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見文庫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養成方法)
  4. 第九卷
  5. 第二章 我沒有參考哪款遊戲當範本,真的
  6. 简体版

第二章 我沒有參考哪款遊戲當範本,真的
2017-06-23 04:37:23

		

「小女子不才,請你多多指教了,倫也學長!」
「等一下,請我指教以前有一些情報要先整理吧!」
日期是週末的星期五。
時刻是晚上八點多。
地點是我的房間。
在我眼前……則是穿着睡衣將三根手指湊在地板低頭行禮的出海。
唔~~光像這樣試着整理眼前的情報,狀況顯得更無退路了,感覺不太妙。
「學長,拜託你……從現在起,請灌輸我美少女遊戲的真髓!」
「對,就是那樣!我剛纔就是希望你那樣把話講清楚!」
今天放學後,收拾完東西要回家的我來到校庭,就發現出海背靠校門,還帶着等人的表情仰望天空。
於是她看見自己在等的人……也就是我以後,便像過去重逢時那樣,一臉開心地趕到我的身邊,那時候的她這麼告訴我:
『請學長幫助我成爲一個成熟的女生!』
等我搞懂那是「請學長幫助我成爲一個(對美少女遊戲觀念夠)成熟的女生」的意思,已經是當場目擊者大多走光的二十分鐘以後了,儘管那和她剛纔的發言同樣令人發愁,但現在先不管那些。
總之因爲如此,爲了把這個週末獻給美少女遊戲的出海就來到我的房間了。
……還帶着睡衣、盥洗用具和其他「女生要準備的」整套用品。
「我再確認一次……你真的有得到家人同意吧?」
「是的,雖然再說就會重覆了……不過,這其實是哥哥提的主意!」
「伊織提的主意啊……」
起初,我並沒有辦法輕易信任出海講的這段話。
畢竟伊織目前身爲「blessing software」的製作人兼總監,他應該是對於團隊工作期程管理最用心的人。
我實在無法相信,那傢伙居然會提出這種讓社團原畫家和劇本寫手耗掉整個週末作業時間的主意。
而且就像加藤先前提醒的,出海的角色設計作業應該早就開始動工了,然而在最近完全沒有進度的這種狀況下……
「學長你想嘛,我本來不是女性向遊戲玩家嗎?所以說,玩美少女遊戲其實並不是我的本行啊。」
「哎,畢竟你的原點是《小小狂想》。」
然而,接續出海的說明,我看了伊織今天早上上傳到伺服器的修正版期程表以後,就不得不相信那些話。
因爲從中很顯然地可以看出,這周……不,一直到下週的角色設計作業期程都空出來了。
「所以哥哥就在說,我是不是掌握不到女角的微妙表情變化,還有細微的情緒。」
「可是出海,你去年不是在『rouge en rouge』製作過一款美少女遊戲了嗎?」
「對呀~~所以我也說自己沒問題,可是哥哥就是聽不進去。」
「那傢伙真愛操心耶……」
那碼歸那碼,雖然這變得很像「伊織爲了妹妹特地調整期程」的美事,實際上他只是讓作業期程開了孔,期限並沒有延長。作業期間只會因此被壓縮。
……我要○掉那傢伙。
「就因爲這樣,我纔想讓都有確實付錢買遊戲,在正規玩家界以首屈一指的美少女遊戲大師而聞名的倫也學長,幫忙選出能讓目前的我當成指標的美少女遊戲,並且指導我該怎麼享受其中的樂趣!」
「這樣啊……這樣啊!」
唉,說來說去,我就是被新進製作人推了個頭痛的難題到頭上,不過身爲如出海所說的美少女遊戲大師,我毫不動搖地用強而有力的口氣答應了她的請求。
不過要讓我說一句的話,正規玩家那部分倒可以不提就是了。
「那麼出海……你做好覺悟了嗎?」
「是的!從現在起我可以努力四十八小時!到週日晚上前都不用停!」
「我明白了!」
嗯,那種完全不顧慮我方不方便的厚臉皮度非常好。
身爲美少女遊戲玩家,假如沒有強硬成那樣就別想追到女主角。
當然,該法則並不能套用在三次元女生身上,因此要注意。
「出海……現在起,我會成爲將美少女遊戲美妙之處灌輸給你的魔鬼教練!跟隨我吧!」
「是的,不用留情也不用客氣!請把我拖進美少女遊戲世界的美好泥沼中吧,倫也學長!」
「既然如此,讓我替你選一款遊玩時間相稱的美少女遊戲超級大作!出海,你有沒有什麼要求?」
「呃,照哥哥所說的,首先登場的女生要可愛……」
「那在美少女遊戲是基本中的基本。不可能漏掉啦。」
「角色的頭身比例要低,眼睛夠大,畫風即使有描圖嫌疑只要符合流行就可以,另外,原畫家最好是女性……」
「是、是喔……?」
「然後,女主角的態度跟語氣都放膽套公式,沒有多費力氣在劇本,劇情文章卻亂長一把,內容幾乎全分配在男女主角的放閃過盛描述……」
「欸,他說的那些真的是在對美少女遊戲致敬吧?並沒有瞧不起的意思吧?」
※  ※  ※
「欸,出海。」
「什麼事,倫也學長?」
時間接近晚上十點。
我收拾了電視熒幕前的桌子,進入地板上只留電玩主機、零食、飲料的「戰鬥狀態」,肅然將電玩主機開機以後,差不多已經過了一小時。
順帶一提,這次所選的遊戲是……呃,基於諸多因素,請容我隱瞞作品標題,原作是誕生於數年前,PC美少女遊戲可以說仍處於全盛的時期,還逃過了當時在家用遊戲界專門經手移植而爲所欲爲的垃圾廠商魔掌,達成了奇蹟似的良性移植……啊,不行,這方面的事情一談起來似乎會越陷越深,容我省略。
總之,那就是一款年代稍久,正因如此才能當上經典,無論任何時代的美少女遊戲玩家都能感受到相當於最大公約數的萌點且具泛用性的好作品。
「你最近狀況怎樣?假如有什麼煩惱,可以跟我商量……」
「啊,等一下,『不會喔,完全沒有!不過,原來健二學長一直都有看着我啊……菜菜美好感激♪』學長,菜菜美的好感度計量表提高了耶!」
「……不,我沒有要你邊玩邊朗讀遊戲裏的文章,我談的是現實生活。」
另外,在舊一點的遊戲偶爾就會見到這種設計,本作也配備了依男主角答話方式提升好感度的系統,不過大多無關於遊戲性因此可以放心。
「角色設計有進展嗎?你有沒有陷入創作低潮期?」
「啊,啊~~……學長是指那個喔。」
當我齣戲的旁白正在對遊戲內容做長串解說時,現實中的我則把話題帶到了今天「自己要談的正題」。
沒錯,就是之前加藤提醒的「出海那邊的進度」。
「欸,出海,我剛纔也說過了,有什麼煩惱可以跟我商量……」
「討厭啦,學長,我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喔。」
「是、是嗎?」
「啊~~對不起!說的也是,最近我確實都沒有交出設定稿嘛~~」
然而,加藤和我操的心都被擱到一邊,出海身爲當事人,表現出的反應並沒有跳脫她平時的本色。
「呃,那也是一點啦,不過你想嘛,在黃金週假期時……」
「對呀,澤村學姊……柏木英理的主視覺圖像,確實非常厲害。」
「哎,就是啊。」
即使如此,那時候,出海肯定對英梨梨的圖有了某種感受。
要是那造成她歇手不畫,事情就非同小可了。
「當時,我確實有信心被徹底打垮的感覺……刺激強得像是身爲繪師的自己被否定,還懷疑自己過去所做的算什麼……」
「出海……?」
然而,像這樣化爲文字就顯得非常深刻嚴重的心境……
現在的出海卻能帶着海闊天空的表情去面對,並且睜大雙眼,語氣清晰地將那表達出來。
「我不想……輸給她耶!」
「這……樣啊……!」
因此,我可以料到,她接着會說出的可靠話語。
「唉唷~~柏木英理真的好討厭!每次都要擋在我前面,還每次都進步得比我快~~!」
「呃,也沒有每次啦。」
「每次都有!她明明那麼厲害卻一點都不成熟,還百般刁難想要擊垮我~~!」
「沒有啦,那是因爲……哎,那傢伙不成熟。」
從我開始比較她們倆的圖差不多過了一年。
要讓我來說,她們的進步速度、畫技和「厲害程度」比序總是在變動,根本無法預料。
所以,身爲當事人的英梨梨和出海,肯定也都料不到對手會怎麼出招或進步,而對彼此的圖抱有相同的畏懼、崇拜和排斥纔是。
「所以嘍,我現在非常有動力……我要讓那個天才見識雜草的頑強與韌性!」
因此出海對自己的定位,或許在對方看來根本就完全相反了。
哎,不過,至少那比堅信自己是天才更讓人有好感。
「那我不用擔心你嘍?我只要張着嘴巴等角色設計出來就好嗎?」
「不要緊!現在的積稿都是草圖。只是因爲靈感一直涌現停不下來,所以才一張都無法騰稿~~」
「是喔,那我會期待。」
結果,加藤與我操的心,似乎都可以用杞人憂天作結。
出海以創作者來說能力雖強,卻還能保持稚嫩。
……這樣形容,也許會讓同爲高中生的英梨梨生氣就是了。
不過,創作者的年齡和真實年齡是兩回事。
創作者的年齡,是由經歷來決定的。
相較於開始畫圖已經超過十年的英梨梨,出海畫圖還不到三年。
所以,她還不會止步。
她對自己創造的作品不會有疑問。
身爲創作者只要年紀增長,任何人遲早都要對自己創造的東西感到疑問,面臨不會僅限一次的歇手時刻。
然而,那對出海來說肯定還是以後的事。
對目前仍不成熟的我們來說,我想那會是最大的優勢。
「好,那現在只要熬夜享受美少女遊戲就夠了。我們來玩吧,出海!」
「啊,等一下……『好、好的,如果學長想要,菜菜美也願意……不、不過人家會不好意思,請學長要關燈喔……』」
「玩電玩的時候要保持房間明亮並且遠離熒幕啦!」
再說目前還在共通劇情線。
※  ※  ※
菜菜美『早安,健二學長,今天也是好天氣呢!』
「…………(發呆~~)」
「…………」
菜菜美『啊,鐘聲已經響了。唉唷~~跟健二學長在一起,時間就過得好快~~』
「…………(發楞)」
「…………」
菜菜美『啊,健二學長,吼~~你好慢喔!我已經等了三十分鐘耶~~你看,我的手都變得這麼冷了。』
「…………好好喔~~這款遊戲。總覺得都不想從裏面的世界離開了。」
「就是啊~~」
時間是深夜十二點半。
我們兩個像泡在微溫的溫泉那樣呆望遊戲畫面,並且一臉陶陶然地看着表情換來換去的角色站姿圖。
「角色們都感情很好不會吵架,也沒有人罹患重病或具備複雜的家庭背景……」
「雖然我不確定這樣算不算破哏,不過遊戲裏也沒有人會死,更不會突然冒出訂婚的對象喔~~」
從開始玩遊戲已經超過三個小時,在遊戲裏也過了兩個月的時間。
即使如此,遊戲內的進展依然平淡得叫人吃驚,都在跑共通路線裏溫馨和睦的劇情。
「角色之間的互動都沒有什麼巧思,而且所有人齊聚的對話場景來來去去全是同一套。」
「你那是在誇獎吧?出海,你有玩出樂趣吧?」
「不過,可愛的菜菜美比那些都重要!」
「對啊對啊,她真的很可愛~~」
而且,在那種不慍不火的劇情進展中,出海仍逐步攻略着她所主推的學妹型女角,渡瀨菜菜美。
渡瀨菜菜美,在主角等人就讀的「私立環球學園」這個校名讓人聽了會忍不住爲之一怔的學校中,是隸屬一年級的學生。
堅強勤奮的她,雖然也有些迷糊和不懂看場合的毛病,不過那同樣是她可愛的地方。
「學長,你看你看,我就是喜歡她這張淚汪汪的站姿圖~~」
「我瞭解我瞭解~~」
不過,那些除了說明書上有記載以外根本沒意義的瑣碎設定,其實都無關緊要。
用CG畫的臉可愛,由聲優賣力演出的聲音也可愛,再加上她對男主角完全傾心,光是這樣就沒話說了。
「啊~~這真的好棒喔。沒什麼有趣的地方卻好萌~~無聊歸無聊卻能療愈心靈~~」
「很高興你可以玩出樂趣,不過也下一點工夫在誇獎的方式上面吧,出海~~」
※  ※  ※
後來,又過了一個小時……
我們依舊泡在不慍不火的共通劇情線裏面。
千夏『早安啊,健二。今天也是好天氣耶。』
「…………(不爽)」
「…………」
千夏『啊,打鐘了,該回座位了……欸,健二。爲什麼午休時間這麼短呢?』
「…………(火大)」
「…………」
千夏『唉唷,健二你好慢……我一直在這裏等,被其他回家的同學看了很丟臉耶。』
「…………啊啊啊啊啊啊,這個叫千夏的青梅竹馬好讓人火大~~!」
「出什麼事啦啊啊啊啊~~!」
明明對話內容幾乎都是兼用……在各角色之間具備共通性,爲什麼會玩成這樣?
「因爲因爲,這個叫千夏的青梅竹馬早上都會叫主角起牀,還一起吃早飯,到了學校還要像這樣跑出來搶戲!」
「哎,她家就住隔壁,又跟主角同班,何況她是封面主打的女角……」
「有規定說封面女角的戲分就必須最多嗎?至少她在學校可以把戲分讓給菜菜美嘛!」
真中千夏,私立環球學園二年級。
和主角神谷健二同班,同時也是比鄰而居的青梅竹馬。
會代替被派駐海外的健二父母幫忙照顧他,是個有些好事的女生。
而且還是以全校第一可愛聞名的美少女。
還有還有,她當然也只專情於主角。
在廠商辦的官方人氣票選中,她當然也是高票獲得冠軍,簡直凝聚了玩家心目中「希望女生像這樣」的想法於一身,堪稱第一女主角中的第一女主角。
「不、不過,她又不會妨礙主角跟其他女角戀愛,你也不用那麼介意……」
但即使如此,正如同之前一再重申的,這是款劇情不慍不火的賣萌遊戲。
因此,千夏不會在主角攻略其他女角時跑出來上演三角戀,也不會嘗試用肉體來留住主角的心,更不會在被甩的時候配合專用劇中歌落淚。
「無論學長再怎麼幫忙護航,看了會煩的角色就是會煩嘛……!」
「呃,那個,我不確定這樣算不算破哏啦,不過千夏在進入其他女角的個別劇情線以後,就會溫馨地從旁守候男女主角,有時候還會給予適當的建議……」
「那樣我反而更討厭她了!像這種自命爲大老婆的感覺,或者應該說『只有我才懂健二喔』的感覺,讓我非常非常非常不滿意……!」
「是、是喔……?」
後來,我跟出海協商到最後,就把設定項目的「未讀劇情快轉」調成ON了……
※  ※  ※
菜菜美『好、好的,如果學長想要,菜菜美也願意……不、不過人家會不好意思,請學長要關燈喔……』
「…………(吞口水)」
「哎,哎呀~~虧這段臺詞留得下來!一般在移植家用主機時都會刪掉的說。」
經過東拉西扯,在時間過了半夜三點的時候(遊戲裏過了四個月),出海的心願才終於實現,遊戲進入菜菜美的個人劇情線。
然後男女主角開始交往過了一個月(早上四點),兩個人總算進展到牀……進展到恩恩愛愛的場面了。
菜菜美『健、健二學長……呃,學長,請你也閉上眼睛嘛。』
「…………(抖抖抖)」
「對,沒錯沒錯!有段時期就是流行這種閉眼睛的特寫CG~~!當玩家也貼到熒幕前面時,畫面就剛好瞬間轉暗映出自己的臉,看了真想死~~」
假如是和女生一起「實踐」也就罷了,玩到和女生一起「觀賞」會覺得於心不忍的那種場面,我就亢奮得像和男性朋友開AV鑑賞會時一樣多嘴地吐槽了。
呃,雖然我並沒有跟男生聚在一起開過AV鑑賞會。
倒不如說,以往我也逼迫……推薦過不少女生(比如加藤和美智留)玩這種場面,不過她們要嘛淡定帶過,要嘛就露骨地表示排斥,那我反而不會覺得尷尬的樣子。
可是,該怎麼說呢?像出海這樣對遊戲投入得太過認真,總覺得……
菜菜美『這樣子,健二學長就是我的了……而且,我也是學長的了……呵呵,呵呵呵。』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萌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唔哇啊啊呵!」
於是,出海她……終於突破極限了。
「好可愛!好想疼惜她喔!超揪心的!欸,學長!我可不可以在地上稍微打滾~~!」
「呃,你早就在到處滾了,你揪心到整個人翻跟斗了!」
她握着遊戲手把在地上滾,還發出怪聲……發出歡呼慶祝菜菜美喪失處……戀愛結成正果,高興得像自己的事情一樣……以上敘述,我有試着慎選詞彙來表達。
「唔呵呵呵呵!唉唷~~我就算不從這個世界迴歸現實也可以~~」
「出、出海……!」
出海那種以往從來沒對任何人露出過的興奮反應,讓我看得說不出話。
然而,我既不是傻眼,也不是戰慄,更沒有不敢領教的想法。
畢竟我從很久以前就認識某個會有這種反應的傢伙……
雖然我自己並沒有直接目睹過,不過,只要是認識我的人,肯定就看過纔對。
沒錯,那個人就是……
「對吧?對吧!菜菜美有夠萌的對不對!」
就是我。
「爆萌的!我們結婚了!我和菜菜美結婚了!」
「恭喜……恭喜你結婚,出海!」
「謝謝你,倫也學長!」
在猛烈涌現的共鳴感促使下,我和出海緊緊地握住彼此的手。
沒錯,現在的出海,簡直就是我。
如假包換,程度跟我有得比的超積極型妄想宅。
既然這樣就不必放水了……
「不過呢,出海,你光這樣就被萌死,接下來身體可撐不住喔。」
「之、之後的劇情也會那麼猛嗎!」
「是啊,畢竟這並不是內容單薄到做完第一……恩愛過以後就可以迎接結局的成人遊……賣
萌遊戲!接下來還會出現好幾次兼用卡,在親熱場……恩愛場面看到一再重覆的CG和文章!你有承受那一切的心理準備嗎!」
「不要緊!我會繼續一直滾!」
「說得好!那接下來我也一起滾!覺悟吧,出海!」
「請學長纔要緊緊跟上呢!」
「那是我要說的臺詞啦啊啊啊啊~~!」
直到上一刻還羞於幫忙導讀遊戲的自己真是羞恥。
假如我自己玩遊戲,還不是會跟出海做出一樣的反應。
既然這樣,我們兩個合力肯定就無人能敵了……
菜菜美『欸,學長……離早上還有時間喔。所以,我們再來一次,好不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
菜菜美『健、健二學長……呃,學長,請你也閉上眼睛嘛。』
「…………(呆~~)」
「…………」
「……欸,學長。」
「……嗯~~?」
「……這個場面,已經是第幾次出現了?」
「我從第五次就放棄數了……」
於是,到了週六的清晨六點。
當天空泛白,外頭響起麻雀或鴿子的啼聲,城鎮即將醒來時……
「我在現實中已經快要照着菜菜美說的閉眼睛了~~」
「所以我才說後續一直會有同樣的場景啊~~」
菜菜美的個別劇情線,還有很長很長很長很長的後續……
早上,菜菜美來主角家接送,然後一起牽手上學,到了學校又被朋友們取笑,午休在樓頂讓她喂親手做的女友便當,放學後則在主角房間度過「兩人獨處」的時間,直到她夜深回家。
……如此毫無變化的日常生活,差不多持續了一個月。在遊戲中的時間。
「所以,這樣子遊戲進度到底跑多少了呢?」
「我不確定這算不算破哏,不過像這樣持續發生相同互動的生活再過將近一個月,就會顯示出『過了幾年以後』,接着就瞬間進入結局……」
「啊~~後面的不用再說了~~光是知道至少還要持續兩小時就覺得好膩~~」
「加油,出海……」
「沒關係啦,反正很幸福~~」
「就是啊~~」
結果,一直泡在這種和共通路線沒法比,簡直不慍不火到極點的劇情裏,出海終於整個人都癱了。
發呆背靠着牀鋪的她越靠越低,姿勢已經可以說是用躺的也不爲過。
「我連男女主角在牀……恩恩愛愛的臺詞都全背起來了啦。」
「畢竟臺詞多歸多,套路卻很少啊~~」
大概是被菜菜美催促的關係,出海的眼皮快要闔上一半,連究竟有沒有看畫面都難以分辨。
「喂~~快點跑遊戲啦,出海~~你說要努力四十八小時的拚勁是怎麼了~~?」
於是,遊戲手把終於從她手中脫落了。
「學長在說什麼?我有在玩啊~~」
「騙人~~」
「真的啦~~」
電視畫面上的訊息視窗變得不動了,只剩亂有情調的配樂在循環。
「菜菜美的臺詞沒有播出來喔~~」
「你在說什麼啊?明明就有~~」
出海耍賴似的反駁我,可是她已經連頭都擡不起來,始終趴在地上沒有提振的跡象。
「總之,想睡就躺牀上吧,要蓋被子喔~~」
就這樣,看來狀況是芙少女遊戲四十八小時馬拉松不得不暫停了。
爲了從衣櫥拿被子給出海用,我正準備起身……
「『學長~~我喜歡你,最喜歡你了。』」
「咦……?」
於是,我聽見遊戲再開的殺聲。
「『嗯,沒錯……請學長就這樣,緊緊抱着我。』」
「出……出海?」
然而,那陣語音是發自與電視喇叭不同的地方。
而且,那陣語音和扮演菜菜美的聲優不一樣。
「『學長,好溫暖喔……而且,味道好好聞~~』」
「等、等一下!」
感覺撒嬌味十足的那陣說話聲,冒出來的地方是……我低頭看了躺在自己旁邊的出海,發現她的臉依然趴在地板上,然而她的手,卻緊緊地揪着正準備起身的我的襯衫下襬。
「你看,遊戲還是有在繼續跑~~對吧?」
「啊……」
簡單來說,這是出海的藉口。
「那就繼續嘍……『欸,學長,我們這樣是第幾次了?我們擁抱在一起幾次了呢?』」
畫面(並沒有)還在播送菜菜美的臺詞。
出海她沒有睡着。如同她自己宣言的,她還在玩遊戲。
沒錯,她只是牽強地找了藉口。
……只不過,那樣的藉口太窩心了。
「『你說嘛?倫也學長?』」
「健二學長纔對吧!」
「錯了啦,你要說『過來吧,出海』纔對啊?」
「錯了啦!至少要改成『過來吧,菜菜美』纔對吧!」
「呵呵~~我明白了~~♪」
「唔、唔喔……!」
出海的手像殭屍一樣伸來,把差點站起來的我又拖回地板。
接着,她把頭躺到了被迫坐在地板的我腿上。
而且在那樣的姿勢下,出海還轉了轉頭把臉埋過來。
就這樣,基於諸般因素,我身上大腿以下的部分就被某種軟嫩有彈性且難以形容的觸感包裹住,使我陷於起不來、躺不了、動都無法動的狀態……
「『欸,學長……請你摸摸我的頭嘛。』」
「摸、摸頭……?」
我連出海是故意胡鬧或半夢半醒都不懂了。
「『請你摸摸我的頭,哄我乖嘛。』」
是的,我什麼都不懂。
要說到我唯一懂的就是……
「乖……乖乖~~乖乖喔喔喔喔喔喔……!」
愛撒嬌的學妹最強……不,學妹型女角最強。
沒有背叛、橫刀奪愛和霸凌,無後顧之憂的恩愛橋段最棒了。
※  ※  ※
「……呃~~早安啊,安藝?」
「……唷,加藤。」
「…………(呼嚕~~呼嚕~~)」
週六,早上十點。
太陽高高升起,城鎮也開始活動,週末假期準備正式開始的時候。
「昨天,我收到了出海疑似在玩遊戲的實況轉播訊息,才姑且過來探望軍情的。」
「那真是謝謝你喔。」
「…………(嘶嚕嚕嚕~~)」
畫面上,有閉着眼睛不動的菜菜美,以及曲風亂有情調的配樂不停在循環。
現實中則有閉着眼睛不動的出海,以及被她牢牢扣住下半身而無法動彈的我。
我的房間就像那樣,處在有如時光停止的狀態下,結果一派自然地跑進別人家,還理所當然地上樓打開房門的來訪者(加藤),終於讓時光重新轉動了。
「所以,現在的狀況是……?」
「你等出海醒來以後再向她本人問情形吧。我不會找藉口。」
「…………(嘶~~)」
「你答得那麼乾脆,我反而有『微詞』耶。」
「反正你纔不覺得我們會鑄下什麼大錯吧?」
「有嗎?」
「……沒什麼好提。」
「嗯,我就知道。」
「啊,是喔。」
「…………(呵呵~~)」
不曉得這算是信任我對二次元的深厚愛意,或者瞧不起我對三次元的窩囊度……雖然恐怕是後者不會錯。
「不過呢……加藤,我今天發現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應該說,我醒覺了。」
「是喔。啊,這麼說來,你和出海都還沒有吃早餐對不對?」
「……你都不問我是對什麼醒覺喔。」
「啊,你希望我問嗎?那請說。」
「我發現,黏人的學妹型女角果然很可愛……那種惹人憐愛的感覺是不分二次元或者三次元的……!」
「所以嘍,我姑且做了三明治帶來,差不多可以叫醒出海一起吃早餐了吧?」
「你也不用那麼看不起我吧,加藤小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