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八卷
  5. 第六章 副笔升格成主笔后的第二款作品大多(略
  6. 繁体版

第六章 副笔升格成主笔后的第二款作品大多(略
2017-06-23 04:37:23

		

「那么,伦也同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以往我确实都只会讲你坏话,忽然有事拜托,或许也有只顾自己方便的感觉……」
接着,在黄金周假期只剩下两天,不过仍算是五月上旬的某一天。
当外界感受到,祭典即将告终……也没有那么夸张就是了,在外界依旧浮躁的那样一个日子里,我待在平时那家木屋风格的咖啡厅,店址则是不同于平时的另一家分店,还跟男人互相望着彼此。
「开始谈事情以前,假如你要我先赔罪,叫我道歉几次都可以。叫我下跪,我也欣然接受。没关系,这不算什么,只要不怀着诚意,无论怎么赔罪也不会让我的心伤到一分一毫。」
「呃,你摆明用那么马虎的态度道歉,我听了也只会觉得烦躁,所以就免了,不过我想问的并不是那个……」
而且,我所面对的男性,则是在最近(第四章最后)刚埋过伏笔,所以我想应该再明显不过的波岛伊织。
他依旧一副痞样……呃,有事相求还用这种揶揄的叙述方式未免太不礼貌,请容我订正……哎呀~~他散发着既时尚又充满清洁感的闪亮气场,即使是男人也会迷上呢~~……哎,奉承得这么勉强反倒失礼。
总之,在场的伊织露出了有些意外,或者该说是充满疑惑的脸色,正往下看着在他眼前深深低头的我。
「……你让女朋友陪在旁边,脸上还一副消沉的表情,我要问的是:你把我牵扯进这种会引起许多臆测的状况是想干什么?」
「啊~~不用特别在意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是安艺社团里的成员,加藤惠。」
「呃,那个我晓得……」
……看来伊织那充满疑惑的视线,并不是对着我。
「啊,你不用介意加藤。基本上她完全不会参与我们这边的对话。只是她偶~~尔会冒出要命的吐槽。」
「我满在意你后半句提到的举动就是了……」
没错,在我右边,靠走道的座位上,正一面替自己保留随时可以离席的位置,一面把玩智慧型手机的是「blessing software」社团副代表。
「今天要谈的算是与社团往后方针有关的重要议题,我就带她来了,如此而已……还有我会消沉是因为熬夜替下次作品赶出剧情大纲的关系,你可别误会了!」
「啊~~是的,真的就只是安艺说的那样。因此请你们不用在意我,赶快开始谈吧。」
「这、这样啊……」
不,除此之外,其实我们昨天还在电话中谈过……
『所以你为什么都不跟我商量社团里的那种大事就擅自决定了呢,安艺?』
『呃,所以我现在才会像这样找你商量……』
『太晚了吧,你跟对方约好要见面以后才找我的对不对?表示社团的运作方针已经是以那样为前提对不对?』
『不、不然……你反对这样的方针吗?』
『问题不在那里吧,我要追究的问题并不在那里吧。』
『唔啊……』
虽然挨了顿长达几小时的说教,也是让我消沉的原因之一,不过现在先别谈那些好了。
「总之让我们进入正题吧……伊织,我希望你看看这个。」
「这是……」
因为如此,为了尽快将事情谈下去,我避开了有关加藤的话题,并且从包包里拿出了今天早上刚列印毫的整叠纸,将其摆到桌上。
■同人游戏企画书(第三版) 二〇××/〇五 安艺伦也
「这是刚刚完成的……我们下一部作品的企画书。」
「……这东西,我前阵子才跟你要来看过耶。」
「厚度跟上次的第二版不一样吧。」
「…………」
伊织拿起那叠纸以后,边边就整个垂下来了。
毕竟以来历而言,那可是在今天早上印到一半就耗光列印纸,害我急着到开店前的文具店等候的重量级大作。
「所有女主角的设定,以及故事大纲都加上去了。这样整款游戏的剧情线几乎都定好了。」
「哦……」
「只要看过这个,我想你就会明白连附属女主角的部分都没有偷工。」
伊织拿掉了那叠厚厚纸张的长尾夹,然后排到桌上。
于是,他开始从我所提到的页数……
从新加的「■故事大纲(女主角个别路线):」下一行读了起来。
「虽然与系统相关的部分还不够周全,但我打算把这当成剧情大纲的最终版本。我自负已经统整到可以着手写剧本和角色设计的阶段了。」
……倒不如说,再不进行那两项作业,要在冬COMI推出作品就难了,因此这根本没什么好自豪的就是了。
构想变得有点太过庞大……这个企画行不行啊?
「所以……伦也同学,你让我看这些是要做什么?」
伊织读着那份以同人而言,不,正因为是同人作品才有些欠斟酌的企画书,并且看都不看我的脸就随口问了一句。
……不知道伊织晓不晓得接下来要落到他头上的灾难规模有多大。
「我想找你来管控这个企画。」
「…………哦。」
伊织停下翻页的手,然后再次将目光摆回我这边。
「我听说你辞掉『rouge en rouge』以后,目前还没有隶属于任何社团。」
「哎,因为我想悠闲一下。」
「不过,差不多是可以回前线的时候了吧?御宅圈产品的品尝期限过得很快对不对,除非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而且,他对我微妙的挑衅并没有反应,还用打量似的眼光盯着我。
「伦也同学,你……」
「嗯?」
不,他实际上就是在打量我吧。
「表示你要从制作人&总监的位子退下吗?」
「……我在下一款作品,会专注于企画和剧本写手的工作。」
打量我的决心。
我一直在思考这件事……
少了英梨梨,少了诗羽学姊,我们社团的战力大幅滑落。
当中滑落最严重的,是剧本这部分。
毕竟,原画方面何其幸运地有出海填补英梨梨的缺。
然而在剧本方面,目前只有我能填补诗羽学姊空出的缺口。
……呃,刚才的比喻似乎会被某个暗黑咸湿作家滥用,换个方式来说就是我身为诗羽学姊的接任者,以写手来说还靠不住,何况接手这项工作的,只有之后似乎还会被游戏宣传外加莫名其妙的乐团宣传工作忙煞的我。
由于如此,我想出来解决问题的手段,有以下三个方案(可复选……应该说全部得选)。
一、我身为剧本写手,要更有长进。
二、为此,花在剧本上的时间要更多。
三、假如剧本品质还是赶不上前作,就靠超越前作的宣传来弥补。
「第一个只能由我设法,至于第二和第三项,我希望请你来设法。」
「……这样真的好吗?『blessing software』是你的社团吧。」
「正因为是我的社团,我才想做出心目中最棒的游戏!」
「…………」
我不小心用会对咖啡厅稍微造成困扰的音量,发出了一些声音。
然而,伊织对我的大嗓门并没有丝毫畏惧,依然摆着一副让人猜不透的表情在打量我。
顺带一提,加藤似乎正在消大规模连锁的转珠。她的等级不知不觉中练得满高的耶……
「如果是为了这个目的,我可以连代表的头衔都不要。把支付款项和责任留给我就好,对外都由你出面也可以。」
「不过,当一介剧本写手就捞不到油水喔。举办活动时也不能跑到cosplay区,找长得比较可爱的女生递名片问:『你要不要来我们社团当cosplay店员?』然后巧妙地把人约出来喔。」
「我才没有做过那种事!就算有权也不会!」
反正旁边的加藤完全没反应,我没必要辩解,可是我真的没做过,就算有权也不会。
「我想用全力对抗诗羽学姊……」
其实还有个选择,是除了我以外再找写手来帮忙(或者请伊织帮忙介绍),然后我继续兼任制作人和总监。
可是,现在的我不会用那种手段。
『我啊……想看到安艺伦也的作品……』
『我希望看到你不依赖任何人,不向任何人撒娇,发挥出自己的全副心力。』
为了回应诗羽学姊那样的期待……
为了向霞诗子下那样的战帖……
我只好把一切都献给故事。
「况且,我要是把太多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会惹加藤生气。」
我一面苦笑,一面转头看向理应从刚才就热衷于社群游戏的加藤。
因为,我感觉到有动静,加藤刚才曾经转头,望着我发奋图强的脸孔……
「我跟你说,安艺,我会生气是因为你都没有和我商量过就决定找新成员。你为什么都不跟我商量社团里的那种大事就擅自……」
「所以我不是从昨天就在道歉吗!没办法啊,我最近才想到的!」
※  ※  ※
「……呼。」
「怎、怎么样?」
伊织读完剧情大纲,是之后过了三十分钟以上的事。
呃,他读得比我预料中更认真。
我本来以为,他会将企画书随便翻翻浏览过去,然后立刻交涉:「所以,我可以分多少?」或者说:「社团商标要加上『Iori Hashima Presents』,0K吗?」不然就是问:「乐团那些女生,我可不可以统统吞掉?」
「你真的是在一星期之间完稿的吗?」
「毕竟,御宅圈产品的品尝期限……」
「这确实可以当成文字冒险游戏的设计图……嗯,只要留着这个,就算伦也同学在制作途中卷款逃跑,应该还是能回收到不错的成果。」
「……你肯夸奖这份企画书固然令人庆幸,不过刚顺便损企划者好吗?」
「不,伦也同学,我也有夸奖你喔。坦白讲,不知道有多少同人社团,能准备出这么像样的企画书……」
「哎,我靠第一款作品练起来的啦……」
无论是企画书写法或故事编法,我都向最棒的师父求教过。
而这些,则是以那位师父打了七十五分的原案为基础。
因此,我不认为在体裁上会逊色。
「然后呢,关于女主角的属性……」
「好了,别再吊人胃口……回答我是YES或NO就好。」
「安艺……」
即使如此,我还是这么急着想听答覆。
我没办法从容以待。
因为,目前的状况跟那时候类似。
「很遗憾,我没有意思接手。」
看吧……跟我被她拒绝的那时候类似。
「为什么?」
因此,和那时候一样的焦躁感涌上了我的心头。
当然了,我受到的打击并不如那个时候……
倒不如说,那次打击的严重程度,连我都不知道在往后人生中还能不能承受第二次,因此要拿来相比也怪怪的就是了。
「还是说,你已经决定要参加其他社团了……?」
「要是那样,我一开始就会明说。毕竟我并没有闲到会特地来听无意愿参与的招募案。」
「不然你为什么……」
「还问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我对内容不满意吧。还能有什么理由?」
「啊……」
『突然说要制作游戏,你是不是把社会想得太简单了?』
『以企画来说该评为〇分吧。』
『我实在没有空陪外行人弄无聊的消遗。』
『越读越是只有叹息呢。』
那是我正好在一年前就已经听腻的祷词……呃,我是指拒绝的理由。
追根究柢,我居然会认为这份企画书之所以被打回票,理由或许是出在内容以外的部分,像这样的想法,就算被评为自信过剩也不为过。
「所以说,到底为什么……」
可是,即使如此,我不能不问。
「我每个女主角都有好好写,并没有偷工耶。」
我就是想问:「我的企画书有哪里不行啊!」……
毕竟,我和她们相处了一年之久。
理应受过她们磨练的这一年。
我实在无法认同,自己被当成什么长进都没有。
「嗯,你说的没错……内容写得扎扎实实,而且女主角都齐全了。在剧情事件和故事的质与量上面,均衡也拿捏得不错。」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
「可是,这样并不好卖喔。」
「不然要怎么样才对啊!」
「我哪有可能知道呢?」
「啊……」
伊织那太不讲理的说词,让我的脑袋变成空白一片。
随后,我在那一瞬间,唤醒了有点陈旧的记忆……
「……呃,你那样不太对吧。」
「咦?」
从旁人听来,只能说我的企画遭到了毫不讲理的否定,结果对此发火的,并不是我。
「写得扎扎实实、均衡拿捏得不错……照你那样说,根本就没有提到不行的理由,对不对?你反而是在夸奖,对不对?」
「加、加藤……?」
不,实际上她并没有发火,她只是冷静而慎重地向对方确认。
「我说过『这样不好卖』了喔……光是那句,还不足以当理由吗?」
「可是安艺说过,他不晓得哪里不好卖,对不对?结果你什么都没有回答,对不对?」
「喂,你、你冷静点……!」
是、是的,加藤绝对没有发火。
纵使之前讲过「不用特别在意我」的那家伙,目前正咄咄逼人。
纵使我之前保证过「完全不会参与我们这边的对话」的那家伙,不知不觉中已经掌握了主导权。
「可、可是,他这样并不公平……」
「不会,伊织对我们已经够公平了。」
「安艺……?」
不过,我跟生气的加藤互为对比,变得越来越能够取回冷静了。
之所以如此,原因之一是加藤已经将我要生的气全部揽下了。
另一个原因则是……我想起了之前听「她」讲过的事情。
「伊织没必要透露作品不行的理由。原本就是我们擅自拜托他的。」
「啊……」
「所以我们今天先回去吧,加藤。」
倒不如说,光知道他拒绝有其理由就很好了。
就算伊织拒绝是出于随兴,我们在这次的事情中也没有权利生气。
何止如此,对伊织来说,他对待我们的方式已经够宽容了……
『真的难以相信耶。他只看了五秒钟,就要求我重画花上一整天才完工的图喔。而且理由只有一句「因为这样不好卖」!』
『而且就算我问哥哥:「不然要怎么画呢?」他也只会回答:「我哪有可能知道啊?」我一点都听不懂他在讲什么!』
没错,毕竟他对自己最疼爱的妹妹,也做过一模一样的事情……
「欸,伊织。」
「怎么样,伦也同学?」
「下次你什么时候可以帮我看企画书?」
「安、安艺……?」
「我想想……那就约在连假放完第一天的傍晚。放学后来这里碰面。」
「了解,我会在那之前改好……掰。」
「嗯,再见。」
「唔,咦……」
加藤摆着一副茫然而不淡定的表情,完全跟不上我和伊织的互动。
可是,我们两个并没有管那些,还彼此转开目光,仿佛事情已经谈完了。
说起来,由于我们绝交过一阵子,在错身之间就能将对方的想法领会透彻。
即使如此,正是因为关系不好,我才更加明白。
伊织会提到「不好卖」,肯定有我没发现的「理由」存在。
而且,等到我处理掉「理由」的那一天,那家伙肯定会答应接手。
目前我光是能得到那样的把握,已经再好不过。
「啊,还有伦也同学。」
结果,准备拿帐单到柜台的我,又被伊织从背后叫住。
「又怎么了?」
然而,回头看去的我看着伊织,却发现他的目光并没有对着我。
对,他看的是我旁边……
「你女朋友给人的感觉,有点沉重喔。」
「……………………」
啊,加藤的眼神变黯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