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一卷
  5. 第八章 各自的前程
  6. 繁体版

第八章 各自的前程
2017-06-22 16:38:19

		

在哥布林袭击事件过去几年后——我在老地方的河岸做AK四七的射击练习。
最近这几年,我的生活习惯几乎没变。
上午担任艾露老师的助教。
下午则练习AK四七或转轮手枪。偶尔会开发一下新装备等等。
我最近在制作的是AK四七的军用子弹「穿甲弹(armor piercing)」。
穿甲弹(Armor Piercing -简称为AP)是能射穿硬铁板、装甲之类的弹头。
我一向都使用仿铅作魔术液体金属的弹芯,然而如果是穿甲弹,则必须以仿铅包覆住用魔术液体金属制作的仿钨合金四周当作弹芯,然后上面再覆盖薄薄的被覆层用以制作子弹。
为什么甚至能射穿铁板那么硬的仿钨合金,要特地用柔软的仿铅包住?这么做确实有其理由。
假如只用「钨合金」制作穿甲弹,对著铁板开枪会变成怎样呢——弹芯有可能会因为太硬反而弹开,造成跳弹的危险性。
为了不让这种事发生,「钨合金」的尖端及周遭要用柔软的素材……要用铅或锑合金等等进行包覆、填充。
这样一来柔软的素材就会跟物体强碰而毁坏,但因为弹芯是坚硬的「钨合金」,不会被弹开,能命中目标,并且能够维持动能,完美地集中贯穿过去。
另外关于穿甲弹,必须注意的一点是因为它的贯穿力太强,在面对人类或动物等等的「脆弱目标(soft target)」之际——
「命中时的冲击力道在传达给目标以前,子弹便已贯穿,因此无法达到理想的效果。」
「在即使贯穿目标,但子弹尚留有动能的状况下,有可能会发生跳弹,人质与同伴这些不能中弹的目标,会有遭子弹击中的危险性。」等等许多需要注意的地方。
这是为了将来有对手身上装备7.62x39公厘子弹无法贯穿的铠甲、盾或防具之际而先行开发的,不过在使用上必须十分小心。
我接下来开发的是转轮手枪用的「快速装弹器」与「填弹条」。
两种都是为了在短时间内重复装填转轮手枪子弹的道具。
突击步枪可以透过更换弹匣迅速重新装填,但是转轮手枪必须排出空弹壳,一个个重新填装子弹。这样会很花时间。
因此而开发的便是「快速装弹器」与「填弹条」。
「快速装弹器」是呈圆形配置的补充用子弹和底座。
将子弹前端塞进弹筒的洞中,再转动把手就装填完毕了。
缺点是底座的尺寸几乎是接近「装填所有子弹的弹筒」大小,因此体积大很占空间。
另外「填弹条」则是在底火下方以六发子弹为单位横列固定的道具。
由于「填弹条」的诞生,颠覆体积大这种概念的转轮手枪预备子弹,才能跟自动手枪的弹匣变得同样薄且好携带。
缺点就是与「快速装弹器」相比,重新装填的时间比较多。
我虽然是在哥布林袭击事件中切身感受到转轮手枪的重新装填速度、子弹数以及火力不足才开发了AK四七,可是没有人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事。
为了以防万一,转轮手枪也先做好能尽快装填的道具才不会吃亏吧。
其他我还用魔术液体金属制作了AK四七用的刺刀和水壶等等一些小东西。
我结束了AK四七的射击练习,用毛巾擦拭汗水。
发现时,最近已变得相当炎热。
春天已经过去,要迎来初夏时节了。
「……在这个小镇度过的夏日,今年是最后一次了啊。」
我把毛巾挂在脖子上,闭上双眼用全身感受吹拂过的风。
根据孤儿院的规定,孩子到达一定年纪就必须毕业独立。
有些人会成为商人或工匠的弟子,在宅邸当见习女仆或见习管家,或是实习店员等等——决定好前程之后,大家会陆续从孤儿院毕业。
今年正好轮到我们成为要从孤儿院毕业的一代。
我对前世唯一的朋友田中孝治见死不救,把他逼上自杀一途。那份罪恶不断流转,于是我被霸凌主谋相马亮一杀害,投胎转世到这个异世界后,还变成没有魔术师的才能,遭爸妈舍弃的孤儿。
就像图画上所说的因果报应。
……因此我下定了决心。
从孤儿院毕业以后,我要在异世界展开旅行,找出有困难的、在求助的,诸如此类的人们并帮助他们。
一直错过时机,我还没能跟白雪和艾露老师说这件事……
「琉特,让你久等了!抱歉,我来晚了。」
在我一面休息一面思考前程之际,白雪结束下午的魔术师基础课程,面带笑容现身。
由于她是课程结束后随即跑过来,因此她的额头和脖子流下健康的汗水。
银色的马尾与白皙的肌肤,反射出能充分感受到夏日的闪亮阳光,对著我流露的天真笑靥,让我打从心底觉得她可爱。
她的身体跟同年纪的人相比,胸部膨胀成长的程度可说是一目了然。
「琉特你怎么了,怎么在发呆?」
「咦、啊!没事!什么事都没有!话说你一点都没来晚,不用放在心上!」
我实在说不出口刚刚正在凝望白雪的胸部。我意思意思地咳了几声,拿起用堆起来的三个子弹箱当支撑的两支装刺刀木枪。
这是我委托业者制作的物品。
白雪的生活习惯也是最近几年来都没变过。
上午做把魔力灌进魔石的打工。
下午上魔术师基础课程,练习转轮手枪与AK四七。
其他因为我还有做装在AK四七上的刺刀,于是用木枪开始练习刺刀术。
我把一支木枪丢给白雪。
「那么首先就跟以往一样,来练习刺刀吧。要是累了,就休息一下?」
「没问题!我的精神还相当相当饱满喔!看招!」
「喂,不可以趁人不备!」
「啊哈哈哈哈,谁教琉特你自己要发呆呀。」
我用木枪挡住她突如其来的一砍。由于她未尽全力,要防住并不难。
我们一开始先互相放水,像是游戏一样互相打著玩。
接著身体开始发热,我惊险躲过白雪并非在玩,而是宛如疾风迅速的一刺。木枪的尖端有充分用皮革包好,而且还覆盖黑白兔的毛皮,因此被刺到尽管会痛,却不会遭到重创。
我也毫不客气朝她逼近举刀一砍,但她俐落地躲开且用枪托的地方接下反击。我旋即将木枪一滑接住她的攻击。
我们的木枪互相交叉。
白雪有著大大的双眼,玫瑰色的唇瓣,小巧的贝齿,红润的双颊,在闻得到她体香的距离之下——我跟她互相对望彼此使劲推挤。
尽管现在还在训练当中,但她认真的表情让我不禁看得出神。
尤其是最近的白雪,根本是奇迹般的可爱。
这么可爱的美少女是我的青梅竹马还对我倾心,所以说人生真的是难以预料。然而跟以前相较,她肢体接触的次数逐渐变少了。
因为到了彼此会感到介意的年纪,这也情有可原。
我们再次拉开距离互相过招。
之后很快地就分出了胜负。也许是兽人族与人族之间肉体上体格的差异吧,在刺刀术的练武中大多是我输。
今天我是手臂遭到强劲一击,木枪掉落因而败北。
白雪的汗珠从形状漂亮的下颚落下,同时用充满活力又爽朗的笑容宣布胜利。
「哎嘿嘿嘿,今天也是我获胜呢。」
「可恶,明明最后一击如果不是用刺的而是用砍的,就会是我赢了。」
虽然我的言语中带有不甘,但我的话声中却没有任何一丝的不悦之情。白雪也很清楚,所以她用小狗在嬉闹的那种态度闹我。
「输了居然还嘴硬,你太逊啦~~」
「啰唆,我明天一定会赢的!」
「我才不会输给你呢!」
白雪收拾著木枪笑笑对我回嘴。她的脖子上挂著毛巾,拿起事先放进河川中的魔术液体金属制水壶,似乎很习以为常地打开盖子畅饮。
里头的水经过河川冷却,发热的身体想必会戚到很畅快吧。
当然我早已拿它来就口喝水,因而变成跟白雪间接接吻的情形。
但她却完全不在意那种事,只见她喉咙一直动著,好像很美味地将水喝光了。
白雪今年要从孤儿院毕业。
她拥有魔术师的才智,已经确定要升学进魔术师学校。
注册学费、上学期间的生活费以及有的没的杂费等必要资金,她已经全用制作魔石赚起来了。
快的话今年仲夏,最迟在夏天结束之际,她就能升学进魔术师学校离开这个小镇。换句话说,跟她在一起的时间也只剩不到一个月了。
尽管如此我也无法跟她一起去魔术师学校。我不具才能,而且我有自己的人生目标。
是担心会变成那样吗?白雪越来越像个傻女孩。
她为了不想跟我分开,想跟我在一起,有可能会放弃升学进魔术师学校。难得她分明拥有魔术师的才能。就算是为了她,我得避免发生那种事。
我预估最糟的状况,为了真有个万一之时,我在制作用来说服白雪的惊喜礼物。
白雪、艾露老师、孤儿院的孩子们和镇民们都不知道,我极为神秘地制作。
虽然还没完成,但这礼物肯定能让她开心,听得进说服的话语吧。
我独自一人点头认同,跟著白雪对我说。
「琉特,差不多休息够了,来做射击练习吧?」
「也对。我已经结束AK的练习了,白雪你要用也可以喔。」
「谢谢你,那我就借一下啦。」
白雪伸手拿起立在一旁的AK四七,插入弹匣。
随后她向著二十五公尺外的标靶展开射击练习。我站在她旁边,开始练习转轮手枪的快射。
我们就这样,直到练习的子弹用尽前,都专注在练习之中。
▼
当天晚上。
我在孤儿院的浴室洗完澡,用毛巾擦头在走廊上漫步。
虽说是洗澡,但也只是艾露老师在大脸盆里放进她用魔术加热的水,大家再用那些热水和毛巾洗去身上的脏污。
规定是女生先洗,洗完以后再换男生入浴。
「……话说……」
「嗯?」
是女生的声音。我把毛巾挂在脖子上,环顾整个走廊却没发现半个人影。
连通到上魔术师基础课程的后院那里的门窗,为了让夜风吹入而保持开启。
看样子是刚刚洗好澡的女生们,为了冷却热呼呼的身体,在后院聊了起来。
对话内容相当令人不安。
「——话说,商人们说,有认识的卖魔术道具商人的马车,在中央大道上遭到欧克和哥布林成群结队攻击。」
「咦?不会吧。在平原上出现一大群哥布林和欧克?」
正如她所指出的那件事。
哥布林跟欧克不会出现在联系大城市之间,像中央大道那种平原上。况且还是成群结队出现,原本是不可能的事。究其因是由于那种经常有人走的大道,会有驻扎在大城市的士兵们定期驱逐。
没有笨蛋会特地自己去送死。
然而发起话题的少女却立即出口反驳。
「我说的是真的!我听到的嘛!据说是灾魔物率领哥布林和欧克的。」
(灾魔物?我记得在艾露老师的课堂上有学过……)
灾魔物是——智慧很高,会统率其他魔物,也会使用简单魔术的突变种魔物。说是大多栖息在如今据说有魔王隐居的魔物大陆上,但似乎也有移居到其他大陆的情况。
而且这次出现在商业都市兹贝尔与防御都市托鲁卡斯这条中央大道的灾魔物,似乎还是知名到拥有「双牙兽」这个绰号的灾魔物。
根据遭到袭击幸存者的证书表示,像是灾魔物的魔物确认拿著「两支手斧」。顺带一提「双牙兽」就是因为它拿著「两支手斧」才取的绰号,因此几乎可以确定没错。
孤儿院位于亚尔吉奥领地的霍多镇,尽管是不在中央大道上,人迹罕至的小镇,即使如此两地仍然是数日可达的距离。绝对称不上遥远。不如说称得上是近。
少女们把音量压低,彷佛是在说怪谈故事一样。
「那些商人们还说,有不计其数的村庄跟城镇,遭到『双牙兽』率领的魔物群袭击而成废村。由于事态严重,都市内的士兵们已出发讨伐,然而听说也有人反遭杀害。并且『双牙兽』总之非常喜欢小孩的内脏,据说它会咬破活人的肚皮,不断咀嚼咀嚼再咀嚼然后吞食。就算有人哭喊『好痛、好痛』它也会毫不在乎地咀嚼又咀嚼。」
「噫——」
有一名少女由于忍受不了恐惧,发出轻微的尖叫声。使得其他少女们也感到害怕的这种说故事方式,终究令那名少女遭到指责。她慌慌张张地出言道歉。
唯独白雪一个人用泰然自若的开朗语气说:
「没问题啦。大家用不著那么担心。不管来的是什么魔物,但这个镇上还有艾露老师跟琉特在对吧!别说是成群的魔物,就算是魔物大军来袭也不算什么喔。」
(喂喂喂白雪,不要给我竖奇怪的旗啊。)
这样搞不好真的会有军队级别的魔物攻过来不是嘛。
「话说回来白雪跟琉特总是在一起,你们两个在交往吗?」
(!)
由于提到关于自己的话题,我更无法停下偷听的行为。
其他少女也跟先前完全不同,用很兴奋的声音追问。
「是哪一方先告白的?」
「已经接吻了吗?」
「果然是常常接吻吗?」
「我、我没有接什么吻啦!首先,我跟琉特没有在交往,我们还是青梅竹马啦。」
白雪招架不住其他少女,用显得高亢的声音答腔。
「『还是』啊,呀~~!」少女们的声音响彻夜空。
「这样呀,你们俩还没交往呀。那我就把琉特当目标吧。琉特有翻转棋的销售额,是个有钱人,也强得足以击倒成群哥布林,能够保护我。」
「唔,你如果为了那种理由想追他,那就不对了。」
白雪用显然不悦的嗓音叮咛少女。
被念的少女只好面露苦笑致歉。
「抱歉、抱歉。我开个玩笑而已,你别露出那么恐怖的表情。我不会抢走你的恋人喔。」
「我就说不是恋人了……」白雪低喃的这些话语,被其他少女的声音盖过了。
「说到恋人,听说不久前有个非常帅气的年轻商人在追白雪你,还说『希望你当我的恋人』是真的吗?」
(那、那是什么!)
我因为第一次听见的事情而愣住了。
「不、不是啦!那个人只是我工作地点的小老板,只是因为他要从我明年预定入学的魔术师学校毕业,所以我才问他各种事情,他没有追求我,我们也不是那种关系啦!」
「真的吗~~你的脸还挺红的喔?」
「就是说啊。会认真否定这点也很怪呢。」
「既然是工作地点就是在做魔石生意的吧?那么是相当大间的店吧?而且还是魔术师学校毕业的帅气菁英,就算有多少有点感觉也不奇怪的吧?」
「我连一点点也没有啦!」
白雪立即否定且真的动怒。就连那些少女们也反省自己戏弄白雪戏弄得太过头,纷纷向白雪道歉。
我在被她们发现之前,安静地回到男生房。
我在走廊上一边漫步,一边自言自语。
「没想到居然会有男人对白雪告白……」
不,就算有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白雪是宛如奇迹般可爱的美少女,兽耳跟尾巴的触感棒透了。还有身为魔术师的才能也很优秀。即使有男人追求她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
从刚刚白雪的声音听来,她应该是对其他异性没兴趣……即使再三对自己这么说,在我、的心底的那一抹不安仍然挥之不去。
▼
隔天,一般来说我在上午会担任艾露老师的助教。
但昨晚的对话还残留在我的心中,我为了跟踪白雪向老师请假。当然是用随便捏造的藉口。
吃完早餐以后,我目送去做魔石打工的白雪离开。
平常的我现在会开始准备上课的东西,但这次我却尾随方才目送的白雪足迹,像个跟踪狂那样追过去。
「我想白雪应该不会那样吧……不,我们现在还没开始交往咧。」
我在偷偷摸摸地跟踪同时,独自一人叽哩咕噜地自言自语。
就旁人看来完全是个可疑人物,不过我现在已经没有那种余力,管得了那么多了。
白雪的目的地是原本是餐厅的建筑物。
尽管是个小镇,但据说这里以前有两家餐厅。现在倒了一家,只剩一家了。
魔石商人们出资租下了这个原本是餐厅的建筑物,当作替魔石灌注魔力的地方。商人们会免费提供零食、饮料当作打工优惠,给这些未来的魔术师们。对魔石的需求量就是如此大,价格就是如此高昂。
我运气不错,人烟稀少的墙上有扇开著的小窗。我把掉在附近的木箱暂且排在旁边作出空间,像个忍者那样悄悄地窥视里头的样子。
店里有我前世的国中教室那么宽。有吧台位与一般桌位,白雪坐在几乎是中央的位子上。桌上的一个小靠垫里,上头有个毫无魔力的魔石。
白雪朝著那颗魔石释放魔力,可以看见她的掌心发出淡淡的蓝光。
镇上的其他实习魔术师们,也各自坐在喜欢的座位上给魔石输送魔力。
在白雪的身旁坐著一名男性。
他的年纪约莫十八岁左右,有一头金色长发、四肢修长、身高也很高,还有雪白肌肤、湛蓝的瞳孔。身上所穿的似乎是商人的服装,但帅气耀眼的程度,就算说他是哪里的王子为了隐藏身分变装都能令人信服。然后据说他是从魔术师学校毕业的菁英,这世上竟然这么不公平!
白雪为了小憩片刻,把背整个靠在椅子上。
商人找她攀谈,也许是说了好笑的事,白雪的马尾愉快地摇曳著。但因为还是有距离,音量又不大,所以我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另一方面说到我……「可恶!那个混帐帅气商人!那家伙是敌人!是大敌!」或许是不自觉地为了压抑怒气,我嘎吱嘎吱地咬著窗框。
商人的手伸向白雪的头。是打算要摸她的头吗!
「啊啊啊啊!」
我不小心反射性发出声音!
「琉特?」
不愧是白雪,她对我的声音有反应,把视线投向小窗。我在千钧一发之际,成功把头往下缩,但是我却能听见白雪走近我而发出的「喀喀喀」的脚步声。
(不妙!这样下去会被发现的!我得赶快找地方藏起来!)
可是要说这里能躲的空间……我的视线锁定脚下的木箱!以神一般的迅速钻进空木箱下方。
「真是奇怪,我明明觉得好像听到了琉特的声音……」
我感觉到在木箱之外,白雪从窗户探出身子四处张望。
「白雪小姐,发生了什么事吗?」
「不,什么事都没有。似乎是我的错觉。谢谢你帮我拿掉头上的丝线。」
「这不算什么,我只是无法容忍你那如同雪原般美丽的发丝遭到玷污。」
(什么雪原啊!装模作样!这家伙绝对会对其他女人也说类似的话!绝对会!这家伙肯定是花花公子!白雪你别被他骗了!)
我在木箱中一直拚命忍耐,差点就要叨念出声。
我感到白雪他们从从窗边离去。为了安全起见,我继续在木箱里藏了大约三分钟。
我悄悄跑出来,再次从打开的窗户朝室内窥视。
看了一会儿之后,时间好像到了,白雪跟商人开始收拾魔石。
收拾结束后,白雪从商人那边收到了似乎很贵的木箱。她似是打从心底高兴,笑容满面地紧紧抱住箱子。
商人看见她那样也很开心地露出微笑,他们完全陷入两人世界中。
(难、难道……白雪已经被那个帅气商人夺走芳心了……)
我从窗户眺望著那样的光景,感觉自己受到了重大打击。
满脑子不好的念头,就像旋转木马那样一直不断打转。
当天中午。
我回到孤儿院看到今天负责煮饭的孩子们在帮志工阿姨的忙,做好了午餐。
大家同心协力在木制的器皿中盛装午餐,放上餐厅的长桌。
准备完成后,艾露老师和孩子们对「天神大人」献上感恩的祈祷,跟著开始用餐。
孩子们在谈天欢笑之中享用美味的餐点。
其中的一人,只有我,迟迟没动自己眼前的午餐。
一如既往坐在我隔壁的白雪,用很担心的神色盯著我的脸看。
「琉特你怎么了,怎么完全不吃饭……脸色也很难看,是肚子痛吗?要叫艾露老师来吗?」
「不、不不不不用了!我没、没没没事喔!我完全没事!哎呀~~今天的炖菜比平常的还要美味呢!」
「今天的午餐是汤跟面包喔?」
白雪很可爱地偏偏头。我忽视她的吐嘈,狼吞虎咽地吃起午餐。由于我还在反刍著今天上午的事,不管什么味道通通尝不出来。
坐在正对面的少女们之间的对话,令我停下手边的动作。
「你知道吗?在隔壁镇上有个拥有魔术师才能的女生跟没有才能的男生的故事。」
「我不知道,怎么了吗?」
「那是——」
隔壁镇上拥有魔术师才能的少女与没有才能的少年,他们两人是父母辈也相当要好的青梅竹马。
听说他们两人打从孩提时代就相处融洽,长大之后还互许终身。
彼此的父母也祝福两人,是镇上公认的一对恋人。可是最近少女从魔术师学校毕业后回到镇上,却带著在学校遇见的魔术师学长……
少女似乎是跟那个学长结婚了才回到镇上。
少女表示——「要结婚果然还是跟魔术师好。因为我希望自己生下的孩子也能继承身为魔术师的才能」。
等待少女归来的少年,由于这个事实而绝望,从隔壁的小镇销声匿迹了。
坐在我对面的少女们互相交换意见。
「这样太过分了。明明约定要结婚,结果不仅单方面打破约定,居然还跟别人结婚之后才回来。」
「可是对方是魔术师吧?如果要我说选哪一边,我也会选魔术师学长。还是想让孩子继承魔术师的才能,让孩子过得轻松一点。」
「你说得对,真要选的话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呢!」
这个异世界因为在历史上是由魔术师打倒并封印魔王,所以魔术师在社会上的地位很高。
只要成为魔术师就可以任意挑选工作,坐拥高薪,一言以蔽之就是胜利组。因此王公贵族,或是有高贵血统的人们,都不爱跟魔术师以外的人结婚。
究其因若是拥有卓越魔术师才能的两个人结婚,有可能会生出更加具有才能的孩子。因此越是血统古老、越是身分高贵,基本上魔力量就会越多。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价值观。因此少女们会选择魔术师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我偷听她们说话,整个人咬著面包定格不动。因为这个故事实在与我和白雪的现况太过相似。
(果然比起我这种没有才能的家伙,白雪也是更喜欢有魔术师才能的帅气商人吧……)
「琉特,你为什么脸色苍白,动也不动。你是噎到面包了吗?还是身体果然有哪里不舒服吗?」
白雪停下动作,从我手中拿走面包,以担心的神情用自己的手帕擦拭我弄脏的嘴唇。
我用混合著复杂心情的眼神,望向那样子的她。
吃完午餐以后,一般来说我会回到男生房整理东西,接著迅速迈向做实验与靶场使用的河岸。
因为我希望白雪来到河岸以前,能够开发试作品,或结束一轮训练。因此我一直都不知道到下午的魔术师基础课程开始之前,白雪在做些什么事。
我一如往常地结束出发准备后,装成要前往河岸的样子。白雪也一如往常般,就像个新婚妻子那样目送我离开。
我在前往河岸的途中,把东西藏进草丛掉头绕远路回孤儿院。
我一边小心不被人发现一边寻找白雪……结果发觉白雪独自一人手上拿著东西前往孤儿院的后院,上魔术师基础课程的广场。
就像我昨晚在后院偷听少女们的对话那样,我从打开的窗户窥视白雪的模样。
她从上午时分帅气商人交给她的大箱子里,小心翼翼地取出内容物。
(她就这么珍惜那种家伙给她的物品吗!)
彷佛重现发生在原餐厅建筑物当时的事,从我心中涌出的焦躁,让我不禁嘎吱嘎吱地咬著窗框。
但由于她从箱里取出的东西彻底出乎我意料,涌出的焦躁厌也随之烟消云散。白雪从箱子里拿出的是「S&W M一O」转轮手枪。
(……不、不对。那不是「S&W M一O」。只是模仿外观的冒牌货。)
身为制作者的我,立刻就看出白雪拿出的是「S&W M一O」的冒牌货。从她虽然在把玩扳机跟击锤,却完全没有要动的意思就能马上知道了
仔细一看枪管很细,弹筒上也没有凹槽。只是块金属而已。
(但白雪为什么要从帅气商人那里收下那种冒牌货呢?)
我因为摸不著头脑而纳闷。
与此同时白雪拿起伪转轮手枪,迅速回头然后把它摆在眼前。接下来换朝另一边举枪,她开始进行左右手单手举枪的练习。
我越来越搞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形,头上浮现问号,相当不解——然后我的视野变暗。
「在这里偷看女生的坏孩子是谁~~?」
「艾露老……!」
「嘘,别说话。太大声的话会被白雪发现喔。」
忽然间视野变暗,是因为艾露老师遮住我的双眼。我慌乱回头,看见老师用一副像在恶作剧的表情,将食指抵住我的双唇。
多亏如此我才没大喊出声,没被白雪发现。
艾露老师再次追问我。
「那么琉特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呃,这个……」
「……要是难以启齿我不会硬要你说。你到了这个年纪,也有各种原因吧。不过不准从事犯罪行为。否则届时老师可是会真的动怒喔。」
「这、这是当然的。我不会做亏心事,也没打算做!」
慌忙之中我小小声却很坚定地发誓。
我跟艾露老师再次从窗口窥看白雪的样子。
白雪看上去很认真,一直反覆用伪转轮手枪举枪练习。认真到看上去十分吓人。
「……为什么白雪要那么拚命地练习呢?」
我不经意脱口而出心中涌现的疑问。在我身旁跟我一起偷看的艾露老师,先是愣住接著发出叹息声。不知不觉中我将目光移到了她身上。
「你是真的不知道白雪拚命努力练习的原因吗?」
「呃……是、是的,抱歉。我搞不懂。您知道原因吗?」
「这种事不用说也知道。她会这么努力,全都是为了琉特你喔。」
「为、为了我吗?」
我因为意外的答案而支支吾吾,艾露老师则仔细地说明:
「你跟白雪很快就要踏上不同的前程了。这是无可避免的事。因此白雪希望至少能跟你保持联系,为了能维系下去,白雪拚命练习你教她的东西,希望能够变得更厉害。就算两人分离,也想把这当成是两人之间小小的联系。」
在我前往河岸之后,白雪似乎都利用午休时间像这样练习枪械。她总是用木头削成的转轮手枪练习。
换句话说,白雪她没浪费除了上魔术师学校所需资金以外的钱,一直存起来然后找那个帅气商人制作了形似转轮手枪的冒牌货。
「那种东西跟我说一声,只是外表相同的东西我很快就能做给她呀……」
「……说不出口啊。『说这么任性的事,会被讨厌吧。』心里会产生这种恐惧,所以说不出口喔。而且魔术液体金属是魔术道具,是高级品啊。」
艾露老师面露浅浅苦笑说道。
她把视线从白雪身上移开,背靠窗坐在地上。
「老师以前曾经有过将来彼此相誓要结婚的人。」
艾露老师忽然开始说起自己的过往。
听到老师说她有将来发誓要结婚的男性,令我惊愕。
那种事我是第一次听说!是哪里的哪个家伙!况且他现在不在这里的意思是,他对艾露老师始乱终弃啊!这个大混帐!我绝对饶不了他!就算找遍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找出来,让他后悔自己玩弄艾露老师的事!
没有察觉到我心中的念头,艾露老师继续开口游说。
「由于自己也是孤儿院出身,所以他的梦想是希望可以『建立确实能够给予孤儿们得以自立更生的力量的孤儿院』,是个非常美好的梦想。因此我跟他两个人认真工作、一起生活、俭约金钱,为了建造梦想中的孤儿院储蓄资金。」
然而——老师在不经意间声音沉了下去。
「他在工作出差的地点去世了,我是从他同事那边听说的。走之前连一点预兆都没有。就连有强大的信念,无庸置疑有能在这世上存活下去的力量那样子的人,也是毫无悬念地就丧命了。」
艾露老师与我目光相对。
她的双眸中有跨越悲伤以后所得到真正的坚强。
「所以我希望琉特和白雪,还有孤儿院的大家能够无悔地活下去。若是琉特你应该知道老师想说什么吧。」
艾露老师用宛如摸著自己的孩子那般慈爱的动作,在我头上揉来揉去并且说道。
我没有闪避她的视线,而是直直地凝视著她答了声:「是的。」
「太好了。」艾露老师流露出打从心底感到欣慰的微笑。
在后院自行练习的白雪,不知何时已从伪转轮手枪换成用类似木枪的棒子在练习。似乎是告一段落,她拿出毛巾开始擦拭滴落的汗水。
她掀起黏在身上的衬衫,露出可爱的肚脐,把毛巾滑进自己衣服底下。毛巾塞得太里面,于是就算透过衣服还是可以看得见日益增长的胸部——我的视野在看到好地方的时候,再次陷入了黑暗中。
当然是艾露老师用手遮住的关系。
「好了。偷窥就到此为止。差不多要到魔术师基础课程的时间了。你也回去吧。」
「对、对不起。」
不容反驳的声音吓到了我,我背向通往后院的窗户,趁白雪没注意时溜出了孤儿院。
经过艾露老师提点回收完东西,我随后便走向常去的河岸。
我在那里回想起跟艾露老师之间的对话。
「没想到艾露老师有未婚夫,而且居然已经去世了……」
艾露老师是继承逝世的他的梦想,所以设立了这间孤儿院吧。
她是克服了多少的悲伤与困难,抱持著觉悟完成梦想的呢……我完全无法想像。
不过我重新认知到,艾露老师是我打从心底尊敬的人。
反之我自己又是如何呢?
「所以我希望琉特和白雪,还有孤儿院的大家能够无悔地活下去。若是琉特你应该知道老师想说什么吧。」
「我……」
我从堆积的子弹箱中,抽出从下面数来的第二个子弹箱。
打开盖子,那里面收纳了我为了送给白雪所制作的,她专属的转轮手枪。是我打算在她前往魔术师学校所在的城市之际,当作饯别礼送给她而制作。
没有马上就送给她,是因为我还是会害羞。结果就是害白雪白白浪费金钱,让她吃苦了。
我对自己没用的本性哑口无言。
另外我又打开收纳转轮手枪箱子的底盖。这个箱子是双层构造,在底盖之下收纳著许多银色的手镯。
虽然大小几乎一样,却是齐聚五花八门设计的手镯。
「不会后悔的生存方式啊……」
我从箱子里取出一只手镯紧紧握住。
(诚如艾露老师所提点的,我要选择无悔的生存方式……)
我独自一人在河岸向自己起誓。
▼
隔天才一大清早,隔壁镇的男性们就带著我们所在的亚尔吉奥领地霍多镇的镇长跑进孤儿院。
随著太阳升起一起醒来的孩子们,正在各自执行分配到的晨间工作,但假如这里是前世的日本,在这时间工作不仅相当没常识还会遭到责难。
镇长等人跟艾露老师一起进了会客室。
在工作的孩子们也感受到不安的气氛,纷纷交头接耳互问发生何事。
镇长他们过了一会儿从会客室中出来,接著相当忙碌似地快步朝著小镇的方向去了。
「来得正好,琉特、白雪,你们把年长的所有孩子们全都叫到会客室来。」
「我知道了。」
我跟白雪依照指示,把在从事晨间工作的年长组,都聚集到会客室里。
艾露老师脸上带著微笑像是想让我们消除紧张戚,她开口说道:
「正如大家所知,刚才镇长他们来了。似乎是隔壁镇上出现了灾魔物。关于『灾魔物』大家在课堂上都有学过对吧?」
大家面面相觑后纷纷点头。
「那个『灾魔物』——拥有『双牙兽』这个绰号的灾魔物,据说已经做好袭击隔壁镇的准备了。」
大家都倒吸一口凉气。那样的魔物已经到了隔壁镇了啊……
「纵然已有请求防御都市托鲁卡斯与商业都市兹贝尔的士兵们出兵,但在他们抵达之前还需要花上一段时间……在这期间『灾魔物』很可能会袭击隔壁镇。因此老师接下来会跟霍多镇的男性们一起过去帮忙。」
「那个,老师……这样不是很危险吗?」
年长组的一人举手发问。
艾露老师为了让我们安心面泛微笑。
「说不危险是骗人的,幸亏『灾魔物』率领的魔物数量不多,就兵力而雷我方是压倒性的多数具有优势。而且老师只是负责进行回复,不会上前线,所以不用为老师担心喔。老师不在的这段期间,就请身为哥哥姊姊的你们照顾年幼的孩子们了。」
大家异口同声喊出:「是!」
艾露老师似是很满意地点点头。
不过,我从她说的话语里,感觉到有地方不对劲。是一种不对劲的黏腻烟硝味……
「大家这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我会尽快回来的,最晚明天中午也一定会回来一次,在那之前就千万拜托大家照顾年幼的孩子了。」
接下来由于老师告知我们注意事项的细节,使我没能深入思考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忘记自己发现到的感觉。艾露老师继续发言。
听闻她对比我们还小的孩子们打算说明是「因为隔壁镇出现急诊病患,不去不行」。老师为了处理急诊病患而不在孤儿院里并不是什么稀奇事。
有鉴于「灾魔物」这个词,可能会给小朋友们带来不安,故老师提醒我们不要说出这个字眼。
接著在我们离开会客室后,艾露老师就回到自己房间开始做出发的准备。
艾露老师连早餐都没吃,就跟武装的年轻男人一起前往隔壁镇。
上午时,我代替老师替孩子们上课。
白雪依然去做给魔石灌注魔力的打工。
尽管艾露老师不在,但仍然过著老样子一成不变的日常生活。
下午时分,平常的话由于还有魔术师基础课程,因此身为未来魔术师的白雪等人会留下魔力好准备上课,可是今天因为艾露老师不在所以放假。大家似乎跟上午一样继续在做魔石打工。这就是所谓的「能赚钱的时候要尽量赚」。
由于这对商人们来说是件可喜可贺的事,因而他们似乎很乾脆地答应了。
说到我的话……我没有像昨天那样跟踪白雪,今天用完午餐后便一如既往抱著东西走向河岸。
我没有练习射击或开发新装备,而是打开了双层箱的箱盖。
双层箱里有各式各样的手镯。这些手镯是倾注比起送白雪的转轮手枪还要更多的时间,埋头苦干制作出来的物品。为了制作出大量的设计样式,我一次又一次地尝试错误。
要说我为什么会这么执著于制作手镯——是因为在这个异世界里,送异性手镯有特殊的含意。
听过艾露老师的那席话,为了能够无悔,我决定要给自己跟白雪的关系一个名分。为此我今天一定要完成手镯。
「这样不对,那样也不行」我死命地动著脑子,把至今累积的经验升华,终于构筑出满意的设计意象。我以那种意象为基础,用放在小木桶的魔术液体金属做出了手镯。而且还另外做了个开关式的金属小箱子,细心地把做好的手镯放进去。
正好在我制作结束的时候,我听见有人向我搭话。
「琉特哥哥!」
我心慌意乱地把金属小箱子藏到背后去。
「怎、怎么了?怎么这么著急。」
「白雪姊姊她——」
「白、白雪她怎么了!」
少女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明状况:
「中、中午休息结束后,她去做魔石的工作时,镇上出现了一大群哥布林跟欧克!姊姊她为了救被抓走的孩子们,就追在它们后头往森林里去了。姊姊对商人们说『把琉特找来!』所以我就来找哥哥你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来通知我!」
我在听过大致情形以后,收起小箱子匆忙整理装备。
我把「S&W M一O挂在腰际的枪腰带上。里头已全都装填好点三八特殊(9mm)弹的子弹。另外也把重新装填用的「快速装弹器」与「填弹条」放进口袋。
跟著在AK四七的枪口前端装上刺刀。
推入弹匣,将枪机拉柄拉到最底再放手。如此一来子弹便会装填进腔室之中。
之后需要带的就只有点三八特殊弹(9mm)的子弹跟弹匣。
为了以防万一,我也把白雪用的「S&W M一O」装满子弹带著走。
我在准备就绪后,将少女留在河岸,我则前往森林之中。
我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仔细注意寻找白雪击倒哥布林或欧克之际,所使用的魔力。
魔术师会对魔力有所反应。因此要用魔术进行袭击,或发动突袭杀害魔术师都相当困难。因为在袭击以前,魔术师就会感应到魔力的流动了。
尽管我没有魔术师的才能,但多少也会用点魔术。多亏如此纵然微弱,但我使用魔术探测到了那种反应。于是我朝著那个方位竭力摆动双腿。
我在森林中狂奔的同时,脑中浮现了不好的念头。
我回想起几年前,白雪差点因为哥布林的箭而丧命的场景。
现在、这一瞬间她说不定又身陷相同的危机之中。
「就连有强大的信念,无庸置疑有能在这世上存活下去的力量那样子的人,也是毫无悬念地就丧命了。」
艾露老师昨天说过的话,在我脑海中重播。
「可恶!都已经决定好要在这个世界上无悔地活下去了——!」
我责骂著自己,咬紧牙根抑制脑中一再涌现出的不妙想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