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二十卷 出路咨询的彼列
  5. Parents.
  6. 繁体版

Parents.
2017-06-23 12:26:04

		

那天晚上──
阿撒塞勒的报告结束之后,「D×D」队员先暂时解散。
为了接回莱萨与蕾维儿•菲尼克斯兄妹,改天一群人将与先前提到的魔王阿杰卡•别西卜进行会晤。
与爱西亚一起在地下的大浴场冲掉一身汗之后,莉雅丝走在通往一楼的楼梯上,和爱西亚聊得相当起劲。
「蕾维儿小姐和莱萨先生都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爱西亚拍了拍胸脯,松了一口气。这个善良的少女不仅担心蕾维儿,甚至还担心莱萨。对莉雅丝而言,爱西亚是令她自豪的宝贝妹妹。
莉雅丝也带著微笑回答:
「就是说啊,真是太好了。虽然我很相信兄长大人和阿撒塞勒……不过,尽管如此,事情还是可能有个万一……我原本已经稍微有所觉悟,而感到害怕呢。」
没错,事情还是可能有万一……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莉雅丝很明白这一点。事实上,在对抗英雄派之战当中,她最爱的人──兵藤一诚便一度失去了肉体。回想当时的状况,就会让人觉得他现在还活著简直就是奇迹。照理来说,当时发生的事情即使令他一死也是理所当然。
而现在,那样的状况很有可能再发生一次。莱萨和蕾维儿即使碰上了最糟糕的结局,也不足为奇。
尽管如此,关于他们的好消息确实值得高兴。
因为,莉雅丝希望总有一天能够在职业排名游戏的世界和莱萨正式做个了断──
蕾维儿也是,她身为一诚的优秀经纪人,得到了莉雅丝的全面信任。没有蕾维儿的话,一诚也无法抱著梦想和野心勇往直前吧。
到底他们是为什么会在魔王阿杰卡•别西卜那边呢?据说,这项情报是机密,只有告知极少数人,就连部分恶魔高官也没有得到这个消息。
而且,还有另外一件事情也很令她介意。
──就是冠军迪豪瑟•彼列的行踪。
和菲尼克斯兄妹一起下落不明的皇帝彼列。为什么查明下落的只有关于莱萨他们呢?迪豪瑟•彼列上哪去了?
……谜团尚未解开。只是,莉雅丝心中笼罩著不安的黑影。她知道,这种不安多半都会朝不好的方向发展。看见英雄派的曹操召唤出的萨麦尔时、前往采佩什派的根据地时,她都有种难以言喻的感受,而后来的结果也都相当惨烈。
正因为如此,她现在满心都是不祥的预感──
莉雅丝和爱西亚上了一楼,从冰箱拿出冰淇淋准备当成洗好澡的点心,并一同来到客厅的时候──
「哎呀,是莉雅丝小姐和爱西亚啊。」
在客厅里的是一诚的母亲,她在桌上摊开了许多东西。
「我们刚洗好澡。兵藤妈妈在做什么呢?」
莉雅丝和爱西亚疑惑地靠了过去──
「我吗?呵呵呵,我在看这个啦。」
一诚的母亲拿起一本东西,打开给两人看。
「……啊,是相簿。」
没错,一诚的母亲摊放在客厅桌上的,是为数众多的相簿。她打开给两人看的那本相簿里,放的是一诚小时候的照片。
「对啊,是一诚的相簿。你们看,之前我好像也给你们看过这些呢。」
在可卡比勒袭击事件之前,她们也在一诚的房间看过相簿。那个时候,两人还兴奋到看得入迷。
莉雅丝和爱西亚坐到沙发上,各自拿起一本相簿,再次欣赏起一诚赤裸裸的回忆。
之前因为看得太过入迷而没有察觉到,相簿里的照片都是在发生各种事情的时候拍摄,下面的注解全部都是「一诚,第一次○○」这样的标题。
「……真的全部都是一次一次成长的纪录呢。」
莉雅丝带著微笑这么说。
一诚的母亲也露出温柔的笑容表示:
「……毕竟他是我们的独生子嘛。再怎么说,对我而言、对外子而言,他都是我们的宝贝儿子。或许是这个关系,我偶尔会像这样,很想看他从小时候到最近的照片。看著看著就会觉得他以前好可爱啊。」
一诚的母亲半开玩笑地这么说,让莉雅丝和爱西亚也不禁莞尔。
──一诚的双亲是如此爱著他。
从一诚的母亲现在的微笑和为数众多的相簿当中,都可以看出双亲是多么爱著他,多么呵护著他。
忽然,一诚的母亲看见相簿里的一张相片,手停了下来。
「啊,是这张啊。」
莉雅丝和爱西亚也看向一诚的母亲指的那张相片。
那是一诚刚上小学的时候。相片里的一诚骄傲地高举著一根尺寸和他不合的钓竿。
「这张相片……怎么了吗?」
莉雅丝这么问,一诚的母亲便说:
「这钓竿是外子当时最宝贝的一根。他的兴趣是钓鱼,以前也会教一诚钓鱼呢。不过,最近几乎都没去钓鱼就是了。他还年轻的时候,在一诚还小的时候,他们经常去钓鱼。无论是河边、海边都去呢。」
……她们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原来一诚会钓鱼。之前是有听过一诚在修练的时候是靠钓鱼确保吃的东西就是了……
一诚的母亲继续说了下去:
「一诚小时候也受到他爸爸的影响经常钓鱼,可是在某一天之后就完全不去钓了。」
「发生了什么事吗?」
爱西亚这么问,一诚的母亲便苦笑著说:
「因为这张相片里的钓竿,被一诚弄坏了。」
一诚的母亲说出来的──是一诚小时候的苦涩回忆。
「我们去海边钓鱼的时候,一诚在休息时间擅自把外子的钓竿拿走,自己一个人就开始钓了起来。他本人很向往外子的钓竿,大概是想用那根钓竿钓只大鱼让爸爸称赞吧……但是却弄错了使用方式,把钓竿折断了。外子非常沮丧,一诚也一边嚎啕大哭一边道歉,状况超凄惨的呢。」
……小时候,任何人都经历过类似的苦涩失败。莉雅丝自己也是,小时候曾经为了得到父母的夸奖而逞强,结果反而给他们添了麻烦。幼时的回忆无意间闪现在她的脑海里,让她有种并非事不关己的感觉。
一诚的母亲带著落寞的表情说了下去。
「外子只是稍微叮嘱了一下,立刻就原谅一诚了。可是一诚他……从那一天开始就不曾主动提过要钓鱼。应该是无法原谅自己吧。那个孩子就是这样。只要是自己害别人伤心,自己也很伤心的时候,即使道歉了还是会一直一直耿耿于怀。」
「……总觉得,我好像知道一诚先生这样的一面。」
爱西亚心有戚戚焉地这么说。
……莉雅丝也能够同意这一点。他……一诚,确实有著这么一面。一旦发生了什么悲剧,即使完全不需要负责──他还是会承担一切。
──那个时候如果自己这么做的话就好了,那么做的话就好了。他会像这样不断反省自己,反省到旁人看了也会跟著难过起来。
对于发生在爱西亚身上的事情,一诚恐怕也还耿耿于怀吧。
要是自己够强的话,爱西亚就不会死了──他恐怕还是这么觉得。
然而,这也让现在的他变得这么强。
或许是察觉到莉雅丝的心境,一诚的母亲问道:
「……那个孩子,是不是曾经让爱西亚伤心过?不,我想那个孩子绝对不会害得爱西亚难过落泪,但尽管如此,我想他可能还是在某方面没有帮上爱西亚的忙,因此害得她伤心吧。」
──!
……莉雅丝无言以对。一诚的母亲对一诚观察入微,知之甚详。她心想,一诚的母亲;不,为人之母者的观察力真是无人能敌。
「……您看得出来吗?」
爱西亚这么问,一诚的母亲笑了一下。
「当然看得出来啊,我是他妈耶。一诚对爱西亚老是保护过头了。我想,那个孩子一定在某件事情上无法原谅自己,而让那件事一直一直压在心头吧。」
一诚的母亲不知道一诚以及莉雅丝她们的真实身分。可是,她还是感受得到一诚每天的变化。这就是为人之母者吧。
……总有一天,纸会包不住火。这一刻,让莉雅丝有了如此的觉悟。
一诚的母亲说:
「一诚不再把钓鱼当成兴趣,一定也和那件事的状况很像吧。他一定是无法原谅当时的自己。」
一诚的母亲竖起一根手指说:
「一诚一直有一个习惯,从小到大都没有变过。」
「是怎样的习惯呢?」
莉雅丝这么问,一诚的母亲便一边看著相簿里年幼的他,一边开了口:
「他一旦犯了错,或是发生了什么让他无法原谅自己的事情,之后只要提到那件事,他一定会道歉。那种时候他总是会露出同样的表情,一看我就会立刻知道。外子似乎也知道一诚的这个习惯。那个孩子只要心里有什么事情,就会立刻写在脸上。」
……的确,他总是会主动说出「对不起」、「抱歉」、「歹势」之类的字眼确实道歉。至于那种时候的表情是否全部一致,就连莉雅丝也想不起来就是了……
一诚的母亲牵起莉雅丝和爱西亚的手,一脸认真地以强烈语气表示:
「……莉雅丝小姐、爱西亚。在这种时候说这种话不知道适不适合,但我还是要说──一诚就拜托你们两个照顾了。虽然他是个好色的笨蛋,但我觉得,他想当个真诚的人的心意,确实可信。」
「好的,兵藤妈妈。」
「好的,一诚妈妈。」
──两个女儿将自己的另一只手放到母亲的手上,用力点了一下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