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短篇
  5. 精灵Snow Wars
  6. 繁体版

精灵Snow Wars
2017-06-23 09:44:00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 滴水
「士道,危险!」
「……!」
像是被琴里的声音弹开一般,士道的头躲到了防护墙壁之后。
在那之后的一瞬间,在士道的头刚刚所处的位置通过了无数的『弹丸』。后面的墙壁受到弹丸的撞击而发出了『咯咯咯……』的响声。如果刚刚士道没有把头移开的话,现在可能就只剩下身子在那里了吧。
「抱、抱歉,帮大忙了,琴里。」
「你也给我小心点啊,一瞬间的犹豫可能要命的哟。不要把头露出去哟——七罪?」
「……嗯,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琴里说完之后,防护墙壁后蹲着的面色如土的七罪,颤动了一下肩膀回答道。还没被琴里说完,墙壁后的七罪又变成了刚才的样子。
士道、琴里、七罪三人,现在正处在在厚厚的防护壁后隐蔽着、辛苦地躲避『敌人』攻击的状态中。
但是现在只能迅速找出方法了,这点琴里还是清楚的。悔恨地咬着牙,琴里把手放在额头上想起了对策。
「琴里,不能这样下去了。我来做诱饵掩护你们,乘着间隙你和七罪继续前进。」
「不行,太危险了。而且就算成功了,只前进一米两米也改变不了形势。有什么更……」
就在琴里说话的时候,墙壁又发出了『咯咯咯』的响声,士道他们躲藏的防护壁又开始了颤动。
「什…什么?!」
「喂喂…骗人的吧…难道…」
「……再这样下去,这个防护壁撑不了多久的啊…」
三人发出了战栗的声音。
完全没有露头的士道他们开始焦急,难道说『敌人』使出了什么强硬手段?!
「琴里、七罪!在墙壁撑不住之前转移到其他地方攻击!」
「库…没办法呢」
「骗…骗人的吧,真的要……?」
对士道的指示,琴里因为没办法而不满,七罪则是愕然地回答着。士道用唾液润湿了因为紧张而发干的喉咙,拿起了『弹丸』。
然后,以一直躲在防护壁后面的姿势冲了出来,呼喊着。
「呐,琴里!」
「什么啊士道!」
「……雪仗、真的是这么玩的么?!」
发出悲鸣般叫喊声的士道,湮没在了扫射过来的雪球里。
那天早上,让士道清醒过来的是一阵突如其来的刺骨寒意。
被走廊外传来『badabada』的脚步声吵醒,之后门被打开被子被掀了起来。
「士道!快起来!」
「……哈?」
安宁和温暖的化身·被窝大明神加护下,在安然与周公谈心的士道,在突然袭来的寒意中,身体不由自主地蜷缩起来。简直就像是突然暴露在太阳下的吸血鬼、炙热沥青路面上的蚯蚓一样呢。
在依依不舍的床上挣扎了十几秒之后,士道揉着睡眼,看清了来访者的样子。,
拿着士道被子站在床前、拥有夜色长发和水晶般眼睛的十分熟悉的少女。而现在她美丽的容貌染上了兴奋之色。
「……十香、怎么了?现在还很早呢」
「呜姆!」
士道慢吞吞地从床上起来,十香重重地点了点头,把士道房间的窗帘一下拉开。
「看这个、士道!」
「什么啊…这是…」
话没说完,士道知道了十香的意图。
窗外仍然是熟悉的天宫市的景色。
只不过变成了银色的世界。
「诶…还想着这么冷的话应该会下雪吧,没想到已经积起来了呢。」
「呜姆!大家已经在公寓的院子里堆雪人了呢,士道也快来吧!」
十香的眼睛闪着光芒,在这么冷的天气里还这么有精神,士道不禁露出了苦笑。
「我知道了,衣服换了就过来,十香你先过去好吗?」
「呜姆、好的!」
十香夸张地点了点头,精神饱满地走出了房间。十多秒之后,士道的妹妹·琴里房间的方向传来了「呀啊啊啊啊!」的悲鸣声。看来十香不止只是叫醒了士道,连琴里也弄醒了的样子。
士道小小地耸了耸肩,下床换了衣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然后遇见了同样被十香从被窝里诱拐出来、戴着黑色发带的妹妹、五河琴里。
「……早上好,士道。」
「啊啊、早上好,琴里。」
打完招呼之后,琴里还很困地打起了哈欠。
「真是的,公寓里的精灵们也真是很精神啊,明明刚刚才滑雪旅行回来。」
「这么说来也真是…不过见到了雪山的景色后,自己所熟悉的街道也被冰雪包围这样的景色不是有一些特别的魅力吗?」
「嘛、我也不是不知道。那么走吧,难得被请一次,等太久也不好呢。」
「嗯」
两人换了衣服简单地吃了一些东西后,就那样向着五河家右边的精灵公寓出发了。
「喂——十香——」
「噢噢你们来了!」
士道向十香小小地招了招手说话的时候,一个大雪球滚到了回过头的十香身后。正在收集树枝作为雪人零件的娇小少女抬起了头。
「啊……士道先生、琴里小姐」
「不错的位置呐,现在正是把头接上的时候哟」
少女——四糸乃和她左手上戴着的兔子玩偶四糸奈说道
与此相配合般地,更加里面正在制作更大雪人的双子姐妹将视线移动过来。
「库库…从暗夜的长眠中清醒过来了吗。我的仆从哟,现世已被白银填满。撒、不沉醉于狂欢之中吗?」(耶俱矢简直是翻译菌们的噩梦)
「同意。在这样的日子里夕弦已经不想再睡下去了。」
八舞耶俱矢、夕弦姐妹把手握成拳头。顺带一提,夕弦手上戴着看上去很暖和的手套,耶俱矢则是戴着皮质的手套。完全看不出来刚刚玩过雪。
「……诶,说起来七罪——」
士道说到这里便止住了。在四糸乃的后面发现了一个冷到搓着双手的小身影。(原文直译过来是摩擦着双肩……想象不出这个动作所以…)
「没有什么存在感真是抱歉呢。」(阿卡林~为什么七罪每次出场都高萌)
这样说着,七罪阴郁的目光投向了士道,脸上渗出汗水的士道露出了苦笑。
「不、也不是这样的……」
士道挠着后脑露出困倦的神情,十香发出了「好了!」的声音。
「那么把头放上去了哟!」
十香抱着巨大的雪球,放在了提前做好的身体上。
另一边,四糸乃收集的树枝松果什么的,装饰在了雪人上。向士道投来不满视线的七罪也开始给四糸乃帮忙。
几分钟后一个漂亮的雪人完成了。
「噢噢不是很厉害嘛!」
「很可爱呢」
「是吧!因为是我们一起做的呐!」
士道说完,十香『嗯哼』地挺起胸,四糸乃也把手放在腰上(叉腰)。迟了一些、七罪也有些害羞地模仿四糸乃的样子做出了动作。
「呼呼…很能干嘛。妾身八舞的『雪傀儡零式』(原谅我实在看不懂这中二度爆表的名字,姑且这么翻了)也不会在你们之下哟。」
「首肯。很可爱的样子…那么接下来玩什么呢。难得士道和琴里过来参战了。有什么大家可以一起玩的就好了。」
「那么建冰屋来打雪仗如何?」
「冰屋?」
「雪仗?」
士道说完,十香和四糸乃同时把头伸了过来。
「冰屋简单说呢就是在雪地里的屋子喔,把雪堆中间掏空,虽然是雪做的,中间很暖和哟。」
「……」
说明之后,耳朵颤动了一下的是——七罪。平常情绪一直低落的七罪做出了少见的反应…大概是冰屋狭小的空间触动了她吧。
「另外,雪仗就是分组把雪球投向对方的游戏。被雪球打中就输了哟」
「哦?合战(雪合战)——就是说战争呐。听起来很有压迫感呢」
「同意。血液在沸腾呢。」
「不…也没有那么热血啦…」
士道苦笑着说,而两人完全没有听进去的样子。
不仅是八舞姐妹。十香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玩法,很感兴趣的样子。四糸乃也被『投出雪球』这一点所吸引,眼睛闪着光芒。精灵中只有琴里和七罪露出不怎么感兴趣的表情。
「真是没办法呢」
「……还是冰屋更好,但是……」
但是对于突然来兴致的精灵们来说阻止是做不到的吧,两人都深深明白这点。像是想开了一般,吐出了一口气。
「好的!那么就试着玩那个叫雪仗的东西吧。要领是把雪球投向对方吧?」
「——天真」
十香说完后,后面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回过头去,两名少女站在那里。一位是穿着昂贵外衣的身材高挑的少女、诱宵美九。还有一位便是刚刚说话的,装备白色迷彩服身材纤细的少女、鸢一折纸。(大师我的,舔舔)
「噢、美九和折纸你们来了啊。」
「嗯—刚刚收到了耶俱矢小姐爱的召唤呢」
「哈?!不对哟!不是飓风御子的召唤书吗?!」
「收到了飓风御子的召唤书(隐语)呢」
「后面那个(隐语)怎么回事啊?!」
美九说完后,耶俱矢用不得了的语气叫了起来。
但是旁边的夕弦并没有在意,而是把视线投向了折纸的方向。
「确认。刚刚折纸大师说的『天真』究竟是?」
「雪仗的高深的意义,是你们不能完全理解的。」
「高深……?」
对于士道的问题,折纸点了点头。
「是的,雪仗是具有国际标准规则的竞技项目。每队的人数,雪球的大小都是有严格规定的。」
「这样啊…详细规则我们都不知道啊。」
「没问题,我有完全的把握。」
折纸说着,走进了精灵公寓的庭院。
「但是凭现在的人数,要进行标准比赛很困难。那么就采用OO式规则。」
「OO式?」(注:OO=double O)
「O(oririn)O(original)」(注:oririn是大师名字前两个假名ori的变体,就像好孩子灯里akari,但经常被叫做阿卡林akarin,理解为大师自己。original则是原创之意。整个意思就是大师自己定的规则。)(想了两分钟才明白大师意思的我真是笨)
「完全不放心啊!!」
没有理会士道的悲鸣。
「这里有九个人可以分成三队,采用一起上场的战斗方式,来猜拳分组吧。」
折纸一直举着手,与之对应的,大家也举手猜拳。
「剪刀石头……布!」
与声音一起,大家向前伸出了不同形状的手。
「我、夕弦和美九一组,十香、四糸乃和耶俱矢一组,士道、琴里和七罪一组。」
看到这个结果,士道露出了苦笑。
虽然是猜拳的结果但是…完全不在意也是做不到的吧。士道一组都是对雪仗不怎么热心的人呢。
在意士道的样子,七罪向士道投去了阴沉的视线。
「什…什么嘛、不想和人家组队就清楚地说出来啊」
「不…谁也没说那种话吧…」
士道安慰七罪之后,旁边看着的琴里耸了耸肩小声说道
「但那可不太妙啊,还是快点输掉退场,让其他两组决胜吧」
「……赞成。人家很怕痛呢」
听到琴里的话,七罪转身表示赞成。
「喂喂…心情是可以理解啦,但是难得有开心的活动不是么。」
正在士道他们说话的时候,折纸开始补充规则。
「那么,三组在自己的阵地上在规定的时间内修好防御的防护壁。然后在阵地最里面设置旗帜。败北的条件是本队全员被击中,旗帜被夺走。」
然后折纸将目光投向士道,继续说道
「被雪球击中出局的队员,在本队夺取到旗帜时,可作为奖励复活。」
「这样啊,那最好就大胆攻击了吧。」
「然后被夺取旗帜而吞并的队伍,没有被击中的队员要作为夺取旗帜一方的队员继续战斗。」
「呜姆呜姆,很重要呢。如果被夺取旗帜时一个人都没有被击中的话,兵力就是对方的两倍了呢。」
「最后作为对最终获胜队伍队员的奖励,将获得对失败队伍成员的任意命令权。」
很自然地追加的条件,士道不加思考地叫出了声
「等…等一下!什么啊这规则,没听说过哟!」
折纸说完,队员里的夕弦和美九翘起了嘴角
「呜呼呼…想拜托做什么呢,很期待呢…」
美九一边说着一边舔着嘴唇把视线投向了士道、琴里和七罪。三人的身体同时
一震。(美九:这全家桶我包了)
「喂…再怎么说这规则也太奇怪了吧…」
士道恳求般地向十香、四糸乃、耶俱矢组说道,这时候要用多数规则来决定。
再怎么说三对六也很勉强的吧。
如同士道所希望的,十香把头偏了过来。
「姆?就是说如果我赢了的话今天晚饭就能吃饭喜欢的东西了吧。」
「期待…的说」
「咔咔咔!没错没错,胜利的一定是妾身啊!士道哟,输掉可是亡灵考虑的事,活着的话就该向前进哟!」
「不、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那么开始了,胜利可是和坚固的防护壁相连的。」
正在士道向十香她们说明折纸的打算前,折纸像是想要把声音盖过去一样『啪』地拍手。十香她们『噢噢』充满精神地到自己的阵地上开始堆雪。
「库……」
这样的话已经没办法阻止了。士道的脸色变的为难起来。
看到士道这个样子,从后面传来了琴里和七罪担心的声音。
「变成糟糕的情况了呢…」
「该…该怎么办啊…这样的话…」
「…………」
士道向着两人的方向握起了拳头。
「……方法有一个。我们不能输」
「……不要说大话啊!!」
雪仗开始后不停躲避机关枪一般扫射过来雪球的琴里发出了悲鸣。
「没、没办法的啊!都到这一步了……!」
士道他们把队伍的名字改为『五·七·五队』、从雪仗开始一直呆在初始位置的防护壁后面,无论怎样的攻击都会被挡在防护壁外面。
但并不是只有士道他们这样。左边名字已经改为『鸢一小队』的队伍也是相似的状况。
没错,现在以压倒性火力支配战场的是右边的『邪恶军团(Vice Region)』。
「该怎么办啊!」
士道露出为难的脸色,心里发出了绝望的呼喊。
以配置有夸张臂力的十香为前卫,速度惊人的耶俱矢为中卫,『邪恶军团』占据火力与攻击范围的压倒性优势。
但不止是这样。再厉害的火力输出弹药也是有限的,雪球的制作也需要花费时间。这应该是攻击队伍所应该重视的一点。
但是、『邪恶军团』完全不同。阵地后方的四糸乃以猛烈的势头补充着弹药,前卫中卫一刻不停地进行攻击。
「…啊嘞,不算犯规吗?我看见四糸奈的嘴里可以无限供给雪球哦……」
士道脸上流着汗水说道,琴里也露出了相似的表情。
「最初也没有告诉她们吧」
正在士道他们进行这样的对话时,战场出现了变化。
到刚刚为止还在防御的『鸢一小队』,美九和夕弦从防护壁里跑了出来。
「参上。无论何时都不会让耶俱矢你们得逞呢。」
「嗨~~是大家的美九哟~」
夕弦和美九分别摆出帅气和可爱的姿势,像是在对『邪恶军团』进行挑衅。
「哦?终于出来了呐、夕弦!等着瞧——!」
耶俱矢大声地叫着,向夕弦的方向飞速投出了雪球。
「回避。呼——」
夕弦轻盈的身体在空中翻转,所有的雪球都被华丽地回避过去了。侧翻、后翻、空翻…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就像是漂浮在空中。……嘛,耶俱矢的雪球也没有按常理的轨道运动呢。
「真是的、这些孩子,本就少的灵力这样来使用……」
琴里把手放在额头上做出了为难的表情。
对应般地,十香也用雪球瞄准了夕弦。
只有美九挺胸站在战场上
「呼呼呼…十香小姐,只顾夕弦小姐可不行哟。」
「姆?」
像是被这句话吸引,十香把视线转向了美九。然后美九像是要制止十香般地张开了手。
「Stop—!真的好吗十香小姐?我没有夕弦小姐那么快的速度,而且也没有显现灵装。要是被十香小姐投过来的雪球打中的话,可是很痛很痛会哭的哟。——还是说就算这样还是会用雪球攻击我?」
「……姆?」
十香作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像是棒球的投手一样用力投出了雪球。
瞬间,发出巨大响声的雪球掠过美九的头发,砸进了背后的墙壁……
「噫……?!!!!」
立即响起了美九的叫声,双腿发软坐在了地上。
看见这一幕的七罪脸变成了蓝色。
「什么啊…那威力,抢救不过来的吧……」
「确实……到底怎么做啊……」
「啊啦…防护的方法也不是没有呢。」
回应七罪和士道的话般,琴里说道。
「诶?到底该怎么做?」
「很简单的哟。首先士道先全力承受十香的攻击。」
「还在『首先』的时候我就玩脱了…?!」
「重要的现在才开始哟。虽然士道的灵魂退场了,但这具身体会作为障壁一直守护我们。」
「敢再没人性一点吗?!」
「开玩笑的哟」
在士道的惨叫声中琴里摆着手说道。
另一边,缓过来的美九站了起来又发出了声音
「十…十香小姐?!你想做什么啊!刚刚那个比之前的威力都要强啊!」
「嗯?让我用全力的不是美九吗?」
「把我的话好好的记清楚啊!」
「真是的……那该怎么做呢」
「不应该是『库…不能,我做不出伤害美九的事…』『没问题的哟十香小姐。温柔的十香小姐可不适合战场呢。来、到我怀里来』『啊啊、美九……』这样的感觉吗!」
「姆…?」
听完美九的话,十香困惑地皱起了眉。
看着这一幕的七罪挠了挠头。
「……呐、这不是个机会么?」
「啊……」
琴里睁开了眼睛、拿了一个雪球向美九扔了过去。
正在给十香激情演说的美九头上,雪球炸开了。
「诶?啊、啊啊啊啊……」
美九捂着自己的额头,就那样倒在了雪地里。……什么都还没做就谢幕了呢。
「为什么这样……」
「……嗯,很有美九风格的结束方式呢」
士道和琴里『啊哈哈』地苦笑着。
「……但这说不定是好事哟。对我们而言、最坏的结果就是『鸢一小队』获胜。现在看来优势在『邪恶军团』那里。夕弦虽然擅长躲避,但终究在防御
的态势改变不了呢。再排除掉十香她们的话…」
「啊——对哦。十香她们赢了的话,美九她们就没有命令权了…!」
「就是这么回事。命令只会限于指定今晚的菜单吧。」
「……嗯,赞成」
回应琴里的话语般,七罪点了点头。
确实如琴里所说。士道他们的目的不是取得命令权,而是不让『鸢一小队』取得命令权。(合伙欺负我的折纸,你们都是坏人)。只要『邪恶军团』像这样继续努力就没问题了。
从倒在雪地里的美九那里传来了不满的声音。
「……啊嘞——难道没有人来演救我的这个剧本么?我可是像公主一样等着被一个吻给叫醒的说……」(美九:谁来都不亏www)
听见这话,琴里无奈地叹了口气。
「……怎么说也没人跑到战场中间来吧。话说快点避开别受牵连啊!」
琴里说完的瞬间,夕弦便从美九身边经过。耶俱矢发出的高速雪球追击般地在啪啪啪地雪地上炸开。
「噫!」
美九慌乱地跳起躲避,向战场外逃去。
「真是的,一点没变呢……」
「哈哈、嘛,也是……」
「……嗯?」
在防护壁上开了一个细长窗口正在窥探的七罪,不经意地发出了声音。
怎么了七罪,有什么吗?
「……不、那个雪人,刚刚在哪里吗?」
听见七罪无心的话语,士道皱起了眉头。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弹幕全开!」
十香双手抓着后方供给的雪球,向敌人的阵地投了过去。
「咔咔!不错嘛十香!就是这样!左边也好右边也好全都动弹不得,就这样一口气决出胜负吧!」
从背后传来耶俱矢高亢的声音,十香点头作为回应。
「呜姆!这样的话今晚就吃汉堡炸虾套餐吧!」
「库库库……在说什么呢、十香!我们手握绝对的命令权!至少还要加上炸品点心…」
「什…什么?那竟然还不是最好的吗?!」
「当然!就那样前进吧!为了吾等的胜利!」
「呜姆!哦哦哦哦哦!」
十香兴奋地叫喊着、全力投着雪球。
「嗯……?」
十香正想拿下一个雪球时,却没有感受到雪球的存在。
「四糸乃、雪球不够了,拜托再来一些。」
说着十香看向四糸乃的方向——十香微微皱起了眉头。
先前无间断供给雪球的四糸乃、脸上染上了惊愕的表情、面向后方。
「啊……」
「四糸乃……?」
十香也偏过头,向四糸乃视线的方向望去——
和四糸乃一样,定在了那里。
但这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十香她们的后方——『邪恶军团』阵地的最里面,一个大型雪人悠然耸立,手上拿着『邪恶军团』的旗帜。
「什…什么啊那雪人!」
「不是四糸奈做的哟。」
三人脸上露出狼狈之色,拿着旗帜的雪人微微颤动,头部的一部分雪掉了下来。一位熟悉的少女的脸露了出来。
「什——折纸?!」
没错,出现在雪人中的,正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与十香她们交战的折纸。看来事先做好了雪人用来隐蔽,潜入了十香她们阵地的最里面呢。
「——你们的火力确实很强,但是也遮蔽了你们的视线,结果才被我潜入。」(这柯南指出犯罪手法的既视感怎么回事?!)
「库……!」
「怎、怎么这样……」
「总之,旗帜夺取成功了。『邪恶军团』的成员都没有中弹,全员加入『鸢一小队』的指挥下。」
折纸在十香她们的注视下宣布。……嘛、虽然在雪人里没有那么帅气。
败北的结果无法改变。十香做出了悔恨的表情,抱起双手就地坐了下来。
「……攻击,失败者把耻辱暴露出来才有继续下去的资格。」
与十香同步地,耶俱矢说道
「说得好、十香。这才是妾身的仆从啊。……但是折纸、最重要的你不会忘记了吧?」
「重要的事?」
折纸想像平常一样做出偏头的动作,只是被雪埋住头动不了。
「没错,就算妾身们投降于汝,汝当真以为吾等会言听计从?身在战场最恐惧的不是强大的敌人,而是不诚的盟友。汝等也不想战斗时被背叛吧。」
耶俱矢一边说一边露出『库库库…』的邪恶笑容。十香也呼应般地做出了相同的表情,四糸乃也艰难地『库…库库…』地笑着。(好像要插画~)
但是折纸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继续说道。
「是吗。那么在这里收服你们也没关系,但那样真的好吗?」
「什么……意思?」
四糸乃问道。折纸向三人投去了平静的目光。
「我刚刚说过,胜利的队伍可以向失败的队伍行使命令权。以及、败北的队伍未被击中的成员加入胜利队伍的一方。」
「那到底是……什么?」
听完折纸的话,耶俱矢摇动肩膀说道
「怎么了耶俱矢?」
「……也就是说,如果折纸成为同伴的话,妾身们也会被赋予对士道的命令权。」
「什…什么?!」
十香皱着眉看向折纸的方向。但是一瞬间又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扭到一边。(谁有一十百合本,五个滑稽币高价收)
「不……不行。虽然确实炸虾点心香肠和汉堡很可惜……」
「十香酱、刚刚是不是又加了点什么?」
四糸奈插了一句嘴,十香没有在意继续说道
「虽然可惜,但不能这么做。这样士道他们不就赢不了了吗」
「对这规则表示同意的应该是你们。」
「姆……」
确实是这样,十香又露出了为难的表情抱起了手臂。最初因为听上去没问题而通过的规则,现在产生了效力。
十香烦恼的时候,折纸『呼』地吐了一口气。
「——这么长时间会给『五·七·五』反击的机会。没有战斗意志也没关系。之后的攻击就由我们来吧。」
「姆……」
「但是刚刚说的食物就要全部放弃」
「什——?!」
十香不由自主地像是被堵住了呼吸
「那……可丽饼呢……?QAQ」
十香像是晕眩一般发出了迷惑的声音,但很快清醒过来使劲摇着头。
「不、不行、但是……」
「不行的话不用再说了。很遗憾。难得可以吃个够的呢」
「……………?!」
起司汉堡这种东西随便吃。十香有了视线偏离的感觉。
「十……十香小姐?!」
「不要被敌人的甜言蜜语迷惑啊!」
四糸乃和耶俱矢叫了起来。然后折纸向两人耳边小声说了什么
瞬间两人的脸变得通红。
「诶……?诶……?」
「骗…骗人…!到这种地步……?」
四糸乃和耶俱矢困惑地说道,折纸点了点头。然后对着『五·七·五』的阵地,发出了宣言。
「——战斗,再开!」
……
十香、四糸乃和耶俱矢目光相交的一瞬间,小声地发出了『姆……』的声音。
「……到底怎么了?攻击好像停止了……」
琴里慢慢走到防护壁的一端。
「喂、琴里、危险哟。要是——」
「我知道了啦」
琴里将左手的手套摘了下来,从防护壁旁边伸出去摇了摇。没错,如果十香她们是为了让这边犹豫是否强行进攻来让一直攻击的手休息一下也说不定呢。
但是面对这样的挑衅,『邪恶军团』一发雪球也没有打过来。
「……没打过来呢」
「……啊啊」
士道和琴里交换了一个讶异的眼神。
由于四糸乃和四糸奈的存在,『一旦攻击停止这边就开始诱敌』这样的话也是说不出来的吧。而且凭十香和耶俱矢的性格和反应速度,对琴里的假动作完全没有回应也是不可想象的。
「到底在干什么啊。明明不是雪球投完了的原因……」
「……啊?!」
在士道和琴里百思不得其解而喃喃自语之时,通过防护壁上的小口窥探外面的七罪发出了声音。
「怎么了?有什么吗七罪?」
「啊、啊嘞……十香队伍的旗帜被取下来了!」
「哈……?」
「你说什么?!怎么回事啊?!」
对被七罪的话作出了反应、士道和琴里睁开了眼睛,把头伸出了防护壁向『邪恶军团』阵地的方向望去。
然后,看见矗立在小雪山上飘扬的『邪恶军团』的旗帜,被长了手脚的雪人——不、是里面的折纸取了下来。
「折、折纸?!」
不假思索地发出了惊愕的声音,士道和琴里立即察觉到了事态。恐怕折纸已经通过隐藏在雪人中,夺取了尚无一人退场的『邪恶军团』的旗帜。
「等……也就是说……」
七罪惊醒一般发出了颤抖的声音。
像是印证之前的不安般,不知道十香她们到底被折纸用了怎样卑鄙的话语劝降
,又和先前一样拿起了雪球。(敢说我大师卑鄙,来来老橘我们需要谈谈)
「呜哇!」
「噫——?!」
倒吸了一口气,士道和琴里慌忙把头躲到了防护壁之后。下一刻,停止到现在的攻击再度开始了。
「库……原来如此。谁也没有退场地被取得了旗帜,十香她们全员加入折纸的队伍了啊!」
「……原来如此。折纸这家伙、从一开始就瞄准了这一点呢……」
五河兄妹咬着牙露出了苦恼的表情,一直在观察窗边的七罪说道
「啊……!折纸脱下了雪人回到自己的阵地了!」
「库……变成夹击了么?!那么现在阵地里应该只有折纸一个人但是…」
「冷静一点啊!连十香和耶俱矢的一发都承受不了更别说打中折纸了!」
「咕……可是再这样下去……」
在这之后,到刚刚为止还一直沉寂的左边『鸢一小队』的阵地,也开始了攻击。恐怕、在士道确认折纸回去的时候就开始真正的攻击了。
以『邪恶军团』的火力,琴里她们很快就会成为白色恶魔的饵食了吧。
「投掷。撒、来决出胜负吧。」
「达~~~~令~~~~~!琴里小姐~~~~~~!七罪小姐~~~~~!再等一下~~~~~马上就给你们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哟~~~~~!」
在雪球堆里的夕弦和美九的声音传了过来。七罪吓得抖了抖肩膀。这样下去的话,防护壁崩塌的时候士道他们就会被一网打尽的吧。在那之前必须做些什么。
「快想啊……快想啊!应该还有办法的!」
「就算这么说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啊这……」
琴里的表情也不太好看。
「来自两边无间断的攻击,别说攻击、连移动都做不到的情况。至少要防止折纸她们来夺取旗帜……」
「那我…我们可以全员倒在雪地里?」
「可以呢。要说我们有万分之一取胜的可能的话,就是在她们来夺取旗帜的时候攻击……但是我想得到『邪恶军团』力量的她们不会轻易冒这个险。……要让她们觉得这边已经完全崩溃了呢,就像刚刚折纸做的那样。」
「那……非要等到这墙壁倒了不可吗?」
七罪脸上满是悲伤的表情,用细小的声音说道。士道普通否定一般,握起了拳头。
「不行……还没有结束。比如像折纸那样藏在雪人里从背后绕过去怎么样?」
琴里叹了口气微微摇了摇头。
「不行哟,先不说没有折纸那样有做墙壁的时间来准备雪人,这种情况下做新的藏身之处也是不可能的吧…另外你觉得折纸会上自己已经用过把戏的当吗?」
「呜咕……那从地上的积雪下面穿过去……」
「……稍微现实一点吧,就算和往年相比积了起来,这点积雪量要藏身还是很困难的吧。趴着前进都更可行。」
「库、库……」
士道扶额苦恼地呻吟着。
之后的瞬间——
「呜哇!」
持续遭受无间断雪球攻击的防护壁崩塌了一部分落了下来。正好在那里呆着的七罪,慌忙藏到了防护壁还完好的地方。
「库…墙壁、到极限了呢」
琴里的视线锐利起来,拿起了一个雪球。
「——没办法了。士道、七罪。用最后的手段。」
「最后的手段?有什么方法吗?!」
「嗯。成功率是士道的十倍呢。」
琴里自信地翕动嘴唇说着,士道和七罪『噢噢』开朗起来。
「要怎么做才好?」
「简单哟。拿着雪球跑出去、一边华丽地躲过攻击、一边向折纸她们攻击。一人干掉一个清理掉她们的阵地。然后再躲开十香她们的攻击夺取旗帜我们就赢了哟。」
琴里一边说着一边做出用雪球攻击的姿势。(妹妹你冷静点啊…)
「……那个」
「这是……作战?」
「嗯,成功率不知道有没有百分之零点一呢」
「诶?!我的作战就只有百分之零点零一了吗?!」
「嫌高了吗?欧尼酱也有天真的一面呢。」
「……」
表情难看的士道什么也没回答。要是说出一些没有意义的话又会被更厉害地说教——的确,已经没有做出那样犹豫问答的时间了。
——『邪恶军团』机关枪一样的攻击在不停削弱『五·七·五』的防护壁。士道三人只能躲在防护壁剩余的部分。墙壁再次崩塌的话,士道他们就会瞬间败北。
「好……!死就死吧。」
士道决绝地吐出一口气、拿起了雪球。然后露出锐利的目光,在差点就会被击中的地方做出了前倾的准备动作。
「嗯,华丽地消散吧。(这是可爱妹妹该说的话么?!)」
琴里同意般地点了点头,和士道看向了相同的方向——敌阵。由诱宵美九、八舞夕弦以及鸢一折纸把守的、永不陷落的城池。(画风变得太快了啊喂!)
士道和琴里交换了眼神,点了点头。即将跳出去的时候——
「那个,打扰一下可以么?」
七罪小心地举起了手。
「嗯?怎么了、七罪。」
「那样做的话、有一个还可以试一试的方法……」
「!想到什么了吗?」
「……不、那个、也不是什么深思熟虑的办法啦……啊…嗯…果然还是算了……」
在士道和琴里的注视下,七罪缩起了双肩。琴里焦急地挠着脑袋。
「和原来一样可不行哟,有什么就试着说出来。」
「……那…那个呢……」
在琴里的催促下,七罪说了出来。
……看着在雪球猛攻下摇摇欲坠『五·七·五』小队的防护壁,折纸无言地吐了一口气。
战都正在按照折纸的计划进行着。目前没有出现任何折纸意料之外的情况,非常顺利。
「感叹。全都按照折纸大师的作战计划进行着呢。」
「呜呼呼……真不愧是折纸小姐呢,胜利就在眼前呢!」
夕弦、和因为折纸夺取了旗帜而复活的美九,放下雪球说道。折纸点了点头作为回应。(什么啊这股大反派的恶意,虽然大师天生大boss的气质…)
「——没错。但是为了防止意料之外的事、这个才是打起精神的时候。不到最后不能放松。」
折纸说完,两人做出了肯定的回应。
「了解。最后时候不能放松。」
「是呢是呢—。怎么说赢了的话,有达令、琴里小姐和七罪小姐全家桶就满足了呢……ふふ、うふふふ(fufuufufufu.窃笑的感觉,抱歉找不到合适的汉字,大家自行脑补吧)」
「担忧。不要大意,美九。」
夕弦看了一眼美九。
正好和那呼应般,战况发生了变化。
只有原来三分之一大小『五·七·五』的防护壁,左右都现出了人影。
「……!夕弦、美九」
但这也在预料之中。折纸自己也拿起雪球,向两人发令。
「反应。不能让她们接近呢。」
「攻击中噢——」
呼应折纸的指令,夕弦和美九投出了大量的雪球。
虽然占据有利位置,但是让雪球正确命中移动目标还是非常困难的。夕弦和美九也感觉捕捉不到目标而无法击中士道他们。
「接招……!」
抓住瞬间空隙的士道,用力向折纸投出了雪球。但是命中与否并不是计划的关键。士道在投出雪球后的瞬间,就沐浴在了『邪恶军团』的集中炮火之中,在雪地上沉没。
「哈!」
从另一边出来的琴里也投出了一个雪球便中弹出局。
但是,士道投出的雪球还在。被释放的雪球,就算释放者随后中弹出局,在着地之前都是有效的。也就是说,就算士道出局,如果折纸被这发雪球击中的话,也会是平手的情况。
「……!」
折纸小小地吐了一口气,后仰身体躲避。
一瞬间,身体周围有仿佛被慢动作包围
的感觉。士道的雪球,擦过折纸的鼻尖飞了过去。
「…………」
折纸无言地再次直起身子,看着倒在地上的士道。浑身沾满雪的士道,悔恨般地露出了知足的表情。
「……是么,躲开了啊。很厉害啊、真的。」
「不止是我——不、我、十香、耶俱矢和夕弦之外的人都是避不开的。四糸乃也可以(就是说美九战斗力渣么)」
「……啊啊,能避开的人很多呢。」
折纸直言了自己的感想,士道气馁地落下了肩膀。
「不必灰心。刚刚是个好球。」
「哈……虽然是恭维但是还是很开心呢。」
「并不是恭维。是个好球。士道的球真的是个好球。」
「什么啊那是?!」
士道发出了悲鸣。折纸没有在意继续道
——但是,结果就是结果,是我们赢了。
折纸说完,士道倒在了地上喘着气。
「说这话不是太早了吗?好好看看哟。虽然我们出局了,但我们的队伍可还没有输。」
「…………」
折纸向那边望去。被击中的士道和琴里站了起来……确实如士道所说,还有一个人没有出现,恐怕现在还躲在防护壁里面呢。
「确实如士道所说、规则上你们还没输。但凭她一人想要改变局势是不可能的。」
「……真的吗?你确定?」
士道露出了阴险的笑,怎么看都像是在虚张声势呢。
「…………」
但是、为什么呢,折纸心中不能平静——感想算漏了什么的感觉,但不知道那是什么。
折纸在思考的时候,士道露出了微笑。
「折纸我就知道你绝对会避开那个雪球的呐」
「……?!」
折纸肩膀一颤,回过头去。
「旗…旗帜、夺取……」
折纸后方出现了像是晕了一般喘着气、拿着『鸢一小队』旗帜七罪的身姿。
最终,三小队雪合战,以『五·七·五』的胜利落下帷幕。
被分为三队的精灵们聚在一起,为胜利鼓掌。
「七罪!真有你的!」
士道一边拍着身上的雪,一边跟着七罪走着,摸着七罪的头。
然后七罪脸变成了蓝色,把士道的手拿开。
「等…等一下。讨厌被摇头了吗……」
「啊——讨、讨厌。就是这样。」
士道缩回了手、啊哈哈地苦笑着。
七罪的反应不是没有原因的。刚刚七罪变成雪球被士道投了出去。
拥有变身能力的精灵七罪,才能进行如此乱来的作战。士道也好、琴里也好,都被七罪的提案惊到……但确实漂亮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呢。
「真是的、太乱来了。虽然这也是你的长处……」
跟在后面的琴里耸了耸肩、无奈地叹了口气。
「……但是呢、我觉得不这样就赢不了了呢。……但是、嗯……是呢、乱来了呢、确实是这样。对不起了。」
「对表扬的敏感度也太低了吧?!」
看着越来越低沉的七罪,琴里大声说道。
另一边的十香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瞪圆了眼睛。
「说起来士道、奖励是什么啊?随时可以决定晚饭菜单吗?」
「不……不是晚餐菜单的决定权啦…」
士道苦笑着搔着脸颊。
「……」
然后折纸开始默默地脱起了衣服(prprpr)
「你在做什么啊折纸?!」
「……?准备士道的命令哦。」
「没有那种命令啊!」
「那到底是什么色色的命令呢」
折纸奇怪地歪了歪头。士道在折纸整理好衣服后继续说道
「对大家也没有特别的命令…真要说的话…今后大家也都是好朋友(后宫)」
士道说完后、琴里也点了点头。
「是呢,我和士道一样也没关系…」
然后…大家的视线转移到了胜利队伍的最后成员、七罪身上。
不习惯被别人盯着的七罪双肩一震。
「……啊、我也和他们一样…」
这样快要说完的时候,像是想到了什么,七罪没有再说下去。
「……?怎么了、七罪?」
「有什么命令的话说出来就可以哟」
「命令的话…只有这个…」
七罪犹豫般小声说道。
「……雪屋」
「诶?」
「想要进雪屋……」
「………………」
听见那样的话,众人瞬间愣了一下。
但很快就笑着点了点头。
「好的!那么来做雪屋吧!」
「诶诶。赢家的命令必须服从呢。」
「没有异议。输家服从命令。」
「噢噢!什么样的呢?大家都要进去的话就做个大的吧」
「加…加油!」
「咔咔!不错嘛,让你们见识下八舞筑城技术的厉害!」
「呀~~七罪小姐好可爱~~~雪屋完成之后,在狭小的房间里感受美九式的游戏呐~~~~(直译的话是 互推游戏 ,美九想干什么大家都懂)」
「……啊,命令追加,美九不能进去」
「为什么~~~~~~~?!为什么啊七罪小姐~~~~~~~?!」
美九的悲鸣和大家的笑声,在庭院里回荡。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短篇 精灵Snow Wars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短篇 精灵Snow War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