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八卷
  5. 终章三
  6. 繁体版

终章三
2017-06-23 04:37:23

		

我听懂诗羽学姊那些类似打哑谜的话,是在隔天星期日的下午四点半左右……
那是在社团活动藉词休息,众人都在看「寰域编年纪20th Anniversary」活动现场转播的时候。
「让各位久等了,现在将公开寰域编年纪最新作的第一部宣传影片!」
来宾们登台的影像,忽然随着主持人的声音转暗,接着画面上就浮现了「特报!」的斗大反白文字。
「寰襄域编年纪ⅩⅢ过了两年」
「新的世界 新的冒险 新的年代记」
「再加上新的豪华制作阵容,为您献上全新的寰域编年纪」
随后,在首部宣传影片常见的,用来掩饰剪辑材料不足的炒作词接连出现,挑起会场观众和电脑前阅听者的期待感。
「企划 马尔兹、红朱企划」
此时有一部分直觉灵敏的人,似乎已经察觉到「豪华制作阵容」的真面目了,鼓噪声在观众席逐渐传开。
「设定/故事原案、角色原案 红坂朱音」
这时候整座会场都掀起了热烈欢呼,呼应其轰动的反应,画面逐渐被艳丽图像渲染。
来吧,该是那家伙表现的时候了……
「什么嘛~~都没有霞之丘学姊和小泽村的名字吗~~」
美智留有些遗憾地叹气。
哎,对这家伙来说,再漂亮的图应该都不如认识的人名出现在字幕上重要。
「唔哇,如假包换的画作耶~~!这百分之百是柏木英理的手笔,不含任何杂质喔!」
「嗯……对啊。」
「这是……英梨梨的图呢。」
然而,对我来说,不,对我和出海还有加藤来说,现在播出的这些图片,才是最值得注目的焦点。
最先亮相的,是看似男主角的黑发青年特写。
那精悍又温柔的表情,有种类似《cherry blessing》主角安昙诚司的味道……我会这样想,或许单纯是出于老王卖瓜的想法。
不过,尽管画风变得颇为洗炼,那无疑就是和我们一起做出《cherry blessing》的英梨梨……不,那就是柏木英理的笔触。
气势十足的画工,更足以媲美英梨梨在那款游戏末尾的「七张原画」。
……结果我根本没空慢慢地去佩服那些。
碍于影片长度,想慢慢欣赏主角图的我未能如愿,镜头立刻就切到了下一个角色。
接着出现的,是颇具女主角风范的金长发角色。
「女主角是金发耶……」
「不过她的长发是放下来的喔。」
「那两个人之间发生过什么……」
光从主要角色的造型,似乎就隐约可见令人感冒的内幕,我不禁想像她们在讨论时的惨状。
……结果我根本没空乱想。
之后,大伙变得无法针对每个角色一一讨论感想了。
简单来说,影片播到后面……当镜头依序切换到配角,每张图分配到的时间就变得越短,连要认清角色的特征都有困难。
以宣传影片来说,这样不行吧……
就算角色准备得再多,要是没有让人一一留下印象,宣传似乎就不能称为成功。
英梨梨好不容易才准备了这么多材料……
「咦?奇怪,奇怪,奇怪……?」
「怎么了,出海?」
当我独自对宣传影片的制作方式嘀嘀咕咕时,在旁边看转播的出海,声音不知道为什么正在发抖。
「伦也学长……这些图,是不是都接在一起?」
「咦?」
「你看背景的部分……这果然是接在一起的!」
「可操作角色超过四十名!」
「错综复杂的重量级剧情!」
角色特写图又随着常见的炒作词陆续切换。
然而,现在我并没有注意角色,而是为了把出海看到的部分瞧仔细,目光都放在背景上。
「啊……!」
于是,我发现了。
……这些是可以拼起来的一块块拼图。
「学长,这原本肯定是一张完整的大图喔……!」
「不会吧……」
在我自己都不确定有没有把声音发出来的那个瞬间……
「寰域编年纪ⅩⅢ 预定今年冬天发售」
在最后一句炒作词出现的同时,画面上秀出了一张主视觉图像。
当时观众席上传出的鼓噪声,不知道是针对「预定今年冬天发售」,还是因为发现了主视觉图像所藏的玄机……
正如同出海所说的,那是「一张完整的图」。
并不是角色设计图准备了四十张之多。
一张图里面,就存在着四十个刻划精细的角色。
那既非设定图也非角色站姿图,仅仅的一张,同时也是四十张剧情CG。
每个角色都画出了全身上下,每个角色都有其动作。
有男男女女在一张图当中互相交谈,互相欢笑,互看彼此不顺眼,互相搭肩,互相打闹……交织成一段故事。
那个蠢蛋耍什么蠢啊!
第一张主视觉图像就画得太大手笔了吧!
画成这样,已经不能称为图画……要叫壁画了。
「这就是柏木英理吗……?我非得被拿来和这个人比较吗……?」
「出、出海……?」
出海正在发抖。
无论怎么看,那都不是斗志昂扬的颤抖。
她那总是开朗、积极、勇于挑战的脸,变得惨绿了。
即使不甘愿,我也能体会到诗羽学姊所说的「现在的英梨梨」是什么意思了。
才华萌发得太快,她还没有理解到自己的能耐。
因此,英梨梨才会一边完成这样的巨作,一边光想着要跟我以及好友和好。
本身才华对周遭会造成什么影响。
本身最在意的人对此会受到什么刺激。
稚气的天才竟残忍得连那些都无法料到……
「…………」
「安艺……」
「…………」
「安艺……!」
「唔!啊,那、那个……」
我不晓得加藤叫了我几次。
不过,我想她大概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叫我的。
毕竟我记得从连续假期的最后那一天算起,她直到昨天都还是叫我「伦也」……
「这到底……算什么嘛。」
于是,从茫然的加藤口中冒出的话语……
不,从她口中冒出的嗓音,已经和昨天以前不同了。
嗓音中蕴含的,是被好友抛下的寂寞及感伤。
还有,对于好友不肯理解自己的焦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