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一卷
  5. 第九章 灾魔物
  6. 繁体版

第九章 灾魔物
2017-06-22 16:38:19

		

「呀~~!姊姊!」
「你们都躲到后面去。这里很危险所以乖乖别动喔。」
我——白雪终于成功地救到了被一群欧克抓走的孩子们。
欧克是身长二至二点五公尺,智力虽低但力量很强的魔物。
而且脚程还意外的快……也是由于树木碍事,因此明明是为了抢回三个孩子,却花费不少时间来到了森林深处。
它们似乎抵达了预定会合的地方,我们现在遭到欧克和哥布林们团团包围。
「姊、姊姊……」
抢回来的孩子们因为遭到魔物包围而胆怯。
我为了让她们安心,紧紧地抱住她们。
「没有受伤吧?姊姊来了,已经没事喽。大家一起回家吧。」
可是三个人实在有点不妙。
两个人的话还容易抱著逃跑……也不可能丢下其中一人。但就算让她抓住我的脖子,倘若我用肉体强化术进行高速移动,光凭孩子的力量不可能抓得住我。她会被顺势甩出去的。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只带了这么点小鬼过来!」
正当我在思考逃跑方法时,有只声音混浊沙哑,说著人话的魔物,走进我前方的一团魔物中。
这个魔物比起刚刚在此地的欧克们高出一颗头,体型和肌肉也更加壮硕。一张豚猪脸因邪恶而扭曲,从嘴里长出两只大牙。它是在一群穿得破破烂烂的魔物之中,唯一一个装备金属铠甲,腰上还挂著两支手斧的魔物。
它应该就是会讲人话的「灾魔物」。可是灾魔物似乎是出现在隔壁镇上,艾露老师才因此一大早就出门……
在我思索的期间,哥布林和欧克对灾魔物「吱吱吱吱!」地说著话。看来它们是在报告现况。
灾魔物的豚猪脸变得更加扭曲。
「什么?你是说因为有那白色小鬼碍事,所以才只带了三个人过来吗?」
诚如他的报告,我是偶然由于从事在魔石中灌注魔力的工作走到那附近,才会击退哥布林和欧克们。
假如昨天那个从魔术师学校毕业的商人在现场,这些孩子们也不会被带来这里了吧……不走运的是,昨天他因为工作结束就回去了。
不过没关系,我有设想过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我还有准备对策!
灾魔物死瞪碍他好事的我。我也不服输的回瞪它。
「开什么玩笑!就因为这种混帐小鬼碍事,所以没能把人抓来!你们这些没用的家伙!」
灾魔物相当激动,对著周遭的哥布林和欧克们乱发脾气。
「为了防止有碍事的家伙来,我还特地执行麻烦的作战啊!听好了,现在立刻将这种小鬼干掉,去袭击戒备变弱的小镇!」
哥布林跟欧克们依灾魔物的指示,各自手拿擅长的武器缩小包围网。
看来似乎是没办法逃走了。
「姊、姊姊……」
「对不起,你们暂时在这里乖乖当个好孩子喔。」
我集中精神开始使用魔术。
「以冰冻防御一切不净,冰之圣域(Ice Sanctuary)!」
出现的冰柱是为了围住坐著的孩子们。在冰柱之间还覆盖著薄薄的冰壁隔离外界。只要在这冰之结界中,孩子们就不会受到伤害。
这样一来我就能毫无顾虑地战斗了。
「啐,这个小鬼是魔术师啊。真麻烦。喂,把之前抢来的那东西拿过来!还有姑且也先准备好绳子!」
尽管灾魔物下达指示,但我会在它下手前先打倒它。只要连它作出指示的头都打烂,剩下的就只有智力低的魔物们了。
要逃脱应该并不困难。
「吱~~!吱吱吱吱~~!」哥布林跟欧克们一哄而上朝我袭来。我为了不犯下几年前琉特救我那时的失误,先用了肉体强化术辅助体能。
我先从欧克跟哥布林们所拿的——棍棒、剑、斧、刀或单手剑等等武器中,区分出危险度高的物品。最需要注意的果然是拿十字弓或弓箭等等,持有能进行远距离攻击武器的哥布林。
因为欧克手上只有棍棒所以这次不管。
「于我手中起舞的冰雪之剑!冰剑(Ice Sword)!」
瞄准目标,我用冰剑排除掉手持十字弓与弓箭的哥布林。接下来则以对魔物们作出指示的灾魔物为目标。
我抓准剑跟矛攻击的空隙,朝树干一踢跃上空中。朝强化过的视野中所见的灾魔物施放魔术!
「于我手中起舞的冰雪之剑!冰剑(Ice Sword)!」
好快,我著实用了自己最容易瞄准、最为惯用的魔术。一如所料,冰剑有如被吸进灾魔物的头顶那般飞翔而去——然而……
「……!」
冰剑在途中遭到欧克拿的钢铁圆盾挡下。而且剑一碰到盾的表面就烟消云散了
灾魔物从部下手中抢走矛,锁定我预定著地的地点投掷。我猛然转动身体挡掉矛。虽然肩膀擦伤流血,但幸亏我学琉特全面强化视觉,因此才没有中了致命伤。
然而由于猛然躲避,我整个人严重重心不稳,哥布林它们用绳索逮中了我。
绳索缠住我的双脚、右手跟躯体。我的脖子也差点被缠住,我反射性地伸进左手才防止了脖子被直接勒住。
但也不过就是条绳索。
「以冰冻防御一切不——呜!」
当我想用魔术切断之际,握住绳索的哥布林们就开始竭力拉绳索妨碍咏唱。我也在不知不觉中失去平衡膝盖著地。
灾魔物低头望向这样的我。
「啐,本来打算用矛狠狠戳下去结果没中……算了。怎么样,吓到了吧?这个盾是魔术道具,因为有嵌入魔石,使用魔力后就能让使用超过一定限度的魔术攻击失效。是先前攻击人族的马车时到手的。这样一来你的攻击就完全没效了,况且你现在还被绳索绑著,连要随心所欲行动也办不到!来,别再做无谓的抵抗了,老老实实让我吃掉吧。我现在可以让你被吃的时候不会感到痛苦喔?」
灾魔物脸上浮现犹如在自豪胜利的狞笑。
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啊。
方才看到我的攻击似乎在圆盾表面烟消云散,果然不是我的错觉。
换句话说那种盾会挡下我的攻击魔术,因此毫无效果。即使我不断发动攻击到嵌在盾上的魔石魔力枯竭,盾也不是只有一个。就像是围著我一样,总共有八个盾。
我没有足够让所有的盾全都失效那么多的魔力量。而且现在我还被绳索束缚住,就算想使用魔术也会受到妨碍。
状况对我很不利。
在冰之圣域中的孩子们,纷纷泛起对现状绝望的表情。我为了让她们安心,因此用笑容大喊道:
「没关系的,这点花招根本算不上什么喔。」
「嘎哈哈哈哈!魔术师小鬼,你是在吹牛吧!我会让你用最凄惨的样子被吃掉当作奖赏!小的们!把小鬼们都抓起来吧!」
灾魔物下令逮捕我们。
手持魔术道具盾的欧克们打头阵,围住因为绳索无法随心所欲行动的我,谨慎地缩小包围网。即使如此我还是感觉不到一丁点的不安、恐惧或焦躁等等的情感。
因为我有这世上最帅气、最可靠的青梅竹马。
砰——!砰砰砰砰砰!
已经听惯的枪声。
身处包围网一角的哥布林和欧克们,彷佛吓得魂不附体倒在地上。从崩溃的圆形阵型匆地出现一个人影,来到我的身边。
「白雪,你没事吧!」
当场所有成员的视线,都盯著一名猝然现身的少年看。
我笑容满面地回应了前来营救我的少年。
「嗯,孩子们也都平安无事喔。谢谢你来救我们,琉特。」
▼
我用刺刀切断绑住白雪的绳索。
「嗯,孩子们也都平安无事喔。谢谢你来救我们,琉特。」
魔物们包围白雪,尽管她由于绳索而无法随心所欲行动,却用一如往常的笑容回应了我。
确认她平安无事后,我发出了安心的喘气声。
被抓的孩子们在结界里,看起来没受伤。
白雪也是尽管肌肤被绳索绑住而发红,肩上还有擦伤,但没有攸关性命的重伤。
虽说是小伤,不过让我重要的青梅竹马受伤还是令我忍不住火冒三丈。
直到刚刚为止是满腔的不安,这次则是满腔的愤怒,我咬牙根咬到感觉臼齿都要断了。
「竟敢伤害白雪……我绝对饶不了你们!」
我用燃起熊熊怒火的目光看向四周的魔物们。
其中的一只,发出很不耐烦的声音说:
「这个小鬼也是魔术师?无所谓。我们有魔术道具盾。食物多增加一只,我们反而觉得可喜可贺呢。」
「魔、魔物会说话!」
宛如岩浆喷发而出的愤怒,因为发现有会说话的魔物而暂时灭火。
仔细一看其中只有一只的装备很好。
明明周遭的欧克和哥布林们身上都穿得破破烂烂,但唯独它身上有装备金属铠甲,腰际还挂著两支手斧——话说,这家伙不就是据说会出现在隔壁镇上,拥有「双牙兽」这个绰号的灾魔物吗!
「为什么你会在这个镇上的森林!你不是率领部下袭击了隔壁镇吗!」
要到隔壁镇少说要花上半天以上的时间,要率领数量这么多的魔物,无论如何都无法避人耳目,一定会引起骚动。原本应该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不对,难不成说出现在隔壁镇的魔物是假货……是佯动作战吗!」
「嘎哈哈哈哈!答对了!你们以为自己拥有比魔物更高的智慧就骄傲,所以才会轻易上假货的当!真的是太愉快了。」
听艾露老师说话时感到的不对劲原来就是这个啊!
绰号「双牙兽」如此有名的灾魔物,虽说有艾露老师在,但它不可能只带光是普通的镇民们就能打倒的部下。
多半是让欧克穿上类似的打扮,并让它拿两支手斧。
接著自己就在这座森林里待命。在隔壁镇上伪装的欧克,只有少数部下跟它一起去。
结果根据远眺所理解到的「双牙兽」特徵,使得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那边去了。
只要在这期间攻击警备薄弱的小镇就行。
纵然单纯,却是很有效率的作战。我不禁感到佩服。
虽然我没打算原谅它们伤害白雪,但我还是不禁因佩服而开口询问:
「既然有这么高的智力,为什么要特地袭击村庄和城镇。你们也不是非得吃人不可吧?去猎其他能吃的猎物就行了吧。你们应该知道袭击人类就会成为敌人,就会被人盯上性命对吧?」
面对这个问题,灾魔物的脸上浮现出像是牢牢黏著邪恶两字的笑容。
「这还用说嘛,当然是因为有趣。」
「有趣?」
「因为能够沟通,一面听著求饶哭喊尖叫的声音一面啃食,实在太有趣、太有趣了,再也没有比这更有趣的了!尤其最棒的就是亲子!除了孩子的内脏跟肉相当美味,还能一边欣赏妈妈疯狂的尖叫、眼泪和表情一边啃食,一般的野兽根本满足不了我!啊!光是回想起来就会流口水!」
灾魔物想起过去啃食过的亲子,如它所言嘴角流出口水,跟著用手胡乱擦掉了。
「这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因为是会说话的魔物而受到迫害,所以攻击人类」要是像这样,就还有同情的余地。然而对这家伙根本不必有这种顾虑。我完全无法容忍它的存在。
「唯独你我绝对要打倒……!」
「嘎哈哈哈哈!我们有可以防御魔术的盾牌!而且我可是有超越你们十几倍的部下在喔!没看见我们已经包围你们了吗?只有两个人是打算干什么?罢了。就让这种野丫头嘴里一边说著『你乾脆杀了我吧!』一边啃食也很有趣。来吧,就让我美味地、美味地好好享用吧。让我活活咬碎内脏,你们就用美妙的声音哭泣尖叫吧!我要生吃啦!」
在冰之结界中的孩子们听到灾魔物的恫吓,发出「噫……!」的惨叫。
我跟白雪忽视灾魔物的威吓,做好战斗准备。
「白雪……这给你。」
我单手拿著跟我自己的「S&W M一O」相似的转轮手枪,并将它递给白雪。
「这比你的转轮手枪还要小?」
诚如她所指出的,这把比起我现在挂在枪腰带上的显然较短。
是「S&W M一O二吋」转轮手枪。而我的转轮手枪正式名称则是「S&W M一O四吋」。我的枪管比白雪的长了两吋。
「你马上就要去上魔术师学校了吧。所以我作了这个,想当护身用的礼物送你。居然挑这种时间点送真是抱歉。」
「不!我非常高兴喔!」
白雪大大的双眼闪闪发亮,她相当爱惜似地用双手收下枪。
一如想像中的那样,相当适合她。
「琉特,谢谢你,我会一辈子珍惜它的。」
「一辈子什么的太夸张了。不过能让你开心我也很高兴喔。」
「不准无视我们啊!」
「吱~~!吱吱吱吱~~!」
以灾魔物的怒吼为信号,围绕在我们四周的欧克与哥布林们,朝我们蜂拥而上。
白雪从我的枪腰带中抽出「S&W M一O四吋」,双手拿著转轮手枪。
我退掉AK四七的弹匣换上另一个,我们两人彼此背靠背枪口对外。
「要上喽,白雪!用全自动射击!」(注:英文中有用「rock n roll」形容枪枝火力全开射击的情景,尤其是机枪)
「了解,琉特!」
喊出俚语以后,我们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
我们当场转上一圈,把枪口对准冲过来的欧克和哥布林们。
瞄准拿著魔术道具盾的欧克扣下扳机。
「吱吱呀啊啊啊啊!」
我新开发的「穿甲弹」贯穿欧克手持的盾,让它们脑袋开花。
身为军用子弹的穿甲弹,可是拥有足以贯穿车子引擎体(汽车最坚固的部分),连第一次世界大战之际刚出现的战车、轻战车都能射穿的贯穿力。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魔术道具,不过在冶金技术低落的这个异世界所作的一个区区铁盾,是挡不下来的。
我排除掉持盾的欧克,白雪双手各拿转轮手枪,用点三八特殊弹(9mm)射击其他哥布林们的头部。
正因为我们是打从婴儿时期起就互相陪伴的青梅竹马,才能做得到这样的合作。
欧克和哥布林们由于遭受到未知的魔术道具攻击,大吃一惊而中断突袭。于是我趁这段期间重新装填用完的子弹。
我迅速更换AK四七的弹匣,白雪把我送她的二吋含在口中,甩开四吋转轮手枪的弹筒,用退壳杆推出空弹壳,跟著再排出二吋的空弹壳。
欧克和哥布林们发觉我们停止攻击,于是再次发动突击。
「白雪!」
「交给我!」
只消一句话她便理解我的意图,我们互相交换枪枝。
这次换白雪一人进行突击,拿AK四七朝著魔物们用准确的动作开枪。
趁这时候我像刚刚的白雪那般,口含二吋,推出四吋的弹筒,用快速装弹器迅速重新装填。然后把二吋的所有子弹也重新换完。
白雪现在身穿没有口袋的衣服。所以没有地方可以放预备弹匣。因此只能使用更换枪枝这种方法。
「呀~~~~!」
白雪在弹匣打完以后,这次用AK四七装上的刺刀改为进行近距离战斗。
就如练习的那样,她直刺哥布林的左胸。
她接下哥布林从背后挥下的一剑,用枪托殴打它,接著使其畏惧地将它割喉了。
欧克的棍棒打横一扫,无论AK四七如何坚固也是挡不住。白雪一蹲躲避掉这一击,随后从蹲伸转变为跳跃,富有弹性地腾空跳起,把AK四七放平,身体转动一圈!割断站在她周遭欧克们的喉咙,登时鲜血直喷。
「吱!吱吱吱吱!」
白雪在著地的同时,向著准备逃跑的哥布林后背,以掷标枪的要诀丢出去。彻底命中了它的背部。
近距离战斗开始后,还不到一分钟。
欧克和哥布林们刚才是由于未知的魔术道具而止步,但这次是直直盯著白雪宛如起舞般的刺刀术,因为害怕而当场动弹不得。
「白雪!大干一场吧!」
「交给我吧,琉特!」
白雪只身一人突击停止行动的魔物群。
她脚踢树干借力,凌空转动身躯好让自己降落在欧克和哥布林们密集的地点。
我则把重新装填完毕的两支转轮手枪丢给她。
「谢谢你,琉特。」
白雪俐落地在空中接住两支手枪。
趁还停留在空中时,她双手持转轮手枪朝左右伸长。欧克的头正好就在那里,随后白雪以上下颠倒的姿势扣下扳机。击锤敲击底火,燃烧火药射出弹头。
「咕呀~~!」
欧克的眼窝吃了记点三八的弹头后丧命——与此同时,白雪毫发无伤地落地。
「呼~~!」
白雪双臂交叉,向著站在左右哑口无言的哥布林头部开枪,而后对方中弹。
再对著失去平衡倒下的欧克和哥布林外侧的魔物举枪扣下扳机。又以行云流水的动作,朝著正前方与背后的哥布林开枪!她用百发百中的弹头,夺走敌人的性命。
「吱吱吱吱~~!」
此时魔物们终于从白雪宛如暴风一般的连续攻击中站起,有两只欧克手拿粗棍向她劈下——白雪一个转身,回避掉了!
欧克再次用棍棒打横一扫。
白雪从左右高度不同横扫的棍棒中,宛如狮子跳火圈那般躲开了。
在她落地的同一时间,她瞄准欧克的膝盖开枪。
欧克因为忽然遭到袭击感到剧痛,因此反射性地捣住自己的膝。
「……嗯,这位置刚好呢。」
「吱吱吱吱~~!」
欧克蹲下的头部高度,只要略略起身就会绝妙地刚好与左右两手拿著转轮手枪的白雪同高。
她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另一方面,说到我的话——我在回收白雪刺进哥布林后背的AK四七,还有装填弹匣。
我以准确的动作接二连三击倒剩下的魔物们。
开枪、更换弹匣、开枪,不断循环。
前世的世界里,在旧苏联军的使用手册中曾经定义「AK是为了在短距离打倒敌方士兵而设计出充满威力的个人用自动武器」。
换句话说,像这一次一样以短距离(最有效果的射程是三百公尺内)扫射魔物最为合适了。
一分钟六百发令人畏惧的火力,可说是名副其实的「喷火」。
而且战斗地点在森林、丛林中。那更是浸了泥水后还能直接使用,拥有强大抗污力的AK四七的天下了。
由于它的可靠度、命中率、机能性与耐久力,越战时期美军在入侵敌阵进行间谍活动之际,据说也有使用过夺取来的AK四七。
这是由于抗污力强,以及会使得敌军听见枪声误以为是自己人而陷入混乱的优点。相传这样的AK四七被美军称为「消毒枪」受到爱用。
虽然举出这么多优点,但它当然也有缺点。
「全自动射击时枪口会往上弹跳,除了第一发以外很难命中(我现在使用的AK四七有装炮口制动器。多亏如此使用全自动射击的准度大幅提升,故不在此限)。」
「照门没有护翼,容易损坏。」
「即使弹匣空了,也没有能够得知的枪栓固定卡榫装置。」
「射击选择钮在右侧,操作时的声音很大,跟M二八相比平衡性较差。」
「枪声也很吵,长弹匣很碍事」等等。
AK四七绝非万能的武器,凡事只要过度相信都会尝到苦头。
其证据就是灾魔物最初因为AK四七的枪声而准备逃跑,但它却渐渐开始察觉到我们的弱点。
「小的们!不要停止继续攻击!不要停下手边的攻击!」
灾魔物察觉到了。
拥有长射程与强大威力的子弹——使用次数是有限制的。因此它教唆自己部下的魔物们,以促使子弹消耗。目标是让我们跟它一战之前用光子弹吧。
「啐!」
我发出砸嘴声,把底火下方横列固定六发子弹的填弹条,丢出两个给白雪。她用熟练的动作重新装填两支手枪。
我也更换了弹匣。这下子剩下两个了。
我大略扫荡了成群的魔物后,便将目标锁定在带头的灾魔物上。
然而灾魔物却巧妙地以粗壮的大树为盾躲避弹头。虽说是为了对付这些汹涌而来的魔物,但我的意图被对方看得太过透彻了。
灾魔物也发现到AK四七的弹头无法贯穿粗壮的树木。
枪击战基本上是一边藏匿身影一边进行的。因此为了藏匿身体,选择掩蔽物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比如砂袋(在袋子里填充砂土的东西)、砖头、石墙或粗壮树木等等——内容物很扎实的东西便适合当作掩蔽物。当然从一般手枪、步枪、机枪等等,依据使用的热武器或子弹种类(譬如说为了贯穿硬的掩蔽物或装甲的穿甲弹)不同,也会有起不了作用的情形,必须当心。
这次的状况下,子弹不具有贯穿粗壮树干的威力。
我击发完毕因而更换弹匣,这样一来就剩下一个了。
并且灾魔物不仅逃窜——
「看招!」
「危险!」
还会窥伺我们这边的空档,拿起挂在腰际的手斧朝我们投掷。一躲开手斧就会回转,简直像是有生命一样回到灾魔物的手中。
艾露老师曾经在课堂上教过,灾魔物会使用简单的魔术。恐怕手斧能够确实回到它手上,以及跟巨大身躯不相称的敏捷动作,都是基于魔术的力量吧。
(可恶,再这样下去就要消耗殆尽了!得想办法让子弹击中灾魔物……)
只要打倒带头的灾魔物,成群的哥布林和欧克们,就会自己明白败北而逃走吧。
问题是要怎么打倒以树木为盾,等待我们子弹用光的灾魔物。
我无意间想起在前世的地球住在日本时,我以前所看过某部电影的一幕。
(……这是个赌注呢。不过正因为现在是这种状况,灾魔物应该会毫无疑问地上当。很好,就用这来达阵吧!)
在短暂的犹豫后,我下定决心。
我望向白雪,由于魔物数量减少,因此她能回到有余力使用攻击魔术的状态。我跟她目光相接,以眼神交流。这种时候,对象是青梅竹马真是轻松。
「这是最后!结束了!」
我抽掉空掉的弹匣,装进最后的一个。
尽管我瞄准灾魔物开枪,但它却巧妙地隐身于树木之后,也用身为部下的欧克来当肉盾。这家伙真的是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喂!小的们!不要让小鬼停下来!快突击!」
「可恶!」
在灾魔物的号召下,仅存的欧克和哥布林们朝我们袭来。尽管白雪能用魔术打倒,但也无法击倒全部。我也用所剩不多的子弹向魔物展开突击。
结果因为这次突击使得弹匣空了。
我暂且将弹匣抽出,确认真的空了。接著开始搜递口袋有没有AK四七用的7.62x39公厘子弹——
「呀哈!终于抓到空档啦!」
「糟……!」
灾魔物趁人不备丢出手斧,我惊险躲过。虽然有躲开,可是弹匣却掉了。
我手上只剩下没有弹匣,装上刺刀的AK四七枪身。
「琉特!」
「你们不准让那白色小鬼过来!」
白雪发现到我这里有危机,试图跑向我,但却因为灾魔物的指示而遭到它的部下妨碍。不论白雪魔术师的才能有多优秀,面对欧克和哥布林们的突击也只能止步。想要立即跑到我身边是不可能的。
我做好觉悟,从AK四七上宛如撕扯一般拿下刺刀。
我把枪身丢在一旁。
「放马过来吧!像你这样的货色,没有AK四七也能打倒你!」
「嘎哈哈哈哈!我很期待等我把你四肢切下来,一动也不能动的时候,你还能不能继续逞强!」
四处奔逃的灾魔物,看到我放下AK四七以后,便兴奋地展开突击。不知道是不是使用了魔术的缘故,它动作敏捷得与巨大的身躯颇不相称。
我将仅存的魔力注入双眼强化视觉。
(这下子时机即是性命。不能搞错距离……)
手上拿著刺刀,蹲低身体,好似用全身向灾魔物强调「我要进行肉搏战喽」,并缩近彼此的距离——
(就是这里!)
我将手中的刺刀对准灾魔物丢出去!
经由肉体强化术丢出去的刺刀,以有如弹头般的锐利袭向灾魔物。
灾魔物误以为要进行肉搏战,为了要回避刺刀重心严重不稳。我趁这个空档朝空中一跃。
「琉特,接住。」
「白雪!时间点刚刚好!」
几乎是同时间停下脚步的白雪,把我的转轮手枪「S&W M一O四吋」丢给我。
先前我跃起身子将重新装填好子弹的转轮手枪丢给白雪,这次反过来换白雪把转轮手枪丢给我。
这是打从婴儿时期同睡一张床一同度日的青梅竹马才能办得到的绝招……理应是如此,但是——
「呜哇!」
「琉特!」
我试图接下空中的转轮手枪,灾魔物却速度比我更快地丢出了手斧,击中我的身体。
多亏我察觉到就快扫到身上的手斧,旋即打开盾避开了致命伤。然而没能吸收掉手斧的冲击力道,再加上遭到击落摔在地面上的痛楚,我喘著大气痛苦地翻滚。
白雪丢给我的转轮手枪,滚到天差地远的方向去了。
「咳咳……」
「嘿嘿嘿,你活该。」
灾魔物用单手拿著的手斧敲我肩膀,同时用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俯视我。
「毕竟只是个小鬼。你跟那个白色小鬼用眼神打暗号之时,就如同在宣传你们要设下什么陷阱了。设下陷阱的诀窍,当然要趁对方没发现时,还有就是要让对方能容易理解。像是『装备比其他人要好,拿著手斧。所以那家伙是灾魔物双牙兽』这样!嘎哈哈哈哈!」
他拿自己的计策来举例,从丹田发出了愉悦的嗤笑。
我咬牙切齿地企图至少跟灾魔物拉开距离而在地面上爬行。
「可、可恶……!」
然而我的速度很慢,灾魔物跨出的几步要比我快得多了。
「琉特!快逃!你不用管我们了,赶快从这里逃走!」
「白、白雪……咕!」
白雪遭哥布林和欧克们绊住手脚,她用近乎尖叫的哀嚎催促我逃走,然而现在我身上还有手斧跟摔倒造成的伤,这对我而言是强人所难的建议。
我的右手抓到了人造物。
那是拆下刺刀后丢掉的AK四七。既没有弹匣,刺刀也拆下来了所以没有。
我把AK四七用来替代拐杖,打算起身。
「你就拚命挣扎吧。无所谓,为了不让你逃跑,就先把你的双脚砍下来吧。」
「琉特、琉特、琉特!」
「可恶,就到此为止了吗……」
我用绝望的表情回望毫不费力拿著手斧朝我走近的灾魔物。
「……骗你的。」
「!」
我表情然一变,摆出满脸恶作剧的样子吐吐舌头,扣下AK四七的扳机。
砰——!
我忍耐痛楚朝灾魔物开了枪。
没有弹匣的AK四七喷出火来。
7.62x39公厘子弹轻松贯穿灾魔物的金属铠甲,从胸口流出大量的血液。由于铠甲没有盾那么厚,所以即使不是穿甲弹也足以贯穿。
那个伤一眼就能判断出是致命伤。
灾魔物放开手斧,压著胸口,却无法止住溢出的血水。
「不、不可能!那种魔术道具应该已经用光魔力了吧!」
灾魔物口中喷出鲜血,大声吼叫。
聚集在白雪身边,剩下约莫十只左右的欧克和哥布林们的战意,随著它们领悟到首领败北之后彻底粉碎,它们飞快地逃进森林深处。毕竟是智力不高的魔物,跟野兽一样。一如所料,一旦胜败分晓就不会有赌上性命也要一战的气魄。
我的疼痛感大幅消失,于是爬起来拍掉身上的脏污后告诉它。
「我的弹匣的确是空了。可是AK的腔室里还留了仅仅一发子弹。」
我在战斗当中想起前世在日本的时候,以前曾经看过西部片电影的一个场景。
在那个场景里,主角假装投降,握著枪身要将转轮手枪递给敌人。敌人以为他要投降而一时大意,主角没有错过这个机会,把转轮手枪转了一圈握住手把开枪——使用了这种假动作因而脱离危机。
这是称为「road agent spin」抑或「Curly Bill spin」,存在于现实之中的枪法。主要于西部片电影中,手拿转轮手枪时使用。
在自动手枪(发射弹头,排出空弹壳后,会自动装填下一发子弹的手枪)的情形中,会利用这种构造,诱使对手大意进而开枪。
自动手枪在射击途中,即使拔掉弹匣,腔室还会留著一发子弹。这一发子弹就算没有弹匣也能击发。所以这是拔掉弹匣让对方松懈,利用腔室里剩下的一发子弹一决胜负的的一种骗人的技巧。
「我跟白雪四目相交,还有空中接转轮手枪,都是为了让你误认那才是要使用的枪,我才故意接下攻击。其实我内心对于剩下一发子弹决胜负一事提心吊胆,不过一切顺利真是太好了。这也是多亏你以为『他作战失败真的被击倒了』因此毫无防备接近我的缘故。」
「『设下陷阱的诀窍,是要让对方能容易理解』,你这话说得没错。」我用挖苦的口气,把这句灾魔物所说的话奉还给它。
「不过,我有点担心琉特你或许是真的被打倒了。」
「抱歉让你担心了。可是这样就代表我演技很不错吧。」
白雪捡起飞到天差地远方向的转轮手枪,回到我的身边来。
我接过「S&W M一O四吋」,察看它有没有坏掉。走运的是毫无问题。我把点三八特殊弹(9mm)的单发子弹交给白雪。
我们彼此推出弹筒,各放进一发子弹。此时,灾魔物试图和我们来场交易。
「等、等一下!是我输了。我不会再袭击小镇跟人类了!所以请务必放我一马!拜托了,要是你们愿意放我一马,我就告诉你们我长久以来累积的宝藏所在地!所以拜托你们饶了我吧!」
灾魔物名副其实的呕血泣诉。
既不能填饱肚子,也不能用来解渴的金银财宝,灾魔物不可能会囤积或持有。那只会给移动之际带来麻烦。不如说,它居然以为我会被那种谎言骗到,真让人觉得遗憾。
我跟白雪不受它的言语所惑,扭动手腕让弹筒旋转再次收回枪中。
扳起击锤,枪口对准灾魔物。
「我从一开始就说过了吧?『唯独你我绝对要打倒』……这里就是你的死地(dead end)。」
伴随最后的台词,我跟白雪同时扣下扳机。
紧接著,枪声响遍了整座森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