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九卷
  5. 第三章 戏分少归少,还是留下了强烈的印象……希望如此
  6. 繁体版

第三章 戏分少归少,还是留下了强烈的印象……希望如此
2017-06-23 04:37:23

		

「阿伦晚安~~我进来喽。」
※  ※  ※
静流『早安,健二。好了啦,快起来快起来!今天也是好天气喔~~』
「…………(不爽)」
「…………」
「…………」
周六,晚上七点多。
当太阳下山,空气取回凉意,城镇开始沉静下来时……
静流『啊,打钟了。要回座位才行……唔~~我明明想一直跟健二在一起的说!』
「…………(火大)」
「阿伦~~我来玩喽~~咦,今天也是全员到齐耶~~」
「美智留?」
「啊,冰堂同学,晚安。」
相隔几小时,有新的来访者出现在依旧沉浸于游戏的我们三个身边。
提到那个来访者嘛……
静流『我们走吧,健二!跟你说跟你说喔,我今天晚餐想吃咖哩~~欸,健二,帮我和千夏拜托看看嘛~~』
「…………啊啊啊啊啊啊,这个和主角是表亲的隐藏角色看了就让人生气~~!」
「唔哇,波岛你怎么了!」
「又来啦……」
「出海,你是不是该回家比较好了?」
没错,那个来访者同样是社团的一分子。
而且,她和我是表亲,同时也是隐藏角色……没有啦,来者就是美智留。
「啥?游戏里的隐藏女角?那什么意思?」
「哎呀,这当中有许多复杂的背景……」
神谷静流。从游戏第二轮以后,在某种条件下会转到私立环球学园二年级的转学生。
和主角神谷健二同班,同时也是表亲。
静流的父母也和健二相同,已确定会派驻海外,根据两对父母的「合理判断」,她就到了健二家里同居,是个态度稍微亲昵过了头的女生。
若要进一步介绍,体育全能的她更是转眼间就成为全校话题的风云人物。
还有还有,她对所有人亲切归亲切,内心其实只锤情于主角。
简直就是凝聚了玩家心目中「希望女生像这样」……啊~~我看不用多说了,反正本款游戏只有那样的角色。
「请你听我说啦,美智留学姊!这个叫静流的表亲好过分!我才想说她怎么一点前兆都没右就突然转学过来,结果不管在家里或学校,她黏在健二学长旁边的时间都比青梅竹马千夏还久,烦都烦死人了!」
于是,有个对主角好、对学妹型女角菜菜美大概就不好的隐藏女角出现,使得出海发飙了。
「……哦~~是喔~跟学长要好的表亲让你觉得很烦吗~~原来你平时都那样想的啊,波岛~~」
「啊~~没有啦,她纯粹在气静流这个角色而已……」
于是,出海生气过头,矛头就指到了和角色根本无关的美智留。
对,尽管根本扯不上关系,她的矛头还是指到了身为表亲,而且一点前兆都没有就出现在我房间,态度又乱亲昵的美智留身上……呃,两者根本无关对不对?
然而,美智留终究比出海大两岁,面对出海那种不讲道理的生气方式,她既没有挑衅,也没有反驳……
「不过,这样喔……那个跟主角是表亲的角色有转进同一间学校啊……那样确实过太爽……看了好烦耶~~」
「就是啊,美智留学姊,你也那样觉得吧!」
「……美智留?」
可是她却变得莫名消沉……
呃,为什么?
※  ※  ※
周六,近晚上九点。
当太阳彻底西沉,空气稍微转凉,城镇变得寂静时……
「那我们回家喽,安艺,美智留同学。」
「受你照顾了~~伦也学长~~」
「掰掰,小加藤,波岛~~」
「……出海就麻烦你了,加藤。」
出海对学妹型女角菜菜美融入太多感情,以至于在攻略第二个角色的过程中受挫,到最后就发生了活力耗尽的状况,只好将先前的规划缩短一天并踏上归途。
「我们走吧,出海。我送你回去。」
「谢、谢谢惠学接~~……请顺便到我家喝杯茶再州~~」
「啊,这个时间似乎会碰到你哥哥,所以我不要……不是啦,你的家人应该也在家,我看还是不用了。」
「……加藤?」
就这样,由加藤搀扶的出海晃呀晃地踏着可爱的脚步逐渐从视野消失了。
虽然加藤也一起消失了,不过她今天的隐形性能比平时还高,感觉从最初就不在。
「话说回来,你每周都带女生到家里~~阿伦的后宫在现实中也逐步完成了耶~~」
「……这算电玩集宿啦。出海待的不是我的房间,而是私立环球学园。」
「基本上,为什么游戏里的学校要取那么随便的名字?」
「被每天在现实中过得随便的你一讲,游戏制作者还真站不住脚……」
美智留挥手目送两人,直到她们的身影消失以后,她便带上玄关的门,然后一边脚步轻快地上楼梯,一边像平时那样消遣我。
因此,我转头不看她那轻快有弹性暴露度又高的臀部及大腿,还像平时那样发出听似牢骚的反驳。
「哎,话是那么说啦,阿伦,假如你太得意忘形,又跟之前一样害社团瓦解,到时我可不管喔。反正我心胸宽大,跟某人不一样,不会闷不吭声对你施加压力,所以无所谓就是了~~」
「社团会拆伙才不是因为人际关系啦!方针有差别嘛!还有你说的某人是谁啦!」
基本上,玩乐团的人动不动就会用「彼此音乐性不同」之类的理由解散,我才不想听那样的人说教……
「好啦,结果你是来干嘛的?」
「来做社团活动啊,阿伦。我想弄游戏新作的配乐,顺便也弄一下乐团的新歌~~」
「在自己家弄啦,你回自己家弄……」
「你在说什么~~因为是游戏要用的曲子,对游戏不了解就写不出来吧。所以我有许多事想来跟你讨教啊~~」
美智留目送加藤与出海以后,一回到房间终于就现出本性(虽然她平时也没有隐藏),活像这里的主人一样地端坐在床上弹起吉他了。
「话是那么说啦,其实我的剧本连一行都还没有生出来,根本没什么可以教……」
「不过,之前你说过大纲已经完成了对不对?我听说只要有那个,应该就可以对配乐下指示了耶。」
「哎,那个嘛……」
游戏、动画、剧集或电影的配乐……也就是所谓的BGM,在这年头的制作程序中,几乎都不会等影像完成才配合画面来谱曲。
首先在企画、编剧的阶段,就会由参与到企画的人来决定在什么场面需要什么气氛的音乐,然后照其形象将案子发包给音乐负责人,这就是最普遍的做法。
因此美智留所说的极为合情合理,假如守不住这项原则,导致配乐、剧情事件图、背景等等都没有发包出去,让后续的制程一塌糊涂并拖垮整个企画,谁算是罪魁祸首呢……啊,没事,那在目前并不重要。
哎,不过话说回来……
「对了,美智留,你在不知不觉中对游戏制作的事情变熟悉了耶。」
「咦?啊,不会啦……有吗~~?」
没错,美智留点出了游戏制作的本质,那是她的成长。
像那样累积对配乐的知识,还在稍早阶段就打算认真着手谱曲的她,和以往把电玩叫成「哔哔哔」的电动玩具,还把御宅族当成异次元生物不愿多理解的她,感觉并不像同一个人了。
「呃~~阿伦,我是觉得自己以后还要继续跟你搭档嘛,既然这样不好好用功总不行。」
「美、美智留……我说你喔……!」
是的,她成长了……
几个月前,社团瓦解时……不对,由于社团方针上的差异,我们「blessing software」遭遇了巨大的变化……
英梨梨脱队,诗羽学姊脱队。
接着出海加入,伊织顺便也一起。
尽管我们着眼的全是像那样剧烈的变化。
然而社团里不是只有那种「变化」,也有「进化」的新芽确实在生长。
我们「blessing software」的确与以前不同。
因为,我们变得比以前更厉害了……
「好啦,因为如此,快点把配乐的指示书交给我啦。按照期程,阿伦你那边应该已经完成了对不对?」
「对不起,非常抱歉,请再等我两小时左右~~!」
不,除了我负责的企画/剧本这部分以外。
※  ※  ※
静流『健、健二……你是认真的啊?你真的想要我?』
「呃~~节拍应该像这样……」
「…………」
东忙西忙后,也已经到了周六晚上十点。
静流『等、等一下,健二……你现在的眼神,和野兽一样喔。』
「至于音调……呃,好像不是这样?再调低一点……」
「…………唔。」
由出海交棒给美智留以后,从电玩集宿变成作曲集宿的这场社团活动耐力赛差不多快要经过整整一天了。
……另外,仔细一想我的脑袋是从星期五早上轰轰烈烈地连续运作了大约四十小时。
静流『啊、啊哈哈……我们偷尝禁果了耶。我们明明是亲戚的说……健二,你好坏。』
「……钦~~阿伦。」
「唔……怎、怎样啦!」
「我现在要试着弹两种版本,可不可以帮我选选看哪种比较好?」
「不、不用啦,你先把两种曲子都谱出来。反正说不定两边都会用到。」
所以,在那种状态下的我领悟到自己实在守不住「再等两小时就好」的承诺,只好老实对美智留招认,拜托她让我把这次的社团活动延期。
可是美智留却说:「不然你用这款游戏的类似场景来代替指示内容嘛。」然后就参考刚才出海玩的某款市售美少女游戏,用当中的上……恩爱场景做起曲子了,目前状况正是如此。
哎,先不管那个……
「先不管那个啦,阿伦。」
「你又怎么了……」
「为什么你从刚才声音就一直变尖?」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
把这个女主角的恩爱场景用来当范例,在各方面都太不妙了。
呃,并不是因为女主角跟男主角有表亲关系,也不是因为主角在这个场面跟个性开放的女生自然而然成其好事,更不是因为里面参杂了在亲戚关系方面乱有现实感的台词,和那些无关……
「欸~~为什么为什么~~?」
「唔……」
没错,并不是那样。
反正才不是因为作品中的表亲型女角静流也会像这样光着脚丫子用脚尖在主角背上蹭的关系啦。
「啊哈哈哈哈哈~~不错喔不错喔~~这个叫静流的女生。她就像人生中铸下的大错或者陷阱,超有那种『不可以选她当对象』的感觉~~」
「……是喔,你那样讲喔。」
……嗯,抱歉,我承认自己选错女角了。
至少该用菜菜美的剧情场景当范本才对。
「唔~~话说回来,总觉得这样只能做出情调微妙的曲子耶。」
「哎,那就是恩爱用配乐的两难之处。」
再提到美智留那边,就像刚才提过的,她一面用脚尖对我瞎闹,手指还一面用指甲拨弦忙着作曲,玩的把戏在身体和精神上都相当灵巧。
「我希望加一点玩心进去耶……比如用八拍节奏来编曲。」
「那样气氛就毁了吧……」
基本上,恩爱场景要用到八拍节奏,那会是多快的反覆运动啊。
「美智留你听好,所谓的配乐啊,不能自己抢风头。它终究只是用来炒热场面的附属要素,非得迁就于影像或剧情才可以。」
「没办法在讲好的期间内把那些场景指定好的写手对我有意见耶~~」
「好痛。」
之前在我背后磨蹭的脚尖,这会蹦到我的后脑勺了。
实际上,一般来说被女生这样对待,可以算是非常屈辱的举动了,然而在我过失明显比较大的现状下总不方便对她生气。
还有,我也不能因为其他理由就把那当成福利来感谢。
「话说回来,这个场景有够无聊的~~男女双方从刚才就只会粘过来黏过去,一点都没有往后进展的动静,我看御宅族不管男的女的都一样孬吧~~」
「……美智留,你不懂重点。」
我硬是忍住了一口气,没有说出:「他们在原作才不孬!何止如此,一○起来就变成床第好手和在室浪○了!」来反驳美智留那段显然有问题的发言。
「你听好……萌和无聊只有一线之隔。」
「是那样吗?」
「没错,萌这种感情不在稍微觉得无聊的平稳状态下,就无法充分享受到啦。」
「不过以电影来说,相较于无聊的场面,大多都是戏剧性够强烈的场面才会让人觉得男演员好酷、女演员可爱吧?」
「嗯,我也可以理解你会那样想。」
比方说,被逼到千钧一发的绝境再由英雄一举大逆转。
比方说,在女方生命消逝前夕,发生于瞬间的第一次兼最后一次的爱情戏。
比方说,在转角撞到女生的男方不小心一头栽进她的裙底……这个比喻太尴尬就不算了。
「可是……美智留,那样并不算真正享受到该角色的魅力啦!」
「咦~~为什么?」
「……因为那也有可能是吊桥效应。」
没错,在生死关头、世界动荡间感受到的角色魅力,和那个瞬间发生的现象是不可分的。
换句话说,其实观众在那个瞬间对女方感受到的魅力,或许只是「她接下来会死掉好可怜」或者「沉醉于逆转大获全胜的感动」罢了。
「正因为如此,我觉得在无聊场景中感受到的『可爱』才算得上真正纯粹无杂质的可爱,你觉得呢!」
「呃,你问我,我问谁啊……」
另外,也有意见认为剧情炒作得太感人,反而会降低对煽情戏的兴致,不过目前还是先保留那方面的主张好了。毕竟我们做的是普遍级游戏。
哎,或许有人会反驳找藉口根本已经没用了吧(我就是在谈成○游戏)。
「所以喽,在恩爱时不需要催泪的配乐。热血的配乐扔一边去。要坚守悦耳动听,又能烘托出女生魅力的陪衬品立场!」
当我那样告诉美智留的时候,已经不是用弯腰的姿势背对她了。
我一股劲地用毅然目光直直回望她。
而且,美智留也没有用脚尖蹉在和她面对面的我的额头上……假如她敢那样,我们的亲戚关系就真的不太妙了。
她动也不动搁在吉他弦上的指头,只是专注地听着我说的话。
「简单说,就是要我做出无聊、单调而且不会有余韵留在耳里的曲子喽?」
「有点不一样。我要的是听似无聊单调,余韵却会莫名地留在耳里的曲子。」
「……要求得还真难耶。」
「对啊,你别小看美少女游戏的配乐喔。质与量都会被要求有相当水准的耶。」
「…………」
「…………」
这个房间里的主从关系,仿佛有一瞬间变得对等了,经过那样平起平坐的互瞪以后……
「喂,别跟我耍任性啦。」
「好痛!」
美智留嘻嘻一笑……然后把热裤底下的光溜长腿伸到我面前,轻轻地用脚尖点了我的额头。
不行啦,我们这样的亲戚关系真的出问题了啦!
「那么,为了做出无聊的曲子,我们来做无聊的事情吧!」
于是,美智留踢完那样危险的一脚以后,立刻就若无其事地捧着吉他走下床,坐到我旁边的地板上。
「喂,喂喂,太挤太挤了。」
「阿伦,空个位子让我坐啦……然后,你转身朝后面。」
「喂,你要我转、转身朝后面?」
「好……就像这样。」
「……啊。」
美智留硬是占走我的位子,硬要我转身换方向。
到最后,她硬是要我用自己的背,来感受她背后的温暖。
「嗯,这样子……感觉真无聊~~」
「美智留……」
隔着背后,美智留弹的吉他声再次响起。
然而,旋律不只透过乐音,也透过她背后的震动传了过来。
「阿伦明明离得这么近,我却没办法欺负……有够无聊的耶。」
「别想着欺负我啦。」
「啊~~可恶,感觉好焦躁喔~~」
「……嗯。」
是啊,对美智留来说,这样确实很无聊吧。
毕竟像这样,我们就没办法看着相同的东西。
明明彼此接触到这么多部分,最要紧的手和脚却触摸不到。
因此,她没有任何方法能闹我。
嗯,这样真的很无聊……双方都一样。
「不过呢,阿伦。」
「嗯?」
「感觉这样子也不错耶~~」
「……不予置评。」
「嘻嘻嘻~~」
「喂,别发出怪声啦。」
像那样,没内容的闲聊仍旧持续,美智留的吉他也还弹个不停。
旋律既和缓,又温柔。
奏出的乐音不会太快,不会太强烈,也不会太高或太低。
「不过,多亏如此,我好像可以谱出非常符合形象的曲子喔,阿伦。」
「这样啊。」
宛如配合着彼此心跳的声音,怦通,怦通。
而且,音色悠扬得好似彼此正温柔地相拥。
「不过不过,阿伦果然没种~~」
「吵死了。」
※  ※  ※
「所以啦,出海似乎不要紧。」
「是喔~~」
接着,到了周六的……不对,到了周日凌晨一点多。
美智留的「恩爱场面配乐」大致作曲完成,两人都散发出佣懒气息的周末深夜。
话虽如此,我们俩并没有全裸盖着被子或吞云吐雾地抽着烟,所以请放心。
「出海确实有被英梨梨画的主视觉图像吓到的样子,不过那也让她在这阵子提高了动力,好像可以期待不错的成果。」
「原来泽村画的那张图,让大家受了那么大刺激啊?」
「……顺带一提,那张图直到上周都挂在新宿的中央东口喔。被做成特大号的看板。」
「听你那样说,会觉得她已经遥不可及了耶~~」
美智留漂亮完成这周的任务以后,既没有睡觉,也没吃东西,更没有设法满足三大欲求所剩的那一种,她依旧坐在地板上,还靠着我的背休息。
「哎,总之,关于出海的事情解决了。虽然有稍微压迫到工作期程,不过照她的能力,之后还是可以补回来。」
「既然这样,小加藤那边才是问题,对不对?」
「嗯……」
不知为何,我却找了那样的美智留陪我商量社团的事情。
会谈到这个,是由美智留起的头。
当我实在体力不济,将体重靠到她背上,有点快陷入失神的瞬间……
『欸,阿伦……目前,你正在烦恼社团的事情对不对?』
美智留意外抛来的问题让我说不出话,同时睡意也全跑不见了。
之后,我原本想撇清说:『你在开什么玩笑啦?』不愿意让步的美智留却说:『好啦好啦~~让身为大姊大的美美陪你聊一聊嘛~~』还坚持想介入社团的事情。
那是她满足于工作告一段落才出现的热心?或者她其实从之前就在操心?虽然我对这部分并不清楚……
「所以说,她都不愿意跟泽村见面吗?」
「对啊……她上个月明明有意愿的,那张主视觉固像出来以后却又变得固执了。」
即使如此,我还是抵抗不了「有人可以吐苦水」的魅力,才会像现在这样,把原本不用透漏的事情也对美智留吐露出来。
「哎,毕竟把泽村赶走的就是她,事到如今要和好也很难吧。」
「错了啦,那是天大的误会,加藤才没有那么黑心喔!」
「咦~~泽村和学姊不就是被她瞪得死死的,才会在社团没有地方待吗?」
「别那样操弄加藤(第一女主角)的形象好不好?这个社团(这部作品)还要继续经营下去耶!」
……哎,虽然美智留也穿插了好几句这种不着边际的闲话。
「加藤并不希望让英梨梨和诗羽学姊离开啊……她本来是想让社团一直维持当时那样的。」
「啊~~你那些话千万不要跟波岛说喔。」
「可是,正因为如此,加藤才格外觉得自己被背叛了吧。」
另外,我会想找美智留商量,还有一个理由。
「阿伦,那对你来说也一样吧?」
「就算那样……我还是她们两个的疯狂粉丝啊。既然英梨梨和诗羽学姊身为创作者还能变得更加厉害,也许我心里有个部分就是会原谅她们。」
「可是小加藤跟她们『只是朋友』吗……」
「于好于坏,她们都只是朋友。」
因为平时陪我商量这种问题的加藤(对象),这次偏偏就是当事人……
「不过我越想越觉得,这个社团都是以小加藤为中心在运作耶。」
「虽然代表是我。虽然制作人是伊织。」
社团的第一女主角兼幕后功臣。
在不好说话的成员之间是润滑剂,本身则是好说话的万能帮手。
明明加入过程在所有成员当中最随便,如今却是在成员中对社团最有感情的女生。
「好啦,你有没有什么建议?」
「有一个方案是……你不要再跟泽村牵扯上关系。」
「那样不行。假如我那样做,英梨梨会崩溃。」
「……你立刻就回答不要,或许也是小加藤固执起来的原因之一。」
「反正不行。麻烦你朝让加藤跟英梨梨和解的方向思考。」
美智留穿插的那句嘀咕,我有听见约一半的内容,但因为还有另外半句没听见,所以我决定不予采信。
「唔~~那……我什么办法也没有。」
「哎,也对……」
于是,美智留根据那一点做出的回答,让我感到有些泄气,同时也觉待:「哎~~也是啦。」
原本我所追求的,就是「有个人能听我诉苦」而已。
那就是我最想要的,因此无所谓。
「不过,我知道有个人似乎可以帮你。」
「那会是谁啦?」
结果,当我好不容易打算自己下定论时,美智留又讲出让人觉得若有所指的话……
「先不管那个,看来你也成长了嘛,居然会烦恼和女生之间的关系~~!」
「你在夸奖吗?你那是在夸奖我吗?」
然后,她的话就结束在若有所指的地方了。
美美还是一样坏心眼耶。
「不不不,我说真的~~你没有逃避到动画或电玩的女生那边,又懂得和当事人们好好谈,甚至还像这样找别人商量~~」
「谁都不想失去友谊吧……不管是男是女。」
世上最恐怖、讨厌且难受的就是人际关系瓦解。
大约在八年前,我就切身领会过那一点。
那种感觉到现在已经酝酿得差不多,成了身心双方面都能感受到的伤痛。
「唔~~阿伦,你变成大人了耶。」
「不用勉强夸奖我。反正我的内在还是死宅男。」
美智留把双手伸来后面,找到我的手以后,就把自己的手掌叠了上来。
背部加上双手,那样的暖意让我明白自己的力气、紧张和不安正逐渐放松。
「……那我们现在来做大人会做的事情吧,阿伦?」
「你最近的惯用哏是不是换了!」
我总觉得自己实在无法不想起目前不在社团,又老是开黄腔的那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