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二十卷 出路咨询的彼列
  5. Last Life... 因果报应
  6. 繁体版

Last Life... 因果报应
2017-06-23 12:26:04

		

「…………」
「…………」
我──阿撒塞勒,潜入阿格雷亚斯的内部,前进到相当深入的地方之后,在此与身穿黑色洋装的少女对峙。前方是一扇通往动力室的巨大对开铁门,少女就等在门前。这里是个宽敞的空间。
──等著我的是奥菲斯的分身,莉莉丝。
……我实在是不太想和这家伙交手。不过,就算是正面对决,我也只有被打垮的份吧。
话虽如此,我还是想去门后面的动力炉那里啊……由于我有事先准备好的阿格雷亚斯内部地图,一路前进到这里都还满顺遂的。途中虽然有不少烦人的陷阱阻挡我的去路,不过身为技术人员,解除那种陷阱我还算是拿手。看来,由我负责过来这边果然是正确的。如果来的是其他人,可能就会被陷阱绊住,多花不少时间。
面对莉莉丝,我抓了抓脸颊。
「……吶,你真的不肯让我过吗?」
「不行。李泽维姆,叫莉莉丝保护这里。」
「我们一定得战斗吗?」
「战斗?莉莉丝,很强。非常强。」
「……是啊,我想也是。」
莉莉丝迅速打了几个可爱的刺拳。她的动作是很可爱没错,但是那每一拳恐怕都蕴藏著超脱常轨的威力吧。
唉,伤脑筋了。这下该怎么办呢?这种时候,如果是一诚的话,说不定可以处理得很妥当呢……小朋友都喜欢他嘛。
如果是爱西亚的话,面临这种场面的时候会怎么做呢?驭龙者的才能出类拔萃的前圣女。那个女孩会如何摆平这只龙呢?
……思考到这里,我想到一件事。
我从怀里掏出我带在身上当作紧急乾粮的巧克力棒,将包装撕开一半,把里面的巧克力棒露出来。
然后我将巧克力棒朝莉莉丝递了出去,同时说:
「不然这样好了,这个点心给你。」
「──!」
看见点心的瞬间,她的眼神一变!嗯──!奥菲斯对这种东西很没有抵抗力,看来这个分身也一样喽?
我试著上下左右移动拿著巧克力棒的手。莉莉丝的视线也跟著我的动作大幅移动。看来她非常有兴趣。
(插图)
这么说来,一诚他们也说过在采佩什派的城镇遇见这个女孩的时候请她吃了饭呢……看来她是那种贪吃的龙喽?
「想要吗?很好吃喔!很甜喔!」
听我这么说,莉莉丝面无表情,不发一语地吞了一口口水。
「…………」
干嘛泪眼汪汪的啊!搞得好像我在欺负你似的!
「……你肯让我过的话,这个就给你。不肯让我过的话,就不给你。怎样?想要吗?」
「……想要。可是,不能让你过……莉莉丝,该怎么办?」
少女可爱地歪著头这么问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我叹了口气……唉,败给她了。
我对莉莉丝递出巧克力棒。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啦。我知道了,知道了啦。总之,这个先给你就是了。等你吃完再慢慢想要不要给我过吧。」
莉莉丝接过巧克力棒之后……
「…………」
便不发一语地大口吃了起来……看起来好像很满意的样子。
我当场低下头来,宣告投降。好了,再来该怎么办呢?想办法用点心钓她,让她离开这里吗?如果办得到的话就轻松了……但是她看起来意外地顽固啊。
「……真是的,制造出你的那个臭混帐到底在想什么,才会把你做成这个样子啊?」
好了,虽然没什么时间,不过还是该来组织一下战术,对付这只贪吃的龙少女了。
我双手抱胸,出声低吟,试图绞尽脑汁想出作战计画。
就在这个时候,我刚走过的通道的另一端,传来了别人的脚步声。不久之后,就连声音都听得见了。
「…………混帐东西!赤龙帝那个臭小鬼……!」
一边这么说,一边从通道当中现身的──是被打得不成人形的李泽维姆!
那个家伙低著头,不断自言自语。
「看来,我还是应该使用莉莉丝的力量才对……不,她太不稳定了,就连拿来当挡箭牌的功能都快丧失了。让现在的莉莉丝和二天龙见面的话,很有可能被拐走。正因为如此,才需要调查正牌货,进行重新调整及强化……那么……只好用那招了吧……呜哈哈哈!」
发出令人厌恶的笑声之后,他大喊:
「莉莉丝!莉莉丝在哪里?」
喊了莉莉丝的名字之后,他似乎看见我了。
「我正想说时间好像花得有点多,结果你就出现了啊。」
我嘲笑著李泽维姆的伤势。他也不甘示弱,露出令人厌恶的笑容。
「……哦──哦──这不是阿撒塞勒叔叔吗?居然先跑来阿格雷亚斯的动力炉,厉害厉害。而且竟然有办法闪过这一路上的所有陷阱,真了不起啊。」
「瞧你这副德性,李泽维姆。把你打成这样的,是一诚还是瓦利啊?反正,我早就觉得事情会变成这样了。」
「……对于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惊讶啊。不愧是二天龙的指导者大人啊。」
一诚和瓦利的实力和意外性在历代持有者当中也特别突出。这个家伙迟早会变成这样,我早就隐约有这种预感了。
「找他们两个麻烦的家伙无论有多强的实力,全都被卷入无法预期的现象之中消失了。所以,我早就觉得你总有一天也会有同样的遭遇。简单来说,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我所计算的,只有能够将你们造成的损害抑制到多低而已。」
夏尔巴也是、曹操也是,都因为随便招惹他们而消失了。所谓无三不成礼。我一直倾向于认为李泽维姆也会落到同样的下场。
李泽维姆嘴角一撇,看起来很不开心。
「……你这种说法真是令人不爽。」
「不,尽管如此,你的恶意还是稍微超越了我的预料。像是圣杯,还有生命果实之类。不过,我看你是慌了吧。事情进展到这个地步,这种突然的行动未免也太随便了。随便过头了。这和你的黑眼圈有什么关系吗?」
他的眼睛底下有黑眼圈。是因为睡眠不足吗?擅长煽动别人的这个家伙会因为什么原因而睡眠不足?他应该也不是那种纤细到会因为担心未来而每天失眠的类型吧。
──然而,不同于我的预期,那个家伙自嘲道:
「……我也没想到自己有这么纤细啦……可恶。我就知道,预感果然成真了。最棘手的,不是瑟杰克斯小弟,也不是赤龙帝和瓦利,更不是『D×D』……而是眼前这个……」
李泽维姆眯起眼睛,意味深长地瞪著我。
……都已经伤痕累累了,他还在思考什么呢?
正当我感到狐疑的时候──视野当中突然冒出耀眼的光芒。
仔细一看,随著足以照亮这个广大的空间全境的大量光芒──龙门正在开启!而且还有两种!双方的颜色都带有很重的黑色调。
出现在这里的──是长著翅膀和三颗头的巨大黑龙,以及身穿黑色祭师服,肤色呈现褐色的美青年。
巨大的三头龙是「魔源禁龙(diabolism thousand dragon)」──阿日•达哈卡,褐肤的青年虽然是人类的模样,但应该是「原初之晦冥龙(eclipse dragon)」──阿佩普吧。
青年──阿佩普没好气地对李泽维姆说:
「──棋差一著啊,王子。」
三头龙──阿日•达哈卡也呼应了他的发言而嘲笑道:
『应该说,这只是精神面的脆弱在紧要关头露馅了吧。』
『玻璃心!』
『只有态度特别跩!』
中间的头说完,左右的头也分别辱骂了李泽维姆。
面对在邪龙之中也是以不同凡响而闻名的他们,李泽维姆苦笑。
「……这不是阿佩普小弟和阿日•达哈卡小弟吗?」
李泽维姆的伤势似乎让阿日•达哈卡看得非常开心,有点瞧不起他似的说:
『嗨──李泽兄。瞧你伤得,真是恰到好处啊。』
『也被打得太惨了吧☆』
『活该──活该──!』
阿日•达哈卡的态度,让李泽维姆一脸不爽。
然而,这时阿佩普如此断言:
「不好意思,李泽维姆王子。你一直很照顾我们……不过到此为止了──今后请让我们自己行动。」
阿佩普伸出手来,一个魔法阵就此展开,从中冒出一个东西。
是一只酒杯──瓦雷莉的圣杯。
「这个我们也拿走了。」
见阿佩普拿著圣杯,李泽维姆不禁咂嘴。
「……圣杯啊。原则上我是将它藏在自己固有的亚空间里面呢……不过质问你们这种事情也是白搭吧。」
阿日•达哈卡「咯咯咯」地笑了几声。
『是啊。论魔术的话,我比你还要来得强多了。』
『我相当擅长魔法喔☆』
『你这个二流魔王!三流魔王!』
……李泽维姆那个家伙,在这个节骨上被反将了一军啊。
这些家伙,该不会是早就料到李泽维姆会在近期内失败了吧?
然后,趁著这个机会,抢走了圣杯──
像是在为我心中的预测代言,阿佩普说:
「你好像因为法夫纳的诅咒,每天晚上都作恶梦是吧。黑眼圈都深到令人不忍卒睹了。你企图强化莉莉丝以防备诅咒,却因为太过急躁而招致这个状况。尽管被列为超越者之一,你还是比另外两名超越者略逊一筹啊。」
「…………真敢讲啊,区区的邪龙。」
李泽维姆忿忿地如此回应。
……这下我懂了。这样啊,李泽维姆那个家伙中了法夫纳的诅咒是吧。
那个龙王肯定是在即将失去意识之际,将自己的精神化为诅咒,传送到李泽维姆身上去了。然后,那个家伙的精神体便每天晚上都出现在李泽维姆的梦里,在梦境中不断袭击他。李泽维姆的黑眼圈,就是因为每天晚上都梦见法夫纳的恶梦而来──而且,他会对奥菲斯下手的原因也是这个啊。竟然想到要强化莉莉丝来对付法夫纳。
阿日•达哈卡继续调侃他。
『超越者先生在梦中连抵抗也办不到,被金色的家伙杀了几百、几千次呢。』
『在梦境中无法超越──!』
『诅咒之梦无法解咒──!』
阿佩普也叹息道:
「受到诅咒的侵害而让自己成为计画的绊脚石,只能说你的度量不过尔尔了──不过,他的诅咒十分凄厉也是事实。你惹了太多不必要的麻烦了。」
我不是要站在他们那一边,但这番话说得一点也没错。
连不必要的煽动都做了,结果反而被人趁虚而入。而且在精神方面被逼迫到濒临极限,连续犯下粗心的错误,最后落到这般田地。
被两只邪龙看扁到不能再扁,让李泽维姆气到浑身发抖。
但我没有理会他,对两只邪龙说:
「把那个东西……把圣杯交给我吧,阿佩普、阿日•达哈卡。」
「这个恕难从命,堕天使之长啊。对于向异世界发动战争,我们也有兴趣。」
──!
……怎么会这样。我还以为这是李泽维姆一个人的坚持,没想到就连这些家伙也对异世界有兴趣!
像是在呼应阿佩普似的,阿日•达哈卡也说:
『找异世界的神打架好像也很好玩。』
『好像真的很好玩的说☆』
『真想去见识一下未知的世界!』
他们只有目的是共通的是吧。不过,现在要和李泽维姆断绝关系了。只是这样也很麻烦啊。实力坚强的龙族随心所欲地使用圣杯,光是想像这种状况就令人惊恐不已。
忽然,阿佩普看向通道。看了寂静无声的阴暗通道,阿佩普轻轻笑了一下。
「……看来引导你的灵魂的人已经来了。那么,永别了,魔王之子啊。放心去死吧。」
阿佩普、阿日•达哈卡脚下冒出光来,龙门(dragon gate)再次开启。
『至少,你的精神我们会继承下去啦。』
『掰掰!』
『死得越凄惨越好!』
留下这些话之后,阿佩普与阿日•达哈卡便随著黑色的气焰一起转移离开了──
两只凶恶的邪龙离开之后,通道的尽头立刻冒出一道白刃般的闪光,画出光之轨迹直线往这边前进。
降临在这个宽敞空间的──是身穿纯白色铠甲的瓦利。
「我刚才感觉到的波动,是阿日•达哈卡的吧──看来,就连苏醒的邪龙也受够你了。」
说著,瓦利站到李泽维姆眼前。
看见孙子登场,李泽维姆似乎也只能苦笑。
「──瓦利宝贝在这种时候登场啦。」
「也就是说,那只三头邪龙还有克隆•库瓦赫都没有嫩到会受你控制──你太小看龙族了,李泽维姆。」
瓦利向前伸出右手。量大到令人感到危险的气焰聚集到他的手掌上。
李泽维姆见状,笑容立刻僵住。
「等一下等一下,瓦利宝贝。是我不好啦。你想想,我是你爷爷耶!这种时候应该慰劳我一下吧?」
他大概是知道以自己现在的伤势无法完全克制瓦利的力量吧。到了这个关头,那个家伙越来越焦躁了。
但是──
「…………」
瓦利没有说话,叹了一口气之后,开始罗列蕴含著力量的话语!
「吾,乃觉醒者──乃将律之绝对堕于黑暗之白龙皇也──」
整个空间随即开始震荡。瓦利的身体逐渐释出压倒性的绝大气焰。纯白的铠甲也逐渐产生变化,散发出银白色的光辉,形状也跟著改变。
这是瓦利找到的答案之一──「白银的极霸龙(empireo juggernaut over drive)」,他开始咏唱其咒文。
体力及魔力的消耗相当剧烈,但是其威力之强,就连传说中的最上级死神(grim reaper)都能够轻松葬送。
──是将甚至能够弒神的可怕力量具现化。
看见眼前的光景,李泽维姆瞪大了眼睛,继续说著说服的言词。
「今后的年轻人必备技能是老人照护喔!」
「穿越无限的破灭及黎明的梦想而行霸道──」
而瓦利毫不理会,只是继续咏唱咒文。
李泽维姆接著又装模作样地道起歉来。
「啊啊,我知道了!我为之前的所有事情道歉!我不应该欺负你的!」
「吾,当成无垢的龙之皇帝──」
「听我说嘛,我都说是我错了!金钱也好女人也好,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喔!」
但是,孙子对祖父完全没有展现出任何一点慈悲心,咏唱出最后一段咒文──
「「「「「「领汝走上白银的幻想及魔道的极致。」」」」」」
『Juggernaut Over Drive!!!!!!!!!!!!』
宝玉也响起了语音,白龙皇的铠甲(divine dividing scale mail)终于变成了闪著银白色光辉的上位状态。
极霸龙的瓦利全身上下散发出银色气焰,以及充满杀意的压力。如果李泽维姆毫发无伤的话,瓦利应该会因为消耗太过剧烈而败在持久战之中吧。然而,现在的李泽维姆受了伤,体力也不够充沛,事情就另当别论了。拥有这般极大力量的瓦利,很有可能凌驾于其上。
比方说,以未经神器之力发挥的魔法,制造出魔法力之剑,就可以砍伤那个家伙。瓦利是能够立即学会北欧魔法的天才。魔法的功力也相当高强。即使无法透过神器之力直接攻击,只要将极霸龙纯粹当成提升体能的手段,在对战李泽维姆的时候依然是一大优势。
或许是想通了这一点,李泽维姆一直挂著僵硬的笑容试图说服瓦利,甚至开始诱惑起我来了。
「阿撒塞勒!你呢?无论是金钱还是什么,只要你想要──」
我打断了他的发言,斩钉截铁地说:
「李泽维姆,你是最烂、最差劲的恶人。至少,能够死在赤龙帝和你的白龙皇孙子手上,你应该要当作是荣幸了。」
来到这个生死关头,他竟然……竟然这么窝囊。
一直以来不断煽动了那么多各式各样的人,现在这位前路西法的儿子在我们眼前开始求饶了。而且还是对自己一直瞧不起的人。
那副模样实在太过不堪,别说怜悯了,我只感到非常傻眼。
瓦利解除了右手的手甲,制造出魔法之剑。那是未经神器形成的魔法之剑。
将剑尖举到李泽维姆的眼前,瓦利说:
「你错了,阿撒塞勒。这个家伙──是输给极为普通的人类家庭……兵藤一诚拥有我无法得到的东西……而这个家伙,是输给那个东西。」
……听他这么说,我隐约可以想像得到上头的战斗是怎么回事了。
……这样啊,一诚,你的真实身分被你的父母知道了是吧。然而,尽管如此,你的双亲还是接受了你。你一定很高兴吧。一定高兴到颤抖不已吧。既然发生了这种事情,也不难想像那个家伙必定是精神高亢地提升了神器的力量吧。神器的力量会因为变强而得到提升。
──李泽维姆等于是被兵藤家的家庭之爱将了一军。
出生及成长都极为普通的平凡少年。双亲也都不是拥有异能的家族出身,是普通的平凡人。过著平凡生活的亲子的情感──
那是李泽维姆不懂的东西……也是瓦利想要的东西。
居然是因为这个分出胜负的吗……真是太讽刺了啊,李泽维姆。
「…………不不不,你在说什么啊。」
无法理解瓦利在说什么的李泽维姆随即大喊:
「莉莉丝──────!莉莉丝美眉!快来保护我──────!」
竟然喊了莉莉丝的名字!原本在门前静观其变的莉莉丝被李泽维姆这么一叫,走了过来。
「李泽维姆,要保护?」
李泽维姆对著以身为盾挡在他身前的莉莉丝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不停点头。
「是啊,没错!保护我吧!拚死保护我!维护我的安全!以无限之力葬送人在这里的白龙皇和堕天使!呜哈哈哈哈!」
有了莉莉丝当挡箭牌之后,李泽维姆的态度立刻一变,发出平常那种令人厌恶的笑声。
瓦利尽管与莉莉丝对峙,仍然以柔和的声音对她说:
「奥菲斯的分身啊,能不能请你让开?我……不打算攻击你。你身后的那个家伙不值得你保护喔。」
瓦利也和一诚一样,相当重视奥菲斯。对于形同奥菲斯的莉莉丝大概也有什么想法吧。
对于瓦利温柔的话语,莉莉丝的表情显得有些困惑。一诚那个时候也是,是不是二天龙对她诉说,就会让她的情感起作用啊?
「可是,莉莉丝。保护李泽维姆。工作。」
她背后的李泽维姆也不住点头表示赞同。
「没错,就是工作!这是你的工作!你真是太乖了,莉莉丝美眉!不枉我帮你取了妈咪的名字!」
……都油嘴滑舌起来了啊。你真是个无可救药的垃圾耶,李泽维姆。
不过,瓦利依然保持冷静,如此表示:
「那么,你跟我来吧。跟我来的话,我就让你见伟大之红和另外一个你──奥菲斯……兵藤一诚,赤龙帝应该也很想见你吧。」
或许是因为他提到伟大之红、一诚──赤龙帝,还有奥菲斯的名字吧,莉莉丝有了不曾出现过的反应,产生强烈的兴趣。
「……伟大……之红?另一个……莉莉丝?」
瓦利指著莉莉丝别在洋装上的龙型饰品说:
「那是他给你的对吧?我想,他应该可以给你更好的东西才对。他可以给你的,一定比站在那里的男人还要更好──」
打断了继续说服莉莉丝的瓦利,李泽维姆大喊:
「喂喂喂喂喂喂喂,喂──────!你干嘛想拢络她啊?我的莉莉丝美眉!是我的专属护卫!就是这种时候她才更应该为我工作,否则我制造她出来有什么意义──」
为了再加把劲,我再次从怀里拿出巧克力棒,并且说:
「现在就决定的话,我还可以送你点心喔!」
而这似乎成了决定性的关键,莉莉丝抱著头,当场蹲了下去。
「…………伟大之红……另一个莉莉丝……赤龙帝……点心……伟大之红、点心、另一个莉莉丝、点心……赤龙帝给的点心……」
哎呀,知道有伟大之红、奥菲斯、二天龙,甚至还有点心之后,莉莉丝陷入混乱之中。真是太可爱了。如此简单易懂而尊贵的存在,我都舍不得拿她来和李泽维姆相比了。
看见莉莉丝因为我们的话语而陷入混乱,李泽维姆再次心急了起来。
「竟、竟、竟然被点心钓走了!点心比我还重要吗?这、这样的话,你想要超大的蛋糕还是巧克力还是棉花糖都好!我都可以准备──」
说到一半,李泽维姆的右手突然被砍飞──因为,瓦利以魔法之剑,毫不留情地斩断了那个家伙的手。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泽维姆放声惨叫。或许是因为攻击太过出其不意了吧,他连闪躲都办不到。毕竟瓦利以极霸龙提升了体能。负责保护他的莉莉丝一旦精神涣散,被砍掉一只手也很正常。
瓦利对著手臂喷出大量鲜血的李泽维姆冷酷地说:
「一旦开始迷惘就完了。在这种状况之下,她也已经精神散漫了吧。结果就像这样产生了可乘之机,我的攻击也砍中了你。」
李泽维姆压著自己的手臂,脸孔因愤怒而扭曲。
「…………该死……!让她拥有些许情感,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却造成反效果了吗!」
这样啊,尽管不多,这个家伙还是在莉莉丝心中留下些许会燃起情感的要素吗?结果,莉莉丝开始产生了情感,最后导致这样的结局。
以这个家伙的个性,反正一定是因为好玩才加了情感要素进去吧。结果,到了这个节骨眼反而变成了作茧自缚。
瓦利举起魔法之剑,准备一口气做个了断。
「──去死吧。」
眼见就要挥剑之际──瓦利突然解除了架势。明明一直到刚才那一刻,他都还将憎恶的情感表露无遗啊。
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将你逼到走投无路的是兵藤一诚,却由我给你最后一击的话,这样未免太没面子了。只挑好吃的地方吃,太不像我的作风──再说,真正想杀你的似乎另有其人啊。」
瓦利的视线指向某一点。他恐怕是因为察觉到那股气息,才改变了想法吧。
──在这个空间之中,龙门再次开启。
龙门释放出黄金气焰。
李泽维姆见状,变得极度惊慌失措,吓得说不出话来。
「…………不会吧。」
从龙门之中现身的──是长了黄金鳞片的一只龙王。它缓缓挪动著巨大的身躯,看来在天界消耗掉的体力还没完全恢复。
然而,怀抱著强烈的气魄、战意,以及明确的杀意,黄金龙王(gigantis dragon)──法夫纳拖著沉重的身躯,开始动作。
『…………终于……找到你了。』
看见它的仇敌李泽维姆就在眼前,法夫纳用力挤出充满压力的这句话。
李泽维姆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一面摇头──一面害怕得不住发抖。
「……!为什么……!为什么要执著到这种地步……?竟然还追到我的梦境里面来!」
李泽维姆之所以这么憔悴又欠缺冷静,是因为法夫纳追进了他的梦境,追到他走投无路。看他惊慌失措成这个样子,可见他在梦中遭受过几十、几百、几千次法夫纳造成的致命伤吧。没错,那个家伙在梦中不断遭到杀害,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了。
『……因为你弄哭了小爱西亚。』
法夫纳的双眸闪现凶恶而极度危险的神采,拖著身体一步又一步接近李泽维姆。
愤怒、怨恨、憎恶,从黄金龙王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渗透出来──
如此异常的气魄,逼得脸色苍白的李泽维姆不住后退──但是,由于已经受伤,那个家伙的脚绊了一下,当场倒地。
这段期间内,尽管缓慢,法夫纳依然拉近了距离,终于逼近到那个家伙的眼前了。
李泽维姆向前伸出双手,勉强堆出笑容。
「……等等!你等一下!那是……怎么说呢!是制造效果用的嘛!为了炒热气氛啊!要是路西法之子攻进天界深处──」
随著「震!」的地鸣声,一阵血淋淋的骨头碎裂的闷声,就在这一带回响。
法夫纳巨大的脚掌,不带任何慈悲,打断了李泽维姆的泣诉,踩烂了他的双脚。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该死!该死!该死的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泽维姆发出充满怨恨的惨叫,或许是因为感受到剧痛吧,他当场抬起上半身。但既然法夫纳的前脚踩著他的双脚,他根本就不可能逃离这里。
法夫纳将充满愤怒之色的大脸贴到李泽维姆面前,发出声音:
『──你欺负了小爱西亚。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绝对不会!』
龙王的嗓音、表情、气焰都充满了怒意──法夫纳极为激烈的执念,早已超脱了常轨,最后甚至到达了足以将身为超越者的这个男人逼迫到无处可逃的地步。
李泽维姆甚至对我也投以哀求的眼神,但我对他说:
「李泽维姆,你过度刺激了它们这些龙族──这是你的报应。」
──因果报应。
只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胡乱又随便地在各势力之间大肆煽动各式各样的人。这个家伙只顾著朝己之所欲前进,不惜堆起一具又一具尸骸,害得别人万劫不复。现在,一切的一切都原原本本回到他身上来了。
讽刺的是,在最后关头将这个家伙逼上绝境的,是一只对战斗不感兴趣的独特龙族。
法夫纳只要有宝物就够了──
闪闪发亮的金银财宝,世间罕见的众多武器,还有比这些更重要的,和一位善良少女之间的耀眼情谊──
只要有这些,法夫纳就满足了。
只要爱西亚愿意对它微笑,对它而言就是十二分满足的幸福了──
法夫纳的眼中,总是映照出爱西亚闪闪动人的笑容吧。
──而这个家伙毫不客气地伤害了她。
对一诚而言也是。那个家伙只要能够和伙伴们和乐融融地过著和平的生活就够了。瓦利也是……他应该想和亲生父母过著更平稳的日子吧。
李泽维姆,你所侵犯的东西比什么都还要尊贵,而且无可取代。胆敢动这样的东西,必定遭到怨恨。而你实在是践踏太多这样的东西了。
我直截了当,并近乎无情地这么说:
「幸好你在死前学到了这一课,大魔王的好儿子啊。这个世界上,有些领域是绝对不应该侵犯的。而你随便侵犯了好几个。你之所以会死,就只是因为这样而已。」
我这番话似乎让那个家伙感到满心愤慨,但又立刻心有不甘地吐出不成言语的喊声。
「…………!该死……」
李泽维姆从手上不断发射魔力弹作为最后的抵抗,但即使鳞片脱落、皮开肉绽、血流如注,法夫纳依然毫不介怀。
我见识到了它身为堂堂龙王那不可动摇的意志──
法夫纳的大嘴毫不留情地张开了。看来,它是想以此进行最后一击。
事已至今,李泽维姆露出陷入绝望之中的表情,发出最后的惨叫──
「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喀咕!
黄金龙王的龙颚,就这样咬碎了前魔王路西法的儿子。
目睹了最后的瞬间之后,瓦利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同时也表现出充满悲哀的心情。
「李泽维姆,你根本弄臭了路西法之名。玷污到不能再玷污了。不过,放心吧。唯有路西法的血脉,我会继承下去──至少,我不会成为像你这样的路西法。」
这就是一直以来不断煽动著我们的煽动者,超越者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李林的末路。
一直到最后,瓦利的心情都没有完全好转,但是从他的神情看来,至少在他心中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了。
不过,该怎么说……如果是你的话,至少会成为比那种混帐还要好上许多的路西法啦。
好到拿你们两个相比也是多此一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