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一卷
  5. 第十章 手镯与军团
  6. 繁体版

第十章 手镯与军团
2017-06-22 16:38:19

		

「琉特!白雪!大家!你们全都平安无事呢!」
打倒灾魔物、成群结队的哥布林和欧克之后,以由我带头,然后是孩子们,白雪殿后的顺序离开森林。
我们朝著返回镇上的方向走,在森林的入口处看见艾露老师、其他镇跟隔壁镇的大人们聚集在一起。
遭到欧克掳走的孩子们的亲人,跟孩子们彼此发现对方后,便立即冲上去互相拥抱。爸妈跟孩子们一同泪如雨下。
我跟白雪凝望著那样的光景,艾露老师用一副很担心的模样向我们问道:
「所以,琉特、白雪,灾魔物现在怎样了?你们一起逃回来的吗?」
「不是的!琉特杀掉了所有的灾魔物、哥布林跟欧克喔!」
「不只我一个人,白雪也有出手。」
听见这句报告,不仅是艾露老师,所有的大人们都双眼睁大。
艾露老师以困窘的神色再次追问:
「呃……琉特、白雪,我再问你们一次,灾魔物怎样了?」
「就说是打倒它了。虽然有让带头的几只哥布林和欧克逃掉。如果需要第三者的意见,只要去问被抓走的孩子们就会知道,要是它们逃走了,那我们就不可能那么悠哉地漫步了。」
大人们似乎能接受我指出的意见,脸上纷纷出现惊讶的表情,发出喊叫声,周遭开始变得热闹。
大人们一股脑儿地围住我跟白雪,似乎是想问出是怎样打倒的。
艾露老师慌忙冲进来,把我跟白雪护在身后。
「总、总而言之现在这些孩子们才刚打倒灾魔物相当累了,有劳各位等到日后再问个详细!」
如此,大家暂且当场解散。
解散之后,我发觉自己把东西忘在河岸,于是去拿了回来。
其实应该要立刻和艾露老师说明状况才是,但遗留在河岸的魔术液体金属和子弹都是昂贵的物品,我想在天色变暗之前过去回收。
白雪明明应该也累了,但仍跟我一起去。
夕阳西斜的傍晚。
我们手上抱著东西,手牵手一起走回孤儿院。
拉得长长的影子以及因反射夕阳而波光粼粼的河岸于身旁,我跟白雪聊了起来。
「今天的琉特非常帅气喔!接二连三地打倒魔物们,还赢了那个灾魔物,真是厉害呢!」
「谢谢。白雪你也很帅喔,双手拿转轮手枪,一个接一个地打倒魔物们。」
「哎嘿嘿嘿。」
白雪受到夸赞,脸上浮现出高兴又腼腆的笑容,尾巴摇来摇去。
「而且要是没有白雪在,我就会输给灾魔物它们,所有的孩子们也都会被吃掉吧。有你在我身边真是太好了。」
「有我在身边……」
「白雪?」
不仅仅是因为夕阳照耀的关系。白雪面带忧愁地对我开口提问。
「我、我问你喔……琉特你从孤儿院毕业后要做什么?」
我们这一代的今年之内就得从孤儿院毕业了。
上流阶级的子女另当别论,一般庶民会成为商人或工匠的弟子。如果老家尚有余力就会继续升学。
孤儿院里跟我们同年的,包括我跟白雪在内全部有四人。除了白雪以外,还有跟我玩翻转棋的两人。
白雪预定要就读魔术师学校。
白雪朋友的两名少女希望成为女仆见习,从城镇里的招募公布栏上挑出好几个工作。已经寄出信件,接下来只等回音。
白雪身为青梅竹马误以为只有我无所事事尚未决定未来前程,因此在为我担心吧。
「果然是去马尔顿先生那边,经营玩具店吗?」
「不,我没这打算。」
其实马尔顿问过我好几次要不要当商人,但我一概拒绝了。
若是漫无目的,那么凭藉著前世的知识卖玩具度日倒也不坏。但我已经有了自己决定好的生存之道。
我对前世唯一的朋友田中孝治见死不救,把他逼上自杀一途。那份罪恶不断流转,联系到我的死,然后投胎转世到这个异世界,遭到爸妈舍弃。
因果报应这个词汇,扎在我的心上。
……因此我下定决心。
「在这个世界、这次的人生中一定要变强。假如有求助的人绝对要助人一臂之力,要去帮助人」如此。
虽然这不是什么秘密,但我还没向白雪与艾露老师提过自己想做的事,以及未来前程。
这是个好机会,我想确实向她传达内心的想法。
「我从孤儿院毕业以后,想要去旅行。然后……倘若可以的话,我想帮助有困难的人,想拯救来求助的人。」
「你为什么要做那种事?」
前世将朋友逼到自杀所以想赎罪……这种话果然说不出口。
我不忍说谎骗她,于是掰个类似的原因对她说:
「几年前,我不是有帮助过白雪你们吗?那时候我感觉到帮助他人很有意义。而且在这次的战斗中也救了孩子们。我想像这样帮助他人。」
「既然如此,我也要跟琉特你一起踏上旅程!」
我就觉得白雪肯定会这么说。
我把已经准备好的台词说出口。
「白雪你从孤儿院毕业后,要上魔术师学校对吧?跟著变成了不起的魔术师前往北大陆寻找爸妈,这不是你的梦想吗?」
「只要跟你在一起,可以现在就去北大陆喔!」
确实白雪也拿AK四七的话,战力就能变成两倍。
大多数的魔物都不会是我们的对手吧。
不过,白雪有魔术师的才能。
而且艾露老师还打包票表示「绝对是B+级没错」。或许未来还会……
我不想做会糟蹋她才能的事。
我诚实地将心情传达给她。
「我也觉得跟你在一起我会很高兴。可是你拥有魔术师的才能,我不想跟你在一起把你的才能消耗殆尽,我不想成为你的负荷。」
「琉特……」
白雪用手指拭去浮现的泪水。
她停下脚步放开手,我们彼此重新面对对方。
偶然的是那里正是我从哥布林的手中保护了她的地方。
夕阳照映在她身上,连她的咽喉都染上一片红晕。
她的双眼之中没有悲伤,而是因为热烈的感情而湿润。
白雪把手放在胸前十指交握,鼓起勇气竭力喊叫。
「我一直都有话……想对琉特你说。」
夕阳西沉的河岸上。
我的青梅竹马红著脸发著抖,直直地凝视著我。
我可不是漫画或轻小说里那种迟钝系主角。从以前我就知道白雪的心情。
我没有主动告白是因为她还是孩子,我不希望远距离恋爱成为她的枷锁。然而如今,那样的白雪却想传达她对我的心意。
前世,以及现世第一次有女生向我告白。
我当然已经决定好了。只有「YES!」这个唯一答案。
白雪背对著夕阳,竭尽全力鼓起勇气。
她倾注自己的所有心意,高声喊叫。
「我……请让白雪当你的『性奴隶』!」
「——啥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过出乎预料的发言,让我忍不住发出不输给白雪音量的惨叫。
白雪化身成傻女孩的速度,超乎我想像的快。
▼
拿回琉特东西的回程路上,我们手牵手走回孤儿院。
我不禁偷瞧琉特被夕阳照耀的侧脸。
孤儿院的孩子无一例外,到一定年龄便会毕业——肯定得离开这里。
我也预定要就读魔术师学校。
我跟琉特今年就一定得毕业。
(琉特他有什么打算呢……)
他时常会显露出与年龄不相称的远大眼光。
琉特在想什么、打算做什么,连我这个跟他最亲近的青梅竹马也无法理解。因此我偶尔会相当害怕。
琉特他肯定会干出什么大事吧。
说不定会干出五族勇者也无法企及、肯定是什么惊人的大事吧。
从他明明没有魔术师的才能,却能作出比魔术更强的魔术道具这种才华,就是板上钉钉的证据。
像我这种凡人想一直待在他身边想必很难吧。
尽管我有自觉,若要论「喜欢」、「爱」这种感情,我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
假如就这样离开孤儿院,我跟琉特之间的关系就会于此断绝。而且可能不会再有交集——明明他的怀中,才是我的归宿。
我光是这么想,就感到自己像是全身赤裸被放逐到雪山那样寒冷。
我想继续待在他身边。
无论用什么形式都行。
虽然这话很任性,但我希望自己能延续琉特的血统到下个世代。
我想为他生孩子。
比起任何的联系,更加追求确切的牵绊,也许这是我身为白狼族的本能。
我一定会疼爱那孩子,胜过对于我自己吧。
在返回孤儿院的路上,我跟他闲聊过后下定决心开口问他。
「我、我问你喔……琉特你从孤儿院毕业后要做什么?」
我追问他毕业后的前途打算。
「果然是去马尔顿先生那边,经营玩具店吗?」
「不,我没这打算。」
琉特毫不迟疑地一口咬定。
「我从孤儿院毕业以后,想要去旅行。然后……倘若可以的话,我想帮助有困难的人,想拯救来求助的人。」
「你为什么要做那种事?」
意料之外的答案令我不假思索开口反问。
他很犹豫——然后张口说道:
「几年前,我不是有帮助过白雪你们吗?那时候我感觉到帮助他人很有意义。而且在这次的战斗中也救了孩子们。我想像这样帮助他人。」
「既然如此,我也要跟琉特你一起踏上旅程!」
「白雪你从孤儿院毕业后,要上魔术师学校对吧?跟著变成了不起的魔术师前往北大陆寻找爸妈,这不是你的梦想吗?」
「只要跟你在一起,可以现在就去北大陆喔!」
只要有心爱的他在身边,上不上魔术师学校什么的无所谓。
可是我的话语,却让琉特露出悲伤的神色。
「我也觉得跟你在一起我会很高兴。可是你拥有魔术师的才能,我不想跟你在一起把你的才能消耗殆尽,我不想成为你的负荷。」
「琉特……」
纵然感到悲伤,但他所说的事相当正确。
就算我再怎么喜欢琉特,也没办法把他的才能消耗殆尽,扯他的后腿。只是勉强硬要在一起,这样毫无意义。
「喜欢」、「爱」——光是这些感情,不足以待在他身边。
最起码得有不会对他造成妨碍这种程度的实力。
为此,我只能选择去上魔术师学校了吧?
(不过,我跟琉特从此就得分隔两地……)
再次袭来的恐惧。
我害怕只是维持著青梅竹马的关系就道别,或许就再也见不到琉特了。
(我不要那样!我想一直待在琉特的身边!)
我用手指拭去浮现的泪水。
我停下脚步放开手,跟琉特彼此面对面。
偶然的是这里正是我遭到哥布林袭击,然后他救了我的地方。
我拿出勇气,把一直想传达给他的心意告诉他。
我把手放在胸前十指交握,鼓起勇气竭力喊叫。
「我一直都有话……想对琉特你说。」
他似乎也有所察觉,因而用认真的表情与我对视。
我竭尽全力鼓起勇气,倾注自己的所有心意高声喊叫。
「我……请让白雪当你的『性奴隶』!」
「——啥啊啊啊啊啊啊啊?」
▼
「我……请让白雪当你的『性奴隶』!」
白雪太过出乎意料的傻女孩发言,令我哑口无言。
我压著开始痛起来的头,向她盘问。
「白、白雪,你知道『性奴隶』的意思吗?话说,你在哪里学会那种字眼的!」
「我当然知道啦。在贩卖魔石的商人之中,也有人在卖奴隶,这是那个人告诉我的。只要成为『性奴隶』,就必须一辈子都待在主人身旁。我想一直待在你身旁,所以我想成为『性奴隶』!」
(喂,商人。你都教了白雪什么东西啊……这个世界没有分寸跟性骚扰这种概念吗?)
我一面诅咒教白雪奇怪字眼的商人,一面问她。
「你的心意我很高兴,但是『性奴隶』是特殊的关系所以有点……没有更加普通的,像是恋人或夫妻之类的选项吗?」
「恋人……夫妻……」
白雪俯首,表情变得阴沉,但随即又抬起头装出逞强的浅浅苦笑。
「……没关系,我知道。我是配不起你的人。我只要能待在你的身边就觉得很幸福了。所以不必顾虑我喔。」
「抱歉,我搞不懂你在说什么。为什么你会配不起我?」
「因为琉特你分明没有魔术师的才能,却是作出比魔术还厉害的魔术道具的天才对吧?要跟那么了不起的人当恋人或夫妻,我从一开始就不敢奢望……」
我总算是理解白雪的思维了。
看来在她的心中我似乎是超乎想像的厉害人物。
那种人不可能会喜欢自己。
但是心中又怀著想跟他在一起的纠结情感。
结果就做出了不是恋人也不是夫妻的「性奴隶」这个结论。
(不,是我仗著白雪对我有好感,没能向她好好表白的关系吧。)
「选择在她身上」、「不想远距离恋爱成为她的枷锁」等等,我用那样子冠冕堂皇的话,逃离对她表白的这件事。
即使白雪的好意明摆在我眼前,我还是害怕万一是自己会错意而被甩。
所以我一直等她向我告白。
那样自己就不会受伤——
我终于理解自己前世没女友的年资等于自身年龄的原因。
都已经发誓过不会再逃避困难了,结果一回神却察觉自己跟前世一样,从眼前的问题逃避,选择了轻松的道路。
我为了抹去白雪的不安,决定要自己拿出勇气。
我取出收有白雪专用的转轮手枪「S&W M一O二吋」的假子弹箱。箱子有两层底,盖子底下收纳著很多只银色手镯。
这些手镯是倾注比起送白雪的转轮手枪还要更多的时间,埋头苦干制作出来的物品。我进一步把收藏于其中的漂亮小箱子拿出来递给白雪。
「这个是?」
「这、这是我要给你的,因为设计等等经过种种尝试错误所以迟了,结果在今天早上完成了……总、总而言之我希望你能收下这个。」
我因为紧张声音高亢,一边做著语无伦次的说明一边掀开盖子。
「!」
白雪在确认内容物之后,惊讶地顿时停止呼吸。箱子里收纳著两只银色手镯。
我从箱子里拿出比较小的手镯,重新跟白雪面对面。
「白雪。」
「是、是的!」
她的视线直盯著我手上的手镯。
拯救这个世界的五族勇者的传说。
其中的一个,就是据说「人族勇者在要跟妖精族的勇者一起出发消灭妖人大陆魔王的前一天晚上,把手镯送给了恋人」。
「假如能打倒魔王,我想跟你结婚。」勇者如是说向恋人求婚了。
从此以后在这个世界上,就有了要结婚之时送异性手镯的风俗。而戴上手镯也就意味著「我已经结婚了」或是「我已经订婚了」。
在前世的世界就代表结婚戒指。
我把手镯拿在手上向白雪求婚。
「我们还很年轻,也许你会遇到比我更好的对象……但我喜欢你、我爱你。我不想把你让给其他人。因此……请跟我结婚!」
「好……好的。我也……最喜欢你了。我爱你。」
尽管脸上强装微笑,但她大大的双眼中却滴滴答答地落下宛如珍珠般的泪珠。
我拎起白雪纤细的左手,戴上手镯。
白雪也为我的手带上手镯。
然后,我们在夕阳的守望下,献上了彼此的初吻。
▼
我去拿东西后从河岸回来,洗个澡去除脏污,在孤儿院吃晚餐。吃完饭以后,我跟白雪坐在孤儿院会客室的椅子上,跟老师互相面对面。然后依照时间顺序彼此开始说明至今所发生的事情。
首先艾露老师等人早上去了隔壁镇。
一到镇上所有能战斗的大人们都准备就绪,开始前往讨伐灾魔物。
结果毫无悬念地解决掉了灾魔物跟它的部下。由于实在太过虎头蛇尾,便请据说曾经目睹过灾魔物的商人前来察看尸体。想当然耳也就立刻分辨出是冒牌货。
大家理解到自己完全中了灾魔物的计策——佯动作战。
艾露老师等人铁青著脸,迅速折返镇上。
一回到镇上便听说成群结队的哥布林和欧克抓走了小孩子们,其后白雪追上去,我知道这件事之后也进了森林。
正当艾露老师等人准备就绪,打算要进入森林……此时刚好发觉我们回来,然后就到了现在。
接下来换我跟白雪说明状况。
听完我们的话,明天艾露老师将与镇上的大人们去猎捕哥布林和欧克的余党,确认灾魔物的尸体以及前去取得战利品。
所谓的战利品就是——魔物的身体有能够换取金钱的部位。原本,割下倒地魔物的身体部位就能换钱。当然我们在艾露老师的课程中也有学过。
但我们没回收打倒的魔物,因为既没有放置部位的袋子,打倒的魔物数量过多,子弹数量也令人不安。于是我们为了孩子们的安全优先及通知大家平安无事选择先回到镇上。
在大致说明完来龙去脉后,我们进一步向艾露老师报告订婚一事。
「白雪跟琉特要结婚?」
艾露老师跟知道「灾魔物是由我们两人打倒」那时同样惊讶。
白雪在向老师报告的过程中也一直抱著我的左手。她的尾巴用力直摇,让人担心会不会摇到断掉。那样热情的态度连艾露老师都感到不解,但听到订婚报告后她便恍然大悟。
「看你们两人平时相处的样子,我有想过你们『早晚会在一起』,没想到居然要结婚……」
艾露老师仍旧无法置信,一副相当讶异的样子。
这个世界的婚姻虽然没有年龄限制,但即使如此我们要结婚还是太早熟了吧。
「当然我们彼此都是还不能自立、不够成熟的人,因此不可能正式结婚。离开孤儿院以后也没办法同居。所以这个手镯仅仅是个订婚证明。等到白雪从魔术师学校毕业,之后我打算买个正式的手镯送给她。」
在贵族的世界中,政治联姻是理所当然的事。
因此在儿时会以设计朴素的手镯充作订婚证明戴在左手上。然后等到结婚时,再换成有镶宝石的豪华手镯。
一般平民的话大致上不会有订婚手镯,只会互赠朴素未镶有宝石的结婚手镯就结束了。
而我因为有魔术液体金属这种材料,因此自己制作订婚手镯。
「原来如此。老师吓了一跳呢。实在没想到你们从孤儿院毕业前就可能结婚。」
「对我来说琉特做的这只手镯,把它当成结婚手镯也可以。」
「你的心意我很高兴,但这毕竟只是外行人做的替代品。再说我也有男人的自尊。你从魔术师学校毕业以前,我会确实准备好手镯,在那之前等著我。」
「嗯,我知道了。只要是琉特你说的我全部都会听,不管几年我都会等你喔。」
白雪「哎嘿」一声,打从心底泛起相当幸福的微笑。
老师面露浅浅苦笑开口问道。
「那么琉特你从孤儿院毕业后,是打算跟白雪一起去吗?」
在魔术师学校旁边有个大城市。老师似乎认为我会在那里工作,并且「在白雪毕业以前都打算在那里生活」。
「不,在她从学校毕业之前,我打算踏上旅程。」
「去旅行吗……这又是为何?」
我把对白雪讲的那套说辞告诉艾露老师。
老师听到我所说的话,把双手合在胸前。
「想要帮助有困难的人是吗……那么成为冒险者仲介公会(guild)所属的冒险者,建立军团如何?」
「军团?」
「是的,你知道冒险者吧?」
我曾在艾露老师的课程中学过。
冒险者是这个异世界的其中一种职业。
不分种族、年龄、性别,只要不是罪犯都可以在支付冒险者注册费的一枚银币以后,注册成为冒险者仲介公会的冒险者。
冒险者因人而异,有各自擅长的领域:
「若专门消灭魔物,就是魔物猎人」。
「若专门在遗迹、迷宫寻宝,就是宝藏猎人」。
「若专门作护卫任务,就是守护者」。
「若专门对付魔术师,就是魔术师杀手」。
「若专门对人战斗,就是赏金猎人」等等。
这些是具有代表性的类型,其他还有许多以五花八门的专业领域见长的冒险者,也存在可以对应各种领域的万能型。也就是说,冒险者汇集了自由的便利屋与专家。
冒险者就如同魔术师,存在著等级。
以下是冒险者的等级。
等级Ⅰ
等级Ⅱ
等级Ⅲ
等级Ⅳ
等级Ⅴ
共分为五种等级,菜鸟是等级Ⅰ,最高则是等级Ⅴ。
只要等级上升,就能接下更高难度的委托。
艾露老师继续说道:
「成为冒险者一旦满足条件后,便可以从冒险者仲介公会获得成立军团的权利。举凡『专门打倒龙』、『仅B级魔术师且为贵族出身者可加入』、『仅女性冒险者可加入』等等,可以提出独树一帜的方针喔。所以琉特你也成为冒险者,以帮助有困难的人们为方针建立军团,比起你一个人踏上旅程,能拯救更多的人喔。假如变得有名,会直接有需要帮助的人来找你。」
耳闻老师的说明,我把手放在下巴上。
设立军团似乎确是好处多多。
设立专属自己的军团——军队,以组织的形式行动能拯救更多人。这个世界很危险,因此比起只身一人行动,还是多数人一起行动,在各方面上都会比较安全吧。
而且倘若白雪从魔术师学校毕业后请她加入军团,就能一直一起行动。可以开发更强大的武器,我也得以守护白雪。
嗯,有支自己的军队还不错。
「如果你有这个意思,老师的双胞胎妹妹是一名冒险者,老师可以帮你写推荐函喔。你就在她的门下学习当冒险者的基础吧。」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老师居然有双胞胎妹妹。」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她不是魔术师,但她是个性格温柔又富有冒险心,非常棒的孩子喔。她从小就热衷于赚钱,虽然也曾经失败过……不过成为大人以后,个性肯定有改吧。从以前她就是个就经常带只爱在室内玩的老师到外头去的人。」
艾露老师很开心地谈论著她妹。
让老师的妹妹来当从头教导我冒险者基础的师傅,是最理想的人选了。
「艾露老师,谢谢您。我想成为冒险者设立自己的军团。所以可以请您写推荐函给令妹吗?」
「我知道了,那么我会在白雪上魔术师学校以前把信交给你。」
「谢谢您。」我跟白雪低头向老师道谢。
老师接著改换话题,双颊泛红向我们叮咛。
「订婚固然可喜可贺,但你们两人还没从孤儿院毕业。因此这个、那个……希望你们不要做出那种事。比起白雪,老师更希望琉特你能在这一点上留意。」
「是、是的,我知道了。我会留意的。」
「?」
只有白雪还无法理解含意而歪著头。
「还有虽说你们订婚了。但在其他孩子们的面前不要表现得太过火。请以谨守分寸的态度过日子。不然对教育方面不太好。」
「我知道了。」
「另外——」
「还有啊?」
「这是当然的。琉特你听好了,既然你已经跟白雪订婚,从今以后请你尽量少干偷看其他女生胸部或屁股的行为。虽然一夫多妻司空见惯,但还是请你别抱持轻率的心做出那种事。」
我回以她一副很认真的神情。
「………………老师真是的。我听不懂您在说什么。」
「就算你想用认真的表情试图蒙混过去也是没用的喔。琉特你那色色的双眼,老师早就完全看穿了。」
「特别是夏天的时候,就我看来会觉得某些行为似乎是故意的呢。」
「琉特虽然表面装得很绅士,可是女性对异性的目光是很敏感的喔。你该稍微改改你那隐藏的色胚个性吧。」
艾露老师伸出一根手指开始责备我。
噢噢噢噢噢!难不成我偷瞄的事老早穿帮了!
我不由得开始双手抱头。
「跟著最后要说的是,琉特、白雪,祝你们两人能真正获得幸福。」
艾露老师对我们说出她真心祝福的话语。
「好的。」我们异口同声地答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