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九卷
  5. 第四章 你知道一直画同样的图有多苦吗?
  6. 繁体版

第四章 你知道一直画同样的图有多苦吗?
2017-06-23 04:37:23

		

「啊……」
「喔,加藤,不嫌弃的话要不要一起回家?」
新的一周开始,星期一的课顺利上完(睡完),放学后的校门有学生三五成群地朝校外离去。
我看准加藤想趁着人潮化成众多路人之一踏上归途,就开口叫了她一声。
实际上,我在这里站了十分钟左右堵人就是了。即使如此还是差点把人看漏。
「你怎么特地等在这里?明明你平时都只会传筒讯告诉我在哪里碰面,然后没听别人答覆就自己过去了。」
「我难得等你耶,为什么要说成那样!和我一起走被朋友传出去会让你觉得丢脸吗!」
「丢脸倒不会,但我想即使是玩哏,听你那么大声发飙就嫌烦了。」
「……那我们赶快走吧。」
照最近惯例,加藤的言行和应付我的态度都莫名黑心,尽管这让我尝到了微妙的落败感,我依然等都不等她回答就朝车站走。
再提到加藤这边,虽然她用了黑得像水墨画一样的平淡调调答话,说来说去还是紧紧地跟在我旁边一起走。
真的,加藤最近大多都是这调调。
明明脱口而出的淡定台词都会扎进我心里,做的事情却可以自然地打中我的「萌点」,实在让我搞不懂该害怕还是该萌。
难道这也是友好度好不容易提升,按照「安艺→伦也→伦」的顺序,称呼方式即将从第一阶段进入第二阶段,却因为炸弹引爆又变回原样而带来的影响?
……啊,不懂刚才那段比喻的人只要简单略过就可以了,我想。
「这个星期日?」
「嗯,十一点约在池袋猫头鹰前面怎样?」
「星期日……」
到车站的路上。
加藤把我口中连珠炮般的宅话题当门帘一样撇开的画面,并没有照常出现。
在那里,只有加藤对我真挚的邀请话语露出忧郁神情,而且窘于回答的严肃高潮场面……
「何况英梨梨也说那天不是她的截稿日,可以吧?」
「唔、唔~~嗯。」
呃,我当然不是要邀她去约会喔,然而……
「啊,假如你不方便,也可以改天就是了。」
「不会,我并没有无论如何都推不掉的事情要忙……」
「那就没问题了吧?啊,我要是碍事就会离席,假如你们两个独处会尴尬,那我也跟你们坐一起。」
没错,我邀加藤出门,是为了安排英梨梨跟之前一而再、再而三延期的她约会(和好)。
「加藤,你不跟英梨梨讲话快三个月了吧?总该气消了不是吗?」
我这套大好人的风范如何?
简直像连非攻略对象的女配角都配不到,立场纯属男主角好友的男生吧。
「安艺,你过去和英梨梨有几个月没讲话?从小学绝交以后。」
「……………………大概五六年吧。」
……对啊,我人好到都快哭了。
说真的,为什么我受了那么任性的家伙拜托,就非得挖心掏肺帮忙到这种地步?
「既然那样,三个月根本还是小意思嘛。」
「最初的半年尤其难受喔……离那个期间还剩三个月。」
「安艺……」
不过,呃,对了,这是为了加藤。
即使她再怎么淡定、无动于衷又反应薄弱,目前这样的关系,对当事人来说肯定不好受。
要说的话,我自己也痛切了解那种感觉……
「明明煎熬了那么久才总算和好,现在她又离开社团,亏你还能跟她再次和好耶,安艺。」
「你讲了不该讲的话!加藤,你刚才按了我的心灵创伤开关对吧!」
「嗯,抱歉,刚才我是故意挑衅你的。」
「拜托别这样啦,我现在有点想去死……」
虽然我自己也明白……不,正因为我自己明白,才难以忍受她理直气壮地说那些话。
是的,这种心境就好比受到丈夫严重家暴,却盲目认为「谁教这个人不能没有我陪着呢」而无法逃离其身边的妻子那样……
「我问你喔,安艺……你心里有没有出现过正因为是青梅竹马、正因为是好朋友才无法原谅对方的想法?」
「……有是有,不过很难受喔~~」
「果然是那样啊。」
于是,加藤在展现几乎前所未见的黑心毒舌以后……
她发出了软弱得让人难以相信几秒前才有那种言行的叹息,然后软弱地编织出话语。
「就像你说的那样。」
接着,加藤一直望着前方的脸忽然转向旁边,朝我这里瞄了过来。
那样的表情与举动简直……不,无论怎么想都是我自己会错意,在心里讲讲就好了。
总之,那简直像在对我撒矫……
「我好难受,伦也……」
「哎呀,真巧耶,两位!不嫌弃的话要不要一块儿回家?」
……高亢刺耳的说话声突然穿过脑门,彻底打破了我那些妄想。
那是在我们不知不觉已经抵达的车站验票口前面。
正要回家而人挤人的丰之崎学生当中,有个将褐色卷发往上拨,还独自穿着外校制服用神烦站姿杵在原地,光看就觉得做作的男生。
「伊织……?」
没错,那是我们的社团成员,同时也是出海哥哥的波岛伊织……呃,在上周(序章)都已经介绍过了对吧。
「幸好有赶上。毕竟从我的学校到这里要花三十分钟以上。放学途中甩掉两个女生的邀约赶过来算是值得了。」
「那还真抱歉,害你在女生之间的心动度下降。好啦,你来干嘛?」
「其实我有点急事要谈……伦也同学,能不能陪我一下?哎,就你一个人也可以。」
「我是没关系啦,要问加藤的意见才行。」
「问她意见……为时已晚了吧,你现在要怎么问?」
「你说为时已晚是什么意思?欸,加藤……啊!」
没错,状况根本就「为时已晚」了。
加藤短短几秒前应该还在我旁边,却好像不知不觉中就电光石火地飞快穿过了验票口,目前正隔着电车的门背对我们这里。
而且随着警示声,只见她的背影正逐渐从视野中远去。
「哎呀~~我被讨厌得真彻底耶,伦也同学。啊哈哈。」
「可以爽朗笑得像别人家事情一样的你好猛。」
倒不如说,他们关系恶劣成这样哪是英梨梨能比的……
※  ※  ※
「你要问出海的状况?」
「对,就是她在你家集宿玩游戏的时候。」
当我们搭上比加藤晚一班的电车,一起坐到空下来的座位时,伊织就改掉方才那种吊儿郎当的态度,用认真的脸色坐正对我讲话了。
……假如他从一开始就用这种态度,我想加藤的排斥感也会缓和一点才对,不过先不谈这些好了。
「伊织,我先跟你声明,出海确实有在我家过夜,可是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喔。」
「用不着你说,那种事情大家都知道。我想问的是出海在玩游戏时的状况。」
「是、是喔……」
态度认真就可以顺口认定别人没种吗?尽管我心里留有这种疑问,不过还是先不提好了。
「伦也同学,你让她玩了『单就』萌来说属上上之选的游戏吧?出海有什么反应?」
「这个嘛,她萌的似乎是像小狗狗那样的学妹型女角菜菜美,相反的,对于黏人的青梅竹马型女角千夏,还有洒脱的表亲型女角静流就不中意了。由此可以分析……」
「你不用分析她对女角的喜好或者戳中萌点的属性。」
「咦~~」
还有,态度认真就可以将我这个美少女游戏大师安艺伦也既冷静又敏锐的分析内容撇到一边去吗……
「对于游戏本身或者图像,她有没有接收到什么灵感的样子?」
「要说的话,出海对女角造型和图像有所感触的程度,足以让她歌颂『菜菜美好可爱』五十几次的样子。剧情那部分姑且不提。」
「你有没有看到她陷入思索或苦思的样子?」
「没有,她跟平常一样活泼,好像玩得非常开心耶。」
「这样啊,明明如此……」
伊织听完我那理应毫无负面要素的报告,却莫名其妙地变得沉默,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
接着,他做作地将手指凑在额头摆出沉思的动作,持续一会儿以后,就一面轻轻拨起头发,一面转向我这里。
「其实呢,当时出海稍微陷入了创作低潮期。你有发现吗,伦也同学?」
先不管讨论的内容,这个人不特地摆动作就讲不了话吗?烦死了。
「的确,她最近都没有交出新的设定稿。」
「不,其实出海完成的步调还算稳定。但是我要她停笔了。」
「啥?为什么?」
「我说过了吧,因为她在低潮期啊。」
「伊织……?」
尽管我总觉得伊织将事态的严重度强调得很刻意,却对他讲的内容听不出头绪,只能露出纳闷的表情。
「所以我才打算把事情交给你处理……为了让出海想起我们要做的『美少女游戏』是什么样的东西。」
「原来出海都有在画图吗……?」
于是,依旧听不出头绪的我,只做得出伊织并未期待且不着边际的反应……大概吧。
「星期日以后,她又开始画了……到今天早上,连所有女角的线稿都完成了。」
「那很棒不是吗!那之后只过了一天吧?真不愧是出海!」
「……即使照目前的状况进展下去,也没有用处。」
「嗯?咦?这、这是为什么?」
所以,尽管我察觉到自己和伊织的沟通越偏越远,却没有办法把轨道修正回来。
「……欸,伦也同学。」
伊织大概是放弃导正我们之间那种不协调的气氛了,他最后只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闭上眼睛沉默不语。
「要不要现在来我家一趟?」
※  ※  ※
「进来吧,伦也同学你别顾忌。」
「正常都会顾忌的吧!还有你也要顾忌啦,伊织!」
转搭电车走了大约十分钟,我走进波岛家的门。
等到我差点在伊织导引下走进二楼房间时,才总算察觉事情严重性,声音发抖地拒绝了他的甜蜜诱惑。
「到现在还有什么好怕的?我和你这么要好不是吗?放松力气,让身体顺从本能……」
「无论你用多暧昧的说词蒙混,也不能擅自进出海房间吧!」
毕竟没得到本人允许就溜进女生房间……太扯了吧。
「没办法啊。我想让你看的东西就在这个房间里。」
「等就可以了吧!出海再过不久也会到家啦!」
「可是呢……其实我刚才已经传了简讯告诉出海:『我接下来要带女朋友回家,麻烦你在外面打发个一小时左右。』」
「你、你为什么要那样……?」
「哎,假如她发现我说的女朋友其实是男朋友,应该会吓到吧。啊哈哈哈哈……」
「不用再玩那方面的哏了!我是认真在问你!」
「好啦,伦也同学,这次你就进来吧,别顾忌。」
「打、打扰了~~」
后来,经过长达十分钟的争论,拗不过伊织的我到头来就战战兢兢地跟着他进了那道禁忌之门。
……因为上个月(第八集)也来过,其实并没有那么强的悖德感就是了。
「不用客气,自己找地方坐……呃,照这样看是没办法。」
「唔哇……」
于是,我变得跟上个月一样说不出话。
面对和上个月一样,整片地板上到处散落着纸张,房里连脚都没有地方踏的样子。
「比昨晚又多了快一倍呢……」
当然,那些纸张上都画着女生的图。
网罗了草图、线稿、全身像及近距离特写,发型、表情和笔触也都五花八门。
而且,看来这次还混了时巡璃以外的附属女主角设计在里面,魔窟里的恐怖模样简直非上个月能比……
「伊织,所以你想让我看什么?」
「当然是眼前这些图啊。」
「……就知道你会那么说。」
虽然这男的嘴上说得简单……
再次说明,这不是开玩笑的,地板上散落了数量不下百张的庞大设定稿。
那可是一张一张收集起来就能轻松汇合成厚厚一本可以用千圆卖出的同人志的庞大物量。
再说,所有图稿都毫无规则地散落在地上,俨如不是画图者本人,肯定连要看出其中法则都有困难。
「那你要我在这里面找什么?」
「麻烦你自己去发现。」
「……就知道你会那么说。」
于是我们社团的能干制作人轻松抛来了好比要从宝山中找出一根毒针,让人光想就快昏过去的大工程,搞得我很想宰人,反正这是他的老毛病,暂且放着不提。
「是你肯定会理解……为什么我没有让出海交出这些设定稿,又为什么会说理当灵思泉涌的她处在低潮期。」
「伊织,难道你……」
「所以请你加油吧,伦也同学。啊,出海一小时以后会回来,你务必要快点想喔。」
「……你这家伙。」
没错,这家伙居然又要考验我。
换句话说,假如我在这里什么也无法发现……不合乎伊织的感性的话,往后就不能跟他共事了,这位能干的臭制作人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
明明我在上个月才终于通过他的考验,这家伙真的是光有口才,对人的要求却特别高。
「……伊织,总之你先出去。想事情想到一半听见你讲话会很烦。」
「好啊,请随意。」
伊织丝毫不怕我那种蕴含静静怒气的嗓音,悠悠地关上门就下楼了。
「接下来……」
于是,独自被留在出海房间里的我做了一个深呼吸,还用双掌拍在脸上打起斗志……
「好,来拚吧!」
「喔,顺带一提,内衣之类的都摆在床铺旁边的衣橱,你用完告一段落要恢复原状以免穿帮喔。害我被怀疑就太冤枉了。」
「谁会啊,我又不是思春期的国中生!」
还有,原来他刚才下楼梯的脚步声是伪装的啊……
「好啦,该开始了。」
尽管有人意外来搅局,我又做了两三次深呼吸,然后再次看着散落在地的大量设定稿叹气。
在那当中,有对于出海兼顾工作成果之质与量所发的感叹,还有自己接下来的工作是不得不整理分类那些图来考察当中倾向的无奈悲叹,合起来其有两层意义就是了。
哎,总之,目前要先用全身来感受出海画出的成果。
「……她还是这么厉害呢。」
话虽如此,我身为出海的信徒,能讲出的感想大多像这样。
她的草图依然可以感受到程度惊人的执着。
在我第一次接触那本小小狂想同人志而受到震撼以后,看她的图从不会缺乏那样的感受。
重逢后不到一年。在那似短非长的微妙期间中,出海身为绘师不只没有停止进步,感觉成长的速度还越来越快。
我自然无法想像那样的她,现在居然会陷入创作低潮期……
「……咦?」
在我手足无措地过了几十分钟以后。
反正先要做整理,我就将超过百张的设定稿依角色分类,再按照完成度排出时间顺序,整片地板都被我铺满了。
接着,随着我站在房间角落,将整体呈现出来的模样逐步看过去以后……
「出海……?」
有某种想法在我脑里归结出来了。
我从房间左边到右边,沿着完稿时间先后,追寻她设计的变迁。
她尝试错误的顺序,被我原模原样地烙进眼底。
「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我的脑袋就比眼睛先有反应了……
「这……就是……」
这下,我明白伊织把出海从家里支开的理由了。
因为他相信我会发现问题。
因为他相信我绝对会否定出海的这些图。
所以,出海在目睹我的反应后应该会受到打击才对,伊织就是不想看到她那样……
「英、英梨梨……」
设定稿随着张数累积,随着完成度提高,变得越来越相像。
我眼前所见的,是出自英梨梨……柏木英理的那幅主视觉图像。
随着草图的演变,随着设定图完稿,随着添上的微调……
那些稿子逐步贴近英梨梨目前的画风,相像程度已经可以说:「这根本是故意的吧?」
相像程度连外行的我看到一半都可以明显认出。
难道她没有发觉……?
出海,你画完这些,真的没有发觉吗……?
「伦理同学,你果然发现了。」
「……伊织。」
结果,似乎仍守在门外的伊织隔着门板叫了我。
可是我却无法对他那种玩哏的反应给予精确吐槽,只能愣愣听他讲话。
「照这样发展下去,『仿柏木英理』的插画家就可喜可贺地在此诞生了。」
没错,这不算波岛出海的个性,更不算柏木英理的劲敌。
照这样发展下去,波岛出海的名字会被成为「谱系」之一。
「其实呢,我身为制作人完全可以接受这个方向。」
「你是说……」
「毕竟大环境就是那样吧。目前,柏木英理毋庸置疑地要红起来了。接下来,追随者对她的需求应该会增加非常多。走这个方向肯定好卖。」
伊织的话完全合道理。
的确,只要我们对这样的图说OK,出海就能绽放光彩。
「况且『blessing software』这个社团是从柏木英理的图起家的……接棒的原画家追随她,以社团方针来说也有正当性。要争取既有玩家,没有比这更好的手段。」
然后,「blessing software」也能藉着她的能力取回光彩才对。
「……不过要问到『blessing software』是否希望如此,又是另一回事了。对吧,伦也同学?」
「……唔。」
……虽然说,出海、伊织还有我,都得承受柏木英理的名号会让「波岛出海」的存在逐渐消失就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