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二十卷 出路咨询的彼列
  5. Life.2 飨宴的真相
  6. 繁体版

Life.2 飨宴的真相
2017-06-23 12:26:04

		

隔天──
我──兵藤一诚,一大早就和爱西亚一起来到某个地方。
这里是位于驹王町地下的广大空间。呈现巨蛋型的空洞张设了结界等严密的防范措施,中央有个大型的浑圆物体──是一颗龙蛋。
这颗蛋,是在和教会战士们交战之前,坦尼大叔交给我们保管的稀有龙族──「虹龙(specter dragon)」的蛋。「虹龙」已经移居到了冥界,只是冥界的空气对蛋的孵化似乎不太好,所以才将蛋移到位于人类世界的这个城镇的地下空间。
在那之后,在驹王町的「D×D」成员便轮流过来探视蛋的状况。今天轮到的是我,不过爱西亚也跟著我过来了。
看见除了我们以外也来到这里的人,我不禁笑了。
「话说回来,我还真没想到你会这么照顾这颗蛋。」
我的视线前方,是搂著那颗大蛋,整个人紧紧贴在上面的奥菲斯。
「吾,没有养过小孩。兴致勃勃。」
没错,除了轮班来探视的我们,奥菲斯也每天都来这里。似乎是「蛋」、「孵化」、「龙」等一连串关键字,激发了她强烈的兴趣。尽管已经活了非常久,奥菲斯却表示她没看过龙从蛋里生出来的那一幕。她说想趁这个好机会见识一下。
……话虽如此,也不需要像孵蛋一样一直抱著吧……该说是令人不禁莞尔吗,我觉得她的行动可爱极了。
「吸、吸、呼──」
也不知道是跟谁学来的,龙神大人正在实行拉梅兹呼吸法呢……话说回来,那是人类孕妇在用的方式吧,卵生动物应该不适用才对。应该说,蛋都已经生出来了好吗!
……去阿杰卡•别西卜陛下那里接回蕾维儿和莱萨的日子定在两天后。尽管确认了他们平安无事,现任别西卜陛下那边也有各种体面、状况得顾虑,即使只是过去接人也得细心注意,所以才会定在那一天。
……大概是和政治方面有关吧。看来,蕾维儿他们似乎是被卷入了非同小可的事情……
「…………」
其实,还有另外一位访客也来到了这个空间。
坐在离我们稍远的位置,一直紧紧盯著奥菲斯看的黑色大衣男子。令人难以置信的,那竟是邪龙克隆•库瓦赫!
听说知道奥菲斯会来这里之后,那个家伙便为了观察奥菲斯的行动,前来这里好几次。
尽管是透过坦尼大叔才能造访,那个家伙依然是曾经与我们为敌的邪龙……虽然他似乎不是邪恶至极的龙……但还是很可怕。因为也不知道该如何搭话,我们都没有主动对他采取任何动作。坦尼大叔似乎全面信任他,但话虽如此,我们还是暂时无法和他打成一片……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爱西亚靠了过去,对克隆•库瓦赫开口说:
「你、你好,不嫌弃的话,这个请你吃。」
爱西亚从提袋里面拿出来的──是一串香蕉。香蕉是奥菲斯也经常带著走的点心。除此之外,她也经常拿香蕉给邪龙四兄弟和法夫纳吃。也许在爱西亚的心目中已经有个「龙族=香蕉」的公式存在了吧……
「这个叫作香蕉,很好吃喔!」
「…………」
克隆•库瓦赫本人则是默默从爱西亚手上接过香蕉,一副不知道该做何反应的样子。将香蕉交给他之后,爱西亚便鞠了个躬,回到我这边来。
爱西亚轻轻一笑,同时说:
「我偶尔也会和奥菲斯小姐一起来这里探视。」
爱西亚和奥菲斯该说是混得很熟吧,她真的很擅长和龙族打成一片……阿撒塞勒老师也常常说,爱西亚具备能够成为伟大驭龙者的资质。
──说到龙,我想到一件令人挂心的事情。
「……爱西亚,法夫纳在那之后怎么样了?」
就是法夫纳。在天界的那场战斗当中,为了保护爱西亚而受了重伤,又为了替爱西亚出头而发动了猛烈攻势的龙王──与李泽维姆交战时,法夫纳受到重创,因而一直沉睡。不过伤势本身已经由爱西亚以她的神器治好了就是……
爱西亚的表情瞬间充满了悲伤,摇了摇头。
「这样啊……」
还是没有反应啊……它还是没有回应爱西亚的召唤。大家都说,可能是伤势比我们想像中的还要严重,它的体力和意识都还没恢复,所以才无法回应吧……
忽然,奥菲斯开了口:
「不用担心──法夫纳还在战斗。」
像是呼应著奥菲斯的发言,拿著香蕉的克隆•库瓦赫也一脸认真地说:
「那个家伙也是龙王。不是什么会善罢甘休的货色。」
「「?」」
我和爱西亚对于两只龙的发言都摸不著头绪,能够做出的反应也只有面面相觑,头上冒出问号罢了。
如此这般之下,时间已经来到了正午。
我对奥菲斯说:
「好了,差不多该吃午餐了。奥菲斯,你呢?」
依依不舍地摸了一下龙蛋之后,奥菲斯往我们这边小跑步过来。
「吾,不会错过餐点。」
真是的,没想到我们的小萝莉龙神大人这么贪吃……
好了,既然我们要撤退了,另外一位邪龙大人有什么打算呢……
「你打算──」
我正要问他的时候,才发现那个家伙已经不见踪影了。
知道奥菲斯要回去,他就立刻闪人了啊……
不过,刚才那串香蕉也和克隆•库瓦赫一起消失了──
─○●○─
两天后,是个假日──
这天,是我们和阿杰卡•别西卜陛下约好要接蕾维儿和莱萨回来的日子。
计画是在我们准备好之后,从兵藤家地下的转移型魔法阵房间,跳跃到别西卜陛下的所在地。
为了安定心情,我决定下楼去喝水。
结果,来到一楼的时候,坐在沙发上擦著钓竿的老爸叫住了我。
「啊,一诚,等一下我们一起去钓鱼吧?妈妈也说要一起去。也问一下爱西亚好了!」
老爸笑咪咪地这么约我。
钓鱼啊……要加上爱西亚,就是四个人一起去?嗯……这个主意不错,只可惜时机不对。要是在这个状况下只有我和爱西亚脱队去钓鱼,感觉很对不起大家,有点不太好意思。
我摸了摸后脑杓,一脸尴尬地说:
「不好意思,老爸……我现在不太方便离开,因为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下次再去可以吗?」
听我这么说,老爸──露出有些失落的表情之后,苦笑著说:
「……这样啊。我原本想说父子偶尔一起去钓鱼也不错,不过你已经是高中生了,也有身为学生的安排吧。」
「抱歉。」
「道什么歉,又不会怎样!下次再去就好啦!」
老爸贴心地这么说……
不过,没办法告诉他们实情让我很心痛,但这也是为了不让老爸老妈遭逢危险的处置方式啊……
我婉拒老爸之后,老妈也靠过来对我耳语:
(你老爸啊,是因为你说将来想自己创业开公司,所以感到非常开心,想和你到海边一边钓鱼,一边一对一好好聊聊啦。)
──!
……原来是这样啊。老爸确实是非常兴奋啦。原来是因为这样才想和我一起去钓鱼啊。
(是喔……原来如此。可是,改天再去也可以吧?)
我这么说,老妈便带著苦笑,拍了一下我的背。
(好啦,今天就由我陪你老爸,你去做你的事情吧。)
老妈又对拿起杯子的我这么说:
「不过呢,一诚。爸爸有时候也想以父亲的身分和你谈一些事情喔。唯有这点,你绝对不能忘记喔!」
……和老爸谈事情啊。
只有我们两个郑重其事地对谈也挺让人害臊的呢……我已经是青春期的男生了,要和父亲对谈也是相当高难度的事情……
「我知道啦。」
这个时候,我是这么回答的──
我们依照时间,在地下室集合完毕。神秘学研究社成员、西迪眷属、葛莉赛达修女、阿撒塞勒老师都到了。杜立欧得负责天界的警备,几濑鸢雄好像也因为别的任务而没来这里。
瓦利队也没有过来,就连黑歌和勒菲都被叫了回去,陪瓦利他们一起行动……
「…………」
回想著刚才和老爸老妈的互动,让我有点心不在焉。等一下就要去见蕾维儿他们了,老爸老妈刚才对我说的话却也让我相当在意……
「你怎么了,一诚?」
或许是有点介意我的状况,阿塞塞勒老师狐疑地这么问我。
「啊,不好意思。我在想事情。」
不知道莉雅丝是不是知道这件事,她对我说:
「你和你父母怎么了对吧?」
不愧是莉雅丝,真了解我。
老师叹了口气说:
「什么嘛,你和你爸妈怎样了?这种时候分心对我们也是个问题。说出来听听吧,也许可以让你的心情变得轻松一点。」
或许是这样吧。于是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大家。
「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啦。只是我老爸问我要不要去钓鱼。不过这边的事情比较重要,所以我拒绝了。」
听我这么说,老师摸著下巴,意味深长地说:
「钓鱼啊……而且还是父子一起去是吧。」
老师直截了当地说:
「吶,一诚。就算今天去不成,下次你还是和你老爸一起去钓鱼吧。」
「咦?好、好啊,我也是这么打算啦……不过你怎么突然这么说啊,老师?」
老师把手放在我的肩上说:
「父母不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总有一天,一定会从你身边消失。正因为如此,小孩子得趁父母还在的时候做你们该做的事情。」
「好、好的,我知道了……」
不经意地,我和朱乃学姊对上了眼──而她也对我回以微笑。
父母不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啊……说的也是,父母健在的我,在伙伴们当中或许算是相对幸运的一个了吧。
……好,下次有空的时候,就和老爸一起去钓鱼好了。偶尔享受一下和家人一起度过的时光也不错!
我如此重新调适了心情。
老师望著大家说:
「这种事情,莉雅丝和其他人也要好好记住喔。」
「我非常清楚啦。不过,时间也差不多要到了吧?」
面对莉雅丝冷静的反应,老师叹了口气。
「真是的,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这样……好啦,你们准备好喔。」
阿撒塞勒老师手上发出光芒,我们脚下的巨大转移型魔法阵也跟著闪耀起来。即将前往的地方是阿杰卡•别西卜陛下的所在地──我们得到的只有如此暧昧的说明。
几秒钟之后,我们在魔法阵发出的光芒笼罩之下,跳跃到目的地去──
─○●○─
光芒平息之后,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处沙滩。
没错,放眼望去是一片大海!天空……相当昏暗。是晚上。平稳的海浪声,响彻整个海边……冥界没有海。听说有巨大的湖泊就是了……天空看起来也和冥界的不一样,所以这里应该不是冥界吧。那么,是人类世界……?
只是我这个想法也在看见浮现在空中的东西之后立刻否决了。因为疑似月亮的东西──有两个。在人类世界,从地球上看见的夜空当中只有一个月亮。
那么,这里是……?
大家也都发现这里既非冥界却也不是人类世界,而东张西望。
「──这个领域,重现了一个位于其他次元,被视为『异世界』的世界。」
忽然,有人对我们这么说。我顺著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沙滩的一角有一名男子坐在椅子上。散发出妖艳气息的男子──正是现任魔王阿杰卡•别西卜陛下。
在别西卜陛下身旁还摆了张床,而且好像有人躺在上头。
……沙滩配椅子和床实在是太不搭了。正常来说,来到沙滩就应该看见遮阳伞和躺椅才对……不过这种诡异的选择又让人觉得很有这位魔王陛下的风格。
别西卜陛下阖上他原本在看的书,向我们打招呼。
「久违了,各位吉蒙里眷属……不,现在该称呼你们为『D×D』了吧。」
阿撒塞勒走上前去,对站起来的别西卜陛下伸出手,表现出要握手致意。
「上次是在冥界短暂见面的时候了吧,阿杰卡。」
别西卜陛下一面和老师握手,一面轻轻一笑。
「像这样在没有其他重要人士的状况下见面好像是第一次吧,阿撒塞勒前总督。」
「不如说,应该当作这次见面是有人安排好的才对吧?」
老师望著沙滩这么说。
别西卜陛下苦笑道:
「各势力应该会认为我们两个见面是很危险的一件事吧。即使有『D×D』小队同时列席也一样。」
在两位大人物问候过彼此之后,莉雅丝问道:
「阿杰卡陛下,莱萨和蕾维儿呢?」
别西卜陛下看向床那边说:
「莱萨•菲尼克斯我已经先一步请人送回菲尼克斯本家了。至于那位小姐,我想直接交给你们比较好。蕾维儿小姐就在那里。」
我看向那张床──躺在上面的正是睡得安稳的蕾维儿!
──!
我……我们大家都忍不住跑到她身边!
「蕾维儿!蕾维儿!」
「蕾维儿!」
我和小猫攀到床边,喊著她的名字。
别西卜陛下为了让我们放心,如此表示:
「她只是睡著了。」
或许是听见我们的声音了,蕾维儿有了反应。
「…………嗯嗯…………一诚……先生?小猫同学……?」
蕾维儿睁开眼睛,看著我和小猫!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确定蕾维儿没事之后,小猫毫不掩饰地宣泄出涌现在心头的情绪,紧紧抱住了蕾维儿。
无论如何,我也不太方便这样紧紧抱住她……不过确定蕾维儿没事也让我的泪水夺眶而出!仔细一看,大家也都松了一口气。
……这样啊,不只蕾维儿,莱萨也平安回到菲尼克斯家了啊!
老师补充了这样的情报:
「其实我们的特工──刃狗(slash dog)的小队先到菲尼克斯家去了。我叫他们去保护莱萨。因为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原来如此,几濑因为别的任务而没来,就是到莱萨那边去了啊。
……话说回来,既然都派了在神子监视者当中也被视为最上级的特工小队过去,就表示莱萨的安危是最重要事项喽……?
蕾维儿之所以睡在这种地方,或许也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吧。看来他们两个真的被卷入非常不得了的事情当中。
确认菲尼克斯兄妹平安无事之后,别西卜陛下再次对我们开口:
「言归正传。我之所以请你们和前总督大人来到这里,不只是为了告诉你们那位少女平安无事。」
如此表示的别西卜陛下,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棋子……说到别西卜陛下,最著名的就是创造出「恶魔棋子(evil piece)」了,所以我也立刻联想到那边去……但是,我却没看过那种形状的棋子。和「士兵(pawn)」、「骑士(knight)」、「主教(bishop)」、「城堡(rook)」以及「皇后(queen)」的任一者都不相像。
「你们知道这颗棋子是什么吗?至少应该看得出这是恶魔棋子吧。」
没错,眼前这颗棋子散发出来的这股波动──确实是属于恶魔棋子的。我和在场的转生恶魔,应该都可以从体内的棋子感受到同样的波动才对。
这时,别西卜陛下做出了冲击性的发言:
「──这是『国王(king)』的棋子。」
『──!』
…………那是怎样!所有人听见陛下的报告都大惊失色!那当然了!因为,我们之前听了恶魔棋子的说明,都相信没有「国王」的棋子。
我们得到告知的情报,都是在成为上级恶魔之后,就可以触碰只存在于各领的领主城以及魔王领的魔王城的「石碑」,并登录为「国王」,就可以获得拥有眷属的权力跟恶魔棋子。所以,根据我们所听说的,并没有「国王」的棋子……
刚才我说,所有人都大惊失色,但只有一个人不为所动,冷静地看著一切──是阿撒塞勒老师。
「……我听过这东西的传闻,不过这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
「……你知道有这个东西吗,老师?」
听我这么问,老师摸著下巴说:
「我说了,只是传闻。不过,在和恶魔缔结了协定之后,这个传闻在我的心目中就变得一天比一天还要真实了。」
原来有这种传闻啊……?不不不,我也只能惊讶了!
身为上级恶魔,同时也是「国王」的莉雅丝,带著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凝视著别西卜陛下手上的棋子。
「……『国王』的……棋子?怎么可能,我听说制造『国王』棋子的技术至今尚未完成,所以才以『石碑』来完成『国王』的登录,藉此让系统运作……」
听了莉雅丝这番话,别西卜陛下点了点头回应道:
「没错,『国王』的棋子照理来说不应该存在。如你所说,以恶魔棋子的系统而言,『国王』原本是登录制……不对,是我故意设定为登录制。为的是不让『国王』浮上台面。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认为在眷属恶魔升格时,原本在体内的棋子与『国王』的棋子发生重复及融合现象的话会很危险。」
别西卜陛下在手中把玩著棋子,同时继续说了下去:
「这颗棋子的特性──是单纯的强化。但是,并非让力量变成两倍或三倍这种程度。利用这颗棋子所能得到的强化,至少从十倍,甚至到百倍以上。力量确实能够跳升好几个层次。因此,我决定禁止使用『国王』的棋子。因为害怕有人在得到力量之后对政府起歹念,意图加害政府。强大的力量,就是足以蒙蔽一个人的双眼。」
……单纯的强化。从十倍到百倍的话,效果不就和奥菲斯的蛇一样了?
旧魔王派知道这件事吗?……这点我是不清楚,不过就算他们知道大概也不会想用吧。
毕竟,「国王」的棋子是现任魔王创造出来的东西──我不认为憎恨现任魔王的他们会想用「国王」的棋子。
同时,因为强化而起歹念的例子在旧魔王派当中也可以看到……那些家伙在有奥菲斯为后盾,得到蛇之后,感觉都沉溺于力量之中了。
假使能够使用「国王」棋子,很有可能会出现得意忘形的上级恶魔和转生恶魔……像迪奥多拉肯定会沉溺在「国王」棋子的力量之中。也难怪会被别西卜陛下禁止了。
别西卜陛下在手边展开了一个小型魔法阵。稍微以魔力操作之后,沙滩上就呈现出数十名人物的资料!
……总觉得我好像在纪录影片和排名游戏的杂志上看过这些脸孔。
莉雅丝和苍那前会长似乎也觉得看过这些人,显得困惑不已。
在这样的状况下,别西卜陛下说出更加令人震惊的情报:
「投影在这里的人们,都是目前在排名游戏当中名列前茅的选手。他们的共通点在于原本都是七十二柱──也就是纯血的上级恶魔出身。同时──因为冥界的高官们的企图,他们也都使用了这个『国王』的棋子。这件事当然没有公开。结果,使用者当中,有些人的水准已经达到了所谓的最上级恶魔的程度,甚至要说是魔王级也不为过。」
『──!』
……大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对于别西卜陛下这番令人为之惊愕的发言,所有人都只能屏息不语。
在吞了一口口水之后,苍那前会长问了别西卜陛下:
「……那么,投影在这里的高排名选手的实力……?」
「没错,他们的实力都是透过没有正式公布的规则以外的力量,得到了提升。经营游戏的执行委员多半也都涉入其中。不只是使用『国王』棋子,在商业授权的选择方面,贿赂也是家常便饭,还有顾及高官们的企图的假比赛对战组合等等……排名游戏已经充满了弊端,变成非常不公正的比赛了。当然,也是有些以实力而名列前茅的选手。像是前龙王坦尼、鲁迪格•罗森克鲁兹等人,主要都是转生恶魔。」
……惊人的宣告让大家陷入一片死寂。
的确,投影出来的资料当中,确实是没有坦尼大叔。果然,那个人还是只凭实力站上最上级恶魔之位的。
别西卜陛下耸了耸肩。
「人类世界的国际比赛其实也有类似的情况就是了……只能说冥界的排名游戏也不例外吧。我只不过是游戏的发起者,负责的部分只有最根本的系统管理而已。其他都被高官们吩咐『不准碰』、『不准插嘴』,排名游戏就这样被抢走了。所谓的发起者,无论在任何时代,只要稍微离开自己制作的东西,就会被其他人当成眼中钉。」
在排名游戏的系统完成之后,大部分的权利就被现在的营运团队抢走了是吧。
说不定阿杰卡•别西卜陛下之所以制作别的游戏,就是因为不喜欢排名游戏像这样混进了别人的企图吧。
我以前好像听说过,在从事创作工作的人之中,有些人不喜欢其他创作者的创意混进自己的作品当中。
「也就是说,尽管是一道窄门,但只要有实力,任何人都有可能在排名游戏当中成功、成为高排名选手,这样的一面虽然不完全是虚假的……不过,想要击溃现在的顶尖选手们,除非是像你们这种极为突出的例外中的例外,否则很难打破现状。」
……凭著不成熟的意念与实力,无法超越创造出来的顶尖选手是吧。
「顶尖选手的排名之所以变动不大也是因为……」
经常收看排名游戏比赛的木场这么问了别西卜陛下。
「──只是经过绝妙的平衡调整,呈现出那样的抗衡状态罢了。背后当然是那些贪图利益的旧时代恶魔在动手脚。顶尖选手对抗顶尖选手的比赛,本身就能够带来庞大的金钱。只要能够操弄比赛,更得以增加甜头。尽管转生恶魔的表现越来越杰出,想要挑战用了『国王』棋子,又有旧时代恶魔们的企图从中操弄的顶尖选手们,对许多挑战者而言还是极大的障碍。」
别西卜陛下的这句话──让苍那前会长当场跪倒在地。
「…………竟有此事……!」
对于打算成立一所任何人都能够就读的排名游戏学校的苍那前会长而言,这项情报近乎剧毒吧……
──「国王」的棋子、顶尖选手的排名操作。
事实真是残酷。
「……这样的情资足以颠覆一切呢。要是民众知道了这样的消息,足以剧烈撼动冥界的价值观啊……」
匙扶著苍那前会长,带著苦闷的表情这么说。
「……即使是瑟杰克斯也很难改变这一切是吧。」
阿撒塞勒老师这么问别西卜陛下。
「因为,原则上排名游戏表面看起来经营得很顺利。要是胡乱插手的话,很可能害得冥界目前的均衡状态崩溃。在必须以保存种族存在为重的状况下若是让内部斗争升温,反而是舍本逐末。如果有个什么契机,或许能够一口气让他们垮台,但对手多半都是老奸巨猾的年长恶魔。只要是为了贵族社会和利益权势,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以某个角度来说,他们比旧魔王派还要棘手,牵涉到的黑暗面也更加深沉。即使是人称超越者的我和瑟杰克斯,在政治面也不得不与他们拉锯。」
……排名游戏又牵涉到政治和经济……而且背地里还有恶魔显要们为了利益权势而安排因循苟且的对战组合啊……这下子我们可是得知了非常不得了的内幕。如此一来……我已经无法认真观赏排名游戏的职业赛了!
那场吉蒙里与巴力之战,背地里也是现任魔王派和大王派在争权夺利,或许正是这种状况的延伸吧。
比赛本身相当实在。我想,一定是瑟杰克斯陛下希望至少让我们的比赛不受污染,而暗中尽了一切努力吧。
莉雅丝一脸凝重地问了别西卜陛下:
「不过,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种情报?照理来说,这应该是高层──非魔王层级者不应该知道,被归类为极度机密的情报才对吧?」
别西卜陛下缓缓闭上了眼睛。
「不应该知道这件事,并刻意不被告知这件事的人,知道了真相──我指的是皇帝彼列,也就是迪豪瑟。他得知了这个事实。」
──!在这种时候提到了冠军的名字啊……而且还说他是不该知道排名游戏真相的人。
「迪豪瑟是是纯正的吗?」
听了老师的提问,别西卜陛下点头以对。
「没错,他是凭藉极为纯粹的杰出才能成为冠军的恶魔。是不靠『国王』棋子爬上顶点的真正强者。因此,他才会做出之前那样的行动──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之所以能够成功夺走阿格雷亚斯,正是因为有他的协助。一切都是为了知道真相吧。」
『──!』
……竟有此事!这又是一个令人惊愕不已的情报。那个皇帝彼列竟然协助李泽维姆──协助邪恶之树!抢夺阿格雷亚斯的那个事件也和冠军有关……
我这才想通了。在我们去奥罗斯的时候,冠军也来到我们这边陪伴孩子们。当时他还藉口是在阿格雷亚斯拍摄电影顺道过来……这样啊,那个时候冠军就已经暗中和李泽维姆……
──在奥罗斯防卫战当中,敌人之所以总是抢先我们一步,是因为有冠军在打点一切。
……可恶,在愤怒之余,惊讶的事情更是多到不行,害我都快精神失常了!
莉雅丝也因为过于惊讶,肩膀不住颤抖。
「那个冠军……竟然协助恐怖分子……!」
「因为想知道真相而背叛,这样的做法比起称之略嫌过火,不如说未免也果决得太过头了吧。」
就连个性比较果决的洁诺薇亚,对于冠军的行动也心生疑问。
别西卜陛下也皱起眉头。
「关于这个问题,他也有他的苦衷……追根究柢的话,也可以说是那些旧时代恶魔的错吧……那些老人家们的企图一点一点,缓慢而确实地扭曲冥界的根干,现在终于到达了极限。而崩溃了这一切的正好是冠军,不过是如此而已。」
冠军的苦衷──……那个人不惜与冥界、恶魔,甚至所有势力为敌……是有他的理由的吗……我见到他的机会相当有限,但是在我看来他并不坏啊。只是因为我是个经验不足的小孩,所以观察力不足以看穿他是个坏人吗……
忽然,有件事让我感到好奇,便问了别西卜陛下:
「莱萨和蕾维儿为何会碰上这种遭遇呢……?皇帝彼列是打算利用他们发动恐怖攻击吗?」
事已至此,最让我好奇的就是冠军把菲尼克斯兄妹牵扯进这件事情。
别西卜陛下回答道:
「他大概只是为了呼唤我,想和我单独对话,而利用了他们吧。因为,游戏中只要发生了舞弊行为,就会归我管理,由我来处理发生的状况。这次的舞弊行为,是冠军对系统使用了能力。他拥有一种名叫『无价值』的力量,能够使特性失效,而他用了这个能力让排名游戏的强制淘汰系统失效,紧急程式也因此发动……只是,冠军做出这种行为的原因让我很好奇,所以我也转移到了现场。」
……这就是舞弊行为的真相啊。
冠军以本身的特性扭曲了游戏的程式,结果,对于舞弊行为产生兴趣的别西卜陛下也跳跃到了现场──
「那么,你在那里听他说了些什么对吧?」
听阿撒塞勒老师这么问,别西卜殿下点了点头回应:
「没错,他表示自己知道『国王』棋子的事情,也坦承自己协助了李泽维姆──但是,他如果只是这么做的话,留在现场的菲尼克斯兄妹也会有危险。」
「这是怎么回事?」
我再次询问别西卜陛下,这时阿撒塞勒老师开了口:
「排名游戏除了给观众用的摄影机之外,还有监视用的摄影机。监视用的摄影机所拍摄的画面,除了供营运阵营确认之外,在某些情况下高层的人也会监看影像。阿杰卡和冠军的对话,高层一定也会看。同时,他们也会怀疑在场的菲尼克斯兄妹涉入其中。包括『国王』棋子在内,阿杰卡和冠军肯定是讲了一连串被列为极度机密的事情。要是没处理好,搞不好会被收拾掉。」
「被收拾掉……怎么这样!」
只是刚好在场而已,蕾维儿他们就得被收拾掉吗!再怎么说都太过分了吧!
别西卜陛下苦笑道:
「肯定会。那些老人家为了保住面子,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理由也能够不以为意地做出那种事情来。过去曾经查明『国王』棋子的真相的人,他们也都毫不留情地收拾掉了。冠军害怕事情会变成这样,所以才在利用完菲尼克斯兄妹之后,将他们交给我照顾。他大概是认为那些老人家也动不到我这边来吧。」
……这就是冠军彼列对莱萨那场比赛中发生的事件的始末啊……
别西卜陛下继续说了下去:
「之所以没有立刻将他们两位交给你们,也是因为必须等到确定能够保障他们的平安才可以释放他们。若是前途光明的年轻人因为老人家的企图而遭到杀害,我也无法接受。」
莱萨和蕾维儿牵扯到极度机密却能够平安无事,是因为别西卜陛下一直掩护他们到现在的缘故啊。
……陛下是如此妖艳,又深深与冥界的各种事务息息相关,高深莫测到我完全无法捉摸的地步,不过光是从他解救了菲尼克斯兄妹这一点来看,就是一位值得信赖的魔王。仔细想想,我之所以能够变得这么强,也是因为陛下为我调整了棋子。
这时,重新振作起来的苍那前会长站了起来,眯著眼睛说:
「阿杰卡陛下,所以至今仍未现身的冠军到底想做什么呢?」
是个切入核心的问题。
别西卜陛下如此表示:
「──大概是想将我刚才在这里告诉你们的事情传遍冥界全境,乃至于各势力吧。」
『──!』
别西卜陛下道出冠军的目的,让众人无不屏息。
……我不是要重复刚才匙说过的话,但要是大家知道了这件事,冥界的价值观真的会天翻地覆。因为排名游戏具有未知的可能性,对于下级、中级恶魔而言是梦想,更是希望──
……要是知道内部早已污秽不堪,就连排名也被动过手脚,之前一直怀抱著梦想生活至今的人们……就连以排名游戏作为将来的梦想的小孩子们,也会失去希望吧。
由排名第一的绝对王者,皇帝彼列口中说出如此的真相,想必是再有分量不过了。
苍那前会长带著苦不堪言的表情说:
「……可能会造成更甚于之前的牺牲吧。」
敌人抢夺阿格雷亚斯与袭击天界时已经造成许多牺牲了。冠军的目的,将造成比目前还要严重的伤害吧。知道了真相,很有可能引发民众暴动。
别西卜陛下叹了口气。
「……想必会有相当程度的牺牲吧。尤其这次推动事情的方式格外强硬。抢夺阿格雷亚斯那次也好,这次也罢,都将造成无法忽视的损失。」
「和阿杰卡陛下谈完之后,冠军上哪去了……?」
莉雅丝这么问。想说的说完了,想问的问完了之后,冠军到底上哪去了?
「因为强制转移而离开了。大概是李泽维姆的力量,或是在魔术方面格外杰出的邪龙,阿日•达哈卡的力量吧。也许他们认为让冠军和我待在一起太久会有危险。」
别西卜陛下这么回答。
不过,我忽然又冒出一个疑问。
「……可是,为什么他要在和莱萨比赛的时候做出那种事情呢?在对上其他对手的时候不行吗……?」
我问出了相当基本的问题,但别西卜陛下只是轻轻笑了一下。
「关于这一点你们总有一天会知道的。他的著眼点比想像中的还要尖锐。」
…………?我搞不太懂,不过冠军之所以利用莱萨他们,可能就是还有什么别的理由?
阿撒塞勒老师叹了口气之后说:
「话说回来,阿杰卡。既然旧时代的恶魔们能够看到监视摄影机的影像,就表示你和皇帝彼列的对话也被他们听见了。我想这连问要不要紧都是白问吧。」
「现场发生的事情我已经做了某种程度的篡改。不过,老人家们大概也已经察觉到内情,开始行动了吧……」
老师耸了耸肩。
「照这样看来,即使冠军有所行动,你也已经有好的对策了吧。毕竟你是个做事周到的家伙。」
「我好歹也是恶魔之王嘛。而且,做瑟杰克斯办不到的事情,就是我的工作。」
「原来如此,说的也是──不过,就算发生再多事情,还是应该尽可能减轻牺牲才对。」
「是啊,这点我也非常清楚。尤其是无辜的百姓,我并不打算让他们牺牲。」
阿撒塞勒和别西卜陛下意味深长地凝视著彼此好一阵子。两位重要人物,而且彼此都是种族之长,或许有什么共通的想法吧。
「总之,我要再次为了蕾维儿和莱萨感谢你,阿杰卡。」
「这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前总督大人。难得有值得期待的新生代出现,我怎么可能让他们送命呢?排名游戏目前的状况,是因为我的预期太过天真所导致,可以的话我希望有什么要素能够尽可能整顿大环境。莱萨•菲尼克斯,还有你们这些新生代恶魔,都是有望改变今后的排名游戏的重要人才。」
我也上前一步,低下头来说:
「……太复杂的事情我不懂,政治方面我也只能相信、仰赖阿撒塞勒老师和各位魔王陛下。不过,如果只是道谢的话,我也想表达我的谢意。非常感谢陛下救了蕾维儿和莱萨。」
这是我最直率的心意。真的,什么政治啦、排名游戏的黑暗面啦,对我来说都太过于遥远,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但是,陛下救了蕾维儿。既然如此,为此道谢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谢谢陛下。」
「谢、谢谢陛下!」
小猫也在我身边鞠了躬。加斯帕也跟著照做。他们两个也想感谢陛下救了他们的朋友吧。在场的「D×D」成员也全都鞠躬道谢。
别西卜陛下露出了微笑。
「彼此彼此,接下来可能还得麻烦你们新生代恶魔很多事情,还请你们务必要克服万难。高层的事情有高层会处理。接下来,无论发生什么,你们只要在该大展身手的时候大展身手,该守护到底的时候守护到底就可以了。」
陛下说的真是太简单易懂了!
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守护所有该守护的事物!我们就是这样。这正是我们长久以来一直在做的事情,也是我们今后该继续做下去的事情。
──这时,阿撒塞勒老师竖起一根手指,问了别西卜陛下:
「还有一件事我想问你──现存的『国王』棋子有几颗?」
「生产线本身在制造出第一批货之后就已经停工了。不但制造方法没有让任何人知道,制造本身也只有我才办得到,所以没办法再制造出新的棋子了。因此,现存的棋子就只有第一批制造出来的分量的剩余部分。根据我所掌握到的资讯,剩下的棋子包括我手上这一颗总共有九颗。冠军的那一颗我收下了。在我手边的总共有四颗。」
不知不觉间,别西卜陛下手上多了第二颗「国王」棋子。我猜,那就是冠军交给陛下的那颗吧。
听了这个答案,老师的表情变得凝重。
「……剩下五个都在恶魔大官们的手上啊。没想到有这么多。有这么多的话,在紧要关头足以颠覆局势呢。」
……那种惊人的棋子如果用在适当的人身上,很有可能得到最上级恶魔,甚至是魔王级的力量。即使是老师,也不知道剩下那五颗棋子能够创造出怎样的恶魔来吧。
别西卜陛下以充满决心的眼神说:
「即使得花上几千年,我也打算收回那些棋子。身为始作俑者的我,至少得做到这种地步才行。」
之所以收下冠军那颗,也是因为陛下打算悉数收回吧。要是棋子落到陛下以外的人手中,天晓得会怎样被滥用。不过,冠军的那颗「国王」棋子竟然没有被李泽维姆拿走啊……是因为他藏起来了吗?还是李泽维姆有某种坚持而没有使用棋子呢?
或许是察觉到我的想法了,魔王陛下表示:
「『国王』棋子若是使用在过于强大的人,或者是拥有奇异能力的人身上,似乎会产生充溢现象。最糟糕的情况,可能会危及性命。即使得救了……后果恐怕也不堪设想吧。」
原来还有这样的一面啊。所以实力够强的人反而不应该用喽。说不定旧魔王派之所以没有使用也是因为这样?李泽维姆也是因为用了可能会死掉才没有用吗……?真是疑问不断。
别西卜陛下对老师说:
「还有,阿撒塞勒前总督大人。」
「什么事?」
「我想,你应该小心为上。老实说,如果我是敌人的话,为了打倒『D×D』肯定会先从你下手。」
──!
……大家对于别西卜陛下的这番话似乎也颇有感触,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他们两位身上。
别西卜殿下继续说了下去:
「你太过能干了。身为一个这么有才干的顾问,不只对这个队伍而言如此,对于各个势力也非常有助益。因陀罗或是黑帝斯下次如果要出手的话,肯定是针对你而来……你有这个自觉吗?」
老师苦笑了一下,耸了耸肩说:
「……某个破坏神之前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呢……不过,我已经准备了好几个自保之道就是了。」
针对老师出手啊……老师是一路带领我们至今的恩人。同时,身为与各势力沟通的桥梁,他也一再和各式各样的要人进行会谈。目前这个现状,「D×D」小队之所以存在,也是因为老师竭力促成。即使是今后,老师的力量对于我们和各势力的要人来说都非常重要。
……正因为如此,敌人更可能针对他出手吧。算我求你,可别太逞强了啊,老师……要是你被撂倒了,我们可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啊……!不过,他也不是三两下就会死掉的人就是了。尽管如此,别西卜陛下的忠告还是令人感到害怕。
阿撒塞勒反过来问了别西卜陛下:
「说是这么说,听说你也插手去管了相当奇怪的事情不是吗?──『苍蓝革新的箱庭(innovate clear)』和『终极羯磨(telos karma)』的下落好像都快被你找到了吧?你似乎是以自己制作的『游戏』在因应……这个空间也和那个有关吧。」
突然,阿撒塞勒老师举出两个神灭具(longinus)的名称……这是怎么回事?我知道别西卜陛下在日本的某地经营自己制作的「游戏」……而那两个神灭具,还有这个空间,都和那个「游戏」有关?
别西卜陛下摇了摇头。
「不好意思,我认为这是我的领域。即使是对神器知之甚详的你,大概也无法掌握住那两个吧。毕竟,那些已经脱离这个世界的常理了。」
老师说了声「这样啊」,遗憾地叹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联络用的小型魔法阵开始在别西卜陛下的耳边展开。
于是别西卜陛下附耳过去。
「……是热线啊。」
别西卜陛下意味深长地眯起眼睛。
「……这样啊,这步棋该算是奇招还是坏棋,抑或是……」
陛下转过头来,对我们说:
「你们立刻回去。」
「发生什么事了吗?」
由于事出突然,莉雅丝便如此反问,而魔王陛下说出令人震惊的一句话:
「──听说奥菲斯遭到邪龙攻击。」
『──!』
我和大家都只能哑口无言──
那些家伙的恶意,再次开始行动了。
─○●○─
兵藤家楼上──
刚才的原班人马加上杜利欧,都聚集到奥菲斯的房间。
被我们带回来的蕾维儿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我们也请小猫过去照顾她。
而在我们眼前的,是躺在床上的奥菲斯……她的衣服变得破烂不堪,爱西亚目前正在为她治疗。外伤已经一点一点逐渐愈合了……不过,在我们从别西卜陛下的领域回到这里的时候,浑身伤痕累累的奥菲斯根本已经不见原形了。
四肢支离破碎,脸孔也血肉模糊到令人不忍卒睹,全身还充满了利爪划出的裂伤。失去意识的她,在接受治疗的现在也一直没有醒来。
……在她还是无限的时候,这种伤势根本不足挂齿吧。但是,现在的她是有限。即使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还要强,还是会受伤。
……可是,到底是谁干的?我根本想像不到有谁能够痛殴奥菲斯,她到底是在哪里遭受攻击的?
杜利欧对满心疑问的我说:
「……看来,她似乎是在那个地下空间遭到攻击的。我因为隐约有种不安的感觉而前往那里的时候,邪龙正好要逃走。人在那边的克隆•库瓦赫好像先一步赶到了。」
「…………」
我顺著杜利欧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发现了靠著房间的墙壁的克隆•库瓦赫。
杜利欧继续报告:
「奥菲斯倒下的时候……依然挡在『虹龙』的蛋前面。」
…………
……也就是说,敌人是把保护著龙蛋的奥菲斯打成这样的吗……?
……没错,那些家伙确实干得出故意攻击龙蛋这种勾当。而现在的奥菲斯,肯定会保护那颗龙蛋。如果他们的目的是奥菲斯的话,针对那颗龙蛋下手也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吧。
如果没有其他因素,奥菲斯应该能够一边保护龙蛋,一边打倒邪龙才对。既然她办不到,就表示他们还准备了什么能够让奥菲斯毫不抵抗的手段吧……?
无论如何,他们都把毫不抵抗的奥菲斯伤成这个样子了。果然是邪魔歪道会干出来的好事……!
「…………!奥菲斯……」
我的脸上写满了愤怒,浑身因怒意而颤抖。
……这个家伙一直过著和平的日子。她选择了和我们一起度过日常啊!还兴致勃勃地守护著「虹龙」的蛋!她只是想过著平凡的生活而已啊!
我全身上下散发出愤怒的气焰,而爱西亚和莉雅丝安抚著这样的我。
「一诚先生……」
「一诚,你冷静一点。要是失去了冷静,只是正中他们的下怀。大家都明白你的怒意。大家和我也是,心里都充满了不停涌现的愤怒。」
「……我知道啦,一切都是他们的……那个家伙的煽动策略……!」
──李泽维姆、邪恶之树!
唯有那些家伙,我还是无法轻饶……!
我重新确定了内心的怒意该指向何方时,老师耳边展开了一个联络用的魔法阵。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注意著联络的老师,在听完内容之后顿时说不出话来。随即,他露出了心有不甘的苦涩表情。
「──!…………搞什么啊,那家伙居然来这招……!」
隔了一拍,老师顺了顺呼吸之后对我说:
「一诚,你冷静听我说。我再说一次,你要冷静喔。」
「到底是怎么了,老师?到底是什么事?」
「──你的父母,在外出的时候被邪恶之树掳走了。」
听见老师这么说的瞬间,我感觉到自己心中有某种东西断了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