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Dark Lord
  4. 第一卷 漆黑的断罪者
  5. 序章
  6. 繁体版

序章
2017-06-22 16:30:24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翻译:十二翼
这个少年,身处于黑暗之中。
在没有一丝光线透入、昏暗狭小的监狱内。
与光隔绝的环境下,他的肤色白得令人害怕,散发出一种缺乏生气、颓废式地透明感。他半裸的后背直接感受到冰冷地板的感触,双手被链条锁着,无法随意动弹。他全身都很衰弱,在疲劳与饥饿之下,濒临绝境。
最重要的是,他的心已经碎了。
不仅仅是肉体,连灵魂也堕入了黑暗,只能在此默默消亡。
而这种命运,却被一脚猛踹打破了。
那一脚,甚至超越了打击的领域,破坏、踢飞了所有羁绊束缚和因果循环——蕴含着如此意志的一击,令厚重的钢铁大门粉碎,打通了前往监狱的通道。
匍匐在地面上的少年抬起了头,看向了声音响起的方向。原本被黑暗支配的监狱,如今透入了一道光,一个青年迈步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啦……我来晚了。」
单纯的照明光线从这个青年的背后照来,感觉仿佛变成了神圣的光晕一般。
他的身上穿着一件配有华丽饰物的漆黑披肩长袍。
长袍下的身体看上去疲惫到了极限,伤势严重得几乎否定了一切治疗手段。黑色外套的胸口位置破开了一个大洞,布料上渗出了乌黑的血迹。
和少年一样,他的生命也临近了终结。尽管如此,他依然来到了这里。
「真丢人…………居然输了。不过、嘛……还有没干完的事,一定要解决掉才行、是吧。还剩一项任务啦。这些家伙居然想不通过继承,而是人工地创造出贵族啊……?集中这么多孩子,干出这种让人恶心的坏事来……!我就只能狠狠地干掉他们了吧…………!!」
他很愤怒,为了发生在这处设施中的事而愤怒。即使由于败逃蒙上了耻辱,他也要救出这些被囚禁的人。
「你……是谁…………?」
听到少年发问,青年微笑着作出了回答。
「别人叫我黑暗卿(DarkLord)。」
他弯下腰,向少年伸出了手。
「能站起来吗?」
「其他、孩子呢…………?」
听到这个微弱的声音,青年的脸蒙上了一层阴影。
「我、没事、快去、救其他孩子…………」
对于这悲痛的恳求,青年悲伤地摇了摇头。已经晚了,没能来得及。
他那深邃无比的暗色眼眸中,烙上了惭愧之意。
「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除了你之外……所有人、都死了。太晚了…………。」
在他到达最下层的这间牢房之前,见到了众多死者。每次看到那些幼童凄惨的尸体,他的心就仿佛被挖去了一块。最后找到的,就只有这个少年了。
但是少年的脸上并没有得到拯救的喜悦,也没有流泪。他早就已经失去了悲伤之类的情绪性的东西。若非如此,他也无法活下来。
除了毁掉自己的心灵外,没有别的办法能幸存下来了。
深感自己的无力,青年咬紧了嘴唇,伸出手摸了摸少年的脸颊。
目光触及对方的眼睛,他发出了吃惊的声音。
「你、难道是…………?」
少年的瞳孔是浑浊的白色,完全没有焦点。别说是看到俯视着他的青年的脸,就连从通道中照来的光也无法辨识。
「看不到、吗…………?」
少年点了点头。他能在一片黑暗的牢房中勉强保住神智清醒,正是因为早已失去了光明。
因为他的视野,早就被黑暗封锁住了。
「本来就是……?还是说…………到了这里之后才被弄成这样的吗?」
少年又点了点头。他已经不记得自己被带来之前的事了。不过,感觉肯定比在这里好。他是来了这里之后才被夺走视力的。
青年重新考量了一下自己和这个少年的状况,以沉重的表情作出了宣告。
「我……没办法救你。」
这就是现实。他的身体已经接近了极限。刚才那一脚,是他名副其实拼上了死力的最后一击。
此外,他的苦恼还有一个原因。
如果完全没有希望,那他干脆也就放弃了。然而,当他看到这个少年的眼睛时,却发现和理解了一件事。
他跟自己是一样的,有着足以继承这个称号的资格。
「真的假的啊…………这算是走运还是倒霉呢…………要死的时候,居然跟继承人见面了啊…………!」
面对这种讽刺到了极点的命运,青年不禁自嘲了起来。但是,多亏这样,他有东西能给这个少年了——那就是自己的一切。
「……你现在能做的,只有一件事了。选择吧,是在这里死去,还是继承我的遗产,成为贵族活下去呢?」
除此之外,没有其它路能走了。
但是少年摇了摇头。
「……我、一个人、不能走。大家、都已经、死了…………」
他的声音微弱得几乎听不见,即便如此,其中却蕴藏着坚定的意志。他之所以会被关在最下层的这间惩罚房内,也是因为被逼着去杀害与他境遇相同的其他人。对于自己受到的苛待他可以忍受,但是要他去伤害别人,他做不到。
「你一个小鬼就别摆架子啦。既然自己站不起来,让别人扶一下就行了。等到你能自己站起来了之后,再去扶别人就好了嘛。」
青年往后退了退,朝他递出了一枚卡片。卡片上的图案似乎有些像青年的外形轮廓,是个穿着漆黑披肩长袍的银发男子。
「你这家伙,还什么都没看到过吧…………只知道这个地洞里的事,就别弄得那么绝望啦,笨蛋。很让人恼火的啦,你这副德性。想要希望的话,我可以给你。抽吧。」
少年还是摇了摇头。
自己一个人,不能走。只有自己得救,是绝不能容忍的。
「如果你有罪恶感,如果你想受到惩罚,那就由我来给你惩罚。这是贵族大人说的,你要好好听着哦?死是你的罪,而活下去就是你要承受的惩罚。」
说到这里,青年沉默了下来。
然后就只剩等待了。
终于,少年动了起来。
他双手都被链条锁住,脚也用不上力气,所以是爬着前进的。这个距离,只要稍微探一下身就能碰到了,但是对他而言,却漫长得难以想象。
青年一动不动,只是注视着趴在地上的少年。
最后,少年抵达了目标。
他克服了困难,自己获得了那个称号。因为双手不能动,他就用嘴咬住了卡片一角。
「干得好。」
青年弯下了腰,轻轻地抱紧了年幼的继承者。这时,他身上的长袍突然分解了形状,四散成了雾状,很快又重新构筑成了衣服,披在了新主人的身上。
看着呼吸急促的少年,青年解下了挂在右腰处的漆黑卡盒,让他握在了手中。
「给你喽,随便用吧。」
对于这个连自己的身体都被当成了别人所有物的少年而言,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送东西给他。
一只手将硬质的盒子和少年的手一起包住,又大又温暖。
「就算我的……不、是你的称号吸引来众多敌人,只要有了这个,你基本上也能应付了。不过,万一……万一“王”来了,你要跟“王”对峙的话——」
青年的表情中,带上了苦涩之意。对于这个少年的继承而言,那就是最大的悬念所在了。
他不想让这个少年延续跟自己一样的道路,因此,终究还是只希望他能得到幸福,提前告诉他这些作为保障。
「如果“王”的存在让你无法获得幸福……那个时候,你就去完成这副牌吧。去集齐所有的卡牌,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青年在随时都会中断的呼吸中,以劝戒的语气说完了这些,这就是他最想说的。
其它那些最低限度所需的知识,都会自动得到继承。自己也是这样过来的。
于是,继承完成了。
少年的身体缓缓地发生了变化,一头黑发染上了眩目的银色,与之相对的是,青年的头发变回了本来的漆黑色。
然后,少年的眼眸又逐渐变成了深黑色——就跟青年的眼睛一样。
(………………!?)
少年的体内也产生了变化。那些被剥夺的感觉、那些早已遗忘的感觉,又重新复苏了。
「贵族,不仅仅是称号和力量,有时还会继承身体上的特征。<我也是>这样的………真是看了不少东西呢,这双眼睛。看穿一切黑暗,支配一切黑暗。那就是黑暗领主了。」
继承的称号,令少年恢复了视力。渐渐地,世界的轮廓在他眼中清晰了起来。
「……仔细看清楚哦,用你的眼睛。抬起头来,挺直腰板,朝前看,好好看清楚。不是那么容易舍弃的东西吧?这个世界。」
少年也是这么想的。因为,这是他说的。他是第一个给了自己温暖的人,既然他这么说,那么这个世界肯定是充满了光明的。
终于,青年那张象征着希望的脸,清晰在映在了少年的眼中。
摸了摸这个相信世界上有希望的少年的脑袋,青年说道:
「好好活下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