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二十卷 出路咨询的彼列
  5. Faker.
  6. 繁体版

Faker.
2017-06-23 12:26:04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
图源:音无丶初音
扫图:魂魄妖天
录入:怠工驴
──我啊,可以继续当老爸和老妈的小孩吧?
-------
──义大利,某地。
青年来到了义大利国内某个穷乡僻壤的农场──是一处葡萄园。
走著走著,青年──圣枪的持有者曹操,看见了一名在农场内工作的老人。老人身上穿著工作服、戴著草帽,身体却相当壮硕,光是从远方看一眼,也会让人觉得他曾经当过兵,或是练过某种运动。
不过,老人会有这样的体格,都不是基于上述两个原因。
或许是早就察觉到曹操的气息了,老人看也没看他一眼,只是说了一句:
「──圣遗物(Relic),我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股波动呢。」
老人以皱纹和五官一样深邃的脸孔,堆出柔和的笑容。
「Buongiorno(你好),圣枪的持有者。欢迎来到这个农场。」
老人──不,梵蒂冈的枢机司铎瓦斯科•史特拉达摘下了帽子,如此打了招呼。
他是不久之前率领许多教会战士,发起武装政变的教会要角。在与反恐小组「D×D」的决斗之中落败的史特拉达没有抵抗,任凭天界裁罚。
毫不隐瞒地将一切告诉天界的负责人之后,现在年迈的枢机司铎待在这个农场里。这个农场的半径数公里范围笼罩在天界的坚固结界之下,想要离开并不容易。换句话说,就是个结界牢狱。
为了上帝、为了信仰而奉献人生的杜兰朵前任持有者,在成就了教会战士们的心愿之后,立场遭到剥夺,被囚禁在这个可以说是宽松的牢狱之中。
这个究竟称不上是牢狱的地方,就是教会──天界阵营对年迈的枢机司铎定下的制裁。考虑到事件的规模,不只剥夺其地位,即使要他以命赎罪也不足为奇──但思及他过去的功绩、信仰,再加上众多教会战士的请愿,对他的惩罚才会仅止于被贬到这处农场而已。
「这里原本就是我得到的土地。之前我偶尔会来这里照顾树木……不过,看来今后我可以平心静气地开始认真关照了。」
史特拉达一边抚摸著树,一边这么说。
面对那位受到众多信徒敬爱的圣人,曹操低下头。
「初次见面,枢机大人。我是帝释天的尖兵。」
听握有圣枪的人这么问候自己,史特拉达拿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汗之后说:
「原来如此,异教之神有事情想问老朽,是这样吧?」
年迈的枢机司铎似乎认为曹操这趟造访,是来当帝释天的传讯兵。不过,曹操对此却是摇了摇头。
「不,您可以将这当成是我个人的探访。」
听曹操这么说,史特拉达的笑意随即加深,显得兴致勃勃。
「……哦,这样啊──所以,你特地来到这个穷乡僻壤,是有什么事情想问我呢?」
史特拉达这么一问,曹操先是张开了嘴,却又暂时闭上,过了半晌,才终于问出口:
「…………对于所谓英雄,枢机大人本身有什么想法呢?」
或许是这个问题出乎他的意料了,史特拉达先是一愣……不过随即摸了摸下巴说:
「……嗯,你这个年轻人问的问题还真是奇妙啊。」
曹操低下头,接著又说:
「……我继承了某位英雄的血脉而生。同时,就连所谓的圣枪也挑上了我。我……一直都想当个『英雄』,想站在人类的顶点,想成为强过所有非人者的克星。我一直抱持著这样的心愿、想法,活到现在。」
他仰望天空,又这么说:
「……但是,我败给了某个转生恶魔的少年。我的生存之道被他从正面全盘否定……我想他大概没有这个意思,但至少那次败北成了让我重新审视生存之道的契机……我很想请教以英雄之姿受到众人崇拜的枢机大人,究竟何谓英雄。」
这是不仅继承了英雄的血统,甚至还偶然带著圣枪而生的天才,第一次碰上的一道「高墙」。
理所当然地继承了祖先传承下来的血统,有如命中注定般挥舞著足以杀神灭佛的最强长枪而活到现在。打从一开始,他就强烈地认为对付和人类无法并存者──猎杀非人者、吓阻非人者、征服非人者,才是自己的生存之道、自己存在的理由。
──然而红龙与白龙,甚至就连他手上的长枪,都正面否定了这一切。
像是在说他太过弱小。
像是在说他只是一个拿著最强长枪的年轻小伙子。
听了曹操的问题,史特拉达轻轻笑了笑。
「……呵呵呵。」
面对狐疑的曹操,年迈的圣人这么说:
「失敬失敬──不过,年轻人就是年轻人。你实在是太过年轻了。看你的年纪大概是二十出头吧,对我而言也只比长了头发的小婴儿好一点罢了。打从一开始,从自称为英雄这件事本身,你就已经会错意了。」
史特拉达如此断定。
「──决定谁是英雄的,永远都是没有力量的百姓。正因为没有力量,正因为对力量怀著向往,他们才会寻求、挑选英雄。扛著圣枪的青年啊,你是因为受到百姓的推崇而决定扮演英雄的吗?」
「………………!」
曹操无言以对。
……事实上,并没有任何人选上他。只是因为自己的出身如此,而深信自己理当如此而已。他认为,如此自居,对于自己身上流的血,以及寄宿在自己身上的长枪而言,是理所当然的环境──
史特拉达坐到放在农场里的木箱上,并且继续说:
「没有百姓的拥戴而称自己为英雄,只不过是小孩子在玩耍罢了。说成是英雄扮演游戏也不为过。正因为如此,你才会不敌那个横冲直撞地在自己的道路上迈进的赤龙帝小子。」
老人的这句话否定了英雄派的存在意义。就连曹操也认为确实如此,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没错,正如史特拉达所说,他……那个男人,确实是横冲直撞地攻向自己,横冲直撞地打倒了自己。不是因为身为赤龙帝,又或是身为恶魔而怎样,而是为了自己的目标,为了必须保护的人们,横冲直撞地消灭了自己。
存在遭到否定,还反而在自己应该打倒的存在手下一败涂地──……看见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原本仰慕自己的人们会怎么想呢?
史特拉达沉默了几分钟之后,对不发一语的曹操说:
「──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不过是个普通的年轻人类。即使你的祖先是英雄──不,就连你的祖先原本也只是普通人而已。既然如此,你也是个普通人。所谓的英雄,不过是追赠给横冲直撞地活过的人的勋章罢了。」
……赤龙帝也是,在勇往直前地迈进之后,才开始受到冥界百姓们的尊敬。他一开始是否曾想过要当英雄?答案──想必是「否」吧。
年迈的枢机司铎带著洋溢的笑意说:
「你称我为英雄,但活到这个岁数,我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觉得过,就连一次也没有──但是,只要有人敬我为英雄,我就想继续以此律己,只是这样罢了。我是人类。我以人类的身分诞生,也终将以人类的身分死去。这样就好了。假使有百姓视我为英雄崇拜,也只需要这样。」
瞬间,曹操在老人身上看见了赤龙帝的身影。
……或许,他也会这么说吧。
老人「呵呵呵」地轻轻笑了几声之后,又戴好帽子,站了起来。
「嗯。人一旦上了年纪,难免会变得爱唠叨呢……再说,我认为你早已隐约掌握到这个答案,只是还没想清楚罢了。」
「……或许是这样吧。自从输给了他之后,我──」
自己的思绪便脱离了「想当英雄」的概念,成为一介挑战者了。
「枢机大人,我赢得过那个男人吗?」
过去玩著英雄扮演游戏的青年如此问到。
嘴角拉出深深的笑意,老人这么回答:
「──你去找个东西来爱吧。是自己也可以,是无形的东西也行。你想打倒心怀所爱、受人所爱的人,就必须拥有一颗爱著某样东西的心,否则终究追不上对方。这么一来,也才终将出现爱你的人。到时候──『力量』才会降临在你身上。」
说著,史特拉达回到了农务上。
「首先,你就继续这样追赶赤龙帝小子吧。他──命中注定受爱戏弄,同时仍将为爱而活。比起我这种老骨头,和你年纪相近的他,对你而言肯定有益不下万倍。」
为爱而活的赤龙帝──
听了这句话,曹操在脑内不断反刍和兵藤一诚碰面的短暂时间。
……没错,那个男人正是因为受人所爱、心怀所爱,而与自己正面冲突不是吗?那正是赤龙帝,兵藤一诚的源流──
注视著长枪的曹操微微一笑。
「寄宿在长枪之中的你也想追求『爱』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