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八卷
  5. 第七章 宣布答案前会先进广告的节目很恼人对不对
  6. 繁体版

第七章 宣布答案前会先进广告的节目很恼人对不对
2017-06-23 04:37:23

		

「怎么办……」
「哎,镇定点,加藤。」
在伊织拒绝加入社团后,过了几个小时。
「怎么办……」
「我看你是肚子饿了,想法才会变得消极。要不要吃个饭?」
结果我们后来没办法说声「掰」就解散,变成要到我的房间开检讨会。
「怎么办……」
「啊,厨房的东西可以随便拿去煮喔。对了,照我今天的胃口来看,煮义大利面比较……」
「我变成让人觉得沉重的女生了吗?」
「咦?原来你一直放在心上的是那个喔!」
一到房间就坐下来抱着腿的加藤,一直显得很沮丧,嘴里还嘀嘀咕咕地冒出埋怨声。
……哎,既然加藤烦恼的是那个就用不着担心了,反正我也不觉得她有什么沉重。
「这样不行,最近我是不是变得一冲动就克制不住了呢?」
「没、没有啦!你现在也都没有情绪起伏!你有保持淡定!大概!」
「对、对啊……我这个人就是淡定……情绪表达得很随和,不会留在心里,是个让人分不太清楚在高兴或生气或难过或开心的女孩子……那就是我,加藤惠……」
「啊~~不过,你生气时会记恨满久的就是了。」
「……………………」
「啊,抱歉!没那种事,你一向很随和!」
「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你常会惹恼别人……像刚才,你也若无其事地要我也煮你的饭。」
「对不起对不起!义大利面让我来煮!配调理包的肉酱可以吧!」
「不要,奶油培根口味比较好。我来做酱料,你利用空档煮义大利面。」
「……好。」
话说回来,这家伙最近让人分不清楚是可怕还是好哄,感觉有点恐怖。
※  ※  ※
「所以说,下次讨论是在后天,表示有连假的最后一天可以好好利用。」
「意思是他在期待我们把企画书改好吗?」
「我不晓得伊织有没有在期待。不过,这是给我们机会的意思。」
就这样,我们一边享用奶油培根义大和面、沙拉、法式清汤(结果全是加藤做的),一边进入企画会议。
议题当然就是剧情大纲的毛病出在哪里。
「不过,他都愿意特地给我们机会了,直接把发现的毛病说清楚也可以吧……」
「伊织就是那样的家伙啦……」
没错,波岛伊织就是那种人。
对于在御宅圈没能耐自力向上的人,还有根本不具野心的人,他都不屑一顾。
那家伙肯理睬的,只限有能耐又有野心的人。
然而,就算面对那些人,他也绝不会亲自去引导。
不先自食其力爬到可以跟那家伙周旋的境界,他就不会助一臂之力。
可是一旦得到他的协助,游戏销量就会从一千套起跳……不对,就等于找到了一千个帮手一样可靠。
……哎,虽然可靠过度而多添灾难的情况也大有所在啦。
「可是,他真的能够信任吗?也有可能实际上是你写出的剧情大纲才正确,错在对方的想法……」
「不,那八成不会。」
「是喔?」
「嗯……在判断东西好不好卖这方面,我敌不过他。」
没错,波岛伊织就是那种人。
在那个年纪就游走过好几个龙头级社团,见识过大量买卖现场好几次的恶劣同人投机客。
明明自己一次也没有创作过东西,在作品好不好卖的「眼光」这方面却无人能及。
无论是本子、游戏或周边精品,一旦他判断「好卖」,该处就会排起队伍、前进龟速、聚集以转卖为业的人,该社团就会在一夕间曝露在羡慕与嫉妒,还有大笔金钱及大混乱之下。
……这样一说,总觉得听起来倒也像个单纯在制造麻烦的人,不过,据说为了寻求那家伙用的「把戏」而找他取经的社团始终没少过。
呃,虽然以这次的情况来说,我们就相当于那些不伦不类的社团。
「嗯……」
「怎样?你不信任我讲的话吗?」
「呃,该怎么说呢……怎么会有种『只有我才了解那家伙』的感觉?实在非常非常非常让人难以置评耶。」
「等一下,你那是什么主张?」
「啊~~对了,演到中间才变成伙伴的旧敌人角色和男主角的配对,在那一型女生之间超受欢迎的呢~~」
「欸,加藤,你不是御宅族吧?你之前并不是御宅族吧。你没有变成腐女吧!」
※  ※  ※
「好了,挑毛病会议要开始喽。」
就这样,肚皮填饱了,舒坦下来的我们隔着桌子面对面坐下。
桌上零零散散地摆着伊织刚才连毛病都没挑就打回票的企画书。
还有,堆在企画书上面的则是五颜六色的便条纸,以及五颜六色的萤光笔。
「针对各角色的剧情大纲,你把想到的毛病陆续点出来。无论多小的问题都可以。」
于是乎,我们的奋战开始了……
那并不像刚才跟敌人交手。
我们要钻进眼前的纸张,钻进一〇〇KB的文字里,进行有如大海捞针的孤独战斗……
「抱歉,安艺,你下的指示太笼统了。」
「咦~~」
奔赴那场严酷战斗的加藤,却在头一句话就磨掉了现场的斗志,叫人放松得恰到好处。
「基本上,游戏剧情的毛病是怎么样的?讲出感觉有趣或无聊的地方就行了吗?」
「呃,那个……」
差点脱口说:「咦,要从那里开始说明啊……?」的我把话吞了回去,然后拿出一张……不,三张白纸,分别用原子笔在上面书写。
「也对,那我提几个重点好了。」
也对,确实如加藤所说。
光举出「剧情大纲的毛病」这样的题目,就可以滔滔不绝地将企划者臭骂到心灵受挫,此等伎俩非得历练够的人气作家才能办到……
※  ※  ※
「首先,第一个重点是……『仇恨感』!」
「仇恨感?被讨厌的意思吗?」
因为如此,我首先递到加藤面前的第一张纸上,就写着那三个字。
「对,最近有『仇恨言论』之类的字眼造成话题,不过这项观念本身并不是新东西。在游戏或漫画,不,在小说或影剧的剧情发展中,仇恨感都是不得不考量的重点。」
我一边告诉加藤,一边即时将自己所能想到的,会引起观阅者仇恨感的剧情发展写下。
·窝囊(男女主角)
·角色性格分裂
·女主角不讨喜
·NTR(第一女主角、附属女主角)
「常被提到的差不多就这些……这一类角色或剧情发展传开以后,在网路上就会遭到炮轰,还会造成作品在中古市场的行情暴跌,暴民化的玩家则会从物理方面破坏作品的载体,后果颇为惨痛,因此要小心。」
「唔哇,好麻烦喔~~」
嗯,一点也没错。
人心有着深深的黑暗面。
一旦被盯上,到最后只要谈及那款游戏或角色,连根本无关的部分都会遭到炮轰,光是亮相就会遭到炮轰,无论说什么都会遭到炮轰,真的很麻烦。
处女也好,非处女也罢,有什么关系嘛~~
「……还有,这个NTR是什么意思?」
「NTR是被人横刀夺爱的简称……换句话说,就是女主角在坏结局会跟其他男人配成对,诸如此类让玩家『不想看』的剧情发展。」
「原来如此……哎,玩家们也不希望特地花钱受鸟气嘛。」
「确实是那样没错,不过最近他们的抵抗力越来越低落也是个问题……比如当其他女主角没有跟男主角凑成对时,就算和身为男主角好友的『好男人』凑成对也不行,甚至连绝对不会配给男主角的附属女主角和其他男人凑成对也会抓狂……你们真是够了!多给作家一些自由啦!角色也是有生命的,那是朋友耶!她们都有自己的未来,有得到幸福的权利!一直念念不忘和其她女人配成对的男主角根本毫无益处不是吗?不然要怎么办!」
「安艺,你的黑暗面好深耶。」
※  ※  ※
「接、接着第二个重点是……『抄袭』!」
「你可以多休息一下喔。」
「不,没、没关系……」
因为如此,我光是解说头一个重点就陷入了稍微缺氧的状态,为了把氧气送到脑袋,我做了一阵子的深呼吸,然后亮出下一张纸。
·剽窃、有样学样
·全面盗用角色设定、剧情发展
·针对角色的特征、招牌台词做抄袭
·这不是抄袭!这叫致敬!
「哎,这是按照罪过严重度从上面依序排下来的……」
「这么说来,也有人会实际提告对不对?」
「嗯,尤其是图像方面……」
进一步来说,对于注重著作权的公司要小心……比如○○○和○○○,还有○○。
那种公司就算注意到剽窃或抄袭,在对方刚推出作品的前后都会先按兵不动。
而且他们会专程等对方花下制作费用再一网打尽,大人吵架就是狠在这里。像我们这种同人社团只要挨上一招就得歇业。
「虽然和图像比起来,文章要举证较为困难……即使如此,抄了也不会有半点好处。」
近年来除了商业作品,坊间也充斥免费的网路小说,「不容易穿帮」的抄袭对象绝不会少。
然而,免费作品并不是没有著作权,最重要的是被人发现时,那部作品就会在转眼之间变成「仇恨」的目标。
简单说,创作者要脚踏实地才是上途……
「就是因为这样,加藤,为了防止我的设定或故事在无意识中有抄袭的状况,麻烦你睁亮眼睛!」
「呃,你对几乎没接触过抄袭来源的读者抱着那种期待,会让人很困扰耶。」
※  ※  ※
「最后,第三个重点就是……『吐槽点』啦。」
「呃,比如错别字或漏字吗?」
「不,那只是小事……虽然多过头也会闹到被人抱怨总监(编辑)在搞什么就是了。不过惊险赶上稿期甚至拖过稿期才交稿的写手(作家)也有错喔。」
「抱歉,我不太懂你在说什么。」
·设定上的龃龉、破绽
·牵强的剧情
·突兀的发展
「就这样,我要说的差不多就是这些……观赏或阅读作品时要是碰上这类毛病,一下子就会冷掉对吧~~」
「啊~~的确呢。安艺,你就常常一边看动画一边吐槽。」
虽然也有那种「已经让人不知道从何吐槽起」,变成吐槽本身最有乐趣的笑柄级动画,不过那种浑然天成的玩意儿很难替光碟销量带来增长,因此并不能刻意为之。
然而,难就难在这种负面意义上的「吐槽点」,和正面意义上的「意外性」,两者之于故事里其实是一体两面的存在。
比如理应是日常生活系的作品却忽然发展出战斗情节,主要角色突然死亡,还有毫无前兆就觉醒的主角……
即使如此,坦白讲就算故事再牵强,或者设定漏洞百出,当中依旧存在着「好玩就OK!」、「只要是观众盼望的发展就没问题!」这样的真理。
那么,要问到该怎么分辨两者的差别……实际上那只能用结果论来看,观众表示有趣的就是「意外性」,表示无聊的则是「吐槽点」……哎,创作真是难为。
「所以喽,页数混完了,我们打起劲来检查吧,加藤!」
「……呃,那才是不该讲的话吧,安艺。大家会一下子冷掉喔。」
挑毛病会议的第四个重点,那就是……「台词出戏」。
※  ※  ※
「…………」
「…………」
于是,挑毛病会议开始后过了几个小时……
「……欸,安艺。」
「嗯~~怎样,加藤?有找到让你介意的部分了吗?」
「嗯,你看这里,附属女主角三的约会剧情……」
「有什么糟糕的叙述吗?」
「……关于『主角约会到一半跑去找其他女主角,尽管女方在他面前有笑容,人一走掉以后就大为不满地噘嘴』的部分,这是创作吧?并不是经验谈吧?」
「……至少我印象中并没有经验过那样的事情啊。」
「…………啊~~那就算了~~没事~~是我的心理作用~~」
「加藤?」
我们将列印纸翻过去又翻回来好几次,埋首细读以后再贴上便条,努力寻找大纲的瑕疵。
「…………」
「…………」
而且,我们在各个环节停顿,交换意见,然后回头继续检查。
「……啊,还有。」
「嗯?这次是哪里?」
「呃,附属女主角一和附属女主角二同时触发的特殊剧情。」
「啊~~那个吗?只能在同人志贩售会的会场上触发的事件。」
「……关于『被留下来的两个女主角开始互相抱怨主角』的剧情,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没有啊,碰巧写出来的啊!」
「话说回来,这个主角老是把女主角搁着不管,好差劲耶。啊,我懂了,表示这个主角符合第一项重点所提到的仇恨感……」
「不不不不不,之后主角有回来大显身手,这部分不要紧!」
如此的对话持续了好几次,然而,我们依旧没有得到明确的成果……
「…………」
「…………」
于是,时间终于到了日期政变的时候,状况仍然不变。
「……呃,那个。」
「哦~~找出毛病了吗~~?」
「是关于,附属女主角四在末尾的,这段剧情。」
「那、那里啊……」
「女方病倒了,然而主角有重要的大赛要参加,如果要去她那边,就非得要放弃那场大赛……」
「……这、这种剧情发展很俗套吧?」
「对啊……选完『去』或『不去』的选项就会有快乐结局吗?这部分感觉有点不对劲耶。」
「可、可是我觉得自然而然就会这样进展啊。」
「是喔,你是那样想的啊。」
「没、没有啦,那是主角在游戏里遇到的事……」
我们还是什么毛病都找不出来,时间白白地经过。
「…………」
「…………」
另外,不知道为什么,不时还会有莫名沉重的沉默留在心里……
「才不沉重喔。并没有留在心里喔。」
「我又没有说话!至少我没有说出口啦!」
「呼……」
「唔~~……」
东拉西扯之后,凌晨两点。
不只是桌面,大量的企画书内页散乱在整个房间。
那大量的纸张上处处贴着大量的便条纸,而且每个细节都用萤光笔仔细标明过。
「搞不懂耶……」
「搞不懂啦……」
那些标明的记号,正是「研讨过却好像没问题」而白忙一场的象征……
而且,当那些尚未检查的便条终于一张也不剩时,我们的奋战就宣布触礁了。
「谁教每个女主角的剧情线都很有趣~~就算是附属女主角,内容看起来也没有偷工减料嘛~~」
「呃~~多谢夸奖。」
「不过就跟制作上一部作品的时候一样,没有实际玩玩看,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趣~~」
「哎,毕竟这是游戏而不是小说。」
「这样的话……为什么他可以断言这篇故事做成游戏会不好卖……」
「找出那个盲点就是我们的任务吧……」
我与加藤浑身受到无力感折磨,两个人都趴在桌面上。
「我不懂,我不懂,我不懂耶……」
「放心吧,我也摸不着头绪。」
我们的对话早就变得只能掠过彼此的脑袋,然后单纯沦为一大串牢骚与丧气话。
「我们真的能搞懂吗?」
「谁晓得呢。」
「换成霞之丘学姊是不是就会懂了……」
「…………」
尽管意识变得朦胧,不对,大概就是因为意识开始朦胧的关系……
「可是,我又不是霞之丘学姊~~」
「我也一样啊……我并不是诗羽学姊。」
我们的丧气话说到最后,难免就开始追溯过去了。
「假如我是霞之丘学姊……是不是就会懂呢?」
「那样比喻也没意义吧。要说的话,如果我能当诗羽学姊就好了。」
「不对,要是不由我来当,那就没有意义了……」
「为什么啦……」
「毕竟,毕竟你想嘛……换成前阵子的霞之丘学姊和你……换成TAKI UTAKO……这种作业应该一下子就解出来了吧。」
「……耍笨喔。」
那段时光又热闹,又紧绷,还带着毒辣味,不,根本全是毒辣味。
可是却充满了热情、梦想及希望……应该说,充满着才华。
「今天就先睡了吧,加藤……」
「可是,结果什么进展都没有……」
「就算这样,再继续撑着也一样不会有进展的啦……毕竟你现在整个人都怪怪的。」
「咦?果然,我会给人沉重的感觉吗?」
「……我一点也不懂怎么会扯到那里,可是坦白讲,现在稍微有一点啦。」
「唔哇啊啊啊……不行,不行不行不行,现在的我是鲍伯短发,现在的我是鲍伯短发……」
「拜托,那是什么咒语啊……」
「哎哟,真不甘心。」
「话题又跳开了……」
「我就是不甘心啊,安艺。」
「所以说,你不甘心什么……?」
「…………」
「加藤……?」
「真不甘心,可是……」
「不要那样接话!」
※  ※  ※
「……咦?」
「唷,早啊。」
床铺上窸窸窣窣的挪动声吵醒了我,果然没错,那声音是加藤恢复意识的信号。
「安艺……现在几点?」
「五点。」
「唔哇,睡过头了……」
「呃,不至于吧。太阳又还没出来,你可以再继续睡喔。」
「嗯~~」
加藤茫茫然地在我的床上仰望着天花板,还没有起身的动静。
而且,我也还躺在地板上,同样仰望着天花板。
因为我满喜欢留别人下来过夜,或者到别人房间过夜时,刚起床的这段茫茫然的时间……
情绪格外低迷,彻彻底底的自然本色,和平时全然不同的沙哑嗓音。
感觉在这个时候,就可以接触到对方的真实样貌。
「……报纸送来了耶~~」
「送来啦。」
传进耳里的,是轻型机车在不远处停下&起步奔驰的声音。
还有报纸钻进我家信箱的金属声响。
「去年的这个时候,是你在送报吧~~」
「因为那时候我还是完完全全的消费型御宅族啊~~」
在胸口萦绕的,是一年前的回忆。
「欸,你记得吗?那个时候……」
「对喔,就是在送报时……我捡到了你的贝雷帽。」
「这样啊,已经过了一年呢。」
而且,以加藤来说,难得听她聊回忆。
她的口气和举止,简直就像哪款作品里的第一女主角,有点感伤,有点肉麻……
「说到这个,加藤,当时你为什么会一大早就待在那种地方?离你家有好一段距离吧?」
「谁晓得呢,我已经不记得了……」
才夸奖她就来这套。
别那么轻易地带过读者长年来的疑问啦……
「那么,脑袋也清醒了,再来继续挑毛病会议吧。」
「……你还愿意奉陪啊?」
我们一面享用土司、水煮蛋配沙拉的简单早餐(当然都是加藤做的),一面先将散乱的企画书收集起来,开始照页数顺序排好。
洗过脸,整理好发型的加藤,已经没有昨晚的沉重……不,她一改情绪满溢的态度,散发出开朗积极的淡定气息。
「哎,虽然我还是不能像霞之丘学姊那样,但只要能帮上一点忙,或者多少添些热闹就行了吧……」
……我原本是那么想,不过加藤好像或多或少还把昨晚的事情放在心上。
「好……那要开工喽。」
「嗯。」
我将多达几十页的企画书在眼前叠好,严肃地宣布今天的战斗开始。
没错,这是最后的挑战。
错过这次机会,伊织就再也不会成为我们的伙伴。
那家伙不会把资源分给无法克服自定门槛的人。
「我想大概跟昨天一样,会有一番苦战。」
「那我已经深刻体会到了~~」
「也是啦~~」
但是,尽管状况如此绝望,我仍舍弃不了乐观的预测。
现在的绝望感和去年相比,根本是天壤之别。
毕竟,去年这里并没有加藤。
当时我是独自抱头苦思,抱着大腿懊恼,抱着内心的阴郁。
因此,只要有现在这种庞大的存在感与安心感,我就觉得问题大概,不,一定有办法解决。
哎,说加藤有存在感也挺奇怪的就是了……
「说真的,明明每个角色都写得很好,好到几乎分不出谁是第一女主角呢……这样的内容,到底有哪里不行呢?」
「…………………………你刚刚说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