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一卷
  5. 第三章 翻转棋
  6. 繁体版

第三章 翻转棋
2017-06-22 16:38:19

		

荷兰的前足球代表选手约翰,克鲁伊夫曾经说过——「首先要学会控球,这是一切的基础。如果无法控球,就会变成追著球跑,那就是其他种类的运动了。」因此我不再唐突使用魔术,而是先从控制魔力的训练开始。
不过我现在还有孤儿院分配的工作,就是要照顾比自己小的孩子。反过来说,只要我能照顾好他们,之后要干什么都行。
要照顾的孩子有三人。
这些孩子必须由包括我在内的四个人来照顾。
我们在自己的房间——「孩童房」里照看年幼的孩子。但除了我以外其他三人都是女生,我就擅自把照顾孩子的工作全都交给她们了。
多亏如此我才能专心琢磨控制魔力的技术。
我在孩童房的一角摆好阵势,回想艾露老师上课时所教授的内容。
艾露老师具体地解说了「魔力」为何物。
魔力是那个人拥有的灵魂容器中所容纳的能量。
足以维持身体、精神的灵魂容量,无关种族几乎都是一样的。
魔力则是指除去维持身体与精神所须份量以外的能量。
(我会昏过去,是因为我得意忘形,连用以维持身体与精神所必须的魔力都用掉了吧?)
那么首先就从掌握自己的魔力总量,测定自己的极限值能使用多少开始吧。
于是我事不宜迟开始著手进行了解自我极限值的工作。
我闭上双眼,把意识朝向内在。
我感到在胸口中央的部分,有模糊温热的团块。
我想像从那温热的光到右手之间,有魔力缓缓地、一点一滴地流动。于是光从胸口的中央部分往右手移动。
我没有消耗掉魔力的感觉,身体也没感到疲劳或虚脱。
我尝试把汇集在右手的魔力向外释放。
「喔……」
大约释放出一半的光。
身体感觉像是熬夜过后那般沉重。
(这个光团本身,就是我所能使用的魔力总量吗?)
我的预测大概没错吧——我的直觉这么告诉自己。
隔天同样在「孩童房」,女生们照顾著年幼的孩子。
我用斜眼看著他们,坐在房间的一角展开控制魔力的训练。
闭上双眼,首先感受到胸口中央温暖的光团。
我想像从那温热的光到右手之间,有魔力缓缓地、一点一滴地流动。然而这种流动并非笔直前进。就像用滑鼠画直线那般,光的路径会歪斜,且路径的幅度也好似波浪起伏般扭曲,并不一致。
(再这样下去,要快速稳定地将预计的量运送到想送的地方,也是不可能的吧。)
首先得做到让流动保持笔直,以及得自己调整幅度吧。
若能做到这一点,就可以把必要份量的魔力,尽快送到必要的地方。
倘若能达到那种程度,就能说我有好好控制魔力,不会造成课程干扰了吧。
我卷起袖子,重新提起干劲,但三名女孩的抗议声却迫使我暂停训练。
「琉特也得好好照顾年幼的小朋友才行!」
身为代表对我提出忠告的,是我的青梅竹马白雪。
是名把一头银发束成马尾,肌肤雪白,特徵是有著犬耳跟尾巴的女孩。
她是居住于北大陆雪山中的罕见种族,白狼族的后裔,她跟我在婴儿时期的同一天相亲相爱地一起被弃置在孤儿院之前。
在这个异世界,出乎意料地没有爸妈会无缘无故拋弃婴儿。因为孩子也是珍贵的劳动力。来到这间孤儿院的孩子们,大多是爸妈由于生病、意外、战争等因素死亡,或是经济上的理由,还有其他孤儿院人满为患等等。剩下的两名女孩,也是由于三岁时双亲因疾病与事故死亡,又没有可以投靠的亲戚,才被带到这里。
同一天被丢在孤儿院前,我跟白雪打从婴儿时期就同睡一张床,因此即使在孤儿院之中,我们两人也算是很亲近的青梅竹马。为此也经常组成搭档。
我露出亲切的笑脸开口辩解:
「我虽然很想帮忙,不过大家都很会逗小朋友,所以就没有我登场的机会啦。因此为了不要妨碍到你们,我就想说自己还是坐在角落吧……」
她们真的很会逗小孩。
孩子们都已经舒舒服服地在被窝里睡著了。
白雪用不服输的一双大眼,贴近我的脸庞看。
「那你来为我们的妈妈家家酒出点力吧?现在角色不够。」
「妈妈家家酒?」
双眼望去,只见其他两名女孩坐在房间中央等待著。
「你要是不跟我们玩,白雪就告诉老师你工作偷懒。」
「我并不是在偷懒……我知道了。一起玩吧。」
她搬出艾露老师的名字,我只好举双手投降。
我中断控制魔力的训练,沉重地站了起来。
「那么我要演什么角色才好?是爸爸,还是老公?」
「琉特你演宠物,粉红色史莱姆喔。」
「真的有需要那种角色吗……?」
我不经意用真心话答了腔。
那天,直到她们放过我为止,我都在房间的角落里念著「噗噜噗噜」。
▼
我陪她们玩妈妈家家酒,之后又连续演了三天宠物。
在这段期间演过的角色有「黑白兔」、「长胡鼬」、「极乐鹦鹉」等等,就只有宠物角色而已。
纵使我曾一度主张要演宠物以外的角色,却被毫不客气地驳回了。
她们所玩的妈妈家家酒,是千金小姐家家酒。
如今在有钱人家之间,很流行饲养宠物。因此她们强调自己需要宠物角色。不管是前世的世界也好、异世界也好,男生在口头上总是赢不了女生。
但是,我不可能就这样乖乖地任女生颐指气使。
我打破规定,跑出孤儿院到附近的河岸搜集一些白色平坦的石子。我把其中一面用墨水涂黑,放在太阳下晾乾,拿已经没用的木板,用刀子雕刻一共八八六十四个格子。呵呵呵……反击的准备完成了。
第五次的妈妈家家酒。
她们一如往常般地要求我演宠物角色。
这次我这一方也提出某个条件。
「只要有任何一人能赢过我(用前世的知识)做出的游戏——翻转棋,我就扮宠物。」
「「「翻转棋?」」」
少女们偏著头异口同声说道。
我用自己做的棋盘和棋子,对她们三人说明翻转棋的规则。
应该没有不知道翻转棋的大名,不清楚规则的日本人吧。就是那么简单好记。因此我在数量众多的图版游戏中,选择了翻转棋。
如我所料,少女们已经记住了规则。
首先第一名挑战者是白雪。她当然是选白色。
「可以让白雪你先攻喔。」(注:在翻转棋的规则中,一开始由黑子先下)
「白雪要赢你,让你今天演金色圈圈。」
金色圈圈,那是什么啊……
白雪高兴地将黑色转为白色。
我一开始为了给她面子,让她接连把黑色石子变成白色。
「琉特,这明明是你自己做的游戏,你却这么弱~~」
白雪认定自己具有优势,因此沾沾自喜地发言。
她的犬耳一抖一抖地动著,一副很得意的样子。
「哈哈哈。白雪,你如果要讲笑话就讲个更好笑的。我哪可能在玩这种智力游戏时,输给连加减都还不会的你呢?」
「嗯~~那要是你输了,除了要演金色圈圈,另外还得听白雪一个命令!」
「求之不得。要是我赢了,你的犬耳和尾巴要任我尽情摸喔。」
「那不是犬耳,都说了是狼。白雪是白狼族的!」
「好好好,别忘了约定喔。」
我安抚气呼呼的白雪,同时双眼看著盘面。她依然不假思索地陆续将黑子变成白子。
白雪搞错了。翻转棋是看最终盘面上,谁的棋子颜色变成最多的人便是赢家的游戏,在中途自豪棋子数量,根本毫无意义。
等到白子增加到一定数量后,我转为反击。
堵住一角的白子陆续转为黑子。
因为堵住一角,因此白雪已经无法再改变棋子的颜色了。
盘面上一瞬间变成黑子占有优势。
「呜呜呜呜呜……白雪输了。」
「能够坦率认输很乾脆。不过,别忘了要给我摸喔。」
「知、知道啦……白雪晚上睡觉时就给你摸。」
「喔、嗯。」
白雪好像很害羞,兽耳啪地一下垂下去,双眼向上看地同意了。
她气馁的身影可爱到连我都害羞了。
(总觉得用那种讲法,好像是在做有点色色的约定……)
「琉特你怎么了?你的脸好红喔。是感冒了吗?」
「呃、不,我没事。下个对手是谁?」
我摇摇头试图甩开那些骯脏的想法发下战帖。
白雪在我视野的边缘,不悦地鼓起双颊。
我实在想不通她为何会生气。
(是因为刚才的翻转棋我赢得太孩子气的关系吗?那我下次就再稍微手下留情点吧……)
我思索著这件事,并和剩下的两个人族女孩对弈。
当然也跟白雪那时一样,由我取得压倒性胜利。
比赛过后,白雪她们说希望借一下翻转棋。
似乎是想变强打倒我,让我饰演妈妈家家酒里的宠物角色。
温柔的我,好似爽快地给敌人送盐(注:喻不趁人之危,反而帮助敌人,求光明正大决一胜负)那般,将翻转棋借给她们。
她们把妈妈家家酒扔在一边,开始练习翻转棋。
隔天白雪她们也理所当然地对我下战帖比翻转棋。
只要有练习,技术会有相当提升,但不是我的对手。
我会特意选翻转棋来做,除了「规则好记」外,也因为我一直在钻研这个。
在我的家里蹲时代与独居生活中,因为没有一起玩的朋友,于是我就开始玩手机的免费APP或在网路上消磨时间,当我察觉时,我的程度已经到了相当高的水准。那样的我不可能会输给只稍微练了一下的她们!
……咦,怎么回事。我的双眼溢出了泪水。
之后比赛了好几天,我也轻松全胜。
白雪她们也发觉比起跟实力有差距的我比赛,同伴之间一起玩更加有趣,后来就不来找我挑战了。
在孩子们睡著之后,白雪她们三人会轮流玩翻转棋。
翻转棋甚至开始流行到除了我们以外的孩子们。
我经常看见别人模仿我做的翻转棋棋盘、棋子玩游戏的身影。艾露老师和志工阿姨们也很感兴趣,实际上在玩的时候,也博得了她们的好评。
由于规则简单,一旦记得就不论谁都会玩,就是这点好吧。
我摆脱白雪她们的宠物角色,重新开始努力控制魔力的训练。
我花上大约三十天学会让魔力细如丝线,能以直线迅速在我体内移动的技巧。习惯以后意外地很简单。另外我在训练期间还留意到几件事。
第一件事是「只要不把魔力释放出体外,就不会消耗魔力」。
这个发现在想暂时强化身体一部分的状况下相当便利。
比方说想要暂时强化右手,就只需把三秒左右的魔力移动到手臂上释放即可。
另一件事是「魔力覆盖的量越多,力量就越强大」。
不过这样一来会消耗很多魔力。在想适度强化的状况下,只要使用少量魔力即可。
控制魔力训练告一段落后,我就开始了盾的研究及训练。
同样研究了盾的成果,是我了解到模仿有才能的魔术师在空中展开盾,会大量消耗魔力。假如伸出右手以手掌为基准点制造盾,会比凭空生出一个盾更能抑制魔力消耗。
知道这个事实以后,我为自己与拥有B-级以上魔力的人们之间,绝对性的魔力量差距而错愕。他们可以毫无顾虑地使用肉体强化术与盾。
况且他们还能使用攻击魔术,才能的差别可说是一目了然。
他们当然是预设会发生长时间的战斗,以抑制魔力消耗的方式战斗。
然而因为原本持有的魔力量就不同,相对于我这种极度省吃俭用的节约,他们则是「发现比刚刚那间超市便宜一百圆」因此高兴的这种等级。
我彻底理解为何遭判定为「没有才能」的人,没有办法成为B-级以上魔术师的原因了。魔力量打从根本就不同。
总而言之,我现在只要伸出手掌就能用最少的魔力瞬间作出盾了。
▼
某天的上午。
擅自出席课程学习读书写字、算术、历史与一般常识的我,受艾露老师任命为助教。
我的任务是做好上课的准备、下课收拾,还有陪在跟不上进度的孩子旁边指导。
我的青梅竹马白雪,就是跟不上进度的孩子其中一员。
尽管她读书写字学得很快,但似乎很不擅长算术中的计算。
「左边的盘子上有五个面包,右边的盘子有十二个。那么全部共有几个面包?」
「这、这个……」
她弯起雪白的小小手指开始计算。
「十、十五?」
「错了,正确答案是十七。」
「呜~~」
兽耳状似悲伤地垂下。
我摸摸心情沮丧的她的头,出声安慰她。
「不要紧,我会陪你直到你学会计算为止。而且如果是白雪你,很快就能学会加法的喔。」
「真的吗?」
「当然了。所以别太沮丧了。那我要出下个问题喽。左边的盘子上有三个面包,右边的盘子有五个。那么全部共有几个面包?」
「这个、这个嘛……八!」
「答对了!白雪你是天才!了不起、了不起!」
「哎嘿嘿嘿。」
受到称赞的白雪双颊显而易见地泛红。
尾巴也啪答啪答似乎很高兴地左右摇晃。
那模样很是可爱,于是我不小心养成了会立刻称赞她的习惯。但她实在太可爱了,我也没办法。
「那我要出下一个问题喽。」
「嗯!那白雪就好好努力学会加法吧。」
她用天真灿烂的笑靥对我说。
(啊,好可爱。前世的我如果有妹妹,我也会觉得她很可爱吗?)
实际上我前世有个弟弟,然后别说妹妹,我连个恋人都没有就遭到杀害了……
我不由自主再次摸摸白雪的头。
她没有露出厌恶的样子,只是看起来很舒服似地眯细双眼。
助教工作结束后,下午大家就分头进行扫地、洗衣、洗碗和打扫孔雀鸡小屋等等任务。帮完忙之后,剩下的就是自由时间了。
一到自由时间,我就在男生房里继续进行控制节约魔力的练习。
练习得累了,我便开始思索如何筹措购买魔术液体金属的资金。
现在我想到最可行的就是制作美乃滋。这个世界没有美乃滋。
若是连「Mayora(注:热爱美乃滋的人)」这种词汇都能创造出来的调味料,拿来卖肯定会热销。这世界有鸡蛋、醋和油,制作并不困难。
问题在于没有预备资金。
没有用来赚钱的钱……就像是没有「打开金库的钥匙」。
为了打开金库必须有钥匙,但那把钥匙却在金库之中——就是这么一回事。
「乾脆去镇上的餐厅兜售美乃滋的食谱如何?」
但因为孤儿院的规定,我还没到能去镇上、可以赚钱的年纪。看来目前暂时只能老实一点了。
当我正郁闷之际,从意外的地方来了个能赚钱的商谈。
吃完午餐以后,我跟白雪要一起去后院除草的途中被叫住了。
「琉特,刚好,我正要去叫你。」
「艾露老师,有什么事?」
「有个人想见琉特你而过来了。你可以来会客室一下吗?」
「难道是……舍弃我的爸妈或是类似亲戚的人来接我吗?」
艾露老师露出为难的表情。
不知为何连白雪都面露泫然欲泣的神色。
也许是我冷酷,但我未曾想过要见在这个世界上生下我的爸妈。我还不太了解这个世界的事,但能够理解光是要活下去就是件很辛苦的事。而且爸妈他们也有什么理由吧。因此我并不恨他们。在这个转生的世界里,我只能想到这些人物会来见我,我只是当个问题问一下而已……
但我没料到她们两人会表现出那么同情的态度,因此不知该作什么反应才好。
身为大人的艾露老师,最早振作起来开口说道:
「来的并不是你的双亲或亲戚。不好意思,我的口气让你产生奇怪的误会。」
「没关系。我只是好奇问问看而已。事到如今,我也没想过要见爸妈。」
「…………」
白雪不知怎地低著头,兽耳和尾巴都垂下来,似乎觉得很悲伤。
「话说来见琉特的人,是老师认识的商人。」
商人为什么会来见我?见到他说上话应该就会立刻知道了吧。
「但我们接下来得去后院拔杂草。」
「草还没有长得很长,所以今天就算了。白雪,你可以去帮其他人的忙吗?」
「白雪知道了,艾露老师。」
白雪坦率地依据老师的指示回到孤儿院里。
我跟白雪道别,跟老师一起前往会客室。
我为了打扫进过无数次会客室。
朴素的桌子旁有四张椅子。
一旁办公桌上的墨水瓶等等文具都经过整理收拾。
有时候花瓶里会插著孩子们从原野摘下来的花朵。
商人已经坐在椅子上喝茶。在他面前不知为何摆著翻转棋。那个翻转棋是老师的私人物品。
木盘上的格线刻得很美,石子的形状也都一致。是孤儿院的孩子们满怀平日的感谢,一起同心协力制作的,由于是送老师的礼物,因此成品精良。我因为常常见到所以一看便知。
两人好像已经玩了一场,白子获胜,盘面上一整片都是。
我跟艾露老师一起在商人的对面坐下。
那名商人看起来是名超过二十五岁的男性。褐色的头发剪得又短又整齐,胡子也很仔细地剃掉了。
整个人相当具有整洁感。若让他身穿西装,坐在皮革沙发上,就会是一副「能干IT企业年轻社长」的风貌了。他要求跟我握手。
「琉特,初次见面。我是商人马尔顿。」
「我是琉特。马尔顿先生,初次见面。」
「如同艾露老师所言,明明是个孩子,应对进退却有条有理呢。」
我不知该如何回应,便随意回以一个微笑。
问候完毕,艾露老师打开话题。
「诚如刚才说过的,马尔顿先生是老师的熟人,他今天经过镇上来跟我打招呼,不过他看到琉特所做的『翻转棋』以后,就说有话一定要问问你。」
「喔。」
因为我还搞不清楚状况,因此回答得很含糊。
马尔顿露出笑容,详细说道:
「原本我只是想来跟艾露老师打个招呼,不过我看到其他孩子们在玩翻转棋。『这个绝对会卖!』我商人的直觉顿时作响。」
跟著马尔顿展开了他长篇大论「这东西为什么会卖」的主张。
简而言之——就是在马车移动之际,当操纵马车的车夫座正在忙碌时,里头的人却并非如此。只是不断摇晃的空闲时间实在痛苦。不过倘若有翻转棋,就能在这段期间里玩。
这个世界姑且还是有类似西洋棋的游戏,但是规则很复杂,主要是上流阶级的年长男性会为了修养而通晓的程度。然而翻转棋不仅稀奇,规则又很简单,很快就能记住。
他斩钉截铁地说贵族绝对也会吃这一套。
马尔顿是为了从开发者的手中买下权利而找我出来。
我的内心理解这件事之后细细斟酌,心头涌现了疑问随即问道:
「可以容我问个问题吗?」
「是什么?尽管问吧。」
「为什么没有不获得许可直接默默做出来卖呢?」
这个世界不存在著作权。
即使是偷走他人的点子,也不会犯什么法。
马尔顿面泛浅浅苦笑双手一摊说:
「互相欺骗什么的,对我们这些生意人来说的确是家常便饭。不过若是从小孩子那里偷,这么不择手段如果被人知道,还是会遭到同行的谴责,我身为生意人的信用也会大打折扣。生意人一旦失去信用,就与毁灭无异。」
马尔顿停顿了一会儿,用带著微热的眼眶看向艾露老师。
「而且艾露老师还对我有恩,她曾用魔术救过由于意外身受重伤的我。我不可能做得出欺骗救命恩人的孩子这种行为。」
他的理由纵然能让我信服,不过他用火热的双眼望向艾露老师,绝非只是因为恩情,同为男人的我是知道的。
艾露老师是名美人,还是拥有设立孤儿院这种充满慈爱之心的女性。
要胸有胸,身材玲珑有致,没有男人有办法不为这种女性倾心。
可是,如果老师被这个完全一副「我完全不缺女性呢」这种样子的现充(我单方面的指责)给娶走,我绝对无法忍耐!
老师的对象如果不是个看起来更诚实、不会花心、有经济实力、人品高尚、不会动粗又可靠的人绝对不行。即使开始交往,马上就想做色色的事更是岂有此理。
连牵手也不准。一开始首先要让我一起参加才可以约会。然后我要确认对方跟老师配不配。如果判断不配就不合格。
交往一年以后,我才会准许他们牵手。当然是仅限我在的时候。假如除此之外敢跟老师牵手,我就让他们分手!绝对会!
——如此,包含前世在内,我以活到现在有生以来最多的脑力,在脑内统整出「准夫婿与艾露老师交往情况下的历史年表」。
(拒绝翻转棋一事……让那成为他无数次前来孤儿院的藉口,接著跟艾露老师缩短距离可就麻烦了呢。)
在短暂的犹豫后我做出结论:
「我知道了。我把翻转棋的权利卖给你。」
「谢谢你!我一直相信要是你一定会这么说的。」
「是怕你一次又一次频频来此,因而跟艾露老师缩短距离会很棘手,所以就卖给你而已……」这种话果然说不出口。
「虽然琉特是翻转棋的开发者,但还是个孩子。确认契约书的内容与签名就由艾露老师代劳可以吗?」
「我知道了。确实把这种事交给孩子也有点怪怪的。」
「有关翻转棋的权利让渡金与契约内容,我赌上商人的荣耀,是绝无作假的合理价格,已经出示在契约内容上。但若是艾露老师有任何不满,请立刻告诉我。我们两人再花时间好好讨论内容吧。」
(喂,谁允许你跟艾露老师两人独处了?太嚣张的话小心我把手塞进你的屁眼,让你臼齿直打颤说不出话来啊!)
我心中尖叫著宛如流氓会说的台词。
「不,我不担心。马尔顿先生是值得信赖的人。」
「那我最近就会将金额与书面的契约内容送过来。然后——我还想提一件事,不知道可不可以?」
马尔顿徵求老师的同意。老师一言不发地点头。
(我们结婚吧!他该不会是要说这种话吧!假如他说了就立刻开战!艾露老师才没廉价到会交给像你这种来历不明、不知打哪儿来的乡巴佬啦!)
「琉特你不介意的话,要不要当我的弟子呢?」
「…………咦?」
内容跟我预测的不同,因此理解时慢了一些。
马尔顿似乎把我的反应,解释成由于从天而降的幸运感到吃惊。
他用一副身为成人从容的样子继续发言:
「我跟艾露老师下翻转棋时,听到关于你的事。你从小就很优秀,是这间孤儿院有史以来的天才。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艾露老师也会偏心,然而实际跟你对话后,却感觉你是更加不得了的人才。如果是你,只要在我门下学习十年,就能在商人的世界出人头地。所以说,你要不要当我的弟子?」
「商人……吗?」
「当然我不会强迫你,可是琉特你有那种才能。这话是我说的,绝对不会错。」
马尔顿自信满满地断言。
听见他的话,艾露老师面露像是参加三方面谈(注:指老师、学生与监护人之间的面谈)的妈妈那种担心的神情。
「我记得马尔顿先生专卖的是魔术道具相关对吧?其实……琉特他从以前就对魔术很有兴趣,但却没有才能。由于这个原因,我并不希望他迷上危险的魔术道具……」
「没问题。那方面的事我会好好管教他。而且我和琉特一样大的时候,也很憧憬魔术师,是会兴奋地说『我将来要成为像五族勇者那样!』的那种人。虽然由于没有才能很快就挫折了。但我没有死心,就像这样从事与魔术道具相关的工作。应该说我认为这种不甘心,是使我工作成功的关键。听见你这么说,我更想让琉特当我的弟子了。」
「马尔顿先生专门做跟魔术道具相关的生意吗?」
「没错!怎么样,对当商人稍微产生兴趣了吗?」
「那你可以拿到『魔术液体金属』吗!」
直到刚刚为止都还不像个孩子的沉著态度忽然一变。
我睁著有如星辰般闪耀的双眼,身体从桌上向前倾。
看见我的变化,老师跟马尔顿先生面面相觑。
「当然是拿得到啦……」
「我可以用这次翻转棋的权利金买吗?」
「要看量呢。你想要多少?」
「有多少来多少。」
「……现在店里还有一桶,但光靠这次的权利金实在不够。」
马尔顿迅即把这次翻转棋的利益与魔术液体金属的金额,放在天秤两端上答腔。翻转棋只要一发售,立即就会有其他商人们效仿。
在没有著作权的世界,想要靠卖点什么就累积巨额财产是不可能的吧。
「那我告诉马尔顿先生你改良翻转棋的点子,还有让你独占权利的方法。那些出主意的费用,请你追加到这次的权利金中。」
「先不说改良翻转棋的点子,有可以独占权利的方法吗!」
「嗯,有的。先请你与著名贵族、小国的王族与上流阶级的人取得联络。以上缴一部分贩售翻转棋的净利为代价,请他们在翻转棋的棋盘上烙上公印。」
「公印?」
「透过捺公印,显示自己拥有知名人士当靠山。这么一来做类似商品或假货的人就会大量减少。毕竟伪造公印会遭到问罪。」
必须染指犯罪才能伪造,所得利益根本不划算。而且还是一经确认,一次就会事迹败露的危险手段。首先就不会有商人出手吧。
「原、原来如此,的确这么做的话……」
「还有其他的优点。使用知名人士也可达到宣传效果。这样子的话,一般民众也会全都去买马尔顿先生制作的棋盘哟,既然是名人在用便值得信赖,最重要的是自己也想跟名人用同样的东西,这就是人类的本性。」
简单来说就是提出「如何创造品牌?」的这个话题。
似乎有个知名人士说——「所谓的名牌,就是代不知道什么是『好东西』的人们,替他们决定要作出何种选择的工具」。
这个异世界纵然看似对「品牌」的概念很稀薄,但要让这深入人心并非难事。
我接下来提出翻转棋的改良点子。
「首先若是贩售给乘坐马车移动的人,那么就得是不占行李空间的棋盘,棋盘和棋子都得用布制作。在棋盘的布上用黑线划出格子,棋子用黑白两面缝合,表面再放进不会尖锐的别针就行。」
「原、原来如此……」
「针对贵族等等出手大方的阶级,就把棋盘变得厚重加上桌脚。准备的棋石也要是由大理石削出黑色、白色个别的单一颜色,要彻底营造出豪华感。针对平民阶级,棋盘要设计成有二到三公分的厚度然后从中间割断,在背面装上金属零件,做成折叠式的。这样子即使是在狭小的家里,也不会造成干扰。另外在针对平民阶级的状况下,棋子的材料请更换成木材。这比搜集石子来得更加便宜,也适合大量生产。」
我继续说下去:
「还有若要使用木材,棋子不仅是圆形,也可以加工做成爱心、梅花、星星等形状,当作特别版、限定版贩售。并且不只是符号,也可以做成动物形状。颜色也不见得要是黑白,请你制作红白、粉红白、蓝白等等多种款式。如此一来,就能推销给一个家庭好几套棋子了。其他还有用袋子包起来看不见内容物,不知道哪一个里头放著神秘版——」
「等、等一下!我正在整理你的意见!稍等我一下!」
马尔顿身上不见一丁点成人的从容,只见他一脸慌乱地拿出笔记本、笔和墨水瓶。明明是在艾露老师的面前,他还喘著粗气做笔记。
跟方才完全相反,我流露出成熟的态度面对眼神遽变抄写笔记的马尔顿。
果然这个人不行。想当艾露老师的对象,他还不是够格的绅士。
讲到适合停顿下来的段落时,我开口说道:
「这充作魔术液体金属的费用还不够吗?」
「不、不,很够了。这个方案若能顺利运作,还不如说刚才的翻转棋授权费请让我另行支付吧。琉特你现在赚的钱,也还不能全都自己拿来花用对吧?」
「谢谢你。那么购买费用就由独家贩售翻转棋的方法,与改良创意费相抵。」
要是随便卖商人人情,之后可是会很恐怖的。
「那么我另外请求替代翻转棋的玩具创意费也没有问题吧?」
「……你真的是小孩吗?」
马尔顿露出好似面前有超越自己常识与知识的存在那般畏惧的神情发问。
另一方面,艾露老师只是看著我的机关枪快嘴,跟马尔顿丕变的态度而不知所措。随后在老师从旁帮腔的同时,我愉快地跟他商讨关于契约内容、金额与魔术液体金属的交货时间。
结果,要我成为马尔顿弟子的这个话题便船过水无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