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八卷
  5. 第五章 笨狗不与朋友斗
  6. 繁体版

第五章 笨狗不与朋友斗
2017-06-23 04:37:23

		

「唔~~唔~~……」
五月上旬,正式进入黄金周假期的某一天。
在外界躁动的那样一个日子里,我从早上就按照规画窝在房里没出门,直瞪着电脑荧幕。
然而,我那样做的理由跟去年不同,并不是因为当御宅族就要窝在家里。
纵使做的事情跟去年完全一样,现在的我有梦想,有该达成的目标……
「河村·史拜达·希良梨……这名字用过了。那就换成杉内·麦森爵·茉莉……不对,问题不在那里。」
……没错,纵使我尽是在自言自语一些五四三的内容,认真度也截然不同。我意志相当高!
「取名的问题先搁到一边,来写剧情大纲吧……」
因为如此,我放弃玩取名的文字游戏……错了,我放弃既高端又高尚的考察活动,然后打开另一个档案夹。
从「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角色设定」,换成「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剧情大纲」的档案夹。
『先完成附属女主角的剧情,再写第一女主角会比较好。』
几天前,我刚从知名社团前代表(伊织)那里得到建议,便按照他所说的,暂时搁下了第一女主角的剧情,目前正着手处理附属女主角的部分。
「金发双马尾和黑长发角色实在多到太泛滥了……就没有稍微加点变化,又同样受欢迎的属性吗……?」
……然而,点子却相当难产。
从今天一大早就在忙这项工作的我,之前已经停手好几次,在「角色设定」和「剧情大纲」的资料夹来来回回。
而且,我途中也在「附属女主角一」到「附属女主角四」之间来回过……
理由显而易见。
因为我对想出的点子感到「舍不得」。
明明是套在任何角色身上都无妨的泛用设定或故事情节,我一想到「这好像很有趣,希望用在巡璃的剧情线」,到最后都会罢手。
「不,还是用掉吧……别保留。」
我已经为这些纠结了好几个小时。
可是像这样烦恼以后,我更能体会……伊织想讲的就是这一点。
「我要赶快完成这部分,然后跟巡璃耍甜蜜……不对,然后来写巡璃的剧情大纲!」
现在,我只要把想到的「可用点子」尽快套到巡璃以外的女主角身上,就有动力为巡璃安排更棒的情境。
至于附属女主角方面,我会准备好扎扎实实的点子,以保持一定的剧情品质。
只要采取这种手法,绝不会出现「啊,写手写到这里后继无力了」或者「不需要这个女主角吧?」或者「就算用来充数也太扯了」或者「主笔跟副笔的表现差太多」或者「罪魁祸首是谁!逃掉的是主笔还副笔?」或者「那个写手又逃走啦……在业界可是臭名远播呢」或者「不,错在公司里的无能总监!带风向的人辛苦了」诸如此类的争论。呃,或许后半谈到的方向不太一样就是了。
「……啊。」
当我神驰在某个业界的过去及未来(大纲拟到哪里去了?)时,摆在桌上的智慧型手机发出了震动的声音。
「早,伦也。」
「喔,怎么了?」
我将荧幕上显示着「英梨梨」的手机画面用手指一滑,最近每天在教室也常听见的青梅竹马的声音就传来了。
「那个……惠在你家吗?」
「呃,有事找加藤,你直接打给她就行了吧。」
「啊~~不是那样的……既然她不在,我们要不要改用SKYPE?」
「可以是可以啦……」
我刚觉得一开始听起来畏畏缩缩的声音变得柔和一点了,结果眼前的电脑就响起了高八度的呼唤声。
「早~~」
「……你的脸好惨。」
「因为我三十小时没睡了……」
「不要卖弄自己没睡觉。感觉活像没救的业界人。」
于是在我点击电脑荧幕上的来讯钮以后,眼前就出现了有着明显黑眼圈,穿绿色体育服,而且披头散发的英梨梨。
……我常常觉得在学校见到的她,跟这有天壤之别。
哎,虽然我比较习惯她这副模样。
「好了,伦也你往旁边挪一下。让我看你后面。」
「啥?你到底在玩什么花……」
「人也没有在床上……看来你真的是独自在房间。」
「假如床上有人,你又有什么打算啊!」
还有,对我而言同样见怪不怪的十八禁同人作家劣根性,也依然健在。
「你还没跟加藤和好吗?」
「因为……」
就这样,在假日上午特地捎来联络的青梅竹马,头一个和我聊到的话题是关于我们之间共通的朋友。
「要是不趁早谈开,心结会更深喔。」
哎,这件事可以取代嘘寒问暖变成早上头一个话题,诚然要感谢加藤的角色性变得鲜明……话也不能这么说就是了。
「欸,伦也,你帮忙居中调解一下……」
「不要,加藤生气很恐怖耶。」
「就是啊……惠生起气来很恐怖的。」
毕竟,这阵子我无意中学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那家伙在角色鲜明时简直惊天动地。
「平时明明没什么特色,一生气忽然就存在感倍增,应该说她那种沉静根本给人暴风雨前夕的感觉……」
「嗯,我了解。惠在发呆时和安静不讲话时,看起来只有一点点差别,其实当中有致命性的差异喔。」
「问题最大的地方在于,跟那家伙闹翻的时候,几乎完完全全是我们的错。」
「唔……」
荧幕另一边的英梨梨尴尬地低头。
我根据经验讲的那番话,对她来说八成也正中要害。
「那家伙本质上是个好人啦。」
「……我了解。」
哎,当加藤肯参与我这种胡搞的社团活动时,谁都明白她是个好人。
「虽然还不到天使或女神那么夸张,可是从她身上感觉得到气场,好比护士或者学生餐厅里的大妈……」
「……你的比喻好微妙,不过我大致了解你想表达的意思。」
不过,随着我了解到那家伙对社团放的情感,还有对同伴的想法以后,我深刻体认到自己错估她用情之深。
而且,只有我看见了加藤在情绪满溢时的,那张脸孔……
「所以你千万别跟她绝交喔。那样会让彼此都不幸的喔。」
「我也不想啊……她是我上高中以后,第一个交到的好朋友。」
现在的我们,都明白加藤惠这个女孩子的价值,无可取代。
正因如此,我不想失去她,也不希望英梨梨失去她。
「那你跟她认真谈一谈,然后和好。靠你自己的力量。」
「我知道啦……知道归知道……」
「至少,我就是那样做的。我向那家伙认真道歉,得到了她的原谅。」
「伦也……」
不过,那家伙对朋友的感情是货真价实的。
并没有不纯到可以让别人居中协调。
「我办得到,你没道理不行啊。」
所以,就算再怎么麻烦,英梨梨还是只能靠自己争取回来。
「可是我们会变得不方便和好,跟你也有微妙的关系……」
「不管,我绝不当那么尴尬的和事佬!」
※  ※  ※
「然后啊!伦也你听我说!霞之丘诗羽喔……霞之丘诗羽她喔~~!」
「啊~~我懂啦我懂啦。」
「你才不懂!伦也,你棍本不懂那个女的有多爱纠缠!」
后来……
英梨梨稍微和我诉了苦,因此心情似乎放宽了点,就更加肆无忌惮地向我诉苦了。
「四十个角色耶!而且当中的主要人物有十二个那么多!」
「喔~~好猛好猛。」
「就算这样,她居然说角色还没有全部写完!我这边的压箱本领早用完了啦!」
「不过,那不就是在跟诗羽学姊较量谁本事比较雄厚吗?你要认输啊?」
「她那边是文字!我设计的是造型!花在一个角色上面的精力还有创意总量根本就不一样啊!」
「那是插画家的论点,并不是写手的论点吧。没把你们两边的说词都听过一遍,我判断不出谁对谁错耶~~」
「唉唷,一有灵感就接二连三地写出新角色的写手最好全死光啦~~!」
这会儿英梨梨吐露的,一如往常地是关于她那死对头(诗羽学姊)的牢骚。
从同人界搭档,变成商业领域的生意伙伴。
从周围看来无论怎么想都是绝佳拍档的这两人,在旁人眼里依旧是呆头龙与毒舌虎。
「而且,而且……只有霞之丘诗羽也就算了,连那个女人都……呃,那个……」
「你是指红坂朱音?」
「……抱歉。」
「没关系,继续说啊。」
「但是……」
「从刚才开始,我听到的就全都是重量级机密情报,对我来说相当过瘾就是了。」
「……要是泄漏出去,我就不理你了喔。」
「正在泄密的人何苦这样讲呢。」
接着,当那耳熟的埋怨词里,混进了一点点异物的时候……
尽管一瞬间,英梨梨与我都感觉到喉咙里梗着刺,摆出了苦涩的脸。
「还有啊,红坂朱音会挑衅喔……她曾经嫌过:『质与量都不够呢~~』……」
「挑衅你吗?」
「不是,她在嫌霞之丘诗羽。」
「唔哇……」
「你想嘛,那个女的自尊心强,可是却有沟通障碍不是吗?当时她的黑头发都抖得跟梅杜莎一样了,却又没办法回嘴,结果她就多加了角色迁怒到我头上来!根本躺着也中枪嘛!」
「呃,那表示诗羽学姊豁出去拚了吧?」
但是,英梨梨立刻又恢复活力了。
……不,即使赌一口气,我也要让她恢复活力。
毕竟,英梨梨还是像这样比较好。
呆头呆脑,想法消极,不讲道理的她比较好。
「那她应该去对抗企划者,而不是找插画家麻烦啊!别照着吩咐增加角色,要努力缩减才对嘛!她知不知道每次新增一个角色,就会造成多少负担啊!」
「呃,角色数量是企划者决定的吧?所以诗羽学姊照着红坂朱音说的做,并没有错啊。」
「唉唷~~我受够了,让企画规模毫无边际地越变越大的总监最好全死光啦~~!」
感觉既怀念、又开心……
几个月以前,那还是日常生活中的一幕。
到了现在,已经变成无法挽回的日常光景。
因此,偶尔会回到身边的这些日常剪影,感觉棒呆了。
※  ※  ※
「然后啊,出海有够厉害的喔~~!她在短短两小时就完成了一百张造型草稿,画的还是单一角色的不同版本!」
「……嗯~~」
「我的眼光果然没有错。那个女生是天才……成长得突飞猛进~~」
「…………嗯~~~~」
「……你干嘛刻意摆那种不满的脸色跟声音?」
「倒不如说,你是明知故问吧。」
「…………差不多~~」
「唔……」
「之前你都在怕她嘛~~你就是怕被出海赶上,还怕被她直接超越。」
「唔,唔~~唔唔唔唔唔~~……」
像这样,会轻易中我肤浅挑衅的英梨梨,也让我觉得很棒。
「怎样啦?现在你当上职业插画家了,还是会怕吗?」
「毕竟……又不是当上职业插画家就会突然进步。」
这种别扭、脾气冲,而且一下子就吵输的特质,都是英梨梨的价值所在。
「呃,这几个月,你不是进步得像中了邪一样吗……在绘画方面。」
「真、真的吗?你真的那样觉得?」
「况且,你被鼎鼎大名的红坂朱音挖角了耶。我想你就算稍微自负一点,也不至于遭到报应就是了……」
『那、那么,我的图,比那个女生的图还棒吗?」
「啊~~以社团代表的立场,我不能承认身为自家成员的出海不如人喔~~」
「唔~~唔~~唔唔唔唔唔~~」
「你很麻烦耶!」
……话虽如此,她的小人物格调演变到这种地步,坦白讲不太妙。
※  ※  ※
「那么……我差不多该回去写新作的剧情大纲了。」
「啊,好……我差不多也该去忙了。」
「你那边的截稿日是什么时候?」
「连假结束。」
「就要画完十二个主要角色?」
「不对,连配角在内的四十人份。」
「……商业RPG的工作排程定成那样,感觉会不会太扯?」
「就是啊!那个叫红坂朱音的女人脑子真的有问题!还说要在今年内发售!一般来讲,大厂RPG花上两~三年制作是常识,她却说:『不要抱着时间花得多就能做出好东西的愚蠢想法喔。』愚蠢的是谁啊~~」
「啊~~等工作忙完再继续聊吧……掰喽。」
「伦、伦也,我问你喔。」
「嗯~~?」
「我可不可以再打电话给你?」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在截稿前夕不会接喔。」
「……还有,我在学校可不可以找你讲话?」
「……座位相邻的人都不讲话反而不自然吧。」
「就、就是啊。就是嘛!」
「那掰啦。」
「嗯……掰掰。」
结果,始终散发着小人物格调的英梨梨就这样从荧幕上不见了。
她当时闹出要离开的那些大风波,还有成为职业插画家时夸下的海口,真让人纳闷到底算什么,简直都打回原形了。
哎,连那些特质算在内,也许泽村·史宾瑟·英梨梨就是如此。
反正要讲到打回原形,我也一样。
因为我到现在还是一直怨恨着这家伙。
而且,往后大概也会一直记在心里。



                    


.