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一卷
  5. 第四章 开发枪械
  6. 繁体版

第四章 开发枪械
2017-06-22 16:38:19

		

专卖魔术道具的商人马尔顿,他在商业都市兹贝尔经营著一间店。
有好几条路线可以来往于兹贝尔到防御都市托鲁卡斯(由于拥有过去大战中留下的高耸屏障而得名,是这一带仅次于兹贝尔繁荣的都市)。
最多人走的中央大道,单程十天可到。
而最没人走的就是会经过孤儿院所在的亚尔吉奥领地霍多镇的通路。
尽管位于商业都市兹贝尔与防御都市托鲁卡斯往来的中途站,但若是不绕经森林就无法抵达霍多。而且要去霍多,为了绕路还要多花上十天。换句话说移动途中要经过霍多,计算起来要花上二十天。
明明走中央大道只要花一半的时间就会到,因此会特地经过霍多的人并不多。
所以镇上的人口很少,十分寂寥。
因此我分明第一天就让马尔顿迅速做好契约书签名,还是花了好一段时间才收到魔术液体金属。
一下订隔天就会到——对于知道前世那种世界的人,等待的时间实在相当痛苦,不过货物终于在今天到了。
马尔顿的部下把货物卸在孤儿院的庭院,随后便打道回府。
庭院中留下放有魔术液体金属的中型木桶。
我一开始预计是想买下店里所有的份量,可是尚不清楚这种素材是否真能制造枪——手枪。还有由于价格高昂,总之就先买了一个中型木桶的份。
即使如此结果似乎还是得要上二十五枚金币。
我在艾露老师的课程中,也有上过关于货币的知识。
包含在这里生活的实际感受,换算成现代货币的话大概是「一枚金币(十万)=十枚银币=一百枚大铜币=一千枚铜币」。
感觉上一枚铜币=一百圆。
一天必需的小麦价格是两枚铜币。
豚猪的肉是一公斤三枚银币(三万圆)。
便宜的葡萄酒一升是一枚大铜币加两枚铜币(一千二百圆)。
二十五枚金币感觉上大约两百五十万。一升大约是一枚银币(一万圆)。
再怎么样都不愧是魔术道具。
不过如果是不受欢迎,不怎么流通的商品,在视为不良库存品长期保管在仓库的情形下,透过交涉似乎还能再压低价钱。
我随即打开中型木桶的盖子。
里头充满银色的液体。外观像是水银,敲敲木桶便泛起涟漪。
这就是魔术液体金属吗……真的是液体呢。
我暂且关上盖子用肉体强化术提高体能,跟著将中型木桶搬进男生房。
我跟白雪一起快速做完下午的工作之后,接著就开始魔术液体金属的实验。
我把放在男生房一角的中型木桶搬运到野外去。
实验场地就是魔术师基础课程结束以后的空荡荡后院。
我先尝试摸摸看魔术液体金属,触感冰凉凉的,用手一掬就好比水一般从手掌中溢出。摸起来比水重。若能用手摸水银,说不定就是这种感觉。
事不宜迟,进行实验。
我把手伸进木桶里,脑中开始浮现意象。是平坦的十公分金属板。
脑中保有那种意象,我将魔力移动到双手释放。手中还留有触感。
「噢,真的行得通。」
手一捞起来,就完成了一个十公分左右的金属板。
只不过完成度非常糟,表面坑坑巴巴一点都不平整,厚薄也不均匀。形状更不是长方形,而是歪七扭八的。
我用拳头轻轻打板子。强度大概跟铁差不多吧?
「的确是很难使用呢。得更鲜明地想像出触感、材质、厚度与强度——必须让想作的金属板好似存在于脑中那样,明确地描绘出来呢。」
相较于花时间训练让意象更加明确来制作武器和防具,还是花钱购买来得更加直接了当。也难怪它会是不受欢迎的商品。
然而我在前世的工作,是金属加工厂的工人。
「……回想起前世。找回感觉。」
我把金属板放在旁边。
呼了一口气后集中精神,我将双手再次伸进魔术液体金属中。
前世的自己光用指尖触碰,就能发现金属板一微米大小的损伤。
光是听声音就能知道哪里的金属零件有没有损伤。
这全都是由于在当时工作的工厂里,受过工匠们无数次的指导,在给人家添麻烦之余学起来的技术。即使死过一次失去肉体,技术仍是刻在灵魂之中。
我再次开始想像金属板,灌注魔力。
这次不只是含糊地做出一块东西。我强烈在脑中描绘出先塑好形状以后,经过铣削、整形以及拋光表面的意象,并将魔力灌注到魔术液体金属内。手上能感觉到产生出一块金属板。于是我从魔术液体金属中向上捞起。
「——很好!成功了!」
是一块表面光滑,厚薄一致,形状也是漂亮长方形的十公分金属板。
「只要有魔术液体金属,也许真的能制造出枪——手枪!」
这是我转生到这个世界后最兴奋的一刻。
▼
打从魔术液体金属送来的那天起,我就把时间花在反覆的实验与验证上。
魔术液体金属是——打倒名为金属史莱姆的魔物后获得的液体状金属,当作魔术道具在市面上流通。
魔术液体金属是特殊金属,拥有在触碰时想像武具形状,并且输出魔力后,就能变成那种武具的形体——此种特性。
优点是如果量少就能轻松搬运且容易携带。据说因此受到刺客的爱用。
缺点是一旦形状固定就无法变回魔术液体金属。
如果没有想像出鲜明的意象,剑就会很钝,铠甲则会造出不仅厚薄不一,还尺寸不合的产品。
能使用的地方有限又难以使用,而且因为是魔术道具还很贵。
这相当于不受欢迎商品代名词的产品——魔术液体金属,但经我研究的结果,发现这真的是个很出色的素材。
首先注入多少魔力就会变得多坚固。
即使只是一张纸的厚度,也可能拥有超越铁板的强度。
另外在制作弹簧时,诸如将钢线缠上棒子,进行淬火——之类的步骤都可以完全省了。
只要拿到魔术液体金属,不论是大小与强度都能依魔力所注入的量来调整。
手一捞起,就能完成拥有惊人高品质的弹簧。
假如把魔术液体金属带回前世的现代社会,不只会完全颠覆材料工程的基础,更是确实会掀起崭新素材革命的级别。
只要有一定程度的时间,搞不好还能完成一台宇宙电梯也说不定。
因为实在太过优秀,使得我无法抑制自己的兴奋之情,想说给艾露老师听,然而——
「是这样啊……」
我得到了她含有一大堆「你就算说这些我不感兴趣的话也没用」这种语感的回答。
魔术液体金属到底有多么不受欢迎啊……
即使进行魔术液体金属的研究——我仍然继续过著上午担任助教,下午处理分配下来的杂务这样的日子。
顺带一提,现在包括翻转棋与一部分玩具的销售金额,会以三个月(九十天)为一期,定时汇进孤儿院的户头。
一开始艾露老师主张这些钱应该由我收下,但我目前只要有魔术液体金属就心满意足,而且根据孤儿院的规定,我也还没到可以赚钱的年纪。
「这次的翻转棋就当作例外,希望能当作补贴孤儿院经营的费用。」我稍微有些强硬地请老师接受。这里一直以来都对我多所照顾,起码也让我报答一下。
相当金额以捐赠的形式给了孤儿院,但我没有能免除分配下来的劳动工作等的优惠。如果我开口院方或许会考虑,但我自然没打算偷懒。
这会给其他孩子们带来不好的影响,也为了不遭到人家在背后指指点点,我一如既往做好工作,至于枪——手枪的制作,就等到下午工作都好好收拾完毕后再开始。
起先我尝试用魔术液体金属直接作出转轮手枪,但失败了。
从魔术液体金属中捞起的转轮手枪弹筒没办法转动,枪管(barrel)也很细,膛线歪到让人发笑。
因为要想像的零件、内部构造实在太多,在注入魔力以前意象就变淡了。
结果就完成了这毫无用处的东西。
因此我放弃一次作出一整枝枪,把计画更改为从零件组合而成。
前世的我是军武宅,对现代武器尤其著迷。
也由于在金属加工厂工作的缘故,我在转生以前好几次梦想著:「我能用自己的手做出枪械吗?」
转轮手枪、自动手枪、突击步枪等等——当时的我边看设计图,边对照工厂里的各种机械与技术,感到确实有可行性而咧嘴傻笑。这也是我的乐趣之一。
如今拿到魔术液体金属,只要有前世的知识与技术力,要制作枪械绝对不是梦。
▼
我抱著小木桶搬运到孤儿院的后院去。
在结束魔术师基础课程,我要把小木桶拿到孤儿院的后院之际,看见白雪靠在墙上双手抱膝,表情看起来颇为黯淡。
我出于担心向她搭话:
「白雪,你怎么了?好像很没精神。」
「琉特……呃,那个呢——」
她迟疑著试图开口,然而却在出口的前一刻停了下来。在片刻的沉默之后——
「不了,对不起。白雪没什么事喔。白雪在这里会造成你的困扰吧。抱歉干扰到你了。」
「完全不会干扰呀。反而是你用不著在意我,继续待在那里也可以喔。」
「白雪不待了,你别在意。那么等会儿见了。」
她的脸上泛起一抹阴郁的浅浅苦笑,随即起身拍一拍身上的灰尘,回到了孤儿院。
(她看起来似乎很没精神……是有什么烦恼的事吗?)
可是即使我想鸡婆一下,由于白雪全身散发出一股「让我一个人静静」的氛围,我也不敢贸然靠近她。
我深深吐了一口气,然后把从男生房拿来的东西放下。
重新调适心情,我著手进行工作。
我今天打算作的是以「S&W M一○」为模型的转轮手枪。
是前世的日本警察也正式采用的枪枝。
我为什么不选自动步枪(射出子弹排出空弹壳后,会自动装填下一发子弹的手枪),而是打算作会在西部剧之类的戏里头出现的转轮手枪呢?这是有原因的。
「自动步枪内部构造太困难,不适合第一次制作的人。」
「转轮手枪的构造还算简单容易制作。」
「转轮手枪很坚固,不用担心卡弹,要维修也很轻松(因此适合不常用枪的日本警察)。」
基于以上三点,它很适合第一次制作的人。
可是,无论它比起自动步枪的内部构造简单多少、多么容易制作,也不是一两天就作得出来的东西。
至于要说明原因——首先就得从枪的历史开始说起。
要从头开始制作枪这件事,某种程度上可说是藉由汇集我转生前的世界中人类所得技术的累积和诀窍,才得以在这个世界由我的双手重现。
先说火药——「黑火药」。
顺带一提就历史背景而言,关于「黑火药」是于何时、何处发明可说是众说纷纭,但现在的定论据说是中国在六至九世纪左右发明的。
是当时中国的炼丹术士(也称为炼金术士)在进行不老不死的灵丹研究时,于其过程中所诞生的产物,在西元八百五十年左右所记载的《真元妙道要略》中,有关于火药的制造方法。
他们的子孙,于其后大约十三世纪半之时,开发出在短管中塞进火药,装在木头或竹子尖端的「火矛」(弹药并非拿来射击,据说是简易型的火焰喷射器,似乎是用来扰乱敌人的视线)。
这就是管形火器的原点。
进一步在十四世纪初,在欧洲制造出「投火式(touch hole)」的枪。
「投火式」就是将打破城墙等用途中所使用的大炮小型化以后的产物,将火药塞在管子底部,使用从管身的引火口点火以发射子弹(石子或铁块)的方法,是最为原始的枪。由于是把烧热的金属棒压进引火口使其引爆,故而称之为「投火式」。
过了不久,在一千四百年左右,成为现代枪原型的个人携带火器「钩爪火枪(Arquebus)」同样在欧洲诞生。特色是进化成用火绳来为黑火药点火。
Arquebus是以德文中有著「加上钩的管子」这种含意的德文「Hakenbuchse」为词源。
「钩爪火枪」再经过进一步改良,加上S字形有火绳夹(火钳)&扳机(trigger)功能的零件,最古老款式的火绳枪「蛇杆枪机火枪」便完成了。
从装在枪管后方的S字金属零件(S字的中心点是枪管)的右上方放上火种,藉由用手握著S字下方的部分往自己的方向拉(扳机的功能),火种就会接近枪管点火。同时间由于提升了威力,骑士们身上所穿的金属制铠甲也变得毫无意义,战略、战术也逐渐产生变化。
进入十五世纪以后,即迈入真正的火器时代。
在那之前都是将铁排成圆形箍住来制作枪管(木桶的做法也是一样,因此现在仍把木桶称为barrel)——但当进入了十五世纪,就变成用「青铜」灌进模具中以整体锻造制作出枪、身。
青铜是铜锡合金,与铁相较之下的优点譬如有熔点低、比较柔软等等,就算技术较差也能轻易铸造(缺点也是基于相同的理由,容易磨损、弯曲)。
不过到了十六世纪开始能制造出钢,加热碳含量不同的钢与软钢锻造(以敲打等方式在金属上施加压力的加工方法)成带状平板,拿来缠住模杆以后,再以加热熔接制作成的大马士革枪管广泛受到使用(混合多种钢材经由锻造而成大马士革纹,也就是它浮现出的独特木纹。顺带一提日本刀的纹路也是一种大马士革纹)。不过,它也有缺点。由于是以带状钢材卷成的卷制枪管,强度逊于一体成型的枪管,在发明无烟火药以后,制造数量就变少了。因为这种枪管有可能会承受不住压力而坏掉的危险性。
要说「承受不住压力」是怎么一回事的话——首先枪口为什么能射出子弹?并不是因为火药爆炸,而是火药高速燃烧所产生的气体,经由其压力将子弹推出去。
无烟火药与黑火药相比,所产生的气体压力相差悬殊。
引爆一克黑火药会产生约三百cc的气体。
引爆一克无烟火药的状况下会产生九百七十cc的气体。因无法承受那种气体压力,所以大马士革枪管就逐渐减少了。
在之后的一八五六年,英国的亨利·贝塞麦首创划时代的「转炉」,因而能够生产大量熔钢。称为「贝塞麦炼钢法」,是透过将空气吹进熔化的生铁(于高炉等等将铁矿石还原后制造出的铁,含有许多杂质)产生氧化的化学反应,以除去杂质(以燃烧去除)的制钢方法。
之后制作出了各式各样的合金。
成为火器素材的铬铝钢(在铁中加入微量铬与钼的合金。强度高且耐热。亦用于自行车车架与飞机之中)。
然后同样地还有不锈钢(在铁中加入超过百分之十点五以上铬的钢。由于具有可加工性、韧性与耐蚀性,因此多称为「不锈」)。
生产出强度、防锈、韧性强度都能调整的钢材成为可能。
既然要做现代武器的枪——手枪,那就不作黑火药,我预计要使用无烟火药那种具有威力的东西。
于是乎,只用一般的钢强度根本不够。
二十一世纪的枪管几乎都是用铬钼钢或不锈钢制成。
为此我必须制作出「转炉」。
坦白讲,我纵然拥有前世的记忆,但要如今的我作到那种地步几乎不可能。劳力、时间、资金、人才——要列举也列举不完。
并且就算准备好素材,也必须有制造必要零件的设备和技术。
先把想制造的零件大致形状的模型经铸模制造出来,即使无法把那经由铣床或六角车床、铣削成形,进行「铣削加工(milling)」,也是有像铁匠那样一个一个打造的方法——
但即使是在金属加工厂工作过的我,也没有那样的技术。
不过解决这一切问题的就是魔术液体金属。在脑海中想像,输出魔力就会变成想要的形状。而且注入越多魔力就会变得越坚固。
肯定也能承受得住发射子弹的热度及气体压力吧。
在这个异世界,再也没有其他更适合用来制作手枪的材料了。
我在前世为了逃走而后悔,因此下定决心在这个转生的世界中绝不逃跑,要帮助遇到困难的人,然而我却没有当魔术师的才能。
别说是要帮助他人,我连保护自己身边重要人们的力量都没有。于是我摸索力量的结果,得知有魔术液体金属,便想到:「来制作枪——手枪吧?」
话是那么说——实际上当「制作枪」这个事实摆在眼前时,我的心情变得激动。能著手进行在前世只停留于梦想的制作枪械一事,让我不禁感到兴奋。
虽然有许许多多必须克服的问题,然而比起忧心会很辛苦的不安,能进行作业的喜悦更是压倒性的大。我笑得合不拢嘴,把双手放进小木桶中搅拌。
「那就事不宜迟开始制作枪——手枪。先尝试作作看弹筒吧。」
我闭上双眼,花时间让脑中浮现弹筒的意象。
▼
在开始开发枪械几天以后的晚上。
我在男生房里,两旁都是孤儿院的男生,我们在铺好的地铺上睡觉。
(……特……)
「齁齁。」
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一下一下拍著我的脸颊,耳际能听见细微的声音。
哪个都不像在作梦,充满真实感。
(琉……琉、特……琉特……)
「嗯……咦!」
(嘘!别叫太大声。大家会醒来啦。)
这不是梦。我睁开双眼,白雪正在窥视我的脸庞。
为了不让我发出声音,她的手按在我的嘴巴上。
孤儿院里有一些规定。罪责最重的其中之一,就是男女在晚上偷偷潜入对方房间这件事。一旦违反,会一整天不准吃饭。
然而身为好学生的白雪,竟然会打破规定入侵男生房!
我开始思考她为何不惜入侵男生房也要来见我。
(……莫非白雪要夜袭!)
我可不是动画或轻小说那种迟钝系主角,是活生生的人。
我从各种地方能感觉到,她对我确实有好感。
例如摸她的头会很高兴,下午的工作大多都跟我一起做……
还有最近白雪似乎无精打采。就算开口问她,她依然坚持「没什么事」。
不过,这下子很清楚了。她无精打采的理由……那是因为她太过爱慕我了!
结果就是她像这样夜袭我,打算生米煮成熟饭。
竟然是因为我而把她逼成这副模样!
当然我也有受到白雪吸引,但并不是面对异性的感情,而是那种对于妹妹或女儿的爱。即使如此等到将来长大,到那时候若还互相喜欢对方……我想也有可能会变成恋人或夫妻关系吧。
正因如此,现在要告诉她不用硬是做生米煮成熟饭的行为。那是令她迷恋的我,应该负起的责任与义务。
(如果太吵会把大家都惊醒,所以要安静一点。懂吗?)
我点点头,白雪的手才缓缓离开我的嘴巴。
(我说白雪,你的心情我——)
(嘘!在这里说话会吵醒大家吧。跟白雪来。)
我依照白雪的指示,静静地离开男生房。
这个世界不存在电、瓦斯、自来水等等的生活必需品。因此一到晚上,这世界就会暗得像是双眼被人遮住了一样。我跟白雪手牵手,受她指引继续向前走。
我感觉出她要去的地方是餐厅。
为了采光我打开窗户坐在正下方。我们两人都抱膝而坐。
白天很温暖,但到了晚上还是会觉得寒冷。我们为了取暖彼此盾并肩。同时这么做音暑不大也能轻易听见。
「所以你为什么不惜打破规定也要带我来这里。」
「……嗯,你听白雪说。白雪有一件事无论如何都想问你。」
要是这种程度的音量,总之在房里睡觉的孩子们是不会醒的吧。不过,与其说相较于男生,女生成长比较快,不如说没想到还这么小,她就想知道我的心意……
我知道也有其他年纪相当的少女们,在我的身边会感到焦躁,但可以的话,希望她能在白天问我呢。
(受欢迎的男人真辛苦,这话是真的呢。)
我在心中做出像在开玩笑,用手拨浏海的动作。
白雪用阴沉的表情问我:
「白雪问你喔,琉特你想见爸爸妈妈吗?」
「……咦?」
「白雪是说,你会想见拋弃自己的爸爸妈妈吗?」
那个、这个,不是告白或是说「白雪最喜欢琉特,白雪想知道你的想法!」之类的,这种酸甜事件吗?不如说,这是很正经的谘询。
我在心中对于那些有关白雪的邪恶想像致歉过后,便调适心情开口问她:
「你为什么会问那种事?」
「……之前琉特你对老师说过『事到如今,我也没想过要见爸妈』对吧?」
白雪低下头,嘟哝起自己的心情。
「白雪很想见爸爸妈妈喔。见到他们,接著想问他们为什么要拋弃白雪。白雪想跟爸爸妈妈一起住……白雪这么想很奇怪吗?」
白雪跟我的境遇相似,还是同一天被弃置在孤儿院。
那样的我却斩钉截铁地说:「事到如今,我也没想过要见爸妈。」
她是在烦恼自己拥有「好想见面」、「可以的话想一起生活」的情戚是不是错误的吧。
我让白雪尝到了她不需要经历也无妨的悲伤。
我会没想过要见爸妈,是因为我是拥有继承前世记忆的转生者。
想要知道爸妈舍弃自己的理由,想要和好如初一起住的想法一点都不奇怪。这很正常。应该说异常的是我——也不能这样跟她说明,这样反而会让她替我担心。
那就不用言语,用态度来表示吧。
我从抱膝坐转而舒展双脚,随意坐在地上。
「你稍微靠近我一点。」
「为什么?」
「别问这么多。」
我有些强硬地催促她,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我们体格相当,她或许会觉得有些不舒服,但我让她的耳朵靠在我的左胸上。
「你能听见心跳的声音吗?」
「……嗯,我听见了。怦怦、怦怦、怦怦的。」
「人听到心跳的声音会感到安心。听说是因为还是小宝宝的时候,是听妈妈的心跳声成长的。」
巧合的是白雪现在就像胎儿般缩成一团。
她闭上双眼,把身体靠在我身上。
「你想见爸爸妈妈一点都不奇怪喔。所以你没必要在意。」
「真的吗?」
「嗯,真的。我会不想见爸爸妈妈,是因为我不知从何找起。」
人族是五个种族中人口最多的。
「我唯一的线索就只有右肩背上的星形黑痣,但也不可能接下来露给遇见的所有人一看,每个人都问一次吧。而且我没有魔术师的才能,所以也很难想像拋弃我的爸妈会想把我领回去。因此我已经断了有生之年能再见到爸妈的念头。」
我紧抱白雪摸摸她的头继续说了下去。
她没有露出拒绝的样子,把耳朵靠向我。
「不过,白雪你就不同了。跟我不一样,白雪你有魔术师的才能。况且白狼族是居件在北大陆雪山的少数种族。只要向北走也许就会有什么线索也不一定。我先前说了『事到如今,我也没想过要见爸妈』这种神经大条的话,对不起。」
在这异世界会默默舍弃孩子的人很稀奇。
再说还是拥有魔术师才能的孩子,那就更是有什么苦衷了吧?
虽然这种说法很讨厌,但是只要能成为魔术师就能赚很多钱。
即使多么贫穷也没道理会放弃金蛋。倘若真的无论如何都需要现金,过继给没有孩子的上流阶级当养女,应该会比较理想吧。
有魔术师才能的孩子会被孤儿院领养的原因,比方说其中之一是——父母双亡,亲戚之间开始互相争夺,结果造成孩子的心受到伤害,此时艾露老师就会为了兼做心理复健而领养孩子——也是有这类的例子。
其他还有各式各样的原因,使得孤儿院领养这些拥有魔术师才能的孩子。
「……白雪才要说对不起呢。都没考虑到你的心情,就这么神经大条地问出口。」
「你没有必要道歉喔。是我不好。」
「那么白雪跟你双方都有错,这样就扯平了。」
「说得也是。那就扯平了。」
「为了赔罪,白雪把自己的梦想唯独告诉你一人。」
她缓缓地道出自己的梦想:
「白雪呢,等到长大以后要成为魔术师。然后前往北大陆寻找爸爸妈妈。假如找到他们两人,就问他们为什么要拋弃白雪。如果能够和好,我们就三个人一起住在家里。这就是白雪的梦想。」
「真是美好的梦想,白雪你一定能实现。」
我做了次深呼吸,接著继续说:
「……不过即使找不到,或是没办法跟爸妈和好,你还有我、艾露老师跟孤儿院的大家在。唯独这点你千万别忘了。」
「……嗯,琉特,谢谢你。」
我紧紧抱住她。白雪在这个世界上不是孤独一人——不仅是言语,我也要透过这份温暖传达给她。
「可以再让白雪听听琉特的心跳声吗?」
「嗯,你想听多久都可以喔。」
白雪为了更仔细听我的心跳声,用她的耳朵使劲磨蹭我的胸口。
令人意外地难为情。
我与白雪持续了好一阵子沐浴在星光下,身体互相依偎。
——究竟过了多久的时间呢?
我把身体抽离白雪的身边。
寻找著能跟她一起回到房间的时机。
「要不然乾脆今晚我们就一起睡吧?」
「琉特你这大色狼——」
咦?不久前还待在孩童房的时候,我们不都同睡一张床吗?
她接著头也不回,就这么回到了女生房去。
「果然女生就是早熟呢。」
我的自言自语消融在黑暗的走廊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