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一卷
  5. 第五章 战斗开幕
  6. 繁体版

第五章 战斗开幕
2017-06-22 16:38:19

		

我今天早上也担任艾露老师的助教,下午以后则率先做完了杂务。
我把小木桶移动到孤儿院的后院。每天我都会利用这段空闲的自由时间慢慢地制作零件,最麻烦的是在枪管刻上膛线的工作。
膛线是指刻在枪管内侧的凹沟。
为了让弹头回转时得以稳定飞行还有提升命中率,膛线是不可或缺的。
刻膛线有两种代表性的方法。使用称为拉刀,有如钻头一般的切割工具,把它拉出枪管以刻出膛线的「模头挤压法」。
还有用制枪素材覆盖加工成枪膛空间形状的模杆,再从外侧对制枪素材施力以塑造成形的「冷锻法」。
就是以上这两种。
我采用了后者的冷锻法。
由于这种方法很适合大量生产,因此许多大型枪械制造商均予以采用。
要制作加工膛线的模杆需要花费大量劳力,但一旦作好,只要有魔术液体金属,就能大量制造完成膛线加工的枪管。
因此即使一开始很费事,我还是采用冷锻法。然而制作模杆比我想像中的还要辛苦。调整无数次制作不同版本,做笔记寻找最适合的成品,这些工作花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没完没了地重复。
但也多亏如此,我成功作出了自己满意的有膛线枪管。
这么一来把模杆泡进魔术液体金属中,想像覆盖上去的意象注入魔力的话,就能稳定制造出刻有高品质膛线的枪管。
其他还有堆积如山的麻烦事……转轮手枪的内部构造比自动步枪简单(笑),我虽然曾经如此小看它,但我之后察觉到调整的难度,经历反覆尝试错误,才终于重现弹筒能正常回转并且会停在固定位置的构造。
接下来制作击锤(hammer)、撞针(firing pin)。为了让扳机能著实停住弹筒,且与击锤阻铁啮合而进行调整,再作出击锤保险、回弹滑轨、击发簧组装起来。
而后完成的就是这个试作品一号!
是整枝全黑的「S&W M一O」款式的转轮手枪。
我也有作准星(frontsight)、照门(rear sight)。握把用的不是木头,而是采用有网纹的金属制防滑握把。也确实作出了护弓(trigger guard)、退壳杆、后座盾板。
另外尽管不需要,但为了美观,弹筒侧面我也有雕凹槽(为了削减重量的凹沟)。
虽然看上去整枝都是金属制似乎很重,但托了魔术液体金属的特性「注入多少魔力就会变得多坚固」的福,它跟模型枪的「S&W M一O」几乎一样轻。
在空发射击时,喀喀响起的扳机声与弹筒转动的震动感,让我觉得心情愉院。
我觉得能一直这样空发打到自由时间结束。
重新调适心情,著手进行课题。
今天终于能够试射,不过这里会出现问题的就是子弹。
我转生的世界没有黑火药,也没有无烟火药。
「我记得无烟火药的制作方法……是混合硝酸盐类后,再放棉花下去浸湿之类的吧?嗯,难度太高了……」
另外即使我作出无烟火药,只要装进弹里就能射出——并不是这样的。手枪跟步枪所要求的燃烧速度不同。
在手枪的状况下,因为枪管短,因此要求的是「在子弹离开枪口前就会燃烧完毕的那种速燃火药」。所以现代手枪的火药,并非黑火药的粉末,而是小小的颗粒。
圆木与质量相同的大量免洗筷一起著火,哪一边会烧得快呢?
答案理所当然是免洗筷。因为免洗筷的表面积比较多。
火药也一样。粒状烧得比较快。但也不是只要会爆炸就行。
一开始思考,问题就接踵而来——然而,能一口气解决那些问题的就是魔力。
魔术师可以把魔力直接转变为火、水、风、雷、土等等。
尤其是水或土等等,可以从空无一物的空间中凭空出现。火或雷也是,使用的并非是魔术师本身蓄积的身体能量。尽管我觉得似乎是无视质量守恒定律的现象,搞不懂运作原理,但实际上的确出现了物质及能量(虽说我有做出好几个何以从空无一物的空间凭空出现能量的推测,但实在无法判断哪个是正确的)。然而,无论如何身为魔术师都有「擅长的系、统」,因此也就代表要创造物质或能量,意象也是很重要的吧。
那么尽管很弱,但只要有能使用「火」、「水」、「风」、「土」的魔术,而且还有知道火药的我在,应该就有可能以魔力作出火药的替代品吧?我如是想,并且用学过的控制魔力技术一直尝试错误直到如今。
基本的地方都已经完成,接下来只要用想像力,控制燃烧速度即可。没有塞入火药的子弹,在调整完弹筒之际,我就已经找时间试作了。
最初是尺寸太大塞不进弹筒,相反的也曾经卡不住掉出来。现在已做完详细的调整纪录,完成除了火药以外几乎没其他问题的成品。
我确认写下的调整纪录,只把右手伸进魔术液体金属之中。
构成子弹的零件——尺寸是点三八特殊弹,在弹壳的内部放进魔力。代替火药的魔力是想像无烟火药爆炸、燃烧的意念,释放出来再压缩,令其固定静止。
尽管必须细心地控制魔力,但我已经累积许多练习经验。固定化作业顺利结束,我不知不觉迅速舒了口气。
尽管必须有细心的魔力控制,但我已经累积许多练习经验。于是顺利结束固定化作业,我不知不觉迅速舒了口气。
再从上面盖上弹头(bullet)。
材质以铅为意象。我在仿铅的弹头上覆上一层薄薄的被覆层(jacket)。
底部的部分我想像用来点火的火药——三硝基间苯二酚铅并放进魔力,设置成塞到满满的就完成了。
把右手从魔术液体金属中捞起,在我手掌上出现作好的仅仅一个,在前世很眼熟的弹药。外观看起来与实物无异。
「问题在于子弹是否真能射出去呢。」
我立即将子弹装进转轮手枪。也毫无问题地放进弹筒里了。
我捡起弃置不用的砖头,把它适当地立在木箱上。凑合著用的。
我在距离约五公尺处举枪。
用右手握好,尽力伸到最前方固定住。搭配左手从下方支撑转轮手枪与右手。这是称为「立姿」的手枪基本射击姿势。
为了安全起见预防冲击力道,我用肉体强化术强化全身。
扳起击锤,我屏气凝神。
用食指静静地扣下扳机。
砰!
「呜呀……!」
那不是射击声。
是爆炸!
转轮手枪从内部炸开,最靠近爆炸点的右手多亏有使用肉体强化术,尽管指头没被炸飞,仍溢出大量的血。
「痛到让人想吐——」
「刚、刚刚的巨大声响是怎么回事!噫……!」
艾露老师察觉到爆炸声,慌忙跑来后院。
老师看到我所受的重伤不禁发出轻微的尖叫声。
她面无血色般的脸色苍白。
她用泫然欲泣的表情跑到我身边,立刻察看我的伤势。
她察看除了我的右手受重伤以外,还有没有其他部位受伤。
应该是判断出我没有生命危险吧。老师的脸回复了些许血色。
孩子们也注意到声响而出现,但老师尖声制止了他们。
「大家不可以过来!年长的马上带年幼的孩子进去里面!」
老师一声令下,孩子们便纷纷返回孤儿院中。
「琉特!你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才会搞成这样子!」
我压著右手垂著头,老师一面责骂,一面覆上我的手。
「于我手中点亮的疗愈之光!愈灯(Heal)」
「……噢。」
不愧是名满天下的B级魔术师。
我的手中出现温暖的光辉,受伤的右手的伤口堵住,也完全没留下半点伤痕,彻底痊愈了。
「艾露老师,谢谢您。」
「现在不是说什么『谢谢您』的时候吧!你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才会受那么重的伤!」
「呃,是我在开发新的魔术道具时,放进去的魔力有点太多了……」
由于从头开始说明枪——手枪要讲很长,也需要花时间才能理解。
于是我省略说明,随意地敷衍过去了。
艾露老师瞄了一眼小木桶里的魔术液体金属。
「……我是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但是引起骚动、让大家为你担心,我得好好对你说教了,跟我来一下会客室。」
「我、我知道了!我自己会走,请不要拉我的耳朵。」
艾露老师就像昭和时代的妈妈那样,揪著我的耳朵一路吱吱作响地拖回孤儿院内。
我被带到会客室,在地上正襟危坐。聆听著十分漫长的说教。
当然,没有晚餐吃。我受到严厉斥责后,为了处罚我引起骚动,我被命令三十天不得做实验以及得从事罚规劳动。
在爆炸后三十天,实验解除禁令!
上次的反省要点,我已经在服罚规劳动的期间仔细调查完毕了。
纵然转轮手枪爆炸了,但射中地面的弹头确实有刻上膛线,这表示子弹的确有通过枪管发射出去。
问题大概在于代替火药的魔力量太多,以及想像中的爆炸太过强烈了。
在黑火药的时代,弹壳内部会填满火药。可是在无烟火药发明以后,子弹的必须用量只有黑火药的一半。
代表相较于那么多的黑火药,无烟火药的威力显得更强。
另外,这多出来的空间在专业术语中称为「空腔」。
一般来说在火药著火时,这层空气拥有能当作缓冲,防止压力一口气上升,并使子弹的速度保持稳定的优点。
原本弹壳中只会由专家放进「合适种类的合适火药量」。
然而经由外行人的判断,进行重制子弹(重复利用弹壳)时,若没考虑到空腔,直接选择火药的种类与份量,还增量的话会怎样呢?
最糟的状况就是——爆炸。
顺带一提爆炸本来的定义是「毫无预警的发射」,尽管逸脱这种定义,但一般而言像这次这样的意外,或扣下扳机没有著火的不发弹(misfire),抑或经过数秒子弹才发射的迟发(hangfire),据了解在枪枝意外的分类中,都是包含在爆炸的问题内。
我这半年以来,为了制作转轮手枪,所以想像力越磨越精。
因此我贯注的想像力和魔力量都太多了。
我打算重新作一枝转轮手枪,一边调整魔力量与想像力,一边寻找最合适的火药量。
接下来尝试错误与写笔记的时间又开始了。
▼
过了一定年龄后,孩子们就有义务得从事简单的工作来赚钱。
根据规定,赚到的钱一部分给孤儿院,除此之外都要拿去存款。
存下的钱则成为从孤儿院自立时的资金。
存款交由本人管理,好促进孩子们的自立心与自我管理能力等等有所增长。
我也已经到了这个年纪,为了替将来作准备以及为了这个孤儿院,我打算在镇上工作,但却被艾露老师制止了。因为我已经透过翻转棋和其他玩具,赚得大量资金捐赠了。
如果我再继续赚,有可能反而会让其他孩子失去干劲。因此艾露老师斩钉截铁地对我说:「你赚来的钱不用再给我们也没关系喔。」
关于我将来从孤儿院自立的资金,艾露老师把翻转棋和其他玩具等等汇入的一部分授权费给孤儿院,剩下的则持续拿去存款。
由于这些钱对于年纪还太小的我来说,金额过于庞大。据说是因此才破例交给艾露老师。既然到了能赚钱的年纪,就算是为了培养我的自我管理能力,还是把存款交给了我。
一开始我觉得给人家的东西又要回来,实在是太难为情故而坚决推辞,但是这次轮到艾露老师态度强硬十分坚持地说:「这是规定。」
若要说真心话,这对我来说是相当恰好的状况。
最近我为了管理弹药,正好是想要子弹箱和枪腰带之际。
我低头道谢,心怀感激地接受了。
转生以后的这个异世界一年大约有三百六十天,一个月有三十天。
十二个月则为一年。依据不同年分会有所出入,但大概都以此为基准。
还有我们所住的妖人大陆也存在著四季,春、夏、秋、冬会轮回流转。
虽然多少有些相异的地方,但我怕热,所以觉得幸好这里不是热带气候。
炎热的夏天一过,来到入秋时节。
关于我的行程表,上午我依然担任艾露老师的助教,下午则是练习转轮手枪与制作子弹。
由于白雪有魔术师的才能,因此她是上午打工,下午开始参加魔术师基础课程。
「琉特!」
白雪笑著对我挥挥手,那时恰巧是我要从后院走去靶场的途中。
我投胎转世以后最高兴的事,就是能有像白雪这么可爱的青梅竹马。
白雪用厌恶的眼神注视著从我枪腰带里露出的转轮手枪。
「你今天也要去做魔术道具的实验吗?」
「实验在夏天左右就几乎结束了。我现在以练习为主。」
自从爆炸事件以后,她就开始试图劝说希望我能中止开发魔术道具。
她似乎是希望我停止做危险的事,不过从那次爆炸以后,我的防护安全对策可说是万无一失,因此一次都没有出过问题。然而她还是可爱地嘟起了嘴无法接受。
对于她的话我都随意地搪塞了过去。
「如果你愿意的话,下次我也让你摸摸看吧。实际上发射看看的话,肯定能了解这种魔术道具有多强。」
「不用了。我不想碰这么危险的玩具。琉特你也适可而止,别再作奇怪的魔术道具了。」
「我都说没问题,不会再发生那种爆炸了。我有确实做好安全设计。」
白雪双手抆腰长吁一声。
「总而言之你要小心啊。我身边有艾露老师在所以没关系,但你就不同了,不可以太过乱来喔。」
「好好好,我知道了。那你也努力上课吧。」
白雪她在大家都在的时候会用「我」来自称。
虽然跟我两人独处时,她会一个不小心用回名字来自称……但那也别有一番可爱之处,很不错。
只见老师的身影出现,看来时间到了。
「那么各位,接下来要开始魔术师基础课程喽。」
「琉特,等会儿见。路上小心。」
「噢,再见了。」
可爱的青梅竹马目送我离开。
我露出春心荡漾的表情,独自一人走向靶场。
穿过孤儿院的后院走十分钟左右,就会抵达河岸。
渡过河川的另一头,有通往森林的入口。
基本上小孩子们不能进入森林。
究其因是因为会有魔物出没。魔物嗜吃小孩子柔软的肉与内脏。不过它们很少会离开森林,因为这一带的魔物并非凶暴到会离开森林、袭击人类。
我没有渡河,而是沿著河川向下走。
前进一百公尺后到达的地方就是靶场。
我面向河川的另一侧,大约二十五公尺处前方的陡峭悬崖练习射击。
我用脚踏悬崖时,发觉这里乾掉的泥土松软得一碰就彷佛会松散落下,因此不必担心会跳弹。
至于标靶,我用捡来的木棒直接在崖上画了个圈。
要是因为风雨毁坏,再重新画一个就好。
只要水位没涨,由于河川本身并不深,用上肉体强化术强化体力,再选择水浅的地方,就能很快地跑去对岸再回来。
多亏有这个悬崖,因此不需要堆沙袋,省下一道工夫。
我把带来的东西放在角落。
我从特别订制缠绕腰间的枪腰带中,拿出「S&W M一O」转轮手枪。
为了安全起见,弹筒中我连一发子弹也没装。
我向放在一旁的金属箱伸出了手。这个箱子也是用魔术液体金属制作的。里面放著金属制子弹箱(ammo box)塞满整个空间。
打开盖子只见其中收纳著点三八特殊弹(9mm),底火立于下方排成六乘六共三十六发。
我从箱子里取出六发,迅速放进弹筒中。
另外再拿出十二发放进左边口袋。
我手握转轮手枪,举枪对准约二十五公尺前方的某个标靶。
击锤升起,我采取立姿锁定目标,只开了一枪。
「呜!」
以魔力重现无烟火药的弹跳后座力,果然会对小孩子的肉体产生冲击。
我提出魔力,薄薄地缠上射击时的必须部位——双脚、双手、肩膀、背部,让它们经由肉体强化术得到辅助。
哒!哒!哒!哒!哒!
每当我开完一枪,击锤就会升起,接著我再继续开枪。
我把弹筒里剩余的子弹全都击发完毕。
跟方才比起来几乎感受不到什么冲击力。而且多亏有肉体强化术抑制后座力,准度也更加提升了。
我用退壳杆把弹筒里的空弹壳退出来,快速装填下一批子弹。
而后再次瞄准标靶。
接下来不一次次扳起击锤,而是直接扣下扳机。
响起连续射击的声响。
相比第一次,子弹果然较为分散。我再一次装填下一批子弹。
托肉体强化术与反覆练习的福,我变得能够快速装填下一批子弹。
暂且解除肉体强化术,下一个要练习的是快射。
「———呼!」
伴随吐气的瞬间我使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这次魔力也输出到双眼。
我强化视力、反射速度和动态视力。
我面向悬崖,对崖上画的标靶开枪。
跟瞄准不同,子弹就像被吸进去那样扎入悬崖。
我解除肉体强化术。将转轮手枪收回枪腰带中。
接著再一次,把弹筒里的子弹全部射完为止,我持续练习快射。
把拿来的子弹全射完以后,接下来要制作子弹。把掉落的空弹壳搜集起来。
我把空弹壳放在手里,将它浸入带来的魔术液体金属之中。
构成子弹(cartridge)的零件——尺寸是点三八特殊弹(9mm),在弹壳的内部放进魔力。代替火药的魔力是想像是无烟火药爆炸、燃烧、破裂的意念,释放出来再压缩,令其固定静止,再从上面盖上弹头。
材质以铅为意象。我在仿铅的弹头上覆上一层薄薄的被覆层。底部的底火也放进想像成会引发小爆炸的魔力就完成了。
如果现在拥有的魔术液体金属用光,因为我还有剩翻转棋与其他玩具的授权费,只要跟身为商人的马尔顿订,就会再送过来。
不过因为是很贵重的东西,还是必须能省则省。
重复利用弹壳就是这个原因。
制作子弹意外地很费工夫又要集中精神。
如果意象不够鲜明,就没办法变成子弹。
虽然放进去的魔力并不多,但是太多太少都不行。
不确实想像出燃烧的意象,就无法发挥令人满意的威力。
因为很麻烦,所以只能在这里,或是之后晚上在孤儿院里作。
我实在不想在旁边有小朋友的地方制作子弹。要是有个万一,一切就为时已晚了。
作完最后一颗,然后收拾完毕。
我将毛巾浸入河川里,扭一扭接著拿来擦汗。
大略把汗擦拭完以后,夕阳照耀在我的身上,我按著饿扁的肚子踏上回去的路。
「差不多不只射标靶,也想在实战中用用看了。我想确认有多大的威力和效果。」
为此有必要拜托艾露老师让我进去森林。
因为森林里有魔物。没有比这更好的实验对象了,可是要如何获得老师的允许,让我很是烦恼。
由于爆炸那件事,艾露老师对开发魔术道具一事觉得不太高兴。
然而实战的机会却以意外的形式造访了。
▼
几天后——下午,接近傍晚的时间。
我一如往常那般在河岸练完转轮手枪,然后作完子弹。
为了安全起见,我会确认过弹筒里没有子弹才会将枪收进枪腰带中。
当我把充填好的子弹严丝合缝地装进金属制子弹箱,把手放在盖子上的时候——
「琉特!」
我闻声回头,而后看见白雪笑盈盈地朝我挥手,从河川上游朝我走过来。
她是来通知我晚餐已经煮好了吧。
在白雪背后,有不知何时跑来的镇上孩童在河岸游玩。
我也向她挥挥手。
我在她到达之前,就已经要收拾完毕了。
「呀啊啊!」
我原本在收拾的手,因为听见好几声尖叫而停了下来。
我慌忙回头看见在约莫一百公尺前方的河川上游游玩的孩子们,大家发出尖叫背对森林狂奔。在森林入口处有一群哥布林蜂拥而出!
数量共有十五只。它们感觉起来比较像是没有毛的大猩猩,头要来得更大、穿得破破烂烂,长相则邪恶十倍左右。它们的手上拿著弓箭、剑、斧头、矛、刀、盾还有单手剑。
明明差不多是三头身的身材,脚程却意外很快。
眼看已经大约有三只把脚踏进河川里。
魔物嗜吃孩子柔软的肉——哥布林的速度比我想像的还要快。若是依照这种速度,只怕在它们抵达孤儿院前,就会抓到好几个孩子活生生吃掉了。
「……!」
我旋即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肉体!
我打开子弹箱的盖子,将六发装进弹筒中。
剩下的我都对著口袋倒,让它们进口袋里。准备结束,我强化脚力开始飞奔。
有个女孩在逃跑途中跌倒撞到头,从她一瞬间完全失去身体的力气可以分辨,她昏过去了。
白雪冲到少女身边,并将少女护在身后。
白雪用肉体强化术抱著昏倒的少女逃跑固然可能逃掉,不过这样一来哥布林又会去追先跑走的孩子们。
白雪张开双手,面对蜂拥而至的哥布林展现出毫不畏惧的态度。
「于我手中起舞的冰雪之剑!冰剑(Ice Sword)!」
伴随咏唱的咒文,她的双手冒出两支一公尺长的冰剑,随即发射出去。
她射得很准,剑射中朝这边过来的两只哥布林,然而其中一只哥布林却在要被射中以前,射出弓箭与冰剑互相交叉。
咏唱咒文后短暂的可乘之机。
箭矢笔直朝白雪的胸口飞去。
一旦躲开,她身后的少女就会中箭。
她现在还没有能反射性张开盾的技巧。
我经过强化的视野当中,出现的尽是白雪绝望的表情。
一瞬间,那跟前世我舍弃的朋友表情互相重叠。我为了甩开那种黑暗的情感放声大叫。
「白雪————!」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举起转轮手枪。
立姿。
距离有十五公尺。
目标是飞过去的箭。
强化过的动态视力,至今所做的练习,比平常更短的距离——我告诉自己如果是我的话,就能做到。我预测箭矢未来的位置,为了抑制自己的颤抖屏住呼吸。
扳起击锤,我把手指放在扳机上静静扣下。
哒!
这个异世界还听不习惯的枪声。
子弹没有失准,把箭矢击碎了。
「太好啦!」
再也不想尝试的特技射击成功了,我忍不住发出尖叫。
这自不用说,真的是运气太好了。
初次听见的枪声与我的登场,使得哥布林们的脚步因为起了戒心而停下。趁这期间,我更加强化脚力追上白雪等人,让她们隐藏在我的背后。
「琉、琉特,谢、谢——」
「道谢就免了,白雪你抱著那孩子待在这里绝对不准动喔!」
「我、我知道了。」
野生动物对于背对自己逃走的猎物,会出于本能追上来。
我希望能够避免胡乱刺激到哥布林们再次展开突袭。
我们中止对话,我以立姿对停下脚步的哥布林们举枪相向。
我以近处的哥布林头部为目标开枪。虽说是魔物,对手却是人型的生物,不过为了保护白雪他们,我毫不迟疑地扣下扳机。
子弹彷佛是被吸进去那样射穿哥布林的头部。
没有像电影或电视剧那般飞扬起华丽的血花,它只是像断线的傀儡一样膝盖跪地接著倒下罢了。依现在转轮手枪的威力,如果没有确实击中头部,便不能一枪击毙哥布林。
我用剩下的四发子弹屠杀了四只哥布林。
还剩八只。
对哥布林们来说,转眼间有五只同伴遭到击倒。不过,就数量上而言,它们还是有压倒性的优势。
它们个个充满杀气,再次扬起水花展开突袭。
「吱~~!吱吱吱吱~~!」
直击我每一吋肌肤的咆哮与杀意。
我死命地鼓舞我几乎要发抖的身体,忘我地动著手。
我用退壳杆退出弹筒中的空弹壳,尽快装填下一批子弹。
攻击的优先顺序,是距离最近的家伙跟手拿弓箭有可能进行远距离攻击的家伙。
我先向离我最近,手拿破铜烂铁剑与木盾的哥布林开枪。
哥布林立刻躲到盾的内侧想藏住身体,但是没用。
在连汽车车门也能贯穿的这种威力面前,木盾什么的根本算不上障碍。
子弹轻松贯穿盾,射穿哥布林的头部。
因为同伴倒下,哥布林们瞬间停止动作。趁它们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的同时,我将枪口指向下一个目标。
「……」
我轻轻吸了口气。
接下来轮到拿弓箭瞄准我们的哥布林。
托强化过后动态视力的福,哥布林们的动作在我眼中,像是用慢动作播放那样缓慢。
然而自己的心跳声就像在耳边作响那样又吵又快。
我忍住想喘气的念头,保持心情平静,如同练习那样开枪。
哥布林在射出箭矢前就已被射穿眉心,整张脸泡进河川里。
我好似一台精密机器用所有子弹一一命中哥布林的头部。
六发子弹全都射完了。
剩下的哥布林还有两只。
这两只领悟到自己身处劣势,转过身去一溜烟地逃回森林里。
为了以防万一,我再次朝弹筒填充子弹。
口袋里剩下的子弹有两颗。
(要是有八只以上聚集过来的话……)
我暂且观察情势,不过它们似乎没有要带援军回来。
我解除肉体强化术,重重喘了口气。
明明打从开始战斗后连三分钟都不到,我的额头就已冒出豆大的汗珠。
浓厚的疲劳感并不单单是因为耗费了一半以上的魔力。
还有第一次实战给精神带来的损耗。
我把击锤回归原位,为了确认我身后保护的白雪她们的状况而回头看。
「白雪,你没有受伤吧?有没有哪里痛!」
「琉特,好恐怖喔!琉特……」
白雪边叫我的名字,边起身抱住我。
因为身高几乎没变,她的脸整个埋进我的脖子里,感觉很痒。
跟白雪这个名字相反,她温暖的体温逐渐渗进我的身体。
她能平安无事,我自己也感受到超乎想像的安心。
我满溢怜爱无数次温柔地摸摸她的头。
「白雪很了不起呢。为了让大家逃跑,即使害怕还是留下来到最后……真的很了不起。」
我在前世没能做到的事,她却在命悬一线的状况下顺利做到了。
我打从心底尊敬赞赏白雪。
她摇摇头,用像在强忍泪水的声音说:
「也谢谢你保护了我们。谢谢……」
白雪说出戚谢的话语。
「…………」
就算我救了她们,也不代表前世之事能有什么改变,亦无法消弭罪过。不过,听见那句话……就不禁觉得自己淤塞在心底的某些东西,好像稍微变轻了些。
「我才是……白雪,谢谢你。」
我紧紧地拥抱白雪。
好温暖。
活生生的。
切身感受到这件事,手指忍不住更加使劲。她的眼泪打湿我的脸颊。
其后,先逃走的孩子们向艾露老师求助,直到她急忙赶来为止……
我们就像是在确认彼此的温暖那般,一直紧紧地互相拥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