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第四卷
  5. 终章 我的生存意义
  6. 繁体版

终章 我的生存意义
2017-06-22 18:51:22

		

……
………
……在那个下雪的世界,白色记忆的未完部分。
「……抱歉。你一定感觉很痛苦吧。」
神似哥哥的那个男人在发现是我之后放下了手枪,并开口道歉。
「要是我能早一点赶到的话……或许就……」
沉默了一段时间后,那个人突然问了我一个问题。
「呐……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的名字叫……伊露夏……伊露夏•雷佛德……」
我报上名字后,那个人的表情更是痛苦地扭曲了起来。
「是吗……果然你就是伊露夏……席翁口中的妹妹吗……瞧你现在的惨状……看来席翁已经……死了吗?」
「……你认识……我哥哥吗……?」
「是啊。本来……应该是我要去救你们脱离那个组织的。」
「………」
「可是席翁已经死了……遗憾的是,你也将不久于人世。坦白说,我完全无计可施。就算想用【复活术】,我也没有那么强大的魔力和技术,而且你本身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有什么遗言想交代的吗?」
我最后思索了一个问题。
到底,我和哥哥活在世上的意义是什么?
愈想我愈觉得迷糊。想不出一个答案来。这教我觉得……难过。
所以我现在唯一挂念……觉得遗憾的事情是……
「你……等一下……要去……那间研究所吗……?」
「……没错。无论如何,那间研究所都非摧毁不可。」
「那么……如果……」
那是我灵机一动,毫无预警冒出来的想法。
临死之前,我忽然想到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蓝发少女。
虽然那或许也是一件没什么意义的事情吧。
即使如此……对我来说那仍是最后的希望。
「嗯?」
「如果……你稍后到了那个地方之后,有发现一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蓝发少女的话……请你帮她找出有意义的事情……还有幸福人生的道路……」
「虽然我的生命没有意义……我哥哥的生命也没有意义……可是……至少……那个做为哥哥心血结晶的证明……并且继承了我身体和记忆……的少女……那个少女她……」
「继承了身体与记忆……慢着……你的意思是……?」
「我知道……那个少女……是『Re=L计划』的禁忌产物……这件事要是让帝国政府方知道,她不是会被封印……就是会被处分掉……不过、不过……」
在临死之际,过去的我——身为伊露夏的我明知自己提出的要求未免强人所难,还是哭着向那个男人——葛伦苦苦哀求。
「拜托……你……至少……要帮助她……找到幸福人生……的道路……!虽然她不是出自正道的孩子……可是她本身是没有任何罪孽的……所以……」
因为也只有这样——
也只有这么做……才能让我、让我们兄妹……获得救赎。
「………!」
葛伦流了满头大汗,紧紧闭着眼睛,始终沉默不语。
我的意识慢慢地愈来愈模糊,当我的视野就将变成一片漆黑之前——
「……好吧,我答应你。」
一如终于破除了迷惘般,葛伦点头回答道。
「假如我找到她,我会努力让她照你的希望过活……所以你放心长眠吧。在那个世界好好陪伴令兄吧……」
听到这个答覆的瞬间——
我松了一口大气。
「……是吗……那太……好了……」
我陷入了恐怕再也不会醒来的永眠。
………
……
东方天空露出了鱼肚白。
葛伦带着鲁米亚和梨洁儿一同回到了旅社。
看到三个人都一副衣服破破烂烂、惨不忍睹的模样,久候多时的学生们不禁都吓了一跳,同时也终于放下心中的大石,庆贺三人的平安归来。
大致跟班上同学赔罪后,鲁米亚拉着梨洁儿直接到西丝蒂娜的面前。
「……不好意思。你们先让她们三个独处一会儿吧。」
在葛伦的催促下,其他学生心不甘情不愿地退开和西丝蒂娜她们保持距离。在班上同学远远地注视之下,梨洁儿和西丝蒂娜在旅社前庭的角落谈话。
不久。
磅!
西丝蒂娜掴了梨洁儿一巴掌的声音响彻前庭,所有人不禁都目瞪口呆……
下个瞬间,西丝蒂娜突然用力抱紧身材娇小的梨洁儿。
「~~~~!~~!」
西丝蒂娜眼眶含泪,滔滔不绝地向梨洁儿述说着什么。
「……。……!……」
被她抱住的梨洁儿也扑簌簌地流下眼泪,口中低喃着什么。
鲁米亚则面露微笑在旁守护着她们。而且她的眼眶,也同样悬挂着大颗的泪珠。
(插图)
看到她们三人的模样。
班上同学不约而同地心想:
啊啊,事情终于平安落幕了……
「还真是无聊哪……」
「是呀,看来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哼。」
卡修、温蒂、基伯尔掉头转身,准备回到各自的卧房。
其他学生在三人的带动下也鱼贯地开始移动。
「哎?你们怎么了?难道你们对发生了什么事……对内情一点兴趣也没有吗?亏我辛苦绞尽脑汁,想出了可以把你们唬得一愣一愣的弥天大谎呢。」「哈哈……你都不打自招了,也没戏唱啦。」
卡修耸肩苦笑。
「她们三人重修旧好了……现在只要知道这样就够了。」
温蒂微笑着转头看了鲁米亚她们一眼。
「再说,她们三个和老师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哼,害我白白浪费了好 长的时间,真是的……」
基伯尔向上推了推眼镜发出一声冷哼,把头撇向一旁。
「你们……」
葛伦注视着学生们解散离去的背影。
葛伦当然也很清楚。
这些学生一定有很多挂念的事。
想说的话,想问的问题,觉得不满的地方,感到不安的疑点……他们心中势必怀有千头万绪。
葛伦班上的学生在看到鲁米亚和西丝蒂娜和梨洁儿三人和解后,还是选择无条件肯定她们。
「……哎呀呀。」
葛伦苦笑着搔头。
坦白说,这些学生本来对葛伦来说是无足轻重的人。
会和他们结下不解之缘,是因为瑟莉卡强迫推销的讲师工作。碍于工作的缘故,葛伦才硬着头皮奉陪他们。
严格说来,能引起葛伦关心的,只有似乎能为魔术开创出崭新可能的鲁米亚,以及始终对他感到迷惘的魔术怀抱有真挚热情的西丝蒂娜而已,除了这两个以外的学生,对葛伦来说不过只是出现在日常生活中的背景人物。
说穿了,他只当他们是累赘。
这就是没有半分虚假,不正经的魔术讲师葛伦的真心话。
不过——
现在还会是这样吗?
「总而言之……谢谢你们了。」
葛伦喃喃自语似地一个人如此低声嘟囔的同时——
眼睛一直注视着在前庭角落相拥而泣的三人。
他的嘴角挂着一抹浅浅的微笑。
……于是……
很遗憾的,葛伦班级的远征修学被迫宣告中止。
理由是白金魔导研究所所长巴库斯•普劳门突然『失踪』。
政府高层冷不防下令研究所暂时关闭,帝国宫廷魔导士团也毫无预警地派出了萨伊聂尼亚岛内的调查探索队——虽然以调查队的标准而言,那个队伍的装备实在非常吓人。
与此同时,岛内所有观光客以及所有研究员都被下令撤离。
事态之紧急已经不适合再办什么远征修学了。
当然,所有的真相并未公诸于世。
天之智慧研究会暗地里有所牵扯的事实被掩盖了,对外的说法是「这是一桩发生在研究所内的『不幸事故』」。无论民众对这样的说法是否可以接受,这起事件的真相最后就以这样的方式被掩埋了起来。
不过,岛内的人数相当可观。
要一次把所有人遣返回到帝国本土是不可能的。虽然目前旅客船正日以继夜地在帝国本土和萨伊聂尼亚岛之间往返,可是要让所有人从岛上撤离仍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大家都在排队登船。
不过,这让葛伦的班级也因祸得福,突然多了一天的自由。
没有安排任何预定,整天都是自由时间。
所以——
无垠无际的蔚蓝天空。光辉灿烂的太阳。炙热的白色沙滩。
随着清澈的海潮声,颜色千变万化的浪花前前后后地拍打着。
换上了泳装的少男少女们所发出的欢笑声,在萨伊聂尼亚岛的海滩此起彼落地响起。
「嘿。」
梨洁儿有气无力似地腾空跃起,以像是在打苍蝇的动作击出杀人扣球。
滋沙——沙滩上喷出了一道高高的沙柱后,巨大的陨石坑随之出现。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可怜的男生们就像落叶一样被那一球的威力击飞到了半空中。
「……赢了。」
「嗯,漂亮的一球,梨洁儿!」
梨洁儿一如既往睡眠不足似地喃喃嘟囔。
西丝蒂娜脸上挂着太阳般的笑容从背后抱住了梨洁儿。
「是西丝蒂娜托球托得好。」
被西丝蒂娜抱住的梨洁儿看起来好像有些洋洋得意的样子。
「啊哈哈,你们两个默契配合得很好耶……不过你还是稍微手下留情好吗?梨洁儿。」
鲁米亚苦笑着劝告梨洁儿。
「可恶……梨洁儿好强。太可恶了!从头输到尾的话这口气我怎么咽得下!各位!如果你是有志之士,就代替昏倒的凯和罗德跟着我冲锋陷阵吧!」
「加、加油,卡修~!——……可是要量力而为别让自己死掉啊……」
全身被沙子弄得脏兮兮趴倒在地上的卡修凭着毅力站起来后,在旁观战的瑟西鲁暧昧地笑着为他打气。
配合卡修登高一呼,班上的男生们纷纷自告奋勇,现场报名参加海滩排球赛。
只待在场外观战的女生们则是拉开嗓子为不怕死的勇敢男学生们大声加油。正当班上学生热血沸腾地吵吵闹闹的时候——
「唉,真受不了男生……比沙滩排球的话,明明不可能打得赢梨洁儿的。」「别打排球了,我们从还有勉强营业的商店买西瓜回来了喔。」
「唉……大家一起来玩砍西瓜的游戏嘛?」
一脸茫然的温蒂、面露温和笑容的泰瑞莎,与平时判若两人、情绪兴奋的琳恩……上街购物的三人组正好回来了。
「喔!好耶,NICE,温蒂!我正好觉得口干舌燥呢,等吃过西瓜之后,我们再来找梨洁儿报一箭之仇吧!」
「……嗯。我接受挑战。」
在离闹哄哄的人群有段距离的椰子树下。
一如既往身穿制服的基伯尔避开其他学生独自一人默默地在看书。
卡修跑到耍孤僻的基伯尔的身边,两人一阵鸡同鸭讲后,基伯尔露出一副看似非常排斥、不耐烦的模样,不情不愿地阖上书本,抬起沉重的屁股。
面对这幅欢乐的吵闹声不绝于耳,充满热情活力的画面——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想要保护的光景吗?葛伦。」
「天晓得。」
阿尔贝特淡淡地询问懒洋洋地躺在遮阳伞下的葛伦。
阿尔贝特现在身穿的是简单的衬衫和吊带裤,脸上戴着一副银色的圆框眼镜,身披白色长袍。那个模样俨然就像研究所的研究员。
「这幅光景确实是很神圣伟大……看来这回我必须向你道歉才行了。对不起。」
「啥,干嘛啊?感觉怪恶心的。这不像你的作风。」
「……哼。」
葛伦狂妄地笑着,阿尔贝特见状不甚愉快似地闷哼了一声。
「话说回来……葛伦。你怎么看?」
阿尔贝特忽然降低音调向葛伦询问。
「什么怎么看……鲁米亚和泰瑞莎换上泳装后果然棒透了。她们发育得很好,这个年纪才有的青涩感也很棒。其实我本来对比我小的小女生没啥兴趣,不过现在觉得小女生也没什么不好……啊,白猫就算了。那家伙八成没有什么未来性可——」
「谁  在  跟  你  讨  论  泳  装  了……!?」
在那一如既往的冷淡语调里,隐藏着一股令人难以接近的危险感觉,阿尔贝特伸出左手手指指着躺在地上的葛伦。
「好。要来试试看你的【愚者世界】和我的【穿孔闪电】谁速度比较快吗?」
「开、开玩笑的啦,开玩笑!阿尔弟弟,别当真嘛……啊哈、啊哈哈……所、所以麻烦你把那吓死人不偿命的手指给缩回去吧……」
葛伦面色铁青,汗如雨下。
「这、这次的事件对帝国政府与组织的战争有无帮助,你想问的是这个吧?这问题的答案你也心里有数吧。我可以斩钉截铁地说,完全没有进展。」
阿尔贝特啧了一声,把手指缩了回去。
「莱涅尔终究只是外阵……属于第一团《门》的人,不可能知道什么组织内部的情报。你解决掉的巴库斯也是一样。如果连那种程度的货色手上都握有情资的话,帝国政府和组织的抗争也不会从建国当初就持续到现在。你也是明白这一点,才会那么干脆地干掉巴库斯吧。」
「………」
「除了组织企图让魔术师统治世界的野心……以及对那个谜之『禁忌教典』的莫名执着之外,那家伙是吐露不出其他东西来的。」
阿尔贝特扬起了单边眉毛。
禁忌教典……之前在魔术竞技祭的骚动时,阿尔贝特曾听艾莲娜提过这个字眼,不过其实他早有耳闻。
这个字眼在帝国政府和天之智慧研究会的抗争中曾屡屡出现。
不过这个字眼的真正意涵,至今仍一切不明。到底那是如字面所示,表示某种书籍吗?还是另有其他意义的隐语呢,用途又是什么……尚未有任何明确的定论。
「真的是一群莫名其妙的家伙……他们连『禁忌教典』具体而言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还那么渴望得到它?」
「或许那是一种类似诅咒的暗示咒法,可以激起人们的强烈崇拜意识。他们用这方法来加强组织的向心力和招募外来的协力者,好让他们更容易将那些人当作棋子来利用。」
「原来如此。所以组织不会把关键的情报告知底层的喽啰和外部协力者,随时能像蜥蜴断尾自保一样牺牲掉他们吗?……唉呀呀,还真的是愈深入思考就愈让人想吐的组织哪……」
葛伦不耐烦地抬头仰望天空一吐怨气。
阿尔贝特搁下这个问题默默陷入沉思。
禁忌教典。阿尔贝特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过——
(艾莲娜•夏洛特……那个女人和其他底层喽啰不一样。从那女人对『禁忌教典』的描述听来……她对『禁忌教典』应该有一定的认识……)
阿尔贝特想起了那抹漾着深不见底的地狱黑暗的冷笑。
(要掌握组织的真相,看来还是得逮住内阵……层级在第二团《地位》以上的人才行。不过那女人……她的行动逻辑比上次更令人费解了。突然拋下『Project Revive Life』的关键人物王女自己逃走……她究竟有何目的……?)
阿尔贝特又气又心浮气躁。
和那女人牵扯愈深,愈是搞不懂她的目的和组织的企图。
那女人果然不容小觑。不止战斗能力一流,她还有深不可测的一面。
而且敌人不是只有艾莲娜一个而已。严格说来艾莲娜终究只是冰山一角。反过来说,她会拋头露面地现身活动,就表示艾莲娜在第二团里面算是层级比较低的人。
一想到第二团的其他魔术师,还有甚至被誉为传说级的第三团阶级的魔术师,即使是阿尔贝特也不禁觉得头痛。
(不过,我一定会将你们一网打尽的。天之智慧研究会……像你们这种邪恶分子,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我发誓我会把你们逐出这个国家……我发誓。然后——)
阿尔贝特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穿着僧服的中老年男性……
(我要亲手向那个男人复仇——)
「……喂,阿尔贝待?你干嘛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
葛伦抬头看了一旁露出锐利的眼神定睛直视远方的阿尔贝待。
忽然——
「哈哈哈,这段时间过得非常有意义呢,葛伦先生。」
阿尔贝特说话的语气和态度突然摇身一变,变成了脾气温和的好青年。
「……啥?」
「你解说术式的切入点非常新鲜。由衷期待未来有机会能再和你切磋魔术。那么,在下就先告辞了……」
以恍如绅士的口吻说道后,阿尔贝特掉头转身快步离去。
「……这是怎样?」
葛伦目瞪口呆。
「啊,找到了找到了,老师~!老师要不要跟大家一起来吃西瓜~?」
阿尔贝特人刚走,鲁米亚和西丝蒂娜接着跑到葛伦的身边。
梨洁儿也像雏鸟一样踩着小碎步跟在两人的后头。
看到她们三人,葛伦不禁莞尔一笑。
「呵呵……老师你好像很疲倦呢?身体还好吗?」
鲁米亚对葛伦的身体表示关心。
「哈哈哈,放心吧。我的身体比被大剑刺成肉串时要好很多了。」
听到葛伦那一点也不善解人意的白目说法,待在后头的梨洁儿抖了一下。
「呜……」
梨洁儿微微湿着眼眶,一副心怀愧疚、畏畏缩缩的样子。
「老师!那样的说法太过分了吧!?」
西丝蒂娜竖起食指挡在葛伦的面前。
「那个事出有因!再说梨洁儿也有反省了!况且老师你最后也平安无事啊!一直记仇也未免太没有男子气慨了吧!?」
「噢?白猫。你现在是和梨洁儿一鼻孔出气吗?」
葛伦耸耸肩,一如要考验西丝蒂娜般说道。
「我听说你也被她整得挺惨的不是吗?」
「话、话是这样……没错……可是那也是情有可原的啊……她解释原因后哭着跟我道歉,就算想气也气不起来……而且……」
「而且?」
「那个时候……梨洁儿要我用魔术攻击她……」
「………」
「现在冷静思考我才明白……其实那是『请阻止我』的意思……可是我拿不出勇气射出咒文……没能阻止得了她……所以我也算是有连带责任吧……啊啊!总之那都无所谓了!老师你是个大男人,别一直纠结已经过去的事了——」「是吗?既然你觉得无所谓,那就不用说了。」
葛伦一句话打断口若悬河的西丝蒂娜,转身背向她。
茫然若失的西丝蒂娜一边不停眨眼,一边看着葛伦的背影……一会儿后她露出气呼呼的表情。,瞪着一脸风凉的葛伦。
「……呜……你、你太奸诈了……!讨厌!」
「啊哈哈……算了啦,西丝蒂……」
见顿失宣泄出口的西丝蒂娜一双拳头抖个不停,鲁米亚立刻安抚她的情绪。这时——
「啊,对了。说到这个……」
葛伦彷佛突然想到什么事情般,转头望向西丝蒂娜。
「白猫。阿尔贝特告诉我,你好像又救了我一命是不是?」
「咦?」
「我在说白魔仪【复活术】啦。听说你帮忙辅助阿尔贝特进行仪式和提供魔力?」
「啊啊,你是说那个吗?…啊。」
下个瞬间,西丝蒂娜好像想到了什么,她轻轻「啊」了一声后突然开始支支吾吾,连忙从葛伦脸上别开视线。而且转眼间变得面红耳赤。
「基本上,我还是得跟你道个谢。谢啦,让我捡回一命……呃,你的脸怎么会红成那样?……是感冒了吗?」
「……呜……呜呜……呜呜~~!」
西丝蒂娜用双手捣着嘴巴,用含泪的双眼气冲冲地怒瞪葛伦。
「呜呜~!…….那、那是我的第一次……我的、我的……竟然献给了这样的家伙……」
「第一次?噢,也是啦。以你的年纪来说参与白魔仪【复活术】是非常珍贵的体验,一般而言都是第一次吧……」
「少啰嗦!笨蛋笨蛋大笨蛋!谁在跟你说那个!那、那个不算敷!我说不算就是不算!呜~~!我不管了!」
西丝蒂娜给葛伦一个可怕的脸色看后,调头拔腿就跑。
「等一下,西丝蒂!?老师、梨洁儿。我去看看西丝蒂的情况!」
鲁米亚赶紧跑去追西丝蒂娜。
葛伦目瞪口呆地目送两人离去。
「我又说错了什么话吗?……可是我真的觉得很莫名其妙。」
梨洁儿双手抱膝,依着葛伦坐了下来。
「唉,葛伦。我……真的可以陪在那两个人的身旁吗?」
她变得愈来愈有人类的样子了嘛。
感慨万千的葛伦选择了中庸的回答。
「我也不知道。这就得看你今后怎么表现了吧?」
「我的表现?」
「过去犯下的错是不会消失的。所以你今后要好好努力……让她们觉得很庆幸有你陪伴在身边。」
葛伦把手轻轻放在梨洁儿的头上。
「人类这种生物就是要从错误中学习成长。你就照你的想法放手去做吧。我会从旁协助的。」
话虽如此,葛伦希望她最好还是不要闹出血光之灾或破坏器具的问题来。再这样下去他真的要反过来贴钱给学校了。
「……嗯。我知道了。」
梨洁儿用力点头应允葛伦。
「总之我会保护鲁米亚。顺便连西丝蒂娜也一起保护。我觉得她们两人还是适合彼此在一起,永远保持欢笑。」
「……别说得好像西丝蒂娜只是附带的一样啦。你应该要说你会一视同仁保护她们两个才是啊……虽然这样的话就有点偏离任务目标了……」
「就算有敌人来袭,我也会因为欲望或陷入疯狂,发挥出惊人的力量保护她们两人。因为我是人类,所以有这样的能力。」
「这不是我提到的那个精神论吗……为什么你会挑这个部分记住?明明前半部分多的是更正经的理论……」
「我不要再想得太复杂了……因为我是笨蛋。嗯,我是笨蛋……我是笨蛋呀。」
「喂,你还在记仇是吗?呐?你还在记仇对吧?是不是?」
「还有……」
梨洁儿转头望向葛伦,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葛伦,我还是决定要为了你活下去,为了你而战。」
「真是够了,你那奇怪的病又发作了吗……」
葛伦看向梨洁儿,心想她这个人本质上还是一点都没变。
「所~以~说~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要把我当作哥哥的替代——」
「你不是哥哥的替代品。」
「——!?」
这时……
一个令人不败置信的画面映入葛伦眼帘,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向来总是让人看不出感情变化,永远都面无表情、看似昏昏欲睡的梨洁儿,这时脸上却挂起了一抹浅浅的微笑。
「或许以前我是把你当替代品没错。可是现在……该怎么说呢,虽然我也不是很明白……感觉,我会这么做只是因为我想这么做……大概吧。」
「……梨洁儿。」
「我不只要保护鲁米亚和西丝蒂娜。同时我也会成为葛伦你的剑。我愿意用我手上的剑,帮助葛伦你开创你想走的道路,以及保护你想保护的人。虽然我也说不上来……不过那应该就是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事情……吧。所以我也要以此作为活下去的意义……不可以吗?」
葛伦看着梨洁儿的眼睛。
那个视线非常笔直,难得梨洁儿会流露出如此诚恳的眼神——至少看起来不像是只会依附他人,放弃思考的人类的眼神。
「……你的癖好还真是奇怪。你自己决定吧。」
「嗯。我自己决定。」
葛伦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挥了挥手。
梨洁儿脸上挂着笑容,脑袋微微歪向一旁。
鲁米亚一边安抚西丝蒂娜,一边拉着她来到葛伦和梨洁儿的面前。西丝蒂娜还是一样满脸通红,不停嚷嚷。
(唉,看来接下来的日子还是一样不得清闲哪……)
虽然觉得有些头痛。
不过葛伦还是无法控制嘴角,情不自禁地笑了出来。
——某地。
昏暗又狭隘的空间,潮湿的空气。流经一旁的潺潺流水声。
叩叩作响的脚步声在前后看不到尽头的狭小通道回荡。
「呼……也太折腾人了。」
艾莲娜行经某个无人知晓的地下水路。
「阿尔贝特大人和葛伦大人……一次要奉陪两个真的很吃力呢……再那么激烈下去的话,我就要坏掉了……」
艾莲娜从唇缝吐出了带着危险气味的温热吐息。
「好不容易终于达成了目的,避免不必要的风险才是明智之举吧……虽然我对巴库斯大人和莱涅尔大人做了会令人同情的事呀。」
尽管帝国宫廷魔导士团正在岛上进行地毯式搜寻,不过对艾莲娜并不构成影响。她早已做好完美的脱逃计划。
「不过,多亏他们俩完美扮演了诱饵,我才能顺利逃出那个地方……所以我必须感谢他们才行呢。」
艾莲娜嗤之以鼻地冷笑。
低层级的莱涅尔不晓得任何不能泄漏给帝国知道的重要情报,只能算志愿参加者的巴库斯也一样。所以不管莱涅尔和巴库斯是死是活,他们应该都无法供出跟组织或目的有关的关键情报才是。
而且当艾莲娜和巴库斯前去迎击阿尔贝特和葛伦时,艾莲娜就向巴库斯使用了认知操作魔术,使他忽略了她的存在……会被这点程度的认知操作耍得团团转,这种魔术师不可能有资格在组织的内阵跟人平起平坐。终其一生都只能在外阵打滚吧。
毕竟,要在天之智慧研究会的内阵占有一席之地的真正资格是……
「……也罢。那两人虽然没有加入内阵的资格,可是这次帮了大导师的伟大计划一个大忙。那已经是非常光荣又幸福的事了……」
艾莲娜露出满足的笑容后停下脚步,从怀里掏出一颗小结晶。那颗结晶里面记录了这次『Project Revive Life』所进行的仪式的所有资料。
这颗水晶才是这次艾莲娜看得比自己性命还重的最优先事项。
「公主鲁米亚大人……嗯,结果超乎我的想像呢。『王者之法』的赋予率达百分之九十八……这数据是至今所有R因子的发现者中,有史以来最高的了吧。总之,应该可以算是完成了。虽然是取代性很高的零件,可是一想到花了那么多的时间才走到这一步,还是令人感触良多。呵呵……帝国王家的各位,长年以来辛苦你们了。大导师一定会很满意这个结果的……」
艾莲娜视若珍宝地端详了那个结晶片后,将它收进了怀里的口袋。
「通往天空之城的其中一把『钥匙』完成了。既然如此,短时间内就不必急着即使不顾鲁米亚大人的生死也硬是要把她抓起来了。想要杀死鲁米亚大人尽快提升『钥匙』完成度的激进派,和确保目前完成度的『钥匙』、稳扎稳打进行下一个阶段计划的维持现状派——这两派应该会暂时停战一阵子吧……呵呵,真的是可喜可贺。」
艾莲娜忽然停下脚步叹了口气。
「呼……话说回来,这次的行动纯粹只是为了观察鲁米亚大人的能力规格……不过真的是好累呀。今后应该只会愈来愈忙吧……真希望可以稍微让我休个假呢……那么……」
艾莲娜重新打起精神,继续往前走。
在前方不远处,可以看到一个拱门形的出口。
在那道拱门的门后充满了深渊般的黑暗,究竟会通往何方呢。
「该如何进行下一步……看来得先跟第三团《天位》的大人们商量才能定夺了吧……」
只见艾莲娜的身影静静地陷入了那道暗黑的拱门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