巨』,而是进入『爆』的领域了吧。按照那个灭亡世界的测定方法来讲,应该属于『I』或者『J』之类了吧。如果她不是那种据说存在于过去的世界中的所谓巨乳星人的种族,你不觉得这也稍微有点太夸张了吗?」
「真啰嗦,闭嘴。别说什么弄到手、弄到手的。还有也别说『爆』。我没有看胸部挑选女人的兴趣。另外正常来说巨乳星人应该还是有留存下来的吧……现在也有。」
「果然是那个啊,你已经想要用力抓她的胸部试试了吗!?」
「谁会那么干啊。要是那样做的话,除了有特殊爱好的女人之外,都只会感到痛吧。」
他的发言中包含了某种细节性的考虑,普莉艾拉听了之后颇有兴致地点了点头,拉了拉旁边正处于旋涡中心的「爆」、也就是琉妃的衣服,问道:
「那么,他温柔对待你的感觉很好吗?很舒服吗?」
听到她完全以儿童的语气提出的朴素问题,琉妃也不由认真地给出了回答。
「是啊,要说穿透式的快感……倒也没有,好像是那种慢慢渗透进来的…………怎么说呢……让脑袋里变得模模糊糊的……那个,像是飘浮起来的感觉吧?」
「哦,是这样啊……好,黑暗卿啊,你也揉揉我的胸部吧!我也想飘浮起来试试看♡」
少女的兴趣转移到了卢伊亚身上,向他寻求起了未知的快感。
卢伊亚用力绷起了脸,非常郁闷地规劝起了普莉艾拉。
「……再过四、五年,等你有了男人之后,让他帮你揉吧。」
「不要,现在就可以!我现在就想飘起来!我想早点变成大人!!」
「如果让人家揉胸部就能变成大人的话,谁~~都不用那么辛苦啦。再说了,你也没大到能揉的程度吧?」
卢伊亚暗色的眼眸,看向了她那处于发展中的胸部,感觉用微弱来形容都有些夸大了。
普莉艾拉对此好像也有所自觉,她悲伤地点了点头。
「确实是这样啊……不过,我总有一天也会变成那样的…………」
少女饱含着对将来的期望,抬头看向了琉妃的胸部——然后又露出了悲伤的表情,摇了摇头。
「不行……不管我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达到那种尺寸的。说起来,我也不想变得那么大。看上去会很碍事,肩膀都会酸的,要找衣服也会非常麻烦。我还想穿上各种可爱的衣服和内衣试试呢……而且,我想变得像我母亲那样身材匀称。」
「不错不错。能明白自己的极限,就是成长的证明。你稍微长大一点了啊。」
「哎嘿嘿,是吗?」
普莉艾拉显得挺开心的,露出了一个充满童真笑容。至于旁边的琉妃肯定是板着一张脸就不必说了。
「不过我还是希望胸部能大到一定的程度。可是,最近碰到的时候稍微有点疼,好像有种硬硬的感觉。」
「……这方面的事情,你就跟琉妃讲吧。喂,琉妃,不要给小孩子灌输些多余的东西。衣服那种东西你随便买也无所谓,但是别因为无聊的事情来烦我。」
「是……好啦,不要再打扰卢伊亚大人了哦。买来的衣服就好好地放到房间里的架子上去吧。」
「呜呜呜呜呜呜~~他还完全没有看过呢………………」
普莉艾拉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抱起了一堆相当数量的衣服,向安排在二楼的自己房间走去。
卢伊亚事不关己地品着咖啡,然而琉妃看着她那瘦弱孤寂的背影,似乎产生了什么想法,对主人提出了一点小小的忠告。
「那个…………卢伊亚大人觉得,这个小姑娘为什么一回来就先让您看呢?」
「不知道。」
「…………想来也是吧。好吧,我同样是小孩子的时候可没有那种空闲,所以也无法完全理解她。」
「之前我跟月光男爵赌上了『一切』的“决斗”之后,那个渣滓的财产全部都变成我的了。在某种意义上,说那全是那个小鬼的东西也不算错,至少这部分她可以随便用。要买下两三家服装店连带店员都是很轻松的事。」
「…………不是这么一回事。」
琉妃好像有话要说,但是没有再说下去。
触及到那个骄傲少女的事情,也会照样返还到自己身上。
如果继续追究,只会承受痛苦。
在由契约建立起来的关系中,情感是禁止出现的。
更何况,还是身为贵族的主人和自己这个平民间的关系。
所以——
「再来一杯。」
她面无表情地接过了主人递来的杯子,跟往常一样,靠专心做家务来扼杀情绪。
这天的深夜,琉妃穿着睡袍来到了卢伊亚的房间前。
晚上,主人说了一句「我先去房间」——那就是夜间侍奉的暗号。
只要身体没有问题,琉妃自己是不会提出拒绝的。
她跟平时一样抱着从自己房间里带出来的枕头,正准备敲门——
旁边出现了一个用兴致勃勃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少女。
「……这时候小孩子该睡了哦。卢伊亚大人也对你说过了吧?快点回房间去。」
琉妃展现出成年人的从容,教训起了普莉艾拉。
与在某种意义上进入了临战状态的琉妃不同,普莉艾拉穿着睡衣终究还是像个小孩子。
「你挺长时间没有在黑暗卿的房间里睡了啊。基本的节奏都是连续来三、四天之后空一天的,这次却罕见地空了大概三天。」
「你、你数得这么精确干什么…………?」
被对方指出了自己都没有掌握的部分事实,琉妃显得有点狼狈。
王族的观察力真可怕。
「可是,你为什么要特意带枕头来呢?直接扔在里面不就好了吗?」
「不,那是因为卢伊亚大人不喜欢…………」
「话说回来,为什么你总是跟他一起睡呢?我是一直跟母亲一起睡的哦?黑暗卿也很喜欢跟你一起睡吧?」
「这、算是吧…………」
虽说这个眼神稚嫩的少女对此绝对没有什么深刻的理解,可是她终于问到了事情的核心。
听到她单纯的问题,琉妃也不由得要漏出真心话了。
「那个……我、其实……不那样,直接睡觉也没关系的……应该说,我是想睡,可是卢伊亚大人好像不想让我直接睡…………」
琉妃交叉着双手的手指,嘟哝了起来。
她倒也不至于感到不满,然而只是被召唤过来的时候才行——这种现状令她实在无法满足。
「哦,是这样啊……那可以这么说吧,只有黑暗卿哪天有心情想跟你睡了,才会叫你来跟他睡是吧?」
「…………应该、是吧。」
对方的话语很单纯,没别的意思。
正因为如此,这种利刃一般的真相就刺穿了琉妃的心。
「是这样啊……那家伙还真是情绪化啊。」
「………………」
「好吧,那么,今天就由我来代替你吧。我来跟那家伙睡。」
说到底,普莉艾拉想要的只是同床共寝,她将手伸向了门把手。
「等、等一下!你想干什么啦!?」
「干什么?就是跟那家伙一起睡觉啊。」
「你还早了十年啦!好了,快点回你房间去!」
「有什么不行的嘛,有什么不行的嘛!我晚上一个人睡觉也会寂寞的啦!」
「……你不要用这种容易引起误会的说法。只是你一个人睡觉感到寂寞了吧!?」
「因为那个家伙的皮肤特别光滑,如果能蹭着他的胸口睡觉,感觉会很舒服嘛!」
「其实是很舒服……说起来,我一直也是那么睡的……不对,你让我说了些什么呀!?」
「烦死了,只有你一个人舒服太不公平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世界上最无聊的女性之战在夜晚的宅邸中展开了。
就在两个女人对峙着的局面一触及发时,房间门打开了,卢伊亚一脸极其不悦的表情探出头来。
「……你们两个,这种时间在人家房门口干什么呢?」
「非、非常抱歉…………」
琉妃深深地低下了头,然后一双手绕到她的腰后,把她抱在了怀里。
「啊…………」
主人已经半裸了,只穿着一条略显有些宽松的丝绸睡裤。无论他是否将自己叫到卧室里来,睡觉的时候都是这副打扮的。
「你什么时候身份高得能让我等了……?是不想来吗?」
「并不是这样的…………」
主人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接着他的舌头顺势探入了她的耳窝,两只手分别伸向了她的胸口和臀部。伸向胸口的那只手,纤细的手指轻轻挠了挠那楚楚可怜的突起,伸向臀部的手则大胆地从睡袍下摆处潜入了进去,用力抓住了她肉感丰满的臀部。
「啊………………」
主人的娴熟手法和在她耳窝中呢喃的话语,让她的思维逐渐融化了。
「别让我太费事啊,我可不喜欢被别人吊胃口。」
「……是、是…………那个、不要在这里…………」
「我知道。」
卢伊亚没有再做什么,拉着琉妃的手走向了自己房间的卧床。
普莉艾拉也跟在后面,意气风发地进入了房间——随即就被卢伊亚一脚踢了出来。
看着房门带着拒绝之意呯的一声关上,少女用力敲起了门。
「喂,等等,只有她能进太不公平啦,让我也进去!!」
她大声地提出抗议,但是根本不可能被接受。
明白了自己的举动没有意义之后,她把耳朵紧紧贴在了门上,听着密闭房间内的情况。
但是,在她听到什么之前,门打开了,卢伊亚探出脸来,这次是带着不允许任何反对意义的冷酷表情俯视着她。
「睡觉。」
「…………好的。」
看到对方那副背负了男性罪孽的壮烈表情,她也只能点头答应了。
面对着这扇毫无怜悯地关上的房门,少女终于下定决心要使用强硬手段了。
第二天,卢伊亚在自己的卧室兼书房里,握起了绘画笔。
作为与读书及夜晚散步相并列的少数兴趣之一,他白天也经常会像这样画些画。
虽然他有着贵族的身份,却也没有画室之类夸张的东西,只有支撑在画架上的画布,倒也算是个稍作休憩的方式。
他画的还应该算是油画,不过他本人完全不拘泥于什么画风和技法,仅仅是凭着自己的心情在挥舞画笔。
正在他戴着黑框眼镜埋头作画时,背后传来了一个孩子的声音,这个声音他基本上已经很熟悉了。
「嚯,你在画画啊。」
「别防碍我哦。我正画到重要的地方呢。」
对于背后探头看着的普莉艾拉,卢伊亚没有表现出兴趣,无精打采地说了一句。
普莉艾拉津津有味地注视着这幅接近完成的画作,但是又歪着脑袋置疑起了上面所画的东西。
「……我说,你是在画什么呢?」
「这是风景画。我试着把脑中的领地一角画出来。」
「就是那个吗?」
也难怪普莉艾拉脑袋歪得越来越厉害了。
画面上确实保持了街区风景的轮廓……但是色彩太暗了。卢伊亚几乎只用了暗色,而且这跟现实的风景完全不同,是一幕颓废的景像。某种非常可怕的情感从画布中渗透了出来。
这幅抽象的光景与他称号很相称,涂遍了黑暗,非常刺眼。
与其说这是单纯的风景画,更像是在描绘他的心理景象与现实风景的重叠——应该是类似的感觉吧。
这实在是一幅极其扭曲的画,在评价画得好不好之前,首先不得不担心一下画的人精神状态如何。
「你…………画这个会觉得开心吗?」
「是啊,至少可以打发时间。我是不太明白,不过有一部分相当有人气,偶尔会被画商高价买去。」
「……艺术这种东西我真是搞不懂啊…………」
许多画家都没有找到终点的烦恼之道,如今让少女也迷失在了其中。
但是,她的烦恼只有一瞬间,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之后,她以兴奋的语气向卢伊亚说道:
「你用我当模特画画看怎么样!?肯定能画出一幅很美的画哦!」
「不要。」
「有什么不好的嘛,有什么不好的嘛♡」
涉世未深的公主用带着媚意的声音呢喃着,双臂缠绕在了卢伊亚又白又细的脖子上。
「……真是个麻烦的小鬼啊。」
卢伊亚的目光投向远方,抱怨了一句,无视了闹腾着的普莉艾拉,埋头继续绘画。
「为什么你不肯画我呢?果然还是那个吧,一定要裸体才行?那样实在是有点难为情啊…………」
普莉艾拉扭扭捏捏地将双手的手指纠缠了起来。
虽然她的模样可怜而又可爱,但卢伊亚还是深深地叹了口气,作出了说明。
「你把绘画当成什么了?我不想否认女性身体的美,可是说到底我并不擅长画人物,从来就没有画好过。」
「是这样啊……那么,用我来练习就行了!好~你等一下,我马上准备好就来!」
普莉艾拉放开了卢伊亚,快步跑出了房间。
终于不用应付那个小鬼了,卢伊亚发自内心地想道「你最好就别回来了」,静静地享受起了自己的兴趣爱好。
但是,公主迅速的归来轻易打破了这安稳的时光。
「让你久等啦,好了,来画我吧!!」
听到背后响起的活泼声音,卢伊亚本能地产生了回避感。
他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他以有些僵硬的动作转过头来一看——普莉艾拉大概是借了琉妃的东西,穿着一件明显尺寸不对的白色褶边围裙站在那里。
光是这样也就算了。
问题是——除了围裙之外,她什么都没穿。
卢伊亚把画笔掉到了地上,以十分空洞的语调呢喃道:
「……你这家伙,在干什么呢?」
「一看就明白了吧?这是裸体围裙啊!!再怎么说你也该兴奋起来了吧!?」
根本不可能啦。
她的身材单薄得甚至还不能称之为蓓蕾,再穿上一件不合身的围裙,只能把少女应该遮蔽的部分全部遮蔽起来。把这看成是件风格特异的连衣裙好像也能说得过去。
「……那个…………不行,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吐槽了。」
看他茫然地仰望着天花板,普莉艾拉对这种反应很不满,叫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态度啊!?这个不是所谓男人的浪漫吗!?根据传说,在过去的世界中能诱惑住所有男人的哦!?甚至比裸体更能激发『创作欲望』吧?」
「……不,我其实是无所谓的。或者应该说,那个世界可能正是因为这样才灭亡的吧。甚至我更想说,那样的世界还是灭亡了才好。另外,你穿成这样也完全没有诱惑力。」
「怎么可能……!!」
少女似乎本来有相当大的把握,此刻深受打击,愕然跪在了地上。
「你不想让我当模特画画看吗?或者说,还是一定要裸体…………」
「你再说下去我就一脚踢飞你哦。」
「可是,我以为你会很高兴的…………没关系的,我很守规矩地连内裤也没穿!」
「……穿上啦。」
不知怎么,卢伊亚的语气已经变得有些敷衍了。他现在就想远远地离开这里。
他觉得自己多少算是挺善于应付女人了,可是眼前这个少女每次都在不好的含义上超出了他的预料。
「对你来说可能是大饱眼福了,但是让你看到内裤的话我会难为情啊。啊,你是不相信我吧!?我都说了是裸体围裙,你却以为我其实是穿着内裤的吗!?」
「……对于你羞耻的标准,我倒是抱有不少怀疑。」
「呜呜呜,既然如此,就让我来证明自己不是那种使用姑息手段的女人吧!!」
普莉艾拉拼上了王族的尊严,转了个身,背对向卢伊亚。
在她将那尚未成熟、太过青涩的果实展现在对方眼中之前,有人抓住她的双肩,阻止了她的动作。
她抬头看向了这个碍事的人——发现是琉妃站在她背后。
琉妃的双手是湿的,因为她是正在洗衣服时,被普莉艾拉从背后袭击,抢走了围裙的。
她一边感叹少女这次又想干什么了,一边追了过来,于是就有了这个结果。
此时她带着绷紧得仿佛结了冰一般的漠然表情,向主人询问道:
「卢伊亚大人……您打算如何处置?」
「马上把她带出来,让她换上衣服。然后,在她屁股上抽个两三下吧。」
「听您的吩咐。」
忠实的仆人恭谨地行了个礼,把普莉艾拉夹在腋下向屋外走去。
就算以普莉艾拉的胆量,也从她无比精炼的动作与排除了一切感情的表情中感受到了恐惧,手脚乱动挣扎了起来。
「不、不要…………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你干什么啊~~~~!!」
直到离开房间,她的叫声还在拉长尾音,不过在卢伊亚听到两记清脆响亮的啪、啪击打声后,就随之停歇了。
然后过了几分钟,卢伊亚总算将绘画告一段落,来到了起居室,就看见穿好了衣服的普莉艾拉正撅起屁股,蹲在那里小声抽泣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的屁股好像稍微变大了一点。
「…………呜呜呜呜~~我再也嫁不出去啦!!母亲都没有这样对待过我…………」
「要我来说的话,会突然搞出裸体围裙打扮的女人想找人嫁出去,感觉要难得多吧。至少,我是不要那种女人的。」
他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同情,弯腰坐到了沙发上。照这情况来看,琉妃打了应该不止两、三下,而是有好多下了,不过倒是一剂好药。
「呜呜呜呜呜~~适可而止啊,你们两个!」
普莉艾拉抹抹眼泪站了起来,唰的一下伸手指向了卢伊亚二人。
「琉妃,咖啡。」
「好的,请用。」
「……不要无视我啊~~!!」
无视少女乞求似的叫喊声,白皙的贵族面无表情地喝起了咖啡,忠实的仆人在一旁服侍着。
「上次也是这样,你们两个居然都为所欲为地欺负人家的屁股…………!」
普莉艾拉的眼角还含着泪。
琉妃听到「上次」这个词,也竖起了柳眉。
「卢伊亚大人……您欺负过这个小姑娘的屁股吗?」
「……你怎么还当真了?我是不可能干出那种事来的吧。」
「骗人!!上次,你是用脚对着我的屁股…………!!」
「用脚!?我都没有经历过那种玩法呢…………」
回忆了一下每次夜晚的侍奉,琉妃跟卢伊亚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我都说了,你怎么还当真了呢?说起来这种小鬼,在我心里根本就不属于女人的范畴了。」
「……说得也是啊。」
琉妃总算放下了心。
但是,普莉艾拉猛然听到他决定性的评判之语,终于正式发起火来了。
「呜呜呜呜呜呜~~我生气了哦!离家出走,我要离家出走!!」
「哎哟那可真是……」
卢伊亚说道。
他全身都散发出「想走就请便」的意思。
见自己如此轻易就被抛弃了,少女一边向玄关走去,一边带着哭腔说道:
「别来找我哦……?绝对不要来找我哦!?」
「知道了知道了。」
少女看到对方朝自己随便挥了挥手,终于再也受不了,哭着跑出了宅邸。
「呜呜呜呜呜~~你给我记住啊~~~~!!」
她扔下了这种不像公主、倒像是个小恶棍的台词,带着一阵风离去了。
留下的贵族和仆人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想,不过琉妃却用颇为达观的语气嘀咕了一句。
「这个小姑娘的适应性倒真是相当地高啊。」
「为什么你这么想?」
「……因为她说的毕竟是『离家出走』。这么说的前提是有家能回,而且会回来。那个小姑娘,好像已经把这里当成是自己家了吧。」
「好像是吧。」
卢伊亚看穿了仆人的话语中隐藏着的情绪,不过不失地应和了她一下。
「再说,如果她是真心想离家出走,就不会跟任何人说,直接就消失了。不过嘛,也可能会没有时间做准备工作吧。」
「……你好像就是那样的,是吧?」
琉妃陷入了沉默。
自己的出逃——不能称之为离家出走。
当时她是下定了决心的。
绝对——不会再回去了。
「那个臭小鬼,应该很快就会回来吧。这应该是类似于那种吃晚饭的时候会若无其事回来的离家出走。」
「……应该吧。」
琉妃耸了耸肩,重新干起了家务。她可没有空闲来沉浸在无聊的伤感之中。
她还有着需要服侍的人,有能回的家。
之后时间流转——到了晚饭时间。
琉妃准备好了饭菜,朝板着脸坐在起居室沙发上的主人招呼了一声。
「……还没有回来啊,那个小姑娘。」
「……是啊。」
好一阵子,沉默笼罩了这个空间。
「今天的晚饭是什么?」
「烤羊羔和色拉。」
「这菜单份量挺重的啊……我肚子不是很饿,而且完全没什么心情吃肉。」
「您一直都是这样的吧?」
对主人的口味了如指掌的琉妃冷静地指出道。
主人对食物的欲望极其匮乏,说得极端点,他属于那种光喝咖啡就能满足的人。不开玩笑地讲,要是放着他不管,他真有可能两、三天都不吃东西。
就算在是自己开始照顾他以后,因为他要睡到中午的关系,基本上也是一天两餐——而那些食物本身,说实话,做起来也不太值得。虽然他的味觉应该是正常的,可是对美食却完全没有兴趣,不但吃得少,还一直都只是面无表情地默默吃东西。
「那个小姑娘可跟卢伊亚大人您不一样,她很喜欢吃鱼和肉的。不过她正在发育,那也是自然的。」
「……我到附近闲逛一会儿,让肚子稍微空一点。」
见卢伊亚无精打采地站起身来,琉妃露出了一副不出所料的表情,冷淡地说道。
「请尽快把她带回来哦。趁着菜还没凉掉。」
「………………」
卢伊亚扬起了一只手,带着懒洋洋的表情走向了玄关。
普莉艾拉走在一条没有其他人影的小路里。
太阳刚刚落下,这正是夜晚即将展现出其韵味的时间段,然而一种人多处所没有的、与<黑宵街>的名字相称的静寂却包围了她。
她失去了平时那副争强好胜的表情,露出了更像一个小孩子的不安神色,还带着某种哀愁之意。
时不时地,她还会转头看看,但是一个人都没看到。
这个动作她已经重复了不知多少遍,还在充满毅力地继续着。
她走了几步,停下,回头看了一眼。后面依旧是一个人都没有……但是,她却听到了一阵嘶吼声。那是野兽的吼叫,能感受到一种凶猛的兽性——难道有野狗吗?听这个声音的音量,好像是体型相当大的动物。
(………………)
她胆子再大也不禁脸色发青了,顿时跑了起来。尽管年幼,她也是习惯了旅行的人,很清楚非人的野兽有多么可怕。
但是,她才飞奔了短短几秒就停了下来。
噗的一下撞在了一堵黑色的墙上。
她抬头一看,皮肤总是白得叫人害怕的青年就站在那里。
「……你这是在干什么呢?」
卢伊亚索然无趣地说道。
普莉艾拉的眼框里噙满了泪水,一言不发地拼命锤打着他。
「……怎么了?」
「真慢!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
「…………烦死了。」
看着这个快要哭出来了还在打自己的少女,卢伊亚从心底里发出了一个倦怠的声音。
这小鬼。
真的是,除了小鬼之外再没有词语可以形容的小鬼。
「是你说的不要来找你的吧?你在哭什么呢?之前,你好像说过不会再哭了吧?」
「可是…………」
普莉艾拉显得有些尴尬地把脸转向了一边。王族的头衔不知被她扔到哪里去了,现在她完全就是一个闹别扭的小孩子。
「别搞出无聊的事情来烦我啦。反正你也不可能是认真的。」
「………………」
「为什么不回来?」
「……我本来想吃晚饭的时候回去的,可是走得太远,结果迷路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臭小鬼。」
不知为什么,他甚至已经不想骂了。
这就是个小鬼,纯粹得无以复加的小鬼。
「不过,你怎么会知道我在哪里的呢?肯定花了不少时间吧?因为担心我,就拼了命地来找我吧!?」
「……那怎么可能。我有个使魔,鼻子虽然不如狗,也算是挺好用的啦。」
卢伊亚打了个响指,一头野兽就低沉地嘶吼着靠近了过来。普莉艾拉想起刚才感受到的威胁,躲到卢伊亚的背后战战兢兢地看向了那个东西。
这头在搜索她的行动中作出了贡献的野兽,是一头毛色十分漂亮的漆黑狮子。
它是受贵族支配的使魔,也是卢伊亚忠实的奴仆——狮子王Regulus。
它追踪着公主留在路上的气味,将它的主人带领到了此处。
「哦哦,好可爱的小猫咪啊!」
普莉艾拉是第一次看到Regulus的全貌,她毫不害怕地跑了过来,摸起了它的身体。轻抚了一下那雄壮的鬃毛后,她又用小手挠起了它的下巴。
「哦哦真乖真乖,好孩子好孩子…………」
她的语气就像在逗小猫一样,而Regulus也跟平时截然不同,发出了类似猫被抚摸时的那种温和的低鸣声。
「你温柔个什么劲呀?」
卢伊亚迅速地一脚踢在Regulus肚子侧面,把它踢飞了出去。
感觉很不爽。
「喂,你干什么啊!?对这么可爱的小猫咪…………」
普莉艾拉摆出一副保护者的模样,抱住了Regulus的脑袋。虽然她表现出了母亲般的气场,但她抱着并不是小猫,而是一头成熟的狮子。
「真受不了,你有个让人头疼的主人啊……你以前也吃了不少苦头吧?」
她抚摸着Regulus的鬃毛如此问道。
Regulus做出了一个像是点头的动作,低吼了几声。
翻译成人类的语言就是:
对啊,主人他真的是乱用使魔的啦。公主小姐能帮我跟他说一下吗?
……大致这样吧。
也不知道普莉艾拉有没有听懂,只见她频频点着头,向卢伊亚问道:
「黑暗卿啊,这只小猫咪叫什么名字呢?」
「Regulus。虽然它确实应该属于猫科的一种,可你也别把人家的使魔当成小猫啊。」
「既然是你的使魔,那对我来说不就跟宠物一样了嘛。好~,从今天起,就叫你雷格雷格了!」
普莉艾拉兴奋地喊叫着,Regulus也与她相呼应着吼叫了起来。
然后,卢伊亚又是一脚踢在它肚子侧面,把它踢飞了。狮子痛苦得表情扭曲了起来,它的主人又用鞋底在它额头上来回碾了几下。
「我就说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快就混亲近了……?碰到我的时候可是让我耽误了不少工夫吧。跟琉妃也有一段时间都不亲近。」
不,因为这个小姑娘是正经的很有气势啦…………尽管Regulus的目光表达出了这样的意思,卢伊亚还是旁若无人地不为所动。反正敢对自己有敌意就一脚踢过去,一直以来他都是这么驯服它的。
「喂喂,你又欺负我的雷格雷格了啊!?你难道就没有爱护动物的心吗!?」
「它不是动物。准确地说,是以闭锁技术将幻兽的『概念』实体化的产物。正式的名称是,特定服从基因内包型生物群。」
「那是什么呀?不管怎么看,这都是一只普通的小猫咪吧?」
普莉艾拉无视了卢伊亚的话,用脸颊蹭了蹭Regulus漂亮的长毛。
「哦哦,真可爱啊…………果然还是猫好啊。就算是你,应该也能体会到这种松松软软的可爱感觉吧?」
「……好吧,触感确实是不错吧,叫声也不算刺耳。」
卢伊亚的脑海中,浮现起了曾经跟一只小猫玩耍的记忆。那只小猫远比Regulus要小得多,非常惹人怜爱。虽然不知意图何在,但那就是自己在那座阴暗的监狱中除了食物以外获得的极少数施舍之一了。
尽管看不到那只小猫的样子,不过感觉多少让他在那座监狱里的生活变得好过了一点。
摸它的脑袋它会发出很可爱的叫声,跟它一起睡觉的话,就能睡得很香。
「你看对吧。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对小猫咪温柔一点呢?啊,我明白了,你是被猫抓伤过吧?」
「那只猫被当成晚饭了。」
卢伊亚若无其事地说了一句,顿时令普莉艾拉的表情僵硬住了。
Regulus也为主人悲惨的过去而低沉地呜鸣了起来。
「味道其实还不错,但是听到送饭的那个家伙说出食材的一瞬间,我就吐了出来啊。不过,我为什么会吐出来呢…………?」
卢伊亚环抱着双臂,认真地思索着。
他是真的不明白。
就算如今回想起来,也没有产生什么特别的感想。
可是,与他这个没有感情的人不同,普莉艾拉的脸色却泛青了。
他注意到这一点,换了个话题来勾起少女的兴趣。
「……好啦,今天的晚饭可不是猫,而是本来就用来吃的烤羊羔啊。琉妃好像多少花了点心思才做出来的。」
食欲受到了刺激,少女生长得很好的眉毛轻轻跳了跳。她的眼神避开了卢伊亚的目光,作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嘀咕道:
「要、要我去吃饭也可以哦?」
「你不想吃也没关系,就在这儿饿死吧。」
卢伊亚立马转身快步往回走。
普莉艾拉轻而易举地屈服了,她含着泪抱住了对方。
一开始就可以这样了。
「我知道了啦,这就回去,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啦!!」
「我可没有担心过你。别让我多费工夫啊,臭小鬼。」
卢伊亚依然是这么冷淡。
普莉艾拉撅起嘴,向顺从的狮子寻求起了安慰,用骑马的方式骑到了Regulus的背上。
被她骑了上来之后,Regulus担心自己会不会再挨踢,身体略微颤抖了一下,不过看到主人没有反应,它就没把普莉艾拉甩下去,开始缓缓前行了。
经过一段迂回曲折的过程,带着小孩子的贵族和使魔终于走上了回家的路。
时间在无语中过去了一会儿后,卢伊亚注意到,身旁的少女正凝视着自己插在口袋里的手。
「……怎么了?」
「没什么。」
普莉艾拉把头扭向了另一边。
卢伊亚显得不是特别感兴趣地问道:
「我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普莉艾拉陷入了沉默。最后,她有点赌气似地嘟嚷了一句。
「因为……你只跟琉妃要好。」
「其实我们也没那么要好。」
「可是,你们昨天也喵喵喵了吧?」
「你是从哪学来的这种说话方式?」
说着,卢伊亚也忍不住绷起了脸。身边这个故作老成的小鬼公主,偶尔会扔出一些出乎意料的暗器来。
「我听说成年的男女,到了晚上两人独自时,就会做喵喵喵的事。你们难道不是吗?」
「对此我并不否认,但是下次你再用这种表现方式我就踢你。」
「那就说圈圈叉叉吧,这种说法我也听到过。」
「…………还是拜托你用喵喵喵吧。」
卢伊亚似乎有些疲惫地呢喃道。他感觉能稍微理解一点全世界有孩子的男人为性教育而烦恼的心情了。
「不过,喵喵喵到底是什么喵呢?我也想喵喵喵试试看喵。我很喜欢猫的。」
普莉艾拉说着扯起了卢伊亚的衬衣,眼中充满了兴趣。
「……你再等个四、五年吧。」
「想办法缩短一下喵。」
「……你说话的腔调变得奇怪了哦。」
不知怎么的,他头都疼起来了。养育孩子是无比艰难的,这条真理如今重重地压在了他的心头。
「黑暗卿啊,把雷格雷格借给我吧。从今天起它就是我的玩伴了!」
「不用的时候它要在卡片里。虽然NUMBERⅧ没有特别的使用限制,可我也不想毫无意义地把它释放出来。」
「有什么关系嘛,有什么关系嘛♡」
「………………」
他已经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总之,就想快点回去。
「小鬼就要跟小鬼一起玩。不如送你去学校上学怎么样?那些基础性的学问你好像都学会了,不过你首先需要学习一下常识。」
「哼,你以为我是谁啊?我可是早晚有一天要君临于世界之巅的人哦?怎么可能跟那些地位低下的人坐在一起呢。我需要学习的,就是帝王学!」
「不能理解平民生活的王,只会是个没用的家伙吧。反正你待在家里也闲得无聊,去上学吧。」
「……知道了,我会考虑一下的。」
普莉艾拉一副勉强接受的模样,环抱起了双臂。
卢伊亚斜眼看着这个让自己费事的公主,迈步前行着。
接着只要上了斜坡就到自己家了。
机灵的仆人肯定已经准备好了<三人份的温热食物>,在等自己了吧。
说起来,事情最初就是从训斥了这个离家出走的少女开始的吧。
想象着两个女人间即将再次展开的无益之战,白皙的贵族轻声苦笑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