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第三卷
  5. 序章 我必须接受插班生的原因
  6. 繁体版

序章 我必须接受插班生的原因
2017-06-22 18:51:22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
扫图:村崎幽悠
二扫:村崎幽悠
录入:村崎幽悠
校对:暗灭
二校:村崎幽悠
「对不起!请原谅我吧!里克学院长!瑟莉卡大人!」
这里是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学院长室。
被点名来学院长室报到的葛伦一进入房内,二话不说就使出了月面空翻飞身下跪的伎俩。瑟莉卡和里克学院长见状除了两眼发直愣住不动外,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喂,葛伦。为什么突然下跪?」
「那是我一时失误……真的只是一时不小心————!两位大人会生气也是理所当然!请息怒!请息怒~!」
瑟莉卡和里克不知所云似地面面相觑,葛伦板着严肃的表情继续告解:
「我搞错魔术肥料的种类,害栽种在薬草菜园的奇哈拉特之花通通都枯死了,真的很抱歉——!」
里克学院长和和气气地向显得格外惊恐畏缩的葛伦开口说道:
「哈哈哈,葛伦。快把头抬起来。你不要误会了。今天我们找你过来,不是为了要跟你兴师问罪。而是有别的事情。」
「啊,搞什么,原来是这样啊。啊哈哈,别吓人嘛。」
葛伦放心地松了 一口气,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想也是。因为那件事的证据已经被我彻底消灭了嘛。刚才我还想不通怎么会东窗事发呢,啊哈哈哈!」
然后他哈哈大笑。
「呵呵呵,葛伦你这个人也真是糊里糊涂啊。」
学院长同样也哈哈大笑。
「啊哈哈。」
「呵呵呵。」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地笑了好一阵子后……
「一码归一码,葛伦你得被扣薪水。」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就知道————!」
学院长笑呵呵地做出判决,葛伦则抱头哀号。
「呜呜,该死的东西……薪水再继续被扣下去的话,过不了多久就要换我付钱给学校了……」
现实是那么地公正又不近人情,葛伦只能涕泪俱下。
「啊啊……还好上个月的魔术竞技祭跟那个叫哈……什么的前辈赌赢了一笔钱……等一下,那些钱我不是打肿脸充胖子都拿去请学生吃喝用掉了吗……!可恶!我怎么会这么蠢!」
「废成这副德性……你自己都不觉得可悲吗?」
瑟莉卡不可置信似地把视线投向死气沉沉地瑟缩在墙角的葛伦。
「追根究柢。与其怨叹自己动不动被扣薪,不如稍微改善一下自己的工作态度吧?虽然上课的时候你是还满认真的,不过其余时间都过得太颓废了。拜托你也稍微有一点身为魔术师的自觉吧……」
「呿……啰哩叭嗦的。嘿嘿嘿嘿,我听不见。」
「就算真的要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手脚也要干净俐落一点,别搞得人尽皆知……就像本小姐一样。你从以前就是这副德性,事情只做半套。」
「受教了!值得在下尊敬一辈子的伟大师父!」
葛伦双手紧握住瑟莉卡的手,用既佩服又尊敬的眼神定睛注视着她。
「奇怪,我为什么会付钱聘这些家伙当员工呢……」
两人表现出感人肺腑的师徒之情,里克学院长则撇过头远眺窗外。
窗外可见绿意盎然的校内庭园景色,和坐落在铁栅栏之外的古都菲杰德街景,以及浮在高空、看似雄伟的海市蜃楼城堡——墨尔卡斯天空城。
「话说回来,葛伦。今天要跟你谈的,是关于插班生的事情。」
「……插班生吗?」
「没错。明天有个新学生会来本校报到,你的班级愿意收留吗?」
「明天?事情也太突然了吧……而且选在这不上不下的时期插班也挺奇怪的。」
「……只不过,你也没有权利说不就是了。」
学院长把手上的东西往办公桌上一丢,推向葛伦。
那是一个圆筒状信封袋。封□的封蜡已经被打开了。仔细一瞧,那个圆筒状的信封袋没有住址等资料。而且从装订信封袋所使用的高级皮革来看,寄出这封信的人八成没有经过邮政机关,而是透过可以信赖的中间人直接送到学校来的吧。
(这个封蜡痕迹……是帝国军所使用的封躐吗?)
葛伦拿起信封打开封口,拿出卷得整整齐齐塞在里面的一张羊皮纸,将它滩了开来。那张羊皮纸上以蚂犠般的字迹写了密密麻麻的要项,最后盖了 一个烫金的老鹰徽章。
「鹰之徽章?换言之,这是女王陛下认可的帝国政府公文书……而且设定了相当高的机密等级……等等!?这不是军方人事异动的最重要机密文书吗!?」
葛伦瞠目结舌地凝视着那张羊皮纸。
「没错。单刀直入地说,这份文书指定你的班级必须接收明天入学的插班生。这是得到女王陛下认可的帝国政府特令。」
「……呃,难道说……」
选在这不自然的时期突然入学的插班生。而且还特别指定要就读葛伦的班级。
「学院长。那个插班生该不会是……」
「恐怕就如你所猜测的。那个插班生正是帝国宫廷魔导士团的魔导士,被派来担任鲁米亚同学的贴身护卫。政府和军队应该是判断跟她当同班同学,也比较方便保护她吧。」
「……」!
鲁米亚•汀诤尔。
在葛伦班上就读的女学生。虽然学科成绩很优秀,可是除了白魔术之外,并不太擅长其他魔术的实际操作,所以总成绩只有维持在平均的水准。撇开那出色的外貌不谈的话,感觉上是个没什么值得一提的平凡女学生。
不过,她其实怀有许多复雑的秘密。
首先,她继承了阿尔扎诺帝国王室直系血统,是不折不扣的王女。
第二,她不仅身为王女,同时也是『异能者』。世人根深蒂固地相信异能者是恶魔投胎转世而来或者悪魔的私生子,基于各种奇奇怪怪的政治因素,她因此被剥夺了帝国王位继承权第二顺位的地位,而且被逐出王室流放。
第三,她不知何故成了魔术组织『天之智慧研究会』(一个总是在歴史的暗处活跃,持续和政府血戦至今的凶悪恐怖分子集团)觊觎的目标。
鲁米亚的『异能』是名为『感应増幅者』的能力。凡是被她触碰的人,魔术和魔力都会获得大幅强化。
那确实是相当罕见、非比寻常的能力。不过,应该也不是什么值得让『天之智慧研究会』这么强大的组织垂涎的力量才对。如果只是想强化魔术或魔力,只要利用现在的魔导技术,多的是方法可以办到。
唯一想得到的可能,充其量就是他们打算利用鲁米亚身为前王女的立场来达成某种政治目的,然而组织第二次发起的行动完全不顾鲁米亚的死活。所以政治利用的可能性也非常薄弱。
鲁米亚身上究竟还有什么秘密?『天之智慧研究会』攻击鲁米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个谜愈想愈让人不解。
尽管对方目的不明,总之帝国政府的结论似乎是不能坐视鲁米亚落入『天之智慧研究会』手中的样子。假如鲁米亚落入那个组织的手中,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情发生,这点并不难想像。
话虽如此,倘若让前王女鲁米亚享受到太过特殊的待遇,绝对会使她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有可能会为国内外带来无谓的危险。出生自神圣王家的『异能者』,就好比可以动摇整个 国家根本的炸弹。
把帝国宫廷魔导士团派遣的魔导士送进学院,然后由那个人暗地里担任鲁米亚的贴身护卫,这大概就是帝国政府在诸多考量下所做出的苦肉计了吧。
「若是如此……那就令人放心了。」
葛伦发自内心如此认为。
葛伦过去也是那个团体的一分子,所以他很清楚。帝国宫廷魔导士团乃是由一群帝国实力最顶尖的魔导士所组成的精锐部队。该团体的魔导士每个都有以一挡百的实力。就连葛伦也想不通为什么像自己这样的三流魔术师能跟那些人并肩作战,这个怪物集团的层次和一般魔导士就是有如此巨大的落差。
自从确定鲁米亚成了『天之智慧研究会』的攻击目标后,葛伦每天都在挂念鲁米亚的安危。得知宫廷魔导士团将派护卫之后,他有种肩膀上的重担轻了许多的感觉。
「葛伦你的班级就快举行二年级的必修讲座之一『远征修学』了。所以有这个插班生在,对你来说应该就像打了 一剂强心针吧?」
里克说的非常有道理,葛伦无从否认。
「我了解了。我很乐意邀请明天的插班生成为我们班的一员。」
「噢唤,是吗?那就好。」
听到葛伦的答覆,里克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
「对了对了,那份资料有插班生的介绍,你可以拿去做参考。」
「了解。呃……?」
葛伦拿起手边的公文书,大致浏览了一下。
(来自帝国宫廷魔导士团的派遣人员……不过这属于特殊任务。被派遣过来的应该是特务分室的人吧。)
帝国宫廷魔导士团在帝国军扮演的角色,相当于魔导战カ的主轴与象征。当中,有一支专门处理跟魔术有关的案件与事件的高机密性特殊部队II也就是葛伦过去所隶属的『特务分室』。
(那么,说到擅长用来执行护卫任务的魔术,而且以年纪而言做为学生又不会感觉突兀的人……会是『法皇』克里斯多福吗?如果来的人是他,我也比较……)
葛伦一边充满自信地推测出插班生的人选,一边浏览资料,这时——
梨洁儿•雷佛德。
他觉得自己似乎看到这个名字……出现在插班生的姓名栏里。
「……唉呀呀。」
葛伦以夸大不自然的动作从资料别开视线,揉了揉眼睛。
「哈哈……这阵子我似乎太疲劳了……怎么好像看到一个不可能出现的名字……」
重新再看一次。
梨洁儿•雷佛德。
果然没错,写在栏位上的似乎就是这个名字。
「糟糕……我好像真的开始看到幻觉了。要不然就是有严重的眼疾……还是说我神经不正常了?」
重新再看一次。
梨洁儿•雷佛德。
「喂喂喂……葛伦,镇定、冷静下来啊。梨洁儿?那个『战车』梨洁儿?……这怎么可能。那个失控暴力山猪脑少女、天生的破坏神、幻灭斩杀天使,万年占据最不想一起出任务的同袍排行榜第一名的那个梨洁儿?论破坏团队作战的能力有口皆『悲』,受到各军阀认定『有她在,不管设定什么作战都是没有意义的行为』的那个梨洁儿?」
葛伦满头大汗地耸起了肩胜。
「哈哈,好高明的玩笑。护卫这个任务可是很需要细腻的心思耶?把需要一流状况判断能力的特殊任务指派给梨洁儿负责?这怎么可能呢,啊哈哈!特务分室不可能蠢到那种程度,而且也没有人手短缺到那么夸……」
葛伦眯着眼睛战战竞竞、慎重地一字一句仔细查看。
梨洁儿•雷佛德。
不管左看右看,不管重复看多少次,那串文字毋庸置疑指的就是梨洁儿•雷佛德。
葛伦也懐疑过这会不会是什么易位构词的游戏,试着想分解拼字再重新构筑,可是怎么试都无法成功。那么,会不会用火熏能熏出什么东西来?如此心想的葛伦拿出打火机点火熏了又熏,纸面上依然看不出有什么变化。
「…………」
葛伦沉默了好几秒的时间,一直注视着写在羊皮纸上的那个名字……面对如此不可动摇,无慈悲且残酷的事实——
「拜托这不是真的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
葛伦的惨叫声响彻了学院长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