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九卷
  5. 第一章 以上就是这集的校园戏
  6. 繁体版

第一章 以上就是这集的校园戏
2017-06-23 04:37:23

		

「伦也,我可以坐这边吗?」
「……啥?」
一周过去,到了星期一。
丰之崎学园三年F班的教室。
基于本作品打死不描写上课情形的原则,现在是午休时间。
目前状况是我从福利社买了午餐一脸喜洋洋地回到自己座位上,隔壁的桌子就突然从右边撞过来了。
「快啦,你也把你的桌子转过来。」
「欸,你在干嘛?」
只见隔壁座位的同学不知不觉中已经把她的桌子凑到我的桌子旁边,正准备打开便当盒。
话虽如此,对方并不是平时坐我左边只好一起吃饭的上乡喜彦(今天缺席),更不是男生。
应该说,在班上的阶级制度中,对方大概是身分尊贵到我这死宅男根本搭不上话的「高贵」女生。
炫目金发双马尾娇怜可人的美少女。
打着父亲是英国外交官名号的日英混血千金。
从入学时就前途有望的美术社王牌。
「哦,那就是你的午餐?猪排三明治配炒面面包,还真是油腻的选择。」
「英梨梨……难道你没有察觉这两项菜色在恋爱喜剧作品中扮演的角色有何重要性?」
「我看你才没有察觉……这两项菜色就是让那种只换封面不改内容的低能恋爱喜剧沦为粗制滥造的万恶根源。」
「……要不然,我们来较量吧?柏木英理,你可以试着否定我接下来在心中描绘的恋爱喜剧情境。」
「……求之不得。」
然而实情是……
「午休时间,男主角和田径社女主角为了争夺猪排三明治这项人气菜色,总要竞争谁最先到福利社!平时光会吵架的两个人,在某天因为女方被其他男生告白而产生隔阂!」
「在走廊跑步很危险吧。基本上这年头就算不特地到福利社抢,在附近的便利商店也买得到猪排三明治啊。」
「唔……主角在因缘际会下把自己吃一半的炒面面包分给千金型女角!平民而不矫饰的行为让千金小姐感到亲切!以往身边没看过的男生类型使她变得对主角越来越在意……!」
「初次见面就拿到别人吃一半的东西,吓都吓死了啦。先不管平不平民或者东西高不高级,千金小姐才不会被区区的食物迷倒。资讯提供者就是找。」
「唔唔唔唔唔……」
「……再浪费时间扯这些,午休时间就要结束了啦,我要先吃喽。开动了。」
以身分而言明明是不折不扣的纯种千金大小姐,却因为受了特殊培育而长成这副德性的臭宅女。
丰之崎学园三年F班,泽村·史宾瑟·英梨梨。
「基本上,你还不是喜欢吃这种垃圾食物。」
「抱歉。我喜欢的是碗装冲泡式炒面。」
「呃,那就更没营养了吧。」
除了性子宅以外,由于父母在养育方式出了许多差错,她还有许多像这样令人遗憾不已的毛病。
「话说回来,猪排配炒面会营养不均衡吧。要不要吃煎蛋?」
「不用。」
「不必客气啊。你不是最喜欢吃我妈妈做的煎蛋吗?」
「问题并不在那里……」
英梨梨妈妈的爱心便当确实和以前一样,菜色平民得让人想不到这是千金大小姐的午餐,还唤起了我在小学远足时几乎把那吃光光的记忆。
……哎,撇开班上的阶级制度,这位大小姐和我倒是不缺像这样一起吃饭的交情。
从上小学就认识的青梅竹马。
几个月前还在同一个社团追逐相同梦想的旧同志。
然后,经过两次要命的观点歧异,如今却又分到同一班的孽缘。
「欸,英梨梨。」
「怎样?」
「你跟我一起吃饭行吗?」
「为什么不行?」
「呃,那还用……」
我差点脱口讲出:「那还用说。」不过那句话本身就带有「那还用说」的性质,因此我收口了。
金发混血美术社千金(假货)和恶心死宅男(纯正天然)在午休时间并桌一起吃饭,只会遭
到班上同学用好奇、奇特、嫉妒、侮蔑的目光对待,这是打从八年前就注定好的……不,差不多快九年了。
「现在才没有人会霸凌我们啦……再说大家都是大人了。」
英梨梨一边咕哝,一边环顾四周,有几个女生急忙转开原本对着这里的视线。
……不过,确实没错,即使那些人的目光有好奇色彩,也看不出像小时候那种明显的敌意或嘲弄之意了。
「时代变了耶……」
没错,时间不会停止。
时间永远在前进,还会改变常识与规则。
现在和九年前不同……便利商店已经能买到美味程度不逊于在福利社成为传奇的猪排三明治了。
所以,午休时间一到就跟田径社的体育少女并肩在走廊全力冲刺培养感情的剧情,也已经变成陈腔滥调了……
「那倒也是,不过最大的原因在于你换了造型。」
「……我?」
……当我将心思徜徉于下部作品的剧情大纲问题点时,英梨梨的嘴和目光,都冒出了意外的反应。
「伦也,你不觉得最近女生对你的反应变正常了吗?她们不会像以前那样用『啊~~好好好』的口气敷衍你,都肯正常看待你了,应该说,她们愿意把你当人类看待了……」
「我本来就是被当成人类看待的!我们都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类!」
聊到过去惨痛回忆的我感到内心受伤,同时,也思索起自己升上三年级以后面对女生得到的反应。
然而想了以后,我还是不觉得受到的对待有多大差别。顶多就是没人叫我宅宅了,课堂上让老师点到时不至于被嘻嘻嘲笑,当我打算谈论什么时也不会遭到敷衍的眼神看待……
「唔……啊。」
……追寻着种种怀念记忆的我感觉眼睛一热,打算伸手摸眼角,这才想到自己升上三年级后的某个变化。
「该不会是因为……眼镜?」
「因为你的真面目比想像中还要像样,大家好像不知道该怎么对应你了。」
在英梨梨提醒下,这次换成我朝四周看了一圈……的确,她们的反应和英梨梨做出相同举动时差不多。
不同于好奇或嫉妒,那并不是会让我如坐针毡的情绪,是感觉更温和、更纯粹的「兴趣」。
「好热切的转变……」
「哎,反正我从以前就知道你的真面目。」
「可是,我除了眼镜以外都没有变耶。」
「换句话说,之前女生评价你的最大要素都集中在那副眼镜……」
「等一下,那我果然还是被她们瞧不起嘛!」
「哎,先不管那个了……伦也,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
「你在问什么?」
「拜托,就是……惠那件事嘛……」
「……啊~~」
挺让人反感的开场白终于告一段落,当我泄气地把猪排三明治拿到嘴边时。
之前大概一直在等机会的英梨梨才若无其事地对我开口。
「黄金周联络时,你不是说会马上安排我们见面吗?可是从那次以后,你就一直没消息。」
哎,虽然当英梨梨特地在众目睽睽下跑来找我时,我就料到目的了。
「不是啦,我有跟加藤提过喔。可是她好像忽然变忙了,实在抽不出空。」
然而就像这样,既然我这边没有可以让英梨梨满意的新消息,除了装蒜之外也没别的选择。
于是,英梨梨当然对我的答覆不甚满意的样子,还一脸狐疑地看向把头转到旁边的我。
「……哦,加藤是吧?」
「怎样啦?」
「你今天叫她加藤啊。」
「怎么了吗?」
「哎,也可以啦。」
「所以到底是怎样!」
而且她的眼神变得超凶。
「唉唷~~为什么又变成这样嘛……她不是肯和我见面了吗?」
「呃,没空也没办法啊。」
「忙肯定是假的吧?基本上我也不认为你们的社团在目前的时间点,伦也负责的部分会有让惠变忙的进展出现。」
「关心别人的进度以前,先设法处理自己负责的工作好吗!」
「要说的话,什么都没跟惠交代就离开社团,完全是我的错嘛。」
「啊~~也是啦……」
接着,英梨梨又一边用筷子拨弄妈妈用爱心做的章鱼热狗,一边嘀嘀咕咕地发出怨叹。
「所以,我也想好好地为那件事道歉……可是她连道歉的机会都不给,那我也没办法嘛。」
「就是啊~~」
……此外,关于那件事,即使我有「真希望你也能像那样子对我赔罪」的想法也不能够说出口。
「欸,我最近有做什么对不起惠的事吗?这一个月来,我都只有窝在家工作耶。」
「真辛苦耶~~哎,加油吧。你下的苦功不会辜负你的~~」
「……总觉得你给的建议都是在打马虎眼。」
「咦~~会吗~~?」
之后,我靠着像加藤那样的淡定功力,陆续躲掉了英梨梨接二连三的诉苦。
到了敲钟前夕,英梨梨受不了我那样的态度,午休时间就在千金小姐卯起来把我吃一半的炒面面包吞掉的时候结束了。
……哎,可是目前也只能这样。
不对,我不是指炒面面包的下场,而是我的态度。
再怎么说,总不能摊牌吧。
因为我不希望让英梨梨发现,她肯定是呕心沥血才在工作中交出的「杰作」,居然招致了目前的局面。
※  ※  ※
「听说你中午和英梨梨一起吃午餐?还并了桌子。」
「请问您今天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一点人在哪里!」
然后,当天傍晚,放学后回家的路上。
和平常一样带着迷人乡村气息的咖啡厅店内,可看见在外游荡的我张口咬下猪排三明治(今天第二次),冷不防地就挨了重重一记闷棍的惨状;以及铁壁后卫恶意犯规却照常把玩着智慧型手机,同时绝不让淡定阵型瓦解的身影。
「啊,我是在教室跟朋友吃饭啦。只不过出海每隔一分钟就会实况转播告诉我。」
「唔、唔喔……」
「对了,我有得到当事人的允许,对话记录可以给你看。拿去。」
「唔喔喔喔喔……!」
于是,加藤平静地递了犯规的红牌……不对,递了手机过来,荧幕上显示着一大串她和出海用LINE对话的讯息记录。
『啊!煎蛋出现了!她、她、她想喂学长!』
『学、学长似乎设法忍住了诱惑。学长加油!』
『他、他们两个的距离越变越近了耶……』
『学长不要受骗!那个女人是敌人!她是叛徒!』
『她用脚尖踢中学长了~~!』
『学长不排斥!学长的态度并不排斥!』
『他、他们两个正在抢炒面面包!这、这根本就是孽缘型女角的单独剧情事件!』
『被抢走了~~!吃到一半的炒面面包被抢走了~~!』
「安艺,你和英梨梨好像玩得很开心耶。还有出海也是。」
「……………………是、是、是啊。」
顺带一提,加藤这边的发言记录为:「哦~~」、「这样喔」、「出海你冷静点」反应相当低调……呃,都是同样几句在轮流,因此请容我省略。
「出、出海也真是的!她不用客气嘛,直接找我们搭话就可以啦!」
「我觉得那样会让你们三个都吃不下饭耶,你认为呢?」
「……就算那样也好啦。」
没错,总比对话记录在事后像这样被揭露来得好。
倒不如说,这次出海的反应让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她考上高中以后,从来就不会对学长姊所在的巢穴感到畏惧,一向都大大方方地带朋友进我们教室,还能把英梨梨激得又气又落魄活像落水狗,在无欲的条件下吵架吵到赢才对。
所以,出海在今天同样只要直接带着便当盒进来说:「学长~~我们一起吃牛餐吧!」我也不会被迫看到那么好玩……呃,我也不会被迫看到对心脏那么不好的对话记录。
「我想,出海现在应该不太方便和英梨梨见面吧。」
「为什么啦?」
对加藤发问的我还想在「为什么啦?」后面加上「还有你也是」,不过目前要先克制。
哎,把话题局限在出海身上,加藤应该就肯把话讲明白了吧。
毕竟,那样她自己的心思就不会遭到刺探……我并不是因为有谁个性厚黑才照这种方式下判断的喔。真的喔。
「最近出海那边的进度怎么样?角色设计有顺利完成吗?」
「哎呀,既然剧本还没写出来,我想她也不至于进展得那么迅速吧!」
加藤突然注记的标签「#进度怎么样?」,让我讲话的音调高了八度。
尽管问题主要是出在我自己的进度,而非出海那边就是了……
「黄金周假期过后,你有收到任何一张图吗?新的角色设计。」
「……单纯是因为之前进展得太顺利了啦。」
即使如此,面对加藤质疑的本质,我还是无法对答如流地给予回应。
「社团的共享伺服器,我算是每天都有上去看,可是所有档案的日期都从两个星期前就没有变更过耶。」
没错,其实出海的进度停顿下来了。
而且是从「那天」过后,就一直持续到现在……
黄金周假期最后一天。
在我的房间,社团所有人一起观赏「寰域编年纪20th Anniversary」现场即时转播的那一天。
伴随寰域编年纪最新作的宣传影片,角色设计柏木英理笔下的主视觉图像被公开,活动会场的兴奋情绪达到最高潮。
可是那时候,我们「blessing software」成员的反应却与那股热情呈反比,静得像被寒风扫过一样……哎,某个人(美智留)例外。
「你是说,出海在介意英梨梨?」
「嗯,虽然她本人不会说出口。」
即使如此,明明大家回家时都有笑着挥手,之后开会所有成员也都有到齐,因此我并没有把那天的事特别放在心上。
……不对,明明我都有留意,避免让自己把那天的事太放在心上。
「就算那么说,对方出的是商业作品,况且那是RPG,直接对抗也没用吧。别人是别人,我们是我们。」
「英梨梨是英梨梨,出海是出海?」
「对啊!」
唯有现在,我刻意忘记自己小时候所怀抱的种种希望,曾随着父母口中的那句台词被打碎,还用格外积极的态度握起拳头。
「那么,我就是我喽?」
「加藤……」
「就算介意,也都没有用?」
此时,大概是我的热情传达到了,加藤微微蹙眉,铁壁般的淡定防守阵型的越位线微妙地被搅乱。
那表示,加藤拚命隐藏的真心,难得露出了一丝丝破绽……
因此,我认定这个瞬间,正是英梨梨所求的「介入」时机……
「欸,加藤……」
「嗯?」
「你要不要吃猪排三明治?」
「我才不要你吃一半的。」
「是、是喔……!」
好冰!这杯冰咖啡有够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