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九卷
  5. 第五章 下次就会多安排戏分了……
  6. 繁体版

第五章 下次就会多安排戏分了……
2017-06-23 04:37:23

		

「换句话说,伦也同学,你认为我们社团目前面临的问题,原因全出在泽村同学身上喽?」
「哎……以结果来说就是那样。」
从我到出海房间过了两天,星期三的下午四点多。
从离家最近的车站搭车过两站,来到某家位于站前的咖啡厅。
回家路上多绕了一小段的我跟伊织会合以后,便脸色阴郁地面对面,互相讨论着社团目前的问题点。
「出海被柏木英理的图牵着鼻子走而失去了自己的个性,加藤同学则是到现在仍然无法跟泽村英梨梨和好,还把焦虑的情绪投射在我身上,导致社团里不和谐。」
「不,最后那部分完全是你自己害的。别若无其事地逃避责任。」
短短三天之内居然会两度跟同一个男人独处谈话,这对我来说是不该有的举动,可是没办法。
简单说,「blessing software」目前面临的危机就是那么严重。
哎~~这个社团以往几乎都没有一帆风顺的时机,所以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就是了。
「所以你要怎么办?再这样下去,完全无法预料出海什么时候能回归阵线喔。」
「我明白……」
没错,伊织最近讲的话都完全合乎道理。
想唤醒出海……让她脱离柏木英理的咒缚要花多久,基本上我连能不能办到都无从想像。
毕竟伊织似乎从两周前就开始在提醒出海,她受了柏木英理的影响。
而且,每当伊织提到那一点,据说出海就会开朗地否认:「没那种事啦,唉唷~~哥哥真爱操心耶。」同时却又乖乖地配合说:「不过要是你那么挂怀,我会试着稍微留意。」
「柏木英理『现在』的画风,对出海来说还太早。」
「英梨梨现在的图已经不是美少女游戏了嘛……」
是的,英梨梨所画的《寰域编年纪ⅩⅢ》主视觉图像可厉害了。
事到如今要探讨其画风就交给网路去评论好了,直接了当的说,就是变得精美、帅气且令人惊艳了。
……变得和我们追求的「萌系美少女游戏」方向不合了。
「所以我才想到,只要让出海玩你推荐的那种只有图能看的游戏,她就会想起自己被寄予的期望,但结果还是不行。效果仅限于调剂心情。」
「虽然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那款游戏真的很好玩啦,别瞧不起它……」
「包含你在内。」
这表示出海自己知道要注意,却改不掉。
自以为了解状况又完全不警醒,就是她目前的问题。
「而且,就算出海的画风恢复了,社团副代表(加藤同学)处于那种状态也无济于事。」
「嗯,长远来看,会影响到整个社团往后的动力。」
「尤其会影响到社团代表。」
「唔……」
「换句话说,她的行动及态度,早就关系到这个社团的存亡……」
没错,如今加藤惠的存在,并不是单纯来插花的第一女主角了。
身为幕后功臣的她在游戏制作环节方面帮到了社团各个成员,在游戏设定中则是发挥了完美无缺的第一女主角叶巡璃的魅力(预定),在「blessing software」更成了沉重……不可或缺的存在。
「明明她这么有影响力,只不过碰到创作者被人挖角的状况就一直放在心里搞坏社团气氛,伦也同学,我看你的女朋友果然就是沉……」
「你不要再把那个形容词跟加藤扯在一起,小心被修理!」
我好不容易才改词的,都被这个白痴搞砸了嘛。
「伊织,我告诉你,加藤和英梨梨之前曾是好朋友……所以没那么容易就能看开的啦。」
「是那样吗?像我现在还是会勤快地跟之前的社团成员互相联络喔。」
「哦?没想到冷漠的你也会……」
「你想嘛,又不确定彼此以后还会不会有利用价值。假如想再次找对方分甜头的时候却联络不上……」
「那就是你的问题啦!未免太冷漠了吧!」
嗯,这家伙跟加藤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互理解吧。
「伊织,听好喽。加藤看待人的价值观和你差远了……她才不会认为『好朋友就是要送自己可以在KIB○○KS高价卖出的同人志』啦!」
「不过柏木英理的同人志显然可以在中古店卖到高价喔。何况现在已经发表她会操刀《寰域编年纪》的原画了……」
「0K,我们先跳脱同人志的转售价吧!在加藤心里,友情是不求回报的啦!」
「既然不求回报,更没有理由要为背叛生气不是吗?」
「0K,别在鸡蛋里挑骨头好了,拜托就此打住!你别再谈加藤的事。」
说真的,我想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相互理解吧……
「哎,对已经发生的事追究原因确实也没用。我好歹是『blessing software』的制作人,要正面思考该为社团做什么才行。」
「那倒也对……所以说,你有什么好主意了吗,伊织?」
「当然了……我有想到一次就可以同时拯救出海与加藤两个人,对社团来说又极具正面性的最强绝招。」
「那、那是什么绝招!」
「那还用问,当然就是打垮身为她们俩共同障碍的柏木英理啊,伦也同学。」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我想可以先在台面下巧妙伪装成一群唱反调的人,逐渐打击她本人的心……嗯,就那么办好了。这样『blessing software』就能向前迈进了喔。」
「不要靠着推别人落水来让自己变得相对有往前啦!」
呃,忧虑这家伙跟加藤的协调性以前,我让他加入是不是根本就错了……?
※  ※  ※
「哎呀……」
在我和伊织道别,再搭电车坐回两站,到离家最近的车站下车之后,从刚才就撑得挺勉强的天空终于下起倾盆大雨了。
我穿过验票口,混进早就在避雨的人群中仰望天空,骤然而降的阵雨就溅到了我的脸上。
「好啦,该怎么办?」
走回家有十几分钟的路途。
要抱着淋湿的觉悟跑回家?还是等雨停?或者到便利商店买把伞……
不,最后的选项对贫穷高中生来说不存在,因此我先用手机开了乌云雷达APP……
「你终于回来了……!」
「咦?」
于是,我耳边忽然听见了地狱开闸般的幽怨嗓音响起。
「我明明一直等着你……我在坡道上任微风吹拂,就是等着与你命运性重逢——!」
「咦?咦?咦?」
在我眼前,有块乌黑的吊帘……不对,有个被打湿的长发盖住脸的贞……呃,谜样女性站在那里。
「约我出来还把我甩在大雨中不管,你很有胆量嘛,伦理~~~~!」
「等一下,我没跟你约好吧,诗羽学姊!」
哎,虽然光从这样的身影和气质和不讲理的言行,谜团立刻就彻底解开了……
全身上下从头顶到裹着黑丝袜的脚尖都湿透,可谓娇艳欲滴的黑长发美女。
就读于丰之崎学园的三年间从未让出榜首宝座,前全校第一的才女。
然后,她的真面目是出道作《恋爱节拍器》全套累积销量突破五十万册,下部作品《纯情百帕》也热卖到即将更新纪录的人气轻小说作家,霞诗子。
然后,她的真正身分是早应大学文学系的一年级学生,霞之丘诗羽。
「被雨淋湿好冷好冰好难过又好饿,再怎么等都等不到伦理同学出现好懊恼好伤心好滑稽好悲惨,真是的,我不想活了~~!」
「不不不乐样下利费子低司偶(不不不这样下去会死的是我)~~」
以社会地位来说,她明明是如假包换、人人称羡且才色兼备的人生赢家,却不惜在大庭广众下掐住男人脖子搞得像情侣吵架一样,成了在各方面都扭曲到不行的病娇美女。
「为什么加藤在等的时候你就会碰巧经过,我在等的时候你就完全不回来~~!」
「啊(啊),不惜了(不行了),没搬发夫机(没办法呼吸)……」
顺带一提,关于是谁害她变得扭曲……对此我心里完全没有底,因此请容我保留回答。
※  ※  ※
「来,诗羽学姊……这可以让你暖一暖身子。」
「这、这是……!」
结果,我在车站前的便利商店只买了一把伞,然后邀诗羽学姊共撑那把伞回我家。
带学姊到浴室的我借了自己的汗衫给她,还劝她冲个澡。
接着,我在她冲澡的这段期间把湿衣服扔进干衣机,顺便在厨房准备轻食。
靠着种种贴心的动作,现在诗羽学姊似乎心情好多了,也愿意乖乖地端起我递给她的汤碗就口。
嗯,麻烦度依旧,不过还是满好哄的。
「怎么样?合胃口吗?」
「啊,好热……伦也同学的○○○。」
「对不起,请不要特地用小到几乎听不见的音量来嘀咕『味噌汤』这种正正当当的词。」
「嗯,好好喝……伦理同学,连做菜也会的你已经随时可以当小白脸了,没问题。」
「那是速食食品。倒热水进去就好了。」
「唉,假如每天都能喝到这么好喝的味噌汤,那就幸福了……」
「我会把家里买的家庭包装一装让学姊带回去当伴手礼,请每天享用。」
话虽如此,上了大学的她依旧爱开黑心黄腔,而且症状好像越变越严重了,这不是我的心理作用吧?
「真不好意思,还跟你借了衣服穿。下次我再买新的还你。」
「不用那么费心啦,洗过以后就可以还我……」
「我绝对会买新的还你。我不会把这交给任何人……偶尔你也该接受大姊姊的好意。」
「既,既然学姊都那么说了……谢谢。」
话虽如此,特地把脸贴在别人借的衣服还猛嗅上面的味道,会让人感觉相当介意就是了,这不是我的心理作用吧?
「所以怎么了吗?你刚才说你在等我?」
「机私呢,我受了母各人必拖……」
「……没关系,学姊你吃完再讲好了。」
当我终于想进入正题的时候,这会儿诗羽学姊却大口吃下了(我捏得零零散散的)饭团然后噎到,又发现汤已经被她先喝掉而痛苦得发昏。
「咳咳、咳……唉,假如每天都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饭团……」
「不用再玩那一套了啦。」
我用萌图马克杯倒了瓶装茶递给诗羽学姊,于是她一口气把那灌到喉咙里,脸色才终于像是活了过来……倒不如说,她连噎到的期间都一脸幸福地在发愣,看起来有点恐怖。
「其实呢,我受了某个人拜托……」
「你说的某人是谁?被拜托了什么?」
「因为伦理同学耽搁在女性方面的问题,剧本都没有进度,对方才会拜托我设法。」
「……是因为『女性成员间的人际关系』有些问题,『整体的游戏制作』才没有进度。」
诗羽学姊听似坦白地回答了我的问题,其实却使了一点坏心眼。
……她没有回答第一个问题(某人是谁?),肯定是故意的。
话是那么说啦,我光从刚才的互动就可以推测个大概了。
毕竟会打「人际关系有状况」这种小报告……呃,可以找学姊商量的人,肯定是没有被牵连在问题里的人,加藤与出海(还有英梨梨)就先剔除在外了。
这样一来,社团相关者只剩两个,然而其中一人刚才跟我讨论了一大串也没谈出结论,触怒到诗羽学姊。
换句话说,只剩……
『不过,我知道有个人似乎可以帮你(请参照第八十九页第十一行)。』
……呃,对我来说,实在想不到那家伙(美智留)跟诗羽学姊有什么接点就是了。
但是,无论怎么想都只能那样下结论。
那家伙什么时候和学姊搭上线的……?
「所以我就来给你建议了……伦理同学,假如你有空为那种事烦恼,不如去写剧本。」
「咦?等一下,诗羽学姊。我刚才说过啦,这不是只限于剧本的问题!」
……于是,当我总算想出第一个答案时,诗羽学姊已经先往后讲她的建议了。
那与我预料的完全相反,而且也是我畏惧的建议方向。
「不是『只限于』剧本的问题,就表示问题当中真的包含了剧本吧。」
「咦……?」
「那么,果然写剧本才是你该做的事……别耽搁在女人友情生变这种你既没能力也没经验更无胆量处理的问题上,专心去面对自己的正业。」
现在搬出「但我原本的正业是用功读书才对耶」的大道理只会让彼此都不幸,因此这暂且按下不提……
还有现在回想起来,诗羽学姊是怎么兼顾课业和执笔的啊?真令人费解。
该不会那才是霞之丘诗羽所隐藏的最大谜团吧(这部作品最牵强的部分)。
「可是诗羽学姊,其实你在黄金周假期就察觉事情迟早会变成这样了,对不对?」
「……是啊,所以我觉得自己有责任,才会像这样过来。我已经有被你咒骂:『事到如今谁会接受你这敌人的施舍!』然后被你推倒,被你蹂躏的觉悟了。」
「拜托,不对吧?就算说是作家,诗羽学姊你走的是恋爱喜剧路线,那种淑女漫风格的描述不能用吧?」
「没关系,我已经有觉悟了。不过那很好,对作家来说非正常的实际体验就是宝……就算你突然变成禽兽扑过来,我也会用五感把你当时的表情、呼吸和气息烙进心里转换成下部作品的男主角……呼,呼哈——」
「不用做出那么悲壮的觉悟啦!诗羽学姊,和和平平地谈事情好吗!」
『现在的泽村,已经不是你所认识的泽村了。』
『不管发生什么,请你们都不要把她当敌人。当成竞争对手也就够了。』
『我希望,你们能接纳现在的她。』
『不管是你、波岛……还有加藤都一样。』
……呃~~尽管穿插回想的时机偏了一些,有种情境被搞砸的感觉。
总之,诗羽学姊在黄金周假期时……也就是英梨梨那张主视觉图像公开的前夕,早就如此对我打了哑谜。
「泽村的成长已经停不下来了……」
「嗯……我想也是。」
学姊当时就正确料到,英梨梨目前的能力会重挫出海的自信,还会让加藤伤心。
「那已经进入与她的心意、愿望无关的领域了。」
可是……
「那正是,我所希望的啊。」
「伦理同学……?」
现在的我,绝对不愿意排除让她成长的原因。
「现在的英梨梨,处于第二次的成长期……」
「肉体方面看起来实在不像有成长就是了……」
「……现在的柏木英理,处在身为插画家的第二次成长期。」
这时候穿插吐槽又会把场面搞砸,因此我一面微调修辞将诗羽学姊的胡闹应付掉,一面保持正经的态度与她对峙。
「所以,那家伙绝对会把握住这次机会,以职业人士的身分捷足先登……和学姊一起。」
毕竟要是不那么做,我在——的事就会穿帮了。
「搁下你和『blessing software』吗?」
「唔……即使那样也无妨。」
「不能忍还硬要忍……」
「我才没有……!」
……虽然到头来还是穿帮了。
不过我早就决定了。
无论有没有硬忍,我都不会再刻意小看那家伙。
我不会因为嫉妒过头就将她看扁。
我会认同她和外界评价的一样,是个天才插画家。
而且,我会崇拜她……
「即使她接下来的成长,会比现在更加伤害到加藤与波岛?」
「所以我才打算扶持她们,加藤与出海都一样。」
没错,我要成为社团的精神支柱。
英梨梨留在社团就无法期待有成长,我却期待她有所成长,现在我这么做,也包含了替本身私心赎罪的意味。
「难不成你想当后宫王?」
「你就是为了推我一把才来的对不对,诗羽学姊?」
当然了,「后宫王」是指「精神支柱」的意思喔。
还有,当然也不可以特别只强调「柱」的部分喔。
「伦理同学,为了救三个女生,你打算献出一位女神当祭品呢……」
「请不要把话讲得那么耸动。还有学姊若无其事地把自己当女神了对不对?」
诗羽学姊又戏弄似的用手指摸了摸我的脸颊。
但是,那和刚才大开黄腔的嬉闹态度不同,可以感觉到温柔的成分比煽情多。
所以说,我果然总是会跟这个人撒娇。
结果,我就是把她当神。
往后大概也会,一直都会。
「那么,伦理同学……不,伦也学弟。」
因此,她接下来的话就是身谕。
那是我非得用全心全意遵行的天启。
「你应该,去写剧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