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Dark Lord
  4. 第一卷 漆黑的断罪者
  5. 终章
  6. 繁体版

终章
2017-06-22 16:30:24

		

「……情况就是这样,所以从今天起要麻烦你了。请多关照啊。」
吃完早饭后,起居室里,普莉艾拉充满朝气地高举起了手,琉妃却呆呆地张大了嘴。她刚听卢伊亚说了昨晚的事情经过,也得知了普莉艾拉的身份,但是——
「我说,这个小不点真的是公主?」
「……大概是。」
「什么大概是啊!我就是公主啦,很了不起吧!?」
「闭嘴,臭小鬼。」
说着,卢伊亚便捏起了她的脸。
「干什么,你太无礼了!」
「少啰嗦,闭嘴。你还没什么特别的能耐吧?手牌多了一张是不错,可卡片的能力连我也不知道。难道你知道吗?」
「谁知道啊。对了,会不会是让我变成八头身之类的?」
「……毫无意义。我先把话说清楚,现在你的地位,比使魔还不如。琉妃,随便差遣她,不用顾虑。不劳动者不得食。」
「明白了!」
获得了主人的准许,排名第一位的仆人嫣然微笑了起来。当然,普莉艾拉则不满地撅起了嘴。
「呜~~搞什么嘛,居然这么对待我!」
「少啰嗦,闭嘴。还有,既然是小鬼就要早睡早起,特别是要早点睡。晚上别来我的房间。」
「为什么!?」
「再过个两三年你就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
卢伊亚身旁的琉妃也点头表示赞同。房间的隔音效果做得很好,所以声音方面应该没有问题,但是如果现场被看到还是挺麻烦的。
「知道了……那么,我从白天起就埋伏在你房间里。」
「嗯,你完全就没弄明白啊。琉妃,咖啡。」
下了命令之后,卢伊亚弯腰坐在了沙发上,可普莉艾拉又坐到了他的身上。好像她很喜欢这样,把这当成自己的固定位置了。
「……怎么了?」
「……你为什么要救我?」
「谁知道呢。」
卢伊亚说着,将目光投向了远方。他那暗色的眼眸中,映出了那一天的情景。
◆
少年缓缓睁开了眼睛时,视野中是一片无尽的红色。还残留着体温的鲜血打在少年的脸上,将他的视野染成了鲜红。
他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理解眼前的这幕场景。
救了自己的青年,左胸口伸出了一只手。
这只沾满了血的可怕的手紧紧地抓住了一个东西,虽然停止了跳动,可那无疑正是心脏。被人从背后贯穿了左胸的青年,已经失去了生机。
「丧家之犬。你狼狈逃窜的目的难道就是这个吗?真是无聊的人生啊。」
出现在青年背后的那个存在不屑地说道。看清了那个存在之后,少年尖叫一声抓了过去——但是,在他成功之前,身体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砸在了地面上。冲击力令石制的地面破裂,他双手上的锁链也碎开了。
此刻,少年已经知道这是谁了。那就是站在所有贵族顶点的那个黑色的影子。
当他艰难地抬起了头时,周围换了一个世界。
他恢复了视力的眼睛所看到的,不是黑暗的监狱,而是一个铺着豪华的红地毯、大得似乎接近于无限的大厅。天花板很高,光线透过精致的彩色玻璃照了进来。
愕然间,少年明白了这是什么地方。因为他成了贵族,刚才所继承的知识——包括只有贵族才能解开的、关于已终结世界的秘密封锁记忆,让他认出了此时所在的场所。
<王都>。
王所居之城,宝座之殿。
不知什么时候王放开了卢伊亚,坐在了那个显示出他所处地位的巨大宝座上。因为距离相当远,他的外形轮廓有些模糊,看不清楚。即便如此,依然能令人莫名地清晰感受到他的存在。
「你就是下一个吧。」
“王”显得兴味索然地说道。
「…………了你。」
少年的口中发出了呻吟声。“王”没有作出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注视着青年的遗骸。
「我要……杀了你。只有你这家伙…………我一定要杀掉!!」
从未如此憎恨过别人的少年,此刻心中填满了黑暗。
正是因为他的温柔——正是因为他无论受到了怎样的伤害都没有失去的那份温柔,他全身心都被名为愤怒和复仇的黑暗逐渐浸染了。
对于眼前这个小小的反叛者,“王”没有表现出什么兴趣。他的目光,只投向了那个即使心脏被挖走、也纹丝不动地离世的青年。
君临者的心中究竟怀着怎样的感慨,任何人都无从得知。但是,如果这里还有其他人的话,看到了青年的尸体,一定会感到触动吧。
被这个尽管死去了——还在试图保护、试图在“王”的手下保护别人,伫立在那里,用自己的背脊承受一切的青年所触动。
「你可以试试。」
“王”依然注视着青年,兴味索然地说道。
「余很忙,现在没空来管你。」
他想这连叛乱都称不上,只是微不足道的反抗。只要自己还不是绝对统治者,治理世界的过程中就多少会有些反抗。每一次都要管的话,自己的器量就值得质疑了。因此,这种事根本不足挂齿。
「那个称号就给你了。叙任式嘛,就到此结束。好好努力吧,黑暗卿。」
突然,卢伊亚的视野完全扭曲成了一片黑暗。下一个瞬间,周围已经恢复成了监狱,收容了他片刻的<王都>消失了。
留下的,就只有少年和一具不会说话的尸体。
「为什么…………?」
少年摇晃着青年——他上一代的身体。他将一切都给了一无所有的自己,此时已经无法作出任何回答了。
「为什么,要救我呢…………!?」
这个问题,他在此后的人生中不断地询问着。
而答案,想必以后也永远不会有了。
呜咽声在监狱中回响了一阵。少年仿佛在这里将一生中所有的眼泪都流尽、流干了之后,抱起上一代的尸体,走了出去。
◆
「那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普莉艾拉的话,将卢伊亚拉回到了现实中。
「你的上一代……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听到公主的问题,卢伊亚以毫无波动的声音回答道:
「只是个普遍贵族。」
对,他是个普通的——并且是真正的贵族。
继承的时候,上一代什么重要的话都没说。
比如,以后就拜托你了,或者,代替我去……之类,这种夸张的话一点都没说,只说了一句「好好活下去吧。」
这句话很符合年长者相对年少者的身份,由大人对孩子说出来也十分正常……但是在那以前从没有人对他说过。
对方明明可以把某些东西放在他身上的。
要是对方对他提出要求,让他为自己战斗,他肯定会照做的。
可是,对方什么都没说。
既然如此——就说明,他只是单纯地为了救人而来的吧。
仅仅是为了救出那些遭受残酷命运折磨的孩子,他就赌上了自己的一切。他燃烧了最后的生命之火,也可以说是枉送了性命吧。他既不是伪善,也不是为了自我满足,直到死去的那一刻,他都是在为别人而战,他就是这么一个人吧。
这种梦一般的故事,简直不可能存在。
即使如此,卢伊亚也没有忘记他。
因为无论是多么艰难的现实、无论是多么冷酷的事实,都无法掩盖一个真相。
哪怕到了现在,对方给予自己的这对眼眸中,也依然烙印着那最后的一个瞬间。
那就是对方不带半点阴霾的笑容。
他肯定是相信着、期望着的吧。
即使让唯一得救的少年背负上了沉重的十字架,也只是期望他能永远健健康康地生存下去。
即使面对着无限的选择,也还是期望少年能获得幸福。
世界的善意,就体现在他的身上。
在被“王”染成了鲜红色的视野中,上一代仍然露出了笑容。
他已经只存在于自己的记忆之中了。
既然如此。
我就来证明他的存在。
填上所有的卡片,完成手牌,杀死所有阻碍自己的贵族——再一次前往<王都>。
站到“王”的面前。
一定要把他的脑袋,献到上一代的墓前!
坐在卢伊亚身上的普莉艾拉没有察觉到。
背后的青年正抓住自己的额头,带着悲壮的表情,承受着憎恶之火的烧灼。
然而,追随他的仆人在转眼间就熄灭了这股火焰。
「咖啡……端上来了。」
情绪的波动立刻从卢伊亚的脸上消失了,他恢复了平时的模样。
他瞥了一眼带着某种悲痛之色注视着自己的琉妃,接过了杯子。
气氛终于开始变得安详了起来,这时琉妃皱起眉头,抓住了普莉艾拉的脖子。
「你这是坐在哪里啊……?快点给我闪开。」
「烦死了,这是我的座位!」
还没机会沉浸在伤感中,一场无聊的女性争端就在眼前展开了。
面对仆人和公主间毫无意义的口舌之争,白皙的贵族耸了耸肩,轻啜了一口咖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